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與空腹美少女的半同居生活就此開始

第六章 水族館約會

第一卷 與空腹美少女的半同居生活就此開始  第六章 水族館約會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我做的夢似乎和某場宴會有關,但醒來之後過了一會兒就忘光了。

 我感覺那是十分重要的回憶。

 我從床上起來,走向了洗衣機。

 我把積攢起來的衣服投到洗衣機裡,過了一個鐘頭。

 我喝著早上的咖啡打發時間,等洗衣結束後,晾到了陽台上。

 這是我來這個房間第一次洗衣服。這件事我已經做了許多年,做起來很是利落。

 今天是週日,但玲幾人不在房間。

 她們似乎是去錄公佈演唱會的節目,傍晚才能回來。

 聽說後台會提供便當,在她們回來之前,我沒有事要忙。

 但這僅限於在房間裡。

 事發突然,我得去給優月老師當助手。

 「好……」

 我晾好最後的T恤,離開了房間。

 我騎上此前沒怎麼用過的自行車,前往了優月老師的工作室。

 搬家之後最方便的一點就是不乘電車就能到。

 我在公寓下面停好自行車,走了進去。

 門口只有優月老師的鞋子,其他助手似乎還沒有來。

 我忘了說,優月老師不住在這個房間。

 她為了消解平日的運動不足,在從家裡能走到的範圍租了一間工作用的房間。

 此外,她一點兒家務都不會,因此我偶爾會打掃打掃房間。

 基本上是一個月打掃一次。

 至於有多亂,差不多就是每次打掃,我都會不禁感嘆真虧能弄這麼亂的程度。

 「優月老師,早上好」

 「啊,凜太郎!真對不起,高中生的休息日明明這麼珍貴」

 「玲去工作了,今天我很閒,剛剛好。我該做什麼?」

 「我想讓你來負責平塗。這個月還要畫個輕喜劇,所以還要畫一個的限定短篇」

 「原來是這樣,這會讓日程表變得很緊張啊」

 「就是說啊……雖說頁數少一些也可以,但是不稍微緊張一些畫不出來」

 說白了就是這個月的原稿還沒畫完。

 再加上實際上相當於一話的內容————或許我應該做好心理準備,這個月會和五月一樣痛苦。

 「加油吧。雖然力量微薄,我會盡力幫忙的」

 「嗚嗚……凜太郎真溫柔……我會給你好多打工費的」

 「我很期待」

 時間還不到九點。

 等到九點鐘,其他助手應該就全來了。

 在此之前,工作緩慢的我,必須儘可能多做一些工作。

 助手們與我不同,他們全都是靠漫畫吃飯的,因此在技術上不可同日而語。

 「啊,對了。凜太郎,你去這裡玩玩吧」

 「欸?」

 優月老師突然在我的桌子上放了兩張門票。

 這似乎是水族館的免費門票。

 「為什麼老師會有水族館的門票啊?」

 「有個助手好像是被女朋友甩了……他原本是打算兩個人去的,但一個人去實在有些寂寞,就給我了。我又沒能一起去的人,拿著也是多餘。但凜太郎能和乙咲一起去吧?」

 「確實能……先不提我,那傢伙可是真的忙,我覺得應該會白白浪費掉」

 「你可以問一問她呀。要是不能,就給學校裡的同學吧」

 「啊,那好吧」

 我把門票收進了錢包。

 就按她說的,先邀請一下玲,不行就給雪緒吧。

 我個人覺得可以邀請雪緒————不過對我而言,我不太想因為別人不行就邀請他。

 這樣就像是他在我心裡擺在第二位一樣。

 與其這樣,還不如不叫他。

 「凜太郎,這是你第一次約會吧。嘿嘿嘿,你可要把感想從頭到尾跟我說一說哦?」

 「自己沒經歷過卻在這開別人玩笑,優月老師你這樣真的很難看」

 「你把不能說的話說出來了!」

 沒有男朋友的日子=年齡的漫畫家放聲大喊,其喊叫聲在房間中迴響。

 ◇◆◇

 臨時助手的工作結束之後,時間來到晚上。我攪著和式咖喱不讓它燒焦,想著優月老師給我的水族館門票。

 「嗯……不管說什麼,都像是在邀請人約會」

 男生邀請女生去水族館。而且還是兩個人。

 因為美亞昨天說了一些奇怪的話,我莫名有些在意這點。

 我自己並沒有這個意思……但不知為何從剛才開始就莫名緊張。

 「我回來了」

 玲打開門,來到了客廳。

 嚴格來說,這裡並不是玲的房間。不過我們已經習慣了這些,並不覺得彆扭。

 「你回來啦」

 「!今天是咖喱?」

 「是啊。我把之前的和式咖喱稍微改良了一下。蔬菜也變了一些,到時候我想聽聽你的感想」

 「嗯」

 玲的聲音略顯興奮,她去洗了洗手。

 這段時間,我盛好米飯,淋上咖喱,放在了桌子上。調料和出汁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一股與以往的咖喱不同的香味飄滿房間,使人食指大動。

