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話 我的學妹很可愛,卻又不可愛

第二卷  第二話 我的學妹很可愛,卻又不可愛 「紗夕,真的嗎!你考上了永聖啊!真厲害!為什麼沒告訴我!來慶祝一下吧!我請你吃東西!」

 相隔一年後重逢的國中時代學妹,名叫幸波紗夕。

 她就住在我家附近,而且和我同樣參加籃球社,我們幾乎天天都一起上下學。因為紗夕早上爬不起來,為了避免她晨練遲到,我以前每天早上都會去接她。

 「希學長,你情緒太亢奮了。有點煩人。」

 「別這麼說。能夠繼續當學長學妹,我也很高興!」

 她是我照顧過的人,能夠以這種形式重逢,我不禁自顧自地激動起來。高興的事情就是讓人高興,這也沒辦法。

 「……你比我想像中還要高興,嚇我一跳。」

 我不合性格地歡欣雀躍,讓紗夕有些倒胃口。

 「哎呀~你明明不擅長唸書的,真努力啊~」

 我遊移在感動與感傷之間,忍不住沉浸於感慨當中。

 「你在說多久以前的事啊。既然我已經考上學校,我也與你同等!請別一直襬出學長的架子。」

 「抱歉。因為一發現你是紗夕,我突然回到了從前的感覺。」

 「是是是,這樣嗎?咦,你沒認出是我?」

 紗夕似乎非常意外,聲音都變了調。她好像對我的態度感到不滿。

 「不,我一開始沒發現是你,有點緊張呢。你變漂亮了。」

 儘管她從國中時代開始就很受歡迎,我覺得她變得更有女人味了。

 「……謝謝。希學長一點也沒變呢,和以前一模一樣。你也稍微成長一點啊,真令人火大。」

 「哈哈,紗夕的毒舌也讓人懷念。不過好久不見,我們明明住在附近,我畢業之後卻完全沒見過面呢。」

 「你要讓我站著聊多久?你要請客對吧?快點走吧。」

 在轉眼間耗盡耐性的紗夕開口催促。

 怎麼說呢,紗夕從以前開始就有性子急躁的一面。只要一不滿意,她的興趣馬上就會轉移到其他地方。

 「抱歉抱歉,那我們去車站前吧。」

 「等一下,希學長。你打算帶我去哪裡?」

 「我們會去的地方,當然是老地方嘍。」

 我露出大膽的笑容。

 我們走過上學路線,經過位於住宅區的彼此家門口,來到車站前。

 「噗!既然是慶祝入學,我想吃高級燒肉!」

 「遺憾的是,這附近沒有高級燒肉店。基本上,高中生放學之後會去連鎖店以外的地方嗎?而且我沒有那麼多錢。」

 「有人請客時,我會毫不客氣大吃一頓喔!」

 不要一臉得意地比出V字手勢。

 「你打算讓我破產嗎?」

 「你可以獨佔這麼可愛的學妹耶,這說起來可是約會。我覺得用速食店的漢堡慶祝太廉價了啦!」

 我們前往的地方,是掛著紅黃兩色招牌,熟悉的世界性連鎖漢堡店。

 我們分別點了愛吃的漢堡,搭配薯條及飲料套餐。

 以前結束社團活動,在回家路上覺得有點餓的時候,我們會直接穿著運動服來這裡吃東西。

 「──這樣啊,你不滿意我的小小祝賀嗎?那你的漢堡也給我吃吧!拿來!」

 我朝桌子另一端伸出手,要把整個餐盤搶過來。

 「我又沒說不吃!啊,別隻把薯條拿走!」

 「真是的,還在那裡挑剔。給我老實地吃啊。」

 「希學長才是,吃兩人份會變胖喔。你又不像以前一樣有參加社團活動,肚子馬上就會變得鬆鬆垮垮的喔。」

