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年 秋冬

第三章

第五卷 第二年 秋冬  第三章 我去京都這件事,應該是對廣美小姐保密的。

 但當我從京都回來,去楠木店打工的時候,廣美小姐忽然對我說:

 “四郎君,特產呢?”

 “什麼特產?”

 我本以為她是像往常那樣隨口一說而已,於是不解地反問。但廣美小姐卻竊笑起來。

 “你去京都了,對吧?已經暴露啦,快把特產交出來。”

 她一副不肯善罷甘休的樣子。連我去的地方是京都都知道,看來她不是靠直覺或是猜想。

 “你從誰那兒聽來的……”

 我放棄裝傻,但廣美小姐並不打算回答我的問題,她賊笑著向我伸出雙手。

 “先把特產拿來。”

 “沒有。”

 我老實回答。誰知廣美小姐竟驚得目瞪口呆,僵在那裡一動不動。

 “到底是聽誰說的啊……?”

 這次廣美小姐總算是回過神來,嘆了口氣。

 “……是正樹先生。”

 那個臭老爸。

 “他忽然發郵件過來……我本來已經將他的電話號和郵箱都刪掉了,似乎他的手機裡還留有我的聯繫方式。”

 沒想到老爸竟然做出這種事來。真是的,那個男人一時興起竟做出這種大膽的事,真是恐怖。

 “那個,老爸他,說什麼了……?”

 我有些在意地問。“唔呼呼”,廣美小姐意味深長地笑了。

 “在意嗎?”

 “確實有點兒。”

 “怎麼才有點兒啊……”

 廣美小姐洩氣似地耷拉下肩膀,她的思考迴路到底是怎麼回事,到現在我還有些無法理解。

 “你為什麼不高興啊……”

 “我和正樹先生聯絡了,想借此讓四郎君吃醋嘛……”

 “莫名其妙,我可不會吃醋。”

 “吃一下醋嘛!萬一我們破鏡重圓了呢!”

 我敢斷定,這絕不會發生在我那老爸身上,但我又實在不忍心將其告訴廣美小姐。

 “那破鏡重圓了嗎?”

 思前想後,我只能問了她這麼一句。廣美小姐被我的問題逗笑了。

 “確實,怎麼可能嘛。他也不是那種類型的人。”

 “是啊。”

 “他就只是說了一下已經聽說四郎君在我這裡打工,還有問了問我過得怎樣,差不多就這樣。”

 “是嘛。”

 “還有啊……唔呼呼呼。”

 廣美小姐又發出那種讓人渾身不舒服的壞笑聲。

 “……怎麼啦?”

 “唔呼呼呼,不告訴你。”

 勾起人的好奇心卻又不說,真是過分。我嘆了口氣,這種時候,單憑一句“快告訴我吧”是說不動這個人的。

 “我知道了。給宿舍裡的那些人買的特產還留下一些,我下次拿過來。”

 “真的?那就告訴你好了!”

 不出我所料,廣美小姐立馬就交代了。

 “他說四郎好像喜歡你,今後就拜託你了。”

 那個老爸,真的不是笨蛋嗎?雖然我確實順嘴說了喜歡廣美小姐,但也特意加上了沒那個意思啊。

 原來他說了這些啊。

 這兩個月來,我和廣美小姐之間總有些微妙的距離感。我還奇怪為什麼今天她忽然這麼熱情,原來是因為這個。

 廣美小姐邊用肩膀拱我邊說:

 “四郎君,這種事直接跟我說不就好了嘛,哎呦~哎呦~”

 她似乎並非不情願。這個時候我也不好說“我說的‘喜歡’沒有那個意思”。

 “說,說得是啊……抱歉……”

 “這不是兩情相悅嘛,哎呦~哎呦~”

 就算我再怎麼遲鈍,也能想得出廣美小姐這浮誇的態度是為了掩飾收到老爸的聯絡後自己內心的動搖。

 “是啊!那我們結婚吧!”

