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決意

第一卷  第五章 決意 在那之後,我不記得是怎麼回家的。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在自己的床上了。

 「………早上了嗎?」

 透過了窗簾的空隙,可以看到湛藍的天空。

 看了看放在床頭櫃上的鬧鐘,已經過了九點了啊。

 「遲到了……乾脆休息吧。」

 從床上起來,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看到了陽乃發過來的消息。內容是『今天不來學校嗎?彩奈醬也沒有來呢』

 ………星宮也休息了嗎。想來也是啊,都發生了那樣的事了。

 「………」

 星宮的父母自殺了。為什麼會自殺。

 那是因為,他們殺了我的家人。

 不過說是殺也不太對。

 畢竟那是交通事故。

 即便知道了這一點,我也很難平復心態。

 但我並不怨恨星宮……

 「到底怎麼回事啊……真是的。」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的啊。

 解決了跟蹤狂的問題,還想著……終於跟星宮交往了。

 但是現在還能回想起事故發生的瞬間。

 從車裡走出來的星宮夫婦,以及黑髮的星宮……

 然後是淡淡的空無的情感。彷彿悄悄的下了決心一般,滿是虛無的想法。

 感覺到了身體裡空空如也的。真是久違了的感覺啊……

 「活著,真的是一件麻煩的事啊。」

 再一次回到了床上,閉上了眼睛,什麼都不想。

 現在就像是逃避現實一樣,陷入了夢中,

 身心都已經已經到極限了。

 ◇◇◇

 「……是吧。」

 醒來的時候已經到正午了。在這種狀態下還是會感覺到餓的。先吃點什麼吧。

 「有什麼,能吃的嗎?」

 從床上起來,走出了寢室,來到了冰箱前。

 「……什麼都沒有啊。」

 冰箱裡面空蕩蕩的。不知道為什麼有很多過期了的芥末。

 「……已經夠了吧。」

 對一切都提不起興致。再一次返回了寢室。就這樣背對著倒在了床上。

 我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忽然想起了星宮那天真無邪的笑容。

 「……啊,真是的。為什麼啊。可惡。」

 眼淚湧了出來。好久都沒有哭過了。眼淚好燙,感覺臉要被燙傷了一般。

 「………」

 一直……一直都是這樣。即使感覺很順利,也一定會發生什麼事。

 命運這個東西,總是不會讓我們輕易的走上幸福的道路。

 「說到底,我的人生啊,果然就是一坨屎啊。」

 被陽乃甩了的時候,還有著自暴自棄的力氣。

 但是現在……已經連去自殺的想法都沒有了。

 「現在,星宮在做什麼呢……」

 都那樣子哭過了,我想現在一定也很難過吧……

 叮咚——

 門鈴響了啊。怎麼樣都好,無所謂了。

 我決定就這樣閉上眼睛睡覺——

 叮咚——

 「………」

 直覺告訴我。按門鈴的是陽乃。

 但是現在是中午,也就是上學的時間……

 「只能,去了嗎?」

 雖然感覺全身都很疲憊,但是還是走向了玄關。

 打開了門之後——

 「啊,小陸!真能睡呢……早上好,嗎?」

 「……陽乃?」

 「嗯,是我哦!小陸最重要的青梅竹馬來玩了哦!」

 在那裡的是——是跟往常一樣的,笑容開朗的跟太陽一樣的存在。

 ◇◇◇

 「陽乃,現在還是上學時間吧?」

 「我逃出來了哦。是第一次的逃學呢……」

 對面在裝傻的開朗的可愛的陽乃。

 如果是平時的話,肯定會覺得很可愛的,但是現在一點想法也沒有。

 「………為什麼呢?」

 「答案很明顯了吧。」

 陽乃笑著說『真的不知道嗎?』

 「當然是為了見重要的青梅竹馬……為了見我喜歡的人啊。」

 陽乃帶著溫柔的笑容說道。

 陽乃應該還不知道我跟星宮之間發生了什麼。

 儘管如此,我想還是從我的無故缺勤這一點察覺到了什麼。這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吧……

 「我有跟你聯絡過了吧……說現在過來的,沒看到嗎?」

 「……對不起,完全沒有看到。」

 「沒事的,不用道歉的。畢竟是我沒有考慮小陸的情況直接過來的。」

 不對吧。你明明是因為擔心我才來的。

 性格認真的陽乃,才不會因為這種自己的原因逃學啊。

 「………」

 突然注意到陽乃的手裡提著超市的購物袋。裡面好像裝滿了各種各樣的食材。

 陽乃好像也注意到了我的視線,把手裡的袋子舉了起來。

 「啊,這個嗎?反正小陸的話肯定什麼都沒有吃吧?現在我就來展現一下我的廚藝吧!」

 彷彿看穿了一切一樣,陽乃發出了哼哼的得意聲,表現出了滿滿的幹勁。

 ◇◇◇

 比較遺憾的是,我不會做飯,所以炊具好久沒用了,已經蒙上了一層灰。

 「哎呀,果然是這麼回事呢,小陸是一個沒法獨立生活的男生。」

 「可以做到的吧,活到現在還沒有死掉。」

 「因為我定期有邀請你吃飯吧,而且最近的話一直是彩奈醬在照顧你吧。」

 「…………」

 「……這樣嗎?」

 這個『這樣嗎』是什麼意思啊。陽乃從沉默不語的我這邊看出了什麼嗎。還有一瞬間露出了很認真的表情,雖然之後馬上又變回了微笑。

 「那麼,小陸就在房間裡等著吧。」

 「我知道了。」

 就按照陽乃說的那樣,我坐到了餐廳的椅子上。什麼都沒有想,只是呆呆的看著繫上圍裙的陽乃。

 對家務完全不感興趣的我,不知道她在做什麼,但總覺得她好像在很熟練的準備料理。

 這該怎麼說呢……算是曾經的理想嗎?

