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台版 轉自 天使動漫論壇

 虛空文學旅團×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書友同萌會

 錄入:kid

 「感謝各位今日的聆聽。讓我們於下個淡雪飄零的時候相見吧。」

 :辛苦啦。

 :今天也聽得很開心喔──!

 :說是淡雪飄零的時候,但最近根本天天開台耶。這開台頻率真口怕……

 :是因為每天都降下淡雪的關係啦,體諒一下人家的用心啊!

 :每天都下淡雪,真是溫柔的氣候異常~

 眼看留言告一段落,我將直播台關了。

 「嗯?」

 電腦好像出了點狀況,反應有些卡卡的。

 「真是的……」

 我敲了敲鍵盤、按了按滑鼠,電腦卻遲遲沒有反應。

 我對電腦並不在行,所以不曉得這種時候該怎麼做才能解決。

 「哦。」

 雖然不太明白,但直播台似乎順利關掉了。可喜可賀。

 「唉……」

 我嘆了口氣,旋即起身,在獨居的公寓裡走向冰箱。

 與此同時,心音淡雪這號人物也被我拋向九霄雲外,變回了無業的二十歲女性田中雪。

 ……沒錯,我沒有工作。既不是大學生也沒在打工,是個不折不扣的尼特族。

 ……請別用那種冷漠的眼神看我。我這麼做是有正當理由的。

 我在高中畢業後就找了份工作,卻萬萬沒想到是個黑到不能再黑的黑心企業,每天都像是破抹布一般遭到頤指氣使,讓我度過了好一段兩眼無神的社會人士生活。

 而在這樣的生活中,我唯一的慰藉便是最近如日中天,如今已是國內頂級規模的VTuber(注:VirtualTuber的簡稱,泛指以虛擬形象進行直播的直播主。)經營公司「Live-ON」旗下才華洋溢的VTuber們。

 每個人都散發著過於濃烈的個人色彩,如此混沌的世界轉瞬間擄獲了我的心,讓我天天將為數不多的閒暇時間用於觀看直播,最後甚至可說成了讓我活下去的人生希望。

 我就這麼過著心力交瘁,領取微薄薪資苟延殘喘的生活。而就在我的雙眼變得宛如黑洞般漆黑之際,一條從天而降的新聞讓我的雙眼綻放出一縷光芒。

 「Live-ON三期生,熱烈招募中!」

 老實說,我原本覺得自己不會上的。

 由於當時的我實在過於緊張,甚至想不起面試的時候都說了些什麼話。

 然而不曉得是不是神明的惡作劇──我竟然就這麼雀屏中選。

 他們所賜予的,是名為心音淡雪的另一個我。

 心音淡雪有著以女性來說相當高挑的身高、長及背部的長直髮、雪白的肌膚,以及一雙隱藏著難以言喻的「秘密」,明亮淡紫色的眼睛。而讓她的神秘氣息顯得更為出色的,便是毫不突兀地包覆她身軀的藍白色高貴禮服。

 根據負責我的經紀人說法,她在發包給插畫家時,曾特別註明「請以田中小姐本人作為模特兒」。但我覺得自己和這位美女一點也不像就是了……

 順帶一提,收到三期生的錄取通知後,我立刻就把工作給辭了。

 想必會有人說:「你這樣是不是太躁進了?」但VTuber的工作相當忙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說謊了,對不起。對於心靈脆弱得宛如垃圾渣滓的我來說,實在沒辦法在那個黑心到不行的環境繼續工作下去……

 不過,我今後就會以VTuber身分出道了,不僅能藉由直播獲取人氣,還能透過收益抽成賺大錢!爽啦!

 我也曾經有過覺得這種紙醉金迷的夢想會成真的時期。

 說實在的,我這邊的人氣相當地低迷,是真的很沒人氣。完全是在提到收益之前該解決的問題。

 雖然已經出道了三個月,但相比其他同期出道的直播主,無論是訂閱我頻道的人數或是觀看人數,都只有她們的一半不到。而且減少的情況日益惡化。

 雖然前面我自稱是尼特族,但想必也會有人覺得「你都加入公司當VTuber了還算什麼尼特」吧?

