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話 她行動的理由

第二卷  第三話 她行動的理由

 儘管答應當唱歌的主揪,但夜華會來嗎?

 我不認為有坂夜華會積極參加有我以外的人在場的聚會。

 她就連在教室裡都不跟任何人交談,喜愛獨處。

 換成KTV那樣熱鬧的密閉空間,還有第一次見面的紗夕在場,門檻又會提高吧。

 她好像討厭吵鬧,拒絕去唱歌的機率看來比較高。

 我會試著約她,但我無意強迫她。

 當她不參加時,我會用主揪的權利讓七村與紗夕接受結果。

 另一方面,我對夜華的歌聲也很感興趣。

 我想看看夜華唱歌的模樣。

 「話雖如此,她今天說過禁止傳LINE,要約要等到明天去學校之後了嗎?」

 我回家以後,也守規矩地忍耐著沒傳訊息。

 而且比起笨拙地用文字邀約,我覺得直接告訴她本人會比較順利。

 我決定明天在學校約她,在午夜零點前上床。

 我關掉房間的電燈,閉上眼睛。

 我迷迷糊糊地眯了一會兒,就在快要完全入睡時,收到訊息的音效響起。我伸手去拿放在枕邊的手機。

 夜華:明天早上七點在美術準備室集合!不必回覆!

 光是看到那簡潔的字面,我便自然地露出笑容。

 「說今天禁止傳LINE的人明明是你自己──啊!」

 我看看手機顯示的時刻,正好來到0:00。

 「日期一變,就傳LINE過來。」

 察覺夜華也在忍耐,我也高興起來。

 希墨:瞭解。晚安。

 我特意回覆。已經到了第二天,也不必忍耐了。訊息出現了已讀符號。

 夜華:晚安。

 與情人之間這種瑣碎的互動,讓我開心得不得了。

 我馬上重新設定鬧鐘時間,做好早起準備。

 ◇◇◇

 星期二。隔天早晨。

 「那個,夜華。擁抱不是獎勵……」

 「這是忍耐了一天的獎勵,有什麼問題嗎?」

 單方面這麼宣言的夜華,聲音顯得澈底放鬆。

 「……一大早就這樣黏在一起沒關係嗎?」

 (插圖007)

 昨天在學生指導室明明還大發雷霆,經過一夜,夜華的心情完全好轉了。

 而且這次的擁抱,她還是坐在我腿上抱過來的。

 她手臂環在我背上,害羞地緊貼上來。

 「因為昨天沒有接觸,這是兩天份。還是說,希墨你不喜歡被我抱著?」

 「我很喜歡。」

 「很好。」

 結果,我比手機設定的鬧鐘時間更早醒來。

 當我比集合時間更早到校並直接前往美術準備室時,夜華也已經到了。

 先抵達等候的夜華,當時正好泡好了兩人份的咖啡。

 我一邊等著咖啡變成適合飲用的溫度,一邊坐在椅子上。

 於是,夜華一派理所當然地併攏雙膝,側坐到我腿上,然後緊緊抱住了我。

 「看來我非常喜歡與你擁抱。」

 夜華髮出撒嬌般的聲音。

 不,也太可愛了吧。她聞起來超級香,身體又柔軟,老實說,我忍耐得很辛苦。

 「我也幸福得快升天了。」

 「……希墨,你在緊張嗎?」

 夜華以臉頰磨蹭我的鎖骨,揚起眼珠子注視過來。

 「當然緊張啊。」

 「為什麼?我們明明擁抱過好多次了。」

 「因為不管擁抱第幾次都是特別的。」

 「你這麼說真讓我高興。我也抱著同樣的心情。」

 對我們而言,擁抱是給予付出努力的人的獎勵。

 夜華好像覺得我的反應很有趣,表情顯得特別愉快。她依然是個超級美人啊。眼睛大得彷佛要將人吸入其中,睫毛濃密纖長。左眼眼角的小痣不管何時看到都很性感。鼻樑高挺,薄唇是泛著光澤的粉色。肌膚像白雪般白皙發光。

