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單人直播

 歷經那起忘記關台的事件後,我撥了通電話向鈴木小姐道歉。

 雖說起因是電腦當機,但把自己的醜態昭告天下確實是我的責任。

 即使她要我暫時停止活動,我也會心甘情願地接受──倒不如說,我已經下定決心在停工的這段期間徹底矯正宛如大叔一般的糟糕內在,甚至打算連對我來說宛如血液或水的強零都一併戒掉了。

 然而……

 「啊,我的確希望您今後別再發生忘記關台的狀況,但酒還是可以繼續喝喔。」

 「嗄?」

 結果等待我的卻是出乎意料的回應。

 「呃,您為什麼這麼沉得住氣呢?您應該知道我幹了什麼好事吧?這已經不是用『形象崩潰』就能一筆帶過的大災難喔?差不多是甘地跑去參加熱血澎湃的街頭格鬥大賽,結果還拿下冠軍的大事不是嗎?」

 「不,因為是雪小姐,對公司的所有人員來說,這點小事早在我們的預期之中了……」

 「啥?」

 這間公司在說些什麼鬼話?說起來,Live-ON的直播主確實大多被評為作風荒唐,Live-ON也經常被人說是「一群糟糕人所形成的大雜燴」,但鬧得這麼大的風波,居然還會用「這點小事」來形容嗎?

 「應該說,面試三期生時,雪小姐表現得可遠遠不止於此呢!您難道不記得了嗎?」

 「咦?是怎麼回事?我在面試的時候幹了什麼好事?」

 「呃,您真的不記得了嗎?因為您在那時給人的印象過於強烈,我直到現在都對雪小姐所扮演的形象感到很不適應呢……」

 面試到現在都過了三個月了還這樣嗎?

 「還是說,您是為了營造反差感,才會刻意扮演那種清秀的形象呢──我一直都這麼覺得喔。」

 「才不是啦!」

 「但在我心裡,雪小姐的作風之誇張,已經能和範○勇次郎或是江○島平八齊名了呢。」

 「咦咦咦…………」

 由於過於緊張,我已經沒了面試時間的那段記憶。到底在那種重要的場合幹了些什麼好事啊我……

 不過,我也因此解開了自己為何能夠通過面試的這個不解之謎。

 Live-ON是把我視為超棘手的危險分子,併為此感到有趣才錄用我的吧!

 「哎呀,真虧你們願意錄用我這種怎麼看怎麼危險的人物啊……」

 「不,我們這邊其實也很頭痛喔?然而『閃耀之人』一向都是Live-ON的錄取標準,我們也確實在雪小姐身上感受到了這樣的特質。」

 「現在的我與其說是閃耀著光芒,倒不如說像是一灘沉澱的泥巴水吧。」

 「不,您正在閃閃發亮喔。如今名為心音淡雪的角色成了眾所矚目的存在。雖說由於帶來的震撼過於巨大,也招致了不少批判的言詞,但還不至於讓您身敗名裂。」

 世間這樣的反應確實也出乎我意料。

 老實說,我在那之後戰戰兢兢地做了自搜。儘管嘲弄的發言多如山高,誹謗中傷的回應卻意外地少。說起來,佔據最多的還是那些半開玩笑地期待下次開台的聲音。

 「這代表的是,無論動機為何,目前都有許許多多的人在關注雪小姐。他們對您產生興趣,並從您身上感受到了魅力喔。」

 「是……這樣嗎?」

 「若非如此,世間也不會發出期待您下次直播的聲音了。從下回開始,我將會全程看著雪小姐的直播,要是判斷狀況不對就會立即喊停。所以說,您要不要試著放飛自我一次呢?」

 「放飛自我……」

 「這不會帶來什麼不好的結果喔。應該說,您其實也已經走到了無法回頭的那一步吧?要是下次又變回清秀風格的直播,就會讓矛盾的感覺衝破天際呢。」

 「咕!」

 還真是一針見血……

 不過在這之後,鈴木小姐就回去忙自己的工作,這通電話也就聊到這裡。

 「哇?」

 而就在掛掉電話不到一分鐘後,手機再次響起了來電鈴聲。

 打過來的是……小光啊。

 嗚哇……超尷尬啊啊啊。

 但也不能不接啊……

 好,總之做好心理準備吧。

 「喂、喂喂?」

 「啊!小淡雪早安!然後恭喜你啦!你變成大紅人了呢!居然拿下了世界第一!是世界第一耶!想不到小淡雪平時的個性居然這麼有意思!總覺得有種不加修飾的感覺,連我看了都很開心呢!」

 「啊、啊哈哈……」

 小光用和平時別無二致的語氣,活力十足地向我道賀。

 這想必不是新型態的搧風點火,而是發自內心的祝福吧。我在正式出道前就認識她了,所以能明白她是認真的。

 無論在開台時還是關台後,小光的為人處世幾乎都沒什麼變化,總是表現得開朗樂觀。

 奇怪?對於表裡不一到了極致的我來說,她好像是個完全相反的存在耶?

 「還、還有,其實有件事情讓我有點在意!」

 「咦?什麼事?」

 「我方才因為有點在意,所以看了別人上傳的剪輯影片。」

 「嗯嗯。」

 結果那段就這麼理所當然地被剪成精華集了。笑死。

 「小淡雪在看光的直播時,曾講了一句『爆好擼』,我很在意那是什麼意思,於是就去請教經紀人了!」

 「咦……」

 「然後經紀人就幫我上了一課,說那是『小淡雪覺得光散發著至高無上的魅力』的意思喔!」

 喂,小光的經紀人,你都教了她什麼東西啊啊啊啊啊?

