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與空腹美少女的半同居生活就此開始

番外篇 寶物

第一卷 與空腹美少女的半同居生活就此開始  番外篇 寶物 我叫日鳥夏音。

 我是完美美少女,是高中生也是全民偶像。

 我很想說我已經超越了凡人————不過,我今天也在正常上學。

 「啊,夏音,早上好!」

 「早上好」

 我在走廊遇見朋友,和她們一起進了教室。

 然後,班上的同學們瞬間齊刷刷地看向了我。

 「日鳥!我看昨天的Music Stage了!」

 「我也看了!新歌的衣服超可愛!」

 看到同學們兩眼放光朝我走來,我露出了笑容。

 「真的嗎!?謝謝你們!」

 每次上完電視,第二天都會這樣。

 我不討厭沐浴在他人的注目中,但這樣一來,我在學校裡也必須是千層酥組合的〝夏音〟。

 事到如今我並不覺得辛苦。

 但有時候確實很累就是了。

 我上的學校偏差值很高。

 我記得和玲上的學校也差不多。

 兼顧偶像還要不疏於學業,這聽起來很難,但對我來說不成問題。

 雖然上不了學年第一,但我學習還挺好的。每次定期測驗,貼出的成績順位表上,末尾都能找到我的名字。

 順帶一提,玲和入學的時候相比成績似乎在逐漸下滑。

 但工作上也相應拿出了不小的成果,我沒什麼好抱怨的,不過還是得讓她注意一下。

 我平時聽學校的課很認真。

 因為訓練佔了時間,我的學習時間基本都集中在上課的時候。

 我會盡可能地去學好,在路上或是出外景的間隙,我會把背誦比較多的科目記在腦子裡。

 這才讓我維持了下來,真不愧是我。

 「夏音的便當一直都又可愛又好看呢」

 「欸?」

 午休時。

 平日裡總在我身邊吃飯的朋友,看著我的便當盒,這麼說。

 「是你自己做的吧?」

 「嗯,是呀。因為我很容易胖」

 「欸?明明看起來沒這回事」

 很遺憾,我沒有撒謊。

 雖然不會立馬就胖起來,但與玲、美亞相比,我確實容易長肉。

 要是能長在胸上就好了,但我總感覺會長在屁股上。

 所以我做的便當碳水比較少,菜主要是雞肉和蔬菜。

 這有些乏味,有時候我也想好好吃一頓,但之後會很辛苦,所以就保持這樣了。

 由於平時都在忍著,因此我總是覺得她們的飯和〝那傢伙〟做的飯很好吃,每到那時我就會很羨慕。

 「真厲害……你應該很忙吧。我時間還挺多的,但全都交給別人了……啊啊,我也想多一些女性魅力!」

 「……女性魅力啊」

 「?怎麼了?」

 「沒什麼」

 這全怪〝那傢伙〟。

 我做的和那傢伙做的比起來遜色很多。

 我畢竟只會煎和煮,要問我擅長什麼,我會回答咖喱和炒麵。但我還是覺得不甘心。

 現在是一個無關男女的時代,但作為日本女性,我的自尊實在不容許我在做飯上輸給同齡的男生。

 ————我也沒時間練習就是了。

 再加上我對做飯的熱情不比那傢伙,這一點應該乖乖把位置讓給他。

 這可能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挫折。

 「哈啊……嗯?」

 就在這時,我注意到口袋裡的手機在震,便點亮了畫面。

 想〝那傢伙〟的時候〝那傢伙〟就聯繫了我,感覺很怪。

 不過,〝那傢伙〟會聯繫我,一定是有什麼大事,就讓可愛的夏音快點回消息吧。

 ◇◆◇

 「美亞學姐!請吃這個!」

 「……」

 我在校園裡走著,一個學妹朝我遞來了一包餅乾。

 這周已經是第二次了。

 我————羽川美亞,以千層酥組合美亞的身份從事著偶像活動,因此經常會遇到這類情況。

 我的賣點是王子風,受女生歡迎自然是理想狀況。

 但是……。

 「對不起,我不能直接收下你的禮物。這可能比較麻煩,但最好還是送到公司那裡」

 「啊……也是」

 學妹在我面前低沉了下來。

 每當看見這副模樣,我的心就會很難受。

 但我要是在這裡收下了她的禮物,不收下別人的禮物就會很不公平。

 就算禮物裡混了一些會危害我的東西,我也注意不到。

 所以有必要從公司過一下。

 「……這也是你難得的心意,真對不起」

 「沒、沒關係……!只是我自己擅自做的……」

 「……」

 沒辦法。

 如果是素不相識的人,我絕不會這麼做,她畢竟是和我同一個學校的學妹。

 就稍微給粉絲一些甜頭吧。

 「不能收下,我很抱歉。不過,我很高興」

 「呀……!」

 我把頭伸到她耳邊,如此低語。

 然後我輕輕撫摸她可愛的頭,轉身離去。

 這並不是我自以為是,〝美亞〟的粉絲被我這麼做都會很高興。

 就贖罪而言或許有些不足,不過現在也只能這麼做。

 我和她分開後,走向了小賣部。

 我買了兩個炒麵麵包、一個布丁,回到了教室。

 其實我想再多吃一些,不過我不是那種吃很多的角色,這些地方必須留心。

 畢竟有的人可能會對此感到失望。

 我的座位在窗邊倒數第二排。

 我平時都會在這裡吃午飯。

 沒人和我一起吃。

 之前我邀請同學一起吃,然後這幾人全都戰戰兢兢地拒絕了我。

 其他人似乎也一樣,我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會遠遠把我圍住。

 這樣其實讓我很不自在,不過想到這是成為偶像的弊病,我也就接受了這些。

 大家都把我當成〝美亞〟看待。

 (這也是沒辦法的……)

