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話 雖然幸福快樂,但這當然不是結局

第二卷  第一話 雖然幸福快樂,但這當然不是結局

台版 轉自 天使動漫論壇

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音無

錄入:kid

「我和有坂正在交往。夜華是我的情人。」

自從在同班同學面前發表情侶宣言之後,我們的高中生活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

畢竟我心愛的情人可是那個有坂夜華。

全校最高不可攀的美少女總是受到眾人矚目。

而她的交往對象,我瀨名希墨,是個典型的不起眼平凡高中男生。

當然不用多說,永聖高級中學校內充滿了「真虧落差這麼大的情侶也能誕生」這樣的言論。

真是愛管閒事瞎操心。

戀愛是群體最關注的話題。

即使在旁人眼中並不相配,我和夜華也情投意合。

完美無缺的優秀美少女,意外地缺乏自信。

而她唯一敞開心房的對象就是我。

我們有時歡笑、有時吃醋,以自己的步調愉快地交往下去。

我們的熱戀經過歲月流逝也未曾冷卻,高中畢業後,兩人就讀同一所大學。我們於求學期間開始同居,度過了充實的四年。

然後在出社會的第二年,我向她求婚了。

夜華沒有像我第一次在校舍後方的櫻花樹下告白時那樣逃走,這次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們度過安穩的新婚生活,在不久後喜獲麟兒,一家人相親相愛地度日。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啊,這是多麼美好的快樂結局。我的生涯沒有一絲悔恨。

瀨名希墨的人生,完。

──這些情節當然是我心急的妄想。

從一開始的第一句話之後,完全是我在逃避現實。

當然,正在與有坂夜華交往,目前就讀高中二年級的我的確很快樂沒錯。

為了邁向這個理想中的未來,我下一步想要和夜華在假日約會。

然而,即使是兩情相悅的甜蜜情侶,也未必就能實現假日約會。

「你究竟在想什麼啊,希墨你這個大笨蛋!」

「瀨名同學!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平息你們的事情嗎!」

在我發出情侶宣言當天的放學後,學生指導室。

我正在接受有坂夜華與班導師神崎紫鶴狠狠地訓話。

情人與班導師一起出席的三方會談,這是什麼超現實的狀況啊。

我遭到她們雙方毫不留情的責備。

「喂,希墨。你有好好在聽嗎?」

我心愛的情人夜華,正以前所未有的猛烈之勢說話。

她有一副纖細而起伏有致的出眾好身材。四肢修長,與豐滿的胸部與臀部相反,腰肢細得令人驚訝。

不知是因為羞恥感還是憤怒,她宛如新雪的白皙肌膚泛起紅暈。撥起的長髮充滿光澤,看來彷佛在發光。一雙大眼睛像鏡子般透亮,只注視著我一人。濃密地勾勒出眼睛的睫毛,長得足以在臉頰落下陰影。左眼眼角的淚痣很迷人。淡粉色的櫻唇讓人不禁將目光停駐其上。

