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章 並非“有能力的帥哥”的鳥澤翔

第五卷  第二章 並非“有能力的帥哥”的鳥澤翔 集訓第2天。

 聽起來依舊有些蠢蠢地鈴聲響起之後,上午的自習時間結束了。

 「好的,現在從最後一排依次去食堂!記著1點之前準時回來!」

 突然間變得喧囂吵鬧的教室裡,老師們洪亮的聲音震耳欲聾。

 嘩啦嘩啦,摺疊椅子發出了陣陣聲響傳入耳中,我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常葉,去吃午飯了……」

 當前這種情形下,常葉依然在恍惚地盯著習題集,看起來一點站起來的意思都沒有。

 「常葉?」

 「啊,嗯。吃飯,吃飯去!」

 我第二次叫他的時候,終於有了一些反應,咣噹一聲,他推開了椅子站了起來。

 接著,迷離恍惚間丟下了我,自己跑掉了。

 ……

 的確是心不在焉吶。

 對吃飯的時間全無反應,完全就不是常葉的風格。

 從今天早上開始,他一直都是這種狀態。自習過程中精力也不集中,大部分時間裡,他就是在把打印稿反覆地翻過來翻過去。

 果然還是因為和昨晚與鳥澤的衝突吧?

 我望著沒入人群之後消失不見的常葉,視線一轉,看到了坐在遠處無聊地託著腮的鳥澤。突然想去了昨天的事情。

 「就這樣試著繼續妥協下去吧。很快,你就會無法滿足任何一方的。」

 「沒這回事!」

 鳥澤斬釘截鐵地斷言,而常葉一反常態地大聲怒吼……

 在那之後,他們倆個人一句話也沒有說。雖然也談不上氣氛險惡,但是常葉明顯拉開了和鳥澤的距離。

 說到底,鳥澤為什麼會突然和常葉針鋒相對起來了呢?

 另外,常葉是如何理解鳥澤的話呢?

 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的?為什麼會亂作一團呢?

 僅憑那番對話,我無法解讀二人的真實意圖。然而,現在我手頭可以成為推斷助力的情報數據,一條都沒有。

 所以,為了查明真相——

 只能試著直接詢問當事人……

 ——你打算如何調查這件事呢?

 這樣一個問題飄過我自己腦海,原本已經擅自前行的腳步停了下來。

 對啊……就算知道又怎樣?

 打算讓他們重歸於好嗎?

 這樣不就是多管閒事了嗎?身為局外人,擅自對當事人之間指手畫腳,不就是自找麻煩嗎?

 原本這種行動——就是隻屬於主人公的瓜葛糾紛吧?

 ……

 ……的確如此。

 這次的事情和我沒關係。僅僅是出於興趣的話,我就沒有插嘴的理由。

 不用擔心的。就算我什麼也不做,用不了多久就會有辦法的。或者兩人聊一下解決問題,或者打個哈哈,就這麼過去了。

 或許……

 或許兩人的關係因此惡化,就此over。

 那也是……沒辦法的吧?

 是的。

 那樣一定也是“普通”的選項——

 「長坂」

 「啊,哦,鳥澤?!……」

 我突然抬起頭,順著聲音方向望去。

 不知不覺中,鳥澤人已經站在了觸手可及的距離上。

 什麼時候的事情?……可惡,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並沒有在意我的焦躁,鳥澤面無表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吃完飯以後,找個空閒時間給我。中庭見」

 誒?

 鳥澤說完正事之後,迅速轉身過去,走掉了。

 喂喂喂!等一下啊!……

 「喂,鳥澤!等一下——」

 我伸出手去,打算叫住他。鳥澤扭過半張臉望向了我

 「你不是很在意昨天事情嗎?我會告訴你理由的」

 留下這句話之後,鳥澤再也沒有停住腳步,轉身離去。

 伸出一半的手,就那樣無處可去,停在了空中……

 我喃喃自語道:

 「為什麼要和我扯上關係呢?……」

 ◆

 吃完午飯之後,我腳步沉重地走向中庭。

 一開始我倒是想過,乾脆放了鴿子得了……但是如果是對方提出的談話,也沒必要特意拒絕吧?又不是我這邊主動發起的行動,所以,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第一,這不是以調查為目的,這就可以了吧。其次,僅僅是閒聊,聽一聽朋友說些什麼,這也在平常的範疇之內吧?

