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9 最後是最初最惡劣的陷阱

第一卷  9 最後是最初最惡劣的陷阱 幸好朕與椿一行人沒有受到《英雄同盟(Alliance)》的襲擊,平安迎接早晨到來。

 朕還是因為弱化的緣故,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在那之後椿也和某人換班,充分獲得了休息。

 「好!在那些傢伙追上來前,快點把魔帝洛基帶出去吧!」

 簡單吃過飯後,椿比任何人都要蓄勢待發,催促眾人啟程。她的臉上絲毫不見昨晚只在朕面前露出的怯弱。

 (這是兩人間的秘密呢,呵呵呵。)

 對朕來說,僅此便心滿意足了。

 接著,在七位少女的保護下,朕離開了休息室。

 然而一路上,某件事始終停留在朕心頭。

 那是朕無意間想起某人哭泣的身影。

 (那位少女是……)

 記憶中的年輕少女與椿顫抖的背影重疊,現在的朕卻無法清晰回想起她的容貌。

 不可能,朕儘管面不改色,心中仍舊不停動搖。

 朕不容許自己忘記曾經相遇的少女。

 不,朕記不得的還有別件事。那是曾經想對椿坦白,卻說不出口的事情——消失在忘卻彼端,朕為人所敬畏的原因。

 (……太奇怪了。朕的記憶真的消失了嗎?)

 朕至今才察覺此事。

 朕已經活太久了。朕雖然是這麼跟椿說的,但不完全覺醒說不定才是主因。朕邊走邊想,總算得出了這個結論。成為魔帝至今,不管活了多久,都未曾發生過這種事。

 那位哭泣的少女,最後究竟怎麼了?

 (既然是朕,就絕對不可能難看地拋下她一走了之才對。)