 你肯定打著歪主意對吧!絕對是邊教邊露出奸笑對吧!

 「真是的!我都要害羞起來了!嘻嘻嘻!有空再來合作開台吧,拜拜!」

 小光就像是一陣暴風般,在吹皺我內心的一池春水後揚長而去。

 啊……雖然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但我的本性如今已經傳入所有同事們的耳裡,這樣的事實讓我感到沮喪。

 在這之後,包括小恰咪在內的Live-ON直播主──不分前輩和同期都打了電話過來。看過我真正的一面後,她們不約而同地給出了「很有趣」或是「很開心」等感想。

 現在回想起來,我似乎是因為迄今都在隱藏本性,才和大家一直保持了些許距離。

 啊,經過百般思考之後,總覺得能這樣自由自在地活下去似乎也不錯呢。

 如此這般,現在的我則是──

 「該上了……」

 噗咻!(打開拉環的聲響)

 總覺得就算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我索性豁出去啦!

 「好咧,那就來開台的啦!」

 :來啦────(゚∀゚)────

 :世界第一開台啦!

 :一開場就說什麼「的啦」笑死。

 :咦?你誰?

 :才剛開幕就整個放飛了笑死。

 :這就是傳說中強洌吹雪的直播台嗎?

 :是職業摔角手嗎?

 :一點反省的樣子都沒有ww

 聊天室的留言以我前所未見的速度持續洗板著。

 噢,真爽!這樣的快感和喝完第三罐強零的時候有得比呢。

 「哎呀──老實說我真的有在反省啦。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關台了!也和大家說聲對不起!」

 :奇怪?這裡面是不是換人了?我雖然認得這個化身,但講話的變了一個人了!

 :是被人奪舍了嗎?

 :八成是被奪舍了吧。是強零乾的吧

 :當時有個自稱聽音侍酒師,結果其實只是個酒鬼的觀眾還秀了一手聽聲辨強零的本事。聽到她本人的地底帝國發言之後根本成了她丕變的預告,害我笑到不行。

 :結果不打算反省喝酒的事嗎?

 「我原本當然也有戒酒的打算,但因為公司似乎沒有為此生氣,我就不管了!」

 :這公司有病。

 :根本正常發揮笑死。公司本身就一片混沌了,旗下都是些暗黑成員也很合理。

 :結論,Live-ON果然還是Live-ON。

 :是說,你是不是已經醉啦?

 「啥?那不是廢話嗎?我可是已經喝光一罐了喔?對於心靈強度只有垃圾嘍囉等級的我來說,怎麼可能用清醒的心態面對這麼多人啊?我接下來要開500毫升罐裝酒來喝啦。」

 :把「噗咻!」的聲音也錄進去未免太糟了吧www

 :垃圾嘍囉(清秀)。

 :好強啊(肯定)。

 :喂,還真的喝起來了啊!ww

 就在腦袋停工得恰到好處之際,我喝起了500毫升罐裝酒,給予自己致命一擊。

 啊,我的人生此時來到了充實的顛峰!

 「咕嘟、咕嘟、咕嘟!嗯嗯嗯好爽喔喔喔喔!」

 :怪了,她該不會打了奇怪的藥吧?

 :哎,大概就是這樣沒錯吧。

 :原本還喝得津津有味的樣子,結果隨後發出的怪叫把我整個人打醒了。

 :有夠難以置信對吧。除了忘記關台那次,這可是她第一次在直播中喝酒的模樣耶。

 :把我的清秀淡雪還來!

 「嗄?我很清秀啊?把我這張秀氣高雅的臉蛋看仔細點。」

 我將淡雪的化身放大並拉近畫面,來到了所謂的真愛距離。

 之前每次這麼做的時候,聊天室都會出現「好可愛」或是「好美」的洗板風潮呢。

 然而……

 :這位強零成癮人士居然還覺得自己很清秀。

 :感覺散發著一股酒臭味。

 :聽說這人直到上一次開台的時候,開台內容都還是用千金大小姐口吻講話的治癒系直播台?真的假的?

 聊天室一片愴天呼地,讓我看得樂不可支。

 啊,雖然之前開台也很開心,但說不定都比不上今天這樣開台來得開心呢。

 啊……強零,謝謝你……你不只帶給我療愈,還能帶給我歡笑呢……

 我戀愛了。

 「我決定要和強零結婚了。」

 :笑死www

 :啥?

 :嗄?

 :聽說這裡有個VTuber在直播的時候宣告結婚?真的假的?

 :隨時隨地都在締造傳奇的女人。

 :關於對著小光喊「爆好擼」一事,請問您有什麼想澄清的嗎?

 「嗄?我超喜歡對方對性一無所知的情境好嗎?不擼的話才叫沒禮貌吧?」

 :喂,來個人把她的嘴把堵住啊!她每次開口都會吐出炸彈啊!

 :能擼(超認真)。

 :肚子好痛www

 「倒不如說,男人在感受到女人魅力的當下,就該把褲子脫了開擼才對。女人喜歡的就是這種心直口快的男人喔。」

 :言之有理。

 :最好是w

 :那我若是能遇到淡雪小姐,就會毫不猶豫地邊擼邊告白的!

