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序章 You Need Me♡

第五卷  序章 You Need Me♡ 台版 轉自 天使動漫論壇

 圖源:會灰的鳥彈

 錄入:kid

 ──陌生城市的夜景在窗外流逝。

 連鎖店的招牌將光線投射到黑暗中。

 在幹線道路上奔馳的貨車燈光。

 從遠方公寓的某人房間透出的燈光──

 這些數不盡的光芒,今後肯定不會跟我的人生有所關聯。

 這些陌生人的日常生活,我也永遠沒有機會觸及。

 我不知為何無法從那些光芒移開視線──一邊感覺那些軌跡烙印在視網膜上,一邊不斷注視著那些光芒。

 ──今天是教育旅行的最後一天,我們坐在回東京的新幹線上。

 從周圍傳來的同學說話聲不知不覺間變很小,幾乎沒人說話。

 取而代之的是規律的呼吸聲。

 當我總算從窗戶移開視線,環視周圍時……發現修司擺出交叉雙臂的姿勢,細野和柊同學互相依偎,須藤則是張大嘴巴閉著眼睛。大家似乎都累得睡著了。

 唯一還醒著的人……就只有在我旁邊重讀旅遊手冊的秋玻。

 哎……畢竟我們這三天都在陌生的城市到處亂逛,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面帶微笑看著他們的睡臉……突然想到現在正是時候。

 既然大家都睡著了,我或許有機會問秋玻。

 我想向坐在旁邊的她問清楚那件事──

 「……那個……」

 我時隔許久發出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

 稍微清了清喉嚨──我重新問道:

 「你說人格對調的時間不會變短……或許可以維持現在這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秋玻與春珂是雙重人格者。

 她們兩人每過一段時間就會人格對調。

 那段間隔時間並非固定,而且還越來越短,當間隔時間變成零的時候──雙重人格的症狀就會結束,據說身為副人格的春珂將會消失不見。

 然而──

 『──我們說不定可以永遠維持這樣喔!』

 教育旅行的最後一站,在黃昏時分的生駒山上游樂園裡,春珂是這樣對我說的。

 大約兩個月前──自從文化祭結束以後,她們人格對調的時間似乎就保持不變了。

 換句話說,就是距離「結局」的倒數計時停止了。這也表示她們或許可以一直保持現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想知道答案。

 「……我們也做了許多調查,思考了很久。」

 秋玻轉頭看過來,以平靜的語氣這麼說:

 「我們問過醫生,查過書,還在筆記本上討論過……然後做出了結論。說不定……是因為我跟春珂都能『同樣程度地肯定自我』,才會造成這種狀況。」

 「同樣程度地肯定自我?」

 「對。」

 秋玻點了點頭後,皺起眉頭。

 「之前……春珂不是有一次差點就要消失了嗎?因為我有所誤會,對春珂感到嫉妒……有了希望她消失不見的想法。春珂也感到非常自責,結果就是她的存在變稀薄,幾乎不再出現……」

 那是春天時發生的事情。

 當時我們才剛認識,因為一些微不足道的誤會,讓她們兩人遇到了那樣的危機。

 幸好誤會在緊要關頭解開,春珂得以避免消失的命運,但她們兩人的心情會對其人格能否存在產生影響一事,令我大受震撼。

 而這個前提至今應該依然沒有改變。

 「所以──我覺得能接納對方到什麼程度,能不能認同自己的存在,就是保持平衡的關鍵。」

 秋玻垂下視線,繼續說下去。

 「只要存在能夠得到肯定,我們就可以保持穩定,我和春珂兩人的存在就會同樣清晰……」

 「……為什麼你們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你們可以互相肯定了?」

 「那是因為……」

 說完──秋玻看向我。

 然後悲傷地眯細眼睛。

 「我們很明白──你同時喜歡上了我和春珂。」

 ──這句話讓我呼吸困難。

 歉疚感與罪惡感讓我發不出聲音。

 她說得沒錯──我現在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秋玻與春珂是共用一具身體的兩個人格。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歡的到底是哪一個人格──

 然而──諷刺的是,這件事竟然給她們兩人同樣多的自我肯定感。

 ……我到底該怎麼面對這個結果?

 因為我的軟弱與自私,她們兩人才能像這樣保持穩定……我該為此感到高興,還是該感到羞恥?我該為此感到驕傲,還是該道歉?

 「啊哈哈……」

 ──秋玻露出溫柔的笑容,握住我的手。

 那種溫暖又柔軟的感觸幫助我稍微放鬆心情。

 「別露出那種表情……我跟春珂都已經接受這件事了。變成這樣……我們反倒認為是好事,畢竟我們一直以為這種狀態遲早會結束……」

 就在這時,她露出發現某件事的表情。

 「……啊,對調的時間好像到了……剩下的,你就問春珂吧。」

 「……我明白了。」

 秋玻別開臉,稍微低下頭後──就跟春珂完成對調,重新轉過頭來。

 她用那雙顯得比剛才稚氣的嗜睡眼睛環視車內,盯著窗外看了一段時間……然後又看了過來,溫柔地眯細眼睛。

 「……我們還沒到東京是嗎?」

 春珂用像在說夢話的語氣如此說道。

 然後──她發現我們牽著手,嘴角露出笑意。

 「看樣子……秋玻是不是告訴你不少事情了?」

 「嗯,你說中了……」

 「這樣啊……我說……」

 春珂將視線移回窗外,繼續說下去。

 我握著她的手,注視著她的側臉。

 「對調時間穩定下來後,我頭一次跟秋玻討論這件事。那就是我們的雙重人格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對她來說,對我來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雙重人格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的確──其中肯定有著某種意義才對。

 那正是她們不得不變成這樣的原因,還有在秋玻心中誕生的不是別人,而是春珂的理由。

 「那種事情……我們過去一直不敢去想……」

 春珂露出遲到時會有的那種苦笑這麼說:

 「因為想到就覺得害怕。我們今後到底會怎麼樣呢?說不定在未來等著我們的是超乎想像的殘酷現實。可是……」

 春珂轉頭看了過來。

 那雙眼睛就跟秋玻一樣,裡面藏有數億光年的深遠黑暗,以及閃爍著無數星光的銀河──

 「我們覺得──自己現在有辦法踏出那一步,有辦法去找尋『我們』之所以是『我們』的真正意義。所以,我們才會想好好思考這些問題,像是今後的事情,還有我們自己的事情……以及一直不敢去面對的過去的事情。」

 「……原來如此。」

 澈底見識到她的覺悟後,我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了。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就儘管告訴我吧。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事情,我都願意去做。」

 這件事對她們來說──肯定真的很重要。

 她們將來應該會遇到無法心平氣和麵對的場面,也會遇到讓人痛苦煎熬的場面吧。

 我希望自己到時候也能在場。如果可以,我想在旁邊支持著她們。

 「……呵呵呵~~謝謝你。」

 ──直到這時,春珂才總算放鬆表情。

 不再緊張的臉頰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好開心。」

 「那是我要說的話。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明明我有整整兩個月都在恍神,逃避面對自己的心意,春珂還是願意對我說出這種話……

 因為歡喜、愧疚和感激,讓我有種嘴角發癢的感覺。

 「……對了,那麼!有什麼事是我該做的嗎?你們兩人的存在總算穩定下來了,我希望你們能一直保持這樣。如果這也是你們的願望,我想盡量幫忙。」

 然後──我再次使勁握住她的手。

 「我……到底該怎麼做?」

 「……嗯~~……」

 面對我的問題,春珂看了過來──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是個好問題呢……」

 然後她清楚說出我該做的事──

 以及我能為她們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