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截稿日之前,偶像聲優來襲的進度特別快

第二卷  截稿日之前,偶像聲優來襲的進度特別快 就在愛結與優佳理吃完所有貓罐頭的隔天。

 愛結收拾完早餐與洗完衣服後,在自己房內呆呆地看著影片。

 那是音樂短片,並非她平時愛聽的搖滾樂或金屬樂,而是女性聲優唱著動畫歌曲的影片。

 過去因為愛結周遭沒有喜歡動畫或偶像的人,所以她從未接觸過這種音樂,但聽過後意外地符合她的喜好。

 唱歌的聲優名字為須原朋香。

 就是將貓寄養在優佳理家的人。

 她年方十八歲且有張娃娃臉──雖然說愛結也是差不多──不過,她有張瓜子臉且曲線苗條,四肢纖長,前凸後翹,身材玲瓏有致。

 她身穿帶有蕾絲邊的衣物,滿臉笑容地跳舞,以稍微有些鼻音、極具特色的嗓音歌唱,非常可愛。愛結認為她相當有魅力,且屬於非關情慾的那種魅力。

 影片網站上不僅有MV,也上傳了演唱會的影片,可以見到她在數千名觀眾前落落大方地載歌載舞的身影。

 ……好厲害啊……

 愛結老實地感到感動、尊敬與崇拜,以及毫無意義的自卑,欣賞完一個影片後,下一個影片又自動開始播放。

 新的影片並非歌唱影片,而是類似訪談的影片,那似乎是她為配音動畫宣傳的影片。

 並非須原朋香單獨受訪,還有另一名與她年齡相仿的貌美聲優站在一旁。

 動畫名稱為《我轉生成最強主角的沙包系帥哥了》。

 啊,這是優佳理姊的作品──愛結花了一段時間才想起來。

 有關優佳理的作品,她僅看了出道作的真人版電影,其他就毫無涉獵。儲藏室應該也有動畫藍光光碟,之後也看一看吧。

 訪談內容為介紹動畫與她們所配音的角色,之後也聊了許多與作品本身無關的事。

 『在書中,琳蓓兒(朋香配音的角色,公主)和依歇莉娜(另一名聲優配音的角色,女騎士)情同姊妹,兩位在私底下的感情如何呢?』

 而針對這樣的提問──

 『我們的感情當然也不輸她們啊!』

 朋香笑著回答,另一人也露出笑容,道:

 『我們在錄音後總是會一起去吃飯,放假時也常一起出門約會。』

 『我們之前也一起去逛購物中心了喔──』

 朋香這麼說,勾起另一人的手臂,兩人臉貼著臉,肢體接觸明顯超越了「一般朋友」的範圍。

 咦,她們倆該不會在交往吧!?

 愛結嚇了一跳,臉紅心跳地盯著影片。

 就在這個時候。

 「愛結,你有空嗎?」

 房間門口傳來優佳理敲門的聲音。

 「有、有!請進!」

 愛結慌張地關掉手機並回答。

 「……愛結,你臉很紅耶?」

 優佳理走入房間這麼問道,愛結則佯裝平靜地說「是你的錯覺吧?」。

 「……你該不會在看色色的網站吧?」

 「我沒有。」

 「真的嗎~?」

 「真的啦!要是我真的有看,現在就會慾火焚身,馬上推倒你的喔,這樣可以嗎!」

 愛結見優佳理調侃自己,惱羞成怒地說道。

 「現、現在馬上的話有點……」

 優佳理面紅耳赤,轉開視線。

 「所、所以,有什麼事嗎?」

 「啊,嗯,今晚會有客人來,所以想拜託你晚餐煮三人份,弄稍微豪華一點。」

 「啊,好的,我知道了。」

 愛結原本就因為終於擺脫貓罐頭,所以今天打算充分運用給人吃的的食材烹飪。

 「話說是哪位客人呢?是小京嗎?」

 「不是。」

 優佳理搖了搖頭,道:

 「是一位叫做須原朋香的聲優,就是猴寶寶的飼主。」

 愛結聽見這突如其來告知的姓名後,不禁「欸欸!?」大叫起來。

 *

 優佳理與須原朋香初次對話是在一年前──電視動畫《我轉生成最強主角的沙包系帥哥了》第一集的錄音現場。

 優佳理基本上對自己作品所衍伸出的跨媒體作品毫無關心,並未深入參與動畫製作,也將選角一事徹底丟給動畫的工作人員,之所以參與錄音也是基於「或許有朝一日能成為小說參考資料」的想法,抱著輕鬆心情想說至少來觀摩一次。