 朕就是朕。朕不會改變,無論重生多少次、哪怕身體不完全——

 「等一下,暫停暫停!欸,你這蠢蛋魔帝!」

 「唔哇啊!?喔喔喔,椿你做什麼?……嗯嗯?」

 邊思索這些事情,邊走下今天不曉得第幾段樓梯時,椿突然用力扯了一下朕的鎖鏈。

 朕馬上理解了原因。

 「!這裡是——」

 「我看過這裡!看過這條又寬又直,通往樓梯的走廊!」

 愛麗絲說得沒錯。走下階梯立刻在朕一行人眼前延伸的,是條寬敞筆直的走廊。

 不只如此,周遭的氛圍也與其他通道截然不同。和王座大廳相同,走廊上鋪著黑色的絨毯。

 如此佈置具有特殊的意義,是給涉足此地之人的犒賞。

 「沒有錯汪!這裡是一樓汪!」

 「終於到了說,哼!」

 「齁~其他樓層雖然變成了迷宮,可是隻有這裡跟原本一樣呢~」

 「……咱看到了,是門!」

 發出感嘆的少女們中,只有克蕾貝爾翻開眼罩,閃耀出寄宿於右眼中的魔法陣。

 受到強化的視力比任何人都還早看見那扇門。門所代表的只有一個意思。

 「是我們進來時,通往外面的大門對吧?」

 蘿絲一問,克蕾貝爾就清清楚楚地點頭。

 正是如此,朕也輕輕拍手。

 「恭喜各位。朕也認得這裡,這裡的確是朕之城堡的一樓。大家平安避開了《英雄同盟(Alliance)》來到了這裡。呵,這下是你們勝利了。」

 「不,還沒。現在……就在踏出那扇門之後,還剩下我們《英雄協會(Guild)》與《英雄公會(Union)》的勝負。」

 椿的一句話讓在場的氣氛驟然改變,緊張頓時流竄全場。

 「也是,到此為止我們的目的一致,但只要到了外面,我們就又是敵人了。」

 蘿絲放下肩上變成十字架的劍與鎧甲,看了克蕾貝爾與薇歐拉兩人一眼。

 協定接近終止,克蕾貝爾也早就察覺到了這點,站到蘿絲身旁。薇歐拉晚一步拖著沉重的皮包靠近兩人身邊,途中一直用來記錄的水晶球飛回皮包上的底座。

 《英雄協會(Guild)》的四人也自然而然地聚集,一分為二的隊伍在一齊走下的樓梯前,恰巧以朕為中心夾道而立。

 「我得再跟你們確認一次,我們《英雄公會(Union)》的目的是奪得魔帝陛下,活著將他帶回國內。但是,你們《英雄協會(Guild)》——」

 「我們會遵照至今為止英雄所繼承的使命,讓魔帝洛基真正死亡。」

 兩隊的隊長,蘿絲與愛麗絲互相宣示各自的主張。

 「只是……在那之前,還有《英雄同盟(Alliance)》。得想辦法應付她們才行。」

 「什麼?我們不是已經甩掉她們了嗎?現在又怎麼了?」

 「不,不如說她們至今為止都沒有襲擊我們反而有點詭異。如果她們是刻意這麼做的呢?」

 愛麗絲看向走廊前方。

 「至少,換作是我會這麼想。考慮到那個怪盜的體力消耗,追逐我們並不是聰明的選擇。既然如此——」

 「!只要埋伏我們就好了說!」

 最先理解愛麗絲想說什麼的妮露可高聲說道。在場的眾人無不倒抽一口氣,朕也不禁發出感嘆。

 「是嗎。若以朕為目標,在這裡埋伏再適合不過,是這個意思嗎?」

 「是的,而且她們恐怕還打算利用這個城堡裡的陷阱。」

 「唔,這……」

 「魔帝洛基,你應該知道吧?第一道阻止入侵者的陷阱就在這裡。」

 「齁~陷阱嗎?這麼說……啊!」

 「是那個汪!?是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石像汪!」

 穆樂蒂與薇歐拉同時發現。

 「沒錯,我們侵入城內的時候魔帝還沒甦醒,因此走過石像時什麼都沒有發生。不過那兩個石像十分明顯呢。」

 「是守門的惡魔石像對不對?」

 椿像是回想起來一般敲了一下手掌。

 「沒錯,記錄上也有寫。我記得那是成功入侵城堡的英雄們會遇到的第一個敵人。」

 翻開書本的愛麗絲確認道。

 「……的確,那兩尊石像還留在前面。」

 克蕾貝爾立刻用右眼強化過的視力看到了石像的存在。

 由於距離太遠,其他的少女似乎無法以肉眼看見——但朕已經知道了。這個走廊前方存在著唯有朕能感知到、彼此相對的一對黑色印記。而那個位置確實就是鎮守走廊兩側的石像。

 「原來如此,的確相當明顯。既然石像的存在如此廣為人知,那個《英雄同盟(Alliance)》會加以利用也是理所當然。不過石像會對靠近的人自動產生反應,所以若是要藏身,應該會在範圍之外才對。」