 「夜華你才是,之前睡昏頭抱住我的時候,明明慌張得厲害。」

 看到一臉得意的夜華,我忽然想起她前陣子來我家過夜時發生的事。

 「那是因為我在睡前偷偷脫掉了胸罩,當時沒穿……」

 「噗唔喔!」

 「你怎麼發出怪聲?」

 現在才揭曉的衝擊性真相。

 在她因為下大雨來我家過夜的隔天早上,睡昏頭的夜華與我睡在同一床被窩裡。

 而且她像抱著抱枕一樣緊抱著我。

 那時候我也過度緊張,頂多只感覺到有夠大、有夠軟~而已。

 「抱、抱歉。我覺得就算現在回想起來,那也是很誘人的狀況啊。」

 我不禁直盯著夜華的制服胸口。在穿著衣服的狀態也能明確看出分量感。胸部那麼豐滿,腰圍卻很細,夜華的身材超級好。

 這樣啊,原來當時在睡衣底下是赤裸的乳房。這樣啊……

 「別回想!那、那只是我睡昏頭了!只是意外!只是巧合,你別胡亂誤解!」

 夜華格外地強調睡昏頭這一點。

 就算不那麼極力辯解,我也不會認為她是主動抱住我──

 「──……咦?夜華,難、難道說……」

 「不是的!不是那樣!」

 「喔,嗯。這樣啊,嗯。」因為否認的夜華太過氣勢洶洶,我只能做出含糊的反應。

 我的大腦努力的檢查那天早上的狀況。

 原來那不是睡昏頭之下的舉動嗎?霎時間,兩人互相依偎著睡在一起的意義,在我腦海中大幅改寫。

 「不、不準想色色的事!」

 「我做不到。」

 光是喜歡的女孩子只對自己展現毫無防備的模樣就讓人高興了,在得知那她其實是想這麼做的那一天,感覺真是!

 我很高興,但幸福過度不會死掉吧?

 「我、我現在有穿衣服也有穿胸罩!」

 「那才是當然的吧。」

 夜華似乎也很緊張,但沒有試圖從我腿上下來。

 從物理與精神兩方面毫不留情施加的幸福刺激,一大早就考驗男人自制力的甜蜜拷問無休無止。

 「在這樣的密閉空間被美女緊貼上來我還堅強地忍耐,真想得到稱讚。」

 「……真虧你想得出這麼流暢的一段話。」

 「這只是誠實的感想而已,不行嗎?」

 「不。你保持這樣就好。」

 稍微冷靜下來的夜華再度將臉埋在我的頸窩。

 我也默默地緊抱住她。

 這段時光令人歡喜,也令人難為情。

 只是互相碰觸,心情就幸福無比。

 與戀愛的忐忑和肉慾的興奮都不同。

 被允許碰觸心上人的特別感與安心感。

 當我回過神時,咖啡早已不再冒出熱氣。

 我望向牆上的時鐘,已經過了八點。差不多得去教室了。

 「夜華,差不多該走了。」

 「我還想繼續這樣下去。」

 「我也有同樣的心情,但拖拖拉拉會被當成遲到的。」

 「希墨好認真,你這個班長。」

 「是你選擇了這樣的男人吧?」

 「雖然我不討厭這樣的你……去教室感覺好累。唉~~」

 夜華髮出氣餒的聲音。

 「為什麼?」

 「大家都知道我們在交往了吧。『萬一曝光就糟了』的緊張感消失後──我沒有自信能夠壓抑自己的好感。」

 我的女朋友一臉嚴肅地秀什麼恩愛啊。

 她似乎是在意自己對情人嬌羞的模樣被同班同學看到。

 事情早已被神崎老師發現這一點,就別說出來好了。

 「那麼,我會看著那樣的你偷笑。」

 我讓夜華從腿上下來,站起身。

 「在課堂上偷笑很噁心耶。」

 「那麼你也要加油,好讓我不會偷笑。」

 「……因為我抱住你,領帶都歪掉了。」

 夜華這麼說著,替我整理領帶。

 「希墨你才是,已經在偷笑了。來,整理好了。」

 夜華得意地看著我的眼睛。

 我的女朋友真可愛~!

