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進展

第一卷  第二章 進展 和星宮一起同居從開始到現在也經過了好幾天了。

 這樣子的生活也慢慢開始習慣了。

 一開始我們還會因為洗衣物還要睡覺的地方而展開討論。但是現在也安穩的度過一天了。關於睡覺的地方,我也通過購買被子的方式解決了。

 還聽說了之前那個便利店的強盜也已經自首了,剩下的問題就是關於那個跟蹤狂了。

 不過我完全沒有感覺有跟蹤狂的氣息啊。

 難道是因為有我在的關係導致跟蹤狂開始警戒了嗎?

 但是,總覺得哪裡的氣氛不太對。

 自從那天和星宮一起出去玩了之後……就感覺星宮變得溫柔了好多。

 ◇◇◇

 「快起來——黑峰君,快點起床了啦!」

 感覺到肩膀被搖晃著就睜開眼睛醒了過來,然後以天花板為背景看到了星宮的。是辣妹模式的星宮啊。有好好地化了妝並且換上了制服。……早上了啊。不過我現在大腦還是不太清醒。

 「真是的,黑峰君。不快點準備起來的話,上學就要遲到了。」

 「啊,是這麼回事啊……那麼晚安。」

 好睏,就這樣閉上了眼睛準備開始睡回籠覺。只不過——「真是的啊!快點起來了啦!」耳邊傳來了這樣的聲音並且再次被劇烈的晃著肩膀。都到了這種程度的話,我也沒辦法再無視下去了。慵懶的爬了起來。

 「快點,去把臉洗了。」(校對:老媽子彩奈醬)

 「……嗯」

 「要好好地刷牙啊。」

 「……嗯」

 我恍惚著走到了洗漱台,按照星宮說的那樣開始洗臉刷牙。

 ……果然感覺哪裡好奇怪啊。

 正在刷牙著牙的我,一邊看向了鏡子裡的自己一邊產生了疑惑。

 不對,這樣被星宮這樣子叫醒也是和平常一樣的。……明明很普通但又很奇怪啊。

 「黑峰君~便當我也準備好了。」

 「嗯—」

 「千萬不能把這個忘記了哦!」

 「嗯—」

 房間裡傳來了星宮的聲音,我一邊刷牙,一邊做著簡短的回答。

 該怎麼辦才好啊,你這麼照顧我的話,可真是把我難倒了啊。

 我,明明是為了對付跟蹤狂才會來這裡的吧?

 雖然這種情況確實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好好的刷完了牙回到了房間。

 「來,黑峰君,吃早飯吧。」

 星宮把早飯擺在了桌上。有白米飯,烤魚和味增湯……是標準的早飯套餐呢。

 雖然可能又會被說成是偏見,但是我還是不覺得這是辣妹會做出來的早飯啊。

 從本質上來說的話。星宮真的是辣妹嗎?

 我一邊思考著,一邊在桌子邊坐下來,用事先準備好的筷子開始默默的吃飯。果然很好吃啊。

 星宮很擅長料理,這也是我在最近開始同居之後才知道的事情之一。

 「等一下,黑峰君!沒有好好的睡覺吧!」(仙仙:這邊星宮指的應該是睡相不好)

 「……沒有什麼不好的吧?」

 「這可不行啊,你看。」

 「……嗯。」

 星宮她用手幫我整理了因為睡覺而亂掉的髮型。

 與其說是麻煩了人家,倒不如說是被照顧了的感覺。

 我是寵物還是別的什麼呢?……算了,怎麼樣都好吧。

 「這樣就好了!真是的,從早上開始就好忙啊……我開動了!」

 幫我整理完頭髮之後,星宮也開始吃早飯了。

 怎麼說呢,感覺好像已經變成媽媽一樣的存在了。

 我和星宮就這樣隔著桌子度過了大清早的時間……這也是現在理所當然的日常之一。一方面覺得這樣子很好,另一方面也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

 吃完了早飯後,我便把碗洗了。然後就到了上學的時間。

 「黑峰君!快點去換上制服!」

 「啊—是這樣呢。」

 「誒,為什麼會當著我的面開始脫睡衣啊?!」

 「……你也已經習慣了吧?好幾次看過我的內衣了。」

 「才,才沒有看過呢!我根本就沒有機會看!」(仙仙:誒?根本沒有機會看的話,也就是說很想看咯?哎呀,星宮醬真是意外的h呢。)

 星宮慌慌張張的背過臉去。

 看來對於這種事,她還沒有完全習慣。

 明明洗衣服的時候應該看到過我的內衣的。

 「一起住在狹窄的公寓裡的話,看到很多不該看的東西也是沒辦法的吧。」

 「即,即便是這樣子,我也希望你可以稍微注意一下啊,我真的會被嚇到的……」

 「要不換到我家去吧?還有空著的房間,可以很從容的生活吧。」

 「那,那樣的事,我,我想……還太早了。我去男生家裡什麼的。」

 「我覺得總比邀請男生來自己家住要好一點吧。」

 看著星宮紅透了的臉,稍微有些吃驚。

 該說是價值觀有些奇怪呢?還是單純呢……

 ◇◇◇

 和星宮一起到校,然後一起踏入大早上的教室。之後坐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以前還經常會收到同學的關注,但是現在這樣的景象已經很平常了,我跟星宮在一起,也沒有那種有著過剩反應的人了。

 周圍的人似乎也習慣了我們之間的關係。(雖然並不是真的在交往)

 不過為了能更好的對付跟蹤狂,所以是住在星宮家裡的,這樣子的話假裝在交往也是比較合適,雖然同居的事情沒有被發現,但是考慮到萬一暴露了的話,這樣子也會比較容易接受吧。

 「……感覺,有些平靜呢。」

 吐露了一下心聲。切實地感受著平靜充實的日常。

 不過,還是有一件事讓我比較在意。

 那就是陽乃最近好像不太願意跟我說話。感覺是有意識的在遠離我。

 在這之前,明明還說了要繼續當青梅竹馬的………

 跟陽乃保持距離,這明明是我所期望的結果,但不知為何還是會有些許悲傷。

 「黑峰君?」

 「嗯。」

 星宮就在我的面前。

 不知道為什麼把手背在背後的星宮,彎下腰來看著我。

 「我說啊,黑峰君—,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東西了?」

 「忘記了……什麼東西?啊!是那個嗎?」

 「對的,沒有錯哦,就是那個。」

 「是早安吻呢!」

 「不是啦!完全不對啊!黑峰君個笨蛋!」

 好的,被罵了一句笨蛋,然後好像聽到了我們對話的同學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親吻……還是早安吻?」「可惡啊,果然還是在打情罵俏的嗎。」星宮還是很敏銳的就聽到了,然後在一瞬間她的臉就又紅透了。

 「黑,黑峰君……?晚一點我還是對你進行說教的。」

 「……真的非常抱歉。不過話說回來,我到底是忘記了什麼呢?」

 「那當然是便當啊。」

 為了不讓周圍的人聽到,而小聲說著的星宮,把原先背在身後的手舉到了我的面前,手裡提著一個黑色的手提袋,裡面放著便當盒吧。

 「你不是說過了不會忘記便當的嗎?」

 「嗯,確實說過。」

 「黑峰君啊,直接無視掉便當就直接從家裡出去了哦,我啊一直在等著你想起來哦。」

 「抱歉……」

 「振作起來吧,真是的。」

 星宮就這樣一臉不滿的把便當遞給了我,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然後她身邊的辣妹朋友加奈對她說。

 「誒,你還做了便當啊。」

 「那個,是做自己的那份順便做的。」

 「誒,但是看起來不像那樣子啊,感覺彩奈好像很喜歡黑峰的樣子。」

 「沒,沒有,沒有,便當真的是順帶著做的,沒有其他的什麼深意。」

 「這種拼命掩飾的樣子反而更奇怪哦……你不會是在出於情面交往的過程中,真的喜歡上了對方吧?」

 「不,不是啦,那個……我沒辦法放著黑峰君不管啦,他就好像一條迷路的小狗。」

 那是什麼意思啊,原來最近變得那麼溫柔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啊。

 雖然以前就有這種感覺,原來真的是被當成寵物了啊。

 我有些茫然的朝著陽乃在的地方看過去。稍微有點心跳加速啊。

 陽乃呢,則是一臉不高興的看著我。

 ——啊,四目相對的瞬間,陽乃立刻就把臉轉了回去。

 ………還是搞不清楚陽乃到底在想什麼啊。

 唉,本來也沒有必要去在意了。我要好好享受現在的生活。

 「暫且不說這個……」

 我從桌子裡拿出一封信。是今天早上在鞋櫃裡的。

 內容大概是『今天中午吃飯後,想請你來一趟校舍後面』。

 沒有寫清楚寫信人,字跡有些粗糙,隱隱感覺是女生寫的大概吧……

 吃完飯之後,我就這樣拿著這封完全感覺不到女人味的信。

 只能先去看看了啊。

 ◇◇◇

 根據新的指示,我來到了校舍後面。

 過了一會出現的是——加奈。

 一看到我就浮現出了一副佩服的表情。

 「哦,來了啊。」

 「對不起。我不能和你交往!」(仙仙:不去當搞笑藝人真是可惜了。)