 我直接破罐子破摔地來了這麼一句。沒想到廣美小姐忽然“欸”的一聲,畏畏縮縮地向後退了幾步。

 “呃,現在說這個還有些早。”

 她用不帶口音的腔調正經地回答我。還當真了?(譯註:廣美平常說話時用的是廣島方言,而這句話是標準語)

 就這樣,我在楠木店的打工開始了。和平常一樣,既不會很忙也不會很閒,時間就這麼悄然流逝。等客人走完,我收拾桌子的時候,廣美小姐用鏟子鏟著黏在鐵板上的焦痕,忽然對我說。

 “其實,我們還通過電話了。”

 是說和老爸吧。我回答了句“是麼”。這不是我能插嘴的話題。在京都老爸對我說的那番話,確實很有說服力。戀愛歸根結底是當事人的問題,其他人沒有插嘴的權利。

 “沒想到我並沒有多麼吃驚。”

 廣美小姐繼續做著手裡的活,也沒有看向我。

 “以前只是聽到他的聲音,都會覺得難受。但是這次,過了這麼久,再聽到他的聲音,感覺像是不知哪兒來的大叔。”

 她這過分的說法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原來失戀可以靠時間來解決,這句話是真的啊……”

 廣美小姐感慨頗深地說完,抬起頭看向我。

 “感覺我已經釋懷了。”

 這大概是件可喜可賀的事吧,但廣美小姐卻顯得有些悶悶不樂。三並先生曾說以名字來稱呼西園小姐讓他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廣美小姐大概也是相似的感覺吧。

 開店前,我還以為廣美小姐收到老爸的聯絡後覺得不知所措,看來不是。也許是收到老爸的聯絡後,比預想中還要顯得冷靜的自己反而讓她不知所措。

 “是覺得悵然若失嗎?”

 我停下了擦桌子的手向她問道。廣美小姐用鏟柄敲著肩膀回答我說:

 “誰知道呢……或許和悵然若失有些不同。”

 “應該說是沒了興致吧。就像小時候自己最愛吃的東西,長大後再吃就覺得沒什麼了……”

 “那不就是悵然若失嗎。”

 廣美小姐稍加思索後笑了起來。

 “說不定就是悵然若失呢!哇——,那我是覺得悵然若失嗎……”

 “我覺得你不用糾結,就這樣就好。”

 “但是,我到現在也喜歡四郎君哦?倒不如說,現在比起正樹先生,更喜歡你。”

 從她的口氣裡聽不出這句話是玩笑還是認真的。

 “我可是還需要些時間呢。”

 “那我就要變成老婆婆啦……?”

 “我覺得廣美小姐即使變成老婆婆也很可愛。”

 我老實說道。不知為何廣美小姐忽然神色複雜地盯著我看。

 “……怎麼了?”

 廣美小姐撅起了嘴。

 “四郎君變得輕浮了。”

 “我才沒有。我只是普通地把心裡想的說出來而已啊。”

 “你這回答也很輕浮!”

 那要我怎麼辦嘛。我一邊困惑,一邊做著閉店的準備工作。完成之後像往常一樣,由廣美小姐開車送我到宿舍附近。

 “四郎君,你馬上就上高三了吧。”

 等紅燈的時候,廣美小姐無意間說道。

 “是啊。”

 “將來有什麼打算?是要去東京上大學?”

 她一問我才注意到我還沒考慮過這件事,確實快到必須考慮將來的時候了。

 “我還,沒考慮過……”

 “總之先上大學,對吧?”

 她這麼說也很正常,但我確實沒做任何考慮。

 “倒不如說,我連要不要大學都沒想過。”

 我只能這麼回答。

 “那,你要留在廣島嗎?”

 “留在廣島……”

 信號燈變綠,廣美小姐將汽車啟動。路上很空曠,汽車的速度越來越快。

 “我不和你開玩笑,來和我開店吧。”

 我不禁向廣美小姐看去。她一直目視前方,但說話的表情卻很認真。

 “總之可以先在廣島上大學,或是上專修學校……等畢了業就直接回楠木店來吧。”

 四郎君的話可以有幹部待遇哦。廣美小姐最後加上這麼一句,笑了起來。

 “這,我沒辦法立刻答覆你……”

 車內很是安靜,這種情況下我沒辦法用開玩笑方式搪塞過去。

 “但我想,應該會很開心。”

 “絕對很開心的。然後啊,我們在廣島開展連鎖店,慢慢地把什錦燒產業鏈做起來,之後就能悠閒度日啦!”