 由於那是第一集,所以在錄音開始之前,她與導演、製作人一同向聲優們打聲招呼,由於她沒什麼想說的,記得自己當時中規中矩地說「希望這能成為一部好動畫」。

 當錄音結束後,她打算回家而走出錄音室時,一名美少女出聲向她搭話。

 對方的攜帶物品還在錄音室裡,可以看出並非兩人離開的時機恰好一致,而是她刻意前來找優佳理的。

 這名美少女就是須原朋香。

 優佳理雖然喜歡動畫與電玩遊戲,卻對工作人員或聲優毫無興趣,但至少也知道朋香是當紅聲優。像她這種等級的當紅聲優,與不過是她為數眾多的配音作品中其中一部的原作者交流根本毫無益處,所以當時優佳理心想「她真是個有禮貌的人呢,這種認真的態度應該就是她大受歡迎的秘訣吧」。

 然而,原以為對方只是要稍微閒話家常一番,朋香卻說出了當時才剛販售的原作小說最新一集的感想。

 由於朋香說內容很有趣,優佳理自然是感到滿心歡喜。所以儘管她感到困惑,依然說了句「謝謝你」,朋香則繼續道:

 「海老老師的作品,我從《尋找心臟》開始全都有看。」

 優佳理聽到這句話後,心中先湧上的不是高興之情,反而升起了警戒心。她曾多次聽身為企業家的父親與兄姊說過,有心人士會事前調查想攀緣之對象的身家背景、阿諛奉承。

 而且,優佳理屬於不希望熟人閱讀自己作品的類型,這種表現甚至會造成反效果。

 雖然如此,如前所述,當紅聲優籠絡作家並無好處,所以優佳理立刻轉念,認為對方不是為此讀遍作品,而是自己多心了。

 之後,兩人聊到是否可以一起吃頓飯,便來到錄音室附近的一家會員制餐廳。聊著聊著,優佳理髮現朋香是貨真價實的御宅族,而且喜歡的作品與自己很合。由於優佳理與朋香都喜歡的小說家•可兒那由多當時因為育兒宣佈將暫停執筆,所以兩人暢談著「希望她趕快復出」「絕不原諒和可兒老師結婚的臭男人」等話題。

 優佳理原本打算只去第一集的錄音,但朋香卻旋即詢問她下一次錄音後是否有空,結果她最終參與了十二集全部的錄音,且每週都與朋香共進晚餐。

 自從全季錄音結束後,由於朋香工作繁忙,兩人沒什麼見面的機會,變成偶爾透過LINE聯絡。但就在半年前,朋香拜託自己讓她飼養的貓•猴寶寶借住一陣子,朋香似乎記得優佳理之前曾說「雖然很想養貓看看,但自己沒有照顧貓到壽終正寢的覺悟,所以不敢養」。

 在朋香結束巡迴演唱會並帶走猴寶寶後,兩人又沒了見面的機會,但對方說今天的錄音工作忽然取消,有了一段空檔時間,所以詢問能否久違地共進晚餐。

 優佳理也想見見朋香,想起生日時哥哥送了自己壽司店的會員資格……這時腦中卻浮現出愛結的臉。

 OK,如果不嫌棄的話,要不要來我家?

 優佳理在LINE上這麼詢問,而對方就在已讀的幾秒後,立刻回傳「如果不會打擾你的話,還請讓我去府上拜訪」。

 於是,優佳理就來拜託愛結做一頓豪華晚餐,自己則回去寫稿──不對,是回去打電動。

 *

 下午六點。

 須原朋香來到優佳理的家。

 在MV或演唱會影片中,她總是身穿閃亮耀眼的服裝,每次髮色也都不同。但現在站在門口的她留著中長髮,打扮也相當樸素。

 不過──

 「老師,你辛苦了。」

 ──她在玄關脫掉口罩並露出微笑的面容,比愛結在影片網站上看到的更加可愛。

 「朋香妹妹,你也辛苦了。來,進來吧。」

 優佳理親切地問候,朋香點頭說「好」,接著望向站在優佳理身後的愛結。

 「話說,老師,這位是?」

 「是之前住進我家工作的白川愛結喔。」

 「住進……!?」

 朋香聽見優佳理的回答後,驚訝得杏眼圓睜,又立即恢復原來的表情。

 「呃,也就是助理嗎?」

 「不是,她主要幫我做家務。」

 「原來如此……是幫傭啊。」

 朋香轉向愛結,露出了不知為何令人感到提心吊膽的笑容,道:

 「你好,我是聲優•須原朋香,請多多指教。」

 「你、你好,呃……」

 愛結也急忙地想要回應問候,卻猶豫著自己該報上什麼職業,最後回答:

 「我是白川愛結,請你多多指教……」

 「順帶一問,白川小姐,可以問問你的年紀嗎?」

 「……十七歲。」

 「啊,那我比你大一歲呢,你學校那邊怎麼辦呢?」

 「我目前……沒去上學。」

 當愛結尷尬地回答後,朋香則鞠躬道「啊,對不起,突然問這麼沒禮貌的事」。

 「不、不會,沒、事的。」

 愛結結結巴巴地回答。

 朋香與自己只差一歲,但應對進退與說話方式都相當成熟,令她不禁感到緊張。這或許是因為她平時都與成年人一起工作吧……搞不好她還比優佳理更加成熟。

 此時,優佳理道:

 「來,別站著聊了,請進。」

 接著,三人一同來到餐廳。

 「那我去準備晚餐喔。」

 一到餐廳,愛結就這麼說。

 「總是由白川小姐負責做飯嗎?」

 「我偶爾也會做,但基本上全都交給愛結負責。」

 優佳理回答了朋香的疑問。

 「她的手藝媲美專業廚師喔,你也可以期待一下。」

 愛結見優佳理提高標準,慌張地道:

 「我、我沒那麼厲害啦!」

 朋香露出微笑,並以略帶遺憾的嗓音道「這樣啊~」。

 「你平常都煮什麼呢?」

 愛結想起最近的菜色,瞄了優佳理一眼,而她似乎也思考著同一件事。當兩人四目相交時,優佳理露出了苦笑。

 「呃……最近都是貓罐頭料理。」

 「貓罐頭料理!?」

 朋香聞言,發出震驚的叫聲。

 「像貓罐罐漢堡排、義大利麵或大阪燒之類……」

 朋香聽見愛結的話後,瞠目結舌。

 「你、你這傢伙竟然讓老師吃貓食嗎!?那是霸凌嗎!?還是虐待!?」

 她的語氣忽然變得粗魯,優佳理則柔和地道:

 「朋香妹妹,你冷靜一點,是我提議吃貓罐頭的喔。」

 「欸,為什麼……?」

 優佳理聽見這理所當然的疑問,嬌俏地歪著小腦袋,道:

 「呃……因為我們在儲藏室裡找到猴寶寶剩下的罐罐,想說機會難得,就吃吃看。」

 「那該不會是為了小說找題材吧?」

 「嗯。」

 優佳理正大光明地點了點頭,愛結則對她投以鄙夷的目光。

 「真不愧是老師,竟然能為了小說吃貓食……」

 朋香擅自朝正向方面解釋,並流露出尊敬神色,優佳理則「呵呵」一聲,對她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那今天只有優佳理姊吃貓罐頭可以嗎?其實還剩下一個。」

 「拜託,真的不要。」

 優佳理聽見愛結的話,一臉嚴肅地搖了搖頭。

 「我開玩笑的。」

 愛結這麼說,並走向廚房,將餐具與菜餚擺放到餐桌上。

 主食為大量使用蝦子、貝類、章魚、花枝等不能喂貓吃的海鮮的西班牙海鮮燉飯。

 以及同樣大量使用海鮮的馬賽魚湯。

 還有貓不可以吃的酪梨與洋蔥做的涼拌菜,與酥皮洋蔥濃湯。

 「呀哈~!是人類的食物~!」

 優佳理看到擺滿整桌的佳餚,發出孩童般的歡聲。

 「我還是第一次在三次元中聽到這種歡呼……」

 朋香這麼說,並以打量的眼神掃視著餐點。

 「……這全部都是白川小姐做的嗎?」

 「啊,是。須原小姐也喜歡海鮮對吧?」

 愛結心想如果用了對方不喜歡的東西就糟了,所以在決定菜單前,上網查了朋香的喜好。

 「……我超愛的,看起來超好吃……我可以拍照上傳到IG嗎?」

 朋香不知為何有些懊惱地說道。

 她坐到平時愛結坐的位子上,所以愛結便坐到優佳理身旁。

 優佳理將白酒倒入杯中,愛結與朋香則倒了薑汁汽水。

 「那麼,總之就先乾杯吧。」

 優佳理剛說完這句話──

 「啊,老師,對了。」

 朋香就從提包中拿出某物,遞給了優佳理。

 「雖然有些晚了,但這是生日禮物。」

 優佳理的生日是六月二十五日──約在兩週前。

 「欸,謝謝,我可以拆開嗎?」

 「當然可以。」

 優佳理拆開禮物包裝,出現的是一個設計充滿高級感的黑色外盒。

 盒中放的是一枝握柄部分為木製的飯勺。

 「「飯勺……?」」

 愛結與優佳理異口同聲地發出疑惑的嗓音。

 朋香點了點頭,道:

 「這是絕對不會黏到飯的高級飯勺,因為耐熱,所以也能用在剛炒好的菜上,而就算放到咖哩中也不會染上顏色。」

 愛結忍不住說「欸,好強」。

 她在老家與優佳理家中過去從未對飯勺有何不滿,但對不會黏飯粒這點感到有些感動。

 優佳理也目不轉睛地望著飯勺。

 「喔──……我第一次聽到高級飯勺這種概念呢,這要多少錢?」

 「一萬兩千元。」

 「噗。」

 愛結不禁噴了一聲。

 「一萬兩千元!?」

 優佳理也杏眼圓睜,之後又勾起嘴角,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鏡,說「朋香妹妹你真有一手呢……」。