 「「我開動了」」

 我用勺子舀起,把咖喱放入口中。

 一股比房間裡的味道更濃烈的香味穿過鼻孔。

 嗯,做得不錯。

 或許也有辛苦工作後飢腸轆轆的原因在,即便不說這些,也是相當美味。

 這個可以加入我喜歡的菜譜裡了。

 「真好吃……!和平時的咖喱味道有些不一樣」

 「那就好。我從網上稍微查了查做出來的,不過基本上都是憑感覺」

 最後,玲又要了兩碗飯,我做的咖喱還算多,但只剩下了一碟左右。晚餐時間就這樣結束了。

 我們一如往常,喝著飯後的咖啡,呆呆地望著電視。

 「今天錄的節目什麼時候會放出來?」

 「大概兩週後」

 「是嗎……」

 閒聊著的時候,我瞥了一眼時間。

 ————差不多是時候了。

 我從口袋裡拿出門票,給玲面前放了一張。

 「凜太郎,這是什麼?」

 「水族館的門票。優月老師給的。她讓我和你一起去。訓練應該讓你積攢了不少壓力,我是覺得能讓你放鬆一下……」

 玲一臉驚訝來回看著我和門票。

 呃,這感覺有點不舒服。

 「……呃,偶像和男人一起去水族館也挺危險的。要是再有一張,就能給你們三個讓你們一起去了……我本來就知道這不太行,要是不好答應拒絕————」

 「……去」

 「欸?」

 「我去……!一定要一起去」

 玲突然挺過身,大聲說道。

 她氣勢洶洶,我不禁向後仰去。

 「是、是嗎……我知道了」

 「我會好好化裝,不會暴露。下週六有空,下週六去」

 「我、我知道了!就下週六去!」

 就這樣,我們的水族館約會很快就定下來了。

 ◇◆◇

 時間來到我和玲要出門的時候————。

 「該怎麼辦才好……」

 我極度缺乏和女性一起出門的經驗,這甚至讓我一個人在房間裡自言自語。

 距離碰面還有一小時。

 我還未定下要穿的衣服,在衣櫃前面抱頭煩惱。

 既然是要一起出門,我就不想給玲丟臉。

 也就是說,我絕不能打扮得太土氣。這應該算是常識就是了。

 反過來說,太誇張也不行。

 玲都專門化裝了,我要是打扮得太顯眼,會吸引多餘的視線。

 無論外表怎麼變,眼睛一多,暴露身份的概率就會變高。

 「……應該保證平安順利,多少土氣些應該也好」

 最後,我穿上牛仔褲,配上黑T恤,戴上一條便宜項鍊以作亮點,走出了房間。

 我照鏡子確認了一下,理應是很普通。

 我朝著車站前的廣場走去。

 正常來說,我們住在同一所公寓裡,去掉碰面,直接一起去會更好。

 為了避免醜聞好不容易租了同一層樓,如果我們一起出公寓的時候不小心被週刊雜誌拍到了,最後都會變成無用功。

 就算緊張過頭,等到東窗事發就太晚了。

 室外的氣溫已然有帶上了夏季的感覺。

 微微滲出了些汗的時候,我來到了車站前。

 車站前有個很奇怪的東西,經常會當碰頭的記號。

 我們也是在那裡碰頭————。

 「嗯,是那個……?」

 一個女生帶著一頂大大的帽子,戴著太陽眼鏡,站在那個東西前面。

 連認識的人都勉強才認得出來,這個化裝真得很用心。

 「讓你久等了」

 「沒有。我也剛來不到五分鐘」

 「是嗎。時間倒也沒限制,不過我們還是快點吧」

 「嗯。我好期待」

 我們————並沒有走進車站,而是坐上了正在等客的出租車。

 自不必說,不坐電車是因為有很高的可能被不特定多數人看到。

 我們在出租車上坐了將近一個小時。

 然後來到了這附近小有名氣的水族館。

 也是因為休息日的緣故,帶孩子的父母有很多。

 「其實我沒怎麼來過水族館」

 「是嗎?……不過我也差不多」

 「爸爸媽媽很忙,我沒和他們一起來過。小學的社會課參觀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我和她幾乎一模一樣。