 「也就是石像的前方,或是後方……的意思呢。」

 「你們打算怎麼應對?」

 「……我們勝過《英雄同盟(Alliance)》的就只有人數而已。」

 愛麗絲環顧《英雄協會(Guild)》與《英雄公會(Union)》的少女們。

 「相對的,對方成員中的怪盜夏爾頓感覺不適合戰鬥。難纏的只有刺客(Murderer),還有操偶師究竟能使用多少人偶(Doll)……差不多這些呢。」

 「所以她們才會想利用那兩隻石像,阻止我們的腳步嗎?」

 說完,蘿絲突然奮力閃耀出金黃色的魔力。

 「既然如此,只要甩掉她們就好!……【變光(Mode)·騎馬鎧(Centaur)】!」

 劍鞘從變為十字架的劍上彈開,射出金色的光輝後,纏上蘿絲的身體,使她變身為人馬之姿。

 接著,她朝朕伸出握著光之劍的另一隻手。

 「在這裡面腳程最快的是我!魔帝陛下,騎上我的背吧!如此一來我就能載著您,連同石像一併甩開,將您送到門外!」

 「等一下,你太急了啦!再怎麼說,你如果載著魔帝……就這樣跑出去溜了怎麼辦?協定又只有在城堡內有效!」

 椿不免發表抗議,向前一步站到蘿絲面前。面對身穿金黃色鎧甲的對手,她握住左手腕上的手環擺出架式。

 「我才不會讓你得逞,別太小看人了!」

 「什麼?唔,我怎麼可能會做這麼卑鄙下流的事!」

 「總而言之,我不准你擅自決定,不準!」

 「就是說!姊姊說得沒錯說!不能相信你們的說!」

 妮露可也跟著火上加油,當場的氣氛頓時火花四散。

 「傷腦筋,事到如今竟然起內鬨嗎?你們這樣可不美麗喔?」

 不想看到少女們怒目相視的朕姑且挺身予以仲裁。

 「對朕來說,離開城堡後讓蘿絲等人保護確實能夠存活,也比較合朕的意思……但是蘿絲的提案有個根本上的問題。」

 「什麼,魔帝陛下?唔!難道您想說我的能力不足嗎?」

 「不是這樣。你碰得了朕嗎?你這麼純真,不是連載著朕都無法嗎?」

 「咦?……我、我居然忘了!」

 在讓朕騎上之前,蘿絲滿臉通紅,把手抽了回去。

 薇歐拉跟克蕾貝爾只能嘆息。

 「蘿絲絲就是這麼粗心大意汪!」

 「還真不中用啊,除此之外都是咱所承認的優秀隊長就是……」

 「唔!因為因為,有什麼辦法嘛!?我從來沒有跟男士接觸過啊!你、你們兩個又怎樣!」

 「咦?薇歐拉可是清純派偶像汪!因為要維持形象,所以除了握手會以外都NG喔汪。」

 「……只跟同族締結婚姻關係,因此禁止與其他種族的異性接觸。」

 「所以這種任務就只能交給蘿絲絲了汪。」

 「你、你們兩個,太卑鄙了!」

 「真是傷腦筋。那麼,能把移送魔帝的事情交給我們處理嗎?」

 愛麗絲伸手握住朕脖子上垂下的鎖鏈。

 「喔喔,竟然為了朕出風頭。呵呵,愛麗絲你也挺不賴的嘛。」

 「才、才不是這樣!真是的,偏偏要在這種時候……」

 「給我稍微安靜一下啦你……【吾劍在此】!」

 紅色魔力一閃,椿將手環變成了刀,毫不猶豫地敲了朕一下。

 「喔喔喔,好、好痛啊,椿!?」

 「誰叫你要在談正事的時候亂插嘴,笨魔帝!」

 「可是你們沒有我的機動力吧?你們想怎麼辦?」

 在抱著頭的朕另一邊,蘿絲踩響人馬的蹄。的確,在這之中移動速度最快的,毫無疑問就是蘿絲。

 但愛麗絲的鏡框一閃,露出妖豔的微笑。

 「這個呢,嗯呵呵,我們可是有所計策喔?」

 「難不成要在這裡用那個嗎!」

 穆樂蒂察覺到了她的意圖,不知為何轉身環顧走廊。

 「嗯~有這麼寬廣的空間應該就沒問題呢!」

 「啊啊,原來如此的說。《英雄同盟(Alliance)》一定想不到我們會用那個的說!」

 妮露可也哼了兩聲,得意地挺起胸膛。

 蘿絲等《英雄公會(Union)》一行三人與朕都完全處於狀況外。

 「總而言之,第一要務是把魔帝洛基帶出城外。這樣《英雄同盟(Alliance)》就沒辦法出手了。」

 「嗯……朕雖然不知道你們在盤算什麼……不過那些傢伙的目標是朕的『心臟』。在城外殺死朕,朕就無法進行再生。如此一來,她們便無法藉由魔力流向達成目的了嗎。這麼說來,的確,朕在抵達城外的瞬間就宣告她們失敗了呢。」

 「就是這樣,所以她們如果要攻擊的話,就一定會是在這裡……!」

 蘿絲望向走廊前方。

 那裡絲毫感覺不到人的氣息,但那個夏爾頓一定是利用能力躲在牆壁後方。

 「你們願意助我們一臂之力吧?《英雄公會(Union)》的各位?」

 愛麗絲再次問道。

 「大家如果不同心協力,就不可能突破這個難關。對方也一定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等著我們到來。」

 「……那麼你們不也可能在出了大門後,就馬上拋下我們把魔帝陛下給殺了嗎?」

 似乎是剛才的反擊,這次換成蘿絲提出質疑。

 「這……的確,這樣對我們來說的確比較輕鬆,也能馬上結束一切。」

 「那麼!」

 「請先讓我說完。所以,如果我讓你們也參與運送魔帝的話,你們意下如何呢?」

 愛麗絲勸蘿絲說,開始展開交涉。

 發展至此,這裡已然成為她的主場。她露出年長者的餘裕,完全掌握全場。

 「嗯……朕還是想推薦將朕交到《英雄同盟(Alliance)》手中,讓你們全部平安逃離城堡這個方案……這麼一來你們也能毫髮無傷地離開。」

 「大笨蛋!我們又不是為了放棄才特地跑進來這裡的!」

 可惜的是,朕的提案最後還是贏來椿的一敲,使朕被迫陷入沉默——

 「那麼,我就騎囉,蘿絲……嘿咻。」

 「好。椿你就算掉下來我也不會回去撿你。」

 椿翻身跳上化身為人馬的蘿絲背後。

 ——這就是愛麗絲交涉的結果。

 將雙方最強的戰力合為一體,剩下的人則是聚在一塊,與朕一同載運。

 只可惜,椿與蘿絲的感情似乎不太好,兩人都不太高興。但即便如此,她們都還是各自舉起刀與劍,蘿絲做好隨時能夠起跑的準備,椿則是用空出來的手緊緊握住她的肩膀。

 「那麼,既然她們做好準備了……接下來是這邊,各位!!」

 愛麗絲聚集其他人,打開書本讓其充滿翡翠色的光芒。

 「【出來吧,鋼鐵戰車(Chariot)】!」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愛麗絲的魔法綻放出前所未見的鮮豔光芒。書中吐出大量文字,使朕為之震驚。不只如此,文字還連同朕將少女們團團包圍。