 「挑選送朋友的禮物很難呢,因為大多數人會想憑自己的品味挑衣服或飾品,或是傢俱、擺飾之類,像我家人送車子或美術品之類的就更別提了。雖然這麼說,但送食物或消耗品的話,馬上就會用完,會讓人感到不捨,送禮品目錄或是商品券又會給人一種不想為對方多花心思的感覺……如果是不怎麼熟的對象,那樣也無所謂啦。我們家的萬年禮物是餐廳會員資格,那雖然讓人開心,但如果一個未成年的孩子送我這種禮物,老實說很嚇人。就這一點,我認為送再多也不會造成困擾的日用雜貨是很好的著眼點,尤其是那種自己絕對不會買,但如果收到會很開心的絕妙品項,這根高級飯勺就恰好正中紅心。會煮飯的人會想自己挑選菜刀或廚具,卻沒什麼人很講究飯勺,我之前甚至不知道有高級飯勺這種東西,所以這在驚喜程度上的分數也很高。朋香妹妹,這是一個一百分滿分的完美禮物喔。」

 「太好了……」

 朋香一臉緊張地聽著優佳理連珠炮似的評論,終於笑逐顏開。

 「老實說,我本來覺得高級飯勺會不會太標新立異了,猶豫是不是該選擇更中規中矩的東西比較好。因為老師你說喜歡浮游花,所以我本來想買浮游花,不過如你所說,多數人會想依照自己的品味去挑傢俱或擺飾,因此我才想說不能送浮游花,尤其是自己做的浮游花就更不可行了!收到外行人做的浮游花,又有誰會高興啊。」

 朋香或許因為禮物受到稱讚而滿心歡喜,滔滔不絕亢奮地說道。

 「……真不好意思啊。」

 優佳理聞言,則鬧彆扭似地悄聲低喃。

 「老師?」

 朋香露出訝異神情,愛結則淡淡地道:

 「我收到的生日禮物是浮游花,是優佳理姊親手做的。」

 「欸。」

 朋香表情僵硬,優佳理則繼續鼓著臉頰,道:

 「……因為我和愛結的生日很近,所以互相送了手工做的浮游花,附帶一提,是我提議的。」

 此時,朋香則尷尬地東望西望,接著說:

 「送禮貴在真心啊♥」

 她以聽似由衷那麼認為般的巧妙演技大言不慚地說道,優佳理則噗哧一聲。

 「朋香妹妹,這和你剛才說的不一樣啊。」

 「那、那是因為……不過,老實說,這是看人吧!如果是老師做的,我也會想要啊!」

 「真的嗎?那儲藏室裡有做壞的浮游花和我在陶藝教室做的微妙盤子,你要帶走嗎?」

 「呃,把垃圾塞給我就有點……」

 優佳理不滿地說:

 「那才不是垃圾咧,那些作品還不算是垃圾,只是做得有點微妙,如果儲藏空間不夠的話,就會率先處理掉它們。」

 「無論如何,收到不要的東西,我也不會開心,請送給我飽含真心誠意的東西。」

 「好好好,那在你生日時,我會送你飽含我真心誠意的禮品目錄的。」

 「那是送給不怎麼熟的人的東西啦!」

 優佳理對吐槽的朋香笑了笑。

 「來,差不多該乾杯了,不然菜就要涼了。」

 三人拿起各自的杯子,輕輕互撞。

 「那就馬上來試用看看高級飯勺吧。」

 優佳理喝了一口飲料後,將禮物高級飯勺拿去流理台稍微清洗,分裝西班牙海鮮燉飯。

 「啊,真的不會黏耶,好光滑。」

 她發出讚歎之聲。

 「真的嗎?之後也請讓我用用看。」

 優佳理聽到愛結的話後,回答「好啊」。

 愛結注意到朋香在聽到後,稍微露出了不悅的神情。

 *

 三人因為愛結所做的只用給人吃的食材的餐點而打開了話匣子,加上飲料也一口接著一口,使得優佳理喝完一瓶白酒與一瓶比利時產的艾爾啤酒(酒精濃度9%)。

 由於她酒量並沒那麼好,所以已經喝得醉醺醺了。

 她雖然知道自己喝醉,也知道繼續喝下去相當不妙,但腦袋無法思考,身體也難以動彈,不過這種狀態卻極為舒適。

 「啊~大腦輕飄飄的~」

 「優佳理姊,你喝太多了吧?」

 愛結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咩問迪──我看起來或許醉了,但裡面的人可沒醉唷~」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糟糕,喝醉的老師好萌好可愛……」