 馬上就會意氣用事燃起對抗意識,只要稍微佔了上風,優越感就會表現在臉上。非常好懂。

 交往之前只能從遠處眺望,高不可攀的有坂夜華當然也很美。

 不過夜華在成為情人後向我展現的真實面貌,比什麼都令我憐愛。

 「夜華,我喜歡你。」

 「我知道。」

 夜華也確實地感受到我的愛情。

 「一大早就被你擁抱,我心跳得好快。」我說出誠實的感想。

 「其實昨天回家路上,我和宮內同學去喝茶了。我找她商量,說我不知道在教室裡能不能忍住不對你示愛,她給出的建議是『那就先卿卿我我一頓吧』。而我試著實行了。」

 「……對我來說反倒覺得依依不捨耶?」

 離開夜華這個暖源,我已經感到相當寂寞。

 「不要說出來。因為我也有同樣的心情……」

 夜華似乎也拚命忍耐著想再度擁抱的衝動。

 「順便問一下,如果你忍耐不住的話會怎麼樣?」

 「誰知道。我或許會不顧地點突然抱住你。」

 夜華開玩笑似地笑了。

 「我不在意喔。」

 「你還真寵我。」

 「不寵情人,那要寵誰?」

 「……你這樣的一面我也很喜歡。」

 她直接無比的愛情表現,讓我差點死掉。

 糟糕。我的女朋友好可愛喔────────!

 ◇◇◇

 我們總算走出美術準備室,前往二年A班的教室。

 當我們並肩走在走廊上,許多學生以充滿興趣的眼神看著我們。

 儘管如此,或許是早晨擁抱的效果,我身旁的夜華依然心情很好。

 好,現在就是提出唱歌一事的絕佳時機吧。

 「那個,這個星期五我要和七村他們一起去唱歌,你要不要也一起去?」

 「不去。」

 我即刻遭到拒絕,她甚至沒有考慮一下。

 甚至沒有問問詳情。

 「啊,不行嗎?」

 「倒不如說,你為什麼認為我會去?」

 夜華理所當然地回答。

 夜華的始終如一反倒令我鬆了口氣。在某種意義上,她的反應正如預期。

 「因為與男朋友共度愉快的時光讓你心情高興,我心想你現在或許意外地會答應。」

 「你知道我不擅長應付KTV那種調調或氣氛對吧?」

 「不,我知道就是了。難道說你是不擅長唱歌?」

 「我喜歡音樂。」

 「夜華真的沒有不擅長的事情呢。」

 無論讓她做任何事,她大都能做到平均水準以上,真了不起。

 「……沒這回事啦。」

 「作為以後的參考,你可以告訴我一個你的弱點嗎?」

 「…………」

 夜華垂下頭,輕輕地指向我作為回答。

 我回頭轉向背後,但那裡當然空無一物。

 「……喔~喔喔。這個,怎麼說,謝謝。」

 連我都不禁害羞起來。

 「就是這麼回事。」

 自己揭露這件事,她卻連耳朵都紅透了,看來早晨擁抱的效果果然非常大。

 「你的突襲也很詐喔。」

 「我偶爾也會出招的。」

 「吶,夜華。」

 「幹什麼?」

 「我不能再擁抱你一次嗎?」

 「────!這裡是走廊,所以不行!」

 夜華的大喊,使走廊上的學生們同時回過頭。

 「夜夜、墨墨!早安~」

 當我們走進教室,發現了我們的宮內日向花踏著小碎步走過來。

 「早安,宮內同學。」「小宮,早安。」

 「你們倆從早上就甜甜蜜蜜的呢~」

 宮內日向花是個身材非常嬌小的女孩。

 她留著一頭華麗的金色短髮,戴著耳環。滴溜溜的大眼睛配上那張稚氣的臉龐,給予人小動物般的印象。她身材纖細,肌膚白皙。制服外頭穿著一件Oversize的紫色連帽外套,經常把過長的袖子甩來甩去。

 「夜夜,你馬上嘗試過啦~」小宮眯起眼睛。

 「呃,嗯,就像你說的那樣。」

 夜華一邊注意我,一邊承認她實踐了昨天從小宮那裡得到的建議。

 「小宮,聽說你昨天和夜華在一塊兒?謝了。」

 「你不需要為此向我道謝,因為我只是和朋友一起玩而已。」

 「嗯。我也玩得很開心。謝謝你,宮內同學。」

 於是,小宮有點不滿地說:

 「吶,夜夜。我有件事一直想對你說。」

 「咦,什麼事?」

 「加上同學稱呼我感覺好拘謹。我們是朋友,輕鬆地直呼我的名字嘛。」

 「可是,突然這樣……」

 「不必客氣。來,現在馬上親暱地喊出我的名字吧!」

 小宮甩甩袖子,鼓動夜華。

 「……那麼,我就叫你日向花。日向花。」

 「嗯。多多指教,夜夜。」

 小宮露出虎牙,看來很開心地笑了。

 夜華不習慣與同性朋友親密互動。她顯得有些心神不定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夜夜真純情~連我都心動了。」

