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轉機

第一卷  第三章 轉機 「黑峰君,一直以來謝謝你了。那個,已經足夠了……謝謝這段時間你能住在這。」

 「在,在說什麼呢。不是還有跟蹤狂的事沒有解決嗎……?」

 「但是,在這三個禮拜的日常中,跟蹤狂一次都沒有出現過吧?看來也許是我搞錯了的樣子。」

 在週六的早上,也就是解決了和陽乃之間那件事的兩天之後。正當我感覺氣氛有點奇怪的時候,星宮沒有任何徵兆的說出了這句話。

 不對,最近的星宮總是表現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好像在思考著什麼一樣。

 會比我起的還晚,還會失手把盤子摔碎……

 我還在擔心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原來是那樣啊。

 「……是真的有跟蹤狂的吧?要不還是再觀察一陣子吧?」

 「那要觀察多久呢?一直這樣嗎?還是直到高中畢業?」

 「那個的話……等到星宮的父母回來……為止?」

 「那樣的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

 是我有搞砸什麼事情嗎?

 在這之前——具體來說,是陽乃來之前,星宮給人的感覺跟我差不多,很享受在一起生活的氛圍。

 但是現在為什麼又要拒絕呢。我不是很能理解星宮的這種變化(仙仙:你能理解就出大問題了。)

 「誒……星宮的父母,不應該一年之後就會回來嗎?」

 「啊,嗯——那個……是這樣的。」

 還真是有些含糊不清啊。對於很喜歡雙親的星宮來說,這種表現真的是很少見。

 「總之,我會在這邊再待一陣子。」

 「這樣可不好哦,我想黑峰君還是應該回自己的家。」

 「為什麼突然會想讓我回去呢?在這之前,明明一直都一副我待在這裡感覺很好的氛圍啊。」

 「………」

 「星宮?」

 「啊,冷靜下來想了想之後呢,覺得這種狀況不太好。沒有在交往的男女,在同一屋簷下一起生活……」

 「事到如今才思考這件事啊……」

 「啊—真是的,我都說了可以了吧!已經沒有跟蹤狂在了,所以黑峰君也沒有住在這裡的必要了!」

 「————」

 星宮很罕見的流露出了這樣的感情厲聲說道。老實說,有點嚇到我了。

 「到底有沒有跟蹤狂,現在還不能完全確定吧。」

 「一,一次都……沒有出現過,這就是最好的證據不是嗎?再說了,我也確實不認為我有能吸引跟蹤狂的魅力……」

 「這可真是個有點麻煩的,有些過低的評價啊……只要不能完全確定到底存不存在跟蹤狂,我就會留在這裡。」

 「……為什麼,要這樣子在乎我呢?」

 「因為會擔心啊。」

 「……是,是這樣啊……但是啊,春風同學那邊沒關係嗎?」

 「陽乃?現在,跟陽乃沒有關係的吧?」

 「上次……你們不應該和好了嗎?那麼……我就在想……你們應該會順勢交往的吧」

 星宮的聲音有些過於小了,但是最後還是勉強還是能聽到。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星宮她,對我和陽乃很在意。

 「話先說在前面,我沒有跟陽乃交往。」

 「……沒有在,交往嗎?明明都兩情相悅了啊?」

 我跟陽乃之間說了些什麼還沒有告訴星宮。

 儘管如此,她還是知道我跟陽乃是兩情相悅的嗎。

 「啊——是這樣的,並沒有在交往……」

 「為什麼會這樣呢?」

 星宮的的眼睛就這樣看著我問道,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回答。

 我沒有跟陽乃交往的理由。

 那就是——黑峰陸他,喜歡著星宮彩奈——

 ……這樣子的話怎麼說得出口啊。(仙仙:能說,但是我不說就硬拖是吧,真有你的。)

