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話 見不到面的時間培育愛苗,也讓人著魔

第二卷  第六話 見不到面的時間培育愛苗,也讓人著魔 跟大家告別後,我和夜華決定在一起多待一會兒。

 本來想找間咖啡廳,不過之前邊唱歌邊喝了一大堆飲料,現在肚子很脹。一直待在密閉空間裡,也想要恢復一下活力,因此我們在車站周邊隨意散步。

 「好累。」

 一跟我兩人獨處,夜華卸下肩頭的力道。看來她果然很緊張。

 「辛苦了。今天怎麼樣呢?」

 「唱歌很好玩。不過,我還沒習慣有許多人的活動。」

 從她自己說出「還沒」來看,可以感受到夜華的積極。

 「那個瀨名會,你加入真的好嗎?」

 「為什麼是你在害羞啊?」

 「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集會,很讓人難為情吧。」

 我老實地回答。

 「這樣簡單易懂,不是很好嗎?」

 「……夜華,你覺得有點好玩?」

 「我說贊成是真心的。有希墨與日向花在的聚會,我也方便參加。」

 「如果沒有造成你的負擔那就好……」

 「沒問題。如果無法接受,我會馬上拒絕。不過,我最喜歡和你兩人獨處。」

 夜華的指尖微微地撫摸我的手。

 就像以此作為信號,我握住了她的手。

 她沒有拒絕,手指直接重新與我交纏,十指緊扣。

 從小見慣的景色,跟情人手牽著手走在其中,看上去也變得不同。

 「我以前就是在正好開在那棟大廈裡的『日周塾』補習班準備考試的。那是個人經營的小型補習班,不過有一位有趣的兼職講師,我受到對方很多關照。」

 「喔,是男性?」

 真少見,夜華的直覺失準了。是因為唱歌累了的關係嗎?

 「是女性。她是理科的大學生,經常在實驗室過夜,總是穿白衣外套配涼鞋。她不關心時尚,有時會用原子筆代替髮簪把長髮紮成糰子頭。或許是嫌化妝麻煩,那人一年到頭都素顏又戴口罩。那種樣子就叫天才氣質嗎?是個有趣的人。」

 我多話地訴說著在本地的回憶。

 「真虧那種感覺很隨便的人能讓你考上呢。」

 「對我來說,她可是恐怖大魔王。雖然採取總是亂來的斯巴達式教育,她動腦速度快得出類拔萃,很擅長教學。」

 因為考上了,現在我可以笑著說出這些話,但當時真的很辛苦。

 天天過著用功讀書的日子,賭著一口氣去寫「來,墨同學。接下來解這一題~」她這樣面帶笑容追加的題目。

 「那就當成你的恩人,這次我就放過你吧。」

 「感謝我寬容的情人。」

 「因為每次都要起疑,我會累壞的。」

 「放心吧,我不可能找你以外的人。」

 「嗯。我知道。」

 夜華一派理所當然地露出遊刃有餘的笑容。

 「──可是,果然還是不夠。」

 「咦,什麼不夠?」

 「……我想跟希墨擁抱。」

 「在這裡?」

 在大馬路上互相擁抱,實在讓人有所顧慮。

 要怎麼做?我想實現夜華的要求。不如說,我也想這麼做。

 但即使尋找沒人會看見的地方,也沒找到。

 碰到這種時候,其他情侶都會怎麼做?

 毫不在意地擁抱下去嗎?對了,之前我看過喝醉的大學生情侶,在車站的剪票口前依依不捨地接吻。

 然而我們是高中生,藉著酒精的力量拋下羞恥心當然是違法的。

 沒有什麼適合的地點嗎?對了,如果是網咖的包廂,就不必在意周遭的目光了。

 啊,要為了擁抱去網咖嗎?

 乾脆再度邀請她來我家?不,上次是例外,今天爸媽也在家。突然介紹女朋友給爸媽認識,在各種意義上門檻都很高。

 當我東想西想的時候,夜華牽起我的手。

 「去那邊。」

 我們走進岔路。進入更小條的巷子後,自動販賣機旁邊形成了死角。這樣就不容易被別人看見了。

 「這是今天份的獎勵。還有──預借的。」

 夜華在那邊理所當然地抱住了我。手也環上我的背,全身緊貼過來。

 那個害羞的夜華變得非常積極!