 她做出用手指戳我腹部的手勢煽動道。

 無可奈何之下,我一邊吃著期間限定款漢堡,一邊把薯條放回紗夕的托盤上。

 「咦,你知道我不打籃球的事了?」

 「因為我去籃球社體驗入社時,你不在那裡,我心想你高中可能是放學回家社吧。」

 訓練愈嚴苛的運動社團,愈會有一股互相監視的氣氛,有時候退出社團還會被視為叛徒。如今回想起來,那種氣氛真的不好。

 「我現在也挺忙的。你才是,不加入籃球社嗎?」

 「噗!我從運動少女畢業了!請別一一拿出往事重提。」

 這個學妹有著只要不高興,立刻就會鼓起腮幫子發出「噗!」這種可愛聲音的習慣。

 「真可惜。因為紗夕跟我不同,你是有天賦的。」

 第一次看幸波紗夕打球時,我感覺到她明顯具有出眾的球感。

 直到現在,我也還清楚地記得。

 她不服輸的好強精神,與攻守交替令人目不暇給的籃球這項競技十分契合。她卓越的籃球球感與具有速度感的運球,將對手與隊友都耍得團團轉,確立了變幻自如的球風。她作為能拿下大量得分的前鋒,以勇猛果敢的進攻為勝利做出貢獻。

 平常和朋友一起吵吵鬧鬧的普通女孩,一上場就颯爽地大展身手,這個反差讓許多男生接連為她著迷。

 「因為每天練得汗流浹背精疲力盡的日子,我在國中時代已經充分體驗過了。我決定在高中要當個享受樂趣的女高中生,度過快樂的三年。」

 紗夕的意志似乎很堅定。

 在漢堡吃了大約一半時,我問出一直在意的問題。

 「話說,四月都到尾聲了,為什麼你沒告訴我你進永聖的消息?」

 「我想給希學長一個驚喜,讓你大吃一驚了嗎?」

 「我當然很吃驚。不過,這需要拖到將近一個月嗎?」

 明明在錄取的時候,或是至少在四月初告訴我就行了啊。

 「倒不如說,你認為我當然會馬上向你報告?你自認是深受我信賴的學長嗎?希學長,你太高估自己了,你的優先順位沒那麼高!」

 「這麼說好寂寞啊~以前我可是費心照顧過你。」

 「你是指一大早做出妨礙我安眠的跟蹤行為嗎?」

 「那是接你去晨練!」

 「對希學長來說,可以護送剛起床的美少女當然是最棒的附帶好處。不過,我不擅長早起。」

 「別充滿自信地擺架子。」

 剛進社團時,她經常翹掉晨練。

 我看不下去,因為住在附近,開始每天早上過去接她。

 「每天被LINE訊息吵醒時,我真的很想宰了你。而且訊息還是『快起床、出發了、動作快』這三種在輪替,也太沒意思了。你是詞彙貧乏的小學生嗎?」

 「我總是會等到你準備好吧。你以為我在那段期間,到底幫忙提過多少次幸波家的垃圾啊。啊,對了,阿姨她好嗎?」

 當我按下對講機,紗夕的母親就會帶著親切的笑容迎接我。

 阿姨外表給人的印象很年輕,長得又和紗夕一模一樣,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她的姊姊。在等待紗夕下樓時,我會幫忙提垃圾,或與阿姨站著聊天,漸漸變得熟悉起來。

 阿姨的興趣是做甜點,經常會送手工餅乾給我,不管是哪一種真的都很好吃。

 「在相隔許久後重逢,卻想打聽我媽媽的近況,很噁心耶。真讓人懷疑你的神經。你是在尋求母性還是媽媽味嗎?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喜歡比你年紀大的了?」

