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正文・序章——現實的結局

第四卷  正文・序章——現實的結局

 那一天

 我那始於鞋櫃中一張紙條的,現實。

 我那尚未開啟便遺憾遠去的,現實。

 ……也許,一定。

 歡呼雀躍,光彩耀目,志足意滿,

 然後——

 將那大家能一直一直歡笑的,

 那理想的現實(虛構),

 改寫成現實(真實)吧。

 譯著(原文這兒的兩個詞是fiction、和no fiction,對應的就是虛構、故事和真實、現實)

 ◆

 “為、什麼,你會在這兒…?

 長坂目瞪口呆,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我離開因選舉結果困惑不已的幸前輩身邊,來到了天台。一切發展都如我所料,想到這兒,不禁咬緊了嘴唇。

 果然……還是變成這樣了呢。

 我打心底裡厭惡這再次出現在眼前的現實。

 我無法原諒,只會招致這種狀況的自己。

 ……不,不對。不行。

 即便如此自我折磨,我的目的仍是無法達到。

 既然利用這一狀況已成最優解,也決定了做出這一選擇,如今再訴苦已經沒有意義。

 否則,我將對不起那些不能歡笑的、和不得不收起笑顏的人。

 因而,我——將冰封自己的內心。

 我要與所有罪惡的根源抗爭。

 “數字真的是簡單明瞭呢,能清楚直白地反映現實。”

 “長坂同學的話,應該最瞭解這一點的吧?”

 “誒…….”

 長坂猛然睜開了雙眼。

 數字——客觀的信息(數據)。

 我從幸前輩那兒得知,長坂同學特別擅長處理信息。

 由此明白了,自己為何一直從他身上感到反常——

 也因而理解了,當初為何沒有將他視作普通人的原因。

 ——在我認知裡的長坂同學,總能作出最優的選擇。

 往小了說,就是和他人閒聊時,他總能不露聲色地拋出對方一定感興趣的話題,展開讓人如沐春風的對話。

 我是小說,常葉是運動,鳥澤則是刺激而有挑戰性之類的話題。就連說話談吐和聲調也會迎合他人。

 並且,他將這一社交策略,面向了班級全員——不,範圍應該更大,應該已經覆蓋了全年級的學生。

 此外,當他人迷茫於自身應有的存在方式時,他會看穿別人“要是這樣就好了”的願望,為他們指明實現的道路,還會幫助周圍的人。

 最能體現這點的,就是與步夢發生衝突的時候了。長坂同學看清了步夢的本質,並向其提示了最優解。而這本質,就連她身邊最近的好友——響 也不知曉。

 並且,還讓毫無凝聚力的班級,承認了這一“最優”(回答)

 準確無誤地選出最優解,並付諸實踐。

 能做到這種事情的人——毫無疑問,絕不普通。

 但我當時不明白,長坂同學不普通的原因。

 畢竟,他不如常葉同學那般善解人意,也不如彩乃和鳥澤同學那般聰慧過人。本質上和步夢很像,都是淳樸直率的人。

 所以,能做到這種事,我一直覺得不可思議,這也是無法預測他行動的原因。

 不先弄清楚這一點,就沒法對付他——於是我開始關注他的所思所為、秘密聯繫與他有關的人,四處打聽他是個怎樣的人,埋頭於收集信息——

 然後,選舉前。

 我從幸前輩那兒聽到了關於他的評價:“誤打誤撞就聊上了,工作上也會幫助我。”

 與此同時,我想起了“他擅長調查”的傳言,下意識就理解了——

 長坂同學一直在靈活運用事前收集的信息,先行得出了最優解。

 如此一來,便能解釋為何他總能做出最適合的行動,甚至適合到不自然。

 但常言道:“說時容易做時難”。我也懷疑這樣的事情真的做得到嗎……但說到底,花費大量時間將其專業化的話,未必辦不到。

 總之,我將他強大的根源歸結為信息(數據),這正是使他不再普通的武器——

 因此,我特意提供長坂同學賴以行動的信息,助他看清現實。

 “——那些數字正是證據呢。學校大半的學生們——那些‘普通的人們’,因為看了這場鬧劇,心灰意冷了。”

 “鬧…劇…?”