 我心中欣喜若狂,但猛然按捺住,以免破壞難得的氣氛。

 「請儘管抱。」

 「嗯。希墨好溫暖。」

 「因為我活著啊。」

 「如果你死了,我會很困擾。」

 我伸手輕輕地摸摸夜華的頭,柔軟光滑的頭髮觸感很舒服。

 「我喜歡這樣。」

 我們如沉浸在幸福中般,保持這個姿勢一會兒。

 但願這段時光持續一輩子,我打從心底想著。

 『高中生談戀愛就考慮到結婚,你還真是浪漫主義者。』

 然而,紗夕在KTV對我說過的話閃過腦海。

 這點事情我也明白,在腦海一角那個冷靜的我反駁道。

 在高中這個年輕時期相遇,就這樣共度漫長的人生直到死去。

 在當今的時代,那是何等罕見的奇蹟啊。

 高中生情侶所說的「一直都在一起」與「永遠的愛」是何等缺乏現實感的淺薄話語,在未來等待的現實會何等毫不留情。

 不管此刻的心情多麼認真,都可能因為一點小契機輕易毀壞。

 一旦不安起來就沒完沒了,正因為如此,夜華的話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歡喜。

 「謝謝你,在KTV說了『我想和希墨一直在一起』。」

 夜華一定也抱著相同的心情吧。

 為戀情感到飄飄然,另一方面,也對未來抱著不安。

 就算這樣,還是將自己的心意明確地說出口,那是多麼寶貴又重要的事啊。

 「不要重複啦。」

 「因為令人印象深刻啊。」

 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那句令我覺得作為男性再幸福也不過的台詞。

 「……因為那只是我的真心想法。」

 「我也有同樣的心情。」

 「嗯。」

 我確實地感受到,我和夜華的羈絆變強了。

 「夜華。從明天起就是黃金週。在假期中,我們兩人一起出去玩如何?」

 我終於提出了從之前起就在醞釀的假日約會。

 夜華緩緩地抬起頭。

 她的表情顯得非常歉疚。

 「那個,我黃金週會一直待在國外,所以沒辦法去。我們全家要去南洋島嶼旅行。」

 「國外?」

 對了。我的女朋友是千金大小姐。

 我聽說她的父母平常在國外工作。這大概是配合女兒們的假期,從之前就開始計畫的旅行吧。

 「雖然我希望一個人留在日本,和你待在一起。」

 「所以,你才會把黃金週見不到面的擁抱也一起預借了嗎?」

 「自從開始交往後,這是我們第一次那麼久不見面吧。我總覺得不安……」

 出發去旅行前就是這種狀態,反倒是我會為她擔心。

 「你光是這麼想,我就很高興了。別在意我的事情。」

 「雖然有時差,也不確定網路是不是隨時連得上,但我會頻繁聯絡你的!」

 夜華努力地訴說著。

 「這是難得的出國旅行。別隻顧著在意手機訊號,好好享受吧。然後再告訴我許多旅行中的見聞。」

 「嗯。我知道了。」

 「什麼時候出發?哪天回國呢?」

 「明天早上出發,在黃金週最後一天晚上回來。我一直沒辦法開口,對不起。」

 「別這樣道歉。約會又不會逃走。」

 「因為決定這趟旅行時,我沒想到自己會交到男友……」

 夜華拚命地辯解。

 「我也一樣啊。如果知道我會跟你交往,我也會不參加家庭旅行。所以,我們彼此在黃金週以家人為優先沒有問題。」

 「謝謝。希墨你也要玩得開心。」