 「只是閒聊而已。」

 有什麼好那麼生氣的。

 「我媽很中意希學長,所以當你早上不再來接我之後,她覺得很寂寞呢。」

 「那還真是令人感激。我妹妹也想見你喔。」

 「小映現在讀小學四年級了吧。哇~她應該長大,變得標緻了吧。」

 「即使個子長高了,她的內在還是小孩子,讓我操心。」

 「她那樣子是在向希學長撒嬌啦。我是獨生女,所以很嚮往有哥哥。啊,這麼說不是希望你成為我哥的意思,為了保險起見我要聲明一下。」

 「沒有人會這麼認為。妹妹這種東西有映一個人就夠了。」

 「她明明是那麼可愛的妹妹,你還挑剔。」

 紗夕把玩著冰紅茶的吸管。

 「你有空的時候,再來陪映玩吧。」

 「……可以嗎?」

 紗夕神情驚訝地看了過來。

 「當然可以。我們是鄰居,又像這樣讀同一所高中。」

 「那麼,我最近會過去叨擾。」

 「好。我想映也會很高興的。」

 「呵呵,希學長真是妹控。」

 紗夕這麼說道,吃漢堡吃得很香。

 什麼啊。就算請的不是高級燒肉,她不也很開心嗎?

 紗夕吃完了漢堡,但說她吃不完薯條,把剩下的薯條給了我。

 「你的食量變小了呢,在選手時代明明可以輕鬆吃光的。」

 「女生對體重很敏感。希學長也別說這種不識趣的話。」

 我把自己與紗夕的薯條倒在托盤上,方便一起隨意食用。

 「比起這個,希學長。這身制服適合我嗎?永聖的制服很時髦,我之前就想著一定要穿穿看。」

 「你是為了制服入學的嗎?真愛追流行。」

 直到數年前為止,永聖高級中學進行了校舍的大幅增建與改建。

 制服也隨之更新了款式。

 新制服採用國內外熱門品牌「Icomochi」的設計,從當時開始就成為一大話題。乍看之下是設計簡單而標準的西裝外套,實際上卻令人驚歎。連細節都無比講究的高雅設計、著重功能性與耐用度的剪裁,還有會在學生穿上時完成的美麗整體輪廓。

 美得過火的制服備受矚目,使女生的報考人數激增。

 根據傳聞,當時在學校的介紹小冊子上,穿著剛換新的制服的女學生會長是驚人的大美女,更促進了這種情況,為報考學生人數的驟然增加做出了貢獻。

 因為那個傳說流傳到了現在,她應該是相當出色的美少女吧。

 不過,應該沒美到足以勝過夜華就是了。

 「打扮很重要。我想要心情愉快地度過三年嘛。然後,希學長,你還有別的話要說吧。」

 紗夕的眼神正無言地要求我稱讚她。

 「制服非常適合你喔。」

 「……真意外,你這麼輕易就說出讚美我的話了,感覺真掃興。」

 我的學妹明明很可愛,卻又不可愛。

 「你能穿上期望中的制服,太好了。話說,你是走什麼後門管道入學的?」

 不用處處顧慮的距離感,讓我不禁回到國中時代的調調。

 「噗!我是好好唸書考上的!是從正門堂堂入學的!」

 「每逢考試就哭著找我幫忙的紗夕居然自力考上學校,我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以前在考試前夕,我們常常像這樣聚在一起K書呢。」

