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章 是誰決定了事情會突然這樣展開的?

第五卷  第六章 是誰決定了事情會突然這樣展開的? 「嗯,嗯,對。嗯,就是有些話想和爸爸聊一下——」

 我看了一眼正在打電話的上野原,打開了自行車鎖。

 在天色徹底轉黑之前,我們匆匆忙忙地從屋頂趕了下來,到了學校的停車場。在我向上野原做了詳盡的說明之後,她正在幫我和她父親約定見面時間。

 另外,在我解釋理由的時候,又被踢了一腳。明明我為了不引起過度的誤解,才做了那麼詳細而鄭重地說明啊……屬實令人費解。

 「——誒?對方是誰?那個……普通朋友,只是普通朋友!」

 上野原瞄了我這邊幾眼,吞吞吐吐地說道。

 嗯?咦?這感覺,難道說……從來沒有告訴過父親我的存在嗎?

 上野原姑且不論吧,我總覺得和上野原老師(母親大人)說話會很有趣。

 「——啊啊,好啦好啦,這些都無所謂吧。總之你告訴我什麼時候有空就行……誒?哈?!啥?媽媽!等一下,你不是還在上班嗎?——」

 啊,說曹操曹操到。

 「誒?——不會吧,誒?」

 突然間上野原的聲音提高了一個八度。

 嗯?怎麼了?

 「等、等一下啊!這……這也太突然了吧……不,那個,朋友嘛,我不是說了嘛!朋友啊!可是,普通朋友就可以……怎麼可以這樣呢,倒不如說根本不可以這麼說啊!」

 上野原的答覆已經是前言不搭後語了。

 ……怎麼回事?難得她會這麼急躁。對面說什麼了?

 「反、反正!PASS……掛了!我掛了,你個歐巴桑!」

 「啊啊啊!夠了!」上野原咆哮著,電話再次響了起來。

 哦,哦?!這反應也太難得了。話說,上野原和家人打電話的時候還真是挺粗魯的吶……

 「不接!我就不接!啊啊,夠了,太失敗了。絕對被看穿了,那個人可真是……!」

 「火大,讓人生氣!」上野原嘟嘟囔囔地發著牢騷,胡亂地將手機塞進了裙子的口袋裡。

 「那個……那個,結果怎麼樣?」

 我戰戰兢兢地問道。

 聽到這話,上野原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恐怖……我的身體不禁顫抖不已。

 「……………………好像」

 「是、是。小的在。」

 接著,上野原像是一個機器人一樣,語氣僵硬,

 語調中滿含厭惡,對我說道:

 「好像——要邀請你去吃晚飯。“現在就帶到家裡來”媽媽那個笨蛋這麼說的。」

 嗯——

 「……嗯?」

 誒……

 我去上野原老師家登門拜訪?現在?

 ……。

 ………………

 咦?這算哪門子的愛情喜劇?!

 ◆

 上野原的家在峽國大學附近住宅區。

 那一片的街道是一個長長的緩坡,我們下了自行車,推著車子沿著上坡方向朝著目的地走去。

 「唉……」

 上野原又嘆了一口氣,這一路上她已經不知道嘆了多少次氣了。那張臉一反常態的陰沉著,顯得悶悶不樂的。一眼看去,已經鬱悶到了極限了。

 「那個,要不我以後再來也可以吧……?」

 「……說得輕巧。都這樣了,逃跑你是別指望了。只有戰勝世界的不合理,才會有活路。」

 世界的不合理?!怎麼突然間規模就擴大了……

 上野原滿臉苦澀地看著我,說道:

 「不過,我再說一次。我爸爸真的很糟糕的。超自由散漫。你最好別把他當作大人。」

 「哦,哦(⊙o⊙)……」

 「就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小朋友,一點都不可愛,還是個壞心眼。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被上野原說成這個樣子,到底是個什麼級別的人物啊……

 「啊啊,真是的。失策了啊!……本來以為約他到外面來,那人多少都會認真點……結果直接給爸爸打電話反而引起懷疑了……真是的,我要把冰箱裡的甜點全部清空……」

 上野原嘀嘀咕咕地咒罵個不停。

 哇哦,事態嚴重!角色已經崩掉了……

 話說……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父親大人?

 根據我以前錄入的情報,他曾經在市中心的大型IT公司上班,現在作為自由職業者SE而活躍著。專攻AI技術開發工作,從app開發到硬件服務器基礎設施,全部瞭然於胸,完全就是一個全才。

 注:SE、 systems engineer 系統工程師。

 也沒必要進行特別調查,所以他本人的性格如何,人品如何……諸如此類的情報基本未詳。

 既然是自由職業者,就應該像上野原老師那樣,讓人感到輕鬆舒適吧?……

 腦子裡不停勾勒著各種形象,拐過了小巷,走到了道路的盡頭。

 在一棟比較新的獨棟房子前,上野原停住了腳步。

 「……到了」

 她沉重地嘀咕了一句,隨後推著自己的自行車向停車場方向走去。

 半地下停車庫裡,停放著一輛越野SUV和一輛輕型廂式轎車。我對車不太瞭解,但是無論哪一輛車看起來都是高級車。

 「自行車停那邊!」

 「哦,哦」

 我遵照她的吩咐,將自己的自行車停在了不會礙事的地方。

 總覺得,稍稍有點緊張起來了……

 話說,仔細想一下,這居然是我第一次到女孩子家拜訪。萬萬沒想到,實現難度相當高的“愛情喜劇事件”,居然以這樣的形式實現了。

 ……。

 ……嗯。

 不,糟了啊。

 這麼一來,我愈發心慌意亂了。

 這個,那個……啊,或許會被帶到房間裡,說「請隨便坐」……然後我一邊說著「啊、那、那麼……」一邊猶豫著要坐哪裡,是坐在床上還是地板的角落裡呢……接著,不管了,一咬牙坐在了地板的角落中嘟囔著「這就是上野原的房間……味道好香啊……」,對方會說「你說什麼呢?笨蛋……」

 ——

 事情會演化成這樣的吧?是吧?誒?

 ……不不不,等一下,冷靜下來!

 今天來此的目的並不是這個,不要搞錯了!

 話說,那是上野原!你這傢伙想什麼呢!上野原可是自己的“共犯者”,是搭檔!你這個愛情喜劇腦!

 「……你幹什呢?」

 「律己,正心」

 我猛地鬆開了掐著自己雙頰的手。

 上野原瞥了我一眼,也沒多說什麼,徑直走向了玄關。一如既往的鹽對應吶,哪怕我突然間舉止怪異如此。

 「那……我可開門了,做好心理準備沒?」

 「哦,哦」

 我重重地吞嚥了一口吐沫,在大門前站定。

 接著,上野原沉重地轉動門把手,門開了——

 「——」

 突然間——

 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

 「啊……您、你好!初次見面……!」

 我向著那個身影——看起來像是上野原父親的人,急急忙忙地打了一個招呼。

 身、身高也太高了吧……超過180公分了吧!