 「難道是為了我嗎?」

 「誒?」

 「為了我而不和春風同學交往……而繼續留在這裡嗎?」

 「嗯—,稍微有點不一樣。」

 「那麼,是為什麼呢?黑峰君喜歡的人是春風同學吧?那麼,我覺得在別的女孩子這邊是不行的……」

 「只是,純粹的很擔心星宮而已。」

 「……我順便問一下……黑峰君……難道,喜,喜歡……我嗎?」

 「誒?!」

 星宮面紅耳赤的,嘴唇也在微微顫抖。

 這話直接讓我驚的瞪大了眼睛。還真是未曾設想過的問題。

 「我想著要是喜歡我的話,就好了……但是果然還是喜歡著春風同學的吧?」

 「啊啊,那麼——我就直接問了。」

 「問,問什麼?」

 「星宮喜歡的人是誰?」

 「——跟我這邊,沒有關係的吧!」

 「當然有關係啊!只有我被單方面的問東問西的一點也不公平!所以星宮也要說出自己喜歡的人!」

 「完,完全不能理解!我根本不懂黑峰君你在說什麼!」

 「我已經聽到你說了,星宮你……喜歡我的吧?」

 「誒誒誒誒誒誒誒?!沒有沒有,完全沒有!」

 星宮就這樣大喊大叫,拼命的搖頭來否認。

 如果星宮喜歡的人真的是我的話,那我就同時跟兩個女生兩情相悅了。(仙仙:???!真絕啊,對不起,我是弱者,我不知道大佬的世界是這樣的,嗚嗚嗚)

 「我,還不至於遲鈍到那種地步。你喜歡我的吧……」

 「你,你,你在說什麼呢黑峰君?!想象力太過了吧!」

 「但是星宮你啊,對我很溫柔啊!比對其他所有人都要更溫柔。」

 「那是你的誤會!僅僅是被溫柔對待就誤會,那,那是……最典型的不受歡迎的男生啊!」

 「——!」

 咚!!的一下,感覺自己好像吃了一個華麗的炸彈啊。

 但是,不過呢,那個啊。有時候會幫我撿橡皮,又是借我手帕,還會跟我打招呼……之類的,這樣子看的話就是有好感的吧。

 「星宮,你不喜歡我嗎……?」

 「……喜歡,才怪哦。所以啊你不用在意我的……趕緊到春風同學那裡去吧。」

 「………星宮的話,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

 「就因為這種事而待在這裡的話,可能會有點麻煩。」

 「——麻煩嘛!」

 「再說了,黑峰君他啊,人又很懶散……還老是說些奇怪的話,甚至還會一臉平靜的拿著我的內衣……」

 對我的抱怨,都說出來了啊。

 難,難不成星宮她……不是喜歡我,反而恰恰相反嘛——

 「其,其實吧……對黑峰君的話,應該是,討……討,討厭之類的吧……!」

 「————!」

 討厭嘛……是討厭啊。

 星宮她,原來討厭我啊。

 我有種快要吐血了的感覺。

 啊——,但是,但是那個——

 「即便討厭也好。」

 「……誒?」

 「就算討厭我也好,但我還是擔心星宮。」

 「黑峰君……」

 「就算被討厭了也沒有關係,我,想保護好星宮。」

 「——啊?!」(校對:——啊?!)

 她喜歡誰都好,跟那種事沒有關係。總之,我就是比較擔心星宮。

 如果我不在才能保證星宮的安全的話,那麼我也會一樣的毫不猶豫。

 「黑峰君……你這麼對我的話……啊!」(校對:**,什麼東西,我理解不了)

 星宮看起來很感動的說道,但是卻不小心撞到了迷你桌。就在這時,星宮放在迷你桌邊的手機掉到了地毯上很巧妙的彈了一下,滑到了床底下。

 「呀,搞砸了啊,得趕緊拿回來。」

 星宮就這樣子伏在地板上,往床底下摸索著————這下糟了!床底下很不妙啊!