 這股力量更甚於吹乾身體的熱風,但這些文字不但沒變透明,反而形成了實體。

 「怎麼了汪、怎麼了汪!?哈哇哇哇!」

 文字召喚出的實體突然從腳下出現,使眾人一屁股跌坐下來。抱著四角型皮包的薇歐拉慌了手腳,克蕾貝爾則是迅速地用銀槍枝撐住身體,獨自一人站穩了腳步。

 朕等人屁股下出現的,竟是面對面的硬質沙發。地板、牆面、天花板接連成形——形成四方附有窗戶的鐵盒。

 「這是什麼!?」

 被關在裡頭的有朕、克蕾貝爾、薇歐拉、妮露可和穆樂蒂五人。

 就算各自在沙發上坐下,空間仍舊十分寬敞。只是天花板很矮,就連身高變矮的朕站起身也難免覺得擁擠。實際上,克蕾貝爾也差點撞到頭,無可奈何地在沙發的角落坐下。

 看向窗戶外頭便能得知這個交通工具的真面目。

 「居然是……馬車!」

 蘿絲的四隻腳不禁倒退,看著這裡驚歎。坐在她背上的椿則是驕傲地笑了笑。

 「有點不一樣喔。這是能在崎嶇路上行走的特殊裝甲車!還附有以魔法驅動的馬。」

 馬車——確實如此。這個鋼鐵製成的箱子外頭的確牽著兩頭馬,那是以鋼鐵製成的無頭馬。

 朕只能發出感嘆的嘆息。

 「愛麗絲竟然連這種東西都召喚得出來!」

 「這是最新技術的結晶,我們就是搭這來魔帝城的呢。」

 朕的對面,坐在薇歐拉與克蕾貝爾中間的穆樂蒂說。

 「這不是軍用的大型車輛嗎?能用這運送魔帝著實相當可靠,不過走廊沒有這麼寬的確會塞不下啊。」

 「太、太厲害了汪!」

 三人的後方——窗戶外頭,朕看見愛麗絲坐上操縱馬車的駕駛座。

 「好,我們一口氣突圍吧!」

 她握在手中的不是韁繩,而是眼前突出的圓形把手。

 隨後,無頭馬突然高聲咆哮。

 「什麼?」

 「……各位,安全帶還是系起來比較好的說!」

 受椿所託,負責牽著朕的妮露可傳來一聲喀嚓的聲響。坐在朕身旁的她繫上了沙發上的粗皮帶。

 朕完全不懂她這麼做的用意——

 「也對呢!愛麗絲的駕駛功力該死的有問……啊啊啊————!」

 穆樂蒂也慌慌張張地朝對面沙發的皮帶伸手,但那時馬車已經一口氣向前駛去。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呀汪————!」

 過於突然的加速,使得朕被深深塞進沙發的靠背裡。薇歐拉和皮包一起向前摔倒,在堅硬的地板上倒成一團,克蕾貝爾立刻用槍撐住身體才勉強沒有跌倒。

 這台鋼鐵馬車速度很快。

 「啊,等一下,愛麗絲——!?快點追上去啦,蘿絲!」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太、太快了!?」

 回過頭,朕隔著窗戶看見被拋下的蘿絲與椿連忙趕上的樣子,但兩人卻還是離朕越來越遠。

 就計畫上來說這樣應該沒錯。愛麗絲說,一行人要以追不上的速度,一口氣穿過石像與大門。她便是為此才召喚出鋼鐵馬車。

 「嗯呵、嗯呵呵呵!誰都別想碰到我的馬——————!」

 不過說到愛麗絲本人,她的眼神完全變了一個樣。她再次讓馬車加速,馳騁於長長的走廊中。

 馬車一下子就逼近立於走廊左右兩側的石像。

 石像與大門還有一段距離,正是刻意設置在侵入者無法立刻回頭的這個位置。

 緊接著突然,窗外發出琥珀色的光芒。

 (!夏爾頓嗎!)