 我之前的夢想就是和陽乃成為家人。

 如果夢想實現的話,就是這種感覺嗎?

 ◇◇◇

 「我吃飽了。」

 「招待不周。」

 陽乃這次做的是親子丼。鬆軟的雞蛋配上柔嫩的雞肉。洋蔥的爽脆感也很不錯。吃好吃的美食果然可以豐富人生啊。

 本來沒什麼幹勁的心情,現在也稍微得到了一些好轉。

 我抬起頭,發現坐在我對面的陽乃正在開心的笑著。

 「該怎麼說呢,總覺得很開心啊……」

 「嗯,很開心哦。因為小陸吃的很香嘛,所以我感覺做的也很值。」

 「……陽乃做的飯……一直都很美味……」

 「是這樣子嗎?謝謝你的誇獎,小陸。」

 看起來是稀疏平常的對話,但也正是這樣的對話,治癒了我的內心。

 即便是這樣,也還有不可逃避的事實。

 「我說啊,陽乃。」

 「怎麼了嗎?」

 「關於星宮的事,你知道嗎?」

 「————」

 本來表情溫柔的陽乃,突然就變得嚴肅了起來。

 「能告訴我嗎?陽乃所知道的關於星宮的事。」

 「小陸……你回想起了關於那起事故的事了嗎?」

 從陽乃的問法來看,她應該是知道我的記憶狀況的。

 「啊,嗯,那起事故的加害者,是星宮的父母……」

 陽乃的表情好像受到了衝擊一般,低著頭,表現出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關於星宮的事情,你不知道嗎?」

 「我只是想著該不會是這樣的吧。畢竟名已經不記得了,但是姓卻是一樣的……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想著儘量不讓小陸接近彩奈醬而已。」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但是啊,我看到彩奈醬很平常的對待小陸,就判斷她是別的星宮了。」

 原來如此,聽了這句話,我算是明白了。

 我剛開始和星宮有聯絡的時候陽乃對我說『彩奈醬的話不可以』但是卻沒有說明理由,之後卻又接受了我跟星宮的接觸。

 「………星宮也不記得事故的事。」

 「………誒?」

 「………然後,星宮的父母好像是自殺了。」

 「誒,啊……等,等一下啊小陸。你跟彩奈醬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面對感到困惑的陽乃,我把昨晚發生的事都說了出來。

 聽到最後的陽乃,嘴巴不停的顫抖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話是這麼說,但是,這也太巧了吧。」

 「小陸………」

 「我已經完全不明白到底有什麼意義了。」

 陽乃還是一語不發的閉著嘴。

 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吧。

 在這痛苦的沉默氛圍中,我好像想到了什麼,輕鬆的說道。

 「我——喜歡著陽乃,我希望你能跟我交往!」(仙仙:說實話前面的我都忍了,但是這裡我的血壓是真的升上來了。)(校對:其實衝突的地方寫的還不錯,但是戀愛是真的稀爛,建議直接改寫懸疑,不要再寫戀愛了,真的)

 「……誒?」

 對於這樣突如其來的告白,陽乃好像吃了一驚,眨巴著眼睛。

 「我想要跟陽乃交往。想跟陽乃組成家庭。」

 「那,那個……就是……」

 「想要和陽乃一起住在這裡,想要一直一直都待在彼此的身邊。」

 「冷,冷靜一點啊,小陸。太突然了吧……」

 我站了起來,走到了不知所措的陽乃邊上,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我一直都喜歡著你,雖然這麼說可能會很噁心,但是我一直都在想著陽乃,一直都在用眼神追隨著你。」

 「誒,嗯,確實……」(校對:確實,是真的噁心)

 「當我知道只是被當成青梅竹馬的時候真的很痛苦。我只剩下陽乃了,要是連陽乃都拒絕我的話……再在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但是現在……還有彩奈醬……」

 「那個星宮,就是讓人痛苦的原因啊!」

 「小陸——」

 感覺腹腔裡面有什麼東西直湧到喉嚨口。

 眼淚也無可救藥的流了出來。

 「啊,是這樣……正如陽乃說的那樣,我是喜歡著星宮的!但是啊,星宮的存在也讓我感到痛苦啊!想到星宮和家人被車撞的瞬間……就會浮現出星宮的父母啊……!」

 「小陸……但是,即便這樣你還是有在擔心彩奈醬的吧?」

 「會擔心啊,怎麼可能不擔心呢?因為喜歡著啊……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行了啊……!星宮她……是這一切的開始啊……」

 哽咽聲伴隨著乾嘔聲一起用了出來。

 「陽乃……請跟我交往吧!果然我只剩下陽乃了……陽乃之外的別的存在,我不想再關注了……!」(校對:算了,我無所謂了,就這樣吧)

 「…………」

 搭在陽乃雙肩的手,自然的注入了力量。

 即便這樣,陽乃也沒有表現出痛苦的樣子,只是看著我的眼睛。

 「陽乃……你是喜歡著我的吧?」

 「小陸……」

 「我想要一直跟陽乃在一起。我,可以為了陽乃做任何努力……然後遲早有一天結婚的……對吧?」

 如果是陽乃的話,一定會接受我的吧。

 從以前開始不就是這樣嗎?