 「星宮!等一下!那是——」

 「……誒?除了手機之外還有什麼……書嗎?」

 「小心一點星宮!那個可不是書,而是蟑螂啊!」

 「啊!……這怎麼可能啊?……這是黑峰君的書嗎?」

 星宮一邊說著,一邊從床底下拿出了手機和一本書。

 然後仔細的盯著書的封面,轉眼臉就紅了。

 「這,這這,這是……工口漫畫對吧?」

 「是的,確實是工口漫畫!」

 「而,而且,這個孩子……跟我有點關係吧……!」

 「搜達喲,那就是星宮呢!」

 「為什麼能這麼理直氣壯的說出來啊?!你這個變態!」

 「等一下啊!那個是門戶小姐硬塞給我的啊!我一點錯也沒有啊!」

 「那麼直接就處理掉,或者放到千春小姐的信箱裡不就好了嘛!」

 「………」

 「別不說話啊!為什麼要藏到我床底下啊?!」

 「工口的書要藏到床底下……這是大家公認的。」

 「太奇怪了啊!黑峰君也太奇怪了吧!居然把工口書籍藏到女生的床底下!」

 星宮好像非常慌亂的樣子,但是好像對工口書籍很感興趣的樣子。

 眼睛一瞥一瞥的瞄向封面。

 面對這樣子的星宮,我清了清嗓子,想要重新調整一下氣氛。

 「嗯,那個,就是這樣子……接下來也請你多多關照了。」

 「哈……」

 「蛤?」

 「啊——給我出去啊!!」

 ……………也是啊—

 ◇◇◇

 早上的教室總感覺很吵鬧的樣子,沒有一個人跟我一樣消沉。

 在教室的角落裡,有一名男生,正趴在桌子上,渾身散發著負面的氣息。

 沒錯,那個人就是我。

 「……這可真是夠嗆的啊。」

 星宮不僅說了討厭我,還讓我滾了出來,甚至連那本書也被發現了。

 但是啊,如果真的沒有跟蹤狂的話,也就正如星宮說的那樣,理論上來說,我也確實沒必要待在那裡。

 也就是說,我之所以會這樣失落,是因為我自身的心情而不是別的原因。

 「我是想跟星宮待在一起嗎?……原來是這樣啊。」

 就在我這樣喃喃自語的時候,感覺到了旁邊有人的氣息。

 「怎麼了嘛,小陸,感覺沒什麼精神呢。」

 「陽乃………」

 我抬起頭來確認陽乃的臉,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且開朗的笑容啊。

 感覺充滿負面情感的心被治癒了啊……

 「發生什麼事了嗎?」

 「……被星宮從家裡趕出來了。」

 「哎呀,這樣的話我得趕緊去跟星宮道謝呢!」

 「請不要以我不好為前提下這樣子說啊……不對,也許確實是我不好。」(仙仙:這裡原文是「オレが悪い前提で言うのやめてください……。いや、オレが悪いかもなんだけど……」我這邊不太清楚怎麼翻)(校對:這真是人能在日常中說出來的話嗎)

 告訴了陽乃,週六我和星宮之間發生的事。然後陽乃就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不停的點著頭。