 要說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母親曾經帶我來過一次。

 現在一想,那可能也是因為要丟下我不管,出於愧疚所做出來的行動。

 「所以我特別期待今天。凜太郎,謝謝你帶我來」

 「……不用謝」

 水族館這個地方並沒有給我留下美好的回憶,不過和玲一起應該會很開心。

 我們給檢票員看過門票,來到了室內。

 室內的過道很暗,裡面的照明大都用來強調左右的水箱。

 水箱中的一切是如此夢幻,無數魚兒愜意地遊著。

 「凜太郎,那些魚好可愛」

 「這裡寫那是克氏雙鋸魚……我記得前不久有克氏雙鋸魚當主角的電影」

 「那邊呢?」

 「那是海馬」

 所有的一切都讓玲兩眼放光,她左看右看四處張望。

 看來她很享受。

 之後找個時間謝一謝提供機會的優月老師吧。

 「凜太郎,好像有海豚表演」

 玲的聲調比平時要明亮一些,她牽起了我的手。

 她帶我來到一塊看板前,上面寫著海豚表演的時間。

 「正好,十分鐘後就有」

 「我要看」

 「好好好。稍微有些偏離路線就是了,我們去吧」

 我們離開參觀路線,來到了室外。

 海豚表演十分熱鬧,我們排隊等待入場。

 「你喜歡海豚嗎?」

 「喜歡。因為很可愛。或者說,可愛的動物我都喜歡」

 「是嗎……」

 玲是那種看不懂心裡在想什麼的類型,不過天性是女生這點並沒有變化。

 知道她這些平凡的地方之後,我稍微安心了些。

 「啊,會場開了」

 「嗯,那走吧」

 我們順著隊列入場,進入了海豚表演的會場。

 雖不到座無虛席,卻也算不上少。

 我們被帶到前面第二排,坐在了那裡。

 這裡離海豚所在的泳池很近,我們應該是坐到了一個好座位。

 「歡迎大家來到海豚表演!表演時,海豚跳躍的時候會濺起水花,有可能弄溼衣服!不希望衣服溼掉的觀眾,推薦移動到後排的座位!」

 相關人員開始宣佈注意事項。

 隨後,最前排的幾個人跑到了後面。

 裡面有兩組情侶,女的化的妝很濃,應該是不想妝花掉吧。就我這個男人來看,這個判斷很聰明。

 「凜太郎,前面空出來了」

 「喂……你不會是想坐過去吧」

 「我想從更近的地方看」

 「不是都說最前排會有水————都沒在聽」

 玲激動不已,跑到了空著的最前排。

 我思考了一下,再怎麼說也不能放伴侶一個人不管,最後還是坐到了她旁邊。

 要是被濺到了可怎麼辦啊。

 「那麼!有請海豚小美和小可開始華麗的表演!」