 我心裡開解著自己,推開了通往中庭的大門。

 嗖的一下,夏天的風吹了進來,蟬聲驟然大作。天氣依然是那麼晴朗,在強烈的日光照射下,院子裡的樹木散發出點點青翠的光芒。

 估計都在休息吧,周邊一個人影都沒有。

 鳥澤人呢……

 在中庭的最裡側,有一張帶著頂棚的長椅,看起來像一個涼亭。鳥澤坐在長椅上,一如既往地懷裡抱著一把吉他。

 我做了一個深呼吸,隨後邁步向那邊走去。

 「我到了……」

 「哦」

 我先打了聲招呼,鳥澤抬起了頭回應了一聲。

 接著,他稍稍往旁邊挪了挪,將放在長椅上的吉他養護用品一併移開。

 「嘛,坐吧。可能要聊一些事情了吶」

 在他的催促下,我坐在了鳥澤的身邊——不,比那個距離要稍稍遠一點。

 就像平時一樣,鳥澤擦拭著吉他。看起來不像是平時常用的那把吉他,但是保養得很好,擦得油光鋥亮的。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

 「其實應該一開始就告訴你的,常葉那傢伙和清裡聯繫很緊密」

 「清……?!」

 如此唐突地告訴了那樣一個名字,我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叫。

 「不,應該是被開導得很好吧,所以關係很近。常葉那傢伙,待人好過頭了,不管好人壞人都一樣對待。大概是某個時間上被人乘隙而入了吧」

 開導?乘隙而入?……

 不,不會吧!

 最重要的是,在這個時間點上,清裡同學(她)的名字會出現?!

 就在我對預料之外的事情驚詫萬分的時候,鳥澤瞥了我一眼,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看你這反應,我就知道你身體不舒服的原因了……清裡那傢伙和你說了些什麼吧?」

 「……這個!」

 「嘛,我就覺得早晚有一天會變成這樣。」

 「誒?為、為、為什麼?」

 「你先冷靜點,我會好好說的」

 鳥澤舉起一隻手,制止住了口齒已經不清的我。

 是、是嘛。先要冷靜下來。深呼吸,深呼吸……

 做了幾次呼吸動作,我的心跳終於恢復了正常,於是鳥澤繼續開口說了下去:

 「選舉結束的時候。我和你見面之前,在教室裡看到了常葉和清裡在說話。」

 選舉結束後……見面之前?

 也就是說,我被京子老師抓壯丁去收拾會場,直到鳥澤來幫我之前的事情嗎?

 哪個時間段,一般學生都被命令在教室中待命。只有學生會相關人員以及我這樣的人算是例外,大家應該都在教室裡的。

 「不過,他們兩個人說話不是很常見的事情嘛……」

 「要像平時一樣那倒好了。但是在那之後,清裡那傢伙就像避人耳目一樣偷偷地溜了出去,常葉也開始頻頻觀察周邊的情況,就好像在監視有沒有人追上去。」

 哼(* ̄︿ ̄),鳥澤哼了一聲,繼續說了下去。

 「實際上也是這樣,我準備走出教室的時候,那傢伙打算制止我,對我說『還是等一等吧,要不作業量又會增加了啊』,於是我藉口要去廁所敷衍了過去。」

 「這、怎麼可能……」

 或許,這就是為了她和我的對話不被打擾,採取的對策?……

 「那個時候,只有你一個人不在教室。所以像常葉這種監視行為,我覺得有點不正常。所以我決定去你那邊看一看情況」

 這麼一說,那個時候鳥澤和我相遇也不是偶然的了……

 「不過看起來,你也沒什麼變化。所以接下來我又去了其他地方看看」

 「其他地方……?」

 「學生會。不,嚴格意義上說是去了幸同學那裡,清理那傢伙應該也管過她的閒事。」

 「誒?這個樣子的嗎?!」

 不,可是……清裡同學和幸原本兩個人就認識,可能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有過一些對話吧。

