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7話 我們共享吧

第二卷  第17話 我們共享吧 最佳情侶決定賽是選出學校中最恩愛情侶的比賽。

 每組情侶都要通過層層挑戰,雖然有的組合確實能大放閃光彈,但也不乏有那種忘記對方生日而大吵一架的組合,歷年來都是熱鬧非凡。而今年共有八組情侶參賽。

 我牽著布偶熊的手走上比賽舞台。

 暖場役是我和扮演熊的早坂同學,以及吉見君和扮演幽靈的橘同學。

 光是有這兩人在,就已經噱頭十足了,只可惜看不到布偶熊裡面的人,橘同學的烏髮也是垂在臉前遮擋住了面容,完全感受不到她的美人氣質。

 如此一來,觀眾都將目光集中在了真正的情侶身上。看到站在舞台上的男男女女,以及平常都不曾在其他學生面前露出蛛絲馬跡的情侶,台下有的人為這種戀愛酸臭味而痛心,也有的人調侃著他們。

 而參賽選手中,也有學校裡很引人注目的學生例如那個在輕音部以社團粉碎機而聞名的一年級雙馬尾女生。

 說難聽點就是綠茶婊。男生們個個被她迷得神魂顛倒,主唱和吉他手為她起爭執最後導致解散的樂隊不計其數。這種女生現在正和三年級的男生站在舞台上。是總算找到歸宿了嗎,不這類女生不可能滿足於一個男人,哪怕在這個舞台上直接分手都不奇怪,因此大多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登場的情侶中也有意想不到的組合。

 其中就有一對是外表樸實的男生和打扮花哨的女生。

 在他們登上舞台的那瞬間,全場都發出了難以置信的呼聲。

 女方不但頭髮染了色,裙襬也非常短。男方反倒是一本正經,看上去是與男女交際無緣的類型。也許這對剛好驗證了外形華麗的女性其實對樸素男子會很溫柔的假說,也可能是男方深藏不露,佔據了主導地位。不論是哪一種,光是看著他們就令人暖心。

 如此看來,每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戀愛模式。

 正想到這兒,文化祭的執行委員長把擴音器放到嘴邊,宣佈了最佳情侶決定賽正式開幕。台下頓時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首先是慣例的環節,默契測試問答!!

 本環節採用小組競猜的方式。

 舞台的桌子上已經擺放好了活頁本和筆。在測試題中,如果兩個人的答案相同,就能獲得1分擔當主持人的委員長提高了說話音量。

 「那麼第一題,令雙方印象深刻的地方是?」這第一個問題就夠為難人的了。我和早坂同學經常一起出門,能作為候選的答案數不勝數「請各位揭曉答案!

 規定時間已到,大家一齊公開手中的活頁本。我寫的是

 「學校』

 因為不知道該答哪個,最終寫了這個地方。

 順便一提早坂同學寫的是-

 「箱根溫泉」

 雖然當時有一群人來參加推理研合宿,但仔細想我們確實是第一次在外頭過夜。

 能感受到從布偶裝裡傳來一股視線。

 「不是這樣、剛才是我想太多了,我是覺得我們在學校的時間最長……那個……怎麼說呢、對不起」

 想想也是,女生都會把第一次旅行之類的當做自己的紀念日。沒能考慮到這點是我的問題。

 不對,也沒幾個人能想到吧。

 實際上現場也有很多其他的組合沒答對。

 雖然答案一樣的也有。

 橘同學和吉見君。這兩人回憶的地方是

 「水井底下」

 這單純是在扮演他們的幽靈角色了吧

 在這之後,橘同學和吉見君也是繼續用幽靈梗來回答問題。而且

 「養狗,還是養貓?]「到了夏天,選擇山還是海?」

 就連這種普通的默契題都能完全一樣。

 這兩人難不成很投緣?