 「小陸,這還真是相當重要的事呢。」

 「是啊,如果那個跟蹤狂不是誤會的話——」

 「你還有工口書籍的吧?趕緊讓我確認一下。」

 「是說那邊啊,不過工口書籍什麼的無所謂吧。」

 「才不是呢!對於現在的小陸還為時過早了,不過要是你無論如何都想知道的話,那我……」

 「那就不用了。」

 陽乃臉頰通紅的,說了一些奇怪的話,所以我現在要更冷靜的應對。

 說實話,我很想跟陽乃做那種事。雖然很想,但是現在——

 「為什麼一副提不起幹勁的樣子呢?」

 「也是啊。」

 可能是被說了討厭,對我還挺有效的吧。

 雖然那時候回了「即便是被討厭也好,我還是想要保護星宮」這樣一副看起來很酷的台詞,但實際上內心早就遭到了重創。

 我有些在意星宮在幹什麼,便把頭轉向了教室的正中央。

 還是一如既往,在跟加奈開心的聊天。

 一點也沒有關心我的跡象。

 「我真的被討厭了嗎……?」

 「雖然還有跟蹤狂,但要是真如彩奈醬說的那樣是誤會的話,就好了。」

 「………」

 「被說了討厭的話,小陸也就沒有必要努力了吧。」

 「但是啊,星宮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個救命恩人已經說過不需要了吧。」

 話是這樣說,在這麼下去看起來就像是我糾纏不休。

 「而且我啊,稍微有些……生氣呢。」

 「誒?」

 「雖然我啊,很感謝彩奈醬,那時候救了小陸……但是,這次的事還是有點無法接受。」

 「…………」

 「我還以為也喜歡小陸呢。沒想到居然是討厭啊。」

 「是謊言,也說不定。星宮可能是比較在意我跟陽乃的關係,才那樣子說討厭我來疏遠我的。」

 「那麼,你打算怎麼做呢?」

 「……我不知道。」

 「小陸雖然受傷了,但是還是很努力啊。雖然也有我害的那一點……所以算上那些份,我也想守護小陸。」

 「陽乃……」

 「我不希望你再有煩惱,也不希望你再受傷。因為有彩奈醬的存在,才會有現在的你。但是啊,現在的彩奈醬已經傷害了你……這樣的,是我無法原諒的。」

 陽乃的表情帶著點憤怒。她應該是真心在為我著想吧。

 「陽乃,我——」

 「小陸已經不需要再努力了,這件事已經告一段落了。」

 「告一段落,了啊……」

 「跟彩奈醬的關係已經結束了吧。那個,所以啊……還能,重新來過的吧?」

 「重新來過?」

 「嗯。我跟小陸,作為青梅竹馬要一直在一起的對吧?不過不像之前那樣,這次是作為戀人……我想待在小陸身邊。」

 「——。」

 雖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直接表達出了陽乃的願望啊。

 我不由得語塞了起來。

 正當我發愁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上課鈴響了。教室裡的學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陽乃自然也不例外,她最後對我說。

 「我比任何人都瞭解小陸,也比任何人都喜歡小陸。」

 陽乃用只有我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然後匆匆的回到了座位上。

 「………」

 這是我一直想聽到的話,如果在我告白的時候被告知的話,心臟肯定會因為太高興而停止跳動的。

 「………我啊,明明沒怎麼努力過啊。」

 但是陽乃卻說我已經很努力了。

 …………才沒有那種事啊。

 我從以前就一直被陽乃支持著。

 被陽乃甩了之後,又被星宮所支持著。

 這樣的話,我每天都在陽乃和星宮的治癒中度過的。

 我卻還沒有回報她們中任何一方的恩情。

 「不過,已經告一段落了啊。……可能正如陽乃所說的那樣。」

 我本來也是就是不會跟星宮產生交集的那種人。

 連說話的機會都不會有,雖然是同班的同學。

 「這也只是回到了平常的生活而已……」

 不對,不是平常的生活,是可以過上跟陽乃交往的理想的生活。

 ◇◇◇

 就這樣迎來了午休,我還是一如既往的跟加奈一起度過。雖然很在意心中的疙瘩,但還是故作平靜的說著漫不經心的話——我看到了黑峰君和春風同學一起走出教室。正要放進嘴裡的麵包,在中途停下了手。

 「彩奈,可以嗎?你的男朋友和別的女人一起走了。」(校對:所以你才是小木曾雪菜?)

