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第一卷  第四章 Live Start

 ♪────♪(手機來電鈴聲)

 「喂喂,你好──」

 「啊,雪小姐午安。我是鈴木,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午安,完全沒問題喔。」

 「我是來告知關於上次規劃的那場企畫。」

 「啊,是指那個唱歌合作企畫嗎?」

 「啊,對對對。您已經收到消息了嗎?」

 「真白白是有和我說企畫內容有進展……該不會這是不能外流的資訊吧?」

 「不會不會!直播主之間互通信息的話沒關係!我想是因為真白小姐的錄音排程比較早,所以也提前收到了企畫說明喔。」

 「咦,我們是要分開錄的嗎?」

 「是的。預計會在攝影棚錄音,但終究沒辦法一次容納所有成員,所以會拆成幾組錄音呢。」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在與真白白合作直播完的隔天,一如她當時所提及的,鈴木小姐在這天下午打了電話說明企畫內容。

 老實說,當初聽到有這個企畫的時候,我便一直抱持著興奮的心情翹首期盼。所以在收到通知的時候,我內心的感想是「終於來了」。

 由於這是Live-ON首次聚集旗下所有直播主進行的大規模合作,我內心的期待之情自不多說,卻同時也斂起了心神,提醒自己不要出錯。

 「關於錄音的排程……可以安排您在這週五的下午三點前來錄音嗎?」

 「當然可以嘍!」

 明明現在已經有收入了,我依舊差點說出「尼特擁有最多的就是時間」這句話,還是當成秘密吧。

 雖然自己說有點害臊,但我真的有所成長呢……苦苦掙扎的那段日子,現在回想起來也變成了一段美好的回憶。

 嗯,我已經從跨越難關的過程中獲得了真正的自信,這次合作就帶著這份自信去挑戰吧!

 「那麼,還請您當天提早十分鐘來我們公司,我們會從公司派車將您載到攝影棚。我還得在公司忙工作,所以不確定當天的司機是哪位,但應該會由其中一位工作人員負責才對。」

 「好的──」

 「啊,我等等會將歌曲的展示用音源傳過去,還請您試聽看看。」

 「我會重複播放一整天的!」

 「哈哈,那當天就麻煩您了。」

 由於要交辦的事項只有這些,鈴木小姐隨後就掛掉了電話。

 嗯,倘若因為宿醉而唱不了歌就糟透了,所以今天還是別喝酒了吧!

 到了週五當天──

 「啊,您是田中小姐對吧!我馬上為您聯絡承辦人員,還請您稍等。」

 我先在外頭用過午餐,並準時抵達了公司。我有好好在十分鐘之前到場喔。

 我乖乖照著櫃檯小姐的吩咐,有些緊張地等候著。不過……

 「久等了。小淡雪午安!」

 「咦?」

 櫃檯小姐帶來的是一名嬌小的女生。

 「呃,請問……」

 「我是今天的司機『最上日向』,請多指教!」

 「咦咦咦?」

 這個女生是司機嗎?

 眼前的女孩子身高大概只有一百四十五公分左右,看起來相當年幼。詩音前輩雖然也有一張娃娃臉,卻完全比不上眼前這位。

 無論怎麼看都只是個國中女生啊……

 困惑和驚愕一類的情緒浮上心頭,讓我向櫃檯小姐投以求助的視線。不過……

 「啊哈哈,請別擔心,最上小姐確實是我們公司的人員喔。」

 「是、是真的嗎?」

 「順帶一提,她比您更為年長。」

 「咦咦?」

 「哼哼──!」

 她似乎想擺出抬頭挺胸的姿勢,卻因為胸部過於平坦,我依舊有點難以置信……

 但既然公司的工作人員都打了包票,那應該不會有錯吧。總之,我就這麼跟著最上小姐前往停車場。

 「抱歉,只有很普通的轎車而已喔。要是能準備更好的車子就好了。」

 「不、不會不會。」

 「像是油罐車之類的。」

 「和我想像的『更好』不太一樣耶?」

 我從剛剛就一直被耍得團團轉,而最上小姐則是看似開心地以熟練的動作做著出發的準備。

 在我坐上副駕駛座之後,車子很快就出發了。但我依然無法相信車子是由這個女生駕駛的,於是一直凝視著她開車的模樣。

 「我因為長這個樣子,偶爾會被警察攔下來,要求我出示駕照呢。」

 「啊、喔……」

 「所以我就想啊,不如把自己的駕照用超大倍率列印出來,然後貼滿整輛汽車。但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呢。」