 「有小宮在,真的幫了很大的忙。」

 「因為我也喜歡夜夜啊。」

 不擅人際來往的夜華能對我之外的人敞開心房,真是太好了。

 「嗨~早安!」

 七村就像與夜華交錯一般加入談話。

 「瀨名。有坂對那件事的意思怎麼樣?」

 「不行。她完全不感興趣。」

 「怎麼說,這也充滿有坂的風格……」

 七村似乎也從一開始就料到了這個情況。

 「怎麼辦?要三個人去嗎?」

 「女生太少無法接受!要再多找一點!所以,宮內,怎麼樣?這星期五放學後去唱歌吧。」

 「唱歌?好啊!我要去我要去!看我展現歌喉!」

 七村突然約了一旁的小宮,她頗有興致地答應了。

 「宮內,說得好!」

 耶~七村與小宮原地擊掌。

 因為身高差距太大,感覺像是小宮原地垂直彈跳一樣。

 「你剛剛說三個人對吧?另一個人是誰?」

 「瀨名的國中學妹,長得很可愛喔。」

 「咦,是女生?那樣不是不太妙嗎?夜夜什麼也沒說嗎?」

 小宮的表情微微蒙上陰影。

 「宮內,別在意細節啦。反正瀨名是主揪,而且他對有坂一心一意,沒問題啦。」

 「剛剛我約過夜華,但在說出詳情前就被她拒絕了。」

 我誠實地表明。

 「……我去說明狀況,再約夜夜一次。你們等一下。」

 話才剛說完,小宮就走向夜華的座位。

 我和七村關注著情況。

 「既然小宮要去,夜華應該也會來吧。」

 「很難講。如果沒有重大的理由,有坂應該不會來吧。」

 七村乾脆地斷言。

 「這意思是說,就算我和別的女生出去玩,夜華也不在乎嗎?要是換成我會非常擔心的說。」

 「笨蛋,相反啦。是因為有坂她相信你不可能劈腿吧。」

 戀愛經驗豐富的七村所說的話給了我勇氣。

 去找夜華攀談的小宮轉向我們,雙手在頭頂交叉比出X記號。看來即使是小宮的邀請也沒能成功。

 我希望能設法讓夜華也來參加。

 不過,我無法輕易想出七村所說的「重大的理由」。

 在浮現能讓夜華改變心意的邀請說法前,神崎老師走進教室。

 早上的導師時間一如往常地開始了。

 那一天,我在教室觀察夜華的情況,但她不變地和以前一樣度過上課時間。

 在美術準備室的早晨擁抱效果驚人。

 話雖如此,當我在數學課上被點名,站在黑板前解算式時,背後感覺到強烈的視線。

 我回過頭,發現夜華猛盯著我看。

 「這就是神崎老師說過的視線嗎?難怪會露餡。」

 像夜華一樣顯眼的女生,連細微的小動作也會吸引別人的目光。

 我寫完答案後,不經意地繞路通過夜華的座位旁。

 我把臉也湊近她,小聲地呢喃「你看我看太兇了」。

 夜華嚇了一跳摀住耳朵,用責怪的眼神瞪著我。

 我明明只是叮嚀,又沒做出會惹她生氣的舉動。

 當我坐下後,口袋裡的手機立刻震動。

 夜華:都說了,我耳朵很敏感!你是故意的嗎?