 遺憾的是,Live-ON旗下的VTuber享有優渥的抽成比例,卻沒有固定的薪水。換句話說,眼下的我根本毫無收入可言。由於就職時代過得相當節儉,現在的我是靠著當時的儲蓄勉強過活的。

 「果然是吸引力不夠嗎……」

 經紀人小姐常對我說:「雪小姐只要多展露真實的自己就沒問題了!」但她到底想從我身上挖掘出什麼特質呢?

 是要我表現得更不加修飾的意思嗎?她怎麼知道真正的我是什麼樣子?難道我在面試的時候做了什麼怪事嗎?

 想的事情愈來愈多,導致我的頭都痛了起來。如今儲蓄已快見底,我的心境也跟著難受萬分。

 能為被逼到窮途末路的我帶來療愈的除了VTuber之外,還有另一個東西──它就藏在這「冰箱」之中。

 「我的身體已經變得沒有它就活不下去了……」

 這是完全為了讓人喝醉而製造出來的惡魔飲品……只要喝下它,就能在一瞬間忘卻所有疲憊……

 沒錯,我說的飲料就是「強○-零」!

 「噗哈──!」

 我回到用來直播的電腦桌前,將冰得通透的強零灌入體內。

 啊……雖然已經喝不出是好喝還是不好喝但如今的我只要不喝這一天就沒辦法好好結束了……

 說起來我的酒量原本就不好,所以醉意一下子就湧上來了。

 便宜又容易喝醉的強零真是太贊啦!

 啊~真愉悅,總覺得心情變好了。

 這種將體內深處的力量釋放出來的感覺實在讓人慾罷不能。

 「真是棒透了。倘若能喝上這麼一罐,就算要我去建設地底帝國償還非法債務也心甘情願。儘管開○老弟(注:漫畫《賭博默示錄》系列的主角開司)喝到了啤酒,但不曉得地底有沒有賣強零呢?」

 我開始呢喃著智商只有3左右的話語。平時操著千金小姐語氣的淡雪姿態早已消失無蹤。

 我就這麼一鼓作氣地喝著酒,350毫升的鋁罐轉瞬間被一飲而盡。

 然而這點分量眼下已經無法滿足我的身體。

 我伸手拿起剛才一併從冰箱取出的另一罐酒。

 這罐酒可是……

 「嗚哈──!果然500毫升罐裝酒開起來的聲音就是爽啊!」

 沒錯,這便是針對那些求酒若渴者開發出來的惡魔產品──500毫升罐裝酒。

 雪再次咕嘟咕嘟地暢飲了起來。令人難過的是,她平時可是個操著千金小姐口吻的清秀型VTuber啊。

 「好咧!來看同期的台吧──!」

 由於心情馬上好轉了許多,一發現同期的直播主「祭屋光」今天的直播台留有存檔,我便點開看了起來。

 (插圖005)

 儘管還沒和小光在現實生活中碰過面,但即使是我這種沒辦法在直播時大放異彩的人,她依舊從出道開始就對我相當溫柔。真是個好孩子,是天使,好喜翻她喔。

 她的形象角色雖然相當嬌小,卻綻放著能逗人發笑的開懷笑容。十六歲的她充斥著滿滿活力,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則莫過於與外表極為吻合的活潑直播風格,節目內容誠如她的名字,像是祭典一般……

 她總是能唸到觀眾留下的有趣留言,認真從事VTuber活動的身段也博得好評,如今已成為三期生的核心人物。

 雖然和她合作開台過好幾次,但該怎麼說……她就像是「純真無邪」這四個字的化身,讓我每次都覺得自己要當媽了(認真)。

 「我要來當你的媽媽啦!」

 一喝醉就會變得容易自言自語──這似乎是我的壞習慣。應該說,我想到的字詞都會在不經大腦過濾的情況下脫口而出。

 由於我本人還滿怕生的,平常也不會找人喝酒,所以這方面還沒鬧過什麼問題。但老實說挺危險的。

 哎,但我也不會因此戒掉強零就是了!我說什麼都不會戒掉強零的!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著直播,持續發出聽不出一絲秀氣的爆笑聲。