 朋香摀著嘴,這麼低喃。

 「所以梭,我咩醉啦~只有外面的人醉了~裡面的人沒事啦。」

 「好好好,你完全醉了呢。」

 「我咩醉~」

 優佳理彷佛要證明自己還能喝,將手伸向啤酒瓶,但卻沒抓好,打翻了酒瓶,所幸酒瓶已經空了,所以沒灑出來。

 「真是的,好了,已經沒有酒了喔。」

 愛結宛如安撫小孩般地拿走酒瓶,並輕輕地搖了一搖。

 「咩酒了喵……?為什麼?」

 「因為你全部都喝掉了啊。」

 「那、那麼,老師,我差不多該告辭了。」

 朋香見到優佳理與愛結的互動,露出苦笑並這麼說。

 「欸~你已經要走了啊~?」

 「因為已經超過十點了……我們之後再一起吃飯吧。」

 「嗯……再約……」

 聽優佳理搖頭晃腦地這麼說完後。

 「好的,謝謝招待。」

 朋香戴起口罩,拿起隨身物品。

 「啊,白川小姐,可以請你陪我到玄關嗎?」

 「欸?啊,好的。」

 愛結有些困惑地點了點頭,兩人留下優佳理,離開了屋子。

 *

 愛結與朋香走出優佳理的家,在一陣無言中抵達了華廈的大廳。

 愛結停下腳步,道:

 「呃,那就再見了。」

 此時,朋香忽然轉過頭來,宛如瞪視愛結的臉般盯著她。

 被一名擁有數萬粉絲的美少女在極近距離下凝視著,令人不禁心中小鹿亂撞。

 當愛結往後退時,朋香則進一步逼近她,最終被逼到了牆上。

 「呃、呃?須原小姐?」

 愛結一臉訝異,朋香則露出猶豫神色,之後又下定決心般地道:

 「你、你是怎麼看老師的?」

 ──啊,果然是這樣呢……

 當愛結聽見朋香的話後,立刻確定了。

 她望著優佳理的眼神,並非看著朋友或喜愛作家的眼神。

 因為自己也是如此,所以能瞭解。

 「須原小姐,你……喜歡優佳理姊嗎?」

 當愛結透過話語確認後,朋香的臉轉眼間變紅,眼神遊移,最終望著自己的腳,道:

 「……喜歡。」

 她以有些顫抖的嗓音肯定了。

 「咦?但你不是有在交往的人了……?」

 「啥?」

 朋香抬起了臉,對愛結投以驚訝的眼神。

 「我沒有在交往的對象喔,那是哪來的消息?※5ch?」(譯註:日本最大的匿名文字討論板,前身為2ch,類似台灣的PTT。)

 「呃,因為你們在宣傳動畫時看起來感情很好……還互相擁抱……」

 「宣傳動畫……是哪一部?」

 「是優佳理姊的……」

 「啊~是《沙包帥哥》那部……呃,是和配主角的和良哥嗎?」

 「好像不是叫這個名字……是配女騎士的。」

 「啊,她啊?……那當然是在百合營業啊。」

 「百合營業?」

 愛結不明所以而反問。

 「就是女性聲優裝成像情侶一樣,過度地黏來黏去。」

 「……?為什麼要那麼做?」

 「當然是因為有很多人看到會覺得開心啊,對男粉絲來說,那也暗示著『人家沒有男朋友喔~人家比較喜歡和女生恩恩愛愛喔~』。」

 「原來如此……」

 愛結也明白有許多人喜歡以同性戀為題材的作品。

 正如同愛結過去認為聲優與偶像是另一世界的居民,朋香等聲優的粉絲或許也享受著虛構故事的延伸──作為與自己所生活的現實世界無關之虛構世界的延伸──享受著聲優百合營業的樂趣。