 強人所難。如果用普通的聲音對她說話,周遭的人也會聽見吧。

 緊接著我又收到訊息。

 夜華:還有,你算錯了。

 「老師,抱歉!我發現我計算錯誤,可以重新解題嗎!」

 我慌忙開口,班上響起一片笑聲。

 因為情人的視線分心算錯題目,我和夜華也是半斤八兩。

 ◇◇◇

 隔天。星期三早晨。

 不同於昨天,我照平常的時間走出家門,發現幸波紗夕等在家門口。

 「早安!希學長,我們一起上學吧!」

 「嗚喔?早、安。紗夕你怎麼在這裡?」

 早上應該很難爬起來的女生穿搭一身完美的制服,面露燦爛的笑容。

 「我們又讀同一所學校了,難得有機會,我想和希學長邊走邊聊。」

 「既然在外面等,你按門鈴不就好了。」

 「我想你們早上很忙,按門鈴會造成困擾。一方面也是當作驚喜。」

 「紗夕喜歡埋伏呢。」

 她之前也突然出現在走廊上,讓我大吃一驚。

 「噗!是~驚~喜~!請別微妙地改變語義!」

 「要一起上學是無所謂,不過你變得早上起得來啦。」

 「因為希學長退出社團後,我都是獨自參加晨練呀。」

 「你成長了啊~做得好做得好。」

 我不禁感慨地發出沉吟。

 俗話說需要費心照料的孩子最可愛,我曾有大約一年半的時間幾乎天天早上都去幸波家接紗夕,自然感慨萬千。

 因為紗夕作為選手很優秀,我也曾抱著在背後支持她場上表現的自豪感。

 「事到如今才被你稱讚,坦白說感覺也很微妙。」

 「只要一奉承你,你就會得意忘形吧。」

 「噗!不溫柔的男人會惹人厭喔。」

 「那麼看來我惹人厭了,我先走了~快遲到了。」

 「啊,請等等我!」

 當我邁開步伐,紗夕也跟在旁邊。

 「希學長,你昨天起得真早。我來接你時,你的家人說你已經出門了。是有班長的工作要做之類的嗎?」

 「你昨天早上也來過嗎?」

 「是的。雖然被放鴿子了。」

 「我們根本沒約好吧。要來的話,起碼提早聯絡我吧。」

 「……咦,只要傳LINE你就會答應嗎?」

 紗夕雙眼圓睜。

 「只要你聯絡我,我就能事先拒絕了。」

 「好過分!原來是要拒絕啊。希學長真無情!」

 我就像這樣與紗夕閒聊著,和穿著相同制服的學生群會合。

 「你女朋友答應去唱歌了嗎?」

 「被拒絕了,她說她不感興趣。」

 「你是主揪,請好好做事。不如說,一般而言會拒絕男朋友的邀請嗎……」

 「夜華就是那樣的女孩。」

 「她其實討厭你?真可憐。」

 「別擅自安慰我。我和夜華交往得很順利。」

 「咦~喔~嗯~」

 紗夕直盯著我的臉龐。

 「……幹嘛。」

 「不,你看來不像在逞強的樣子。我的判斷有點偏差。」

 「什麼判斷啊。」

 「我還以為你對有坂學姊的弱點趁虛而入,漸漸地發展成交往,用情侶宣言強行把交往化為公開的事實。我猜她始終只是抱著試試的心態,對你不是認真的。」

 「你的妄想能力還真豐富。」我只能傻眼。

 「因為你們可是全校最跌破眼鏡的情侶,大家對都這個話題議論紛紛。」

 「我們沒有符合你們期待的八卦。我們只是正常的喜歡上對方,經過告白後交往。」

 用言語描述起來,我們的戀情意外地簡單。

 「只做那種普通的事,沒辦法跟那樣的大美女交往啦。」

 「你對我們的戀情開端這麼好奇嗎?」

 「……那麼,如果我說有了喜歡的人,希學長有什麼想法?」

 「喔,這次是真的吧?是誰?」

 「你瞧,希學長不也對別人的戀愛充滿興趣嗎!不如說你追問得也太過頭了!」

 「不,我一點也想像不出你中意的男生是什麼樣子。」

 紗夕從國中開始就受男生歡迎。

 這麼說來,我不曾問過她喜歡的類型是什麼。

 「坦白說,我自己也很意外。」

 「咦,真的有嗎?」

 看來她有心上人是事實。和平常不同的反應太溫順可愛了。

 贏得幸波紗夕芳心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

 「咦~難不成聽到可愛的學妹有心上人,你覺得有點可惜?」

 紗夕抿嘴而笑,帶著竊笑看向我的臉。

 「唉,是有一點……」

 「在、在這種時候給出老實的反應,反倒讓人傷腦筋耶。」

 紗夕不知為何流露困惑。

 「總之,我為你加油。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希望你們進展順利。」

 「多管閒事。」

 「你幹嘛發飆啊。」

 我一頭霧水。

 我們不知不覺間來到了接近校門口的轉角。