 再加上玄關的台階高度,有種被人從高處俯視著的感覺,好可怕。

 我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窺伺著對方。

 一頭亂糟糟地粗壯捲髮,髮量顯得相當濃密。

 從嘴角一直到下顎,鬍鬚颳得很整齊,臉部輪廓分明。身上的衣服就像是陶藝師所穿的藍色作務衣。

 注:作務衣是日本僧侶在寺廟裡的勞作服裝,現在很多日本的傳統工藝店、料理店把作務衣作為員工制服。

 怎麼形容呢,看起來完全就像是國外的男演員,異類的氣息環繞……雖然年齡上要年長一些,但是我覺得完全就是一個帥哥。怪不得上野原天生也是美女……

 「那個……」

 「——」

 父親大人一動不動地沉默著,面無表情。

 眼神和上野原一模一樣。淺淺的雙瞳,在凹陷下去的眼眶中盯著我這邊,眼神鋒利如刀。與外貌遙相呼應……

 我感到壓力山大……

 這、這算哪門子Freedom……啊?!給人的印象就像是上野原一樣的冷酷型啊……

 不,難不成……

 這位,實際上不是上野原的父親大人,不成?

 「那個,您是……上、彩乃同學的父親吧?」

 「——!」

 但——

 似乎對方被我的發言惹惱了,頭髮沙沙作響,亂作一團。

 咔嚓——

 橫眉、瞠目、開口——

 「你!沒有資格叫我父親!沒有資格—————格————格————!」

 沒有資——格——、沒有資——格——、沒有資——格——、

 格——、格——、格——、

 夜晚的住宅街上,一個粗獷的聲音在迴盪、蕩、蕩。

 ——。

 ——……。

 ————…………?

 「誒?假的吧?除了我,在現實中誰會這麼說話?!」

 怎麼一回事?

 我實在忍不住了,一臉認真地吐糟道。

 「我已經不想回家了……」

 在我一旁的上野原,好像已經完全看不下去了,舉起手捂住了臉。

 不,不會吧……

 這是上野原的父親?哈?這也太巧了吧,怎麼是按照愛情喜劇中的爸爸模板來的啊?!沒想到啊……

 完全沒有察覺我的困惑,父親大人冷哼一聲,抱起了雙臂。

 「喂喂喂,你這丫頭說什麼怪話呢。沒錯,這裡是彩乃的家。歡迎回家!」

 「………………我回來了」

 「耶!媽媽,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實現了呢!我早就想這麼做一次了呢!10年前我就說過了啊!」

 父親大人滿心喜悅地轉向了房間深處,開口說道。

 這時,上野原老師從走廊盡頭探出臉來,回答他說:

 「彩乃出生之前你就說過了吧?明明就不一定是女兒的。」

 「不,如果不是女兒的話,我會一直生到有女兒的。兒子嘛,無所謂了。女兒是必需的!」

 「好的,好的。」

 上野原老師嫻熟地配合著他,向我們走來。

 「歡迎!長坂君。彩乃堅持說是朋友,我一想絕對是你。所以就邀請你來了,沒有添麻煩吧?」

 「啊,沒有,沒有,怎麼會呢……」

 「那就好。要是需要打招呼的話,我可以聯繫你的雙親呢」

 哦,好厲害……上野原老師看起來還是很正經的。

 「我說,彩乃,為什麼到現在都不告訴爸爸吶。我從媽媽那裡聽說了,你好像和他搭伴做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吶」

 「就是因為會變成這樣,我才決定的……」

 「只有我是被排擠的人嗎?太狡猾了。彩乃,你的逆反期是不是有點太長了?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喜歡爸爸了?」

 「絕對不要。別吐槽了,話說趕緊讓開吧,擋道了。」

 「怎麼回事啊,感覺心情好差……嘛,算了算了。你是長坂君吧?」

 「啊,是,是的。」

 「歡迎到我家來,別客氣,進來吧」

 「多、多謝……」

 父親大人最後留下一句超正經的發言,喜不自禁地轉身走了回去。上野原老師也是鬆了一口氣,一臉無奈地跟在了他身後。

 於是,入口處只剩下我和上野原兩個人。

 「那個,這也……」

 「別說了!」

 「你家……好像,是一個愛情喜劇適配性很高的家庭吶……」

 「我不是說了嘛!別說了啊!」

 我懂了——

 上野原從一開始就對我的愛情喜劇嚴格要求,是因為父母的緣故……綜上!

 ◆

 「抱歉吶,因為時間太倉促了,準備得比較簡單」

 「啊,不不不。您太客氣了。」

 上野原老師一邊說著一邊擺著餐具,我誠惶誠恐地行禮道謝。

 現如今,我正坐在餐廳中一張四人桌的下首位置上。上野原要換下校服暫時離席了,所以現場只有我和上野原老師以及父親大人——好像是叫遼太郎先生——3個人。

 餐桌上,竹簍裡盛滿了『ほうとう』麵條,一旁放著浸泡在醬油中的油炸蔥花。應該是常見的家鄉菜『おざら』吧?

 注:ほうとう:(餺飥)

 餺飥亦稱不託、湯餅 ,[1]麵條隨形而名的古稱之一, [2]宋朝以後方稱麵條,相對涼麵唐人稱冷淘 。[3] 餺飥也是山梨縣(故甲斐國)的鄉土料理,由扁平的烏冬麵加上蔬菜及味噌燉煮而成的一種麵食。有時被認為屬於烏冬麵的一種,但也有山梨人認為餺飥與烏冬麵不同。因為餺飥大受歡迎,富士山河口湖一帶商家,發展成為外帶包裝禮盒,成為山梨縣人氣土產商品。來源:維基百科。

 おざら

 甲州府鄉土料理之一。一種冷麵。網址如下:

 https://www.city.kofu.yamanashi.jp/welcome/brand/ozara.html

 另外,還配有地方性B級美食鳥もつ煮,還有一些煮豆,切蘿蔔乾等等,滿滿一桌子日式飯菜嘛。

 注:甲府鳥もつ煮(koufu tori motsuni),甜滷雞雜、山梨縣的一種小吃。網址如下: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7%94%B2%E5%BA%9C%E9%B3%A5%E3%82%82%E3%81%A4%E7%85%AE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自己的印象裡上野原是一個愛吃西餐的人,可是她家的感覺卻是現在這樣……不過嘛,和印象中一致的是,所有配料都有砂糖……

 「飲料麥茶可以嗎?」

 「啊,可以可以。非常感謝」

 「有普通的、甜的和超甜的,哪個好呢?」

 「……普通就好,拜託了。」

 麥茶怎麼還有甜的?就這個我都想吐槽了,居然還會出現那麼多變化種類?!

 上野原老師的遺憾都不加掩飾了,引以為憾地關上了並排放置的兩台冰箱中那一台較大的冰箱門,接著拉開了另一台冰箱門,取出了裝滿麥茶的瓶子。話說,大的那台冰箱,是甜品專用冰箱嗎……

 「哈哈哈,今天這飯,對這個歲數的男孩子來說,應該是肉分量不足吧?」

 這時,坐在我對面的遼太郎先生喜滋滋地豪飲了一口可樂。那個,這個甜品菜單上還有可樂?這……這也……等著吐槽吧……

 ……不,不行。再也不能提及這家人家的糖分事情了,我還是歇了吧。看起來會沒完沒了的。

 「要是肉不夠的話,去全家買一趟炸雞塊如何?或者吃完以後再去來一碗罪惡感十足的拉麵吧?要不我們坐在屋頂上吃一碗杯麵,順便看一看星星如何?」

 「不,真的不用這麼客氣……話說,最後一句什麼意思?(⊙o⊙)?」

 「大叔的權謀。」

 「確實,現在也是夏天,聖地也是我們縣吶……」

 大事不好!不禁忘了自己的處境,隨口就吐槽了!可是那句話聽起來像是某本UFO輕小說中的台詞。

 是不是太失禮了——我看像了遼太郎先生,突然發現他正在眨著眼睛。

 「唔,剛才的那個梗你能GET到嗎?難不成,長坂君非常熟悉輕小說?」

 「誒?啊,算是……吧?」

 咦?難不成,剛才真的就是在玩梗嗎?

