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野遊燒烤 前篇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野遊燒烤 前篇 「真不可思議呢……我感覺咱們這個四人組合開始慢慢變得沒有違和感了。 」

 「這不是好事情嗎?」

 曉人邊在旁邊站著,邊笑著說道。

 我們現在正在河邊遊玩,成員有隼人、真、愛沙、秋津、東野和加納。

 「哎呀,畢竟在這次暑假之前,我一直覺得,對我而言,你們在一個遙不可及的世界啊。 」

 「這只是你的自作主張吧。總是想著自己跟那群傢伙…尤其是和高西同學──」

 「喂──,男生們別閒著了!快去幹活 !」

 像是阻止曉人繼續說下去似地,秋津大聲喊了過來。

 「別把我和他們扯在一起!我可是在好好地吹沙灘球啊!」

 「啊,你竟然把我賣了!」

 「還不是因為你光在那傻站著!」

 「行了,趕緊給我幹活—!」

 至於為什麼會發生今天的事情……

 ◆

 「吶,康貴。」

 「嗯?」

 返校日過後,我像往常那樣來到高西家當愛美的家庭教師。由於一些原因,今天的晚飯變成了我順便在高西家裡吃。

 愛沙突然特地跑到愛美的房間叫我出來,然後這麼說道。

 「這一天,你閒著嗎?」

 愛沙指著掛曆上的一個日期,然後這麼問道。

 我開始認真回憶那一天的事項安排,在我搜尋記憶的每個角落之後,並沒有想起什麼特別的安排。

 「大概是閒著的吧」

 「是嗎。那麼,那天說是要燒烤來著……你覺得怎麼樣?」

 「燒烤?和你們一家?」

 我想著,這種時候一般都是由愛美髮出邀請的吧,愛沙應該是被說了些什麼吧。

 正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愛沙說出了一個我預想之外的名字。

 「那個……莉香子說她無論如何都想和大家聚一聚,一起玩一玩。」

 「莉香子?啊啊,秋津啊……你說的這個“大家”是……?」

 我已經做好了又是女子會的準備。

 「女生的話藍子和美惠要來。啊!這回也有男生來哦!但是我只聽她說是“平常”的那些……」

 「平常的……」

 那大概是隼人和真吧。

 「然後,康貴要是去的話,那我也去。」

 「欸?她們叫的不是你嗎?」

 「只有我一個人的話那我就不去了。」

 「這是為啥啊……」

 「所以說,你去嗎?」

 為什麼就她一個人的話她就不去了呀?

 比起這個……。

 「那愛沙想不想去呢?」

 「欸。那個……康貴去的話我就想去。」

 「為什麼又這麼說……」

 我尋思著,之前我還沒和她們熟絡起來的時候,她們不就是好姐妹嗎……

 愛沙像是從我的表情中讀懂了我的想法似的,背過臉去這麼說道:

 「因為是在河邊嘛……那個,估計要穿泳裝……這種時候,我一般是不參加的……」

 「是嗎。」

 我還挺意外的。

 啊,我想起隼人說過,愛沙雖然在學校是一副溫婉爾雅的交際花形象,但是基本沒有見到過她參加校外的聚會,不論是和男生還是女生。

 還有就是愛沙在這一方面尤其不太好說話之類的。

 明明比起其他成員,她的時間似乎更加充裕之類的……算了,這些都無所謂。

 「康貴去的話我就去。」

 「那個……」

 恰好就在這個時候,手機的通知提示音響了。

 『把高西同學帶出來的任務就交給你了。作為補償,那一天女孩子們的泳裝你怎麼看我們都不會說你。』

 曉人……。

 「康貴去不去呢?」

 「哎呀……」

 雖說信息的後面寫著一些怪話,但是,不僅曉人也叫我出去聚聚,而且還發了這種話過來,說明我和愛沙也去的話比較好吧。

 「去,我們一起去吧。」

 「是,是嗎?那麼我也要去!」

 看著雖然侷促不安,但又有些躍躍欲試的愛沙,我明白我做了一次正確的選擇,安下了心來。

 為了不讓曉人的發的怪短信被看見並由此產生奇怪的誤解,我趕忙刪除了這條短信。

 ◇

 「話說,你乾的好啊!能把她這樣好好地帶出來。」

 曉人以一種充滿揶揄的語氣向我這麼說道。

 然後真趁機插入我們的對話,我們對他也沒有什麼排斥。

 「高西肯這樣出來小聚真的不怎麼見,謝謝你啊。」

 「原來真是這樣啊。」

 「啊啊。怎麼說呢,她給人的感覺就是,校外交際能沒有就沒有呢。關於這個,加納的校外交際參加率就挺高。」

 「加納……明明那傢伙看起來才更忙啊。」

 畢竟她是大家舉首戴目的花樣滑冰運動員啊。

 據說她有足以脫穎而出參加全國大會的水平,而且實際上也能看見她經常放學後就立馬跑去練習了。

 和這樣的加納相比,愛沙的時間應該是充足的,但她參加校外交際卻不如加納勤快……。算了,還是別想這些了。

 「嘛,雖然加納看上去是那麼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但實際上還是挺……與其說是喜歡和人親近……不如說是喜歡和人結伴吧。」

 「是這樣的嗎?」

 我還挺意外的。

 比聽到加納喜歡和人親近這個說法還感到意外……

 「真,你和加納的關係這麼好嗎?」

 曉人像是懂我要問什麼似的,向真搭話替我問道。

 「哎呀……怎麼說呢……」

 隼人替欲言又止的真插話過來。

 「畢竟,真可是認真觀察著的啊。」

 「隼人不管在哪一邊都是被觀察的那一方啊,尤其是被東野。」

 「吼~?」

 「再說,我們之所以能夠熟絡起來,都是因為隼人被東野看上了吧?」

 看到了這樣意外的一面後,我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

 「話說,學年頂級美女們穿著泳衣成排站的景色真壯觀啊!」

 順著曉人的話,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女生四人那邊。

 雖說四人都穿著防曬上衣,但這畢竟是平時看不到的裝束,還是有種新鮮感的。

 我正想這些的時候,隼人像是想到了什麼,對我這麼說道:

 「不要擔心,我會盡量不往高西那邊看的。」

 「哈!?」

 「哎呀,你不喜歡高西的這幅樣子被別人看到吧?」

 「那個……」

 不由得就陷入了沉思……

 如果愛沙的泳裝被其他男人看到的話……確實心裡會感到有點煩躁。

 我也很驚訝於自己會產生這樣的心理。

 由於我一直緘口不言,曉人開始嚷嚷了。

 「喂,你要是不否定的話那我就可勁兒看了。」

 「別!不准你看!」

 「喂,住手!別推我啊!?」

 ——撲通

 「啊……」

 「噗啊……你這個混蛋!你也給我下來!」

 就在曉人剛從河裡爬上來要把我也拉下河的時候,河對面正準備燒烤攤子的女生們遠呼了過來:

 「喂—男生們—!不準偷懶—!」

 順著東野的呼聲,我們不由得面面相覷:

 「咱班長之前有過這麼班長範嗎?」

 看來我們的思想不謀而合啊。

 但是講出來的只有最先開口的曉人一人……。

 「啊,瀧澤同學講了我的什麼壞話吧!」

 「你順風耳啊!?」

 「你果然說了吧!?」

 為了大家,只能請你自我犧牲了。

 我和真、隼人對視交流之後,微微頷首,一拍即合。

 「自掘墳墓了呀。」

 隼人對曉人如此說道,但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誰,怎麼說都像是在互相推諉。

 「不對!是隼人說的!」

 「欸!?」

 隼人突然被捲入事端。

 東野狠狠地瞪了曉人一眼後,轉頭看向我和真。我們二人看到剛才那副樣子,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真的是!誰說的都無所謂,要是還不趕快去拾柴火的話,火永遠都生不起來哦—!」