 「駕照痛車?這不是會洩漏個人資訊嗎?」

 「還有啊~我駕照已經拿到很久了,所以都不貼新手貼紙了,卻也經常被同樣的理由攔下來問話呢。」

 「啊──感覺能夠想像呢。」

 「所以我就弄了一輛貼滿新手貼紙的痛車喔!」

 「您真的貼了嗎?居然做了這麼瘋狂的事?」

 「因為意外地帥氣,我還滿中意的呢。但是開那輛車出去時經常會成為注目焦點,況且我明明已經不是新手了,為什麼還要這麼賣力地主張自己是新手上路呢?覺得這樣不對的我,最後還是把車子變回原狀了。」

 「不僅滿意,還實際開出去過?」

 這、這個人是怎麼回事?就算是Live-ON的直播主,也不見得有誰的思路和她一樣跳躍啊!

 在那之後,我雖然也對她講述的種種奇人異事感到困惑,但她的駕駛技術確實相當安全且熟練,是以沒過多久就抵達了攝影棚。

 明明只是坐在副駕駛座上,但總覺得我已經累個半死……

 「喔,嗨嗨──!」

 「嗯?」

 就在抵達攝影棚下了車後,一名女子隨即前來迎接我們。

 她將頭髮染成藍色。我雖然不是很瞭解,但女子作的似乎是所謂原宿系打扮。她的行頭十分華麗,幾乎和我完全相反,但看起來年紀似乎和我差不多,只比我再年長一點。

 她是誰呢?這麼有特色的人只要見上一面,照理說就不會忘記才對。但我應該和她是初次見面吧。

 與側首不解的我恰成對比的是──身旁的最上小姐以一副開心的神情跑到了女子身旁。

 「凜凜!你還留在這裡嗎?」

 「嗯,我想說機會難得,乾脆在旁邊聆聽其他人的錄音過程嘛。可惜之後還有行程,所以我也只能先走一步啦。」

 「這樣呀。」

 「欸欸小最,那個女生就是那位嗎?」

 「沒錯,正是Live-ON的迪○•布蘭度──小淡雪喔!」

 「酒!我不喝心情就不好(注: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第一部裡迪奧的台詞)!」

 「誰是迪○啦!」

 總覺得清秀模式的我好像已經固定會變成眾人玩弄的對象了──我在冒出這般念頭的同時,也從兩人的對話之中隱約察覺出這位女子的身分。

 這位八成是Live-ON直播主,而且結束了錄音工作,正準備要回去吧。

 而她身為直播主的名字則是──

 「喏,凜凜,要先作自我介紹才行啦。」

 「喔,真是不好意思!喵喵!我是晝寢貓魔,也就是『鈴鳴凜』喔──!」

 「初次見面,我是心音淡雪,也就是田中雪。您果然就是貓魔前輩呢。啊,在攝影棚用直播主的名字稱呼是不是不太妥當?」

 「不會喔,攝影棚周遭已經設下了嚴密的監控,只有Live-ON相關人士可以出入,所以沒關係的!不過在外頭時,還是壓低音量會比較好喔。」

 「我明白了。」

 嗯,這種很有躍動感的獨特發音方式,的確就是貓魔前輩本人。

 該怎麼說,雖然在和聖大人與詩音前輩碰面之際就有這種想法了,但迄今對我來說高不可攀的存在,如今卻出現在我眼前,這令我遲遲無法習慣,讓人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我也會有被稱為前輩的那一天嗎……

 「真白白和小光的錄音剛結束喔。」

 「啊,是這樣啊。」

 「那拜拜嘍──」

 換句話說,我等下也能遇到兩位同期啊。

 雖然和她們合作過很多次,但我還是頭一次在線下碰面,希望不會因此怯場啊……

 貓魔前輩似乎相當趕時間,很快就離開了攝影棚。

 「很好,那麼小淡雪,我們走吧。」

 「好的!」

 我也接著跟在最上小姐身後,就此走入了攝影棚。

 攝影棚裡相當忙碌,工作人員們紛紛面對著各式各樣的器材和文件。

 鈴木小姐的身影也在其中。她雖然同樣忙得分身乏術,卻仍注意到我們的到來,對著我點頭致意。

 當中最吸引我目光的,莫過於氛圍與周遭迥異的兩人──她們散發出完成工作的放鬆氣息,正做著返家準備並談笑風生。

 「辛苦了~!好緊張呢!」

 「辛苦了。咱看你唱歌時明明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呀,你真的有感到緊張嗎?」

 「是真的啦!真白白倒是輕輕鬆鬆地就錄完了呢。」

 「是嗎?太好了,你是這麼覺得的話我就放心了。」

 嗯,那兩位看來就是真白白和小光了。看來她們是排在我之前錄音的呢。

 「喏,過去和她們打聲招呼!」

 「嗚哇?」

 就在我傻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最上小姐從背後用力拍了我一下,將我強行推到了兩人面前。