 「給我住手啊,我會去報警喔。」

 :這女人怎麼回事?

 :感覺講話的時候完全不經大腦。

 而在那之後,我就維持著這樣的情緒閒聊了好一陣子。

 和迄今不同,這次開台展露的是真正的我。

 這種難以言喻的解放感讓我愈陷愈深,展露出來的也大多不是強裝出來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笑靨。

 啊……由於長期在黑心職場工作和當了太久的尼特族,我都忘記和別人講話是這麼開心的事了……

 聊天室的情緒也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高漲。就在我為此感到心滿意足時……

 氣氛突然為之驟變。

 :欸等等,有二期生的人來了笑。

 「咦?」

 即使直播主這個行業已經殺成一片紅海,Live-ON這家企業仍成了日本VTuber界的龍頭老大。

 然而,再怎麼強大的生物,在呱呱墜地的時候都只是個柔弱的嬰孩。

 Live-ON最初是由一名女性直播主開始展開活動的。

 然而,她誕生的目的僅是為了用來測試化身能否正常運作,擔綱演出的人員也是從當時還只是間小公司的Live-ON工作人員中挑選出來的。

 說穿了就只是個測試作品。也因此雖說是理所當然,但她就這麼頂著黑短髮搭配水手服這種不起眼的外觀人設,以及處處可見粗糙之處的不自然動作,獨自被拋進了網路的大海之中。

 純就外貌來說,她的確沒有任何亮點。據說首次開台時,同時觀看人數似乎連十個都不到。

 但即便是嬰孩,也不代表她沒有能力。天賦異稟的她在誕生後不久,就展露出技壓群雄的本事。

 她在開唱歌直播台時,總是能發出撼動聽眾心靈,讓他們絕對不會忘記的有力嗓聲──

 而在開閒聊台時,她也能迸出許多古靈精怪的有趣話題,讓人不禁困惑她究竟走過了什麼樣的人生,才能擁有如此龐大的知識和奇特的思路──

 就算開遊戲台,她也能展露出宛如衰神附身般的倒楣運氣,讓觀眾們爆笑連連──

 要說Live-ON旗下的直播主們或多或少都受過她的影響也不為過。

 儘管在出道之初並不特別受到矚目,然而這名少女的實力不僅響徹Live-ON,甚至震撼了整個VTuber業界,讓Live-ON這間公司累積了茁壯的資本。

 而她便是Live-ON唯一的一期生,也是Live-ON旗下直播主中訂閱人數最為突出的「朝霧晴」。

 也許是因為她為Live-ON帶來的人氣太有指標性,因此其後錄取的三名二期生,全都是些個性極為強烈的人物。

 第一人是留著一頭長及腰間的深紅色長髮,身高超過一百八的高挑美女。她的頭上長有宛如小惡魔般的短尖角,暴露的衣著則讓惹火的身材一覽無遺。

 她散發著宛如邪惡組織女性幹部的危險魅力,令看過外貌的觀眾們無不期待她的個性。首次開台時,她便揭露自己曾是專攻百合題材的性感女演員,還一路聊到了喜愛的性感女演員,甚至談起自己喜歡的百合成人影片。這位讓觀眾們退避三舍的VTuber是「宇月聖」前輩。

 我還記得她豪放又暢所欲言的個性,讓當時一頭栽進VTuber界的我爆笑了好幾回。

 第二人則是長著褐色虎斑配色的貓耳和尾巴,身材嬌小的獸人女孩。穿著奇幻風格制服的她雖然有著可愛度滿點的外貌,卻對劣質遊戲和垃圾電影情有獨鍾。這位在網路上享有「穢物狂」盛名的是「晝寢貓魔」前輩。

 如今明明已經是不分國內外的優秀遊戲百家爭鳴的時代,貓魔前輩卻不知為何獨愛那些足以被稱為人類歷史汙點的劣質作品,還常常為這些作品開了妙語如珠的解說台。

 當然,她也會做遊戲直播。還記得「絕對不能笑之深情朗讀四○(暫定)(注:四八(暫定)為出在PS2主機上的遊戲,以「探索各縣市的恐怖傳說」為主題,在遊戲愛好者舉辦的「年度劣質遊戲大獎(KOTY)」奪得2007年度冠軍)的遊戲直播」內容讓我笑到肚子痛到不行。

 至於最後一位二期生則是能憑一己之力,管束前述個性過於強烈的三人的優秀人才──「神成詩音」前輩。

 詩音前輩的特色是洞察能力極為出眾,簡直宛如可以透視每個人內心的情緒。

 她不僅總是能回應觀眾們的期待,甚至還有辦法超前預判所有人的反應,每次開台都能為觀眾們帶來穩若泰山的安心感和妙趣,完全是個中翹楚。

 尤其在合作活動時,她也會擔綱司儀或是主持人,並將她個人的存在感表現得淋漓盡致。雖說Live-ON的成員一旦集結起來,總會把現場的氣氛搞得一團混沌,不過只要有詩音前輩坐鎮,就能讓人感到心安無比。

 她的設定是一名體內寄宿著九尾妖狐的巫女,外觀也有著豎起的狐狸耳朵和九條尾巴。她身穿帶有神秘氣息的巫女服,有著看似柔弱的下垂眼角,一頭黑髮長度及肩。整體外貌沒有過於突兀的元素,濃纖合度的體型散發著療愈感滿點的氣場。

 詩音前輩最近開始被稱為「Live-ON的媽咪」,而她本人也幹勁十足地將這般特色納為自己的武器。握有強悍武器的她,如今已經是個無懈可擊的狠角色了。

 好啦,雖然解釋了這麼長一串,但我想說的其實就是──她們對我來說都是宛如神明般的高貴存在……

 而如今……

 〈宇月聖〉:因為察覺到同族氣息,我就登門造訪啦。

 〈神成詩音〉:你果然也是Live-ON的一員呢……

 其中的兩尊神明就這麼降臨在我的聊天室裡!