 「沒關係吧……又沒有在交往。」

 「哈?現在還沒有到一個月吧?該不會是,不喜歡黑峰君那樣的吧?」

 「沒什麼……!」

 感覺有什麼東西從內心深處湧出來。我把麵包塞進了嘴裡,用力的去咬。這算是,吃醋吧。

 「但是彩奈——」

 「這樣子就好了……!」

 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

 放學後,之前星宮都會『回去吧』這樣子邀請我的……但是這次……

 「加奈,回去吧。」

 「黑峰君真的就這樣了嗎?」

 「已經夠了。」

 星宮拽著感到奇怪的加奈,迅速的走出了教室。

 我們之間的關係真的被切斷了。雖然是這樣,但感覺不是星宮所期望的。

 「小陸。一起回去吧。」

 「陽乃………」

 露出了自然笑容的陽乃,溫柔的邀請我。

 我回想起來,這是很『普通』的。

 我在向陽乃告白之前,像這樣子邀請我一起回去就是普通的日常。

 也就是說,我的日常生活又回來了。

 「……?」

 感覺有什麼視線注視著教室。有幾個男生在看著我。

 「黑峰那傢伙,還想著從春風換到了星宮那裡,結果又換回到春風了啊。」

 「校內屈指可數的兩名人氣女生啊。」

 ………這樣子可不妙啊。一都無法解釋,連我自己都覺得很荒唐。

 我就這樣抓著陽乃跟逃跑一樣的出了學校。

 往家的地方走去,走在街上的時候。

 「好有沒有像這樣子,跟小陸一起回家了啊。」

 「……是這樣呢。」

 走在我身旁的陽乃用歡快的聲音說著。

 從她笑眯眯的表情裡也能感覺到『好開心啊』的天真想法。

 「那個啊,我想跟小陸……牽手。」

 「還沒有交往呢吧?」

 「那……就當作是青梅竹馬那樣子牽手吧,跟小時候一樣。」

 「我們都是高中生了吧?在這種地方牽手會很顯眼的吧。」

 雖然我也很想跟陽乃牽手,但是現在我們還走在學校附近的路上。周圍有很多放學的學生。特別是陽乃,非常的可愛很引人注目。

 「我不會在乎引人注目的。」

 「……陽乃,你,有意識到自己很受歡迎嗎?」

 「有的啊。」

 「也是啊,沒有呢————誒!」

 不由得停下了腳步,盯著陽乃的臉看。

 陽乃也停下了腳步,臉上浮現出了一點愧疚的表情。

 「那,那個啊……因為收到過很多次的告白………」

 「啊,啊………那大概是多少次啊?」

 「進入高中之後……大概有十次左右吧。」

 「多麼真實的次數啊……!」

 如果是那種受歡迎的女生,大概就是有這麼多的被告白回數吧。

 而且陽乃還特地說了『進入高中之後……』

 如果吧中學的也算上的話,次數應該會變的更可怕。

 順便說一下,我連一次告白都沒有收到過。

 是完完全全的0次哦……!!

 「一次也沒有交往過啊……」

 「嗯。因為不太瞭解戀愛感情,所以拒絕了。朋友都讓我跟誰試著交往看看……但是我說沒有那個想法便拒絕了。」

 「是這樣啊……」

 「那是當然的吧,畢竟我啊,喜歡小陸啊。雖然我沒有注意到自己心中的初戀,但我還是喜歡小陸,這是不會變的。」

 陽乃一臉放鬆的說道,這讓我有些心動。

 「小陸應該也收到過很多告白的吧。」

 「啊,嗯……算是吧,到底有多少次呢,我也不太記得了。」

 不記得是當然的啊,畢竟一次告白都沒有收到過嘛。

 「果然啊。即便這樣,你也沒有跟他們交往,而是向我告白了啊,我真的很開心。」

 「………」

 看著臉上帶著發自內心的笑容的陽乃,我感到了一絲罪惡感。胸口感覺好痛啊。

 為什麼男人會這樣子愛慕虛榮呢?最近的我老是在說謊啊。

 「小陸,那個……我,會一直等著的……」

 陽乃的臉不好意思的紅了起來。

 就好像是在期待什麼酸甜的東西一樣。

 單憑直覺我也知道。陽乃她在等著我的告白。

 陽乃說過了自己會等著我的回覆。

 之後只要我向陽乃告白的話,就一定能獲得夢寐以求的人生的。

 終點近在眼前,只要伸手就能抓到的距離。

 但是我順從了自己的內心,開口說道。

 「希望你能再等一段時間。」

 「嗯,好的……我知道了。」

 ——咦?