 「喔?您哪位?」

 「……該不會是小淡吧?」

 「嗯,初次見面……」

 「喔喔!是真實的小淡雪耶!」

 嗚喔喔喔喔這種心癢難耐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現實中的真白白雖然身高和化身一樣嬌小,然而四肢纖細的她給人嬌柔的印象。

 至於小光的第一印象則是隻能用「陽角」來形容。她所散發的氛圍感覺帶著耀眼光芒。

 「呵,小淡你怎麼啦,幹嘛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

 「不是啦……雖說是第二次的初次見面,但我一直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情緒開口比較好……」

 「哦,的確是這樣呢。既然難得實際碰面了,就來作個自我介紹吧。咱是暱稱真白白的『櫻火白』喔!」

 「我是祭屋光,也就是『佐佐木夏海』喔!」

 「我是心音淡雪,也就是田中雪。」

 …………

 「「「噗、啊哈哈哈哈!」」」

 在做完自我介紹之後,我們三個才發現明明彼此認識卻還要自我介紹的狀況相當古怪,就這麼同時爆笑出聲。

 嗯,實際聽到她們的說話聲後也沒那麼不適應了。已經不要緊了。

 「雖說難得碰面還想多聊一些,但可不能讓工作人員等太久喔。小淡,你先進去吧。」

 「嗯,也是呢。」

 「我們下次再一起聊天吧──!」

 和兩人道別後,我終於要錄自己唱歌的部分了。

 首先是由鈴木小姐和作曲家指點我唱歌的段落和技巧。

 這次為我們作曲的,是動畫界名聞遐邇的泰斗級作曲家。Live-ON未免也太認真了吧……

 我要演唱的似乎是第一段副歌之前的部分。

 我已經聽了很多次歌曲,所以記得非常清楚。那我要上啦!

 「呼。」

 起初因為緊張導致歌聲有些發抖,但最後總算順利錄音完畢了。

 在指點的當下,兩人表示希望「淡雪小姐」以清秀的形象歌唱,因此我壓抑了力道,以灌注情緒的方式演唱,對我來說是相當新鮮的體驗。

 啊~順利結束讓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全身也登時沒了力氣。現在的我就像只軟體動物,整個人癱在椅子上頭。

 好啦,差不多該回家了。

 話說回來,我這組居然只有我一個人錄音,這是為什麼呢?

 「很好!既然小淡雪的錄音結束了,接下來就要和我一起錄咻瓦卿的部分啦!」

 「啥?」

 這道說話聲讓我懷疑起自己的耳朵,我不禁用力轉頭看向發話者。

 來者是理當只是一介司機的最上小姐。她站到兩支並排的收音用麥克風的其中一支前方,呼喚著我的名字──

 「呃……嗯?」

 不明所以的我,感覺腦袋快要爆炸了。

 「喏,淡雪小姐,該錄音了。」

 「啊,鈴木小姐,我的部分不是錄完了嗎?」

 「淡雪小姐的部分確實是錄完了。接下來是小咻瓦的部分喔。」

 「嗄,什麼?」

 總算理解工作人員們在說些什麼的我,不禁感到錯愕萬分。

 難道說,這些人打算把淡雪和小咻瓦當成兩個人,讓她們唱不同的段落嗎?

 只有我一個人唱兩個段落嗎?雖然我總是用兩人互不相識的感覺進行直播,卻萬萬沒想到會是這種發展。

 「可、可是呀!酒該怎麼辦?就算我膽子再大,終究還是不太敢在這種工作場合喝酒……」

 「沒這個必要!」

 「咦?」

 以強勢的嗓音如此宣佈的,是讓我腦袋陷入混亂的原因之一──也就是最上小姐。

 對啊,為什麼那個人明明是Live-ON的工作人員,卻站在麥克風前……

 ──嗯?Live-ON的工作人員……我記得最上小姐是這麼被介紹給我的。

 但她的頭銜不只是如此。

 換句話說,她很有可能既是Live-ON的工作人員,又同時身兼「VTuber」的身分。若是如此,她站在麥克風前面的舉動就變得合情合理。

 而擁有這般經歷的直播主,在整個Live-ON中只有一位──

 不、不會吧?