 眼看他們真的有望奪得優勝,我開始懷疑橘同學是不是認真的。

 另一邊,我和早坂同學則是慘不忍睹。

 其實我們比以往還要更加了解對方。只不過我想配合早坂同學的答案,而她也想配合我的答案,所以動不動就錯付了

 「喜歡的漫畫雜誌是?」

 這是我和浜波設置過的問題,我回答的是早坂同學正在追的《JUMP》,而她回答的卻是我喜歡看的《SPIRITS》

 我們現在的情況就好比是,明明彼此都很關心對方,卻總是跟扣錯釦子一樣不順利

 「桐島和那隻熊的默契也太糟了吧」

 觀眾席裡無不傳來這類聲音。聽到眾人說我倆關係不好,早坂同學似乎很不高興,她向我舉起白板。

 「怒」

 還揮動手臂,指向吉見君和橘同學那對組合。看來是不想輸給他們。

 事情的發展變得越發混亂。

 「那麼下一個環節是,心動告白場面!!

 這一輪不是問答競猜,而是以評委打分的方式來評判。

 擔任評委的是各個社團的部長,即便他們可能對戀愛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看法,但還是會做出相應的判斷。

 「本輪環節的內容是讓各組再現告白的場景。只要能讓評委心動就能獲得分數,由於大家只是想看各位發糖,所以也允許用編的!!

 在主持人的說明結束後,各組選手依次進行現場表演。

 尤其是輕音部那個把人際關係攪得一團糟的女生,她的告白場景可謂是整場的最大看點。可讓大家始料未及的是,居然是這個女生主動向男生表白的

 當時她擔任主唱的樂隊在某個小型演奏廳裡演奏。因為是業餘樂隊,所以客人也都是學校裡的相關人士。

 女生在唱歌的時候,從觀眾席裡一眼相中了後來交往的三年級男生。兩人從沒說過一句話,甚至連見都沒見過面。但她就吃準了這個人。因此女生唱完歌之後,指著男生說,

 「鳴、鳴、鳴、我!要和這個人成為情侶!

 現場表演到這兒結束,觀眾們全都沸騰了起來這也太戲劇了

 擔任解說的學生會會長牧,在解說席上給出了有模有樣的評價。

 「這個真不錯啊。在女方說完成為情侶這時候結束是個關鍵點。甚至不需要去徵求對方的意願。這一點很有偶像的風範,跟女方本身的萬人迷形象也合得上。如果你們要說這是因為她高傲那也不盡然。你們看她表白的時候都結巴了。這樣反而凸顯了她不希望男方被其他人搶走的心情,可以說是十分的惹人憐愛了。嗯,我很滿意」

 終於,接下來輪到吉見君和橘同學。這兩人沒有在交往,所以得現編一個告白場面。

 好奇他們會上哪一齣的我緊盯著兩人。

 和橘同學面面相覷了一會兒,吉見君說了句還是不行」

 也難怪。面對一個外表如此驚驚的生物要叫人如何告白。不過也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吉見君無法告白應該是另有隱情。

 「不好意思讓大家掃興了,我實際上有個心儀的女生,所以哪怕是開玩笑也無法跟她以外的女性告白,又或者說-」

 吉見君向觀眾道歉後自述道。

 「我這人很容易害羞,跟那個女生經常在一起卻始終不敢表達自己的心意。這種情況已經長達十年了。不但如此,我還裝做對她漠不關心。

 很蠢對吧。但今天站在這個舞台上,看到大家都在認真對待自己的戀愛,我意識到自己也該做個了結了」

 說完,吉見君撓撓頭對著操場上的觀眾,確切點是對其中的某個女生說,

 「等這次比賽結束,我會把這十年來埋藏在心底的話語都告訴你」

 「太絕了」牧又評價道。

 「他無法說出口的話語其實非常簡單,就是那普普通通的兩個字。但你們要是認為這很老套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對一般人來說輕而易舉就能說出口的話,他卻無法表達。恐怕是因為對方與自己太過親近,雙方都在互相試探,卻將重要的心意埋於心底了吧。哎呀,這種感覺真是太棒了。多謝款待」

 「編造一個也可以哦」

 早坂同學對我舉起白板。這確實是穩妥的做法。要我們按照實際情況,老老實實地說什麼備胎,將當時不健全的告白場景還原出來,是不可能做到的。

 因為是即興創作,現在也沒有那麼多時間來構思。那如何才能令人印象深刻呢,想必只有語言了。我要用充滿戲劇性的台詞來應對。

 於是我在舞台上和早坂同學面對面,說出了自認為穩操勝券的那句話,

 「像喜歡春天的熊一樣喜歡你」

 (注:摘自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

 這是我使出了渾身解數的文藝告白。中學的時候就想用這句台詞來表白看看了。沒想到會在這種場面上使用。可是

 咦?周圍什麼情況?