 還對我說了喜歡,因為擔心我而來到了這裡。

 我要和陽乃,同往常一樣一起——

 「……………」

 「陽……乃?」

 為什麼陽乃什麼都不說啊。

 為什麼一點回復都沒有啊。

 為什麼你連笑都不笑一下,而是擺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啊……

 ————又被甩了啊。

 就像那時候一樣,被甩了。

 以為一定會成功才選擇告白的,結果被甩了。

 這次也是,被拒絕了———

 「小陸。」

 感覺心臟好像被什麼揪住了一樣,陽乃突然轉變了態度——浮現了跟太陽般開朗的笑容。

 「可以哦,那就交往吧。」

 「陽乃……」

 「我啊,很希望小陸能獲得幸福。但是啊看到小陸跟我以外的女生說話的話……就會覺得很不高興。跟我這樣麻煩的女孩子交往,真的可以嗎?」

 「可以哦,我已經決定了。再說了,我也不打算跟陽乃之外的女生說話了。」

 「………是嗎?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那一瞬間,她看起來好像有什麼想說的,但是陽乃卻「哈哈哈」的開朗的笑著。

 「想要跟陽乃一直在一起。」

 「可以哦。要是小陸希望的話……我就陪在你身邊吧。」

 浮現出慈愛笑容的陽乃,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臉頰。

 終於啊,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啊。

 在這一個月之中,發生了很多的事。

 儘管如此,但是從小就有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就像之前一樣,今後也要和陽乃走在只有我們兩人的世界中。

 ◇◇◇

 總感覺難以入睡而醒了過來。

 熟悉的天花板——

 確認了是睡在自己房間的床上了。

 「………」

 有人正抱著我的身體。還是那種很用力的貼著。

 大概這就是難以入睡的原因吧。不需要看臉都能知道,抱著我的這個人是誰。

 「陽乃。已經到早上了。」

 「……嗯……小陸……?」

 隨著陽乃抬起頭,一股酸甜清爽的香味飄了過來。

 「早上好小陸。」

 「……早上好。」

 陽乃眨了眨眼睛。有些口齒不清,睡眼惺忪的。

 「那個……我前天也有說過了吧,要抱的話就溫柔一點啊。稍微有點難受。」

 「誒?但是啊,小的時候就這樣一起睡了吧。」

 「騙人的吧。我只有小時候牽手的記憶啊。」

 「小陸呢,在睡著之後會抱著我,感覺非常舒服。」

 露出了懶散的笑容,陽乃為了再次入睡,把頭埋進了我的胸口。

 事到如今………這個距離感還是好強。

 跟陽乃交往也過了兩週了。我們現在開始住在我家。

 當然有經過陽乃父母的同意。

 「——那個,陽乃,今天也要去學校的吧。」

 「是這樣呢。」

 「才不是是這樣呢……要遲到了——」

 「現在還沒事,再等五分鐘……」

 我剛要起身,陽乃就整個人壓上來。

 好像全力撒嬌的小動物一樣可愛。

 再等五分鐘嘛……看了看鐘,時間還足夠。

 那麼,就稍微再享受一會吧。

 ◇◇◇

 「小陸,要抓緊了!上學要遲到了!」

 「難道不是陽乃的錯嗎……?總共進行了四次再等五分鐘啊。」

 在平靜的街道上,我和陽乃向著學校一路小跑著。

 「啊!」

 我停住了腳步。那是別的班級的女生嗎?

 我看到兩個不論怎麼看都是辣妹的女生,正在對面的人行道上慢慢悠悠的走著。那就是接受了遲到,悠閒走路的強者的姿態嗎……

 「———」

 辣妹嗎?通過這個詞聯想到了星宮。

 星宮還是沒有來學校。再過幾天就是暑假了……

 班主任說了好像是因為『家裡的事』但是事實的話誰都不知道就是了。

 有傳聞說,好像是有就這樣退學了的說法。

 ………星宮,到底怎麼了呢。

 「喂,小陸!到底在想什麼呢?」

 「陽乃——」

 陽乃發現我停下了腳步,立刻就跑了回來。

 「要好好跟在我後面的吧,對吧?」

 「啊,嗯。」

 「到底在看什麼呢——」

 陽乃的視線捕捉到了那兩個辣妹。那雙眼睛裡閃著冰冷的光芒。

 「小陸啊,從大早上開始就像個男生了呢。」

 「那,那是什麼啊,那奇怪的發言。」

 「沒什麼!小陸想看誰是小陸的自由!把這麼可愛的青梅竹馬扔在一邊,盯著別的女孩子也是小陸的自由!」

 「我知道了了啦,對不起。」

 「……快點去學校吧。這次為了不再散開就牽著手吧。」

 陽乃緊緊的握住了我的右手,然後開始向學校跑去。

 是嫉妒心全開的青梅竹馬嘛……

 ◇◇◇

 在學校裡陽乃就變的很老實。果然還是在意周圍的目光嗎。

 我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看著和別人開心聊天的陽乃。

 「………」

 和那個陽乃形成鮮明對比的人是加奈。

 以前一直都跟星宮待在一起,最近就變成一個人過了。

 被別人搭話了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大概是在擔心星宮吧。

 前幾天,加奈還把我喊到了校舍後,詢問我關於於星宮的事。

 大概是『什麼都可以,請告訴我關於星宮的事,你應該知道的吧。』

 那個時候,我什麼都說不出來,也沒有心情說。

 儘管如此,加奈還是在繼續追問,這時陽乃出現了,強行把加奈趕走了。

 從那之後,加奈也就再也沒有跟我說過話。

 「………這樣子就可以了吧。」

 我跟星宮應該保持距離,不該參與其中。

 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無論何時都有陽乃陪在身邊,只看著陽乃一個人的人生。這就是我所期望的——