 女性工作人員穿著緊身潛水衣,開始和兩頭海豚共舞。

 她和海豚就像是能懂得彼此的想法一樣,沒有一點兒失誤。

 最後,兩頭海豚蓄力衝出了水面。

 其動作之美,讓人不禁想要出聲歡呼。

 但緊接著就發生了悲劇。

 由於海豚在離觀眾席相當近的位置入水,大量水花四散而飛。

 我呆呆望著朝我飛來的水花,心中感嘆。

 〝我曾經見過這個〟。

 啪嗒一聲,我的胸口受到輕微的衝擊,衣服隨即慢慢溼掉了。

 我看向旁邊,玲的衣服濺的水花也不少。

 問題接踵而至。

 玲穿得原本就比較薄,胸口的布又緊緊貼在了身上。

 支撐胸部的內衣因此微微透了出來,換言之————就是胸罩。

 萬幸的是這裡是最前排,沒人從正面看她。

 現在應該還丟不了人————。

 (話說回來,這傢伙沒注意到嗎……?)

 玲兩眼冒光,看著來回跳的海豚。

 看到她的表情,我不禁鬆下了力氣。

 現在還沒什麼問題,海豚表演結束前就先這樣吧。

 實在是不願在這時候強行帶她離開。

 ————我想這些的時候,表演即將結束,氣氛熱烈不已。

 表演中途又加入了兩頭海豚,再加上一開始叫小美和小可的海豚,共計四頭。

 四頭海豚各自遊向一個角落,然後一齊朝中心遊去。

 在交叉的一瞬間,海豚以絕妙的間隔按序衝出水面,在空中畫出了四道弧線。

 表演完最後這個殺手鐧後,表演迎來了落幕。

 「好,我們出去吧」

 「欸,但是飼養員大姐姐還在打招呼……」

 「必須儘快給你這副模樣想個辦法!」

 我牽起玲的手,離開了會場。

 我拿出帶在身上的小毛巾給她擋住,做了一個應對視線的緊急措施。

 我們幾乎是跑進的水族館的紀念品商店。

 「你這副模樣不能在外面走。這可能有些浪費錢,但還是在這買件衣服吧」

 「嗯……確實」

 玲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終於注意到自己衣服溼了。

 印著魚兒的畫的T恤陳列在眼前。

 這裡的衣服分明就是注重可愛的室內服裝,但跟內衣透出來的狀態相比要好得多。

 「凜太郎,我們買情侶裝吧」

 「哈啊!?」

 「好不容易一起買衣服,我想穿一樣的」

 「太羞人了吧!我們又不是男女朋友……」

 「今天是約會。……不行?」

 完全算不上正當理由————。

 不過,人氣偶像朝上看來的視線傷害驚人,我一不小心就輸給了她。

 難得的提議,我不想因為我的拒絕讓她傷心。

 (沒辦法……)