 但一個人吃飯實在是有些乏味。

 雖然我已經習慣了,但總會覺得有些寂寞。

 「嗯……?」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震了起來,我看向了手機屏幕。

 似乎是〝他〟發來的。

 這條信息很有他的風格,我看到後不禁笑出了聲。

 看這個寫作風格,他一定也給夏音發了過去。

 今天的晚餐應該會很熱鬧。

 ◇◆◇

 「這樣就完事了」

 我把大量的炸雞塊盛到盤子裡,自言自語道。

 除了這個,廚房還擺著許多菜。

 有生薑燒、放了油炸麵包丁的萵苣沙拉。

 還有麻婆豆腐、燒魚等等。

 這個陣容完全無視掉了菜系這個詞。

 要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全都是因為我沒有控制住自己。

 車站前的超市開始大減價,我覺得不買點就太虧了,就把碰到的食材全買了。

 冰箱因此塞得滿滿的,最壞的情況,食材可能會壞掉。

 我志向成為家庭主夫,這個狀況我不能坐視不管。

 因此,我今天就想著偶爾可以奢侈一些,一次性使用了大量食材。

 乍一看,盤子上盛的菜就已經夠十個人吃了。

 就算加上我這個男高中生的胃,頂多也就吃兩到三個人的量。

 玲的胃口再大,也吃不下五個人的。

 因此,我為了消化掉剩下的部分,藉助了她們的力量。

 會這麼利用千層酥組合的人,找遍全國上下也只有我一個人了吧。

 但那深不見底的胃對我來說很有必要的————。

 「我回來了」

 「打擾了」

 「叨擾了」

 說曹操曹操到,她們今天似乎是訓練完回來的。

 「嗯,你們回來啦。飯做好了,洗洗手坐沙發上吧」

 「我是接到你的聯絡過來的,我們真的能一起吃嗎?」

 「是啊。就和短信上寫的一樣,只有我和玲實在吃不光。算是在求你們一起吃」

 「既然這樣……我就承蒙好意了。能吃到你做的飯我就很滿足了,我很歡迎這種情況」

 「你再誇我我也只能端出飯來」

 「嘿嘿,已經夠了」

 她們洗完手,坐在了沙發上。

 然後我把字面意思上有如小山一般的菜端到了她們面前的桌子上。

 「這菜做得一點都不統一」

 「我看見便宜的就買,最後就變成了這樣。有不喜歡吃的避開就行」

 「應該沒問題。我沒有不喜歡吃的」

 夏音說完這句話,其他兩人緊接著也點了點頭。

 她們可真會說話。

 「看起來全都好好吃」

 「我有自信說它們全都好吃」

 我已經嘗過味道了。

 「米飯呢?」

 「燒好了。想要就來找我添」

 我反正是沒肚子吃米飯,她們應該沒關係。

 尤其是玲,她是真的喜歡吃白米飯。

 「我開動了」

 玲雙手合十,美亞和夏音也跟著合住雙手,隨後動起了筷子。

 玲一上來就找我要米飯,我正打算去廚房的時候,剩下兩人就彷彿在說順便也給她們添上一樣,把碗遞給了我。最後,我得給三個人盛上飯再端回去。

 這也就是說味道好到讓人想配米飯吃吧。

 看到別人對自己做的菜大快朵頤,心裡確實挺舒服的。

 「真好痴」

 「那就好」

 看到玲吃得臉頰鼓鼓的,便能知道她是真心覺得好吃,這讓我的喜悅更上一層。

 我最近完全掌握了玲的喜好,這回也基本上是按她的喜好來的。

 之所以這麼照顧她,是因為她是我的僱主,這麼做理所當然。

 「凜太郎,你做飯多長時間了?」

 「我初中開始的,已經四五年了吧」

 「這段時間每天都做?」

 「是啊,只要沒生病都會做」

 「……是嗎。怪不得做這麼好」

 夏音的表情就彷彿是放下了什麼,她再次動起了手。

 「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沒什麼。只是我心裡憋著的事放下了,不用在意」