 「哦,太棒了!」

 唰的一下,遼太郎先生臉上瞬間容光煥發。

 「哎呀呀,是啊是啊。叔叔我啊,以前也有過沉迷的時期吶」

 「哦,哦(⊙o⊙)!」

 「從早到晚埋頭苦讀吶!然後買太多了,根本放不下。還考慮過專門買個書架展示它們……」

 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從剛才開始,我就依稀有那麼點感覺,似乎遼太郎先生也是一個宅男。

 這麼一想,突然間產生了一種親切感。我一下子意氣勃發,忘形地說道:

 「話說,我身邊沒什麼人讀過老作品的!太開心了!同一時期的小說,我很迷那本半月!」

 注:預計是《半分の月がのぼる空》。

 「哦,哦!我看過,看過!不過最近的作品叔叔我沒怎麼讀過吶」

 「自從上了社會,成了社會人這些就久疏問候了吶!」遼太郎先生補充說道。

 「而且,叔叔我那個時代……二次元的主戰場是遊戲。說實話,我對那些更熟悉一些。不過嘛……那款遊戲對長坂君來說,年齡會稍微成為一點障礙吶……」

 「啊,要是移植過來的遊戲,我還馬馬虎虎吧。僅限於青春系列限定系列!」

 「誒?真的?那『友情的回報是——?』」

 「『不需要的!』」

 注:這兩位在說CROSS†CHANNEL裡面的台詞。《CROSS†CHANNEL》是FlyingShine第一套以自己公司名義製作及發售的成人遊戲,於2003年9月26日發售。2004年3月18日再由KID發售PlayStation 2版本《CROSS†CHANNEL ~To all people~》。2012年11月22日由WillPlus發行復刻版。來源維基百科。

 「……彩乃,和他結婚吧。每天一定都會超開心的」

 「雖然我早就知道你們會這樣,但還是覺得先死了算了」

 就在這時,換上居家服的上野原走進了客廳。

 她現在穿的是半袖的短袖背心,搭配著五分褲。整體給人的感覺是寬鬆而悠閒的打扮,和她外出時爽利的打扮完全不同,突然讓人感覺有些親近,親和了許多。

 上野原在家是這種感覺嗎……雖說我見過她穿各種各樣的便裝了,但是家居服絕對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見到的打扮——啊,心臟開始亂跳……所以,心跳你慢點吶!

 上野原反手將門關上,向我們這邊走來。

 與衣著打扮相對照的是修長的手腳,白皙而纖細的脖頸。秀髮飄飄,鎖骨隨之若隱若現,這、這看起來也太鮮活了吧——不行啊,兩隻眼睛盯著她不放怎麼可以!趕緊,趕緊去數數吧,你這傢伙!

 我轉頭盯住了掛在牆上的時鐘秒針,決定稍稍約束一下自己躁動的身心,靜心、律己……

 「真是的啊,有這種朋友早點介紹給我認識嘛!明明爸爸我會超興奮的嘛,那樣我可以纏著他不放了嘛!」

 遼太郎先生喘著粗氣,唸唸有詞道。

 「就是因為討厭那樣,我才不乾的。你腦袋沒問題吧?」

 「No!!!長坂君,我這女兒是真傲嬌的吧?明明以前都會說『最喜歡爸爸了,要和爸爸結婚!』之類的嘛」

 「果然還是希望看到有一點點改變吶」

 「……果然是一對最糟的組合吶」

 上野原痛苦地呻吟道,抬起手捂住了額頭。

 「來吧,我們也加深了一下印象,吃飯了!要是太遲了也不太妙。」

 上野原老師摘下了圍裙也走了過來,坐在了遼太郎先生身邊。

 依據排除法,上野原坐在了我的身邊,我們兩個人比肩而坐,面向雙親……

 嗯……

 總覺得,這個……

 突然冷靜地細想一下,這幅畫面,似乎有些絕妙吶?

 「哈哈哈,這光景真是稀罕吶!第一次見面・即・和家人吃飯——超越常規的發展,熱情高漲吶。媽媽,Good job!」

 「是吧?吶,吶,彩乃,你現在什麼心情呢?」

 「我在想,早晚有一天要和這樣的父母斷絕關係!我開動了」

 「我、我開動了……」

 我、我有點擔心……入口的飯菜會是什麼味道——

 因為,因為,身邊的殺氣……

 ◆

 接下來,大家在嬉笑中吃著晚飯。

 再怎麼也是吃飯過程中,所以還算正常,對話大多是一些無足輕重的日常對話,漸漸地,我身上的僵硬感開始鬆弛,心情也放鬆了下來。不過嘛……我的緊張感其實九成來自隔壁女士的殺氣。

 「承蒙款待,非常好吃,上野原老師」

 「好的,稍有怠慢,招待不周。」

 我雙手合十深深行禮致謝。

 實際上也是非常好吃。和下館子的味道完全不一樣。像是濃縮了手工製作的家庭料理的優點,非常溫柔的味道。當然,除了甜味完全無法改變以外,其他一切都很滿意。

 「到底還是男孩子好一些吶。吃東西時候很清爽」

 「抱歉,還特意請您幫我續碗」

 「沒問題,沒問題啦。我們完全就像是一家人的感覺了吶。我們是家人,要互相幫助,一起生活下去。」

 「不,這種話您還是不要這麼輕易說出來比較好」

 另外,那條路的話,令愛會有大麻煩的。

 隨後,女士們收拾碗筷,回到了廚房中。廚房是開敞式廚房,所以在我這邊還是能看到她們二人的身姿。

 「媽媽,洗碗機的洗碗塊存量不夠了,我補充了一些放在老地方了。」

 「啊,不好。好像除臭劑也不夠了……」

 「我早就換過啦。話說,我不是一直告訴你買東西之前要檢查一下消耗品的存量嗎?一併買回來才是最有效率的吧?」

 「嗯,我家姑娘好仔細吶……雖說自己的事情也亂糟糟的。我說啊,剛才在房間裡稀里嘩啦的響成了一片,那是怎麼一回事啊?」

 「少說話!多做事!」

 一團和氣中的兩個人,殺氣騰騰地說了一些什麼東西……一唱一和的。

 房間裡稀里嘩啦的?是在收拾房間嗎?

 為什麼會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上……這個,不,難道說——

 難不成,為了我可以進房間嘛?之、類、的……不,不是吧?愛情喜劇腦,不要工作啊,一邊歇著就好!

 「那,彩乃負責洗碗嘍?我來打掃餐檯那邊」

 「好,好」

 上野原用嘴咬住了橡皮圈,將頭髮紮成了馬尾。

 接著,突然扭向一旁,寬大的袖口正好正對著我,我急忙移開了視線。

 危、危險……剛才,似乎,看到了袖口裡面的肉色……

 話說,上野原你個笨蛋!自己穿什麼都不考慮一下就胡亂行動的嗎?……話說回來,原本就是我偷看的錯吧!

 再次盯著秒針,靜心,靜心……偷偷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

 似乎,從剛才開始我就在盯著上野原啊。

 是因為現在觸發了計劃之外的“愛情喜劇事件”的緣故嗎?變得有些心浮氣躁了嗎……?

 要知道,原本上野原只是“共犯者”,是搭檔。怎麼可以毫無操守地用愛情喜劇來思考!不行的!