 因為紗夕基本上是短期專注型,不擅長凡事沉下心來踏實地做準備。

 因此,以前我會為她講授要點並針對可能出題的重點複習,藉此讓她克服考試。儘管每逢考前都手忙腳亂,能夠短時間內交出確實的成果,是紗夕的厲害之處。

 「噗!你到底有多小看我啊!我都確實考進了永聖吧!」

 怎麼樣,我很厲害吧?紗夕一副自豪的樣子。

 「……對了,我完全不知道你國三的情況呢。當時我也進入永聖,突然被指派為班長,生活一片忙亂。」

 當環境發生變化,生活無論如何就不會和以前一樣了。

 本來天天都碰面的人突然不再相見,在被新生活的忙碌吞沒的過程中,那又漸漸化為了日常。

 「因為希學長一退出社團後,就不再聯絡我了。就算在畢業後,也一~直、一~直都保持這種狀態!」

 學妹格外地強調著「一~直」。

 我會確實做好事務上的聯繫,但不太常進行個人的閒聊互動。

 我是在與夜華交往後,才開始頻繁地用LINE。

 「咦?你想要我關心你啊?」

 「才不是!我朋友很多!也很受男生歡迎!才不缺一起玩的人!」

 「好好好,我知道。反倒你才是沒聯絡我吧,LINE的訊息不是愈傳愈少嗎?」

 「因為就算我約你出去吃飯休息一下,你也會回覆『不好意思,我現在想專心讀書準備大考』,以認真模式拒絕我。那我當然會產生顧慮啊。所以,我也忍著沒傳LINE的說。」

 「誰叫你明明沒事也傳一大堆無聊的東西過來,次數太頻繁了。」

 她深夜傳來影片網址,把我吵醒的情況也發生過好幾次。

 「我明明是特地分享歡笑與感動給你,好讓你在辛苦的備考中休息一下。」

 「只要覺得有趣,我就會開始看其他影片,忍不住看到沒睡飽啦!」

 這是用手機常見的情況。一開始看影片,就會拖拖拉拉地看下去。

 「這點問題請自己解決!」

 我們的視線碰撞在一塊,但我立刻退讓了。

 「……停手吧。我們彼此都順利考上了。」

 「對啊,鬧得太厲害會給周遭的客人帶來困擾。」

 我和紗夕都暫停下來用飲料潤喉。

 「跟你聊天有說不完的話題呢。」

 「就是說啊。因為希學長的關係,閒話都聊個沒完。」

 「是我的錯喔。」

 「對啊。」

 就像對於身為學長的我也用這種輕鬆不拘束的態度對待,幸波紗夕沒在怕的。

 她長得可愛,配上開朗的性格,深受周遭眾人喜愛。一方面再加上在籃球社的活躍表現,以前追求她的男生很多。

 還曾有男生特地等到社團活動練習結束,準備向她告白。

 碰到這種時候,紗夕會擅自拿我當擋箭牌。

 她會緊貼在走同一條路回家的我身旁,不給那些人攀談的機會。

 由於這樣,以前喜歡上紗夕的男生對我頗為嫉妒。

 隊友們也取笑我,說我是幸波紗夕的專屬經理什麼的。

 她是女籃隊的先發選手,我則是男籃隊的替補。

 當時的學長也曾露骨地看不起我,說我「明明是男人,真沒出息」。

 我後來得知,那名學長似乎也很在意紗夕。他肯定是因為這樣,覺得看起來與她關係親近的我很礙眼。

 紗夕抱怨過,那名學長在畢業前對她告白了。

 『你為什麼拒絕了?』

 『這跟希學長你無關吧。』

 『別鬧脾氣嘛。啊,我看是你另有心上人之類的?』

 『如果是的話又如何呢?』

 『真的嗎?是誰?同班同學?難道是籃球社的人?我好好奇!』

 『……要我特別告訴你嗎?』

 『可以嗎?』

 『我喜歡的人是──』

 「──喂~希學長,你有在聽嗎?你是怎麼了,突然發呆?」

 國中時代的紗夕,突然變成現在的紗夕。

 她探出身子,在我眼前揮手。

 「抱歉,我走神了。」

 「眼前明明有可愛女孩卻能心不在焉,希學長還真脫線~」

 紗夕哈哈大笑著坐下來。

 「……嗯,不過我確定了。和你在一起果然很有趣。」

 本來在笑的紗夕表情突然認真起來。

 「紗夕?」

 「希學長,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坐在眼前的學妹突兀地發出愛的告白。