 感覺會場裡有點安靜。這是為什麼呢。

 大家都一臉摸不著頭腦的表情。

 喂、剛才的熱情都跑哪兒去了?

 「哎呀呀~這樣可不行讀」

 牧嘆著氣對我進行了評價。

 「在場各位也許都是一頭霧水,其實他剛才是引用了某部文學作品裡的台詞。說白了就是把自己看著順眼的台詞講給女生聽,充斥著自我感覺良好的產物。因為這句話在書中看起來既時髦又風趣,所以他直接就搬到現實中來用了這我是能理解啦。我中學的時候也會在半夜冒出這種幻想。但在這種場合下使用,你丟人連我們看的人都覺得丟人了,尬得我渾身發癢誒」

 唉。

 看樣子是搞砸了。不過這種事經常發生在我身上,彷彿我生來就是這個命,事到如今嘆氣也沒用了。比起這個,我現在更想回家煮個意麵痛飲喜力啤酒,然後去巷子裡找貓玩。當然找貓什麼的只是打個比方,其實找不找都一樣(注:這裡也是在模仿村上春樹的文風,順便一提男主內心活動總是有やれやれ的口癖,就是受到了村上的影響)

 我想象著春天的熊,試圖逃避現實。

 而我身邊的熊則用爪子拍了拍我的肩膀。白板上只寫了一句簡短的話。

 「別放在心上』

 被如此安慰反而令人難受,還不如被罵一頓呢唉。

 在這之後我和早坂同學的組合就一直墊底。而橘·吉見組的分數則衝到了第一。看得出來吉見君對這場比賽有很強的勝負欲。

 「吉見君你又不喜歡橘同學」

 我不禁對他脫口而出。

 他回我「確實」

 「但我勢必要拿到冠軍」

 「那浜波要怎麼辦啊」

 你剛才不還說了那種發言嗎。

 可吉見君對此不以為然。

 「一碼歸一碼。畢竟勝出的那組說不定還能接吻呢。能和橘學姐那樣優秀的人物接吻,是個男人都會有想法的吧?!

 「桐島學長,建議你拿出幹勁來」他對我說,

 「不然的話,橘學姐就要被我拿下咯」

 對方越是逃離就越想要追上去。

 此乃戀愛的真諦,虛榮效應。吉見君聽從橘同學的建議,成功地吸引到了浜波的注意。看來橘同學這次是打算自己用這個效應。

 因為吉見君突然說要和她在這場比賽中取得勝利。

 「這應該是橘同學拜託你的吧」

 「對不住了」吉見君點頭回應。

 「我受到了她的關照,所以也想助她一臂之力因為我,是橘派的」

 「這我可沒法對浜波解釋了哦」

 「她會理解我的」

 明明自己有喜歡的女生,卻還要和美女學姐在比賽上爭奪冠軍,一般來說是不被人所理解的這與純愛主義背道而馳。但是

 「我認為戀愛沒有什麼好壞之分」

 這是吉見君站在這個舞台上所領悟到的

 「喜歡上一個人看似是一種正面的感情,但並不完全是這樣。因為說到底你不能隨心所欲的控制它,像我這樣明明對方近在眼前,卻把喜歡的感情拖了十年之久都沒能說出口,說明它這種難以言喻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對錯與否的範圍了」

 因此他才能毫不猶豫地幫橘同學爭奪勝利。

 「戀愛是一種強烈的感情,對感情注入的思念定就是其強烈的來源。比如那個樂隊的女生周邊人都說她愛玩、是個綠茶,結果不也在談一場感天動地的戀愛嘛。所以說,每場戀愛都應該是令人欽佩的」

 吉見君說的有道理

 戀愛這種感情,有時會霸道到無法用言語去解釋,它能無視一切規律性、一貫性和正確性,把我們玩弄於股掌之間。正因如此,這縣花現的美好才會如此令人尊敬。

 「在這種感情互相激烈碰撞的比賽中,要是隻有我敷衍對待,那怎麼說得過去呢」

 「你在這種時候也是個體育腦袋啊!