 即使通訊技術很發達,也勝不過直接見面的喜悅。

 雖然是沒辦法的事,要說不寂寞那是騙人的。

 「話說,明天早上就要出發,你今天來唱歌沒關係嗎?準備來得及嗎?」

 「我很習慣了,行李也都收好了。」

 「不愧是你……不好意思,現在不是唱歌的時候吧。」

 夜華肯定是想跟我兩人獨處共度今天的。

 「希墨也要跟朋友來往,讓你處處配合我的行程,我也過意不去。」

 她有這份體諒之心。情人惹人憐愛的表現,讓我不禁心動。

 「沒關係,你別對我客氣。」

 我更加珍惜地緊抱住那纖細柔軟到幾乎要折斷的身軀。

 「我已經向你撒嬌得夠多了。」

 「夜華,等你回來以後,我們就去假日約會吧。」

 「嗯。我很期待在假日約會。」

 彷佛要彌補黃金週無法見面的份,我們擁抱了許久,然後我將夜華送到車站。

 我一直揮手,直到夜華越過剪票口的背影消失為止。

 夜華一再依依不捨地回頭望向我。

 與戀人分別的時刻,不論何時都令人寂寞。

 第二天早晨,我比平常更早醒來。

 「夜華現在在成田機場嗎……差不多登機了嗎?」

 我躺在床上打混,望著天花板呢喃。

 「感覺好像回到了春假。」

 在見不到面的期間滿腦子想著夜華的這種感覺。當時我們甚至沒交換聯絡方式,完全走投無路。與那時候相比,現在的情況好多了。

 「……至少傳個訊息,對她說聲一路順風吧。」

 我伸手去拿枕邊的手機,迅速地傳送訊息。

 我立刻收到了回應。

 夜華:你一直熬夜到早上?難道說你沒睡?

 她好像誤會了。

 希墨:我有好好睡覺啦。然後在這個時間醒了。

 差不多上飛機了嗎?

 夜華:嗯。我剛坐到了自己的機位上。

 這樣的話,她應該必須關掉手機電源了。有趕上真是太好了。

 希墨:祈禱你旅途順利。玩得開心點。

 我傳出最後一句訊息,放下手機。

 在我正準備睡回籠覺時,夜華在最後關頭傳了照片過來。

 「──這、這是?」

 我的睡意一瞬間一掃而空,從床上坐起來。

 那是夜華昨天Cosplay空服員的照片。

 對了,她好像聽小宮的話給她拍了照片。

 儘管因為不習慣的打扮顯得很害羞,夜華的眼神準確地朝向鏡頭。這可愛的寶藏照片,令我臉上露出笑容。

 夜華:這是特別給你的喔。我不在的期間,不要覺得寂寞。

 我出發了!

 我又是高興又是害羞,忍不住一直咧嘴偷笑。

 獲得一輩子的寶物的喜悅,與對於她的戀慕之情同時湧上。

 我拉開房間的窗簾並打開窗戶,看來今天天氣也很晴朗。

 「啊──真想馬上見到她。」

 我看著照片,想著在飛機上的夜華。

 而且,我也想趕快與她在假日約會。

 ◇◇◇

 黃金週只要一開始,轉眼間就過去了。

 我假期前半悠哉地在家中度過,後半則是三天兩夜的瀨名一家的家庭旅行。

 目的地是溫泉。

 因為妹妹映還小,父母想趁這段期間帶全家到處走走。

 「希墨,爸爸說是時候出發了……你在看什麼?也給人家看看!」

 妹妹映連門也沒敲就突然跑進房間。

 還對準躺在床上的我,毫不留情地撲了過來。

 由於她以小學四年級生來說個子很高,長得又成熟,那股衝擊意外地大。她正在發育成女性化的身體,但內在還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孩。