 「哈?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不過啊,居然被黑峰給甩了,還真是受打擊呢。」

 「誒?難道不是要……告白嗎?」

 「才不是啊,再說了我也沒有落魄到會對朋友的男朋友出手的地步。」

 果然不是情書啊,那把我叫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我就單刀直入的說了……跟彩奈相處的還好嗎?」

 「嗯,我想我們關係應該還不錯。」

 「是嗎。現在還是一個月限定時間的交往嗎?」

 對於加奈所提出的疑問,我只是點了點頭。

 「你跟彩奈交往了大概有兩週了吧?那麼你肯定也知道了,彩奈她不怎擅長應付男生的吧?」

 「嗯……應該是更早之前就知道了」

 這麼說了之後,加奈「也是啊」就這樣繼續說到。

 「就因為彩奈是那種人,所以我才要保護她不被奇怪的男人弄哭才會這樣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跟星宮分手嗎?」

 「哈?那怎麼可能啊。」

 那是有些把別人當成笨蛋的說法。那麼你到底想說什麼呢,我完全理解不了。

 「最近的彩奈,很活潑吧?」

 「………」

 「星宮她啊,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是個充滿活力的孩子,但是感覺最近更加閃耀了一點?就好像是在全力的享受現在的生活的氛圍。」

 「然後呢?」

 「彩奈啊,好像是真心的迷戀上了。」

 「迷戀誰啊?」

 「哈?你有在認真的聽嗎?當然是黑峰你啊。」

 「那,那怎麼可能啊。」

 加奈嘆著氣說道,毫不掩飾驚訝的說道。那個星宮嘛……

 「其實吧,我一直都有把黑峰當成傻子來看,畢竟是哭著像人家表白的男人?不過,要是這樣的人,能讓彩奈這樣安心的面對。」

 「這樣的評價也太差了吧,我現在又有些想哭了。」

 「雖然說是隻有一個月的交往約定,但是我希望你能延長。」

 「那個不應該由我來決定,我覺得還是交給星宮比較好。」

 「那樣的話就沒有問題了。現在的彩奈,一直都在看著黑峰呢。」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我想說的是,今後的彩奈也拜託你了。那麼,再見」(校對:???你們在說什麼,我沒能理解)

 隨心所欲的說著話,加奈揮了揮手,就這樣離開了校舍後面。

 這種輕鬆的風格,或者說是任性,跟我印象之中的辣妹倒是很像。

 然後就只留下我一個人在原地「真的嗎?—」這樣子感到驚訝的咳了一下。

 ◇◇◇

 ————星宮她,喜歡著我嘛?

 因為一直在思考著那件事,所以都沒有好好的聽課。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放學的時間。

 在同學們都相繼走出教室了之後,一個女生像往常一樣朝我輕快的走了過來。

 「黑峰君。一起回家吧?」

 「星宮……」

 「嗯?怎麼了?」

 星宮就這樣子歪著頭。糟糕,一下子就心動了起來。

 沒想到我從來沒有對除了陽乃之外的女生會這樣子怦然心動啊。

 「星宮,我還沒有輸哦。」

 「那個?我們之間有什麼勝負要分出來的嗎?」

 星宮露出了有些困惑的笑容,但這樣也讓人覺得很可愛。

 ……不妙啊,真是太糟了。等我回過神來,說不定就已經被攻略了啊!

 不對,考慮到迄今為止發生過的事情,就算說已經被攻略了也不奇怪。

 從人生的低谷之中,得到了幫助,得到了鼓勵,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被溫柔的對待,就連最近日常中發生的事情也都得到了照顧。

 哈哈哈,就這樣子的話,被攻略了不也是滿正常的嘛。

 「黑峰君?」

 「星宮,請現在就跟我結婚吧!」

 「誒,誒——————!突,突然間說什呢你………那,那種事對現在來說來太早了吧!」

 「我知道了。那麼就明天,我們來談談婚禮地點吧。」

 「哎呀!真是的,還是稍微一階段一階段的來才對吧……」

 「哦?那就循序漸進就好了嗎?」

 「那,那種事……我也不知道啊……」

 星宮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一看就知道又是精神被壓迫到極點的星宮。

 在這樣子的星宮旁,有敵人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了。

 「黑峰君,彩奈醬就拜託你了啊。」

 「等一下啊,加奈?!」

 「交給我吧,我會讓星宮感到幸福的。」

 「黑,黑峰君?!」

 怎麼回事呢,現在看著有些不知所措的星宮感覺有些開心。

 似乎是發現我很開心的星宮,有些生氣的說道。

 「都怪你在說些奇怪的話啊!真是的,我已經不認識什麼黑峰君了!」

 「啊——」

 星宮就這樣子跑著衝出了教室。

 好像玩笑開的太過了,得趕緊追上去才行——。

 ◇◇◇

 「星宮,真的非常抱歉。我稍微有些得意忘形了。」

 「………」

 「星宮小—姐?」

 星宮就這樣快步地走著,我對著她的背影呼喊到。

 看樣子是真心生氣了,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啊……

 正當我開始後悔搞砸了的時候,星宮突然間停下了腳步。

 「星宮?」

 「……想要讓我原諒你嗎?」

 「嗯,該怎麼說呢,還是希望你能原諒的吧。」

 星宮頭也不回的繼續對我說道。

 「那麼,今天打掃浴室的工作,你替我乾的話,我就原諒你。」

 浴室的打掃的話,是我跟星宮一人一天這樣子分配的。

 如果這樣子就能讓她原諒我的話就好了,於是我便答應了。

 「我知道了,今天也由我來打掃吧。」

 「………那麼,好吧。」

 好像是得到了原諒,即使走到了星宮的身邊,她也不會先走了。我就這樣開始和她並肩走著。一起回去也變得很普通了。

 「黑峰君,你……什麼時候跟加奈關係變好的啊?」

 「也沒有關係很好吧。」

 「真的?不過剛才,你們明明配合的很默契吧。」

 「今天午休的時候,稍微跟她聊了幾句。」

 「聊了幾句啊,到底聊了什麼呢?……啊,雖然很想知道,但也不想刨根問底。」

 「沒什麼好隱瞞的啊。總之加奈就說要把星宮託付給我了而已。」

 「那,那算什麼啊—。真是多管閒事,話說回來啊,黑峰君。你有喊加奈的名字吧?」

 「誒?」

 「什麼事都沒有哦。」

 星宮搖了搖頭,結束了談話。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我還是不追究了。順帶說一下,我並不知道加奈姓什麼。

 總覺得啊,剛才的星宮總感覺……難道說是在嫉妒嗎?

 偷偷的看向星宮的臉。

 微微撅起的嘴,和稍微有些不滿的表情,不僅如此,她還用自己的手指不停的撥弄著頭髮,似乎是想讓自己平靜下來。

 好像正如加奈所說的那樣,星宮對我——。啊,真是的,我的臉也開始熱了起來。

 這算什麼啊,難道我是真的喜歡星宮嗎?

 剛才那些明明都是開玩笑的啊……!