 我長嘆了口氣,拿了一件淡藍色的海豚T恤。

 「我知道了。不過,除了我這條海豚T恤,我不要別的」

 「嗯。我也覺得這個設計好看」

 玲選了一條和我成對的粉色海豚T恤。

 她說這兩條T恤她要出錢,我拒絕之後掏錢買了自己的T恤。

 作為一個男人,不把玲那件一起買了其實很難看。但拒絕了她的提議後,我實在說不出由我來掏錢。

 就這樣,我們買了成對的海豚T恤。

 紀念品商店自然沒有更衣室在,於是我們為了換衣服前往了洗手間。

 路上,她開心地抱著自己的T恤,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真要在外面穿這個啊」

 我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再次確認自己的打扮。

 淡藍色的海豚在白色的T恤中央飛舞。

 很可愛。確實很可愛————。

 「算了」

 無所謂了,就別在意這些小事了。最重要的是讓玲開心。

 為了讓她放鬆下來,今天我要拼盡全力。

 我走出洗手間,打算在附近的露臉看板前等玲。不過沒等幾秒,玲就從洗手間裡出來了。

 她穿的衣服和我穿的設計相同,不同的只有顏色。但不知為何,她穿上就像是一幅畫一樣。我再次感受到那她閉花羞月的美貌是有多麼驚人。

 「等久了嗎?」

 「等了差不多五秒鐘」

 「我想聽你說剛來。我很憧憬這個」

 「太害羞了,說不出口。現在的電視劇都不怎麼聽到這種台詞了……我們快走吧」

 「嗯」

 隨後,我們回到了參觀路線上。

 我第一次在外面穿情侶裝,因此有些害羞。不過,看著那些在水箱裡遊著的顏色鮮豔的魚兒,便在不知不覺中忘記了。

 看到玲反射在水箱上的開心神情,我再次意識到邀請她真是件好事。

 快樂的時光轉瞬即逝。

 我們參觀完後回到了檢票口附近。

 時間大約在下午一點鐘。這個時間很微妙,說中午也算中午,說不算也不算。

 不過現在空腹感強烈。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我打算找個地方吃飯。就在這個時候————。

 「我有些渴,我去買飲料」

 「喂,我去就行了」

 「不用。凜太郎的我也會買。凜太郎都給我門票了,就讓我回些禮」

 「……你這麼一說我就沒招了」

 玲讓我坐在附近的長凳上,然後快步走向了自動販賣機所在的方向。

 嗯,好閒。

 為了打發時間,我取出手機,打算用漫畫軟件打發時間。

 玲最近給我推薦的幾個漫畫裡我有幾部比較喜歡,我靠著隨時間一點一點恢復的機會慢慢讀著。

 這個系統真是太棒了。

 讀過幾話之後若是很在意後續,我就會購買單行本。

 這樣做幾乎從未買錯過,既省了錢,還充分享受了漫畫。

 「————欸?志藤君?」

 正當我要打開漫畫的下一話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女聲傳來。

 我抬起頭,我們班的班長————二階堂梓站在我的面前。

 她上身穿著一件稍稍露出肩膀的半袖,下身長裙,私服稍顯成熟。她瞪大眼睛看向了我。

 「……這不是二階堂嗎!真是巧,居然能在這遇見」

 由於完全放鬆了心神,裝起樣子稍微遲了些。不過我還是靠誇張的情緒彌補了回來。

 緊接著,我突然為自己穿著水族館的T恤感到害羞。

 和玲在一起,我慢慢地就不再在意這件事了。只剩自己之後真是羞死個人。

 別人只會覺得這個人情緒也太高漲了。

 「喂,梓,怎麼了?」

 二階堂的另一邊傳來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隨後,堂本龍二、野木穗花、柿原佑介這一眾好朋友現充出現在了我面前。