 「可惡,放開我,My sister!對你來說還太早了!還有要叫我哥哥!」

 我只要一有空就看著夜華的空服員照片,讀小學四年級的妹妹毫不猶豫地找我鬧著玩。不如說,要是被她看見這種照片,我作為哥哥的威嚴將岌岌可危。

 「你最近一直在看手機,多陪陪人家嘛!」

 「我知道了。我也會出發,先讓我穿件上衣。」

 我費了一番力氣才推開相對於年齡發育特別好的妹妹。

 她是個只顧著長身體的小孩子,所以非常棘手。

 我在衣架上尋找披在外面的薄外套。

 「吶吶,希墨。這件罩著塑膠套的衣服是國中制服對吧?映成為國中生以後,也會穿這個嗎?」

 不知道有什麼好玩的,她特地跑來我身邊看我挑上衣。

 做事守規矩的母親,把我國中的立領制服也特地送去乾洗。當然,由於已經沒有穿著的機會,制服外面仍舊罩著透明的塑膠套。

 「女生是穿水手服。」

 「就是紗夕穿過的那種?」

 「沒錯。還有,紗夕也跟我進了同一所高中喔?令人嚇一跳吧。」

 「她現在和夜華一樣穿著那種可愛的制服嗎?」

 雖說是小孩子,映也是女生。

 她似乎有屬於自己的講究,對於打扮也頗為挑剔。

 因此她十分清楚,永聖的制服很時髦。

 像我讀小學的時候,只記得父母買什麼衣服就直接照穿而已。

 「對啊。」

 「人家也想穿同樣款式的!」

 「如果你想和夜華穿同樣的制服,不用功讀書可是考不上永聖喔。」

 「人家很會讀書喔。考試總是考一百分嘛。」

 沒錯。與傻呼呼的言行舉止相反,映很會讀書。她在關鍵時刻的專注力很高,記憶力也不錯,成績單上總是全部五分滿分。

 父母在走廊上呼喚我們。

 我套上外套,背起裝著換洗衣物的揹包,和映一起走下樓梯。

 我打算至少在旅行中把映交給雙親照顧,自己則負責提行李與拍照。

 然而,習慣這種東西很難改掉。

 我像平常一樣注意盯著歡欣雀躍的妹妹,從頭到尾都被她耍得團團轉。

 只要有攤販,她就說我想吃這個。

 只要有地方賣土產,她就說我想要那個。

 我累了。要上廁所。我要再多玩一會兒。我想做那件事。也想做這件事。想做更多事。想做更多更多事。

 被父母一個勁地寵著,映看起來開心極了。

 「希墨你來背映。」光是映困了,母親就一聲令下。背著一個小學女生往前走相當吃力。

 嘶~呼~耳邊傳來她在睡夢中舒服的鼻息。

 最後雙親還悠哉地說什麼「希墨和映真是一對感情很好的兄妹」。

 映在晚餐時復活,穿著浴衣又開始歡鬧,另一方面,我則受到輕微的肌肉痠痛折磨。

 我逃也似的去露天浴池泡澡,終於得到獨處的時間。

 夜華現在在異國的天空下是怎麼度過呢?

 愈見不到面,思慕對方的時間愈久。

 「愛意是在自己心中擅自成長的東西呢。」

 或許是泡在不燙的泉水中放鬆的緣故,我不禁陷入感傷的心情。

 雖然白天忙著陪映,像這樣獨處時,我果然滿腦子想的都是夜華。

 我一邊仰望滿天的星空,一邊長時間泡著溫泉。

 我出浴後換上浴衣,在降溫用休息區休息。

 我一時興起,將洗完澡後喝的瓶裝牛奶照片傳給夜華。

 「因為有時差,她大概明天才會回應吧。」

 我就這樣邊玩手機邊放鬆直到身體降溫,時機巧妙地收到了LINE的訊息。

 夜華:你喝牛奶的時候,有確實擺出插腰動作嗎?

 看到那個訊息,我笑了。

 希墨:那是當然(笑)。

 過了一會兒,訊息通知聲再度響起。

 我以為是夜華,打開一看,發送者是幸波紗夕。

 紗夕:你現在在哪裡?我經過你家門口,但屋子裡沒有開燈。

 希墨:我們來溫泉旅行。

 紗夕:咦,不會吧!你已經跟夜學姊踏上恩愛溫泉之旅了?

 希墨:別太跳TONE。我是跟家人一起來。夜華出國旅行了。

 紗夕:哇~真好。溫泉很舒服嗎?

 別當成沒事般地回到原本的對話啦。

 希墨:真是天堂。我不想回去了。

 紗夕:你什麼時候回來?

 希墨:居然忽視~

 紗夕:請別說那種老氣橫秋的話。

 希墨:這是心情的問題。

 紗夕:那麼,你什麼時候回來?請回答。

 希墨:明天晚上回去。

 紗夕:瞭解~

 我一點也不清楚,她瞭解了什麼。

 紗夕:啊,請帶土產給我!不買的話我會生氣喔!

 這個貪心鬼!