 看來她已經回到平常的樣子了。

 “趁現在來想想連鎖店的名字吧。楠木的話沒有那種全國連鎖的感覺啊,你覺得什麼名字好?”

 這之後,我們邊把各自想到的店名一一列舉出來,邊說著這個不行,那個不好,時間就這麼漸漸流逝。廣美小姐這麼說是為了不讓氣氛顯得沉悶呢,還是說一開始她就在開玩笑呢。

 不一會兒,車就開到了平時停的地方,我向廣美小姐道聲謝後下了車,沒想到她也從車上下來,平常她都是直接開車回去的。

 “怎麼了?”

 廣美小姐向我走近,就這麼一言不發地吻上了我的嘴唇。

 她立刻將臉移開,惡作劇般地壞笑起來。

 “嗯哼哼。這是預支。”

 說完,她轉身向車那邊走去。

 “等等,預支……是什麼啊?”

 我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廣美小姐回頭看向我,打開了駕駛座旁邊的車門。

 “女人只要能放下,轉變可是很快的哦。”

 留下這句話後,廣美小姐坐進車裡開車離去。

 “真搞不懂……”

 我不由地嘟囔著。這雖說並不是第一次和廣美小姐接吻,但實在是錯不及防。將手抵在胸口,心臟正狂跳不已。

 她是想說她真的喜歡我嗎?

 走在通向宿舍的坡道上,我想著關於廣美小姐的種種。大概在她看來,我只不過是個小鬼而已。我們年齡差了不止一輪。

 之前,廣美小姐說過我很像老爸,所以她見到我就會想起老爸,之後她又把我引到床上。大概是把我當做老爸的替代品了吧。就算她說自己心裡已經放下了老爸,但真能那麼快就喜歡上我嗎?

 至少,這是我無法理解的。

 路上,我給老爸打了通電話,他立刻就接了。

 “怎麼了?”

 “聽說你和廣美小姐聯絡了?”

 “啊啊……稍微有些懷念。她好像過得還可以。”

 “你別給她說些多餘的話啊。”

 “什麼話?”

 “說我喜歡廣美小姐之類的。”

 “這不是你自己說的嘛。”

 “我不是說了沒那個意思了。”

 奇怪的是我並沒有生氣。要是放在以前,感覺我會更加情緒化地去責備他吧。

 “是嗎?哎呀,也沒什麼關係。反正你也不討厭她,對吧。”

 “嗯,沒錯。”

 “下次去京都的時候帶她來吧。和她交往的時候沒怎麼帶她去過好吃的店。”

 “我考慮考慮,拜了。”

 “噢。”

 我掛斷電話,正好走到宿舍前。

 打開正門走到門口,看見未來正在拖鞋。

 “呦。”

 未來察覺到我後,低著頭向我簡單打了聲招呼。自我從京都回來之後,這是第一次和未來說上話。

 “你出去了?”

 我邊拖鞋邊問,未來點了點頭。

 “給一號宿舍樓的那些傢伙們做夜宵去了。最近我都被他們當成送外賣的餐飲店使喚了。”

 “不過,你不是能賺到錢嗎?”

 “這倒是。”

 未來做飯很好吃,時不時地被其他人拜託去做飯。材料費稍微提了些價錢,所以能賺到些錢。未來不去打工也能過得不錯,這除了父母寄來的生活費可觀之外,未來做飯賺來的錢也不容小覷。

 未來先我一步把鞋脫好站起了身。

 “等會兒能去你房間嗎?有東西要給你。”

 我向未來說道。未來稍稍打量了我一會兒後,轉過身去,回了一聲:“知道了。”

 那天以來,我們之間一直都是這種感覺。未來對我的一舉一動都抱有戒備。

 雖然我清楚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但還是心如刀絞。

 我回到自己房間後,拿著三並先生給我的信封走向未來的房間。敲過門後,屋內傳來未來的聲音。

 “自己進來吧。”

 我走進屋內。

 “這是三並先生讓我給你的。”

 說著,我將信封交給坐在床上的未來。未來皺了皺眉毛。

 “三並?”