 而且我直到現在應該都還是喜歡著陽乃的……

 該怎麼辦啊,同時喜歡兩個女生什麼的,真是壞透了啊————

 「嗯?怎麼了嘛,黑峰君從剛才開始就好像很不冷靜啊。」

 「是,是這樣嗎?跟平常一樣的吧。」

 「說話的方式有些太做作了吧……」

 我想知道啊,想知道星宮現在的心情。

 為了今後還能繼續這種生活,現在一定要弄清楚……

 「雖然有些突然,星宮喜歡的人之類的……有嗎?」

 「誒?!真是的,這也太突然了啊?!」

 「……有嗎?」

 「嗯,那,那個……那是……」

 「我之前有問過你有沒有男朋友,但沒有問過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吧?考慮到現在的生活,所以說星宮有沒有喜歡的人,是個需要思考的重要的問題。」

 「啊,嗯—是這樣嗎……也許吧……」

 「原,原來有的嗎……?」

 我現在真的非常緊張。應該說是我人生中最緊張的時刻也不為過了。手汗流的好厲害。

 之前向陽乃告白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緊張,因為當時還以為一定會成功的,就沒想那麼多。

 但是,現在不一樣。

 「……有的吧,大概……」

 星宮滿臉通紅猶猶豫豫的說道。

 「大概可能也許是個什麼意思啊?」

 「……還不是很清楚啊,畢竟啊。是第一次的感情嘛……那個……我想知道這是否就是喜歡。」

 「…………」

 「我自己心裡面還沒有……給出一個答案……」

 那是什麼意思啊。現在又不是小學生了,應該能搞懂自己的戀愛感情的吧。

 「那麼對方……是誰呢?」

 「誒?」

 「有點想,知道對方是誰。」

 我忍不住的問道。

 「那,那個………我,我,我……」

 感到焦急的星宮為了和我拉開距離,連連向後退去——腳踩在了台階上失去了平衡。差點就要向後摔下去了,但是我馬上變抓住了星宮的手腕。

 「沒關係吧?」

 「嗯……」

 放開了星宮的手腕。然後星宮還是稍微跟我拉開了一點距離,然後對我表達不滿。

 「黑峰君,真是太不體貼人了。」

 「——嗯。」

 「這種事啊,問得太死可是不行的喲。」

 「嗯,倒也不是……就是有些在意。」

 「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但是太過了的話,會被人給討厭的吧。」

 「………對不起。」

 我稍微有點失控了。

 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挑起戀愛話題。

 「也不用那麼沮喪的吧。我沒有討厭黑峰君了的意思哦。」

 「……我也沒有沮喪啊。」

 「真的嗎?明明被說教了之後你的表情就好像小狗一樣委屈。」

 「那是什麼樣的表情啊……」

 我有些不滿的說道,星宮卻露出了好像在鼓勵我一般的明媚的笑容。

 然後「嗯——」的拼命的踮起腳尖撫摸我的頭。

 「好啦好啦。」

 「好像對狗一樣啊。」

 「手呢?」

 「哦。」

 星宮把手伸了出來,我也立刻就把手伸了過去。

 ……難道說,我已經沒有自尊了嗎?

 「啊哈哈,意外的聽話啊。那麼出發吧,忠犬陸君。」

 「哦。」(仙仙:這是完全調教完了呢,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因為今天星宮沒有兼職的排班,所以我們在回去的途中,順便去了一家咖啡廳。

 當然是星宮提出的。

 咖啡廳內人還挺多的,與其說是平靜的氛圍,倒不如說是有些溫馨的氛圍。

 最重要的是明亮的燈光,讓人的心情有些舒暢。

 是誰都可以很普通的進入的咖啡廳呢。

 要是是那種稍微有些高級的咖啡廳的話,我可能就退縮了。

 「你經常來這邊嗎?」

 「是的呢,會和朋友一起來。」

 坐在對面的星宮微笑著說道。

 然後,我看了看擺在桌上的芭菲。

 「這些,難不成全部都要吃掉嗎?」

 「……也許有些困難呢。」

 啊哈哈……星宮就這樣苦笑著。不過也確實,就按芭菲來說的話,這個尺寸有些奇怪,差不多有個小桶那麼大,該稱為巨型芭菲嗎?

 切成塊狀的水果以驚人的數量塞在了裡面,還有巧克力和果子也塞在了空隙裡。感覺光是看著就已經很飽了。

 星宮說「以前從來沒有點過這個,稍微有些在意」便點了。

 「要比想象中的大呢……這個,我一個人可能吃不完呢。」

 「你本來就沒有打算要一個人吃完的吧?勺子都已經準備好兩人份的了。」

 還有那個巨無霸芭菲也擺在了桌子的正中間。

 大概是店員為了方便兩個人一起吃吧。

 「黑峰君,可以的話,就一起吃吧。」

 「知道了。就交給我吧。」

 沒有能拒絕的理由,於是我便拿起了勺子,跟星宮一起開始消滅芭菲。

 一開始我還沒有意識到,但是現在這個狀況。

 ……這可不妙啊,這不完全就像戀人一樣嗎。男女兩人一起吃一個芭菲什麼的!

 星宮還是那個星宮啊,一定什麼都沒有想就提出了「一起吃吧」,一定是這樣的。

 原來如此啊,這就是辣妹的從容嘛。

 ……啊,我突然就緊張了起來。心臟開始砰砰砰的跳動了。(宅寶:???)

 我閉上了眼睛,開始專注於自己的內心。

 心靜自然涼。(仙仙:日本諺語心頭を滅卻すれば火もまた涼し,指的是,只要保持良好的心態,不管怎樣的痛苦都會變得不痛苦)

 「—————」

 我睜開了眼睛,默默的開始吃芭菲。

 果然啊,只有我在意這件事。

 星宮毫不在意的在享受著芭菲——誒。

 我看了一眼星宮,發現她也正在看著我。

 我們兩個就這樣拿著勺子僵住了。

 然後星宮「啊哈哈……」的靦腆的笑著。

 啊啊,原來意識到的不止是我啊。

 仔細看的話,星宮的臉頰好像也有點微微發紅。

 能感覺到她拿勺子的手有點奇怪,可能是因為緊張吧。

 當我明白了這一點的時候,突然就感覺沒有力氣了,「哈哈哈」的輕笑了一下。

 「那個,黑峰君,我又做什麼奇怪的事嗎?……」

 「沒有哦,什麼事都沒有。」

 面對一臉不可思議的星宮,我搖了搖頭。

 ◇◇◇

 這是,我和小陸在初中時的事。

 「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了啊?」

 那是在那個事故發生的幾天之後。

 在空無一物的客廳裡,小陸提出了一個很單純的疑問。

 ————為什麼只有我還活著?

 這句話之中包含了小陸當時全部的感情。

 沒有發出別的聲音,也沒有哭泣,也沒有悲傷的表現。

 就這樣呆呆的,好像在望著虛空一樣。

 我覺得他應該也已經忘記了我就陪在他的身旁。

 一臉情緒低落的小陸,就這樣站立在空無一物的客廳裡。

 「小陸,走吧,奶奶他們還在等著你呢。」

 「………」

 「小陸……」

 就這樣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沒有那種閒工夫了啊,也是啊。

 我現在能為小陸做些什麼呢?

 雖然這僅僅是我自己的想法,但我認為,青梅竹馬是僅次於家庭的密切關係。

 特別是對我們兩個來說。

 相遇的契機是兩家就住在隔壁。

 小的時候就一直在一起。

 會互相去對方的家裡,一起洗澡,也會一起在同一張床上入睡……

 我們就是青梅竹馬。

 這種關係會比父母,朋友,甚至是將來的戀人更加牢固。這就是青梅竹馬吧。

 從小一塊長大。然後一直在一起也是理所應當的。

 所以如果小陸感到悲傷的話,我也會感到悲傷。

 無論什麼時候都會想要依偎在一起。(校對:說實話我沒能怎麼理解)

 「小陸。」

 「………」

 「我不能說我能代替整個家庭,但是呢,因為我們是青梅竹馬……所以我們還是可以互相依靠的。」

 「陽乃……?」

 雖然聲音好像要消失一樣,但是小陸還是扭頭看向了我。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就像以前一樣,我都會作為青梅竹馬陪著你的。」

 「………」

 「因為我們是青梅竹馬,所以我們應該可以接受對方的一切。」

 我,就這樣看著小陸空虛的眼神,用心的編織著話語。

 「因為我們是幼馴染……所以是除了家庭之外,長期在一起的關係……」

 「………」

 「小陸,你可以不用對我有任何的顧慮。難受的時候可以哭,想撒嬌的時候也可以撒嬌。作為青梅竹馬的我,會接受你的一切。」(仙仙:你這是想當青梅竹馬?你這明明就是想當他媽!)

 對我來說,青梅竹馬是不受性別、年齡和性格影響的,很純粹的關係。

 家人之間不也是這樣子的嗎?