 我一口氣喝掉只剩一點點的可樂,把杯子放在托盤上。

 「──你以為這是第幾次的假告白了啊?」

 在相隔許久後拋來的基本款互動,弄得我很洩氣。

 「被發現啦。因為我升級成女高中生了,我想說差不多行得通了~」

 「最好是行得通!你這個小惡魔,不適可而止真的會吃到苦頭喔。」

 「沒事啦。我不會對希學長以外的人濫用啦。」

 「倒不如說,你才別亂用在我身上啊。」

 我以疲憊的聲調懇求。

 「咦~以我和希學長的交情,請別事到如今才把玩笑話當真。」

 還真純情耶,真是的。紗夕指著我笑著說。

 沒錯。幸波紗夕是會若無其事地說出「希學長,我喜歡你」這種假告白來取笑我的學妹。

 女生真可怕。

 自從國中時她告訴我那名學長對她告白的事,緊接著向我假告白以來,她就不時會像這樣取笑我。

 因為她是有幾分可愛的女孩,讓我聽了不禁心跳加速。

 「或許是隔了一段空白期的關係,剛剛那一次對心臟很不好喔。」

 「哎呀~你剛剛的表情很棒呢。」

 「取笑我好玩嗎?」

 「是的,非常好玩。用希學長來取樂果然是最棒的。」

 面對表情非常高興的紗夕,我苦澀地歪了歪嘴唇。

 「──紗夕,這是我認真的請求,別再做這種事了。我目前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

 我告訴她我有情人的事。

 紗夕沒表現出驚訝或送上祝福,只是以注視可憐傢伙的眼神看了過來。

 「…………就算異性緣不好,向我炫耀不存在的女朋友也只會不忍直視而已。別打腫臉充胖子,我們是老交情了,而且我性格溫柔,剛才的妄想我會當作沒聽到的。太好了呢,希學長。」

 擺出同情態度的紗夕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別介意。

 「這是事實!是真的!她實際存在!」

 悲痛的消息。我的學妹不相信我交到了女朋友。

 「聽好了,那是希學長你作的夢,是妄想的產物,是鑽牛角尖的青春期幻影。那個情人是虛構的,與實際存在的人物沒有關係。」

 「別把我當成丟臉得要命的人對待。我真的有情人,她名叫──」

 「好像叫有坂夜華來著?我知道啊,是超級大美女對吧。」

 紗夕打斷我的話,理所當然的說出夜華的名字。

 「果然,連讀一年級的你都知道啊。」

 「因為她是名人。很少有機會看見那樣的大美女嘛。二年級有個超級美女的消息,在一年級生之間也成為了討論話題。」

 紗夕看來不太感興趣地說。

 「真不愧是夜華。」

 雖說有她在外過夜的傳聞,我今天才剛發表情侶宣言。

 那個消息已經傳播到連新生紗夕都知道了,讓我切實感受到夜華的知名度之高。

 「像那樣高不可攀的人會和不起眼的希學長交往,真的太難解釋了。你到底掌握了她的什麼弱點?」

 對於紗夕直率的感想,我只能笑了笑。

 「哇,好老套的問題。我哪會做那麼卑鄙的事啊。」

 「那你肯定被騙了。那種大美女怎麼可能跟希學長交往呢?我有背叛的預感。這是陰謀論,或許是仙人跳!」

 紗夕擅自斷定。

 如果夜華有刺激男人心的手段,我反倒想體驗看看。

 我的情人的魅力全都是天然產物。不是計算的結果,而是真實的反應,所以超可愛。

 「聽好了,所謂真實的愛啊。」

 「哇~出現了。一交到情人就開始談論愛的傢伙。太扯了~」

 「你在找麻煩嗎?」

 「我當然在找麻煩嘍,那還用說?」

 囂張的學妹帶著笑容若無其事地宣言。

 「不好意思,我先找到了情人。」

 我不服輸地試著誇耀優勢。

 「沒什麼。我只是標準很高,如果我想交往,明天就能交到男朋友。自從進入永聖後,已經有大概五個人向我告白了,雖然我秒速拒絕了所有人。啊~真麻煩,真想快點找到理想中的男朋友~」

