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野遊燒烤 後篇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野遊燒烤 後篇 「哎呀,康貴君。」

「是秋津啊。」

「康貴君也去上廁所啊,那我們一起去吧!」

這種沒有一絲害羞之心的地方,該說是真像她的風格呢,還是要該怎麼說呢……。

算了,無所謂。

由於這片河灘在某些時期經常會有賞花客和燒烤客來,姑且設有公共廁所。但是公共廁所位於河灘上方的停車場方向,所以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所以說,你和愛沙,感覺怎麼樣?」

「你問我感覺怎麼樣……就你見到的那樣啊?」

「欸~。再沒點那種,短暫盛夏的美好回憶,之類的了嗎!?」

你是對這種事抱有了多大的期待啊……。

「真奇怪啊~。按照我的觀察結果,我還以為你們至少已經啾~過了呢。」

「哈!?」

「啊哈,這個反應也就是說,你們還沒有過吧~」

「我早就說過了吧!」

秋津真的是……。

總覺得她給人的感覺跟愛美一模一樣,不過多虧這個,我才能和她這樣輕輕鬆鬆地交談,真是謝天謝地。

結果還是讓她操心了啊。

「啊!已經到了!」

「談話的時候時間真是過得飛快啊」

「好!那麼往回走的時候就在這裡集合吧!」

「哎…」

秋津都沒等我回答,直接溜之乎也。

算了,也無所謂。估計我出來得應該比她早,就到這裡等她吧。

「你怎麼這麼快啊?」

「真是的~也太慢了吧~,我都以為你把我丟這兒不管先跑了呢。」

啊嘞?難道說女生上廁所一般都不慢的嗎……?

我覺得我也不是那麼磨蹭的人啊……。

「快!回去嘍回去嘍~!得快點把愛沙的康貴君還給她了。」

「我什麼時候變成她的東西了啊……」

「哼哼~。啊,對了。」

秋津走著走著突然止步,朝我這邊轉過頭來。

「如果你都還沒有啾~過的話,那至少要不要練習一下呢?」

「你傻啊!」

「啊哈~。被髮火啦~」

真的是和愛美一個德行啊……根本無法預料她的舉止言行。

輕輕地瞪了她一眼後,雖說能看到一點有在反省的樣子,但是還沒幾秒又說出了這樣的話:

「嘛,即使我剛剛是在開玩笑,但你要是不快點下手的話,愛沙說不定會被搶走哦」

確實……有這個可能性啊。

愛沙就是那麼的有魅力,而現在的我僅僅只是她兒時的朋友……不對,即使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再單純是這樣,但也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我和她之間發生了些什麼,那也只能守口如瓶吧。

「哦~。既然擺出了這樣的表情,那說明你相當認真啊~」

秋津的話將我的思緒拉了回來。

搞砸了……。

「煩死了。」

「啊哈~。算了快點,得早點回去啦。」

「也對啊……啊,對了。」

「嗯?」

稍微報復一下吧。

「秋津就沒有這樣看待的人嗎?」

「欸!?我!?那那個……沒,沒有哦?」

這掩飾得也太爛了吧!

你這不都眼神飄忽不定,內心相當動搖了嗎。

「嘛,雖說我也不會問那個人是誰……但如果喜歡他的人是秋津的話,那我覺得他應該會挺高興吧。」

「呼呼,你還挺會說這種甜言蜜語的嘛,康貴君。」

「不是……」

「嘛,比起我,你那邊應該會快一點吧。」

「這誰能說得準呢?」

我思考著我與愛沙現在的距離。

是真的縮短了呢,還是僅僅只是回到從前那樣了呢。

然後,能入愛沙法眼的男性究竟是哪種類型,這點也是我沒有自信的地方之一。

看著陷入深思的我,秋津這麼說道:

「康貴君還是問問自己想做些什麼比較好!」

「自己想做什麼,嗎。」

「是的是的!康貴君比我想象中更加迎合周圍,你應當遵從本心,坦率地面對你的感情!」

原來是這樣啊……。

但是,既然秋津都能說到這個地步……。

「秋津才是,過於操心周圍了吧。」

「啊咧?反而是我被說教了?!」

就在我們二人像這樣三言兩語地交談之際,終於又回到了河邊。

「喂~!你們二位,炒麵做好了哦。」(※ 焼きそば)

「話說,你還真慢呢?你們倆都做了些什麼啊?」

「啥都沒做啊!」

我回應著隼人和真,並下到了河灘上。

不算很慢吧?也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

「哎呀但是,你和一個泳裝女孩二人獨處,卻什麼也沒做嗎?」

曉人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並這麼說道。

他這一句話,與其說是波及了我,不如說是點燃了愛沙的火藥桶。

「康貴,你們倆都做了些什麼?」

感覺我久違地又一次吃到了愛沙真情實感的杏眼圓瞪……可怕。

「什,什麼都沒做。就只是去了趟廁所然後又回來。」

「……是嗎。」

「嘛,雖說討論了啾~的話題呢。」

「喂秋津!?」

秋津進一步地向這團不知因何而起的火上澆油。

愛沙的神情越發地凝重了起來。

「是嗎……」

「不對,等等。秋津,這下我要咋收場啊?」

「既然今天愛沙是康貴君帶出來的,那我覺得你自己想想辦法應該就能收場啦~ !」

秋津說完後一溜煙地就跑了,就差把這是在報復我給說出來了。

講真的,這下到底要咋收場啊……!?

我正這麼想著,愛沙突然轉嗔為喜。

「呼呼」

「突然間又怎麼了?」

「剛剛我們說著,等你回來了稍微捉弄你一下吧,雖然沒想到你會這麼著急就是了。 」

「你呀……」

不對,真正應該捱罵的人是……。

「曉人……」

「為什麼會從這麼多嫌疑人中精準定位我!?」

「只能是你了吧!能幹出這種事的還有誰啊!」

「咱們的信賴關係可真牢固啊……算了我認了,我就是主犯。」

總之,我先把曉人丟進河裡了。

「呼呼。你和曉人的關係真好呀。」

愛沙笑靨如花地靠了過來。

然後,為了不讓別人看到,愛沙回過頭來拉近距離再次問道:

「所以,你都跟莉香子說了些什麼?」

「啊咧?剛剛那個不是演的嗎……」

「我可沒想過你會和女孩子那樣談啾……親親這種話題!」

「那個……」

愛沙的表情驟冷,已經可怕到了不知幾分是演技的程度。

至於愛沙為何生氣,對何生氣,我決定還是不去想它。

 

掃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