 他們似乎也來這個水族館玩了。

 「噢,這不是志藤嗎。你也來了啊!」

 「是啊,堂本君……大家還是那麼要好」

 「別這麼說,挺羞人的」

 堂本開心地笑著,一副喜形於色的模樣撓了撓頭。

 野木和柿原緊接著也走了過來,看見我之後一臉驚訝。

 「哎呀!這不是志藤嗎!真巧」

 「居然能在這裡遇見,偶然可真是了不得」

 我對野木和柿原揮了揮手,回應他們。

 這段時間裡,我朝玲離去的方向瞥了一眼。

 她還在自動販賣機前面。

 看她在幾個自動販賣機前面來回踱步,應該是在煩惱該買什麼吧。

 這樣就好。暫時先不要回來。

 「話說回來可真意外。咱以為志藤不是買這種東西的人」

 「啊,哈哈哈……其實我會買的,我是那種去遊樂園會買頭箍的人」

 「這樣啊!那和咱還挺合得來的!」

 不用合得來。

 其實我就是你想的那種人————我心裡這樣想,但並沒有說出口。

 他們看起來剛來水族館,過一會兒應該就會離開吧。

 我留心不要洩露出多餘的信息,等他們離開。

 「志藤君,好不容易碰見,要不要一起逛呀?」

 「……哈?」

 我露出熟練的客氣笑容應付他們,就在這時,二階堂突然說出了一句讓我不禁懷疑自己耳朵的發言。

 「在,在這裡碰見也是緣分,我是想,既然這樣要不要一起」

 「……這樣啊」

 或許是察覺到我含含糊糊的,柿原立刻走上前來。

 他把手放在二階堂的肩膀上,來回看了看我和她的臉。

 「梓,志藤現在應該是要回去了吧?」

 「欸!?啊,對不起!我誤會了……」

 我看向滿臉通紅的二階堂,說了句沒關係笑了笑。

 呼,柿原,幹得好。

 不愧是現充軍團的領隊(據我調查),很懂氣氛。

 「難得你邀請我,不過不好意思。時機可能有些不太好。而且跟你們四個人一起也挺打擾你們的」

 「才……才沒有!我很歡迎志藤君一起!」

 ……這傢伙怎麼回事。

 不知為何,她對自己的發言感到十分驚訝,一臉慌張,撥弄起了自己的頭髮。

 這傢伙真搞不懂。

 「……梓,別這麼任性,志藤都在為難了」

 柿原再次伸出援手。

 但是,他的表情不知為何有些陰鬱,是我的錯覺嗎?

 (呃……不是我的錯覺吧)

 我總感覺見過柿原這個眼神。

 這是嫉妒。

 我在小學的時候曾經歷過幾次,不過這個年齡被人用這種眼神看還是第一次。

 柿原一定是喜歡二階堂吧。

 所以看到她好意邀請我這個男生,就嫉妒了。

 看到他常人的一面,我放下了心來,不過狀況說不上好。

 原因在於二階堂可能對我有好感,以及這會對今後的學校生活造成不便。

 ————不得已。

 「啊,抱歉。我女朋友可能要回來了,我得過去了」

 「欸……?」

 二階堂的臉瞬間僵了起來。

 喂喂喂,柿原的嫉妒原來不是我的錯覺啊?

 為什麼她要露出一副明顯對我有好感的態度啊。

 「欸!?志藤原來有女朋友啊!?太意外了!」

 「啊哈哈,其實是最近才交上的……」

 「有照片嗎!?啊!在這等就能見到了啊!」

 「呃!她挺認生的,最好別這樣……」

 「欸……好吧,既然這樣就算了吧」

 我怎麼可能讓你見。這種情況下能變成我女朋友的只有那個乙咲玲。

 為了阻止野木繼續追問下去,我如此說道。這樣一來應該就糊弄過去了。

 「這樣啊!既然這樣也沒辦法,梓,我們也快走吧」

 「……嗯。志藤君,再見」

 學校再見。

 我如此回應,揮了揮手。

 (……撐過去了吧?)

 我目送他們照參觀路線走去的背影,鬆了口氣。

 柿原的眼睛已經不見那陰鬱的顏色,看來我做得不錯。

 話說回來,二階堂那個態度真的是出於好感嗎。

 如果真是這樣,她又是在哪裡對我產生的好感啊?

 我們應該只在烹飪實習的時候接觸過————。

 無論怎樣,在她眼裡我已經變成有女朋友的人了,沒必要在意。

 他們看得懂氣氛,應該不會四處傳播我的事,可以說我的校園生活算是穩住了。

 (呼……話說回來,那傢伙是不是時間長了些?)