 我仔細地理解了紗夕入學這一個月的狀況。

 依照她的外表與性格,這是當然的吧。就連看慣的我,都為成為高中生的紗夕散發的女人味一瞬間心跳加速。話雖如此──

 「你真的沒變呢。」

 我相隔許久回想起那時候。

 國中時代,紗夕經常被人告白,進而被懷疑「你正在跟籃球社那個叫瀨名的學長交往嗎?」,連我都被多餘的麻煩波及。

 紗夕的假告白,是從「既然我們彼此都嫌麻煩,你乾脆與我交往不就行了嗎?」這種充滿算計的理由開始的。

 並非有什麼誘人的戀情開端。

 紗夕也覺得我動搖的反應很好玩,得意忘形地三不五時對我假告白。

 男女只要接近就會墜入愛河──如果有那種絕對的方程式,反倒輕鬆吧。

 我們以前的確經常一起行動。

 當週遭的人說「他們兩個感情真好」時,我不會否認。

 不過,不管距離感多麼接近,以前我和紗夕都只是學長與學妹而已。

 「吶,希學長。說正經的,你不覺得痛苦嗎?我認為與身分不相稱的情人交往,遲早會撐不下去的。」

 「高中生的戀愛哪會管什麼身分不身分的。人生還不成熟的年輕人總是不穩定。如果顧慮那麼多,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吧。」

 我正以我的體會,盡力活在當下。

 「……我不禁有點感動耶,這樣的自己真令人不爽。」

 紗夕少見地真的顯得很不甘心。

 「對我有點改觀了嗎?」

 「噗!希學長給我馬上被甩吧!」

 我的學妹真的很可愛,卻又不可愛。

 ◇◇◇

 離開車站前的速食店後,因為住在附近,我們也走同一條路回家。

 一路上與結束社團活動回家的學生不時擦肩而過,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毫不猶豫地朝我走來。

 「瀨名,馬上就劈腿啊?真有一套啊,大帥哥。我會去找有坂告狀喔。」

 「我宰了你喔,七村。」

 結束了籃球社的練習,穿著運動服的七村龍咧嘴一笑。

 他是我的同學,也是身高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籃球社王牌長人。

 他一邊說話,一邊目光敏銳地查看我身旁的紗夕,眼眸深處閃過亮光。

 「……喔。沒想到你們兩個有關連。」

 「幹嘛啊!」七村奇怪的反應讓我警戒起來。

 「我明明一個人留下來寂寞的加練,你卻在跟女朋友之外的可愛女生約會。原來『交到情人後會異性緣大開』這個說法對瀨名也適用啊。是空前的受歡迎期來臨了嗎?」

 「才不是那麼回事。」

 「你真見外。都是男生,沒必要隱瞞吧。」

 七村就像察覺了內情般地把手放在我的肩頭,刻意背對了紗夕。

 「七村,遺憾的是,我們不是你所期待的那種關係。」

 「那麼,是怎樣的關係?你居然在這種時間和女生兩人獨處,明明超稀奇的。而且對方還不是有坂,而是一年級的幸波紗夕。」

 按著我的粗壯手臂沉甸甸的。

 「你為什麼會知道紗夕的名字?」

 「她來籃球社體驗入社時,我就好好確認過了。不過她在我秀灌籃前就回去了,沒問到聯絡方式。」

 「真是仔細觀察學妹的熱心學長啊。」

 這麼做很有七村風格,我不禁露出苦笑。

 「喂,希學長。丟下可愛的女孩講悄悄話,不會很過分嗎~?」

 紗夕不滿地開口。

 「瀨名,你也要好好介紹我。」七村鬆開手臂放開了我。

 「她名叫幸波紗夕。與我來自同一所國中,曾是我籃球社的學妹。」

 我簡短的介紹紗夕。

 「我是一年級的幸波紗夕。初次見面。」

 紗夕臉上浮現友善的笑容,周到地自我介紹。即使面對身材高大的七村,她既不緊張也不畏縮,簡潔地打招呼,給人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