「我在聽啊。我只是看情人看呆了而已。」

即使生氣也很美麗,夜華的魅力真是深奧。

不僅是五官造型上工整,喜怒哀樂的每一個表情也惹人憐愛。

我能夠永遠注視著夜華的臉龐。

我深深迷戀夜華,甚至連她凌厲的眼神都感覺只像是舒適的按摩。至少,我立刻就看出,夜華現在會生氣是害羞的反轉反應。

「我、我可是認真地在提醒你!」

夜華為了我率直的一句話輕易地動搖起來。那青澀的反應每一個都好可愛。

如果這裡不是學生指導室,我應該會更加享受夜華的反應吧。

「我也是認真地這麼覺得,所以才坦率地回答而已。」

「我是說,那種態度叫脫線啦!」

「你明明也暗爽在心裡的。」

我直盯著夜華的眼眸。

光是這樣,她又害羞地別開目光。

「別以捉弄我為樂了。希墨,你興奮過頭了。」

「……──唉,好像是吧。」

聽到夜華指出這一點,我自覺到自己的情緒相當興奮。

「你沒發現嗎?你到底有多傻里傻氣啊?」

「我當然會變得傻里傻氣啦。我和夜華正在交往的事情正式公開了耶。當秘密的情侶雖然也不錯,現在我可以說出我的女朋友就是有坂夜華了,坦白說我很高興。」

夜華在今年四月接受了告白,我們展開交往。

出於不擅長應付他人關注的夜華的希望,我們當初隱瞞了正在交往的事。

可是,有人撞見了──我們於某個假日的早晨在車站前告別的身影。

有坂夜華和男人過夜,直到早上才回家的傳聞,轉眼間傳遍學校。

面對前所未有地受到關注的狀況,夜華難以忍受地衝動提出分手。不過在可靠朋友的協助之下,我們順利地恢復了情侶關係。

我再也不想體驗那種失落感了。

所以,我才會發出情侶宣言。

「……希墨你為此感到高興,我也很開心。我自認很清楚這一點。可是,令人難為情的事還是會難為情!只要像至今一樣秘密交往,對我來說明明就足夠了。」

不知是神明過度關照,還是DNA認真過頭了?

有坂夜華這位稀世的美少女非常引人注目。

被那份美麗吸引過來的周遭目光,對她而言似乎從小開始就只是種壓力。

由於這個緣故,她變得澈底厭惡他人。

對視線很敏感的夜華,一到下課時間就會躲進位於校舍角落的美術準備室,極力避免與他人有所交流。

在教室裡,她會發揮與生俱來的冰山美人氣質,把同班同學澈底推得遠遠的。

周遭的人也會揣度她的想法,就這麼保持這種狀態直到現在。

我也是在去年的夏季開始前往美術準備室後,才知道全校第一高不可攀的美女,其實有溝通障礙。

「別想得太嚴重,我們沒做虧心事吧。只要發出宣言,就算在教室裡也可以堂堂地卿卿我我嘍?」

「我、我覺得太不知節制不好。如果過度黏在一起,說不定立刻就會厭倦吧……」

「我不可能會厭倦夜華!」

「謝、謝謝──不是這樣!」

聽到我乾脆地回答,夜華似乎在極力忍耐不讓臉上露出笑容。

「我知道了。在教室裡我會忍耐,相對的,兩人獨處時我就不會客氣了!」

「問題不在那裡啦!」

「那麼擺出冷淡的態度比較好嗎?感覺好寂寞。」

「那、那個,這個……」夜華吞吞吐吐起來。

嘴巴上說討厭卿卿我我,夜華卻露出了彷佛在說「那樣或許也不錯」的表情。

「一邊拌嘴一邊打情罵俏,你們可真靈活啊。還是當著老師面前。」

神崎老師面無表情地說出冷淡的感想。

「啊,被發現了?」「才不是那樣!」

「你們也站在我被迫看情侶吵架的立場想想吧。」

神崎老師就像忍受著頭痛般將手指抵在額頭上。

天敵神崎老師的那種反應,惹得夜華不高興了。

「是否要公開交往關係是你們個人的問題,我不該干涉。可是!事情有所謂適當的時機!偏偏選在傳聞剛平息後發出情侶宣言,是什麼用意!也多少考慮一下我的辛苦吧?」

文靜的神崎老師難得地多話。

她是以一頭絲緞般的黑髮令人印象深刻的和風美人。一舉一動都優雅且毫無冗贅之處。坐在椅子上的模樣,美得宛如一幅畫。這樣散發成熟高雅魅力的古典日本女性,以知性的眼神瞪視著我。

