第二卷

幕間三

第二卷  幕間三 「吶,朝姬。上次去唱歌時,你跟幸波學妹聊了什麼話題?」

 我覺得心不在焉的墨墨很可疑,在朝姬獨處時問她。

 「我不方便透露悄悄話,對不起。不過你為什麼問這個?」

 她婉拒回答,但也表現出興趣。

 「因為墨墨的樣子不對勁,我覺得和幸波學妹有關……」

 「不是因為有坂同學請假嗎?」

 「如果是這種單純的理由,他會坦率地告訴七七和我~」

 「他沒講出來的事,我覺得別去打聽比較好喔?」

 「我想做好隨時都能幫助他的準備。」

 「日向花真關心朋友。」

 「朝姬你不是嗎?」

 我以前對於支倉朝姬的印象,是眾人的中心,富有人望的優等生。

 「不是所有班長都是像希墨同學一樣的人喔。」

 「唉,墨墨很愛照料人嘛。」

 「而且還是容易耿耿於懷的類型。」

 「他本人自以為隱藏了,卻會微妙地露餡對吧。」

 受到朝姬的影響,我痛快地大談瀨名希墨的話題。

 「他是個不會說謊的誠實人嘛。」

 「真擔心他太過體諒別人,造成壓力。」

 「他遲鈍的地方很遲鈍,我想意外地沒問題喔。」

 「──對女生的好感也是嗎?」

 我這麼回應,仔細觀察朝姬的反應。

 「即使你想套話,我也不會上鉤的。」

 她比我技高一籌。

 「吶,日向花你直到不久之前,是不是都有點提防我?」

 「之前是這樣。不過那也從很久以前開始,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我用過去式說道。

 「啊……原來你曾是我的同伴。真厲害,我一點也沒發現。」

 朝姬立刻意會過來。真不愧是她。

 「因為我沒告訴過任何人。」

 「日向花向他告白過了嗎?」

 「告白過了啊,雖然被拒絕了。」

 「喔~沒想到日向花喜歡他。我覺得你和希墨同學感情很好,沒想到到了那個程度。」

 「像我這樣的小不點女孩想要男朋友不行嗎?」

 「你很可愛喔。遠比我更坦誠直率。」

 我們目光交會,相視而笑。

 「同伴又多了一個人喔。」

 我從朝姬的說話方式領會到。

 「果然是幸波學妹嗎?她看墨墨的眼神從一開始就不是單純對學長會有的眼神。因為拒絕了她的告白,墨墨才陷入沮喪嗎?」

 「直到被人告白之前都沒發現的男生,究竟是怎樣啊?」

 朝姬少見地抱怨。

 「其實我覺得墨墨不是遲鈍,而是對心上人之外的人都純粹地坦然。不分男女,不管對方是任何類型,他都能以平等的態度去對待。」

 教室裡有各種類型的學生。

 瀨名希墨被任命為班長,也是因為他可以好好地管理這些個性不同的孩子,將大家串連在一起吧。他對任何事物都不偏不倚。

 「啊~這個解釋我很能理解!」

 朝姬恍然大悟地點點頭。

 「……不過站在單相思者的角度來看,那是相當殘酷的態度呢。」她有些寂寞地說。

 「喜歡上他是我們自己的事吧?」

 「戀愛真難呢。」

 「就是說啊。」

 我們深深地體會著戀愛這頭怪物的不合理。

 「紗夕還好嗎?」

 「如果你要去安慰她,我也一起去吧。」

 當我這麼提議,朝姬神情為難地揭露。

 「紗夕早上傳LINE來說『我現在比起被甩更加後悔』,即使我想深入追問,她也沒回應,看來並不只是遭到拒絕受到打擊而已。」

 「嗯?那麼墨墨在煩惱什麼?」

 這麼一來,事情就不同了。

 「誰知道。總之,情況或許確實變得遠比我們想像中更加複雜了。」

 「墨墨也非常心神不寧呢。」

 「……幸好有坂同學今天請假。」

 「嗯。如果她得知男朋友在為別的女生煩惱,說不定會天降血雨。」

 我們知道夜夜在關鍵時刻的熱烈與行動力,忍不住作出玩笑一般的想像。

第九話 波的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