 「而且能和橘學姐這麼漂亮的人一起出場,還挺讓人興奮的哦」

 看來吉見君也是個實誠的男高中生。總而言之看他挽起袖子走到橘同學身邊的樣子,應該是非奪冠不可了。

 就在我對此束手無策的時候,布偶熊拍了拍我肩膀。

 「我們來奪得冠軍」

 這樣一來他們就不會贏。對浜波和對我來說都是好事。

 「但要是這麼做的話」

 我話還沒說完,主持人就已經開始喊著下一輪環節。

 「展示齊心協力的愛情,熱騰騰的“你餵我吃”比賽~!!」

 (注:日本綜藝裡常見的遊戲,前面的人不準用手,後面的人躲在衣服裡憑感覺餵食)

 這輪內容是兩人共披一件外套,女生藏在男生的背後喂他吃關東煮。

 穿著布偶裝的早坂同學由於無法披上外套,所以我矇住了她的眼睛讓她繞到我的身後。

 「早坂同學,我看你是生氣了吧」

 比賽才剛開始,我的額頭就被按上了一塊滾燙的蘿蔔。

 早坂同學想取勝。

 但因為我老是不幹不脆的所以讓她生氣了。「我們去爭冠軍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嘛,話說、好燙、燙死了!!!

 她這次把竹輪按在我臉上。關東煮都熟透了「炸豆腐丸子就饒了我吧。這東西燙倒是不燙但是湯汁會噴到我眼鏡的」

 結果她直接把炸豆腐丸子按在了我的眼鏡上。就這樣迎來了下一個環節,「理解程度檢查」。這是比拼女生對男生的細微瑣事有多少了解的環節

 「首先從最基本的問題開始。請回答對方的生日!」

 我將自己的生日寫在活頁本上。早坂同學也寫下了我的生日。在答案揭曉之際,我們兩人都寫了四月一日,因此算作回答正確。

 從這輪開始早坂同學的直覺就變得十分敏銳,無論什麼問題都能猜中。例如我喜歡的咖啡品牌,我正在用的錢包製造商,就連我睡覺的姿勢都能完全猜中。

 「那麼下一個問題!男生請寫出三個讓對方

 喜歡上自己的優點!女生也請寫出喜歡上對

 方的這三個優點!」

 這題就是看男生是否掌握了女生的小心思吧,於是我琢磨著寫下了三個優點。

 「正經、腳踏實地、對戀愛真誠

 看著像在自賣自誇所以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好在這個答案猜對了。

 因為早坂同學的活頁本上也寫著一

 「正經這一點,腳踏實地這一點,對戀愛真誠這一點』

 於是我們獲得了分數,可早坂同學還在翻活頁本

 「還有很適合戴眼鏡這一點,後背意外地很寬大這一點,有些遲鈍這一點」

 她一張又一張,不停地翻動著活頁。

 「手很巧這一點,很適合系領帶這一點,喜歡看書這一點,知道很多我不瞭解的事這一點,會若無其事地放慢步子配合我走路這一點

 是啊。

 吉見君說的沒錯,喜歡上一個人確實是種強烈的感情,強烈到可以輕輕鬆鬆列出心儀對象的上百個優點。

 或許我仍然在逃避這種強烈的情感。表面上渴望被女生喜歡,內心深處卻又在害怕

 我要做的是主動去正視它。

 橘同學希望有人能阻止她取得優勝。她只是想看到我為了佔有她而努力拼搏的模樣。另一邊早坂同學也希望能和我一起獲勝。

 所以我沒理由不去衝向冠軍的寶座。

 而我卻一直在躊踏,理由大概是覺得自己這樣做太狡猾了。

 畢竟這情況對我來說簡直是天賜良機。如果我獲勝,不但能同時討好早坂同學和橘同學的歡心,大概率還能讓柳學長打消我和橘同學有腿的念頭,因為他知道布偶熊裡面的人是早坂同學。