 我覺得跟他們聊得時間挺長的,但玲還沒有回來。

 我剛這麼想,玲突然就從我背後現出了身影。

 「凜太郎,女朋友……是指我?」

 「……你聽見了啊」

 「你們說到一半的時候注意到的。我覺得靠近不太好,就保持了距離」

 「這個判斷很明智,幫大忙了」

 我從長凳上站起身,站在我後邊的玲繞到了我身旁。

 她莫名有些激動,看向了我的臉。

 「抱歉,擅自就說你是我女朋友。為了避免麻煩就利用了你」

 「沒關係。我不討厭」

 「哈哈,你沒嘲笑我是妄想症就好。……不過,詳細等出去說吧。他們回來麻煩就大了」

 「我知道了。順便去吃飯吧」

 「好主意。吃你想吃的吧」

 「那去吃拉麵」

 「這要是男生選,可是會惹人生氣的……」

 我也沒理由拒絕她,因此乖乖答應了下來,但心裡卻五味雜陳。

 算了,我都決定好今天要陪她陪到底了。

 就別管像不像約會,陪她吃想吃的東西吧。

 「————那是……乙咲?」

 ◇◆◇

 我們回到車站前,進了一家知名的拉麵連鎖店。

 這家店以豬骨湯頭為主,面不怎麼多,本身就是以加面為前提的。

 味道自不必說,不用加面也能讓人吃好。

 「加一份面」

 「好嘞!」

 我旁邊加了今天第三次面。

 我看向她的碗,裡面只有沒有一點兒面的湯頭。

 第三次加面就是說,已經有三份拉麵被她吃進了肚子裡。不過她依然纖細,保持著完美身材。

 這傢伙的胃到底是什麼情況。

 「凜太郎,你不吃嗎?」

 「……吃啊」

 不知為何,我感覺就像是輸給了她,繼續吸起了拉麵。

 最後玲加了四回面,我加了兩回面,我們吃完了午餐。

 時間來到下午兩點半。

 這個時間不上不下,要回去還有些早。

 話雖如此,我一個約會新手也提不出什麼比較好的提議————。

 「凜太郎,我有地方想去」

 「是嗎?」

 「嗯。我想你跟我一起去」

 既然她有想去的地方,那也正好。

 我跟著她,坐上了出租車。

 我們要去的地方似乎相當遠,坐車坐了一個多小時。

 到達她要去的地點後,我們下了出租車。

 「讓你跟著我來,對不起。但是,有東西我想我們一起看」

 眼前是棟巨大的建築物。

 我記得————對,這是日本武道館。

 正如其名,它原本是用來開武道大會的會場,但作為歌手的演唱會會場也很又名。

 〝目標是日本武道館〟。

 這個設施極其巨大,甚至有人以此為口號從事相關活動。

 「……為什麼想來看這裡?」

 「在這裡開演唱會就是我成為偶像之後的下一個目標。現在我只差一步就能碰到它」

 玲一步、兩步走向武道館。

 「周圍的人最近經常說我表情更開朗了。這一定多虧了凜太郎」

 「沒這回事。我沒做什麼」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但是多虧了凜太郎也是事實。不可動搖」

 『她的笑容其實多了不少哦?』

 ————美亞這句話從我腦海閃過。

 玲似乎對此有所自覺。

 「……小事罷了,不用覺得我對你有恩。我也留下好回憶,更何況……最近我挺開心的」

 「那就好。我一直有些擔心是不是太給凜太郎添麻煩了」

 「我要是覺得你麻煩,早就跟你斷絕往來了。我才不是那麼善良的人」

 「凜太郎很善良。……謝謝你」

 「快別說了。太羞人了」

 我會一直愛惜自己。

 我會憧憬為他人奮不顧身的人,但我不想成為那種人。

 因為玲給了與之相對的代價,我才會行動。

 所以她鄭重其事地向我道謝……讓我覺得有些害羞。

 我搖了搖頭,將感情重置。

 「……你是有什麼煩惱?」

 和她一樣,我也抬頭看向了武道館。隨後,我如此問她。

 「————為什麼會這麼想?」

 「不知不覺。因為你表情和平時不一樣」

 來到這裡之後,玲的表情莫名有些悶悶不樂。

 看來這不是我的錯覺。

 「有我能幫你的嗎?」

 「……沒有。大概幫不了」

 「是嗎。那我就不多問了」

 既然是我鞭長莫及的事情,我不過問應該是最好的。

 我們都在為未來愁苦。

 這世上不是所有事情一頭扎進去便好。

 有些事只有我自己才能處理。

 「凜太郎以後也會陪著我嗎?」

 「只要你不拋棄我,我就會一直陪著你。就目前來說,讓你吃我做的飯算是一大樂趣」

 「……嗯」

 玲的表情稍微陽光了一些,她抬起頭。

 如果我的話能幫上她什麼,我會很開心。

 「嗯……我已經滿足了。凜太郎,我們回去吧」

 「是嗎。好,那我們回去吧」

 我們再次乘上出租車,從來時的路返回。

 以後————是嗎。

 我究竟能陪玲到何時呢。

 直到她不再做偶像。

 直到她有了男朋友。

 直到我和她的關係為眾人所知。

 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

 甚至連血親都將我拋棄,我深諳此事。

第七章 煩惱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