 「知道啦!」

 看來東野打算只是嘴上說說,權當無事發生。為了不讓東野再嘮叨我們,還是趕快動身出發找柴火吧。

 「要是秋津在的話絕對就動手了吧」

 「吼~?我怎麼覺得我沒有這麼暴力啊?」

 「什麼時!? 所以說你能不能把絞著我脖子的手放開再說……」

 曉人再一次自掘墳墓。

 ◇

 「愛沙,怎麼了?」

 「欸?」

 燒烤開始沒多久,愛沙便隻身一人踏進河裡開始發呆。

 「我記得你自己說過,也聽隼人他們講過,你不太擅長這種活動來著……」

 我走到愛沙的旁邊並坐了下來,河水恰到好處的涼爽沁入我的雙足,使我神清氣爽,心情愉悅。

 「那個,也不能這麼說,對吧?」

 「你就算讓我接話也……」

 不行啊,即使我覺得最近這段時間我開始一點一點地理解愛沙了,但還是搞不懂她的想法。

 這麼說的話確實,雖然我和她已經聚過好幾次了,但那都是和她的家人一起,像這樣和她跟學校裡的同學小聚的機會說不定還是太少了啊。

 至少到現在為止,每次和她出來聚一聚的時候,我都沒有想這些事情的閒情雅緻。

 「嗯那……唉,如果我能像愛美那樣的話就好了啊。」

 「那可饒了我吧,如果連愛沙都變成愛美那樣的話,那我可有得受了。」

 「啊哈哈,確實,那就變成雙重麻煩了呢。」

 就算愛沙沒有變成那樣,我也不好對付她啊……。

 「嘛但是,有時候我也挺羨慕愛美的呢。」

 「愛美的想法貌似和你一樣喔。」

 「哼哼~,可能這就是姐妹吧。」

 愛沙一邊這麼說,一邊開始嘩啦嘩啦地踩水玩。

 「如果是愛美在這的話,她會怎麼做呢。」

 「那說不定我會被她弄得渾身溼透,然後這附近的魚會被她一個一個抓起來當球踢飛吧。」

 「再怎麼說也不至於到這……也不能完全否定呢。」

 畢竟愛美在這一方面可是個深不可測的傢伙啊。

 「其實我呢,說實話,有點不知道怎麼在班裡展現自我才好呢。」

 「這樣嗎……?」

 我遙遙遠望的愛沙,是一位無論由誰來看都是的,品學兼優的優等生完美美少女。

 這樣的她卻……不對,是正因為如此,吧?

 「總之,我在想著“好好展現自我吧”然後行動的時候,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我就算像這樣收到了別人的邀請,也會變得不知怎麼表現自己才好呢。」

 「這樣啊。」

 但是……。

 「你為什麼要想著這種事情呢?想著好好展現自我之類的?」

 過去的愛沙是個不折不扣的假小子。

 明明過去憑著自己的性子把我和愛美牽著鼻子走的次數也挺多……。

 「那是因為……」

 愛沙欲言又止。

 「那是因為?」

 「……自己去想啦,笨蛋。」

 「欸?」

 「好!隨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吧!」

 愛沙點到為止,並將浸入河中的腳毫無顧慮地上踢,然後站了起來。

 「噗啊……喂……」

 「啊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剛剛那一下飛濺而出水花全部撲到了我這裡。

 「康貴!我想吃肉!」

 意思是讓我烤好拿來吧。

 「好嘞。」

 「呼呼~」

 「怎麼了啊。」

 雖然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看到愛沙突然悅色重上眉梢,我也不禁如釋重負。

 愛沙剛才之所以展現出一副悶悶不樂無法平靜的表情,是因為她把我也開始當作家人了吧……。

 「真開心呢。」

 透過載笑載言的愛沙,我彷彿看到了她曾經的模樣。

 我想起了曾經的那個好勝要強,卻又有一些任性的愛沙。

 說到這裡我想起了,那個一起去海邊的約定,也是出於曾經那個愛沙的任性。

愛沙的任性【兒時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