 「………期望嗎……」

 把抱有疑問的本心,埋入內心的深處,這樣子就好。

 ◇◇◇

 放學後陽乃跟我說『回去之前有個地方想去一下』然後便牽著我的手。到了目的地,才發現是車站廣場前的可麗餅攤。

 這裡是……之前跟星宮一起來過的地方……

 「小陸還沒有吃過可麗餅吧?從森本同學那聽說了這裡的可麗餅很好吃。然後就想著要跟小陸一起來呢。」

 「……是這樣啊。」

 看著開朗笑容的陽乃,她好像還不知道我跟星宮來過這裡的事。

 點單並領取了各自的可麗餅。

 就這樣子邊吃邊走在了回去的路上。陽乃突然捅了捅我的肩膀。

 「我想要嘗一口小陸的那個。」

 「給你。」

 也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我就把可麗餅遞了過去。

 陽乃開心的咬了一口,然後打從心底感到幸福的說了一句「真好吃~」

 「小陸也嘗一口我的可麗餅吧。」

 這次是陽乃像我遞過來了自己的可麗餅,我毫不客氣的咬了一口。

 不經意間好像咬到了陽乃吃過的部分,這方面也彼此彼此吧。

 「接下來去遊戲廳吧。」

 「誒,為什麼是遊戲廳……」

 「小陸很喜歡的吧?今天沒有心情嗎?」

 看到陽乃有些不安的問道,我便回道「那就去吧。」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但還是有些猶豫啊。

 陽乃沒有察覺到我這邊,一邊吃著可麗餅一邊走在前面。

 偶爾會回過頭來,看看我有沒有跟在後面。

 但是,要是距離太遠了的話——

 「小陸,可不能離我太遠哦。來,把手牽上吧。」

 這樣子一邊溫柔的笑著,一邊把手伸了出來。

 ◇◇◇

 來到了遊戲廳的我們,在轉了一圈之後挑了一個看著順眼的遊戲玩。

 不過,與其說是在玩遊戲,不是說是在享受跟陽乃一起待在遊戲廳的時光。

 陽乃也是一樣的吧。我能感覺到她很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時間。

 「吶吶,小陸,接下來玩那個吧!」

 陽乃不甘輸給店裡嘈雜的聲音,指著那個大聲的說道——是空氣曲棍球。

 一瞬間心臟突然撲通的高鳴起來。

 「小陸?」

 「啊……什麼事都沒有。可以哦,那就玩吧。」

 找好位置之後投入100日元。圓盤出來了之後遊戲就開始了。

 圓盤每次撞擊到桌邊就會發出華麗的碰撞聲,然後當圓盤到了陽乃那一側的球門之後,她就和發出「哇恰—!」的可愛慘叫聲。

 現在的得分是9—2。先得到10分就獲勝,我有9分。是單方面的對局展開呢。

 「小陸!現在還沒有分出勝負呢!下一分我要贏給你看。」

 「這個就規則上來說是不可能的。」

 陽乃跟星宮比起來,完全就不擅長空氣曲棍球。

 ……那個時候的星宮,真的是充滿活力啊。

 『我啊,被附近的孩子們,稱為空氣曲棍球女王呢!』

 ……現在回想起來啊,空氣曲棍球女王這個稱號……真是太遜了啦。

 「好機會!」

 「——啊」

 一不小心大意了。陽乃趁機打了圓盤,然後圓盤高速的撞擊著左右兩邊的桌邊,我還沒反應過來——就進了我的球門。

 「好耶!得了一分。」

 陽乃開心的就好像個孩子一樣。那個身姿——跟星宮重疊了。

 啊啊,這可不行。明明跟陽乃待在一起,卻想到了星宮。真是太差勁了。

 即便如此,溢出來的情感還是停不下來——

 「嗚……唔……」

 「小陸?」

 從內心湧上來的熾熱的情感越過了喉頭,直接來到了眼睛。

 為了掩飾流淚,我彎下腰把手撐在了桌子上。

 「小陸?我只是從小陸那邊得了一分而已啊,打擊這麼大嗎?!對不起!」

 「不,不是啊……完全不是啊……」

 「…………是這樣子嗎?」

 陽乃來到了我的身邊,溫柔的撫摸著我的後背。

 不會有錯的。我的青梅竹馬她,察覺到了。

 正是因為明白了這一點,才知道現在的自己做了多麼過分的事。

 即便這樣,陽乃還是靠近了我,對我說道。

 「沒關係的,小陸。有我在的話。就絕對不會再讓小陸受委屈了……」

 ◇◇◇

 聽著淋浴的沖水聲在浴室裡迴響。

 我坐在椅子上,沒有開始洗澡,而是在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特別是遊戲廳的那件事,讓陽乃費心了。那樣子可不好。

 「關於星宮的事……還是忘了吧。」

 原本就是不應該有接觸的關係。

 經過各個偶然疊加在一起的結果,星宮已經被逼迫到不再來學校了。

 現在的我該做的就是,把星宮給忘記,然後看向和陽乃在一起的人生。

 就在我這樣子想著的時候,突然浴室的門打開了。我心想著該不會是,轉過了頭。

 「小陸!一起洗澡吧!」

 脫下了衣服的陽乃,輕快的走進了浴室。

 這還是陽乃第一次闖入浴室。

 雖說是脫了衣服,但還是穿著橙色的比基尼……

 如果是裸著的話,我一定會暈倒的

 光光只是穿著比基尼就給我的心臟增加了負擔啊。

 「馬上就要放暑假了吧?我打算跟小陸一塊去海邊,所以買了新的泳衣。怎麼樣呢?」

 「很,很可愛。超級可愛的。」

 「真的嗎?太好了。我想讓小陸開心,所以根據朋友們的建議選的。」

 陽乃展現出了放心的笑容。

 那個樣子也好,說的話也好,都讓人覺得很可愛。

 我在這個過程中看向了陽乃的泳裝姿態。

 首先想到的是……歐派,變大了——也就是說是符合男性喜好的。

 我畢竟也不是變態,所以也不能光靠看就判斷出增長了幾個cup。

 高一的時候,明顯感覺要比平均值小一些,現在的話感覺要比平均值大一些。也可能是陽乃有些矮的關係,所以看起來稍微顯得大一點。

 身材嬌小,卻有著健康的腰圍,肌肉恰到好處的雙腿讓人怦然心動。

 保守地說就是很澀琴。

 「哎呀呀,小陸,看我看入迷了嗎~」

 陽乃雖然沒有表現出高興的樣子,但是臉上還是浮現出了一絲輕鬆的笑容。

 「陽乃……你的斯塔菲利翁,變大了吧。」(沒用的英文小教室:staphyloma,雌性乳腺組織,現在已經不用這詞了)