 「我讀二年級,是籃球社的七村。我是瀨名的好友。幸波近距離一看真的很可愛耶!我也聽學弟們說過,在一年級生裡有個特別可愛的女生。」

 「哇~七村學長真會說客套話,和某個希學長天差地遠。」

 「別把我拿來比較。大多數的男生都贏不過七村。」

 我相當冷靜的吐槽。

 七村是運動選手又相貌端正,還是超級肉食系男子,被拿來跟他相比較也太殘忍了。

 「幸波你也有打球經驗,高中要不要也來打籃球呢?難得你都來體驗入社了。」

 「看到各位辛苦的練習,我覺得我會跟不上。」

 「沒這回事。即使你現在才參加,我捫也非常歡迎喔。要我手把手地教你也沒問題。」

 「不,可是,我又沒有天賦。」

 紗夕一邊謙虛,一邊想要拒絕七村熱切的勸說。

 「我也認為你應該繼續打球。因為你有球感,可以大展身手。」

 我不禁插嘴。

 雖然在速食店聽到她本人說沒有動力,但我知道紗夕的實力,無論如何都感到很可惜。

 「看吧,你學長瀨名也打包票了。幸波,要不要重新考慮一下?」

 七村也堅持遊說。

 「希學長,我明明正要拒絕,你可以別亂插嘴嗎?」

 因為在七村面前,紗夕維持了笑容,但她非常生氣。

 「不好意思,七村學長。我無意在高中參加社團活動。」

 「我明白了。不能勉強女生啊。」

 聽到紗夕斷然拒絕,七村也乾脆地罷手了。

 「七村學長真是紳士!和不懂女人心的希學長大不相同。」

 「就說別拿我跟他比啊。」我皺起眉頭。

 「好了,不提社團活動了。怎麼樣,幸波。這次別跟不識趣的瀨名出去,改跟我約會吧。」

 七村不顧才剛被拒絕入社邀請,直接地向紗夕搭訕。

 作為男生,這種積極與乾脆,應該是值得效仿的吧。

 每次在旁邊看到,我都不禁坦率地感到佩服。

 「咦~我想你對很多女生都這麼說過吧?」

 「怎麼可能,我只有對你才會這麼說。」

 「很榮幸受到邀請,不過七村學長很受歡迎吧。我擔心你會劈腿,所以請容我婉拒。而且,運動員不怎麼合我的胃口。」

 「你現在要放掉的可是條大魚喔,幸波。」

 「不過,七村學長很溫柔,會以不同的形式再度邀請我對吧?」

 紗夕始終想要避免兩人單獨約會。

 即使體察她的真意,七村絲毫不為所動。

 聽起來像是愉快的對話,我卻覺得從中窺見了底下激烈的男女心理戰。

 「那麼,大家一起去唱歌吧?瀨名也找有坂一起來。這樣如何?」

 既然不能約會,七村切換為團體出遊。我則被當作工具利用。

 「好主意!我喜歡唱歌!而且我也想見見傳說中的大美人女朋友!」

 霎時間,紗夕毫不猶豫地答應。為什麼啊?

 「很好,幸波。說得好!那麼,主揪就拜託瀨名來當了?」

 「啊?由我來當?」

 「只有你才知道有坂的聯絡方式吧。你用LINE開個群組,一起聯絡大家吧。」

 「話是沒錯啦……」

 他們也不問我方不方便,擅自地陸續做了決定。

 「日子就選在我不用練習的星期五吧。幸波,你這周有空嗎?」

 「沒問題!」

 「好,那就決定了!那麼瀨名,後面的事交給你嘍。」

 「希學長,主揪就拜託你了。請確實地把你女朋友也帶來喔!」

 他們兩人用「你當然會接受吧」的眼神看著我。

 「我知道了,我來當。我也會試著約夜華。」

 事情就這樣像一陣狂風般迅速敲定,我們這星期五要去唱歌。

第三話 她行動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