 「即使上了高中,她也什麼都沒變啊。」

 像這樣在晚上和紗夕傳LINE也是相隔許久了。

 我回溯時間軸。我們最後一次訊息互動,是在去年的夏季之前。

 「我的確沒有回應……」

 訊息內容寫著紗夕早已結束的告別賽舉行時間和地點,並要我去為她加油。

 別說沒有回應,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曾經看過。

 當時我因為是否會受到籃球社退社處分的紛爭,精神上很吃不消。不管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喪失了所有精力。

 不,不對。

 正因為處在那種糟糕的狀態,我才會前往有坂夜華所在的美術準備室。

 只有和夜華交談的時候,我才能不可思議地忘掉煩惱。

 我沒有花多少時間,就自覺到那是我對她的戀慕之心。

 「啊~希墨,你在這裡啊!快點回去吧!」

 過來接人的映拉著我的手,我也總算站了起來。

 「喂,映。浴衣跟睡衣不一樣,別鬧得太厲害。」

 穿上不熟悉的浴衣,興奮的映在走廊上也想穿著拖鞋到處奔跑。

 「因為浴衣輕飄飄的很好玩嘛。」

 「衣服會鬆開的,別做激烈的動作。在回房間前,你都要安分一點。」

 「咦~如果你買冰給我吃,我就忍耐。」

 不等我回答,我妹妹已經奔向大廳的販賣部。

 我身上帶著的零錢還足夠買冰。

 「……吃完以後,要再刷一次牙。」

 「哇~吃冰~!哈根達斯!」

 「這裡沒賣吧。給我選更便宜的。」

 這裡果然沒賣映最想吃的高級冰淇淋,但或許是所謂的觀光地價格,冰品的售價頗貴。

 「也分我吃一口。」

 「才不要。這個是人家的!」

 「這是我買的吧。」

 「真沒辦法~因為是希墨,所以特別給你吃喔。」

 她擺起架子用木湯匙勺起真的只有一小口的冰淇淋遞過來。就算這樣,還是冰涼又可口。

 「再讓我多吃一點啦。還有,要好好地叫我哥哥。」

 「兩個我都不要!」

 搞不懂。我妹為何不肯稱呼我為哥哥呢?

 在等她吃完冰淇淋的時候,我收到了來自夜華的訊息。

 我先看了一起傳來的圖片。

 「噗啊?」

 我大大地噴出口水。

 「怎麼了~?」

 映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

 「不,沒什麼……」

 我按住怦怦直跳得幾乎要破裂的心臟,裝出平靜的模樣仔細確認訊息。

 傳送者確實是夜華,但內容卻不是她寫的。

 夜華:感謝我吧,男友君。By小夜的姊姊

 傳過來的圖片是穿著泳裝的夜華。

 夜華站在南洋的白色沙灘上。

 這大概是她姊姊偷偷拍下的吧。

 夜華的目光沒有對著相機方向。沙灘傘濃密的陰影落在照片前方,底下露出一部分應該是躺在沙灘椅上的拍攝者,夜華姊姊的美腿。

 「話說回來──」

 夜華的身材出色得令人屏息。身軀明明纖細卻起伏有致。胸部的分量不用多說,屁股也很驚人。

 還有泳裝(比基尼)的布料相當少,令我嚇了一跳。

 先前她來我家過夜時碰觸到的柔軟肌膚觸感記憶復甦,讓我不禁冒出露骨的想像。

 夜華的姊姊,真的非常感謝你!

 一段時間後,夜華又發來訊息。

 夜華:那張照片是我姊自作主張傳的!

 馬上刪掉!清除掉!求求你!

 看樣子她發現了姊姊的惡作劇。

 抱歉,我光速儲存了照片。

 ◇◇◇

 黃金週還剩下一天。

 在昨夜回到家的瀨名一家,各自依自己的意願度過最後一天假期。

 爸媽在稍早前出門購物,直到傍晚前不會回來。

 我沒有什麼要做的事,穿著居家服在客廳的沙發上放鬆。

 我用手機查看國外的氣象,夜華的旅行地點似乎天氣惡劣。

 「希望回程的班機不會受到影響。」

 從明天起又要上學了。假期結束雖然遺憾,但終於能見到夜華了。

 我看著夜華的照片,這已經成為我打發時間的固定活動,門鈴在此時響起。

 「希學長,來玩吧。」

 「你是小學生嗎!」

 我走到玄關開門,穿著便服的幸波紗夕站在眼前。

 她一身休閒又無可挑剔的運動風打扮。Oversize的外套刻意穿得隨性,露出白皙的左肩。內搭的無袖襯衫下襬很短,隱約看得到肚臍。下半身穿著很短的短褲,雙腿幾乎是從大腿根部到纖細腳踝都毫不吝惜地露出來。腳上則是一雙有分量感的厚底運動鞋。

