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終章 新的出發

第三卷  終章 新的出發

 時間流逝——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今天,訓練場上也出現了學生們穿著盔甲跑步的身影。

 如今,這早已是司空見慣的光景了。

 但是,奔跑的不僅僅是布利茲班的學生。

 還有約翰和奧莉薇婭等其他班的學生。

 因為這次的事件,終歸是注意到威爾這個技能重要性的各班教官騎士們,向希德低頭請求他指導那些希望學習威爾的學生。

 取而代之的是,在布利茲班各色妖精魔法的指導上,各教官們也會通融地進行教授。

 希德理所當然地答應了。

 雖然還有很多學生和教官無法丟掉自己的虛榮,仍看不起布利茲班。

 特別是在和希德關係較遠的高年級學生和他們的教官們中,這種傾向尤為明顯。

 但是,不這樣的學生也開始穩步增加了……

 「哈!哈!咳咳咳!」

 「露、露伊瑟……可不要太勉強啊……嘛,雖然這本來就是要勉強自己的訓練。」

 阿爾文回頭看向跟在後面的露伊瑟。

 「吵、死了!終於咳咳!跟上嘎咳咳咕咳!你們的……!節奏了……」

 「真、真是個頑固的人啊。」

 天狐驚訝地說道。

 「嘛,看來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啊。」

 「正是如此呢。」

 克里斯托弗和艾蓮恩露出苦笑。

 「哼……算了,隨你們便。」

 「不過不過,能有更多跑步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塞奧多爾對此不感興趣似地哼了一聲,莉涅特則看上去十分很高興。

 「吵、吵死了!你們也就現在能裝裝從容了!你看!區區你們這種低劍格的雜魚,我馬上就能超過!」

 「哼,正合我意,我不會輸的!」

 「哈哈哈……」

 中了挑釁的天狐站起身,阿爾文苦笑著。

 「…………」

 希德眺望著——這樣的光景。

 「……這所學校的騎士們,也在一點點地改變嗎?」

 他一邊這般低語著,一邊瞥了一眼腰部。

 那裡掛著一把劍。

 是那把在妖精界得到的黑曜鐵劍。

 然後,那把劍喚起的記憶,令希德片刻內不禁遙想過去——

 〜〜〜〜。

 「希德卿,真的要把劍丟掉嗎?」

 位於某座山的山頂,《劍之湖》的源泉。

 就在我揮劍將其插入某塊岩石中時。

 我永世的主君兼朋友——阿魯斯有些遺憾地說。

 「那難不成是我的錯?是因為我把你雙劍中的一把折斷了……是因為我把作為《雙劍騎士》的你殺死了的原因嗎?你沒有妖精劍……明明對你來說那對雙劍是比什麼都重要的東西……我卻……」

 「你說錯了。」

 我立刻回答。

 「你殺的不是作為《雙劍騎士》的我,而是《野蠻人》。」

 「希德卿……」

 「確實,這把劍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劍。我的手沾滿鮮血。因此,所有的妖精劍都恐懼、拒絕我。對那樣的我來說,這把劍相當於我作為戰士的生命線,這一點沒錯。但是……我不會再揮舞這把劍了。」

 「…………」

 面對沉默的阿魯斯,我繼續說。

 「從今以後,我自己就是一把劍,這樣才能感受到生命的重量,才能不忘記揮劍的意義。

 在我心中的某個地方,還潛藏著惡鬼。

 但是……我不會再犯錯。不會再變回惡鬼了。」

 「是嗎……這就是你的覺悟嗎?」

 「嗯,謝謝你,阿魯斯。因為你現在的我才能存在。謝謝你給予了我,施展這份強大得無用的力量意義。」

 過去是絕對無法抹去的……但我發誓要和你一起為這個國家的未來而戰。」

 這麼說著。

 我轉身準備離開那裡。

 阿魯斯對這樣的我說。

 「那你就跟大家說,“我的劍被惡作劇妖精偷走了”。」

 「惡作劇妖精?為什麼?」

 「是啊。惡作劇妖精是擅自偷走別人重要東西的令人困擾的妖精。不過,總有一天它會因為厭倦把東西還回來的吧?」

 「…………」

 「如果,總有一天。大家都發自內心地相信作為騎士的你,你也相信你自己……如果這個時候到來的話。那時。請再拿起那把劍吧?

 果然,揮劍時的你強大得讓人著迷,而且還十分帥氣。」

 「…………」

 「不要緊。那時候,你……已經不會再變成惡鬼了。我可以保證哦。」

 「……我考慮下吧。」

 〜〜〜〜。

 「連身為無可救藥惡鬼的我都能改變,隱藏著無限可能性的學生們沒有不會變的道理。」

 說著那樣的話。

 希德就地橫躺下,蹺起二郎腿開始啃蘋果。

 ────。

 然後,季節輪轉——

 阿爾文他們完成了一年級從騎士的全部課程。

 並晉升為二年級從騎士。

 然後,新的一年級從騎士們入學。

 卡爾巴尼亞皇家妖精騎士學校迎來了新鮮血液,希德和騎士雛鳥們的新的出發,現在正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