 “是那個,西園幽子的男朋友。”

 回想起來,最開始將西園小姐這個人告訴我的就是未來。未來說這是自己喜歡的作家。那之後,我們知道了西園小姐是父親認識的人,又藉此機會認識了三並先生。還有廣美小姐的事也是,人的緣分真是不可思議啊。

 “我對那個人可沒什麼興趣。”

 未來邊說邊拆開信封。

 “他們好像要結婚了。”

 我對未來說道。

 “說你要是方便的話,可以去參加他們的婚禮。”

 聽到我的話,未來沒把信封裡的東西取出,向我看來。

 “為什麼會請我去?”

 “……誰知道呢。”

 我猶豫著要不要在這提起山城要。不過,未來似乎已經察覺到了其中的緣由,沒將請帖取出而是將信封扔到了一邊。

 “原來如此。事到如今讓我怎麼拉下臉來去參加啊。”

 “他拜託我總之先把這個交給你。我想這畢竟是給你的,不交給你就丟掉有些說不過去。”

 “……嗯,這倒也是。”

 未來嘟囔了一句,又將信封拿起,看過裡面的內容後,表情變得苦澀起來。

 “果然不行啊,那天正好是聖誕節啊。為什麼非要在聖誕節那天去將自己甩掉的女人在的地方啊。”

 “不過,好像就是考慮到這個才邀請你去的。畢竟要在聖誕節那天把你的女朋友叫到東京,實在過意不去所以請你一起去。”

 “……有時候關心反而會傷到別人呢。”

 未來說著露出苦笑。總之未來並沒有我想的表現出那麼明顯的拒絕,這讓我放了心,我轉過身。

 “那麼,晚安了。”

 “喂,四郎。”

 無意間聽到背後的呼喚,我的身體瞬間僵硬了,我儘量保持平靜轉身望向未來。

 “……怎麼了?”

 感覺已經很久不曾聽到未來叫我的名字了。說起來我們自那天以來,像這樣的會面都幾乎沒有過。

 “你,畢業後有什麼打算。”

 聽到這個和廣美小姐同樣的問題,我再次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情況。真的,現在是時候該認真考慮一下這件事了。

 “還沒有決定。”

 “今天聽棒球部的那些傢伙說了,大概是下週開始志願諮詢了。”

 “欸?這就要開始了?”

 見到我這個反應,未來深深地嘆了口氣。

 “什麼‘這就要開始了’啊。不用考慮都知道現在到了這個時候了吧,我猜著按你的性子沒準兒還什麼都沒考慮,沒想到還真是。”

 “嗯,我真的還什麼都沒考慮。”

 “好好考慮啊。”

 說完,未來的注意力回到手中的請貼上,要說的已經說完了,應該是這個意思吧。我道了聲晚安後,回到了未來的房間。

 稍微,有些開心。

 雖然我們的關係變得有些疏遠,但未來還在關心著我。但也正因如此,我越發地覺得自己愧對未來。我仍在背叛未來,我還喜歡著未來。

 回到房間,我一頭栽在床上。

 之前,和未來說話是十分稀鬆平常的事情,但如今卻讓我很是疲憊。因為我現在對未來多了份顧忌,我的言行是否讓未來覺得不快,在面對未來時我一直注意著這些。

 “……有時候關心反而會傷到人呢。”

 未來剛剛說過的話忽然從腦海中飄過。難道,未來的這句話是對我說的?事到如今,我還在傷害未來嗎?

 一想到這個,我忽然懊悔不已。

 我當時是吃錯了什麼藥,將自己對未來的感情說了出來啊。又是為什麼,去拜託山城要和未來和好啊。要是我沒做過那些蠢事,大概現在我還和未來平平常常地相處。反正這份感情也不會有什麼結果,那樣不是更好嗎?

 但就算再怎麼後悔,也已經覆水難收了。

 我嘆了口氣,摸了摸嘴唇。

 廣美小姐的感覺已經消失,心跳也已經歸於平靜。

 一事歸一事,我的內心感到很迷茫。

 這之後,我該怎麼做什麼好。

 志願也好,還有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感情將會如何,這使我感到憂慮。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