 這樣既能留住早坂同學,也能和橘同學繼續交往,還能和學長友好相處。

 可謂是完美實現我的理想構圖。

 我承認,自己正在做的事其實是世人眼中的人渣行為。

 我想在有限的時間裡,和橘同學談一場轉瞬即逝的戀愛。同時我也不想放棄和早坂同學之間不純潔的戀愛。也不想破壞和柳學長之間的友誼。

 迄今為止我都是自以為橘同學會迎合我,早坂同學會原諒我,像這樣為自己的卑劣行徑開脫其實不該是這樣。既然這些都是我的奢望,那就應該由我自身承擔起這個責任。

 所以,我毅然決定要讓這場計劃成功

 「早坂同學,我們上」

 「嗯! 」

 這一刻起,我們展開了奮勇直前的追擊。在「對女朋友公主抱能抱多少時間」的耐力賽中,我抱著布偶熊獲得了第一,其它比賽也拿到了許多分數。兩人的心意要是有擦肩而過的時候那自然也會有心投意合的時候。

 這才叫戀愛。

 「這個項目再拿到第一的話冠軍就是我們的了早坂同學高興地蹦來蹦去。

 最後一輪是二人三腳。賽道是以舞台為起點,繞操場一圈再回到舞台。返場的時候舞台上會準備好終點帶。

 目前衝在最前頭的是綜合分數一位的吉見·橘組合

 逆襲到綜合二位的我們落在後頭。果然穿著布偶裝太難跑了,從舞台上下來的時候早坂同學還絆了一跤。

 「沒事吧?」

 她點點頭,迅速整裝向前衝。我搭上她的肩膀喊著「一二、一二」跑了起來。照理說看到情侶們親密接觸,台下會順勢起鬨或是調侃,但我的對象是隻熊。

 跑在第一的吉見君也是,對象是個幽靈,所以這不是什麼值得拿來做文章的場面。不過他們跑步的拍子天衣無縫。看上去默契十足,讓我有些不爽。

 對,我很不爽。

 煽動我的嫉妒心不像是橘同學的作風。

 我不想輸。

 我和早坂同學也按照自己的節奏穩步前進。其他組合有人因為跑得太急而摔跤,也有人因為節奏不合拍而停下了腳步。這些人都被我們一追上。

 橘同學穿著下襬過長的連衣裙,好像跑起來很吃力。

 而我和早坂同學掌握到了訣竅,漸漸加快腳步身體跟上了腦中的節奏,跑起來十分順暢。我甚至覺得自己跑得比平時還要快。快到能感受到風的流動。

 賽場的兩邊也有觀眾,柳學長的身影映入我眼簾。

 「加油啊!」

 學長在為我加油

 要是我和早坂同學拿下冠軍,他一定很高興。他應該不想看到橘同學和別的男人獲勝。

 既然學長知道這個布偶熊裡面的人是早坂同學也就不會懷疑我和橘同學之間的關係了

 獲勝的那對將來會結婚。

 我和早坂同學能獲得這個祝福也算是件好事。切如計劃進行。

 之後我和橘同學的關係只需要瞞到畢業就行了這就是我的目標。

 這時,跑在我們前面的吉見·橘組停下了腳步。橘同學終究還是踩到了連衣裙的下襬。

 我和早坂同學順勢趕超了這兩人,繼續加速前進。

 如今的我們已是所向披靡,將所有意識都拋之腦後,只管自己馬不停蹄,然後衝上舞台,拉斷了終點帶。我倆就這樣在台上倒下雙手撐地喘得上接不接下氣。

 不過,做到了。我們做到了

 其他組合也陸續跑上了舞台

 排在第二名的是吉見·橘組合。

 就連一向泰然自若的橘同學,也因為跑得全身發熱,而忍不住撥開垂在面前的頭髮。可我看到她的樣子,才發覺不對勁。

 她連衣裙下方露出的雙腳,穿的是一雙高跟木屐。

 照理說個子本身就很高的橘同學穿上那種鞋子會比吉見君還要高才對。