 不管父親還是母親,不論他們有著什麼樣的性格,但是對親人的本質上的感情是不會改變的。

 所以為了作為青梅竹馬的小陸,我盡了我所能。

 小陸有著什麼樣的性格那對我來說沒有關係,是男生還是女生也沒有關係。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青梅竹馬而已……

 想要待在重要的青梅竹馬的身邊。

 但是,那是誤會————

 想要待在小陸的身邊的心情,跟是不是青梅竹馬無關。

 是春風陽乃,是我自己的自身的心情————。

 ◇◇◇

 「……小陸和彩奈醬,今天也一起回去了……」

 我躲在校舍的陰影之中,確認著從電梯裡出來的小陸和彩奈醬。

 我屏住了呼吸,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人走向校門口的背影。

 「……感覺,那兩個人的距離好像在不斷的縮短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人似乎變得越來越親密了。

 我沒有一天不在意小陸在做什麼的。

 雖然有用今生的一點理性不斷的壓抑著自己,但是,好像也快到極限了……

 「好了,就今天吧。」

 就這樣下定決心之後,我偷偷摸摸的追上了他們。

 ◇◇◇

 「啊!兩個人……正在打情罵俏啊……!真的是在打情罵俏啊……!」

 就這樣跟兩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從電線杆後面盯著他們。

 啊,彩奈醬……向小陸伸了手!小陸也是的…!

 不對,在那之前是一種好像在互相諒解的氣氛……然後自然而然的接觸手腕什麼的。

 「啊啊,真是的,每天都……這樣子打情罵俏的……一起回去嗎?」

 這可不行啊小陸。這種事情,對小陸來說還太早了。

 ……也不太對,也不是太早了。不過小陸明明是我的啊——。(校對:小木曾雪菜.jpg)

 「小陸是我的……青梅竹馬吧?」

 咦?好像有哪裡感覺不太對。青梅竹馬的話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感覺最近,我無法理解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也因此總是一個人過著慪氣的日子啊。

 最重要的是,小陸明明都跟我說了『我跟星宮之間什麼事都沒有』卻在休息日還跟彩奈醬在一塊出去,還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我永遠都無法忘記那個場景,那個小陸抱著彩奈醬的場景。

 「小陸,對著我之外的女生那樣笑……」

 好像是因為彩奈醬說了什麼,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看著那樣子的小陸,胸口就感到一陣陣的疼痛。

 「為什麼會感覺很討厭呢?明明是一件好事,小陸看起來也很開心。」

 為什麼待在小陸身邊的人不是我呢……

 理由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那就是,因為我自己把小陸甩了。

 「但,但是……還不知道戀愛感情是什麼……就跟不喜歡的人交往……」

 我,我想要再多一點時間考慮啊。

 在小陸向我告白之前,我還從來沒有考慮過,和異性之間的戀愛之類的問題。也沒有時間去考慮。

 只要能跟青梅竹馬的小陸在一起,對我來說就已經是很滿足了。

 所以說啊,請在給我一點時間啊。

 然後就這樣子——無意識的認為今後不論發生什麼事都能跟青梅竹馬在一起。

 ……這樣子難道不好嗎?

 「但是我……確確實實的把小陸給甩了……」

 我只是對他說了,我並沒有把他當作異性來看待,而是青梅竹馬而已啊。

 我只是想要點時間整理一下自己的感情,好好思考一下啊。

 「……想,想要再多一點兩個人一起……」

 我再一次跟在了兩個人的身後,偷偷的藏在了電線杆的後面。

 ◇◇◇

 「好煩啊……真是的,真的超級煩躁……」

 我焦躁的說不出話來。已經到了無意識的咬牙切齒的程度了。

 我站在電線杆的後面,看著從咖啡廳出來的兩個人,差點就叫了出來,但還是忍住了。

 咖啡廳用的是玻璃幕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到裡面的情況。

 當然,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小陸和彩奈醬。

 而且還確認了好幾次,用包遮住了臉,在咖啡廳前的道路上來回反覆跑了好幾次。

 「………咦?我為什麼會感覺這麼焦慮呢?」

 凝視著走在人行道上的兩人的背影,一瞬間就冷靜下來了。

 我不是很理解最近的自己,總是被不明白的感情所擺佈。

 「啊——真是的!煩死人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變得無法忍耐了,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焦慮達到了最高點。

 因為那兩個人的氛圍實在是太像戀人了,搞得我快要哭出來了,真的是太煩了。

 「為什麼我會那麼在意啊……」

 就跟小陸所說的一樣啊,我們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的關係。

 對我來說,青梅竹馬不該是一直在一起的關係嗎?就跟家人一樣。(校對:why?)

 家人會在身邊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青梅竹馬也應該一樣啊……

 「小陸那溫柔的臉。那個臉,明明是隻給我看的啊!」

 重要的青梅竹馬度過著充實的時間。

 那明明是應該感到高興的事。

 明明應該是這樣的,但是為什麼……?

 我不想要看到現在的小陸啊……

 我不喜歡和我之外的女孩子玩的那麼開心的小陸!!

 「這樣子的心情還是第一次……啊,原來是這樣子啊。」

 之前的小陸,從來沒有跟我之外的女孩子說過話。

 所以以前才不會有這樣的機會產生這種心情……

 「……那兩個人,到底要去哪裡呢。那邊的話是車站吧?」

 話說回來,彩奈醬是坐電車上學的——難不成。

 「我得好好的確認一下。」

 為了驅散那種不祥的預感,我再一次追上了那兩人。

 ◇◇◇

 就這樣追著小陸和彩奈醬上了電車。

 兩人在經過幾站之後便下了車

 追上了那兩人之後,看到的便是有些破舊的兩層木製公寓。

 「……什麼?」

 目睹了兩個人走進了同一間房間,我不禁發出了有些蠢的聲音。

 在電線杆的附近,我一步也走不動,腳就像是卡住了一樣,動彈不得。

 「………」

 過了一會之後,我便去確認了信箱,然後看到了『203 星宮』的信箱。

 「果然啊……是生活在一起了……」

 我隱隱約約的就有這樣的感覺。

 因為,我每天都走在跟小陸一樣的放學路上,卻沒有見到過小陸,而且每天放學後他們也一起離開。

 就是為了確認這個,我才會追在那兩個人後面的啊。

 「但是,但是……也可能只是碰巧,碰巧今天……」

 今天也許只是碰巧小陸去了彩奈醬家呢。

 相信著這種對自己有利的可能性,一直等到了太陽落山,等待著小陸的出現,就這樣在電線杆後面一步也沒有動,一直持續的看著星宮的房門。

 經過了好幾個小時,回過神來時候,周圍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用手機確認了一下時間,上面顯示的是晚上9點。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有回去,只是一個勁的等著,等待著彩奈醬的房門被打開。

 但是還是完全沒有會打開的跡象。

 手機裡又傳出了擔心我的媽媽所打來的電話。

 「我說啊小陸……你是在和彩奈醬同居嗎?」

 我自言自語的問向現在還在彩奈醬房間裡的小陸。

 「這個時間,兩個人……現在會做些什麼呢?就這樣交往什麼的,這樣子……是不行的啊。」

 ————明明對我說過喜歡我的。

 下一個瞬間,就感覺視線模糊了起來。

 有什麼熱熱的東西集中在了眼睛附近,然後順著臉頰滴落在身上。

 淚水就這樣奪眶而出————

 「咦?為什麼……眼淚會?」

 我用手擦去眼淚。

 但是不論擦幾次,眼淚還是一個勁的流個不停。

 就像是決堤了一樣,一旦開始了眼淚就止不住的流。

 「………唉!」

 一直在身邊的存在就像雲霧一般,慢慢消失。(注:原文為 存在が霞んでいく,指的是存在在慢慢模糊)

 有一種喪失感。

 明明一直都理所當然的在我身邊,理所當然的認可著我。

 那樣子的存在,在離我遠去——

 「啊,啊……不可以啊,不可以!」

 終於體會到了失去東西的實感。

 明明小陸在我身邊是理所應當的。

 我對這件事毫不懷疑。

 因為是青梅竹馬,所以要一直在一起。

 因為是無意識的這麼覺得的,所以我才什麼都沒想過。

 因為是青梅竹馬,所以就覺得會一直在一起———才不是啊。

 「是因為我,我自身,才想要跟小陸在一起啊。」

 看到了跟彩奈醬關係很好的小陸,我終於意識到了。

 ————對我來說,我想成為他的特別的存在。

 「我……喜歡小陸啊……」

 我之前一直是這麼認為的,重要的人會一直陪伴在身邊,嗯,作為知識的話是知道的。小陸不就是這樣的嗎。小陸因為事故的原因,突然就失去了家人。正因如此,與家人同等存在的青梅竹馬——總是在關心著我。(校對:這裡的說實話沒咋看懂,那個知識因該指的是重要的人會一直在身邊,所以就這麼翻了,但總感覺有些違和,如果有大佬希望可以指正一下。)

 因為小陸知道,重要的人可能會突然就消失了——

 「什麼啊,全都是誤會吧……我……」

 這跟青梅竹馬沒有關係的吧。

 重要的人已經離自己而去了,才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意。

 我會那麼焦慮也是理所應當的啊……

 喜歡的人,和自己以外的女孩子關係那麼好……!!