 愛情喜劇,應該規規矩矩地以“女主角”作為對手——咦?

 突然間我想到了一個問題。

 曾經的“計劃”中的“女主角”和未來的“真・計劃”中的“女主角”——

 這是一樣的嗎?

 「平時嘛,都是叔叔我負責洗碗的吶」

 就在這時——

 我的耳中飛入了遼太郎先生的話語,腦海中的雜念一下煙消雲散。

 「今天她代班了吶。否則我就無法冷靜下來了。」

 「哈……那個,為什麼要今天?」

 「因為長坂君不是有什麼話想要和叔叔我說嘛?」

 遼太郎先生覺得有些納悶,說道。我瞬間回過神來。

 是的,是的哦……

 以為自己來這邊幹什麼來的啊!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為了“事件”獲取所需的“武器”嗎?!

 我咳嗽了一聲,在椅子上調整坐姿。

 隨後,轉瞬正襟危坐,強行轉換思維。

 好的——

 鼓足幹勁吧!

 此戰不容有失。

 從此開始——

 進入正題。

 「其實……我有件事想拜託遼太郎先生。」

 「什麼事?」

 我努力將語速放緩,將內心冷靜下來,開口說道:

 「我從彩乃同學那裡得知,遼太郎先生是一名SE自由職業者吧?app開發之類的事情您可以做到的吧?」

 「嗯,算是吧。不過嘛,App那個算是副業,我的主業是人工智能AI方面的。」

 「誠如我所料——」

 我一下子握緊了放在雙膝上的拳頭。

 「實際上——我想要請您幫忙做一款app」

 「……嗯?」

 遼太郎先生吃了一驚,耳朵隨之一顫,支了起來。

 是的——

 我所構想的“真・計劃”(New・Project)——

 乃是史上最大規模的“事件”,所以無論怎樣,手機上可以使用的App——那一定是必要的。

 這個App是支撐整個“事件”的基礎,同時也是為了打敗現實的“最終武器”。說實話,它是如此的重要,沒有它的話,很難達成最終目的。

 當初我是想要自己做的。因為有些不需要編程也可以做App的服務,所以我總覺得會有辦法解決的。

 只是,那樣充其量就是做個前端——也就是和操作界面相關部分,涉及核心邏輯算法部分,我作為一個外行,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即便是不得不去求助於專家,也要考慮清楚在哪裡尋求幫助?是值得信賴的相關從業人員嗎?費用會超支多少?交付週期以及調整週期如何?等等……對此我束手無策,因為要擔心的事情太多了……

 恰逢此時,突然我想起了上野原的父親是SE的情報,抱著一絲希望,我就跑來拜託他了——整個事情情況就是這樣的。

 「——App?你是打算做遊戲賣嗎?」

 遼太郎摸著嘴邊上的鬍子,向我問道。

 「不,不是的。那個,怎麼說呢……像Workflow App之類的聊天軟件,另外,再適當加入一些交友軟件的功能。」

 注:Workflow App,IOS系統裡的快捷指令軟件。效率軟件。

 快捷指令(英語:Shortcuts),2.0版前名為Workflow,2.1.3版前名為捷徑,是iOS上的工作流應用,起初由阿里·溫斯坦(Ari Weinstein)、Conrad Kramer、Veeral Patel和Nick Frey開發,並於2014年12月11日上架[1],2015年6月9日獲得蘋果年度設計獎,2017年3月23日被蘋果公司收購,變為免費應用。2018年9月18日更名為捷徑[4],2019年2月簡體中文版改名為快捷指令。來源維基百科。

 具體使用詳情見鏈接:

 https://sspai.com/post/27681

 「嗯?Workflow App?聊天軟件?交友軟件?……」

 也許是聽到了完全不熟悉的詞彙組合,遼太郎先生滿腹疑團地看著我。

 「嚴格意義上可能不一樣……我要做的是簡化申報和審批流程,集中管理各項數據,自動關聯和顯示數據庫中的信息……如果能進一步的話,可以根據位置信息推送通知信息,類似於chatbot(聊天機器人)那樣的功能—— 」

 「誒……」

 「——很是抱歉。我不是專業人員,專業知識不足,只能用這種漫天撒網的描述方式」

 「不、不,那也沒關係。和外行打交道也是我的工作之一。」

 說著,坐在我正前方的遼太郎先生端正了坐姿。

 「……這樣吶。既然是工作的事情,那我就好好作為客戶來接待吧」

 嘩啦一聲,

 他將作務衣的領口拉直,正襟安坐。

 接著——

 「那麼——我們開始需求分析吧!」

 ——!

 遼太郎先生身上的氣勢瞬間發生了改變。

 他的臉上,已經不是一直以來的輕鬆神情。和剛見面的時候一樣,不,壓力要比剛見面時強很多很多。

 ——這就是專業的職業人模式嗎?

 我輕輕地嚥了一口吐沫,將心中的警戒等級拉高了一級。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在列舉詳細需求之前,首先請你把預算告訴我一下。基於預算,能做的事情完全不同呢」

 撲通——

 心臟跳動了一下。

 果然首先就是預算吶……

 當然了,既然要委託專業人士,我也做好的付出相應代價的心理準備,也算是有備而來。

 於是——

 「那個……這就是我現在能拿出手的所有經費」

 我打開了手機銀行,將賬戶餘額展示給他看。

 那是我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計劃”,在復讀期間,拼命打工賺來的愛情喜劇預算經費。

 迄今為止的活動中已經使用了一部分經費,但即便如此,那一串數字也不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所能擁有的金額。

 「唔……」

 但是,遼太郎先生卻說道:

 「不好意思,位數好像不太夠。」

 「……」

 可惡……!

 果然,這點錢是不夠用的!

 「我並不太清楚你所期待的交付成果是個什麼樣的東西,但它達到一個合格商用軟件程度,僅開發週期最起碼三個月起步。Test、Document整理、建立雲服務器和其他等等諸項任務,全部包含在內最快也要半年時間。當然,這個過程中我個人的勞務成本有多高你知道嗎?」

 「——」

 「再怎麼說,我也是專業人士。既然以此為生,我就不能輕易做出承諾。」

 被嚴詞拒絕了,我垂下了視線。

 「如果這樣你還是希望做的話,應該首先從籌措資金開始。銀行……嘛,你這個年紀應該有些困難。我建議你利用一下眾籌這種模式。

 我不禁咬緊了牙關。

 要是能做到眾籌的話,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然而,要做那種事情的話,時間上就——

 就趕不上“事件”了。

 「那就等以後再說了,可以嗎?」

 「稍、稍等一下……」

 遼太郎先生扶著膝蓋,準備站起身來。我慌忙開口攔住了他。

 有什麼……什麼可以用作說服的材料呢……

 還有什麼可以交涉的嗎?!

 「……喂,爸爸」

 就在我搜腸刮肚尋找理由的時候,上野原來了。似乎她一直在觀察我們這邊的情況。

 「不用那麼嚴格啦——」

 「彩乃,我現在是和客戶談工作上的事情。你別插嘴。」

 口吻非常嚴厲

 就像之前的應對都是在開玩笑一樣,遼太郎先生嚴厲地拒絕了她。上野原遲疑了一下。

 但是——

 「……這樣」

 然而,也就是那麼一瞬間。

 上野原毫不顧忌地徑直走到了我身邊,一屁股坐在了我身邊的椅子裡。

 我有些茫然,呆呆地看著她。遼太郎先生也像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接著——

 「那我也算是客戶。你有什麼要說的,先通過我再說」

 就那樣——

 堂堂正正,昂首挺胸,斬釘截鐵地說道。

 「……嚯?」

 遼太郎先生大吃一驚,瞪大了雙眼。

 上野原——

 是要對我施以援手嗎……?