 「這是怎麼回事? 」

 吉見君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疑惑地摘下幽靈頭上的假髮。

 隨之出現的

 是浜波的臉。

 她羞澀地垂下眼簾。如果說當事人一直在這兒那說明吉見君的告白也被她聽得一清二楚。「被廣播叫過去後,橘學姐對我說,希望我能代替她扮演幽靈……

 「怪不得我們會這麼合拍」

 吉見君恍然大悟。

 他似乎有感知到對方不是橘同學。

 「其實橘學姐也對我說過,要把幽靈當成是浜波……

 「原、原來是這樣……

 兩人已經互相知曉了對方的心意,卻不敢雙目對視。不對,也許正因為如此才不敢對視。

 「吉見你之前說藏了十年的心裡話,說給我聽嘛」

 「啊啊、那個…還是、怪難為情的……」

 看著這兩個人真是既讓人捉急,又惹人憐惜,同時也想為他們加油打氣。你們要再加把勁哦不對、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既然幽靈是浜波。那橘同學又在哪兒?

 我戰戰兢兢地看向雙手還撐在台上氣喘吁吁的布偶熊。

 因為太累而垂著頭的熊,頭套漸漸脫落,最終掉了下來。出現在我眼前的自然是一

 橘同學。

 她滿頭大汗,溼漉漉的頭髮粘在白暫的臉頻上隨後她喘了口氣,說,

 「…………啊」

 一位美少女從布偶裝裡冒了出來,讓整個會場都一下子沸騰了。

 觀眾們瞬間意識到我和橘同學其實是真正的情侶。

 他們對於橘同學用一大本活頁列出了我的上百個優點這件事記憶猶新。

 本以為只是負責熱場的一組,沒想到竟是一對正兒八經的小情侶,甚至還逆襲獲勝了,這樣的戲劇性反轉讓現場的歡呼聲如雷貫耳。

 聽到大家如此起鬨,橘同學莞爾一笑。

 「……果然我們才是最配的」

 她的表情仍然沒什麼變化。

 但那已經是處於興奮、忘我狀態下的表情。我因為只專注於對自己有利的發展,從而忽視了這點。

 但仔細回想一下就能明白。

 橘同學至始至終都支持吉見君和浜波的戀情並且希望能和我一起參加這個比賽。

 所以她想了一個能同時實現這兩個願望的妙計布偶裝是包括早坂同學在內的好幾人輪流穿的所以只要跳過早坂同學,從其他人手上借來穿就行。然後讓浜波穿上高跟木屐,再扮演成幽靈就能和吉見君一起參加比賽。

 這是很簡單的一出變裝詭計。(注:推理小說常用詭計的一種)

 既不用露臉也不用出聲,輕易就能做到。

 本來橘同學應該是打算就這樣藏到最後,不讓任何人知道她出場,自己抱著這份回憶回去吧可她偶爾也會犯糊塗。

 她在拿到優勝後就已經失魂了

 眼神中找不到焦點。

 「……果然我們是最配的」

 她一個人在那兒自言自語。側顏美得令人髮指

 「……我們是最棒的」

 「橘同學,你還是先冷靜一下比較好」

 「…司郎君,我和你才是最相配的啊」

 「我們鬧過頭了」

 「……沒有人會比我們更相配,我現在太開心了」

 沉浸在這種氣氛下的橘同學根本聽不進我的話她脫下熊的身軀,緩緩站了起來。

 真是失策。

 明明中途有很多發現端倪的機會。

 那個笨手笨腳的早坂同學不可能穿著布偶裝還能行動自如,也不可能猜到我的睡姿。能光憑直覺猜中的只會是橘同學,最關鍵的一點是她還說過,橘同學穿衣服顯瘦,其實胸部比早坂同學還要大。