 老實說,這些照顧後輩的前輩們,以前也曾多次光顧過我的聊天室。

 然而每次遇上這種狀況,我都會陷入極度的緊張狀態,只能支支吾吾地說著隻字片語,把直播台的氣氛搞得很僵。

 由於我還記得自己在那些場合說過什麼話,就我推測,如果緊張的程度比那種情況更加誇張,便會變成我去參加三期生面試時的狀態。

 而眼下同時有兩位前輩到場,這種狀況還是頭一遭。平時的我肯定已經陷入了超越極限的緊張狀態吧。

 不過……

 「聖前輩、詩音前輩,我一直很愛你們。請以S○X為前提和我結婚吧。」

 現在的我早已超越極限,直接突破天際啦──!

 :啥?

 :啥?

 :這女人明明才飽含愛意地向強零求婚,結果沒過幾分鐘就把人家給甩了

 :你的精神狀況不對勁啊……

 :清秀的人才不會說什麼S○X。

 :不,等等,根據前後文判斷,她不打算進行婚前性行為喔!這應該還算得上清秀的範疇吧?

 :果然還是很清秀嘛!

 由於我先前才做出了以性行為作為前提的求愛宣言,聊天室的氣氛登時沸騰了起來。

 啊──糟糕,看到崇拜的前輩們登場,讓我的情緒衝上了最高點呢。

 「你各位想想啊?自己最喜歡的直播主出現在眼前了耶?她們都是我的精神糧食喔?一般來說都會想獲取和她們性交的許可吧?」

 :QED 證明完畢。

 :能證明的只有強零成癮者最後的下場而已啊。

 :暢飲強零=和老婆的體液交纏在一起=S○X。換句話說,這是和老婆一邊S○X,一邊向兩名前輩以S○X作為前提申請重婚啊。原來如此……

 :我感受到有種對生命的極致褻瀆感。

 :我聽說有個在幹了蠢事後開的直播台上向前輩們要求進行百合3P行為的女人所以來了。

 :好巧啊,我也收到有個VTuber明明有了叫強零的老婆,卻對著同期打手槍,還向兩位值得尊敬的前輩大開黃腔的消息。雖然兩邊的認知有點落差,但其中一方應該是對的吧?

 :你們的說法都是正確的喔……

 :草到不能再草。

 :這就是VTuber界的清秀翹楚……

 「真是的,你各位是不是說得太過分了點?我剛剛不是說過『女人喜歡坦率的人』嗎?這不就身體力行給你們看了!」

 :身體力行的女人……果然既清純又清秀呢!

 :沒必要幹這種事啦

 :是說,兩位二期生對這種狀況有何感想www

 :開場商議性行為牌組……儘管是諸多牌組之中最能速戰速決的牌組,卻也因此擁有瞻前不顧後的缺點。若是和對方的契合度不夠,也可能會傷到自己,是把雙面刃呢。

 :讓我們看看她和前輩的契合度──究竟如何?

 :吞口水……

 :怦咚……怦咚……怦咚……(心跳聲)

 〈宇月聖〉:…………臉紅。

 :奏效啦啊啊啊啊啊!

 :想不到對聖大人效果絕佳啊啊啊啊!

 :真的假的!我明天也要向心儀的女生提出以S○X為前提的求婚宣言並當場擼給她看啦!

 :喂喂,是警察嗎?

 〈神成詩音〉:這個節奏是怎麼回事……

 :詩音媽咪超困惑笑死。

 :不困惑的人比較奇怪吧。

 「呵,這就是淡雪的力量。我來播個UC(注:指動畫作品「機動戰士鋼彈UC」裡的樂曲「UNICORN」。由於網路有支將懶猴高舉右手的勝利姿勢和該曲剪輯在一起的影片,因此也被稱為「完全勝利UC」)吧。」

 :這個強零為什麼這麼得意啊?

 :開始不被當成人類看待了笑死。

 :看來她不決鬥就渾身不對勁已經成了一般常識。

 :難道說,性大人和小淡雪的契合度絕佳?

 :混在一起會出事……我是很想這麼說啦,但那樣的可能性挺高的。

 所謂性大人指的是聖前輩的暱稱。由於聖前輩開台之際總是在觀眾或同期面前表現出八面威風的模樣,因此被尊稱為「大人」。不過一旦聊到紳士話題,稱她為「性大人」的觀眾便會逐漸增加。

 〈宇月聖〉:話說回來,淡雪,我有件事想問你,方便嗎?