 「……?」

 我完全不明白夏音在說什麼,不過最起碼能聽出來是一些積極的內容。

 要問我在不在意詳細,我肯定是在意,但既然已經解決了,我也就沒必要硬問出來。

 「我再次覺得凜太郎君真厲害」

 「啊?你也是,怎麼突然說這個」

 「可能是我太自戀了,接觸我們的人大都畢恭畢敬的,又或是特別謙卑……你不管什麼時候都會很自然地接觸我們」

 「我也不是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是嗎?」

 「話說回來……我要是沒在一開始碰見這傢伙,就不會認識你和夏音了。我是感謝著這些相逢接觸你們的」

 我從桌子上的紙巾盒裡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玲嘴邊的醬汁。

 看到玲隨我處置的模樣,實在不覺得她是人氣偶像。

 但是多虧了這傢伙,我和美亞、夏音說話的時候才不會那麼畢恭畢敬。

 「啊……其實這件事說出來挺羞的,我每次都挺緊張的。現在也只有我一個男人……我並不是完全自然放鬆」

 「……嗯,原來是這樣」

 我袒露出了自己的真心,美亞頓時露出開心的笑容看向了我的臉。

 嗯,或許不說會好點。

 「原來是這樣,凜太郎君和我們說話的時候會緊張啊」

 「欸?你可真是,你也有可愛的地方嘛」

 麻煩鬼又多了一個。

 美亞和夏音露出一模一樣的表情,向我靠來。

 是我自己把麻煩的種子撒了下去。

 我拼命同這兩人保持距離,為尋求幫助看向了玲。

 她用力放下碗,美亞和夏音停了下來。

 「你們搞錯了」

 「突、突然這是怎麼了……」

 「凜太郎一直都很可愛」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

 「尤其是睡臉。我一不小心就拍了下來,設置成了和凜太郎聊天的壁紙」

 「你做了什麼啊!?」

 玲展示出來的壁紙,是我字面意義上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的睡臉。

 平時都是我起得比較早,她是什麼時候拍的?

 「為了拍這個,我把鬧鐘設得比凜太郎還要早,偷偷跑進了房間。雖然早起很痛苦,但是成果很豐厚」

 「這要不是你,我就告警察了」

 「我有備用鑰匙,沒辦法」

 話是這麼說,我很想喊一聲問題不在這兒。

 她多半聽不進去,所以我不會說。

 「居然有這種東西!也發給我!」

 「我也想要。一個人獨佔太奸詐了」

 話說回來,這群傢伙為什麼想要我的睡臉啊。

 「不給。這是我的寶物」

 「什……你要是這麼說,我們可就硬搶了!美亞!幫忙!」

 夏音站起身,繞到玲背後,用雙臂控制住了她。

 美亞同時站起身,從正面把手伸向了她的手機。

 「玲,抱歉。我們不是一心同體的嗎?寶物就要共享出來」

 「不要,就算是你們我也不給」

 「沒辦法……只能硬搶了」

 「嗯……!」

 美亞把手放在了玲的側腹上。

 玲隨即叫了出來,為了從瘙癢中逃離,她不停掙扎。

 「不快點發給我們,會越來越厲害哦?」

 「不、不要……我……不發……嗯」

 玲的聲音逐漸變得妖嬈起來,我下意識地別開了臉。

 這理應是一副健全的畫面,但我不知為何感覺看不得。

 不過,目標從我變成了玲,就別理她們了。

 我心裡這麼想,大口吃起了自己做的炸雞。

 之後因為玲輸給了她們,我的照片在千層酥內部擴散開了。但我知道又是後話了。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