為了平息在外過夜的傳聞而行動的檯面下功臣,顯然十分不滿。

當我在今天早上的導師時間發出情侶宣言之後。

同學們在調侃之餘紛紛送上祝福,唯獨老師始終保持沉默。她當時壓抑的情緒,此刻似乎正在爆發。

「不過,老師你不是也說過,要我來扮演夜華的橋樑嗎?」

「瀨名同學,我拜託你的事情,是協助不擅與人相處的有坂同學跟其他學生進行交流。是作為溝通的窗口,全面支援她的學校生活。我沒有叫你利用班長的立場對她出手。」

身為我倆愛情邱比特的老師用了相當直接的說法。

當然,我很清楚老師不喜歡我的作法。

即使如此,除了那個時機以外,我不可能發出情侶宣言。

「這只是我擔任班長恰巧成為了我們戀愛的契機而已!」

我利用班長的立場接近夜華,把她騙上手。

依觀點而定,也不是不能這麼解釋。

不過,戀愛的契機就是這樣的吧。就算一開始沒有那個意思,在相處的過程中產生了特別的好感,只是這樣罷了。

「……瀨名同學出手的速度意外地快呢。」

老師像黑曜石般的眼睛懷疑地直盯著我。

「沒這回事吧。我花了超過半年的時間才告白喔。如果我有那種戀愛技巧,我們從一年級時就開始交往了。而且,我在更早以前就會交到女朋友了。」

「很難講喔。」

神崎老師始終保持懷疑態度。

「希~墨~你在很久以前曾有跟其他女生交往的機會?」

夜華髮出宛如來自地獄深處的聲音。別隻有在這種時候才贊同自己的天敵啦。

「我只是打個比方!我至今與以後都一心愛著夜華!」

「又像這樣打情罵俏了。」老師無言以對。

「老師!我們純粹是情投意合!是純純的愛!是認真的交往關係。」

「我沒有要求你開記者說明會。」

神崎老師態度冷淡,她始終保持淡淡的口吻繼續訓話。

「這是我和希墨的問題,沒道理聽外人說三道四吧!」

夜華也沒有默不作聲的單方面聽訓。

「我是你們的班導師。給予學生適當的指導,避免學生因為糊塗的行動蒙受不必要的損失是我的職務。」

「那是過度干涉!我們只是公開了正在交往之事。這種程度的事情,有必要叫人來學生指導室嗎?」

當老師一開始訓話,夜華便轉而維護我。

夜華對於神崎老師反應過激。

「有坂同學也是保護過度呢。我找的人『只有』瀨名同學而已。」

「我也在場會有什麼不方便的嗎?」

「坦白說,你比預期中更礙事,讓我沒辦法和瀨名同學談重要的事。」

老師過於直接的說法,讓夜華也不禁啞口無言。

「你們都冷靜一點。我只是考慮到與夜華的未來,直率地公開了我們在交往的事情而已。」

「這是誰的錯啊!」「請問這是誰的錯呢!」

美少女和美女同時對我發火。

「你、你們說話好有默契。看吧,積極的變化已經發生了。」

我也不是臨時想到就公開交往消息的。

只要能一直和夜華在一起,光是這樣就夠了。

就算保密到畢業,我們的感情也不會冷卻吧。

只是,公開我們的交往,我就可以跟夜華度過更快樂的高中生活。因為這麼想,我才會付諸行動。

「啊~真是的,今天過得好慘!都怪一大早希墨滿臉得意地說什麼『夜華是我的情人』,消息都傳遍全校了。結果在走廊上走動,盯著我看的人變得比平常更多,真是糟糕透頂。然後放學後還得被迫聽老師諷刺挖苦。」

夜華噘嘴。

為什麼夜華會如此敵視神崎老師呢?

我反倒覺得,再也沒有比她更好的老師了。

神崎老師高雅又溫柔,正可說是女性的表率。她聰明又隨時保持冷靜沉著。當學生有煩惱找她商量,她會給予準確的建議。

從永聖畢業的夜華的姊姊也是老師的學生,而且還很仰慕她,在畢業後也會互相聯絡,繼續往來。

正因為神崎老師與夜華的姊姊之間的聯繫,那個傳聞才得以無事平息下去。

雖然即使是姊妹,也未必都會喜歡同一位老師。

「擅自跟來的人不是有坂同學嗎?」老師輕聲嘀咕。

我在夜華再度用言語攻擊老師前先開口道歉:

「沒有事先商量是我不對!不過,如果告訴夜華,你會說不行吧?」

「那是當然的。」

「所以我只能突擊宣言了吧。」

「這是哪門子歪理啊。」夜華把頭撇向一邊。

「看到班上的反應,你知道的吧。大家都察覺到了。在班際球賽決定競賽項目時的逃跑、在籃球賽上替我加油、讓扭傷的我扶著你的肩膀,陪我去保健室。然後是關鍵的在外過夜傳聞。要是交往的事情日後曝光,被翻舊帳的話,大家會用更加露骨的視線盯著你看喔。而且──你有辦法以後也壓抑自己的感情不表現出來嗎?」