 「嗯?什麼事呢聖大……聖前輩?」

 〈宇月聖〉:哦,淡雪你也可以稱我為「聖大人」喔。

 「真的假的?我好開心!」

 根據Live-ON的教戰守則,我們通常都會尊稱那些早自己出道的同事為前輩。

 我迄今都小心翼翼地維持前輩和後輩之間的距離,但其實我很想稱她為聖大人,只是說什麼都開不了口。

 你各位這下看到了吧!只要喝了強零就能解決這項苦惱!大家也去愛一愛強零吧。

 應該說,你們給我拿強零起來擼啊。來場強慰秀吧。

 「那麼,聖大人,您想問我的是什麼事呢?是三圍呢?還是性感帶呢?只要是為了聖大人,無論什麼問題我都會回答的!」

 :貼……貼?……貼(注:典出網路創作漫畫,將「好尊貴(とうとい)」轉化為「貼貼(てぇてぇ)」的發音,用於形容「感情融洽到讓人覺得神聖不可侵犯」的關係)……

 :貼……欸?……欸……

 :因為人物形象,大家都沒辦法肯定地說出貼貼兩個字根本笑死。

 〈宇月聖〉:哎,那些資訊等你下播再問吧。

 :結果還真的想聽啊笑死。

 :畢竟是性大人啊。

 〈宇月聖〉:言歸正傳吧。說到我的問題,就是想問問你喜歡的百合成人影片題材啦。

 〈神成詩音〉:(゚Д゚ )

 「我喜歡其中一方女演員明顯表現出厭惡百合性愛的情境。」

 〈神成詩音〉:( ゚Д゚)

 〈宇月聖〉:很好,那下次的合作主題就這樣定了。有勞你準備強零了。

 「遵命,我的女士!」

 :這草都要長成大草原了。

 :這對活寶真是贊到不行www

 :詩音媽咪還在呼吸嗎?

 :這就是VTuber本色呢。

 〈神成詩音〉:那、那屆時我也會以督導身分參加的!

 聊天室的草堆得像是熱帶雨林一樣多。而就在終於實現與前輩合作的心願後,由於時間也晚了,我便結束今天的直播。

 感覺太過幸福的我,甚至擔心起這一切會不會只是一場夢境。

 而這些全都是託了強零的福……

 所以各位啊──

 給我愛上強零吧!

 同期合作直播

 「嗚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

 昨天的單人直播結束後過了一晚。如今的我酒意全消,正一如預料地獨自窩在被窩裡發出哀號。

 早上醒來之際,我仍有些昏昏欲睡,加上宿醉帶來的影響,讓我的腦袋想不太起來昨晚發生的事。但我終究還是勉強起身。按下手機的電源鍵後,我瞄了一眼社群網站上的精華剪輯──

 直播精華摘要:

 •一開台就是強零成癮狀態。

 •宣佈與強零結婚。

 •熱烈地訴說著將同輩拿來當那種事的材料。

 •向兩位前輩作出以百合3P為前提的重婚宣言。

 •被其中一位前輩問了喜好的百合成人影片後給出有些可怕的答案,結果成了與兩位前輩合作直播的契機。

 •強零豪豪喝!

 •喂喂這女人不太妙啊。

 這些內容將我徹底打垮了。現在明明已經過了中午,我卻滴水未沾、粒米未進,就這麼窩在床上鬱悶不已。

 這、這樣下去可不行。不管我再怎麼試圖冷靜下來,昨天的愚蠢行為依舊每隔幾分鐘就會在我的腦海裡閃現,讓我再次變得灰心喪志!

 救命……快來人把我從這種羞恥的地獄裡拉出來吧……

 「啊。」

 我的腦中驀地閃過了一個解決方案,肯定是能讓現在的我重獲自由的一帖良方。

 然而,這樣的方案几乎可以肯定會進一步產生不堪回首的歷史,根本是來自惡魔的誘惑。

 況且太陽公公還在天上看啊。無論怎麼想,當下都不是該動手的時間帶。

 啊……可是我聽見那個人在呼喚我的聲音了……我心愛的那個人……

 噗咻!

 「好咧!今天就來開無預警直播台的啦!」

 :來啦────(゚∀゚)────

 :噗咻!

 :噗咻!

 :大家都跟著開始開罐了笑死。

 :這其實是在開酒宴吧。

 「喔──!大家都喝都喝!順帶一提,我今天從下午就開喝了,所以酒意正旺呢!」

 :咦咦咦?(困惑)

 :這女人真的每次都超出我們的期待呢。

 :我聽說有個曾對無機物和同性發出重婚宣言的VTuber所以來看台了。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文化多樣性對吧(並不是)。

 :清秀的法則被打亂了(注:出自電玩「Fanal Fantasy V」與最終頭目艾克斯德斯戰鬥時出現的訊息「宇宙的法則被打亂了!」)!

 「好咧!既然場子已經被炒熱了,馬上就來公佈今天的合作對象的啦!今天大駕光臨的是──『真白白』!」

 「大家真白好──咱是暱稱真白白的『彩真白』喔。咱今天明明打算和『小淡』合作開台,想不到在場的反而是強零,所以讓咱完全藏不住內心的混亂。」

 :草。

 :居然把自己的女兒直接看成了強零www

 :喔!這不是真白白嗎!你們上次也合作過,感情真的很好呢。

 :喂,真白白,你這位學壞的女兒害全日本都笑到快喘不過氣來了,快想想辦法啊!