 「是這樣嗎?最近,好像突然就開始長了………小陸的話,是喜歡大的還是小的呢?」

 「多數的男人都喜歡大的吧,但也沒有討厭小的的意思。在大的跟小的都接受的前提下,多數人還是會選擇大的吧。」

 「那麼,小陸你喜歡哪個呢?」

 「大一些的吧。」

 是即答,雖然說了那麼多,但果然還是大一點的好。還是無法抗拒男性的本能啊。

 「誒,小陸喜歡大一點的啊……那麼,這樣可以的吧。」

 陽乃看著自己的胸部,滿意的點著頭。總是能接受我說的話比什麼都好。

 在我正煩惱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陽乃搬起了浴室角落裡的椅子,做到了我的邊上。是並肩而坐啊。

 我為了不讓她看見我的胯下,而側過了背對著她。

 「……陽乃,你靠我太近的話……我會意識到到各種各樣的事。」

 「誒,你到現在都沒有意識到嗎?我……已經意識到很多了。」

 「——」

 遭到了超乎想象的強烈反擊。

 威力十分驚人,一下就能把人擊飛。

 「那,那個……陽乃?我說的意識指的是……澀情漫畫的那種的。」

 「我知道的哦。」

 陽乃沒有愣住就斷言道,這下可糟了。

 「我雖然是有意識的,但我也跟媽媽說好了,會進行桑得的交往。」(沒用的英文小教室:Sound,健全的,健康的,常被人所指的翻譯為聲音)

 「是,是這樣呢。這確實是個好方——」

 「不過呢,要是小陸想的話,我想,我也不是不可以打破跟媽媽的約定。」

 「——」

 我感覺我的理想,正在被扼殺。

 不知道我在動搖的陽乃繼續說道。

 「其實啊……還是稍微有在等待一下的……」

 「………」

 陽乃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這次我的大腦真的要爆炸了。這個,算什麼啊。

 不對,我的青梅竹馬從以前開始就很積極。

 身體接觸有很多,每次都會想要吸引我的視線。

 雖然這樣子說有些奇怪,但是她的話並沒有什麼問題。而且現在還是戀人……

 「……那樣子的事,等到高中畢業之後……再做吧。」

 我開始甩掉腦中的妄想,彷彿要從口中吐出一般說道。

 這當然不用說,我也想跟陽乃做那樣的事,但是那一刻真的到來的時候還是稍微考慮一下吧……我只是單純的膽小吧。

 「高中,畢業之後……嗎?小陸這麼說的話……那我就忍耐一下吧。」

 「………」

 「話說回來,小陸。讓我們跟小時候一樣洗身子吧。」

 「那就洗吧,不對……我們彼此之間都有了各種各樣的成長……」

 「嗯?我說的是背哦。」

 「啊—」

 「你在想些什麼呢?小陸你個來車。」(沒用的英文小教室:lecher,登徒子,色鬼,口語一般用playboy)

 「唔……」

 陽乃開心的笑著,但我卻紅著臉,什麼都說不出來。

 ◇◇◇

 這是U咩——我知道這是U咩噠。(仙仙:U咩,即ゆめ,這邊是做夢的意思)

 舞臺上在街上。馬路上有來來往往的汽車,人行道上有普通的行人。這是再普通不過的光景。

 我就像是一個幽靈,不知幹嘛的幽靈,在日本遊蕩,看著為了繫鞋帶而停下腳步的——中學時期的我。

 「哥哥,我先走咯。」

 「雖然是可以,但是等待停下腳步的哥哥不也是妹妹的任務嗎?」

 ………我的說話方式有些奇怪,大概是受了動漫的影響吧。

 但是,走在前面的妹妹回過頭吐著舌頭對我說「我不知道哦—」

 我的父親和母親也開心的跟著妹妹繼續向前走。

 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的我,慢慢悠悠的繫著鞋帶。

 就在我係好鞋帶,準備起身的的瞬間——

 一輛車以極快的速度,撞向了我的父母和妹妹。

 就好像是玩笑一般,砰地一下,我的家人就被撞飛了出去。

 那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人該有的質量,人好就好像是垃圾一樣……

 時間就好像放慢了一般,我的家人們最終還是落到了地上。

 就那樣子一動也不動。

 四周開始喧鬧了起來。

 星宮的父母和星宮,從車裡走了出來——

 「———啊」

 熟悉的天花板

 我被驚到,猛的坐了起來。意識一瞬間就回到了現實。

 「………」

 房間裡很暗。從感覺上來看大概還是深夜。

 從床上醒來的我,發現全身都在冒著冷汗。

 睡衣就直接貼在身上,感覺很不舒服。

 「………小陸?」

 「陽乃……」

 睡在身旁的陽乃也醒了過來,起身跟我搭話。

 「又一次……夢到了嗎?」

 「………嗯。」

 每天晚上,我都會做這樣子的噩夢。大概是記憶在恢復了的原因吧。

 「小陸,來這邊。」

 陽乃散發出母親一般的柔和的氛圍,張開雙臂邀請我。

 我也沒有說什麼,就擁入了陽乃的懷抱。

 她溫柔的抱住了我的身體,我能感覺到我的心正在慢慢的平靜下來。

 「就這樣子睡覺吧,小陸。」

 就這樣被陽乃抱著躺了下來,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什麼都不要去想,就這樣待在這份溫暖之下吧……

 ————這樣子,就可以了嗎?