 「呼哈哈哈!小淡雪,你終於注意到啦!我就是大家內心的太陽,朝霧晴呀!」

 「咦,不是Live-ON的萬惡淵藪嗎?」

 「欸,鈴木卿!別挫我銳氣啦!」

 啊,我怎麼會一直沒發現呢?

 這樣的嗓音、這樣奇特的舉止、用奇怪暱稱稱呼別人的行為,不就是我憧憬至今的那個人嗎?

 原來如此,我總算理解了一切。換句話說,我接下來要和崇拜已久的晴前輩一起錄音是吧。

 啊糟糕,因為緊張和驚愕,我的眼前一片天旋地轉。

 奇怪?這種感覺……我好像曾經體驗過……

 對了,我在Live-ON的面試時似乎就……

 「老夫的春天終於來了。」

 「喔喔,好懷念您這樣的表現呢。」

 「這樣啊,鈴木卿曾在面試的時候見過這位『超越極限小咻瓦』呀?我可是第一次,所以相當期待喔。」

 這種解放感……說不定比腦袋灌滿強零時還要讓人爽快。

 「嗯嗯嗯好爽喔喔喔喔喔!」

 「一切都按照計畫進行。」

 「最上小姐,您看起來很開心呢。」

 「這不是廢話嗎鈴木卿!我再怎樣都想同時和小淡雪與咻瓦卿進行收音。然而身為一個人,終究不能強迫她喝酒呢。因此我參考了小淡雪在面試時明明沒喝酒卻變成小咻瓦的例子,這次則是用我自己當武器,成功讓她激發出咻瓦卿的那一面呢。」

 「最上小姐是不把淡雪小姐當成福○戰士之類的東西了?就暴走這方面來說。」

 「我會害羞啦。」

 「我不是在稱讚您。還有,如果要這麼拐彎抹角,一開始和淡雪小姐說要分成兩個段落錄音不就得了?」

 「真是的~鈴木卿,你這樣說不是會讓我很漏氣嗎~喏,驚喜的感覺也很重要不是嗎~?」

 「您還是老樣子呢。」

 話說回來,原來晴前輩這麼嬌小,真是讓人意外。她外貌給人的震撼力實在太強,根本沒注意到她的真面目。

 「合法蘿莉……這是神明創造出來獲得赦免的禁忌,也是活生生的奇蹟,更是生命的神秘……」

 「喏,咻瓦卿,別說那些怪話了,要開始錄音了喔!」

 「好的──!嗯?等等,聲音就是喉嚨的振動,因此以宏觀角度而言,所有發音都是喉嚨的振動。換句話說,歌聲和呻吟聲是一樣的……?所以我接下來不就等於要和晴前輩S○X了嗎?」

 「出現啦,是咻瓦卿特有的『等於理論』呢。」

 (插圖012)

 在最上小姐揭露自己是晴前輩之際,我便化為了小咻瓦。而在變回淡雪的時候,我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我姑且聯繫了鈴木小姐,錄音似乎是順利結束了,所以不成問題的樣子。

 聽她詳細解釋,我才知道一切都在晴前輩的計算之中。該怎麼說,真的是個超乎想像的人物呢。

 我雖然很想和她再次見面聊聊,但感覺又會被玩弄一番。不過,若是換成小咻瓦上陣,似乎也會營造出混在一起會出事的混沌空間呢。

 哎,總之這些事暫且擱在一邊。完成的歌唱影片似乎終於正式上傳了。

 歌曲名稱是「Live Start」。

 除了負責副歌前段落的淡雪,小咻瓦也負責和晴前輩相互喊話的C段的樣子。由於只有這段的唱歌魄力大不相同,因此底下的留言──

 :為什麼這兩個人要用歌聲打拳擊呢?

 :用歌聲互毆笑死。

 :就只有這邊的水準超乎尋常啊。

 :小咻瓦和小淡已經被當成不同人了笑死。

 :真不愧是Live-ON,不會辜負我們的期待。

 ──也像這樣掀起了一陣吐槽風暴。但影片本身則匯聚了相當多的人氣,在轉瞬間就達到了一百萬播放,可說是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順帶一提,根據鈴木小姐描述,我們在錄音當下是真的睜著充血的雙眼相互嘶吼,讓她品嚐到了恐怖的滋味。總覺得對她相當抱歉……

 哎,既然都結束了,就當作是圓滿收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