 真白白和我一樣是三期生,是位以「咱」自稱的女性插畫家。順帶一提,三期生的陣容是由我、小光、小恰咪和真白白四人組成的。

 這位美少女有著略微嬌小的身材和雪白的肌膚,留著一頭閃閃發光的銀色短髮,更有著一對吸睛綠眸,無論外觀還是服裝都帶著些許中性魅力,非常之好擼。

 而在開台當下,她總是操著略低的嗓音,以嘲弄口吻閒聊,同時畫著圖,並藉此博得莫大人氣。

 早在出道之前,我和她就已經認識彼此,也進行過好幾次合作直播,所以聊天室的情緒比起二期生現身時來得安分許多。

 之所以能夠建立如此深厚的交情,一如聊天室剛剛提及的,真白白是賜予我「身體」的母親。

 沒錯!真白白同時也是為另一個我──心音淡雪擔綱人物設計的插畫家!

 基於這層關係,我們自然相處融洽,如今已經是用「真白白」和「小淡」這類暱稱相互稱呼的交情了。

 由於敲定和前輩們的合作,讓我的心情亢奮到極點。為了發洩這過於昂揚的心情,我才會突然邀往來已久的真白白和我一起合作開台。

 「我今天打算用真白白把我積蓄已久的東西釋放出來。」

 「居然在不知不覺間成了同期的宣洩用品,這讓咱難掩內心的訝異。應該說,快來個人救救咱吧。」

 :一開場就做出勁爆發言笑死。

 :這女人迄今都裝得一副清秀的模樣和同期合作了這麼多次,結果變臉也是變得毫不猶豫。

 :先是喝開了找上兩名前輩,馬上又找了交情不錯的同期,這女人也太沒下限了吧www

 :一開口就能變出一片大草原,這是長了腳的綠化革命啊。

 :真白白也是頭一次見識到這個強零模式嗎?

 「是呀。咱都想誇她迄今能藏這麼久呢。」

 「哎,其實也只是今天比較特別一點,平時我都是在下播之後就一路喝到深夜呢。真白白在那個時段早就睡了吧?」

 「原來如此。哎呀~儘管如此,實際目睹這個模式,驚人的程度依舊超乎咱的想像呢。這已經不是小淡,而是小咻瓦的感覺了呢。」

 「小咻瓦?」

 「強零會發出『咻瓦咻瓦』的聲響,所以就是小咻瓦了。對啦,今後你若是進入這樣的模式,咱就用小咻瓦來稱呼你吧。」

 「嗯──……總覺得好像在哪聽過這個稱呼……不過聽起來很可愛,就這樣吧──」

 :小咻瓦www

 :這樣真的好嗎wwww

 :難道是肌肉大塊又結實的變態(注:指知名演員阿諾•史瓦辛格)嗎?

 :應該是喝了強零讓腦袋嗨到不行的變態吧。

 :感覺這個稱呼會固定下來。

 「好啦,開場白就到此為止吧。今天要來回應蜂蜜蛋糕的啦──!」

 所謂的蜂蜜蛋糕是個匿名訊息投稿網站,許多觀眾的問題都會透過這個管道交到直播主手裡。

 若能回答問題,就能讓觀眾們感到開心,平時以閒聊為重心的直播主要炒熱氣氛也會更加容易,是個能夠締造雙贏的網站。

 「今天就以向我提問的訊息為主,一一回覆嘍!」

 「大家應該都很期待吧~」

 「那就從第一則開始的啦──!」

 「的啦──」

 :瞭解!

 :「的啦」已經變得像是口頭禪一樣了笑。

 :真白白已經死心了笑死。

 :真白白,你要堅強地活下去呀……

 @迄今喝強零的時候,最多一次喝了幾罐?@

 :一開場就和強零有關笑死。

 :應該說,蜂蜜蛋糕應該堆滿了相關的問題吧。

 :她要自己去挖問題嗎……

 「這個嘛──我的酒量其實算不上很好,所以平常一天不會喝到三罐以上。但之前從黑心公司離職時因為太過開心,一口氣喝了一般大小五罐,加上一罐500毫升罐裝酒,合計喝了六罐呢。礙於這點,我到現在還是個尼特族。」

 「笑死。」

 :能吐槽的地方太多了嗶!

 :身為尼特這點還是第一次聽說。

 :哎,畢竟幾乎天天開台嘛。

 :應該說喝太多了吧……這是搞壞肝臟RTA(注:電玩用語,真實時間競速(Real time attack)的簡稱)嗎?

 :喝完隔天不會有事嗎……?

 「呃,老實說超不妙的。每次清醒要起床的瞬間都會讓我大吐特吐,最後又倒回床上。還以為會被自己溺死呢。」

 「我的同期超不妙的。」

 :雖然不是什麼好笑的事但真的笑死。

 :真白白超級困惑。

 :以為是要搞嘔吐開台,結果打算步上人生盡頭嗎?(困惑)

 :為了舉杯慶賀而瀕臨死亡的女人。

 :即使差點掛掉依舊深愛強零的女人。

 「不不,小咻瓦,這再怎麼說都不太妙吧?你今天也是大白天就喝了酒,差不多該讓肝臟休息一下吧?」

 「嗯嗯──果然是這樣嗎?」

 「咱可不想看到小咻瓦搞壞身體呀。」

 :純粹的擔憂之情好尊啊。

 :畢竟是一路走來的老交情,會擔心也很正常嘛。

 :果然很喜歡她呢!