 「嘛,話說回來,我去幸同學那邊打聽了一下……好像是恰巧錯開了。後面我就沒聽到清裡的消息了,再加上不信任案,各種亂糟糟的糾紛,也就不了了之了。」

 說著,鳥澤張開了雙臂,手掌向著天空╮(╯▽╰)╭,聳了聳肩膀。

 接著,就像沉思一樣,他眯起了雙眼。

 「原來這樣吶……原本長坂是要受到保護的主將來著,結果就在我在校園內轉來轉去的時候,你這主將已經被完全擊落了吶」

 「……」

 「一開始並沒有直接去找你,就是為了引開我的聲東擊西之策嗎?這麼一說的話,清理那傢伙完全把我們玩弄在自己的手心了吶」

 嘖嘖嘖,鳥澤咂咂嘴。

 「越來越讓人火大了吶。這傢伙還真的挺會耍小把戲的,離譜。完全就是和長坂你這傢伙對著幹,到底想要幹什麼呢,可惡」

 看著鳥澤難得的惡語相向,我不禁有些緊張。

 不,最重要的是——

 「那個,鳥澤……」

 「啊?」

 「清、清裡同學可能和我對立的事情,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從一開始就是了」

 真的嗎?

 我張開了嘴,有些恍惚。

 「一開始?是說?……」

 「一開始就是一開始。入學之後,那個傢伙就顯得很古怪吧?」

 古怪?……

 「那傢伙無論做什麼,都打算做到無懈可擊。不管是與他人保持距離的方式、行動方式,乃至於控制著你這蠢貨對她的印象。你這種人,喜歡的選擇是最佳結果。而她那種人完全和你相反的。」

 答覆我的時候,鳥澤看起來很焦躁,繼續說道:

 「我一直就看她這一點不順眼,你又像是見著狐狸精一樣,沒辦法輕易轉變你的想法。再加上我也沒空什麼都管,也就那麼放這裡,等她把肚子裡那點東西暴露出來再說」

 「誒?這、這麼一說,清裡同學一直打著某些主意,鳥澤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嗎?就這樣你還要聽之任之,謀而後動嗎?」

 「這也不是什麼高級操作。只是她不表現出來,也只有乾瞪眼罷了。」

 「對方也對我有戒備之心吶」鳥澤補充道。

 不、不知不覺中,他們彼此直接的table-read(劇本圍讀)都已經到了如此地步了嗎……

 後背有一陣涼意掠過,我全身都在瑟瑟發抖。

 鳥澤隊對著吉他吹了一口氣,將灰屑吹飛。

 「話說回來,常葉估計也是被清裡牽著鼻子走的吧。所以,那傢伙的言行全部都是為了和你背道而馳這個目的,所以你也不需要過分在意他每一點。」

 「是嗎……所以鳥澤你才會去主動攻擊常葉?」

 全部的所作所為就是為了讓清裡同學的想法不能得逞嗎?是這麼回事嗎?