我有條有理地說明情侶宣言的必要性。

事情曝光的條件早已齊備,要隱瞞也有極限。

明星氣質出眾的夜華,一舉手一投足都會吸引他人目光。

夜華對於那種狀況感到厭煩,一直以來都用澈底漠不關心周遭事物來減輕自己的壓力。像這樣不跟任何人交談的夜華的日常生活中,發生了我這個例外。

平常明明很冷靜,只有在事情涉及我的時候,才會情緒化又大膽的行動。

簡單的說,夜華的戀慕之情在旁人眼中也是外洩狀態。

「……大概沒辦法。」

她本人似乎也對此漸漸萌生自覺,不情願地承認道。

與其半吊子地隱瞞,再度變成眾人竊竊私語的傳聞目標,趁現在公開會好得多。

「就是說吧?而且你比自己所認為的與周遭的人溝通得更好,不需要過度畏懼。我也會隨時支援你的。」

我明白這是種激烈的療法。

儘管如此,只要有最初的契機,第二次、第三次就會漸漸適應,人就是這樣的。最重要的是,我會全力守護夜華。

「嗯……」

「而且,也不能讓老師特地費心給予的幫助白費。」

「我是附帶的嗎?」

神崎老師的話中依然帶刺。

「嗚嗚,別人要再多對我漠不關心一點啊。」夜華恨恨地說。

「真是奢侈的煩惱。有坂同學的壓力來源又不是隻有外表問題而已。」

「包含各方面難搞的性格在內,都是夜華的一部分,我也喜歡就是了。」

神崎老師與我進行客觀的意見交流。

「別在那口無遮攔地道人長短!我要回家了!」

夜華背起書包。

「咦,今天不約會了?」

「不去了!」

「難得我想和你商量假日約會的事情的說。」

「假、假日約會?」

我的一句話讓夜華停下腳步,積極追問。她似乎很感興趣。

「看來有坂同學對瀨名同學非常寬容呢。」

「唔──你、你至少給我反省一天吧!你一個人回家!今天也禁止傳LINE訊息給我!」

看吧,她又像這樣衝動地脫口而出了。

反射性地對老師的話做出反應後,夜華就像要斬斷誘惑般先走了出去。

「……只有一天的話那就忍耐吧。」我老實地接受了情況。

四月也進入下旬,黃金週即將到來。

第一次的假日約會,我想好好地安排好約會行程再出遊,讓夜華玩得盡興。

──這時候我還無從得知,在假日約會實現之前,會經過比想像中更多的波折。

◇◇◇

夜華跑回去後,我和神崎老師一對一重新面對面。

「有坂同學明明那樣大吵大鬧,卻會立刻原諒你呢。」

「在兩人獨處時,她都是那個樣子。」

「光是在眼前打情罵俏就叫人看不下去了,有坂同學那樣迷你迷得神魂顛倒,算什麼呀?我看瀨名同學果然是情場老手吧?」

神崎老師直到現在仍然在懷疑這一點。

「如果我戀愛經驗豐富,就不會被情人這樣耍得團團轉了啦。」

「不管是多麼老練的男性,面對有坂同學都會難以應付的。」

神崎老師如此斷言後往下說。

「戀愛經驗與認真愛慕對方是兩回事。有坂同學會選擇你,是因為她感覺到你的感情足以信任吧。」

真是至理名言。

這是成熟女性的發言。神崎老師果然經歷過許多戀情嗎?