 「所以你其實不喜歡她囉?」

 「以聲優來說,我喜歡她喔。但我們基本上是互搶工作的競爭對手,在私底下沒必要太好。」

 「可是你在訪談時說你們偶爾會去約會……」

 「那當然是客套話,而且她是直女,也有男朋友了。啊,不可以在網路上說這件事喔。」

 「我、我知道的。」

 愛結無預警地得知了不可告人之事,驚慌地點頭如搗蒜。

 「話說,比起這件事!」

 朋香的臉忽然逼近。

 「請回答我的問題,你是怎麼看老師的?」

 愛結聽見這急迫的嗓音,令她畏怯。

 在此告知真相,就代表表明自己是同性戀。

 腦中竄過自己在鄉下所發生的慘事,令她冒出冷汗。

 不過,朋香是愛結首次遇到的同類,而且喜歡的還是同一個人。

 她不想說謊。

 即使自己的答案會傷害朋香,即使會被她怨恨。

 愛結覺得要是在這敷衍過去,自己將失去身為優佳理女友的資格。

 因此──

 「我喜歡優佳理姊。」

 「果然──」

 「而且我們在交往。」

 「──欸欸!?」

 愛結直截了當地說出真相,令朋香發出怪里怪氣的慘叫。

 此時,華廈的自動門敞開,走進一名應該是住戶的西裝男。

 男子對她們投以驚訝的眼神,令朋香慌張地道「我、我們換個地點」,並拉著愛結的手往外走。

 她倆坐在華廈附近的小小兒童公園的長椅上,再度開始談話。

 「……然後,真的嗎?你在和老師交往?」

 愛結被她以帶有敵意的嗓音詢問,儘管有些畏怯,仍然點頭說「是真的」。

 「但、但老師應該是直女……」

 附帶一提,直女指的是『生理性別吻合自己所認知的性別,戀愛對象為異性的女生』──簡單而言,就是並非性少數者。

 「是沒錯,但我告白後,她就願意和我交往了。」

 「怎、怎麼會……」

 朋香眼眶泛淚並哀嘆著。

 老實說,愛結非常能理解她的心情。

 假使自己與朋香的立場相反,果然也會想哭吧。

 原本以為對方與自己性取向不同,所以戀情絕對不可能開花結果,但心上人卻交了同性戀人,腦中便會浮現出「為何她的對象不是自己」的嫉妒與悲傷,並充滿「自己為何不先告白」的後悔之情。

 「為什麼啦……」

 朋香沮喪地垂下肩膀,愛結不知如何是好而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兒後。

 「……了嗎?」

 朋香不知呢喃著什麼。

 「咦,你說什麼?」

 當愛結反問後,朋香泫然欲泣地抬頭瞪著她,道:

 「……你、你們已經接吻了嗎?」

 「欸……!?」

 愛結一口氣漲紅了臉。

 朋香見到她的反應後,嘟起小嘴低喃「……親過了啊」。

 「……對。」

 愛結面紅耳赤,微微點了點頭。

 「那、那……愛、愛愛呢?」

 朋香害羞地悄聲詢問,愛結則別過臉去,再度微微點頭一下。

 這令朋香姣好的五官變得扭曲。

 「嗚嗚……為什麼啦……這發展太快了……從我寄養猴寶寶後才過了半年不到啊……※我、我就把我剛剛體驗到的事直接說出來吧……我訂定了一個攻陷異性戀美女墮入百合道的三年計畫,但卻被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一秒搶走了美女,不知不覺間淪為敗犬女主角……你、你或許聽不懂我在說什麼……」(譯註:模仿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第三部 星塵遠征軍》中約翰•皮耶爾•波魯納雷夫的著名台詞,多用於過於震驚時的發言。)

 「對不起,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見朋香低下頭去開始迅速地咕噥莫名其妙的話,愛結只能感到困惑,老實說這相當可怕。

 「……※我在這一年內穩紮穩打地提升好感度,卻毫無戰果……就因為我的無能咈咈咈咈咈……雙方到底差在哪裡呢……傲慢和環境的差別造成くぁwせdrftgyふじこlp……」(編注:皆為日本鄉民網路用語。)

 朋香之後不斷引用愛結無法理解的網路用語、網路迷因與動畫台詞碎碎念,最終脫下口罩。

 「啊~~~~~~~~~~~~~~~~~~~~~~~~~~~~~~~~~~~~~~~~~~~~~~~~~~~~~~~~~~~~~~~~~~~~~~~~~~~~」

 真不愧是職業聲優的肺活量,她吐出長長一聲嘆息後,抬起了頭。

 「啊,恢復正常了。」

 愛結不禁發出鬆了一口氣的聲音。

 「……話說你為什麼會在老師家裡工作啊?」

 朋香這麼問。

 「呃,我的堂姊是優佳理姊的編輯,是透過她介紹的。」

 「啊,話說編輯的姓是白川呢……」

 愛結點了點頭,並向朋香娓娓道出來東京投靠京之前的事──在老家發生的事。

 「……真是爛透了。」

 朋香聽完愛結的話,咬牙切齒地咒罵道。

 「你那些強行幫你出櫃的朋友超爛,你那鄉下老家都西元幾年了還允許有人高調發表恐同言論也超爛,你離家出走是正確的選擇。」

 被出櫃指的是並未經本人同意,擅自曝露性少數者並未公開的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等秘密。

 恐同指的則是厭惡與畏懼同性戀。雖然從外部打壓內心懷抱的這種想法並不好,但不代表允許基於這種想法所造成的歧視或迫害……大多數人(腦中)能理解,(表面上)也認為這是正確的。

 「你身旁的人知道嗎?」

 「家人、事務所的經紀人和董事長都知道。」

 「他們會因為這樣感到噁心嗎……?」

 「不會喔,雖然在我出櫃時多少有感到驚訝。」

 「真羨慕你。」

 愛結老實地這麼說,朋香聽了則自嘲地嘆氣,道:

 「但我卻對最為關鍵的海老老師說不出口,我果然……還是會怕。」

 「……我懂。」

 「可是你對老師告白了對吧?真厲害──……」

 朋香再度仰天長嘆,接著問:

 「……欸,你是喜歡上老師的什麼地方呢?」

 「呃。」

 突然被人這麼問,使得愛結暫時陷入沉思。

 「……臉、吧?」

 當她老實地回答後,朋香則瞪大眼睛道「啥!?」。

 「老師的臉的確美到不行!是天菜級可愛!但你竟然最先說臉!」

 「因、因為人家對她一見鍾情啊,這也沒辦法……!那你又喜歡優佳理姊的哪裡呢?」

 聽愛結這麼問,朋香自豪地道:

 「我不是被老師的外表所吸引,是讀了老師的出道作後成為她的粉絲,一直有追她的作品,也都有看改編的電影和連續劇。當老師作品改編的動畫將進行聲優試鏡的消息傳來後,我全力爭取到了第一女主角,然後在錄音當天首次見到老師後,發現她是個大美女!我一直喜歡

 的小說家竟然是正中我喜好的極品美女,我就覺得這絕對是命中註定!」

 爭取到喜歡作品的女主角聲優位置確實相當厲害。

 她對海老光的作品的愛的確貨真價實。

 然而──

 「但你結果也是看外表啊?」

 「欸?」

 朋香聽見愛結的吐槽,眯起了雙眼。

 「因為你是在錄音時見到老師的長相後喜歡上她的吧?」

 「啥?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是說我從讀過她的出道作品後,就一直喜歡她了嗎?」

 「那是一種粉絲對作者的喜歡吧?變成戀愛的喜歡是在你見過優佳理姊的長相之後吧?」

 「不、不是的,在實際見面之前,我就喜歡上作品所傳達出的老師內涵──」

 朋香試圖反駁,愛結卻打斷了她。

 「那如果出現在錄音現場的優佳理姊是一個壯得像黑猩猩一樣的金剛芭比,或者鼻毛、耳毛濃密到炸的人,你也會墜入愛河嗎?」

 「欸、那、那……唔……」

 朋香懊惱地欲言又止,愛結「呵呵」一聲,露出戰勝的笑容。

 「你看,果然還是看臉嘛。」

 「我承認長相的確是很重要的因素!不過才不只是那樣呢!」

 「我也不是隻喜歡優佳理姊的長相啊。」

 「那你除了臉以外還喜歡哪裡?」

 「呃……」

 愛結無法立即回答。

 優佳理很明顯就是個沒用的大人,所以愛結並不尊敬她。再說愛結也沒讀過她的小說,所以不知道她是哪種作家。

 「……身體、吧?」

 「超級差勁的!」

 朋香發出譴責之聲,愛結則慌忙地道:

 「不、不過優佳理姊的身體超美──」

 「不~~要~~!我不想聽~~!我不想聽那麼讓人羨慕的事~~!!」

 朋香摀住兩耳大叫,愛結則苦笑道:

 「……不過,我真的不是隻喜歡優佳理姊的外表,我不是作家,所以無法描述得很清楚……我也喜歡她的內涵之類的部分……我、我很愛她。」

 正因如此,自己那時才壓抑不住心情,選擇告白。假使只喜歡外表,一定可以忍耐得住。

 「……喔。」

 朋香見愛結認真地娓娓道來,露出了鬧彆扭般的表情。

 「我知道了,我不要聽了,反正接下來你只會放閃和炫耀而已。」

 「是喔。」

 「話說,你最喜歡海老老師的哪一部作品?」

 「真是突然。」

 聽愛結這麼說,朋香露出了苦笑。

 「因為我沒什麼和同年齡的女生面對面聊喜歡的作品的機會。」

 的確,她總是忙於工作,在工作場合遇到的同年齡對象也都是競爭對手,要輕鬆地閒聊或許不太容易。

 愛結是很想回應她的期待,但──

 「對不起,但我沒讀過優佳理姊的小說……」

 「啥鬼!?」

 朋香再度瞠目結舌,發出氣憤的吼聲。

 「我一看小說就會馬上想睡……」

 「你以為和海老老師……不對,和小說家交往,說這種話是可以的嗎……!?」

 朋香氣得顫抖,愛結則急忙地道:

 「啊,不過我有用DVD看過《尋找心臟》的電影!」

 「那部爛電影才不是海老光的作品咧!」

 朋香火冒三丈地斷言。

 那部電影還滿好看的啊……愛結這麼心想。

 「優佳理姊好像也說過不希望人家把電影當作是她的作品……」

 「你看吧!」

 朋香聽了,不知為何一臉神氣地道:

 「海老老師的作品的魅力不靠小說是無法傳達的!靠跨媒體制作根本就不可能!」

 「欸欸!?但你自己不是也為優佳理姊的動畫配了音?」

 朋香聽見愛結的吐槽,露出尷尬神情,發出「嗚……」一聲。

 「是、是那個啦!正因為是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反正改編成動畫也只會淪為無法展現出原作一半魅力的糞作,所以我這個全世界最愛原作的粉絲才盡力配音,讓它多少能變成香一點的狗屎啊!」

 「說得真誇張……」

 愛結有些……不對,是嚇得不輕,卻覺得朋香敢宣稱自己最愛原作的自負相當厲害。

 「話說海老光的作品的魅力就是──……」

 之後,朋香開始連珠炮似地解說起優佳理的小說。

 愛結幾乎都左耳進右耳出,但她徹底理解到朋香是真心喜愛海老光的小說。

 「也就是說,你絕對要讀遍老師的書!不看的話,人生就白費了!跨媒體制作的作品則基本上都可以無視它們,但《孫子的戀愛兵法》連續劇的最後一集還算有一看的價值。」

 「只看最後一集也看不懂吧……那你配音的動畫呢?」

 「根本不值一看!那是一部光強調搞笑和賣肉的糞作,完全沒活用原作背後那抵抗荒謬命運的壯闊主題!」

 朋香甚至對自己所配音的作品也毫不留情地抨擊,這令愛結感到讚佩,但也擔心如果這段話在網路上傳開,絕對會炎上。

 「喔……那麼,呃……我要是想看的時候會看一看……」

 「不是想看的時候,是絕對要看!死了也要看!你回去就馬上看!每讀完一本就用LINE向我報告!」

 「欸欸──……」

 愛結露出嫌惡的神情,朋香則哀嘆地道:

 「拜託,真是沒用……果然還是我比較適合當老師的女友。」

 「……!」

 朋香不以為意地說出的話,卻狠狠地捅入愛結的心中。

 縱使兩人年紀相仿且性向相同,但自己僅為區區一介逃家少女,還並未認真讀過優佳理的小說;對比朋香身為職業聲優活躍於舞台上,又是海老光的死忠粉絲,在旁人眼中,一眼就能看出誰適合成為優佳理的女友。

 愛結與朋香交換完LINE,對方招了計程車離去後,她腦中依然縈繞著那句「我比較適合當老師的女友」。

 *

 「呼唔……」

 趴在桌上睡覺的優佳理,這時終於醒了過來並環視屋內。

 她只記得朋香帶著愛結走出屋外,之後自己似乎便不省人事了。

 她看向時鐘,時間為十一點半左右。

 屋內沒有愛結的身影,桌上留有餐具與吃到一半的菜餚。

 愛結在用餐後總是會立即清洗碗盤,她似乎還未回來。

 她送朋香出去後,是順便去便利商店了嗎?就算是這樣,也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以上,未免太慢了。

 如果她發生什麼意外──

 優佳理腦中浮現不好的想像,立刻就要衝出客廳,此時大門正好打開,愛結走入了屋內。

 「愛結!」

 她忍不住喊道,令愛結露出驚訝的表情。

 「是、是的!怎麼了嗎?」

 優佳理不禁感到難為情,道:

 「欸、啊、嗯……你好慢呢。」

 「對不起,我和須原小姐在外面聊了開來。」

 「啊……是這樣啊。」

 當三人一同用餐時,愛結與朋香似乎提防著彼此,但當兩人共處時便敞開心門了啊。

 年紀相仿的女生果然比較聊得來吧……

 優佳理的心抽痛了一下,並對此事感到震驚。

 自己竟然因為這點小事而嫉妒嗎?

 因為愛結與同年齡的美少女感情融洽而吃醋?

 因為愛結或許會喜歡上自己以外的女生而感到不安?

 才沒這回事,愛結並非那麼輕易就會移情別戀的人。

 不過,對方是超紅的偶像聲優,和一般女生的等級不同──

 啊,不行……總覺得自己最近都被愛結耍得團團轉。

 海老原優佳理這個人原本明明是更加自由奔放、我行我素又超然灑脫的性格。

 「呼……」

 優佳理讓部分受酒精影響而紊亂的思考平靜下來。

 「你和朋香妹妹聊了些什麼啊?」

 「啊、呃──……」

 愛結稍微思考了一下後,說道:

 「她一直向我傳教你的小說,她說小說太讚了,不讀的話人生就白活了,她真的是海老光老師的鐵粉。」

 優佳理雖然覺得她有些避重就輕──

 「朋香妹妹還是老樣子那麼誇張……我的小說明明沒什麼了不起的。」

 但她還是這麼說道,露出了自嘲的苦笑,並忽略那股不對勁的感覺。

截稿日之前,求神問卜的進度特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