 即便不願意,但還是那麼做,說話方式又很像是在詰責……

 聽我這麼一問,鳥澤一瞬間陷入了沉默。

 「嘛……也有那些因素吧」

 「……?」

 這句話,是鳥澤難得用了曖昧的語氣……

 呢喃而出的。

 接著,他的手停止了撫摸吉他,轉而看向我這邊。

 「以前我和你說過我可以看到邊框吧?」

 「誒?啊。是的……」

 話題突然變掉了,我一下子很困惑。

 「對我來說,大部分事情我都看得懂。所以我常常能看穿結局。這就是界限,這是一種超棒的感覺」

 也就是說——

 鳥澤說道。

 「這也就意味著,無論我做任何事,都不可能在真正意義上的認真對待」

 真正意義上?認真對待?……

 如此抽象的措辭,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鳥澤眯起了雙眼,注視著遠方,開始解釋道:

 「從我小時候起,我的父母就是喜歡控制孩子的那一類人」

 成長經歷,嗎?……

 關於鳥澤的過去,我知之甚少。原本我就不是和他人熱討論這個話題的類型,也沒有從小就很熟悉的朋友。

 我只知道他家的成員構成。雙親在政府機關裡工作,有一個年長他三歲的姐姐,僅此而已。

 「上了小學之後,去學習,去上私塾,這些事情都是強制性的行為。他們還美其名曰『為了將來』『為了以後不後悔』」

 「……」

 「沒錯。他們就是認為這樣對小鬼們才有好處,不需要質疑。至於當事人想什麼,說什麼,根本無所謂的」

 鳥澤措辭平淡無奇,悠悠地說了下去。

 「姐姐常常會反抗,和他們吵架……我很快就放棄了。『只是任性地說些什麼,沒用的』」

 放棄——

 不經意間聽到這個詞組,胸口一陣鬱結,我不由得扭過頭去。

 「嘛,實際上這也沒浪費我多大功夫。就算我聽從指示隨波逐流,令雙親滿意的成果還是留下來了。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其他想做的事情。」

 只是——

 鳥澤說道。

 「上初中的時候……我遇到了這傢伙」

 說著,鳥澤溫柔地敲了敲吉他。

 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相貌也眼看著柔和下來。

 「當我觸碰到這傢伙的那一瞬間,那些無聊的事情我就再也沒有考慮過。因為這是我第一個無法正經運用的東西」

 是嗎……

 因為迄今為止任何東西都能輕易上手,才會被不能隨心所欲的音樂所吸引吶……

 我的一切都是平凡無奇的,這個人完全與我相反吶。可是他的想法我又能夠理解。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會越想得到。

 「但是,要是我去說什麼『將來想靠音樂吃飯』,絕對不會被接受的。而且會遭到強烈反對,最終over。」

 就是這樣——

 說著說著,鳥澤不知不覺中神情就冷峻起來。

 「所以,我找了找各種可以讓我順利做下去的理由,敷衍著父母。比如『音樂就是遊戲啦』『就算是學習也要有休息吧』等等這些」

 他的聲音裡漸漸地帶上了焦躁的情緒。

 「就這樣,避開父母的視線偷偷地練習,打算做出什麼結果以後逼迫他們讓步。——對,就是這樣行動才比較好。實際上,這也是一個初中生,一個小屁孩能做到的最佳解決辦法了吧?」

 極為罕見,鳥澤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

 「可是」

 說著,他的眉間緊縮。

 「那也終究是在現實範圍內的最佳解。而真正的最佳解決方法其實是極力主張『我是認真在做音樂,周邊人反對也沒什麼關係』,根本無視他們意見的吧?」

 咯吱——

 牙齒摩擦的聲音。

 「像這種半拉子的活動下去,做得再好也是有上限的。如果打算動真格,做好了用音樂吃飯的覺悟的話,那就去頂撞家長,逼迫他們承認,哪怕是離家出走,只要能創造一個能讓自己全身心投入的環境才好。」

 「……」

 「可是我呢,無法這麼去做——」

 接著,鳥澤——

 垂下了目光,極其厭惡地盯著吉他。

 「也就是說,我……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潛力。對我來說,我看不到自己在音樂上可以取得成功的確切證據。所以,為此賭上一切,我做不到」

 啊——

 說不定。

 「最終的結局,我沒辦法從自己框架中走出,也沒辦法從現實框架中走出。就在這個框框內,無論我在這個框架內如何盡力,類似於『一定會有更加認真的方法吧?』這種念頭,無時無刻不在困擾著我」