 我正要繞過轉角,差點撞上從另一頭走來的女學生。

 「希學長!」

 先發現狀況的紗夕拉住我的手臂。

 「哎呀。」

 「啊。對不起。」

 我和女學生目光交會。

 「啊,早安。希墨同學。」

 支倉朝姬嫣然一笑。

 她是我的同班同學,我們一起擔任班長。

 而且,前陣子她才向我告白,我拒絕了她。

 「早安……朝姬同學。」

 我設法像至今一樣稱呼她的名字,叫她朝姬同學。

 身為學年中心人物的朝姬同學今天也風采華麗。

 略微燙過的淺棕色頭髮在肩膀處搖曳。將端正的五官襯托得更加鮮明的淡妝,與品味良好的配件運用。她低調的時尚搭配非常出色。

 「在上學路上遇到你還真少見,希墨同學。你平常是這種時間來學校嗎?」

 「今天是碰巧。」

 「這樣啊。咦,今天早上不是有坂同學陪你啊。她也很可愛呢。」

 朝姬同學忽然發現我身旁的紗夕的存在,用帶刺的口吻說道。

 「呃,她是……」

 「昨天和情人一起進教室,今天又和別的女孩挽著手到校,你過得可真開心啊。我看你果然很受歡迎不是嗎?」

 我來不及說明,就被朝姬同學蓋過話頭。

 雖然她臉上保持著笑容,但有點可怕。

 我懂,我懂啊。如果我是跟情人夜華一起到校,那還能接受。可是和陌生的女生走在一起,當然會招來白眼吧。

 我將到現在還抓著我的紗夕的手臂解開,向她解釋。

 「朝姬同學。她是我國中時的學妹。因為住在附近,今天早上碰巧一塊來上學。」

 「喔。我都不知道希墨同學有這麼可愛的學妹。難道說,難道說,這女孩也是你瞞著大家的秘密嗎?」

 我壓抑內心的動搖,回答這個根據之前的情侶宣言而發的問題。

 「不,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在永聖讀書。」

 當我這麼回答,朝姬同學充滿興趣地看向紗夕。

 「吶吶,希學長。你為什麼和支倉學姊很親近?你們互相直呼名字耶。」紗夕拉了拉我的袖子,悄悄地問。

 「你才是,為什麼會知道她?」

 我看著朝姬同學,搖了搖頭。

 「你之前來參加過茶道社的體驗入社活動吧。我記得你的名字是……幸波紗夕學妹?」

 善於記憶別人長相與名字的朝姬同學,準確地說出她的名字。

 「好厲害,你記得啊。是的,我是一年級的幸波。」

 「因為你給人的印象與之前很不一樣,沒有馬上想起你的名字,抱歉。你現在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對、對啊。之前我起得太早……」

 「幸波學妹,你不加入茶道社嗎?」

 「說來難為情,我不擅長正座。而且,顧問老師感覺很嚴格。」

 茶道社的顧問,當然是我的班導神崎紫鶴老師。

 「這樣啊,真可惜。神崎老師人很好喔。對吧,希墨同學?」

 「為什麼把話題拋給我?」

 「最受她關照的人是你吧。你們之間的信任關係,也深厚到讓她從一年級開始就指名你擔任班長啊。」

 「被朝姬同學這麼一說,聽起來簡直像是學生與恩師之間的美談。」

 因為覺得難為情,我隨口含糊帶過,但並未否認。

 「吶。接下來就邊走邊聊如何?站著聊天會遲到的。」

 在朝姬同學的催促下,我們三人並肩邁開步伐。

 從旁邊經過的男生投向我的目光讓人很不自在。

 左右兩側帶著朝姬同學和紗夕,會引人側目當然也是無可奈何。

 「希墨同學從一大早就左擁右抱呢。」

 「朝姬同學會輕易地把這種話說出口,所以很厲害啊。」

 「因為我很受歡迎啊。」

 朝姬同學一點也不害羞地斷言。

 這麼說之所以聽起來不像挖苦,很大一部分歸功於支倉朝姬受歡迎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並且那與她乾脆開朗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她是擅長關心與讚美的受歡迎人物。

 「支倉學姊在跟什麼樣的人交往呢?」

 紗夕的問題突然就以她有男朋友為前提。

 「我才沒有男朋友。而且,我前陣子才剛被人拒絕。」

 就像在說「要保密喔」一樣,朝姬同學壓低音量對紗夕坦白。

 我差點偷偷地噴氣出聲。

 「咦咦──?支倉學姊也遇過這種事嗎?」

 「當然有啊……這麼說來,無論是告白或是被拒絕,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經驗呢?」