 「真是的……都這麼晚了啊……現在才意識到……也太遲了吧……」

 現在陷入了後悔之中,但是,我自己也之後,這份感情在慢慢的變成憤怒。

 「小陸也是……不覺得這樣子很奇怪嗎?明明都對我說了喜歡我……卻馬上就對彩奈醬告白了?這也,太快了吧!就不能稍微……稍微等一會就好了吧……!我……我明明都意識到了……!」

 想起來了這幾天的小陸,偶爾還是會盯著我看……

 「……直到現在,也還有在……喜歡著我嗎?」

 現在的小陸還在意著我,也就是說———。

 我抬頭看向了彩奈的房間。

 「我,我現在還有機會嗎……?」

 ◇◇◇

 一看就知道是柔軟的粉紅色質地的,上面點綴著一朵小小的花的蝴蝶結,整體的形狀是一個倒三角。平時不太會看到的,偶爾會跟裙子一起翻出來女式胖次。

 「啊,你到底在看什麼啊!」

 啪的一聲,腦袋被敲了一下。我自己的腦袋發出了非常悅耳的聲音(仙仙:好聽就是好頭)

 「真是的,黑峰君,我真的會認真敲的啊!」

 「我可以坦率的吐槽一下,你已經敲了嗎?」

 「下次的話就不是這種程度而已了。」

 「……對不起。」

 被她狠狠的罵了一頓之後,我低下了頭。

 不對,這是意外事故,我不是故意要看的。

 和星宮一起回到家之後,兩人也沒有幹什麼事。

 大概是晚上九點多吧,我聽到外面有雨聲。

 發現晾在了陽台的衣服後,我便慌忙的收回來了,然後這個右手便握著這個胖次。

 「快點還給我啦,真是的!」

 慌慌張張的星宮從我手上奪回了胖次。

 「你聽我說啊,星宮。」

 「……什麼事?」

 被她狠狠的瞪了。

 「我,我想男女在一塊生活的話,發生這種事,也是不可避免的吧。」

 「就算這樣,也沒有必要特地去看吧?」

 「………」

 「為什麼沉默了呢?!所以才說男孩子啊……!」

 「這樣的說的話,星宮豈不是一開始就看見我的胖次了嘛。」

 「那,哪個是……為了洗衣服啊,熨衣服之類的……」

 「但是你好像也有在拉著玩的吧?」

 「………」

 「怎麼沉默了啊?」(校對:=_,=)

 星宮就這樣低著頭,雙手握著自己的胖次,像是在保護自己不被我注視 一樣。

 「星宮?」

 「不,沒什麼,反正那個是男式的吧。」

 「這不就是在男女差別對待嘛。」

 「但,但是啊!黑峰君的話應該不會在意我碰你的胖次的,對吧?」

 「這種時候,就不會跟平常一樣不好意思了嗎?」

 「誒?」

 「不過啊,要是星宮覺得可以的話,我也沒必要在意了。」

 「嗯,是這樣子啊……那個,就是說那個,以後,包括這些事在內……還是做各種商量比較好。」

 星宮說的沒錯。而且我們在共同生活的過程中定製了規則。不過像這次這樣的意識到性別的問題基本都是迴避的。

 一方面是我們彼此都有顧慮,另一方面也是之前的生活過程中沒有出現這樣的意外,所以有些大意了。畢竟,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星宮的內衣……

 「話說回來啊,我要在這裡一直住到什麼時候呢?」

 我回想起來,這件事好像還沒有定好。

 「是為了幫我搞定跟蹤狂的,對吧?……果然,跟我一起住的話……會討厭嗎?」

 「………」

 「黑峰君?」

 好像感覺我會討厭一般,星宮露出了一副不安的表情。……我到底該怎麼回答才好呢。

 至少我的話是想要繼續現在的這種生活的。

 可是星宮會怎麼想呢?現在完全沒有表現出討厭跟我一起生活的樣子,但是凡事都有個例外,還不能完全確定。

 而且還不知道星宮所喜歡的人是誰,是否還抱有著戀愛情感。不過有種喜歡的對象是我感覺?而且加奈也那樣說了。

 但是在得到本人的確認之前,還是不要妄自下結論比較好。

 即使很想知道星宮在意的人但是萬一得到的結果是——『誒?想知道我在意的啊?隔壁班的—堀川君吧!長得挺好的,還是足球部的王牌呢—』

 …………

 足球部的帥哥要是能減少一點就好了啊。不過,確實都很帥呢。

 還有,那個堀川是我想象出來的。

 「要是討厭跟我在一起生活的話,要說出來哦,我也不想就這樣束縛住黑峰君。」

 「才不會討厭呢,這樣就好。」

 「真的嗎?」

 「嗯嗯,能吃到美味的飯,而且星宮也很溫柔。」

 「好像寵物呢,你那個發言,看起來就跟寵物一樣呢!」(仙仙:才不是看起來好像寵物吧,難道不應該就是寵物嘛?)

 「……是玩笑啦。不過跟星宮一起生活,結果來說還是很開心的。」

 「是,是嗎……跟我一起生活的話,會開心嗎……」

 星宮不由得展現出了開心的笑容。啊,果然好可愛啊……

 一看到這樣子的星宮,我就感覺我的心臟在高鳴。這時,我放在褲子口袋裡的手機響起了鈴聲。我取出來確認之後,發現是陽乃的母親打過來的。

 發生什麼事了?陽乃的母親會給我打電話可是相當罕見的事啊。(校對:眼鏡蛇!)

 我一邊思索著,一邊接通了電話。

 「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小陸?請問陽乃是在你那邊嗎?」

 「陽乃嗎?我這會不在家裡……陽乃的話也不在我附近呢。」

 「是這樣啊……陽乃,她,她現在還沒有回來。我也聯繫不上她……」

 「已經快要10點了吧?現在還沒有回去……」

 「也聯繫過陽乃的其他朋友了,但是誰都不知道她在哪。連小陸都不知道的話……到底是去哪裡了呢?」

 緊張感越來越強,該不會是捲入了什麼事件了吧。

 光是這麼想了一下,我就感覺自己的血液好想要凍結起來了。

 「那麼謝謝你,小陸。我現在先去報警了。」

 「好的……」

 結束了通話,我的內心還是亂糟糟的。擔心的不得了。最近完全沒有跟陽乃說過話。正因為如此,才更在意發生了什麼。

 基本上,只要陽乃不待在我的身邊,我就會感到不安。

 不過最近和星宮在一起過的很充實,所以沒有感到那種不安。

 「發生什麼事了嗎?」

 「陽乃她現在好像都還沒有回家。好像也不在朋友那裡的樣子。」

 「不會吧……現在外面,這雨下得還挺大的。」

 「……抱歉,我出去一下。」

 「你是要去找春風同學嗎?」

 「我一個人的話可能也找不到就是了……但還是去一趟吧。」

 「我知道了。雖然本來應該要阻止你的……放在玄關的傘就拿去用吧。要注意點哦。」

 我說了一句「謝謝」,便快步走向了玄關。

 我拿起了傘,推開了門,便衝了出去。

 外面比我所想的還要暗,很難看出來雨有多大。

 不過,從停放自行車的場所的雨棚那邊聽到的雨聲,感覺強度相當的大。如果直接淋在身上的話,應該會挺痛的。

 「這麼大的雨,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在外面的吧……」

 會在哪家店裡呢,還是說在她媽媽不認識的朋友的家裡。

 還有最壞的可能,就是捲入了什麼事件之中———

 「……!」

 無法消除掉這種討厭的想法。如果,如果說……陽乃會出什麼事的話……! 我立馬以要飛下去一般的氣勢衝下了樓梯。

 我打著傘,完全不顧被打溼的腳,跑了起來。

 鞋子溼了,就連裡面的襪子也溼透了。……這種事都無所謂了。

 先坐電車去陽乃家附近吧。

 然後在按順序去找所有我所能想到的地方———

 「……誒?」

 踩著水窪飛跑到路邊的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在電線杆的下面,還想有誰蹲在那裡。她抱緊了膝蓋縮起了身子。