「……不管怎麼說,老師能夠體諒我們的感情吧。」

「從有坂同學的態度來看,我不認為瀨名同學這次的判斷下得太過倉促,這一點我也同意。」

「那麼──」

「可、是!我個人並不滿意!真是的!給我做出這種大膽的舉動!」

我要訂正。她的心情一點也沒有好轉。我去年也在神崎老師手下擔任班長,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情緒外露。

「……你這麼不滿意嗎?」

「我不滿意。不心服。覺得不滿。」

對任何事都不為所動,態度淡然的神崎老師明確地皺起眉頭。

「不能原諒我嗎?」

「其實,高中生早上才回家並不稀奇。高中就是這樣的年紀。然而,只要有一步做錯,就會釀成大事。這一點請別搞錯了。要做到有分寸的交往!」

「我會銘記在心!非常抱歉!」

我挺直背脊,明確地表達反省之意。

「……不過關於瀨名同學,我基本上是信任的。危險的反倒是有坂同學吧。一碰到關於情人的事,她就會太過熱情,或者說奮不顧身。原來她也有那樣的行動力呀。」

「不愧是連續兩年擔任班導,老師對於夜華瞭解得真清楚。」

我同意她精準的夜華短評。

「戀愛的力量真可怕,居然能從有坂同學身上引發那麼強大的積極性。」

「因為夜華本身本來就是任何事都做得到的人。所以在某種意義上,她只是發揮了原有的力量。」

「這就是戀愛中的少女是無敵的吧,雖然感覺有一點失控。」

神崎老師佩服地說,但又顯得有點不甘心。

「老師看出了那麼多嗎?」

「每天站在講台上,自然會察覺學生的變化。自從去年瀨名同學開始前往美術準備室以來,她漸漸地改變了,現在已經變得判若兩人。」

「差異有那麼大嗎?我覺得她在教室裡還是老樣子。」

「因為她只要一有空,目光就會追逐著瀨名同學。」

神崎老師彷佛想起了那個情景,嘴角浮現微笑。

「嫉妒真是可愛。她對你與女老師兩人獨處抱持著戒心,才會跑來一起出席。」

「那捱了兩倍訓話的我的立場該怎麼辦?」

「那是你自作自受。」

「不如說,老師。你是什麼時候發現我和夜華在交往的?」

「我是在班際球賽時確定的。看到你如同回應自己的加油聲般,在時間所剩無幾時漂亮地投進逆轉致勝跳投,就算不是有坂同學,會心情激動也是當然的。」

「老師也偷偷為我加油,還為我的表現感到心情激動嗎?」

「我失言了,請忘掉吧。」發現我得意的偷笑,老師用冷淡的態度試圖掩飾。

「你為此感到高興的話,我受傷也值得了。」

「你這樣的一面讓我擔心啊。瀨名同學有輕視自身的疼痛與辛苦的傾向。」

神崎老師顯得有些寂寞地說。

「……那就是今天老師找我過來的真正理由嗎?」

我直覺地領悟到。

「能夠確切地對他人的心情懷著同理心,是你的長處。我看重你擅長照顧人這一點,拜託你擔任班長也是事實。不過,你要注意別過度貼近他人,連他人的痛苦都一起承擔。」

「就是不要跟別人過度共鳴的意思嗎?」

「只要發現以後,你就無法坐視不管。你會拚命想解決別人的問題,有時不惜自己受傷。那就是我擔心的地方。」

老師所說的是去年夏天的那件事吧。

當時加入籃球社的我,由於跟別校進行練習賽時發生的鬥毆事件退社了。為了保護隊友七村龍,當時我發出了抗議。我並不後悔。

我無法容許嫉妒與無聊的吹毛求疵毀掉優秀的才能。

但是,神崎老師大概還很介意無法推翻我的退社處分一事。

「我會妥善處理。謝謝關心。」

我將老師的話銘記在心。

「就這麼做吧。我要說的是,多管閒事也要適可而止。有時候無自覺的溫柔會造成適得其反的結果。否則的話,有坂同學又會嫉妒喔。」

「嗚!」老師奇怪的告誡,讓我不禁詞窮。

「……瀨名同學,難道說你已經經歷過了?」

老師眯起眼睛。我逃也似的離開了學生指導室。

◇◇◇

我關緊學生指導室的門,匆匆跑到走廊轉角躲起來。

「……真是的,為什麼神崎老師這麼敏銳?」

出乎意料地被她說中,我的心臟狂跳個不停。