 就在我四下打量的時候,上野原瞥了我一眼,遞了個眼神之後開口說道:

 「話說,你現在手裡原本也沒什麼具體項目吧?反正每天都是從早到晚悠悠哉哉混日子,說什麼運營成本,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是的,上野原就像往常一樣

 作為我的“共犯者”,毅然開口。

 遼太郎先生摸了摸鼻頭,保持原先的態度說了下去:

 「不是這個問題。作為專業人員,怎麼可以賤賣技術?這不是我總說的嘛。出於避免糾紛,也為了防範風險,我收一些報酬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哪會有什麼糾紛?也不會被莫名其妙地投訴啦。原本做個app對爸爸來說就是順手的事情吧?就在前幾天,你還出於興趣隨手做了一個免費版的吧?」

 「不要把自己責任範圍內的開發和客戶的訂單放在一起比較!而且,預算不足、短週期交付,這些歸根到底都會給甲方帶來負面影響。」

 「什麼嘛,沒錢就在工作上偷工減料嗎?平時總是自吹自擂,『只要工作有趣,我就會拼盡全力,可真是蠢吶』」

 「別偷換概念啊。還有現在是商務場合,不要用這種挑釁性發言。」

 遼太郎先生的話語像是在訓斥任性的小孩子,上野原什麼都沒說,像是在隱忍著。

 從剛才開始,遼太郎先生的發言就全是正論了。

 而另一邊,上野原的言論更像是在耍賴。看起來更像是使性子的信口開河,強詞奪理。

 是嗎……

 那個理論狂魔上野原,稍稍有點蠻不講理吶。

 「話說,為什麼一看錢不夠連細節都不想聽了呀?只做一部分的話,或者在某些條件下才可行……諸如此類的調整一下都不做了嘛?」

 「現狀是,依據那些預算我的感覺是不可能實現的。難道只做一個概念設計的樣品就收工嘛?」

 不對——

 難道是——

 「吶,為什麼不能做個樣品呢?有什麼理由不行嗎?只要支付這部分的費用,應該就沒有意見了吧?」

 「我決不會接受樣品作為交付產品,這與我的理念不符。品質都沒法保證的產品,根本沒有商業價值。」

 果然如此……沒錯了。

 回顧之前她們之間的對話,我確信了這一點。

 上野原——在為我提供情報。

 上野原在通過和遼太郎先生的對話,將遼太郎先生的思維方式揭示給我看。她的行為無非就是為了給我提供可以作為判斷材料的情報罷了。

 我的武器是情報蒐集。基於情報信息庫,我可以做出相對準確的推斷,付諸行動。

 這麼一說的話……現在,我應該做的事情是——

 最大限度地利用好這份情報信息。

 而且,要物盡其用。

 來吧!動動腦筋!——

 從之前已有的情報中,從迄今為止交流中得到的情報中,從剛才上野原傳達給我的情報中————

 面對遼太郎先生,到底該說什麼才好呢?

 到底是什麼樣的提案,才能觸動他的心絃呢?

 解析一下他的興趣愛好,分析一下他的性格,預測一下他的行為傾向,再現一下他的思維邏輯——

 動動腦筋!動動腦筋!動動腦筋!

 「——夠了,彩乃你不要再說了,再說什麼都是浪費時間!」

 遼太郎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打算結束對話。

 「爸爸等一下嘛——」

 「遼太郎先生」

 我抬起了頭,打斷了上野原的話語。

 「您說得我都明白了。而且您所說也是完全正確的。」

 「耕平——」

 上野原還打算繼續說些什麼,我抬起左手製止了她,向她打了一個眼色。

 ——不要緊的,我已經有眉目了。

 眼神中傳給她這樣一個答案。與此同時,我輕輕地點了點頭,衝著她微微一笑。

 應該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上野原抿住嘴,不再聲張,也向我點了點頭,隨後靠在了椅子上。

 於是——

 必要的情報信息已經蒐集完畢。

 接下來——

 就看“主犯”的手段了。

 我毅然望向遼太郎先生,開始訴說。

 「確實,我之前的考慮過於天真了。作為拜託專業人士的工作,各方面都欠妥了。」

 「唔……」

 「所以,我放棄。我不會委託您任何工作」

 「……嗯?」

 隨後,我深吸一口氣,再次開口說道:

 「我能邀請您和我一起開發一款有趣的app嗎?」

 聽到了我的提議,遼太郎先生眉頭一跳。

 沒錯——

 在此之前,和遼太郎先生一直以『向客戶提供的商品』為前提,討論App的軟件開發。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最大限度地考慮風險,也一直主張如果品質無法保證的話,就無法交付使用。

 那樣的話,就有必要轉變思維。

 原本就不是要賣的商品,剝離商品屬性就好。

 「遼太郎先生也會出於興趣開發App的吧?為什麼會那麼做呢?」

 「為什麼嗎?有的時候就是想把想法落地,有的時候是想試一下新技術,原因很多吧……」

 啊,你看沒錯吧。

 迄今為止,遼太郎先生言談舉止處處都透露著,他其實並不是太看重金錢這些東西。

 否則的話,就不會在工作的空檔期沉迷於遊戲了。

 所以,在他的一切行動的背後,應該是更孩子氣的動機——

 那個動機恐怕就是『想要做有趣的工作』

 「那樣的話,我的App一定會很有趣的。因為它可是前所未聞,前所未見的吶。」

 「……嚯?」

 「我個人認為製作的難度是相當的高,技術上能否實現也不太清楚。」

 僅僅是可能而已。

 「但是如果能將這個創意完美地做出來的話……說不定會站在技術的最前沿呢。」

 「——」

 遼太郎先生撫摸著鬍鬚,沉思良久。

 並沒有反駁我,隱隱感覺到應該還可以。

 那樣的話,就打開話匣子,一氣說下去吧!

 「首先,完全無償服務的話,看起來只有我一方得利,此事我很抱歉……也的確如此。不過,App開發完成後所有權以及數據源代碼等等,全部都歸您所有,你拿去想做什麼都可以。」

 「哦……」

 原本我就沒打算拿這玩意去賣錢。

 只要在“事件”中可以使用,那就足夠了。

 「開發過程中的服務器使用費用,應用商店的註冊費用,都由我來承擔。對我來說,只要面向1000人小規模的用戶群提供服務就足夠了,因此維持費用不會太高。」

 「不,最重要的是——」

 遼太郎先生揮了揮手,打斷了我。注視著我的雙眼開口說道:

 「長坂君,你——」

 一閃

 他的眼中,銳利的光芒一閃而過。

 「你說的是認真的嗎?你的這個創意會讓我這個職業專家都感到驚訝嗎?」

 既然這麼問我,想必是做好了覺悟了吧?

