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愛沙的任性【兒時的小故事】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愛沙的任性【兒時的小故事】 「我想去海邊!」

 在以前,沒有人可以鎮得住這樣吵吵鬧鬧的愛沙。 

 「海可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哦,乖,咱們下次再一起去吧?」

 「不要!人家想去嘛!」

 對於母親心平氣和的勸說,愛沙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愛沙,不許這麼任性!現在你已經是姐姐了哦!」

 「姆……人家才不是什麼姐姐!愛沙就是愛沙!」

 然後,愛沙爸爸的這句話點燃了導火索……。 

 「不管你了!」

 「啊!愛沙!」

 由於當時愛沙的父母緊抱著被生氣的愛沙驚嚇到的愛美,所以跑去追趕愛沙的,只有我一人。

 「康貴君,實在不好意思……」

 「沒關係!叔叔!」

 隻言片語之後,我朝著愛沙的背影追趕了過去。

 現在說起來,當時的愛沙運動神經相當發達……這就是愛沙不愧身為愛美姐姐的地方吧。

 愛沙以身為男孩的我都不能及的速度迅速跑開,當時的我不僅追不上她,甚至在我追趕她的途中她就已經不見蹤影了。

 即使是這樣,我只能順著愛沙不曾間斷的哭聲,才能勉強沒有跟丟她。

 我們跑過了商店街。

 我們穿過了住房區。

 我們鑽進了樹林中。

 我們的足跡遍佈各個場所之後,最終跑入了離愛沙家不太遠的那個公園。

 「嗚咕……」(※ 啜泣的擬聲詞)

 我歷經千辛萬苦,奔波附近各地,終於追上了愛沙。愛沙正在一個水泥管似的中空遊樂器材裡蹲著啜泣。

 「喲。」

 「康貴……?」

 看到愛沙的這一副樣子,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傻傻地站在那裡。

 但是愛沙把我當成了支持她的那一方,試圖把我也拉入夥。

 「康貴也想去,海邊的吧?」

 「欸……」

 「姆……」

 「想去!好想去海邊啊!」

 「那就好。」

 是嗎。

 原來我自從這個時候,就開始有點怕她了啊……

 「但是,海可是在非——常遠的地方哦?」

 「嗯……所以才我想讓爸爸開車帶我去嘛。」

 「現在?」

 「現在!」

 這也太亂來了吧。 

 現在都已經是夕陽西下之時了。 

 「人家就是想去嘛!」

 「嗚嗯……」

 我也不是不明白愛沙的心情。

 但是我更加明白,那是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現在的話我已經明白了,當時的愛沙,大概是在對著總是隻照顧愛美的父母賭氣吧。

 所以在那時,我代替她的父母趕到了她的身邊並照顧著她,我以此法填補了她心中的這份空缺,消除了她心中大部分的芥蒂。

 那個時候她之所以肯跟我講話,或許就是出於這種原因吧。

 「好!那就由我帶著愛沙去海邊吧!」

 「真的嗎!?」

 愛沙的眼睛中閃爍著期盼的光芒。

 「嗯!我們約好了!」

 「嗯!和康貴一起去海邊!我們約好了!」 

 我們拉鉤立誓。

 愛沙完全停止了哭泣。在落日的餘暉下,遊樂管道之外已經全然染上了一抹紅色。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我和愛沙這樣約定著,然後就這麼小拇指勾著小拇指回到了家裡。

 結果十年以後,在這個夏天,那個約定終於得以兌現。

 雖然有點難以啟齒的是,這個遲來的兌現,是在愛美推動下的結果。

 這樣也罷,無論以什麼形式,能把她帶去海邊從而兌現這個約定,真的是太好了。

 ◇

 「你在那幹什麼呢?我們快點回去吧。」

 「啊……不好意思。」

 「呼呼,總覺得好懷念呢。」

 眉開眼笑的愛沙現在懷念著的,大概是那次兩家一起去的燒烤吧。

 「啊啊~,是挺懷念吶。」

 現在的愛沙的模樣,和我記憶中那個愛沙的身影重疊了起來,這讓我有了些許的懷念感。

野遊燒烤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