 我直接選擇無視掉自己內心的提問。

 ◇◇◇

 什麼事都沒發生就進入了暑假。每天都跟陽乃兩個人一起度過,不論是上學還是在家裡兩個人都在一起。

 對我來說沒有什麼特別的……還是一如既往的平常生活。

 真要說有什麼特別的就是,我一次都沒有見到過星宮。

 結果就是,直到暑假開始,星宮也沒有來學校一次。

 「………那麼,接下來幹什麼呢?」

 久違的一個人待著,我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直到傍晚的現在。陽乃被媽媽叫了回去,所以現在很無聊。不過好像說晚上會回來……

 一個人待著的時候,總是會忍不住的去想各種各樣的事情。尤其是負面的那種。

 「………」

 我想著要不吃點冰淇淋吧,然後打開了冰箱。

 結果裡面有很多的冷凍食品,但是就是沒有冰淇淋。

 「去買一些吧……」

 我拿起了錢包,決定去一趟便利店。

 ◇◇◇

 在便利店適當的買了幾個冰淇淋。

 走到店外的瞬間,就有一股熱氣襲來。即便是傍晚也很熱啊。

 雖然穿著短袖短褲,但還是感覺熱。

 街上的行人,也穿著這種暴露肌膚的衣服。

 「………冰淇淋要化了啊——」

 也買了陽乃的那一份。在融化之前趕緊回去吧。

 就在我準備大步向前走的時候。

 「啊,是黑峰嗎?」

 偶爾間遇到了加奈啊。她穿著很有居家感的寬鬆衣服,看來是為了去便利店而外出的。

 「感覺還挺新鮮的?」

 「哈?你在說什麼啊?」

 「加奈制服以外的樣子。」

 「誒,那什麼感覺好惡心。以前就有感覺,但沒想到黑峰會這樣子毫不客氣的說出來。而且還一直很爽快的就直接喊我的名字。」

 「對不起,畢竟我不知道加奈的姓啊。」

 「啊,這樣子的話就沒辦法了啊,畢竟也不能喊我叫“喂”吧………誒?你真的不知道我的姓的嗎?」

 加奈一臉震驚的問道,對此我只能無言的點點頭。

 「啊—只這樣啊。不過,我們彼此彼此就是了。我的話……也不知道你姓什麼啊。」

 「不是吧,你剛剛明明喊了黑峰的。」

 「哈?你該不會是聽錯了吧?我喊的明明是陸啊。」

 「這麼討厭認輸啊……如果可以的話,請把姓氏告訴我吧。」

 「絕對不要!」

 「誒………」

 「就算你現在這樣特意的問我。我也不想告訴你。」

 完全鬧起彆扭的加奈,雙手交叉著「哼」了一聲,把臉背了過去。看起來比陽乃和星宮的強度還要更上一層呢……

 我覺得這樣對話也算結束了,就這樣從她身邊走過準備回去了。

 「等一下啊。」

 「什麼事?」

 因為被叫住了,於是我再次停下腳步回過頭。

 加奈用極其認真的表情看著我。

 「這之後………要不要聊幾句?」

 ◇◇◇

 在加奈的邀請下,來到了附近的公園。

 這邊沒有除了我們之外的其他人,是比較好交談的環境。

 ………如果可以快點結束談話就好了。時間太久了的話,冰淇淋就要化了。

 「就坐這邊吧。」

 聽到加奈這麼說,我便坐在了邊上的長椅上。

 加奈也稍微隔了點距離,在我邊上坐了下來。

 「到底要說什麼呢?先說好,冰淇淋不會給你的。」

 「我才不要呢!話說,我想說的才不是這個啊!」

 「那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關於彩奈的事。」

 「———」

 感覺心臟被狠狠的揪住了。

 「黑——陸的話,已經沒有跟彩奈聯繫了嗎?」

 「嗯,沒有聯繫了。」

 「是這樣啊,你們兩人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能告訴我嗎?」

 「………」

 「我只是想知道彩奈發生什麼事了而已。」

 「……抱歉。」

 「……真是糟透了。」

 明白了就算問我也問不出什麼東西的加奈皺了皺眉頭抱怨到。

 我不想在說了。已經打算全部忘記了。

 「………這之前,我去了彩奈家裡。」

 「…………」

 我就這樣側耳傾聽著她平靜的話語。

 「雖然彩奈還是出來接應了,但是整個人的狀態糟糕透了……一直都在哭,眼睛紅通通的………頭髮也是亂糟糟的……」

 「…………」

 「雖然她聽我說話還是會笑,但那絕對是勉強自己笑出來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

 「………那天晚上,我住在了彩奈的家裡。結果彩奈她……在睡覺的時候一直在道歉。」

 「…………」

 我一邊想著怎麼可能,一邊繼續聽著加奈說話。

 「真的對不起,黑峰君對不起,黑峰君對不起……好幾次好幾遍的……哭著道歉。」

 「———」

 「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彩奈她會變的那麼痛苦啊?」

 「…………」

 「你跟彩奈吵架了嗎?然後拒絕了彩奈……然後開始跟春風交往的——」

 「才不是那樣啊!」

 我忍不住的大聲否定到。

 加奈被嚇到顫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復了平靜,繼續說道。

 「我也問了她發生什麼事了?但是她根本不肯告訴我………所以說,我真的一點情況都沒法瞭解……」

 「………關於這個,沒法跟別人說……」

 「………這樣啊。」

 我和加奈都把視線從對方臉上移開,低著頭凝視著地面。

 經過了數秒的沉默。加奈還是開口了。

 「………彩奈她,搬家了。」

 「………去哪了?」

 「搬到了鄉下。是外婆認識的人的家裡。」

 「是這樣啊。」

 「暑假期間,好像就要辦理退學了。」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我有些許動搖,但是加奈還是繼續說道。

 「我啊,雖然不知道怎麼了,彩奈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啊,我在想,彩奈有必要那麼痛苦嗎?」