 「居然拒絕這樣的大美女,對方是到底是怎樣的帥哥啊?」

 「他是個普通的人。」

 「希望對方會後悔一輩子。不過,不答應支倉學姊的告白很沒有眼光,但他或許是有非常重大的理由。」

 「謝謝你安慰我。幸波學妹真溫柔。」

 「叫我紗夕就行了!」

 「那麼我就叫你紗夕了。你也不用以姓氏稱呼我喔。」

 「請多指教,朝學姊!」

 朝姬同學與紗夕一瞬間就打成一片。

 在旁邊聽著兩人的對話,我的胃好痛。

 「希學長你也覺得很過分吧?對方居然拒絕了朝學姊的第一次告白,他以為他是誰啊。」

 「哈哈哈,對啊~」

 我只能發出乾笑。

 「吶,希墨同學不安慰我嗎?」

 「咦?我嗎?」

 「嗯。」

 朝姬同學保持著笑容提出要求。

 「不,我沒什麼要說的……」

 「什麼也沒有?」

 「唔…………!」

 為什麼朝姬同學如此大而化之呢?

 我就是拒絕她的告白的人,她偏偏當著我的面談論自己遭到拒絕的事。

 這是對我的諷刺嗎?

 或者說,告白對她而言沒有我所在乎的那麼重要?

 我不明白她態度過於冷靜的原因。

 「──希墨同學調侃起來很有意思呢。」

 朝姬同學意味深長地微笑著。

 「希學長,你很悶耶。要是在緊要關頭說不出一句機靈話,女人心可是會輕易地離開你的喔。」

 「沒錯~沒錯~」

 朝姬同學很可愛地贊同了紗夕的忠告。

 「對了!難得有機會,朝學姊要不要也一起去唱歌?這個星期五,我會和希學長與七村學長去唱歌。」

 「紗夕,你在說什麼啊。」

 「我想讓朝學姊排遣心情。七村學長也是同班同學,應該沒問題對吧?」

 「紗夕,突然提出邀約太直接了。」

 「我想和朝學姊再多聊一聊,拉近關係。」

 紗夕好像完全喜歡上朝姬同學了。

 「可以啊。我星期五有空,那我也會去。」

 朝姬同學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咦?你不拒絕嗎?」

 「為什麼這麼問?我一起去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嗎?」

 「不,如果你不在意的話那是無所謂……」

 我不禁給出含糊其辭的反應。

 「那就沒問題了。啊~好久沒去唱歌了,真期待!紗夕,謝謝你邀請我!」

 「能和朝學姊出去玩,我也很開心!」

 十分意氣相投的兩個女生拋開我,開始交換聯絡方式。

 事情不得了了。

 參加人數撇開主揪,擅自增加中。

 在聊著這些的期間,我們抵達了學校。

 穿越校門後,我們與一年級的紗夕在校舍入口分開。

 「我都不知道希墨同學有那麼可愛的學妹。你們感情很好呢。」

 「因為紗夕的性格就是那樣。她對你也馬上就混熟了吧。」

 「嗯,就當作是這樣吧。」

 在換好室內鞋之時,朝姬同學重新向我確認。

 「吶,希墨同學。有哪些人會去唱歌?」

 「我、七村、紗夕,還有小宮。再加上你。」

 「日向花明明會去,有坂同學卻不去啊。」

 「我約過她,不過她拒絕了。」

 「喔~再約一次試試看吧?若是這些人參加,我想她會說要去的。」

 「怎麼可能,夜華不會那麼輕易改變想法。」

 「沒這回──啊。」

 朝姬同學好像想到了什麼,勾起嘴角浮現淺笑。她的視線看著我的背後。

 「謝謝你約我!我很期待星期五去唱歌!」

 朝姬同學突然用周遭的人都能聽見的音量大聲說完後,先行走向了樓梯。

 「她剛剛這樣是怎麼回事?」

 「希~墨~」

 我回頭一看,有坂夜華就站在背後。

 她正好到校。

 「你也約了支倉朝姬去唱KTV?」

 「是我的學妹約她的!不是我!」

 「不過,她也會去對吧?」

 「聊、聊著聊著就這樣敲定了……」

 夜華看來有話想說地瞪著我。

 就像讓嫉妒爆發一般,她用這句話代替抱怨。

 「我也要去!」

 朝姬同學的參加似乎是「重大的理由」。

 夜華,決定參加。

第四話 戀愛的黑暗火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