 :蘊含愛情的叮嚀超喜歡。

 「很好,那明天就當成你的肝臟休息日吧!可以吧!」

 「可是我明天還要開台……」

 「就算是在逞強,你也堅持每天開台呢。」

 「對尼特來說,整天沒事幹很難受呀。」

 :我懂。

 :完全同意。

 :此言深得我心

 :你們幾個(泣)。

 「那在不喝酒的情況下開台不就好了嗎?」

 「唔──嗯……」

 「現在的小咻瓦雖然也很有趣,但咱有時也想看看小淡呢──」

 「真是的!真白白都說到這種地步了,我這下當然得聽話啦!」

 「謝啦!那麼從今以後,也要定期在不喝酒的情況下開台喔!」

 「好──!」

 「呵,完全在咱的計畫之中。」

 「嗯?你剛才說了什麼?」

 「不不,什麼都沒有喔。」

 :完全被牽著鼻子走笑死。

 :智囊真白白。

 :超期待冷靜下來之後的反應。

 :不僅讓同期免於酒精的危害,還為神橋段埋好伏筆,真是秀了一手妙招。

 :這下確定會有清秀台啦!

 「真白白你看!大家都很期待我在不喝酒的時候開台喔!」

 「是啊。」

 「儘管說了一堆有的沒的,結果大家還是很喜歡我耶!真是的,平常也不用表現得這麼害羞嘛──!」

 「對對對就是說呢。好啦,該看下一則蜂蜜蛋糕了吧。」

 「好──!」

 @我好擔心最近變成酒鬼的小淡雪喔。沒事嗎?要不要喝強零?@

 「我喝!」

 「不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哏接得有夠順笑死。

 :真白白的應對能力強得可怕耶笑。

 :難道會變成第二代詩音媽媽?

 :若要承接詩音媽媽的衣缽,就等於要馴養那些名為直播主的猛獸啊。

 :是馬戲團嗎?

 :詩音媽媽的胃痛要以音速發作了(注:典出「Final Fantasy XI」玩家布隆特(ブロント)的發言「我的壽命要因壓力太大而音速消滅了(俺の壽命がストレスでマッハ)」)。

 @第一次喝強零的感想是?@

 「該怎麼說,覺得又苦又噁心呢。」

 「哦,真意外。」

 「不過……奇怪的是,隔天和它打照面時……我居然沒辦法將目光從它身上挪開呢。」

 「你應該是在說強零對吧?」

 @平常只喝小強零而已嗎?應該不會對其他強○系列外遇吧?@

 「老實說,我其實幾度動過喝其他口味的念頭呢。」

 「嗯。」

 「但該怎麼說……每當我想購入之際,腦海就會浮現那個人的臉龐,害我買不下手呢。」

 「原來如此,腦袋裡裝了強零啊(注:出自短篇動畫「チャージマン研」第35話的對白「原來如此,腦袋裡裝了炸彈啊!」)!」

 :請原諒我,強零博士(注:同樣出自短篇動畫「チャージマン研」第35話的對白「請原諒我,博爾加博士!」)!

 :是真的很喜歡強零呢

 :這份感覺,就是所謂的愛!

 :愛?(困惑)

 @發現沒關台時,當下有什麼感想?w

 我喜歡之前的小淡雪,也喜歡現在的小淡雪。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就以世界頂尖的V為目標勇往直前吧!@

 「喔,也有人留下暖心的話語呢。」

 「喔……」

 「嗯?怎麼一副有些怯場的樣子?你不開心嗎?」

 「不,我就是因為超級開心,才會貼出這則訊息的。但最近都沒收到這類坦率的打氣,所以不曉得該怎麼反應比較好……」

 「你是搞笑藝人嗎?該不會連該怎麼回答都沒想過吧?」

 「太開心了所以立即採用,然後思考就到此中斷了!」

 「你是狗嗎?」

 :小咻瓦居然害羞了?

 :跟看到終結者假裝做出理解人類感情的反應時被嚇到的模樣一樣,笑死。

 :為什麼思考模式會變得像搞笑藝人一樣啦笑。

 「呃,因為在忘記關台後寄到蜂蜜蛋糕上的訊息,超過九成都和強零有關啊?」

 :啊,抱歉(笑)。

 :原來兇手就是你!哎其實我也是。

 :感覺會來加油打氣的機率就和單抽五星從者的機率差不多www

 :強零對小淡來說就像是卜派的菠菜,或是瓦利歐的大蒜啦!(強辯)

 「喏,你還沒好好回答人家的問題呢。發現關台的時候是怎麼想的?」

 「啊對喔!嗯──如果要比喻,就像是考高中學測當天睡過頭的感覺吧!」

 「原來如此,真是淺顯易懂的地獄。咱絕對不想體驗。」

 :嗚喔喔喔喔住口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舊傷啊啊啊啊啊!

 :聊天室有人經歷過笑死。

 @會用什麼來混強零呢?紅○嗎?還是魔○?@

 「我會用不同口味的強零來混。」

 「好喔。」

 @有錢的話會買什麼酒?@

 「我會買強零。」

 「好喔。」

 @有沒有那種「有這個的話再多強零也喝得下」的強零推薦配菜?@

 「我用強零配強零。」

 「好的,全部的回答都是強零。真是非常謝謝大家。」

 :咦咦咦……(困惑)

 :看來是強零搭強零配強零的感覺啊。

 :為了這一刻的強零和強零,還有這一刻的強零……

 :節奏感好爽喔喔喔喔!