 他採用的措辭,就像是在試探我,向我發問道。

 「是的,當然——」

 因此,我——

 不甘示弱地回看著他的雙瞳,乾脆利落地回答道:

 「我的創意,是隻有我才能想出來的獨一無二的創意。絕對不會讓你感到無聊的,我保證!」

 咻——

 房間中迎來了短暫的靜寂時刻。

 我將放在雙膝上的雙手攥緊,等待著遼太郎先生的答覆。

 片刻之後——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一瞬間。

 遼太郎先生身上一直纏繞的威壓感,突然弱了下來。

 「喂,媽媽。你也聽到了吧,長坂君可真的是個有趣的孩子吶」

 「呵呵,對吧?」

 另一邊,坐在吧檯邊一直托腮聽著我們對話的上野原老師微微一笑。

 「爸爸……」

 上野原嬌嗔了一聲,遼太郎先生撓了撓頭,攪亂了髮型。

 「好吧!長坂君」

 接著——

 「我就相信你的自信一次。我們合同成立了!」

 說著,笑逐顏開。

 ——太棒了!

 我在桌下輕輕振臂,暗自歡呼了一下。隨後握著拳伸向了上野原方向。

 注意到了我的動作,上野原也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輕輕握拳做出擊拳動作。

 「非常感謝您!遼太郎先生!」

 「當然,這是基於你詳細解釋後,我覺得還是很有趣的前提下。那麼,你能再講得更加仔細一些嗎?」

 「當、當然!」

 遼太郎先生重新回到了友好姿態,我將自己的構想毫無保留地講給了他聽。

 ——。

 ——……。

 「——原來如此」

 經過一番詳細的說明之後,遼太郎先生撫摸著鬍鬚,輕聲嘀咕道。

 「這個,確實……是有點新意吶」

 「這個想法真的很不錯吶,長坂君。要不你來我們大學讀書吧?」

 「我去和招生辦公室打個招呼吧。」也不知道真假,上野原老師興致勃勃地提議道。

 「我說啊,你真的和彩乃一樣是高一學生?還是實際上是吃了重返青春的藥,現在已經高中生活2周目的大叔?說你是個大叔我都不驚訝的!」

 「嘛,嘛,應該是1周目吧?應該不會錯的……」

 只是比一般人的高一生活稍微長了一點而已。

 「所以我不是告訴你了嘛。把他當作高中生會吃苦頭的」

 說著,上野原老師端著已經去皮的梨走了過來。

 「有請,吃點吧。說得口乾舌燥了吧?」

 「啊,不好意思。非常感謝。」

 「嗯,確實,媽媽你也是相當賞識他吶……我都是聯繫了你不知道多少次,你才有那一點點興趣的吶」

 「哎呀,親愛的,我對你也是一見面評價就很高啊」

 「誒?真的?我們一起生活了20年了,今天第一次聽說啊?!」

 「可以撩起你的尋根問題的好奇心嘛」

 「你這是把我當作寵物了嘛!」

 「啊——心痛!」遼太郎先生抱住了腦袋。

 總覺得……有一種非常、非常強的既視感,讓我坐臥不安……

 「……吶。難不成,在外人視角里,我就是這種感覺的?」

 「無可奉告!」

 上野原愁眉不展地回答我道。

 嗯~ o(* ̄▽ ̄*)o,大概產生共感的羞恥感就是現在這樣吧……

 「不過……長坂君的這個創意,AI技術可能會非常著迷於此的……自然語言處理,BART嗎?不,試一下RoBARTa吧。找熟人也一起來試一下?……我記得Fred熟悉這個東西。」

 注:事先聲明我不是這個專業的。看不懂。以下資料都是來自網絡。

 1.自然語言處理(英語: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縮寫作 NLP)是人工智能和語言學領域的分支學科。此領域探討如何處理及運用自然語言;自然語言處理包括多方面和步驟,基本有認知、理解、生成等部分。

 自然語言認知和理解是讓電腦把輸入的語言變成有意思的符號和關係,然後根據目的再處理。自然語言生成系統則是把計算機數據轉化為自然語言。來源維基百科。

 2.BART是一個面向自然語言 生成、翻譯 和 理解 任務的 序列到序列 預訓練 降噪自編碼器(降噪自編碼器的原理在公眾號介紹 UniLM 2.0 有具體講解)。 它的訓練分為(1) 用任意的噪聲函數(選擇被屏蔽token的方法)來破壞輸入文本。

 3.RoBARTa 網址https://zhuanlan.zhihu.com/p/143064748。

 遼太郎先生將手放在了下巴上,不停地點著頭,盤算著什麼。

 一臉躍躍欲試狀,興奮不已。他的雙眼中閃爍著光輝,就像一個面對著玩具的小孩子。

 「總之,作為基礎的教師數據,長坂君的助力是不可或缺的。數據蒐集是一個相當難的事情,你邊沒問題嗎?」

 「啊,這個當然沒問題!數據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哦,回答得很果斷呢。即便如此,考慮到工期的話,看起來也是一件近乎於刮骨療毒般的突擊工程呢……嘛,交給叔叔我吧。你可能不相信,當初叔叔我啊從公司辭職的時候,那個黑心的、職權騷擾、腦袋裡都是泡泡的狗屎部長哭著對我說『哪怕是外包給你都行,求求你只要工作就好。』,我可是那種大天才吶。哈哈哈」