昨天,就像抓準了我被夜華甩掉後那一瞬間的空檔,同樣擔任班長的支倉朝姬向我告白了。

當緊接著出現的夜華熱烈地表明她正與我交往,朝姬同學就乾脆地罷手了。朝姬同學那成熟的行動,真的讓我很尊敬。

「啊啊~~?發出情侶宣言太焦急了嗎?難道我這一步沒做好嗎?瀨名希墨,你搞砸了嗎!」

我趁著周遭沒有人影,放聲大喊。

被單方面提出分手、被來自朝姬同學出其不意的告白,再加上從慘烈局面複合,我的情緒曲線也相當激烈地大幅波動著。

老實說,我有一部分是在那股衝勁與熱情之下情緒高漲而做出情侶宣言的。

不過,我單純地認為,只要公開我們正在交往,向夜華告白的人應該會減少。

明知對方有情人還特地來追求的人,不是非常有自信就是沒有策略的特攻隊,或是無法按捺好感的純真之人吧。

無論如何,對她出手的人減少,夜華的精神負荷應該也會減輕。

──這麼說一半是事實,一半是場面話。

其實,其中也包含我的獨佔欲。

雖然說她是美女所以無可奈何,但看到情人被其他男人搭訕,坦白說並不愉快。

「我不知道。夜華的那個反應應該是在掩飾害羞,但我還是覺得不安啊──?」

實際上,有生以來第一次交到女朋友,我也相當興奮。

因為經驗不足,我無法確信對方的心情。

反倒會想太多而更加煩惱。

「嗚嗚,一天不能聯絡就好寂寞。」

開始交往後,我們每天都用LINE互動。

一收到訊息就馬上回覆,這已經成為每日必做的事。

突然遭到禁止,在精神上好難熬。

「因為在老師面前,我耍帥說了什麼『只有一天的話那就忍耐吧』,但要是她不高興的時間變長的話怎麼辦……」

沒想到會因為情侶宣言這個契機變得禁止聯絡,出乎我的意料。

我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點擊夜華的名字。

「要若無其事地傳訊息過去嗎?啊,可是我又怕被已讀不回……」

我甚至連要不要傳個簡單的結束報告,說「我被放出學生指導室了」都很苦惱。

「至少傳句道歉過去吧?她或許會意外地輕易原諒我。不,可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做多餘的事火上澆油也不太好。還是就如她宣告的一樣,忍耐一天好了?」

誰來告訴我這種時候的正確應對方式吧!

當我手指沒有打出任何訊息就只是站在走廊上發愁時,有人從我背後呼喚。

「在走廊上又是大叫又是煩惱的,你還真忙。你是可疑人物嗎?」

那是道耳熟的女孩聲音。

從那種調侃的說法,可以感覺到瞧不起我的味道。

會用這種囂張態度對待我的女生,我只知道一個人。

不過,那個人物不可能在這裡。

「────」

為了確認聲音的主人,我慢慢地回過頭。

站在黃昏走廊上的,是個符合時下潮流的時髦女高中生。

染成奶茶色的淺棕色頭髮長度在肩膀之上,微卷的髮梢輕盈。富含光澤的嘴唇配上淡妝。脖子上戴著一條不至於太過顯目的小項煉。領口的鈕釦沒有扣上,可以看見鎖骨,蝴蝶結也打得鬆鬆的。制服外套下穿著黑色連帽薄外套,拉煉只拉到腹部。裁短的裙子下是粗細勻稱的健康雙腿。或許是由於踝襪的襯托,腿看起來顯得更長了。

她用適度的休閒穿法穿著制服,享受屬於自己的時尚風格。

還有,她套著嶄新的室內鞋。

「一年不見了,希學長。」

「……紗夕?」

「沒錯。你很驚訝嗎?」

「真的是幸波紗夕嗎?」

「為什麼用全名叫我?我可不會讓你說出你忘了我的長相這種話喔。」

紗夕這麼說著走過來,仰望我的臉龐。

輕輕飄進鼻尖的香味,的確屬於她喜歡的洗髮精牌子。

(插圖006)

「不,我記得。我當然記得。」

她名叫幸波紗夕。

跟我讀同一所國中,而且是我在籃球社小一屆的學妹。

她穿著永聖高級中學的制服,出現在我眼前。

 

幕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