 我本來打算說的是『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啊,是這樣啊,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做完。

 難道是那些事情讓我剎住了車嗎?

 今晚,我就麻溜的解決了吧。

 ◇◇◇

 我是知道今晚星宮沒有去便利店的。

 同居的時候知道了星宮的排班。

 「哎呀,這不是陸醬嘛。小彩奈的話,不在這裡哦。」

 我是來找老闆的,現在才剛過晚上十點,我便來到了便利店。確認店裡沒有客人後,我向老白搭了話。

 「今天不是來找星宮的,我是有事來找老闆你的。」

 「這樣子可不行啊,陸醬,雖然我確實是個美人,但是出軌可是不可以的哦。」

 「………」

 「………」

 ……………………

 「以前,你有提過說我可以在這裡工作的吧?那個提案,恕我拒絕,不好意思。」

 「哎呀,這還真是遺憾呢。不過你能這樣給個答覆我還是很高興的。」

 這個算是未了之事吧。雖然老闆可能沒有想多少就向我發出了那樣的提案,但還是很希望得到正式答覆的吧。

 「我說啊,陸醬的話,不想跟小彩奈一起工作嗎?」

 「……我想,大概她不願意跟我一起工作吧。」

 「是這樣嗎……?」

 似乎是察覺到了,我跟星宮之間發生了什麼,老闆也沒有追問了。

 但是關於星宮的事,他開始安靜的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前段時間的週六啊……小彩奈的表情看起來真的非常寂寞啊。」

 「很寂寞的表情,是這樣嗎?」

 「是這樣啊。還想著是一副很寂寞的樣子,結果又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連客人都有些擔心她。」

 「………」

 「那個啊……是後悔的表情。還是會後悔一輩子的那種。」

 「……是,這樣子嗎?」

 「我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陸醬啊,可不要讓自己後悔了哦。」

 ◇◇◇

 「哦,這不是陸君嘛。在這種地方遇到還真是難得啊。」

 聽了老闆的話之後,我騎車在夜晚的街道中準備回去。不過看到了前方的門戶小姐,我便停下了車來。

 「門戶小姐……這麼晚了還在外面真的好嗎?」

 「這不該是未成年的你該說的話吧。我剛喝完酒正要回去。陸君才是不回小彩奈那邊真的可以嗎?」

 「嗯……」

 「果然發生了什麼事吧。」

 「…………」

 立馬就被看穿了啊。

 「陸君的家,離這邊近嗎?」

 「嗯。大概也就三個小時的路程。」

 「這樣一點都不近吧。到家都要深夜了,不介意的話,今天就住我家吧。」

 「不好意思,總感覺會被吃掉啊。」

 「不不不,我不會對未成年出手的。……不過你真的不要緊吧。」

 「……是的,那麼再見了。」

 我再一次騎起了自行車。

 然後在經過門戶小姐身邊的時候。

 「星期六的早上,我去了小彩奈的家裡。」

 「————」

 我摁下了剎車,停下來傾聽著門戶小姐說話。

 「當我摁下按鈕的瞬間,小彩奈立刻就推門出來了。然後還一臉很開心的樣子。但是當她看到是我的瞬間,馬上就從一臉期待的表情變成了一臉失落的表情。」

 「……是這樣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小彩奈,她是不是在期待著誰的到來呢?」

 「………」

 「我不清楚那到底是誰。然後呢,失足少年君哦,你還是趕快回家吧。要是你出了什麼事的話,傷心的可就是那些喜歡你的人啊。」

 門戶小姐就這樣認真的結束了對話,背對著我走了。

 這算什麼啊,這時候擺出一副大人的樣子。

 我望著混入黑夜的門戶小姐的背影,只能呆呆的站在那裡。

第四章 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