 「啊,又開始了……」

 「爸爸的社畜八卦真是又臭又長呢」

 看到遼太郎先生興致勃勃地談起過去,兩位女士一臉無奈,但又不得不配合著他。

 他們之間的談話自然而不做作,看起來是這個客廳中相當熟悉的景色。

 ——總覺得,這是個關係超級融洽的家庭吶。

 而我,居然也身在其中,這個事實讓我感覺有些難為情,我苦笑著撓了撓臉頰。

 ◆

 接下來我們在口頭上總結了一個大致的規模,商定了一個適當的啟動日期,一切確定之後,然後今天都到此為止,散會。

 時間上,已經完全是夜裡了。上野原老師給我的父母打了電話,詳細解釋了事情原委。所以父母那邊也沒什麼問題了。從這裡乘坐電車到家的話,估計要半夜了。

 「這個時間……啊,糟了,正好錯過一班車」

 我用導航軟件查了一下,下一班電車要在50分鐘之後。原本30分鐘一趟的鄉村線路列車,到了晚上車次減少了。

 「哦,這樣的話,我開車送你吧。長坂君,自行車放在車站裡就可以了吧?」

 說著,遼太郎先生從客廳的小櫃子中拿出一把車鑰匙。

 「不行,不行!我不能讓您這樣……畢竟我家離這裡太遠了。」

 「沒事啦,沒事啦。正好可以把要做的細節再商量一下,另外夜裡我還可以兜兜風」

 「可是——」

 「Wa-ha-ha-ha!在一個工作日的夜晚裡,特意跑到高速公路服務區裡,一邊喝著廉價罐裝咖啡,一邊對著明天還要上班的各位擺出“我贏了”的姿態!太有感覺了!」

 似乎,遼太郎先生異常興奮地說了一些什麼不好的事情吶……結果連我的話聽都沒有聽,嗖的一聲,躥出了家門。

 我目瞪口呆地目送著他的背影離去……

 「這、這種謎之優越感,有,有什麼用啊?……」

 「那個人喜歡和年輕人說話呢」

 上野原老師在圍裙上擦了擦手,苦笑著對我說道。

 「他的工作一直也是居家辦公,和人打交道的機會也不多。彩乃呢又根本不帶朋友啦、男朋友啦、男、朋、友啦回來」

 「好吵啊!閉嘴。別毫無徵兆地說一些多餘的話啊!」

 「所以,不好意思啦。拜託你再稍微作陪一下,好嗎?」

 注:這裡用了付き合う這個詞。交往、陪伴兩個詞義,所以上野原老師也在說拜託你和她交往吧

 女孩渾身散發著強烈極寒殺意(靈壓),上野原老師完全無視了她,朝我眨了眨眼睛。

 不過嘛,對我來說無所謂的,倒不如說我非常感謝吶……

 「喂!長坂君,快點,快點!」

 「啊,好的!」

 玄關那邊傳來催促我的聲音,我急忙將放在角落裡的揹包背在了肩上。

 「今天真是給您添麻煩了!真的非常感謝!」

 「沒什麼,沒什麼啦。歡迎你隨時來玩」

 「那回見了,上野原。這次幫了我大忙了」

 「……嗯」

 「嘿嘿嘿,你這孩子就嗯一聲吶?這是獨特的害羞模式嗎?明明煞費苦心地收拾了房間,卻沒派上用場,滿心遺憾吧?」

 「喂,適可而止吧!」

 「那、那麼,晚、晚安!」

 突然感到自己好像要被殺意牽連,我趕忙草草打了一個招呼,從她家中落荒而逃。

 話說,收拾房間,真的是那種愛情喜劇的——我就說了,不是!怎麼一有間隙就想著這個!不要搞錯了啊,你這個大笨蛋!

 對自己粉紅腦加以鐵拳制裁!我趕忙跑向了停車場。

 室外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停車場中遼太郎先生打開了SUV的後備廂,我將自行車裝了進去。

 「抱歉,讓您久等了!」

 「哦,我們走吧!你坐副駕!」

 砰的一聲,遼太郎先生關上了車門,坐到了駕駛位上。

 我遵照他的吩咐,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繫好安全帶。

 「那就麻煩您了」

 「好的。叔叔我要放動漫歌曲了呀!彩乃在的時候,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可怕之極。不敢放吶!」

 「哈哈……」

 在這方面這個人可真是鬧騰,像是如魚得水吶。不,如果要打個比方的話,還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宅男一方更適合一些。

 接著,車子發出了轟的一聲,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重低音排氣管轟鳴聲,駛向了夜晚的街道。

 ◆

 10分鐘後到達峽國車站,放下自行車後再次上車。

 我們駕駛的汽車沿著縱貫峽國市的平和大道向南行駛。這裡是站前的城市主幹道,縣內罕有的高樓林立景色在道路兩側延綿開來。

 「——誒?如今的御宅族已經可以完全公開了嗎?這樣呀,死宅原本就不應該是蔑稱嘛?」

 高樓中散落而出的點點光芒映入眼簾,我和遼太郎先生聊著如今御宅族的話題,聊得不亦樂乎。

 「叔叔我那個時代,在學校裡是不能讀輕小說的。要讀的話,還要包個書皮。要是不包書皮被人看到的話,就會被說『喂!快看這個封面!這傢伙是個死宅!』」

 「哦,那可真是心累吶……可我總覺得這和漫畫也沒什麼區別嘛」

 「就說是啊。插畫很萌,所以十分out。類似於這樣的迷之理論吧……誒,最近好像不怎麼提萌這個詞了……」

 「這麼一說,確實沒什麼人說了。一說那個詞,我總覺得是女僕咖啡廳的那種印象。」

 「真的嗎……人吶,就是這麼變成大叔的吶……」

 唉——遼太郎先生嘆了一口氣,將手肘支在了車窗邊,馳目遠望。車窗外飛掠而過的高樓大廈,型男大叔的嘆息失落之姿,整個人看起來真的非常像國外的演員。不過嘛,失落嘆息的理由……果然有點……不成體統。

 車子駛出了市區,沿著笛吹川的堤壩向前行駛。走到這裡,道路兩側已經看不到高大的建築物了,四下裡一片寧靜而祥和景色。過了河,我們就到了高速路的入口。

 「就在糰子坂的出口出去就行吧?」

 「是的,那裡是最近的出口」

 「OK。那差不多一個小時就到了。」

 伴隨著嗶——的一聲,我們通過了ETC,遼太郎先生轉動方向盤,併入上行方向。

 汽車徐徐加速,漸漸地駛入上行主路上。雖然這條道路是通往市中心的主幹道,但因為是工作日的夜晚,道路上行駛的車輛並不多。

 道路兩旁的路燈明暗交替,有節奏地飛速掠過,伴隨著幽暗中影影綽綽的盆地夜景,車子漸漸地駛離市區。

 車內片刻寧靜,我心不在焉地眺望著車窗外的景色。

 就在這時——

 「……那個,啊。遵照習俗,我姑且先問你一個問題啊」

 「什麼?」

 「我直說了吧,你是和彩乃在交往嗎?」

 「咳咳咳……」

 我不禁被嗆得咳嗽起來。

 糟、糟了!大意了!他說遵照習俗的時候,我就該意識到了……

 「哦?心亂了呀。我是不是該說『我才不會把女兒給你呢!』」

 「不、不、不是那樣的!」

 「對對對,像你這樣慌忙否定也是標準模板!」

 「您這是認真的嗎……」

 可惡,這人整套模板也太熟練了,這種時候可真是麻煩了吶……

 遼太郎先生誒了一聲,滿腹狐疑地瞥了我一眼。

 「而且嘛,看起來你們很有默契吶。啊,就是剛才我和你談條件的時候」

 「誒……」

 「那個,就那個。那個眼神交流」

 「咳咳咳!」

 誒?騙人、糟了啊,被發現了?!

 遼太郎先生嘿嘿笑了幾聲,繼續說道:

 「就是那種互相看一眼,就知道對方想什麼了。你是想告訴她『後面就交給你了』吧?」

 「啊,這——」

 「然後我家閨女居然也露出『那就交給你了』的神情,最神奇的是,她還點了點頭。……」

 「啊,呃,那個……」

 「都那個樣子了,還說沒交往!任誰都不信吧?這也是常識性的想法。話說,你們居然敢在我這個親生父親面前堂堂正正那麼做?」

 「呃……」

 「將來一定會成為大人物吶」遼太郎先生放聲大笑,說道。

 啊,可惡啊!無意中就按照平時的樣子行事了,被這麼冷靜地指出來,簡直無地自容了啊!

 為了掩飾自己面紅耳赤的模樣,我急忙解釋道:

 「不,不是那樣!我和上野原,真的不是您說得那樣。該怎麼說呢,有點像商業拍檔,戰友之類的……」

 嚯——

 遼太郎先生一臉驚訝地說道:

 「至少,在叔叔我看來,完全就是主人公和女主角的樣子吶」

 咚——

 突然說出口的一句話,我的身體對那種表達方式作出了反應。

 主人公和……

 女主角?

 我一下子沉默了,也許是這個緣故,遼太郎先生為了轉換氣氛,爽朗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抱歉,抱歉。無意間就變成了拿你開玩笑了,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如果我的說法不好,讓你不舒服的話,對不起啦。」

 「……」

 不是,不盡全然——

 為什麼,我——

 對自己的這種表現感到心中苦悶呢?