 「哇~沒有緊張感的假日風格。運動服配T恤,這也太漫不經心了吧。」

 「因為很輕鬆,所以這樣就好。」

 「真虧你能穿這樣出現在別人眼前。」

 「因為我以為是宅急便!」

 紗夕在旅行中發來的LINE,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這是驚喜。我以鄰居特有的輕鬆感來見你嘍!」

 紗夕微微歪著頭,可愛地微笑著。

 從她的妝容與服裝來看,似乎不是一時興起順道前來我家。

 「好啦,換衣服出門吧。反正你想著起碼假期最後一天要在家裡悠閒度過對吧。天真,太天真了!玩個過癮才叫放假不是嗎!來,如果你選不出衣服我來幫你搭配。打擾了~」

 「不,別自然地試圖跑進我家。」

 她就像上門拜訪一般走進家中。

 「咦~你是叫我在你準備好之前都在外面等嗎?魔鬼~」

 「我甚至根本沒說我要去吧。」

 當我們在玄關交談,「啊~是紗夕~!」發現她的映跑了過來。

 「小映!你過得好嗎?你今天也超可愛呢!」

 映和紗夕雙手合掌,高興地打招呼。

 當她與紗夕像這樣碰面時,總是會吵吵鬧鬧地聊天。

 「希墨和紗夕要去哪裡嗎?也帶我一起去嘛。」

 映認為感情很好的紗夕當然會答應。

 「喂喂,映。不可以提出勉強別人的要求吧。乖乖和我一起看家吧。」

 「咦。希學長你真的不去嗎?」

 「我不能把妹妹獨自留在家中。」

 「妹控!」

 「這是預防犯罪的意識很高。」

 「噗!那小映也一起去吧!這樣就沒關係了吧!」

 紗夕有點生氣地強行要求。

 「贊成!」映馬上站在她那一邊。

 「人家想練習羽毛球。最近經常和朋友一起打喔!」

 映從玄關的櫥櫃裡拿出球拍和羽毛球,這麼強調著。

 你是小孩子嗎!啊,她讀小學四年級。她是個小鬼頭,反倒幫了我的忙。

 「我贊成打羽毛球。」紗夕似乎一瞬間感到驚訝,但立刻贊同。看來她格外地想出去玩。

 兩個人一起直盯著我的臉龐。

 「……我知道了。如果是去附近的公園,我就一起去吧。」

 「不愧是希學長,很寵小映呢!」

 紗夕也接受了這個作法。

 「對了。我給你買了溫泉饅頭當土產喔。」

 「咦~送女高中生溫泉饅頭當土產是怎樣啊~」

 「不喜歡的話那就不給了。」

 「哇~我收!我會收啦!我最愛吃甜食了!」

 紗夕慌忙擺出謙遜的態度。

 「人家也吃過,很好吃喔。」

 「這樣啊!既然有小映打包票,我很期待品嚐。」

 紗夕與映像姊妹般默契十足地相視而笑。

 「我去換衣服,順便拿饅頭過來。」

 「啊。在大熱天隨身帶著也不放心,我要回去時再收下吧。」

 「瞭解。」

 我立刻回房間換衣服。

 今天天氣非常晴朗,又要活動身體,應該會變熱吧。

 我挑選了修身的黑色及踝長褲與圓領白T,外披一件薄夾克,營造出成套的風格。腳上是長年穿著,十分合腳的白色Nike Air Force 1。

 當我回到玄關,紗夕檢查我的衣著。

 「不至於太偏運動風的俐落簡潔穿搭,給你及格分數吧。」

 「別作時尚檢查。」

 「如果同行的人穿得很土,不是會降低興致嗎?話說,你還在穿那雙運動鞋啊。」

 「這樣啊,買這雙鞋的時候你也在來著?」

 參加運動社團,會有很多消耗品。我現在穿的運動鞋,也是剛好和紗夕去購物時順便買的。

 「哇~你那時很猶豫,我可是給了你很多建議與推薦的,居然忘記了嗎?好過分~」

 「因為很喜歡,這雙鞋我穿了很久喔。也會頻繁清洗。」

 「因、因為我的推薦不可能失準嘛!」

 已經走出門的映出聲催促,我們前往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