 這次的節目內容是遊戲直播。小光玩的遊戲是性劍傳說(Wiener Legend),是個用叉在叉子上的熱狗相互碰撞進行對戰的遊戲,感受得到遊戲製作者腦洞大開的氣息。

 應該說遊戲的內容實在是太那個了,所以常常會有玩家刻意取些下流的名字。

 「『驚異發社』這名字也太草了吧wwwwwww(注:日語的笑(warau)為「w」開頭,故網路上常以其簡稱「笑」;又因「w」的模樣讓人聯想到雜草,也有用「草」作為替代,以及衍生用法(例:「大草原」等))這已經和熱狗沒關係了吧wwwww」

 腦袋嗨到最高點的我,如今無論再怎麼下流的哏都能讓我哈哈大笑。

 啊,而且這場直播另一個不妙的點,在於直播主小光極度缺乏和黃腔相關的知識,因此除了過於露骨的內容之外,她常常會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把那些名字念出來。

 完全是紳士們的社交場合。

 「嗄?她也太好擼了吧?身為小光媽媽的我看了這樣的直播,豈不是要擼爆了嗎?」

 如此這般,我在一陣又一陣的爆笑聲中看完了直播。小光的直播台果然就是贊!

 小光果然很厲害呢。也難怪她這麼受歡迎……根本沒有不受歡迎的理由。

 和她一比,我根本……

 「……都這麼晚了,看看小恰咪的直播就去睡吧。」

 當時間來到凌晨兩點後,痛感現實的我不禁悲從中來,於是決定看看另一個同期直播主「柳瀨恰咪」的直播存檔。

 與其他直播主的活動方針稍有不同,小恰咪平時主要提供各種情境不同的asmr(注:「自主性感官經絡反應」的縮寫。以VTuber的活動內容而言,泛指使用收音較貼近人耳收聽結構的麥克風(如仿真人頭麥克風),並透過氣音說話、手指搓揉聲和液體塗抹音,提供類似耳道按摩的效果)直播。

 有著超級惹火身材的金髮碧眼大姊姊所提供的asmr可是超棒的喔。

 那未經修飾的低沉嗓音總是能勾起人們的睡意,助眠的功效之強,恐怕是其他直播主所望塵莫及的。

 今天的主題似乎是掏耳朵。我都已經醉成這樣了,肯定能爆睡一番吧。

 「啊……糟糕……這直播的成癮性和強零有得比呢……」

 睡魔很快就襲擊而來,讓我在轉瞬間陷入沉睡。

 「咕……………………」

 而這時的我,完全沒有察覺到手機正劇烈地發出了響聲…………

 晴天的晨光燒灼似的映照在眼皮上,讓我醒轉過來。

 「…………嗚嗚嗚……嘔惡惡惡……………」

 啊……不妙,感覺隨時都會吐出來。強零在喝下肚的時候雖然爽快,隔天早上的宿醉卻也格外難受,真希望廠商能想想辦法。

 哎,但我也不會因此戒掉就是了。

 畢竟每天早晨都是這麼回事。我的身體已經被訓練成每天早上都得面臨這樣的地獄了,早就成了作息的一環。

 要是事到如今才改變作息,反而會對身體帶來不良影響呢。就是這樣。

 倘若在直播之際講這些話,聊天室恐怕會被「啥?」的留言淹沒吧。

 哎,不過這種事想必一輩子都不會發生吧。我在直播時總是會記得保持清秀的形象,所以可不曾喝過酒呢──

 「嗄?」

 正當翻來覆去的我準備起身喝個水時,手機一大清早就發出了來電鈴聲。

 看來是經紀人鈴木小姐打來的。

 今年二十四歲的鈴木小姐儘管在Live-ON的經紀人陣容之中算是相當年輕,卻因為能不嫌麻煩地正面解決諸多難題,加上個性耿直,才得以升上經紀人的職位。縱使放眼整個Live-ON公司,她也是最為飛黃騰達的員工。

 為了讓我能專注在開台事宜上,她總是會為我操勞包含私生活在內的大小事,是位對我來說恩重如山的大人。

 根據她本人的說法,成為我的經紀人似乎是她毛遂自薦的結果。

 而我也問了她自告奮勇的理由……

 『沒什麼啦,只是覺得如果不是我,應該沒人跟得上全力以赴的雪小姐罷了。』

 她給了個有些不明所以的回答。無論外表還是個性,鈴木小姐都很像體育系社團的成員,是不是有什麼對於室內派的我來說無法理解的部分呢?