 「那個是………」

 「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現在能幫彩奈的人………只有你了吧,陸?」

 加奈就這樣盯著我的眼睛,堅定的說到。

 「我的話……什麼都做不到的。」

 「你沒必要做什麼事,只需要陪在彩奈身邊就可以了。」

 「那是不可能的啊。」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

 「彩奈她,在變成這樣子之前,一直都會跟我說關於你的事。說什麼你一點都不體貼,還很不檢點之類的。」

 「那不就是單純的發牢騷嗎?」

 「但是啊,她也說過,跟黑峰君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那時的她笑的真的很開心。」

 「…………」

 「下週六,我要坐電車去彩奈現在住的地方。」

 「…………為什麼要跟我說?」

 「你也給我過來,陸。」

 「…………誒?」

 「你還是跟彩奈她好好談一下吧。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現在這樣子肯定不行。」

 加奈雖然說了些什麼,但是還是無法抵達我的內心之中。

 「可以嗎?我已經跟彩奈聯繫過說我要過去了,接下來就看陸你——」

 「………夠了啊!」

 「………哈?」

 「我已經受夠了啊!」

 「——誒」

 抑制不住的情感噴湧了出來,我忍不住的站起來大聲說到。

 加奈不禁睜大了眼睛,但我並沒有停下來。

 「我……想要幸福的,和平的生活下去而已啊……不想再,受傷了!已經不想再一次被傷害了啊……!」

 「我知道的,但是——」

 「你知道些什麼啊!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關於我……知道些什麼……!」

 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然後記憶又在一瞬間慢慢的甦醒。

 突然就失去了家人——被陽乃支持著——又被陽乃給甩了——從便利店強盜那幫住了星宮——又被星宮支持著——跟陽乃和好之後——又從跟蹤狂那邊救了星宮——本以為可以跟星宮交往了沒想到————!

 我只是想普通的,平常的……好好的活下去啊。

 「對不起……我一定是最差勁的那一個。因為我把陸你逼的這麼緊……即便如此,我還是想要說。」

 「………為什麼啊?」

 「能幫助彩奈的只有你了,陸。」

 「———」

 「我說的話的意義,你肯定知道的吧?」

 根本聽不懂啊,我。

 「說了這麼多,真是不好意思。我要去彩奈那邊,雖然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就是了………算了,還是作為朋友過去玩吧。」

 「…………」

 「姑且還是先把電車的時間告訴你吧。早上6點40分。我會在車站前等你的……」

 「………我,不會去的。」

 「是嘛。」

 加奈簡短的回答了之後,再一次看了我一眼。然後,從長椅上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公園。

 「…………」

 能幫助星宮的,只有我……?

 「這種事情,我一開始就明白的啊。」

 ◇◇◇

 跟加奈跟別之後,我回到了家,無所事事的躺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即便是陽乃回來了,我也還在繼續望著天花板。

 「小陸。發生什麼事了嗎?」

 「………」

 「小陸!誒呀!」

 「————!」

 陽乃就這樣直接跳到了我的身上……!由於衝擊過大的原因,沙發發出了輕微的嘎吱聲。

 「吶吶~明明有這麼可愛的青梅竹馬在這邊~為什麼還要盯著天花板看呢~」

 陽乃說著奇怪的鬧彆扭的話,躺在了我的身上。

 ……貼的太近了。陽乃的臉就在我的面前,稍微動一下就能碰到,還把整的人的重量都壓在我的身上。

 「陽乃,雖然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說我很開心,但是理性快要飛走了,還是希望你能注意一點。」

 「嗯?我覺得就這樣讓理性飛走也沒事哦。」

 果然。陽乃臉上浮現出了那個開朗的笑容。

 「陽乃……」

 「小陸。你又在煩惱什麼事了吧?」

 「差不多吧………」

 「那樣是不可以的哦。我呢,想要讓小陸感到幸福………所以只要是我能做的事,我都會去做的。」

 陽乃的眼中透露出堅決的態度。

 大概只要是我的請求,她都會去做吧。

 「讓我來猜猜看,小陸現在在煩惱些什麼呢?」

 「嗯。」

 「是關於彩奈醬的事?」

 「………嗯」

 果然是什麼都能看得出來啊。根本就敵不過這個青梅竹馬。

 陽乃慢慢的坐了起來,重新坐在了沙發上。

 我也跟著她重新好好的坐在了沙發上。

 「突然………就想到了星宮的事。」

 「關於彩奈醬的事……」

 「有點擔心。星宮現在也很難過吧。」

 「最難過的那個人是小陸吧。」

 「…………」

 我沒有辦法肯定,也沒有辦法否定。但是,星宮現在肯定也是一樣的痛苦。

 不對,星宮的痛苦在我之上的。

 我至少還有陽乃這樣子支持著我的溫柔的青梅竹馬。

 但是星宮身邊,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嗎?

 雖然星宮有著加奈這個朋友,但是,遺憾的是從星宮沒有告訴她關於過去的事就說明心理上還是有著距離的。

 再加上星宮本身的性格原因。

 讓星宮自己感覺到了罪惡感………

 根據加奈的說法,就是說星宮大概在夢裡也在向我道歉。

 自己的父母在事故中殺了人,然後又自殺了……這使她把自己拘束在了罪惡感之中……

 大概沒有比這還痛苦的人生了吧。

 「………我想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

 我只需要對星宮說一句,我並不會怨恨星宮就可以了吧。

 那樣子的話,星宮大概可以稍微緩解一些壓力。

 當然,真要說的的話,我也還沒有對那場事故完全釋懷。但是那畢竟是一場『事故』。

 而且當時的加害者也已經不在世上了。

 但是一想到星宮,就會想起痛苦的回憶也是事實。

 正因如此,我才覺得星宮會比我還要更加痛苦。

 「小陸,現在還喜歡著彩奈醬的吧?想跟彩奈醬成為什麼樣的關係呢?今後打算怎麼樣?」

 陽乃冷靜的提問,但是答案之前就決定了。

 「我想………和星宮一起活下去。想要,守護好星宮。」(校對:?是真的無語了)