 「鳥澤……」

 「所以,一下子就絕對的滿意,是根本不可能的。一旦做出妥協,和現實達成協議的話,那個時候就會完蛋的。」

 一口氣說到了這裡,鳥澤終於停頓了一下。

 「……常葉那傢伙,現在正好處於那種境地。所以,我只是作為過來人,告訴他以後會怎麼樣。就這些罷了」

 啊……。

 果然如此吶。

 我明白了——

 鳥澤的焦躁,

 以及對待如今的常葉的那份感情,

 也是針對曾經的自己。

 「其實——」

 突然,我和鳥澤對上了視線,

 「不也是正好說現在的你嗎?」

 如此尖銳。

 這句話鑽心刺骨,我被嚇得一哆嗦,整個人委頓下來。

 ……。

 ……我、嗎?

 「可是——」

 鳥澤的視線彷彿洞悉了人心,我無法直視它,移開了目光,接著,像是在辯解,我開口說了起來:

 「可是啊,即便是以理想為目標而努力著,即便是相信自己而努力著……,不,我應該說,僅憑著自己的努力會失敗,明知如此的話……」

 「……」

 「如果就因為這個理由,大家最終都會變得不幸的話……」

 「…………」

 「而且,這就是所謂的現實的劇本結構,如果這樣的話……選擇徹底放棄,也不可以嗎?」

 我的理想——“愛情喜劇實現計劃”。

 越是繼續進行下去——

 越是以此為目的——

 就會將周圍的人一點點捲進來,隨後傷害他們,最終徹底失去他們。

 劇本,本就如此。

 這才是現實。

 「哼……」

 對於我的問題,鳥澤嗤之以鼻。

 接著——

 「這可是你告訴過我的」

 「誒?」

 我有些摸不到頭腦,愕然地看著鳥澤。

 嘖,鳥澤不由得咂了咂舌

 「我呢,就在前幾天和父母說過了」

 「……?」

 「我說了『直到高三的夏天,職業舞台上要取得成果。如果沒有任何跡象,就徹底放棄,轉而接受考試。在那之前,不能有任何抱怨』」

 ——!

 「因為我還說了“你們不接受我就退學離家出走”!」

 「誒?!退、退學?!」

 「放心吧,我就威脅一下。要是不這麼說的話,他們根本不會接受我的條件的」

 是、是嗎,嚇了我一跳……

 鳥澤開始收拾吉他的保養用品,繼續說道:

 「當然,我也無法保證會有什麼結果。這個行業裡,無論多麼努力,無論多麼有實力,沒有運氣就沒法生存的」

 「那樣的話,為什麼還要……」

 聽我這麼一問,鳥澤直視著我的雙瞳說道:

 「因為我知道了,即便是做不到的事情,只要做還是能做到。因為有個超白痴的傻瓜,逼著我在不可能完工的時間裡,完成了作曲的事情」

 啊……

 那是——

 說服幸同學的時候……

 茲拉,鳥澤拉上了吉他袋的拉鍊,繼續說道。

 「所以我將那小子的退路給堵死了。如果那傢伙在考慮什麼確切地證據這些鬼東西,然後止步不前的話,那我只好逼著這小子動起來了」

 「——」

 「這樣一來,所謂“框架”這些鬼東西,根本就不用在乎了。去不惜一切代價的實現理想吧!」

 說著,他抓住吉他包站起身來。

 「能讓我認識到這一點的笨蛋,卻站在了那裡做什麼確認失敗這種鳥事!你站在那裡幹什麼呢?一點都不像是你!」

 說完之後,

 鳥澤向前,邁出一步。

 「強詞奪理也要做完事情,這不是你的專利嗎?『就算是不可能,也是現實錯了』這話說得就是你吧?」

 所以,不要在這裡屈服認輸啊!

 像是打氣,又像是叱責,鳥澤說完最後一句話,轉身離去。

幕後 Case 2 “第二學生會會長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