 「喂欸?」

 「啊!雪小姐!太好了,您總算接了呢!」

 嗯?怎麼了?與我軟弱無力的嘶啞聲恰成對比──鈴木小姐的話音透露著連我都聽得出來的焦慮感。

 「請問究竟發生──」

 「噓──!請安靜!為了避免洩漏個人資訊,還請雪小姐一句話都別說。然後請您儘可能冷靜地接受我即將說出的內容。」

 「咦?」

 鈴木小姐強硬地打斷了我的話,如此說著。

 個人資訊……一聽到這個散發著危險氣息的詞彙,我的睏意登時煙消雲散。

 咦……難道說我在自己毫無自覺的情況下幹了些很糟糕的事嗎?

 「請您冷靜下來聽我說喔?…………請去把直播台關掉。」

 請去把直播台關掉。

 請去把直播台關掉。

 請去把直播台關掉。

 同樣的話語在我的腦中循環播放。

 忘記關台……由於在最糟糕的情況下有可能洩漏個人資訊,被視為VTuber絕對不能忘記的守則之一。

 況且它還隱藏著另一個魔鬼般的風險。不曉得該說幸還是不幸,已經花了極多時間投注在VTuber直播上的我,相當明白風險的具體內容為何。

 沒錯,即使沒洩漏重要的資訊,一旦忘了關台,就會將自己真實的那一面長時間地暴露在觀眾面前。

 畢竟VTuber其實是在扮演自己的化身──也就是畫面上的角色,會將真正的自己暴露給觀眾的機會可說是少之又少。

 而若是將如此稀有的一面展露出來…………

 今後肯定會被觀眾們當成玩具玩弄的。

 「嗯嗯嗯?」

 瞬間閃過我腦海的,是昨天要關台時電腦出現的異常狀況。

 被嚇出滿身冷汗的我,再次打開了電腦上的直播畫面。

 映入眼簾的是…………

 :早!有在看嗎?

 :強零直播真的很有趣呢。

 :和平常的反差太大了。這已經不是反差萌,而是能讓人感受到某種嶄新境界的直播呢。

 :給人的感覺已經不是淡雪,說是吹雪更為貼切呢www

 :很好,現在正是讓我們一起成為小光媽媽的時候。

 :是個拿同期的asmr直播和強零作比較的女人。

 :我現在肯定見證了傳說誕生的瞬間。

 :這次的直播無疑會在VTuber的歷史上留下一筆。

 :為什麼自稱清秀的VTuber大都是這種不妙的傢伙啊?

 :我笑到快死掉了。該怎麼說,看到這種毫不修飾的模樣也氣不起來了笑。

 :是啊。真想和她一起喝強零。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下意識地放聲大吼。

 明明還是一大清早,但留言的數量已經多到目不暇給。

 更重要的是,目前的觀看人數已經遠超乎平時的平均人數了。

 仔細一看,原本毫不起眼的訂閱人數也急起直追,變得和同期們不相上下……不對,目前訂閱人數依舊以驚人速度不斷增加,感覺很快就會超過她們了。

 啊……不行,頭又痛起來了。

 :恭喜登上世界趨勢第一名!

 :是個只在電腦前喝著強零就征服世界的女人。

 「世界第一?」

 我連忙打開日本使用者佔據世界第一的社群網站「說特」,查閱起趨勢排行榜。

 ……儘管難以置信,然而不只是日本國內,「心音淡雪」的名字甚至登上了世界趨勢的第一名。而稍微下面的排名則是「忘記關台」。

 啊…………我這下已經……………………

 「哎呀,真不愧是雪小姐呢。自從面試之後,我就一直做好了您隨時都可能大解放的心理準備,卻萬萬沒想到契機竟是忘記關台呢。這種攻其不備的手法真是教人讚歎。今後我也會更加努力地提供支援的!」

 由於腦袋一片混亂,我根本聽不進鈴木小姐在說些什麼。

 啊……應該說宿醉的不適感和腦袋無法處理的大量資訊,讓我整個人變得噁心了起來。

 「嗚…………嗚嗚…………」

 啊…………這下糟……

 「☆由於聲音太過骯髒所以自行消音☆」

 如此這般,我在吐個不停的同時按下了關閉直播台的按鈕。

 順帶一提,除了忘記關台的這件事之外,這種前所未見的關台手法也被安上了「嘔吐式關台」的名稱併成了傳說。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