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四元館事件

IYAMA

第三卷 四元館事件  IYAMA 七年前——

 這是一個奇妙的建築物,根本不像辦公樓。

 由單邊四米長的方塊拼成3×3×3的大立方體,每個方塊的表面都裝有縱向延伸的玻璃,方便上下連接。

 這個建築物坐落於既沒有圍牆也沒有草木的一塊正方形空曠土地中央。沒有遮擋物是為了讓這個建築物更顯眼,在東京郊外悠閒的風景裡,它的確大放異彩。

 無論是多麼會設計奇異建築物的伊山久郎,也令人懷疑這裡到底是不是他的建築設計事務所。

 四元凜花走下出租車後,又回頭對著車內問了一句:“真的是這裡嗎?”

 “是的。伊山建築設計事務所對吧,沒錯,只要來過就肯定不會認錯。”

 一點也沒錯。

 可這裡連一塊招牌都沒有。

 還是說,伊山久郎有自信,光建一個房子就能證明自己的身份?

 他真的是如此厲害的人物嗎?

 凜花發現自己開始懷疑了,連忙反省了一下。

 客觀事實證明,伊山毋庸置疑是一名偉大的建築師。她在意的是別的事——伊山能不能為自己解決即將面臨的麻煩。

 為了確定這一點,她必須來見他。凜花懷著抓住救命稻草的心態向奇妙的立方體前行。

 途中她踉踉蹌蹌。

 最近她經常這樣,死神離她越來越近了。

 可她還不能死。病魔,再給一點時間吧。在達到目的之前,她絕不能死。

 凜花瞪著立方體,一步一步地緩慢行走。

 這時,她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既視感。

 眼前的立方體彷彿在哪裡見過——明明是第一次見這麼奇怪的物體,為什麼呢……

 她無法理解自己內心的這一想法,不一會兒已經走到立方體前面了。

 那裡豎著一個信箱和一根竿子。杆子上有門鈴和擴音器,上面寫著“有事請按門鈴”。

 按響門鈴之後——

 “你好。”

 一名男性應門。

 “我是約了三點來的四元。”

 “好的,我馬上下去。”

 幾秒鐘之後,伴隨著嗡嗡的機械聲,建築正面的中央縱列發生了變化。

 ■下層的方塊縮向裡面。

 ■中層的方塊移動至下方。

 ■上層的方塊來到中層。

 ■上層裡面的方塊向前推移。

 這些動作同步進行著。

 看著這些方塊移動,凜花明白了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這不就是魔方嗎?

 這個建築物就是魔方的形狀。

 凜花的情緒搖擺於感慨與震驚之間,不知不覺,建築物停止了運動。

 位於正面最底下的那塊玻璃打開,從裡面走出一位蓄著白鬍子的老人。他就是伊山久郎,和網絡上的照片一樣。

 還以為是個怎樣的怪人呢,沒想到伊山精神矍鑠,露出了笑容。

 “哇哈哈,你好像嚇了一跳,請進吧。”

 凜花誠惶誠恐地從玻璃門進入建築。

 室內當然也是立方體,裝修得像接待室一樣。正面左右的牆壁材質和門口的玻璃一樣,能看見左右兩個方塊內部,原來如此,這些縱向延伸的玻璃既可以是窗又可以是門。

 天花板和地板上都裝有升降口,如果想要向上或者向下的話,或許升降口中會落下梯子。

 “請坐吧。”伊山說道。

 凜花坐在玻璃茶几前面的沙發上。伊山並沒有坐下。

 “我去倒茶。”

 他移步來到牆邊的長桌子旁。

 凜花伸長脖子看,只見伊山用熱水壺往茶杯中倒水,他沒有委託秘書做這些,而是自己做。不過話說回來,他有秘書嗎?“好燙!”

 “你沒事吧?”

 “啊,沒事,老年人感覺變遲鈍了,所以不怕。”

 “這不是更加危險了嗎!搞不好會燙傷吧?”

 凜花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她看了一眼伊山的手,的確如眼前的這位老人所說,沒有燙傷。

 “太好了,我來端茶吧。”

 “不,我可不能讓客人做這種事……”

 “沒關係的,讓我來。”

 伊山似乎還想說什麼,凜花並不介意這些細枝末節,她迅速地用餐盤將兩人的茶端到桌子上。

 “謝謝溫柔的小姐。”

 伊山一邊說一邊面朝凜花坐下。

 他真的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建築師嗎?怎麼看都只是一個尋常的老人(甚至還有點手腳不利索)……

 伊山似乎發現了凜花一直在盯著自己看。

 “我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不,我只是……伊山老師一直都在設計奇怪的建築物,我本以為你是一位有些反常的人,沒想到居然如此普通,所以很吃驚。”

 這話說得有些沒禮貌。不“反常”,而是“普通”,對藝術家說這種話會讓人不快吧。

 凜花偷偷地窺視對方,沒想到伊山完全不介意,還笑了。

 “哈哈哈,我確實很喜歡像事務所這樣的怪異建築,可是一切作品都不是因為我而怪異。因為建築物不是為我而建,是為了住在裡面的人而建,也就是說怪異的起源不是我,而是住客。”

 確實如此——

 在不得不認同他觀點的同時,氣氛完全變了,凜花感覺自己快要被吞噬。

 “好了,你是怎樣的怪人?你想要建怎樣的建築物?”

 凜花嚥了口口水,下定決心,將自己所要面臨的情況告訴了伊山。

 “其實……”

 聽完之後,伊山輕聲嘀咕。

 “可以用睿智構造……”

 “嗯,什麼?”

 “睿智構造……算了,還是給你看影像吧。”

 伊山操作著遙控器,打開了牆壁上掛的電視,裡面有一個個文件夾。伊山選中一個文件夾,播放了一段視頻。

 書架,和很多書。

 如果只看視頻中的物品,並沒有任何怪異之處。

 可是,這段視頻從一開始就不正常。

 大部分書籍都沒有收納在書架上,而是懸浮於空中,內文紙就像翅膀似的啪嗒啪嗒飄揚。

 “這究竟是……”

 “是我設計的建築。”

 伊山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

 突然,眼前的這位老人彷彿變成了神秘的魔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