 長坂同學遊移不定的眼神一下子定了下來。

 “僅是我聽過的話,就有‘擅自炒熱氣氛,惹人耳目’‘希望他別把別人捲入其中’‘當選沒當選都很麻煩’‘開端結尾如何都無所謂’——”

 “……”

 “‘漫畫看多了吧’”

 長坂同學聽著這些話,緊緊握著拳頭。

 我是不會看漏這些反應的——

 果然,這正是。

 不普通的你所描繪的理想世界…吧。

 我暗自咬緊了牙,努力冷靜思緒,繼續說道:

 “鹽崎前輩的盛情演出,別說傳達志向了,反而是反效果。大家聽到那些事情,興致全被一掃而空了。

 “……”

 “幸前輩的線上答疑會也是,大家最初都覺得新奇,期待滿滿的,冷靜思考過後想法似乎又變成了‘不就拿多了點兒分數嘛’呢。“

 “不僅如此,還有的人說‘神經病’‘理她幹嘛’,攻擊幸前輩。明明就是一群和前輩毫無關聯、對前輩一無所知的人們呢。還有——”

 “清、清裡同學!”

 像是為了蓋住了我的聲音,長坂忍無可忍般提高了音量。臉色愕然,開始呢喃:

 “阿,清裡同學,那個…”

 嗯……?

 “為什麼……大家忽然間……都怎麼了……?”

 問的問題太過模糊,一時沒有領會意思。大概是頭腦一片混亂,思緒沒來得及整理吧。

 只是,我能預料到,長坂同學想知道的事情。

 “我啊,來這兒只是想讓長坂同學你們知道,現在自己在做的事情結局如何呢。”

 “我們的,結局…?”

 “是的,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選舉會走偏。”

 “——?”

 話雖如此,我並沒有為了選舉結果做出特別的動作。

 為了讓大家投不信任票而操作輿論、又或是控制他們投空白票……這種事情,並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我只是,讓大家的目光投向了幸前輩和鹽崎前輩——這些想要做出不尋常事情的人。

 只是,讓“普通的人們”或多或少的反應更顯眼而已。

 …是的。

 我只是,知道會變成這樣而已。

 “那些‘普通的人們’若是被捲入了不普通的事情中——唔,若是接近了那些不普通的人,是絕對不會接受他們的。”

 “……”

 “與想做的事情本身好壞無關。只要是與自身常識相差甚遠的人,他們便會視其為‘怪人’,並抗拒:‘不想和他們有牽連’。“

 “……”

 “最終,迎來的只有這種誰也無法歡笑的結局。不僅是當事人,連身邊的人們也會被捲入其中。”

 “誰也,無法  歡笑……”

 長坂喃喃自語。

 我默默點頭,向前走出一步。

 ——然後,

 將這現實

 “將‘普通的人們’捲入不普通的事情中的”

 “正是長坂同學。”

 正是你,

 “像你我這樣想要實現不凡理想的大笨蛋——光是存在,就會讓大家變得不幸。”

 ——和曾經的我啊。

 “我…們…?”

 說到一半,長坂同學猛地咬緊了牙關。

 “那個,抱歉,今天先聊到這。”

 話音剛落,慌慌張張地邁出步子正要離開。

 我馬上說道:

 “你想先好好調查一番吧?收集好信息,然後再判斷怎麼做……和彩乃一起,對吧?”

 “誒……!?”

 “我覺得沒那必要,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打算將做判斷所需要的信息全盤告訴你。”

 我將散亂的頭髮撫回耳邊,環顧周圍。

 ——由於選舉結果的意外,學生會如今正處於混亂之中,老師們忙於開會討論是否承認這結果,無暇顧及其他事情。而樓頂的鑰匙即便送回得再慢些也無妨,不會造成問題。

 潛在的最大阻礙——彩乃,如今也正躊躇不前。

 我呼了口氣,倚靠樓頂倉庫的牆壁上。

 仰望天空,一眼望去,盡是濃灰的烏雲,雖不會下雨,但也與藍色相去甚遠。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我為什麼知道會發展成這樣。”

 ——我開始敘述。

 曾經不普通的我。

 以其為目標、並最終抵達了的,

 “那是我初中時的事情了——”

 現實(理想)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