 :明明都這麼推崇強零了,但喝酒的方式實在太狂野,看起來根本談不成業配笑死。

 :再怎麼說也不能在官方宣傳上說什麼「嗯嗯嗯好爽喔喔喔喔!」啊。

 :如果用小咻瓦的名義登場,就能演出豎著拇指沉入強零的廣告場景了吧(注:出自電影「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的名場景)。

 :應該會露出滿面笑容沉下去吧。

 :沉下去之後八成會喝乾強零活下來。

 「唉,說認真的,還在當尼特的我根本窮得要命。不僅買不起能量飲料或是下酒菜一類的好料,也因為我已經成了強零的女人,就算變得再有錢也擺脫不了它呀。」

 「這邊是看到有個人明明急需收益化卻開著內容隨時都會被官方刪除的台,嚇到眼珠子都快掉出來的真白白。」

 「愈講愈傷心了還是來看下一則蜂蜜蛋糕的啦──!」

 @我要和那個人結婚……

 為什麼!為什麼我不能結婚呢?對方是個超級好孩子呀!

 在我遇上傷心事時,對方只要待在我身旁,就能讓我忘卻煩憂,還能讓我開心無比!

 我已經變得沒有那個人就不行了!如果說什麼都不準,那我就算和對方私奔也無所謂!

 說了這些話的她帶給我看的對象……是強零啊……@

 @強零:「我也喜歡你。不過很抱歉,因為喜歡我的人太多了,我沒辦法只和你一個人結婚!所以說,就把我當個逢場作戲的對象,隨你怎麼對待我吧。我今後也會繼續愛著你們的。」@

 「這兩則蜂蜜蛋糕的內容都讓我聯想到了哀傷的故事,害我淚流滿面……」

 「嗯──咱不懂。」

 :居然還選了短篇小說來讀笑死。

 :為什麼強零會開口說話呢?

 :嘰呀啊啊啊啊啊說話啦啊啊啊啊啊!

 「好啦,夜也深了,咱們是不是該結束了?」

 「哦,瞭解!那麼畫龍點睛的最後一則蜂蜜蛋糕!就是這個啦──!」

 @強零!強零!強零!強零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強零強零強零喔喔喔哇啊啊啊!

 啊我聞我聞!我嗅我嗅!嘶呼嘶呼!嘶呼嘶呼!有好香的味道呢……聞聞……

 嗯哈!好想抓著強零美眉的銀色罐子拚命聞喔!我聞我聞!啊啊啊!

 我錯了!我是想揉捏一番啊!我揉我揉!我捏我捏!罐罐揉揉捏捏!我咬我咬我摸我摸……啾啾啾!

 第一罐強零美眉好好喝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啊嗯嗯!

 第二罐強零美眉也好好喝喔!啊啊啊啊啊!好可愛!強零美眉!好可愛!啊、啊啊啊!

 500毫升罐裝酒也上市了,好開心喔……不要啊啊啊啊!嗯喵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喝不完500毫升罐裝酒?啊……仔細想想剛喝完的第一罐和第二罐的話……

 我、沒、辦、法、喝、完、強、零、美、眉?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這樣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嗯!日本啊啊啊啊啊!

 這個!混帳東西!我不想活了!我才不想活在這種現……實……咦?她……在看?冰箱裡的強零美眉在看我?

 冰箱裡的強零美眉在看我喔!強零美眉在看我喔!冰箱裡的強零美眉在看我喔!

 第二罐強零美眉在和我說話了!太好了……看來這個世界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嘛!

 呀齁喔喔喔喔!我有強零美眉陪伴!太棒了!Sup○r Dry!我一個人也沒問題的!

 啊,500毫升罐裝版的強零美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嗯啊啊、啊啊嗯啊綠○!PREMIUM MA○T'S!過○生啤啊啊啊啊啊!Clear ○sahi咿咿咿咿咿咿!

 嗚嗚、嗚嗚嗚嗚!把我的心意傳達給強零吧!傳遞到日本的強零去!@

 最後的最後,前所未有的爆笑熱潮席捲聊天室,我也就此關台下播。

 啊~好開心喔!是說下次開台好像不能喝酒?算了,反正只是一天不喝,對我來說小事一樁啦!

 「啊,小咻瓦。在結束通話之前咱有個東西想給你看,現在有空嗎?」

 「嗯?什麼什麼?」

 關台之後,真白白將一張圖片傳了過來。

 「這、這是──?」

 「怎麼樣?咱畫得還挺好的吧?」

 上頭描繪的是我的化身──心音淡雪的全新全身圖草稿。

 平時的化身都穿著貴氣典雅的禮服,但真白白所畫的心音淡雪身上穿的是寫了大大的「我♡強零」,還帶了點強零特色的鬆垮垮T恤與一條短褲,醉醺醺的臉上泛著紅暈。

 (插圖006)

 「這是在你那次忘了關台的當下馬上畫的!咱想應該很快就能動起來嘍。」

 「好、好強!」

 精緻度高得嚇人,恐怕和我現在的模樣如出一轍吧。

 更重要的是……

 「好色!這看起來超色的啊!短褲!大腿!腿腿也好光滑啊啊啊啊!」

 「對吧對吧!果然平時包緊緊的人一旦變得邋遢不堪,看起來就會變得超級煽情!咱的繪畫之魂一直叫咱下筆呢!」

 「「嗚欸嘿嘿嘿嘿嘿嘿!」」

 果然真白白也是Live-ON的一員呢!

閒話 忘記關台時的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