 由於燈光不足的原因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從感覺上來看,應該是一位女性。

 不過,感覺像是那種存在感很稀薄,『是幽靈吧?』我不禁這麼想。

 在這樣的雨夜裡,一個人蹲在這種地方真是太不尋常了。

 平時的時候的話,我一定會上去搭話的吧,不過現在我首先想到的是陽乃的事。

 我不停的跑著,然後用餘光確認那個人——突然感覺腳被絆了一下一樣。

 「哈?!陽乃?!」

 「………小陸,嗎?」

 在電線杆下蹲著的,毫無防備的被雨淋著的人———就是我的青梅竹馬。

 當然是全身都溼透了,頭髮都貼在了頭上,就連制服都吸飽了水分,看起來很重的樣子。

 特別是那雙眼睛。

 原本看起來閃閃發光的眼睛,現在就好像渾濁的玻璃球一般,完全感覺不到生氣,就好像死人一般。活著的人的眼睛不會是這種樣子的。

 「陽乃……你在……做什麼啊!現在在這裡幹嘛呢!」

 「……我是在……幹什麼呢……?」

 「陽乃!」

 跪在陽乃面前的我,用力的扶著陽乃的肩膀。

 感覺她非常的冷,還在不停的顫抖。

 想著這可真是不妙啊,便把傘舉到了陽乃的頭頂。

 雨開始淋到了我的身上,就跟散彈槍一般打擊著我。

 我感覺我的臉都有點疼痛的有些抽動,但是我卻毫不在意。

 「……小陸,你這樣會溼透的吧?」

 「我的話沒有關係!陽乃才是……你在這邊做什麼啊!」

 「我……到底在做什麼呢……?」

 「發生什麼事了嗎?!」

 「……要說出什麼事了的話……那是……」

 「……陽乃?」

 陽乃就這樣盯著我,用凍成藍紫色的嘴唇開始編織話語。

 「今天啊,我發現了很多的事……也想了很多的事……」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先到現在有屋頂的地方去——」

 「小陸,你現在幸福嗎?」

 「……誒?」

 「跟彩奈醬待在一起……幸福嗎?」

 「那,那是什麼意思啊?」

 我真的不是很明白,這個問題的意圖和意思。

 我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最開始的時候,小陸你還覺得喜歡我的時候……但是吧,我卻無視了你的想法……」

 「那是什麼啊——」

 「很過分吧,說了那樣的話真的很抱歉……說什麼沒有把你當作異性來看待,真的很過分的吧……如果我啊,站在了小陸當時的立場來看的話……說不定會想去死的啊……」

 「————誒。」

 這是怎樣無力,卻又飽含實感的話語啊。

 從陽乃眼眶邊流下的水滴,是額上滴落的雨水,還是眼中滴落的淚水。

 「……如果,你跟彩奈醬在一起感到幸福的話……就請你把我忘了吧……」

 陽乃就這樣用著無力的聲音說著,然後慢慢的閉上了眼。

 下一個瞬間,好像意識消失了一般,突然就無力的垂下了頭。

 「……陽乃?振作一點啊!陽乃!」

 陽乃沒有給我任何的回應,

 只有雨滴打在雨傘上的聲響。

 ◇◇◇

 我就這樣抱著陽乃全力的朝著星宮的公寓跑去。

 我把傘放在了一邊,說實話我現在沒有把傘一起帶走的餘裕。

 「星宮!陽乃她,陽乃她……!」

 「怎,怎麼了嘛,誒——春風同學……!」

 看到我們全身溼透的出現在了玄關,星宮驚訝的叫出了聲。

 「陽乃她就在這公寓的附近!然後在大雨中……就一個人蹲坐在電線杆的下面。」

 「黑峰君,冷靜一點。現在要先幫春風同學暖一下身子。我先把毛巾拿過來。」

 「啊啊!拜託了!」

 看著星宮跑進了洗手間,我讓陽乃靠在了牆上坐在了走廊上。

 「陽乃她,應該不要緊吧?!」

 「………ennnnn ?」

 陽乃睜開了眼睛,大概是還沒有搞清楚狀況,視線呆呆的,視線還有點彷徨。但好在還是恢復了意識。

 「太好了!還以為已經醒不過來了……」

 「……這裡是?」

 「這裡是星宮的家裡。」

 「彩奈醬的,家?」

 「我把浴巾拿過來了哦——啊,春風同學恢復了啊。」

 「……彩奈醬……」

 「還是先去洗個澡比較好,就這樣下去的話會感冒的。」(校對:都已經凍暈了,還關心會不會得感冒)

 「說,說的也是啊!陽乃,我幫你把衣服脫了!」

 「———誒?」

 就這樣下去的話,陽乃一定會感冒的。

 感冒也是很可怕的疾病,還是儘早想辦法解決比較好——!

 我把手放在了陽乃的制服上,急忙的解開了紐扣。

 「黑,黑峰君?!你在幹什麼啊!」

 「小,小陸真是個色狼!」

 …………誒?

 聽到了兩個人慌張的聲音,我,才意識到我現在在做什麼。

 但是已經解開了好幾顆紐扣,陽乃的胸口已經露出來了——

 「等下啊!黑峰君!你要在這裡對柔弱的女生幹什麼啊!」

 「誤,誤會了啊!因為星宮你說了要先洗澡的吧!」

 「話是這麼說,但是沒有要在這裡脫的必要吧!再說了,也沒有要黑峰君你來脫的必要吧!」

 「不是,那個……你看,衣服都溼透了……就想著要儘快脫下來……那個……」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為什麼會著急成這樣子呢。

 「……小陸,你有些過度著急了喲……」

 「……抱歉。」

 「從以前開始啊……只要我身體稍微有些不適,就會幹出很多……像這樣子的蠢事啊……」

 「……非常抱歉。」

 只能這樣子道歉了。畢竟我不能沒有陽乃。(仙仙:說實話,我沒理解)

 雖然這可能會被當成是藉口,但我無法忘記那種失去家人的恐怖感。

 這次因為陽乃,那種感覺……又來了。

 「春風同學能站起來嗎?」

 「……嗯,雖然還是有點站不穩。」

 「啊,我可以把肩膀借給你哦。」

 「黑峰君就給我在房間裡等著。這個是命令!」

 「等一下啊星宮。陽乃是我的————」

 「給我待機!」

 「我也想——」

 「給我坐下!」

 「……好的。」(仙仙:不愧是大狗狗,還是這樣子比較管用。)

 我現在就好像是被飼主罵了的狗狗一樣,有點垂頭喪氣的正坐在了那裡。現在的星宮,感覺看起來很可靠的樣子。

 雖然還是有些不甘心,但是現在的我也沒辦法再幫助陽乃了。

 ……這裡就交給星宮吧。

 ◇◇◇

 按照星宮的吩咐,我就乖乖的在房間裡待命。

 我用毛巾擦了擦頭和身體之後,換上了居家服,然後坐在了桌子旁邊。

 星宮和陽乃,好像是一起進去洗澡的啊。

 「明天早上……來接嗎?」

 剛才跟陽乃的母親打了電話,並且說明了事情。

 我住在星宮家裡,然後陽乃就在附近的電線杆下坐著的事。陽乃的母親跟我說『我馬上就過去接她』,但是我條件反射的就跟她說『請等一下』,然後我就說,因為我有一些話,必須要跟現在的陽乃說。