 「………」

 陽乃陷入了沉默之中,整個房間一片寂靜。我突然醒悟了自己到底說了什麼。

 「對,對不起陽乃!不,不是這樣子的!我是喜歡著陽乃的………」

 剛才的那個發言,就彷彿是一邊在跟陽乃進行交往,但是又一邊否定著陽乃。

 但是,陽乃的臉上卻浮現出了溫柔的笑容。

 「啊哈哈,終於從小陸那邊聽到了真心話呢。」

 「………對不起。但是,那個……能夠真正理解星宮,貼近星宮的人,大概只有我了吧……」

 「那樣子的話,小陸就得去彩奈醬身邊了呢。」

 「………我不想啊。」

 「誒?」

 「我雖然是知道的………但是還是會怕啊。感覺很可怕。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完全無法預想會發生什麼……」

 「小陸………」

 「我不想再痛苦了。也不想要再心煩意亂了。只想要這樣和諧的活下去………」

 陽乃就這樣子靜靜地聽著我說話。

 「我的話,沒有陽乃就不行。我想要待在陽乃身邊,我不想要離開陽乃。如果沒有陽乃的話,我就沒法活不下去了。」

 「那是欺騙自己的吧,小陸?」

 「才不是欺騙啊——」

 「跟彩奈醬一起的時候,感覺如何?」

 「啊——」

 從小就跟陽乃待在一起的我,在跟星宮一起生活的時候,好像也習慣了普通的自我。

 雖然偶爾會想起陽乃,但並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意願的。

 「跟彩奈醬在一起的時候……小陸肯定會,表現的更加的自然。」

 「…………」

 對面著微笑的陽乃,我什麼都說不出來。

 就這樣沉默著,但是陽乃突然間抱了上來。

 那是十分強有力的,彷彿要把我們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一般的擁抱。

 「我很喜歡小陸,真的很喜歡,喜歡的不得了。只要小陸跟我以外的女孩子說話我就會很生氣,我無法想象小陸跟我之外的女孩子交往。」

 「陽乃………」

 「但是,不管怎麼說,你的幸福對我來說都是最重要的……你應該遵從你內心的想法………去彩奈醬那邊才行。」

 陽乃抬頭看著我,她有在溫柔的笑著但是——卻流淚了。

 陽乃的臉頰上有光浮現了出來。

 但是她的聲音有些微微顫抖,好像是在忍耐哽咽聲。

 「小陸,被我所束縛住了。」

 「沒有那樣的事……是我喜歡陽乃的……」

 「嗯,謝謝你。我很開心哦。因為我也喜歡小陸……所以我才希望,小陸可以去看看更廣闊的世界。」

 「更廣闊的,世界……?」

 「小陸,從我這個鳥籠裡飛出去吧。小陸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陽乃——」

 每說一句話,眼淚就會從眼眶中流出來,陽乃也明白這一點,那意味著會跟我離別——

 「如果啊,在達到目的地之前就感到了疲倦的話……隨時都可以回來。回到我這個青梅竹馬這邊。」

 「……………」

 「就如同小陸說的那樣,在這個世界上能和彩奈醬貼近的只有小陸了。」

 「陽乃………陽乃………!」

 陽乃她是在真心為我著想,正因為這樣才讓我感覺十分心痛。

 因為陽乃的佔有慾特別的強,嫉妒心也是……。

 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希望我可以獲得幸福………

 眼淚根本止不住,真的很難過……

 「小陸,你不需要在意我的。你只要凜凜的在空中自由的飛翔就好了。」

 「自由……」

 「當然,也有飽含著這樣的意思,才把『凜空』這個名字賦予你。」(仙仙:這邊的凜空讀音是りく,而陸的讀法也是りく。)

 「——」

 我沒有想過我的名字的意義。也從來沒有聽父母提到過。

 但是,如果爸爸和媽媽看到現在的我………會怎麼想呢?

 妹妹的話一定會吐著舌頭會我說傻瓜吧。

 「如果是小陸的話肯定沒問題的……已經離開我也可以活下去了。因為,小陸現在也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了。」

 「嗯………嗯……」

 「啊哈哈,要是像這樣子哭的話……這帥氣的臉也就毀掉了吧。」

 我好像是哭了,但我完全沒有自覺。

 大腦還以為,只是臉頰有些發熱而已。

 「陽乃……你不也有在哭嘛。」

 「我的話是可以的。失戀的時候一般都會哭的吧?」

 「……是,這樣吧。」

 「就是這樣呢。哈哈。」

 雖然陽乃在哭著,但還是展現出了笑容。

 ◇◇◇

 談話告了一段落,氣氛慢慢的緩和了下來。恢復了原本平靜的氛圍。

 我和陽乃就這樣子並排坐在了沙發上。誰都沒有說話,沉浸在了這個氛圍之中。

 「………其,其實呢,我一直都覺得,我沒有辦法贏過彩奈醬的。」

 「誒?」

 「稍微等一下下呢。」

 說完之後,陽乃走向了臥室,等出來的時候右手拿著一本書。

 那個是——從門戶小姐那邊收到的小黃漫!!為什麼?!明明藏到了床底下了的!!

 「啊,這個,那個……陽乃大人?」

 「……真是本H的書呢。」

 陽乃就這樣子眯起了眼睛,盯著封面說到。

 然後那本書的封面,畫著一位和星宮相像的辣妹。

 「這個孩子,是跟彩奈醬相像的女孩子呢。」

 「是,是這樣呢……」

 「小陸啊,也是個健全的男孩子呢。」

 「真,真的很抱歉!」

 「小陸,給我正坐!」

 「那,那個……」

 「對小陸來說,這種事還太早了啊。這也是………最後一次的說教了……」

 這麼說著的陽乃,發出了「噗噗」聲可愛的笑著——

第六章 朝著希望的反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