 現在不是一一回顧的時候了,和歷年一樣,會場裡響起了催促接吻的鈴聲。

 要是真這麼做的話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百口莫辯了。

 可橘同學卻搖搖晃晃地向我靠近

 「司郎君,冠軍是我們哦

 「橘同學,你別因為這個氣氛而醉倒啊」

 「司郎君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沒有司郎君」「正常一點」

 「我們是最棒的,冠軍非我們不可,只有我們能勝任」

 「知道了知道了一

 「最般配」

 在我阻止她之前,她就搶先抱住了我。還把我推倒,讓我倒在了舞台的地上。

 橘同學從上方蓋住並親吻了我。

 起鬨聲以及看戲的尖叫聲如浪濤般席捲而來。橘同學徹底打開了開關,跟往常一樣放縱地用舌頭吻了起來。

 喜歡上一個人的感情既不受控制,也無法解讀這一刻意味著我原定的計劃就此崩塌。

 在跟橘同學接吻的同時,我用餘光看向舞台下的最前排觀眾。

 只見早坂同學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

 「…對不起」

 「你沒什麼可道歉的」

 晚上我們兩人一起放學回去。

 待文化祭的清場任務完成後,外頭的夜色已遮罩了天空,正當我準備回家,就看到橘同學從校門後頭走了出來。

 風吹得人渾身發冷。

 秋天剛過,冬天的氣息隨風而至。

 「在等司郎君的時候,我被很多人調侃了」「我也差不多」

 在我拆卸舞台的時候,也有很多人帶著調侃的語氣祝福了我們。他們並不瞭解我們的情況。所以我和橘同學在交往這件事,在他們的認知裡已經根深蒂固了。

 「其實我沒想要做到這地步的,沒打算脫下布偶裝的」

 「我明白」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不知道」

 我至今安排的前提,以及設想的未來,全都被顛覆了。所以之前擬定的計劃也都變得毫無意義。一切從零開始。

 柳學長什麼都沒說,只是在遠處看著我們,灰心喪氣地離開了。

 橘同學這邊可能會有大幅的變化。

 但看她的側臉卻是平靜如水。

 「其實我,覺得這樣挺好」

 「為什麼?」

 「因為不用再對任何人說謊了。也不用把喜歡的心情藏起來了」

 說到底是我在逼她。讓她做了這些與本人性格不符的事情。也是這種扭曲的關係才導致了這次的崩潰。

 「但是傷害了別人……

 「我也一樣」

 「這下就算有人對我們指指點點,我也無話可說了」

 「我倒是不介意」橘同學說。

 「真變成這樣就順其自然吧」

 「橘同學你有點消極啊」

 「也許吧」

 她看起來很冷,圍巾沒過了下巴。

 擁有一頭亮麗的烏黑秀髮以及被夜色襯托著的端正側顏,上下沒有一絲褶皺的西裝和裙襬。在這種狀況下,我恍然覺得自己和如此完美的女生正處在二人世界當中。整個人心曠神怡。但是在傷害了這麼多人之後,我們倆都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肩並肩一步步向前走。

 我現在能握住的只有橘同學的手,恐怕她也只能握住我的手。

 總感覺所有的一切都在加速走向終結。

 「司郎君」

 走到站前廣場的時候,橘同學停下了腳步。在她淡然的視線前方有一位女生。

 是早坂同學。

 她朝這邊走來,走到我們面前

 「桐島君……橘同學…

 她低著頭,用十分客氣的語氣說,

 「你們兩人,居然做了那種事呢……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經常這麼做對吧……

 「對不起」我說。

 我想早坂同學一定非常受傷,既憤怒,又悲傷但她抬起頭時的表情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樣。她用或羞或恥的神情說,

 「分我一半吧」

 「啊?」

 「 桐島君我沒在問你」

 「啊、好的」

 非常抱歉。

 「我說橘同學」早坂同學再次開口道。

 然後她露出了像是小孩子之間想要一起玩耍的表情。

 「由我和橘同學來共享桐島君。不行……嗎?不,這不行的吧。早坂同學的意思,說白了就是一男腳踏兩條船,而且這裡甚至不管不顧我的想法,完全超出了不健全的層面,更何況我都想象不出這樣做我們會演變成怎樣的關係。但沒想到的是,橘同學在沉默了幾秒後說,「可以啊。就讓我們共享司郎君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