 雖然陽乃的母親不是很願意,但最後還是取得了同意。

 因為現在這種情況,我感覺好像得到了什麼一樣。

 陽乃現在住在了星宮的家裡。

 『還沒有確認那兩個人的意願。』

 但是現在這個時間點,還是讓陽乃留宿在這邊比較現實,星宮大概也會同意的吧。

 從浴室那邊傳來了女生們開心的對話的聲音。大概是洗完澡了吧。

 「小陸啊,真的好像狗狗一樣呢。」

 「啊,我知道的。一會伸手,一會坐下的……」

 「要好好的給獎勵哦,不然的話小陸會鬧彆扭的呢。」

 「哎呀,一下子忘記了。看來下次要準備一些獎勵用的零食了呢。」

 ………拜託了啊,能不能把我當成一個人來尊重一下啊。

 「呼,一下子就清爽了~」

 星宮就這樣帶著愉快的聲音走進了房間。

 可能是剛洗完澡的原因,感覺臉紅紅的,扎著的頭髮也變成了披著的散發。

 粉紅色的睡衣倒是和平時一樣沒有改變。

 是完全解除了辣妹模式的,自然的美少女。

 「小陸,那個,謝謝你的衣服。」

 跟在星宮後面出現陽乃,正穿著我的運動外套。

 尺碼稍微有些不合適,所以手沒有從袖子裡伸出來,不過整體的感覺非常好。

 「陽乃,身體不要緊吧?」

 「嗯,頭還是有點昏昏的,但是整體不是太要緊。」

 「是嘛……不要勉強自己哦。」

 「嗯。」

 「只要有一點點不適,就要說出來哦。」

 「嗯。」

 「真的不要緊嗎?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哦。」

 「夠了啦,小陸……」

 感覺有些嚇到人了。站在陽乃邊上的星宮也露出了一副驚訝的表情。

 「黑峰君還真是喜歡春風同學呢。」

 「不是……那個是……該怎麼說呢……」

 我無法否認,為了掩飾害羞而撓了撓頭。

 「啊,對了,要是不跟媽媽聯繫一下的話……她會擔心的。」

 「我剛才已經打過電話了。陽乃今天就留在這裡吧。」

 「只有一方吧,小陸。」

 「……我希望你至少還是能跟我這個主人說一聲。」

 收到了女子勢的指責,又被罵了一頓。

 即便如此,現在就這樣子讓陽乃回家還是感覺哪裡怪怪的。

 而且我還沒有問她,為什麼會在那裡……

 「那麼今天我就去千春小姐那裡睡吧。你們兩人就在我的房間睡吧。」

 「這樣可以嗎?」

 「嗯,可以哦。你們兩個人有話要談的吧。我在的話不就妨礙你們了嗎?」

 雖然不會感到礙事,但是我確實也希望能跟陽乃兩個人談一談。

 這會星宮向我走了過來,然後在我耳邊說道。

 「要加油哦。」

 「……誒?」

 星宮這話的意思還真是深啊……不對,露出了稍微有些勉強的微笑。

 「那麼,之後就交給你們兩個人了。」

 星宮朝著這邊揮了揮手呢,然後便走出了房間。

 玄關那邊傳來了開門聲,過了一會又傳來了關門聲。

 「「……」」

 留在了房間裡的我和陽乃,兩個人都沒有開口。

 彼此移開了視線,看向了牆壁、地板和天花板。

 「那個,我還是再給媽媽她打個電話吧。」

 「啊,也是呢。」

 陽乃拿起了手機,開始打電話。

 從聽到的電話內容來看,陽乃好像是被罵了。

 她表現的就好像媽媽在她面前一樣,連連的低頭道歉。

 「啊哈哈……被狠狠的罵了一頓啊。」

 打完了電話的陽乃就這樣子苦笑著。

 「那也是當然的吧,畢竟啊,陽乃你的母親啊,都去報警了啊。」

 「嗯,就在找我的過程中……我好像給大家添了各種各樣的麻煩。」

 「……我認為沒有必要這樣子責備自己哦。」

 「但是添了很多麻煩是事實吧?」

 「沒有添麻煩哦,只不過是有點擔心而已。」

 「是這樣啊……」

 「陽乃,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會在那種地方呢?」

 我盯著陽乃的眼睛,對她發出了直球一般的提問。

 「我跟在你們兩個人後面……追了過來。」

 這不是當然的嘛,問題所在是為什麼要追上來呢。

 「為什麼呢?」

 「看到小陸和彩奈醬的關係很好,我就覺得很煩躁。」

 「誒?很煩躁……?」

 「最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子焦慮,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焦慮,但是現在,我好像搞明白了。」

 陽乃一邊說著,一邊縮短了跟我之間的距離。

 然後坐到了我的面前,說出了那句話。

 「我……喜歡小陸。」

 「誒?!」

 「不是作為青梅竹馬的那種喜歡,而是作為異性的……那種喜歡。」

 ————我……喜歡小陸。

 ————不是作為青梅竹馬的那種喜歡,而是作為異性的……那種喜歡。

 陽乃的話在我的腦海中反覆的出現。

 我既不覺得驚訝,也不覺得高興,而是就這樣子呆住了。

 「「……」」

 在被沉默支配下的星宮的房間裡,只能聽到下雨的聲音。

 只有我和陽乃兩個人所在的這個空間。

 雖然理解的她說的話的含義,但是我現在還有點凌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果然還是會困擾的吧,突然這樣子說,畢竟,小陸現在在跟彩奈醬交往啊。」

 「沒有在……交往啦。」

 「不用說謊也沒有關係的哦。你也說過了在交往的吧?再說了,兩個人住在一起……說是沒在交往也不太可能吧。」

 這麼說的話也確實,但是我和星宮真的沒有在交往。這其中有著其他複雜的原因。

 我還在思考著該怎麼解釋這件事,卻被陽乃搶先了。

 「我喜歡小陸。」

 「……」

 「看到小陸和我以外的女生相處的很好,我才意識到。我變得非常的急躁。急躁的都哭出來了。」

 「………」

 「以前的我啊,一直覺得會在意小陸只是因為我們是青梅竹馬。從小就在一起……所以無意識的單純的以為以後也會一直在一起。」

 「我……也是這樣想的。」

 「果然小陸也是這樣子想的啊。但是我啊……並不明白啊。我一直以為,這跟性別無關,只是因為是青梅竹馬的關係,所以才想要待在小陸身邊。」

 陽乃就這樣沒有停頓,繼續說道。

 「我不是因為作為青梅竹馬而在意的,而是因為對方是小陸才會在意的。」

 「那個意思是……」

 「嗯。我是作為異性,而喜歡著小陸的。」

 陽乃就這樣直直的盯著我的眼睛,不知道說了說少次『喜歡』。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現實。

 難不成我現在正在做夢嗎?總覺得是這樣的。

 「那個,看到我和星宮關係很好,然後陽乃才發覺了自己對我有好感?」

 「……嗯。看到小陸跟彩奈醬關係很好的樣子——那個算是一個契機吧。」

 「契機?」

 「看到了小陸進到了彩奈醬的家裡之後,我才發現,小陸去了離我很遠的地方……已經不在我的身邊了,然後我才明白原來我喜歡著小陸啊。」

 「是,是這樣子啊……」

 我認同陽乃的說法,也確實,有些東西失去了才知道之前存在過。

 那種不是物體,而是眼睛所看不見的,人的內心的情感。

 重要的人會在自己的身邊也是理所當然的。

 過著這樣子日常生活的人,肯定無法想象,突然有一天,對自己很重要的人會離自己而去。那是絕對做不到的。

 即便是想象,真正發生的時候那種湧出來的感情要比想象超出好幾倍。

 「小陸也是……我覺得有點不太好。」

 「誒,我做了什麼嗎?」

 「因為,小陸明明都不會看除了我之外的女生的。所以啊……我不明白啊。因為我們一直生活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世界中……」

 「雖然是這麼說……」

 「我啊,可能在知道喜歡這種感情之前,就已經喜歡上小陸了。」

 「———誒。」

 我不禁屏住了呼吸。陽乃就好像是在說出事實一般很冷靜。

 「失去了之後才發現……已經晚了。」

 「陽乃……」

 「我不知道小陸是從什麼時候才是喜歡上我的,但是直到上小學之前我們還會一起去洗澡,一起睡覺的。」

 「是這樣。」

 「雖然由我來說不太好,但是會喜歡上小陸也是很普通的事吧……再說了,小陸也完全不跟別的女生打交道,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吃醋的機會……」

 陽乃就好像是在辯解一般,嘴裡不停的嘀咕著。

 以前的我確實是這樣子,對除了陽乃之外的女生都沒有興趣。

 「我真的是太差勁了。不僅傷害了小陸,還在你的女朋友的房間裡說這種話……」

 看起來好像是在自責,但是仔細看發現眼睛裡充滿了血絲。

 「其實啊,我想一直待在小陸身邊,只有我一個人成為對小陸來說特別的存在。但是彩奈醬她……把小陸搶走了。」

 「………」

 「可是,如果說已經開始交往了……而且小陸選擇了彩奈醬的話……我也只能忍耐了……」

 那很明顯,是在勉強自己。

 我就這樣低頭看著地板,右手用力的抓著自己的左腕。

 「陽乃,我和星宮並沒有在交往。」

 「你還要繼續撒謊嗎?難道說是要報復嗎?就因為被我甩了?」

 「不是的,我是真的沒有在跟星宮交往。」

 「那麼,為什麼會住在星宮的家裡呢?」

 「那個,說來話長。」

 「你說吧。」

 被陽乃直直的盯著,我還是猶豫了一下,但是最後我決定說出來。

 被陽乃甩了的那一天,我為了自殺而去了山裡。中途去了趟便利店,正巧在那理救了被強盜襲擊的星宮。然後星宮哭著求我要好好的活下去。之後因為太晚了的原因而住在了星宮家。第二天便在學校了為了守住星宮的名譽,而編了自己對星宮表白的事。之後星宮又因為跟蹤狂而感到困擾,便來請求我的幫助……