 「其實,我非常感謝你呢,長坂君」

 我還沒有來得及徹底消化那種感覺,遼太郎先生進一步說了下去:

 「媽媽對我說“那個彩乃徹底投入進去了呢”我聽到的時候,還有些懷疑呢。但是看到剛才你們的交流,我相信了這一點。」

 說出這句話的遼太郎先生,雙眼之中無限溫柔……

 然而,不知為何有些落寞。看起來有些明顯。

 「所以吶。你和彩乃到底什麼關係,其實無所謂的,只要你們兩個相處愉快就好。那是最好的吶,我就是這樣認為的。」

 不——

 比起這個,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遼太郎先生。“那個彩乃”指的是什麼意思?」

 一瞬間,視野中暗了下來。

 車輛駛入了沒有照明的山間高速路段。

 「——嗯。這個嘛」

 緊接著,倏然閃亮,車輛駛入了燈火通明的隧道。從一片黑暗中突然視線明亮起來,我有些目眩神迷。

 黃色的燈光照明下,遼太郎先生的側臉一下變得嚴肅起來。

 「今天你也看到了,我想你應該明白了吧……我也好,我妻子也好,都是和世間一般的成年人是不一樣的人。」

 「誒……?」

 有些偏離了我的問題,這讓我有些困惑。遼太郎先生繼續說了下去:

 「嘛,你聽我說下去。我們兩個人都是非常討厭社會常識那一套東西的人,也不喜歡被它束縛。說到我個人嘛,組織這種東西完全就不適合我。那些明顯與時代脫節的狗屁規則不得不去遵守;迫於壓力,不得不參加一些明明就是積攢壓力的培訓、酒會;還要給態度傲慢自大的、狗屁都不是的上司擦屁股,收拾爛攤子……就這,還能叫IT企業嘛?」

 呸!遼太郎先生唾罵道。

 「更誇張的是,大家心中明明都討厭得要死,還說著『這就是社會的結構吶』,放棄掙扎選擇服從。不爽得很」

 「……」

 「工作哪有不辛苦的?為了生活,不得不拼命忍耐?這是什麼鳥道理?我看著那些頂著一雙死魚眼的上下班的上班族們,突然就有了一個想法——輕鬆點!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賺錢、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吧!——於是,第二天我就把辭職書甩到那些傢伙們的臉上了。」

 「是、是嗎……」

 這也……太果敢了點吧……那可是我都知道的知名大企業,在那種單位上班,至少也該猶豫一下吧?

 「可是,我之所以敢這樣做,是因為我有『非我不可的技術能力』那樣即便是不依賴組織,我照樣可以吃飯。所以我才會當機立斷的。」

 就像是看穿了我的內心,遼太郎補充說道。

 「自己能倚仗的東西只有一技之長。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妻子也是這樣的。她原本就是一個很不錯的學者。所以我才會決定靠自己的本事吃飯的。」

 所以——

 遼太郎先生繼續說道:

 「我們以前也是希望彩乃能這樣——擁有支撐自己的能力。」

 嗯——

 我能感受到,他喚出上野原名字的時候,聲線中滿含溫柔。

 「那樣的話,即便是有什麼糟糕的情況,也可以憑藉自己獨自生活下去。也沒有必要被煩人的世間規則囚困地動彈不得。在身體壞掉或者產生心理疾病之前,也有其他路可以選擇。」

 「……」

 「而且,工作因自己而確定,自己可以控制工作量的話,那每天都可以和家人一起圍坐在餐桌前吃飯,那就是最幸福的了,我是這樣認為的」

 說著遼太郎先生微微一笑。

 是嗎……

 真的是相當重視上野原吶……

 「所以我們從小就苦口婆心地勸那孩子去尋找『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無論怎樣,一定要有『只有這個絕不可以認輸』的東西。」

 於是吶——

 遼太郎先生眺望著遠方,眯起了雙眼。

 「於是吶,不可否認的是,這個要求似乎對那孩子來說很殘酷。」

 語氣和先前變得截然不同,他的語氣似乎沉重,低聲呢喃道。

 此時,車輛恰從隧道中駛出,周邊再次陷入了黑暗的懷抱之中。

 「從小那孩子無論做什麼都能輕鬆做得很好。但是那孩子呢,並不像我們一樣,沒有『想做這個』的強烈執念,也不會明確地斷言『我就喜歡這個』」

 「……」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她在得不到結果的時候,就會迅速放棄。她會說『明明做得不順利,不想再浪費時間』。堅持了那麼久的田徑項目,結果初中最後一次比賽中結果不如意,於是果斷放棄了。」

 「真的是個聰明孩子吶」遼太郎先生繼續說了下去

 「其實我們並沒有要求她做到某個領域的最強。排名、他人評價這些東西明明就是浮雲的嘛。我們只是希望她挺起胸膛說『這個是隻有我自己能做到的』,僅此而已」

 「……」

 「只是,彩乃她呢……似乎沒有徹底搞明白這一點。所以她只會用客觀的數字來做判斷,結果就變成了『如果不能得到第一名,那自己就毫無價值』,變成了這種風格的想法……」

 說到這裡,遼太郎先生停了下來,時間無聲地流逝。

 如果不能得到第一名,那自己就毫無價值——

 我腦子裡反覆回味著這句話,緊緊地攥緊了拳頭。

 汽車迎風而行,風聲蕭蕭,縈繞在我們周圍。

 「其實沒有那麼那回事吧?可是無論我們怎麼說,她就是那種孩子。沒有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那就不接受」

 「就這種奇怪的地方和我們兩個人一模一樣。」遼太郎先生自嘲道。

 「所以我們一直很擔心她。難道這孩子就這樣一直妄自菲薄地生活下去嗎?」

 可是——

 說到這裡,遼太郎先生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看到了剛才你們的樣子——我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誒」

 「不管怎麼說吧,迄今為止我見過的無數個那孩子的模樣,剛才那可是最不講理的模樣——只有這個我不能讓步!就是那種態度」

 啊……

 「所以,我非常感謝長坂君呢。或許,那孩子發現了只有她才能做的事情了呢!」

 汽車再次駛入隧道。

 在全新的路燈照明下,道路上一眼望去,閃閃發亮。

 「……這個,也是常規的大叔舉動吶」

 遼太郎先生繼續說了下去

 「今後,只要你和我女兒相處愉快就好。或許,對那個孩子來說,比起探尋如何支撐自己——」

 說著,他溫柔一笑——

 「成為某人的支柱,想必更加適合她的性格吧」

 如此——

 他將這個無法替代的、重要的、心意——

 猛然卻又毫不在意的——

 託付給了我。

 「——」

 我……

 我。

 「——……」

 這樣……寶貴的心意。

 我可以接受嗎?

 我可以輕率地,點一點頭嗎?

 可以嗎?

 因為我——

 因為我還不太清楚。

 「我……對那傢伙,能做些什麼……說實話,我也不知道」

 這份殘留在心間,尚且朦朦朧朧的心意——

 這份飄搖不定的感情——

 以及對她的心意,那個形狀——

 我不太清楚。

 「但是——」

 但是。

 僅僅有一件事是我可以斷定的。

 「我——作為“主人公”,會一直持續下去的。我能保證這一點。」

 我再也不要拋棄“理想”了。

 我再也不要疏遠“共犯者”了;我再也不要疏遠那傢伙了。

 僅僅這件事——

 是如今的我可以給出的保證。

 「——當然,那樣也是可以吶」

 遼太郎聲音柔和了下來,回答著我。

 隨後,他再次將氣氛引向了輕鬆的氛圍。

 「我說啊……現在整個對話是不是太沉重了啊,感覺糟透了吧?叔叔我!現在是不是超帥的?」

 「……我懂得啊,真是超棒的!」

 因此,我也順著他關心,以同樣的方式回應道。

 遼太郎先生放聲大笑,朗聲說道:「果然還是兒子好吶」。隨後,深深地踩了一腳油門。

 ——我們駕駛的汽車,劃破夜色,向著目的地駛去。

間章 是誰決定了出演現實中愛情喜劇的人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