 這就是全部,我把全部的事都告訴了她。

 「………」

 陽乃就這樣子低著頭,完全不說話。

 大概是聽到了我想要自殺的事吧,陽乃的臉都扭曲了,好像快要哭出來了一樣。現在大概在腦海中整理各種各樣的話語吧。

 「陽乃,你可以不用在意我想自殺的事情的,已經都結束了。」

 雖然我這麼說了,但是陽乃卻小聲的說道「……怎麼會不在意啊」並咳了一聲。

 「誒?」

 「會……會在意的啊!肯定會在意的啊!」

 陽乃猛地站了起來,大喊道,那氣勢就好像要把血一塊吐出來一樣。

 「陽乃,聲音太大了……」

 「小陸孤零零一個人的時候,我就在想我能為小陸做些什麼呢?我該怎麼治癒小陸呢?但是啊……那樣子的我,卻把小陸推向了自殺的邊緣。所以啊……我肯定會在意的啊!」

 陽乃就這樣子感情用事的喊到了最後,她的眼裡飽含了淚水。

 不斷流出來的淚水,就這樣順著臉頰滴落。

 像這樣子看到陽乃哭……還是第一次啊。

 「就算小陸原諒了我……我也沒有辦法原諒自己啊……」

 「那個,就從結果來看,我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嗎?」

 「跟那個沒關係啊!如果沒有彩奈醬的話,小陸早就死了啊!是我害死了小陸啊!」(校對:???)

 「冷,冷靜一下啊!」

 陽乃的情緒好像越來越高漲了。我也站了起來,好好的安慰她。

 「真是的!我要是……我要是就這樣死了就好了啊!」

 「陽乃!」

 對面不停哭泣的青梅竹馬,我衝動的用力抱了上去。

 陽乃在我的懷抱中不停的掙扎,但是很快便又冷靜了下來。

 「………小陸?」

 「別跟我說什麼你要死啊。」

 現在,我覺得當時沒有自殺真的是太好了……我打心底這樣子覺得。

 如果我就那樣子死掉的話,陽乃肯定也會追在後面的。

 「如果喜歡的人死了,今後該帶著怎麼樣的表情活下去呢?」

 「……小陸也是啊……沒資格這樣說吧。」

 「可能是這樣子吧,但是啊,我還是想說我喜歡陽乃。」

 「……我也是,我喜歡小陸。因為我大半的人生,都是跟小陸一起度過的啊……」

 「「……」」

 一陣騷動之後,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只有時間還在流動。

 被我抱著的陽乃,用熱切的眼睛看著我的臉。

 「小陸……」

 「陽乃……」

 互相這樣子叫著名字。

 陽乃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抬起了下巴。

 我憑著直接覺得自己該去做些什麼。

 我想要接吻,慢慢的把臉靠近——。

 ———黑峰君。

 「……星宮?」(校對: -_-||)(仙仙:典)

 「誒?」

 就在嘴唇快要接觸之前,我停下了動作。陽乃睜開了眼睛,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不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了星宮……咦?」

 「是這樣啊……果然啊,是這麼回事。」

 「不是,不是這樣子的。這是……該怎麼說呢……對不起。」

 不管我再怎麼說,現在的我都差勁到了極點。

 一旦理解了這一點之後,我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剛才那個破壞了氛圍的發言。 陽乃會怎麼罵我呢。

 但是啊,陽乃她露出了包容一切的慈愛的笑容。

 「沒有關係的哦,小陸。」

 「……陽乃?」

 「你喜歡上彩奈醬了吧?」

 「……誒?」

 「我啊,確實很喜歡小陸,喜歡的不得了,因為我人生的大多數時間都被小陸佔掉了。所以啊……我果然還是最希望小陸可以獲得幸福。」

 「那個……也就是說?」

 「如果小陸要選擇彩奈醬的話……我也會接受的。」

 「………」

 「當然啦,如果你們兩個人關係很好的話,我也會焦慮,也會嫉妒就是了。」

 陽乃又重複了一遍「因為,我是個獨佔欲很強的女孩啊。」

 「我……」

 「沒有必要現在就回答哦。現在小陸還住在彩奈醬家裡的吧?一起住在這裡……小陸,我說啊,真的有必要住在一個房間裡的必要嗎?小陸住在小狗窩裡就行了吧?」

 「為什麼是小狗窩啊。這是虐待人類了吧。」

 「那是因為……我不喜歡小陸跟別的女孩子住在一起啊。」

 陽乃在我的胸前用手指寫著字。這樣子鬧彆扭的青梅竹馬也很可愛。

 即便如此,但是提出讓我住小狗窩也很奇怪。

 「我啊,一想到今後還會吃醋好幾次。就這樣光是想想就覺得很討厭。」

 「什麼想象?」

 「小陸,跟我之外的女孩子說話的樣子。」

 不愧是自己說的,佔有慾真的很強呢。光是跟別人說話就會討厭啊。

 「雖然在這之前都沒有想過。但是還是要把小陸的幸福放在第一位啊。」

 陽乃雖然擺出一副嫉妒的樣子,但還是在為我著想啊。

 「我再確認一次,小陸現在還沒有跟彩奈醬交往吧?」

 「……嗯。」

 「但是,你要是喜歡彩奈醬的話……」

 「會……那樣嗎?」

 星宮是我的救命恩人。

 陽乃是支撐起我人生的恩人。

 ……說實話,我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或者說,我不認為我有權利站在高處選擇哪一個女孩子。

 「我會一直等你的,在小陸給出答案之前……我會一直等著的。」

 「但是你會嫉妒的吧?」

 「是啊!」

 陽乃立即就做出了回答。雖然說了會等答案,但是這佔有慾還真是強呢。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一種靈巧的心態吧。

 不過呢,像這樣子互相說了真心話之後,我們之間的隔閡好像消失了。

 說是更近了一步也不為過。

 「如果小陸選擇了彩奈醬的話,我也不會怨恨她……但是我可能會哭,然後每天都嫉妒到很暴躁的程度。」

 ……是這麼回事啊,這就是在間接的威脅吧?真是恐怖啊。

 ◇◇◇

 「……那兩人,會交往嗎?」

 移動到了千春小姐房間的我,很確信黑峰君和春風同學一定會和好。雖然不清楚他們到底說了什麼,我可以理解春風同學為什麼會在公寓附近,因為我知道春風同學很關心黑峰君。

 當然,黑峰君他也很在意春風同學……

 毫無疑問,只要給他們提供了一個適合談話的場所,他們的距離一定會縮短。

 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我才離開了自己的家。

 「——誒!」

 謎一般的疼痛感向我的胸口襲來。這是為什麼呢?

 黑峰君和春風同學兩個人獨處的話,我就會感覺非常的不快。

 ……嗯,從之前開始就隱隱約約的明白了。

 雖然我開始明白了,但是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實現的想法,所以我便裝作不知道。

 「……唉」

 我嘆了口氣,環視著千春小姐的房間。

 亂的連放腳的地方都沒有。到處都是垃圾和奇怪的東西。

 我被迫坐在了房間的角落裡……

 順便說一下,千春小姐被好幾罐啤酒所包圍了,現在正在被子裡睡覺

 「這是最好的……黑峰君和春風同學交往的話。那兩個人很般配……再說了,像我這種人——」

 想起了跟黑峰君之前的生活。

 好不容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然後,今天就該結束了。

 就算再怎麼煩惱跟蹤狂,但是拜託有女朋友的男生住在自己家裡也不太好。

 我咬緊牙關,拼命的忍住眼淚。

 「嗚……嗚嗚……這樣就好………了。」

 這樣子的話就再也不能勉強自己掩飾感情了吧。

 ————我,也喜歡黑峰君啊。

 意識到自己有了初戀之後,馬上便又失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