 朕目睹怪盜夏爾頓的魔力在走廊挑高天花板上閃耀的瞬間。

 天花板上開了一個洞,從中一個人影與無數的某種物體掉了下來。是個開岔裙襬飄搖的嬌小鋼人族(Dwarf)少女,以及隨著夕陽色魔力一同肥大化的眾多毛球。

 同時,朕看到了。走廊左右兩側的石像做出反應。

 感應到馬車接近,灰色的石像終於動了起來,張開雙翅從底座上飛起。

 ——然而,在朕能清楚看見異形石像的模樣之前,朕與少女們乘坐的馬車就從石像旁呼嘯而過。

 不只如此,梅花跟毛球甚至都還沒落地,馬車就漂亮地穿越並拋下所有障礙。

 「成功了!該死的酷!!愛麗絲的計畫成功了!」

 雙手緊抓沙發上的皮帶,穆樂蒂高聲歡呼。

 克蕾貝爾的右眼閃耀著蒼色的光芒,從朕後方的窗戶向外看著馬車後方。

 「《英雄同盟(Alliance)》的計畫看來是泡湯了啊,想追上來反而被石像拖延了腳步,而在那之前蘿絲她們也跑上牆壁順利躲開了。」

 「也就是說,我們成功了汪!」

 「……只剩一口氣衝向大門了說!」

 薇歐拉興奮地歡呼,妮露可則是鬆了口氣。

 「是的,我會把車停在門前!然後大家請打開大門離開城堡!」

 愛麗絲從駕駛座大喊。馬車前方終於出現長長走廊的盡頭,通往外頭的大門看起來更為巨大。拱形的門扉現在緊緊閉合著,直達高聳的天花板。

 原本被入侵時就算大門敞開也不奇怪,看來是因為朕被椿殺了一次,大門隨著再生又關了起來。

 (即便如此,封印還是沒有復原嗎……!)

 身為魔帝的朕一眼就看出來了。雖然不知道封印是誰解開的,但巨大的門扉只要眾人合力,應該至少能推開容納一人通過的縫隙。

 如此一來,朕又該如何是好?

 (要是被帶出城外……又沒被《英雄公會(Union)》所救,朕就!)

 會在這裡結束嗎——雖說這是無法避免的結果,朕卻無法不這麼想。結果,十分可惜,朕沒有追求到《英雄協會(Guild)》任何一位少女。

 Lv1的朕直到最後還是無能為力。比起眼前即將到來的死亡,這讓朕更為不甘。朕已經再也沒有這種機會了。

 然而,就在此時——

 「什!那是……為什麼!?」

 愛麗絲突然使馬車緊急煞車。

 「喔喔喔!」

 「呀哇哇汪——!」

 朕與少女們全部都被拋向前方,只有好好系著皮帶的妮露可留在沙發上,拚命握著朕的鎖鏈。也因為這樣,脖子被猛力拉扯的朕一瞬間失去了意識。

 「唔呃!喔喔喔,怎、怎麼了……?唔呃!」

 接著地面開始劇烈地上下震動。

 一口氣降低速度的馬車一震,開下低一層的階梯。窗外,朕看見從走廊向下好幾層階梯後,設置於大門前的圓形空間。停不下來的馬車接連駛下梯狀的高低差,晃動車中的眾人。

 但是,愛麗絲應該知道開下階梯後就是大門才對,不該如此慌張。

 話雖如此——幾乎與朕的王座大廳大小相同的圓形大空間中,明顯躺著某個異樣的物體。

 那是個被埋在眾多巨大瓦礫下,橫躺在廣場正中央,漆黑巨大的塊狀物。深深陷進堅硬的地面之中,閃耀著溼潤鱗片的那竟是——

 「什麼,這不是黑龍嗎啊啊!」

 朕不禁呼喊它的名字。

 出乎意料之外,大門前的圓形大廳內,躺著那條黑龍。

 大廳位在走廊的下方,又因為黑龍巨大的身軀有一半以上陷進地板裡的緣故,在接近之前完全看不到倒下的黑龍。

 不繞過黑龍便無法抵達大門。為此愛麗絲拚命操縱馬車,試圖迂迴而過。

 「沒想到居然掉到這裡來!怎、怎麼會————!?」

 「那是那個時候的那隻……不會錯!它掉到這種地方來了嗎!」

 蒼色在右眼閃耀的克蕾貝爾在車內冷靜地分析道。

 的確,她說得沒錯。佈滿漆黑鱗片的表皮上還留有淋到妮露可的酸液時遭受燒灼的痕跡。而那在朕一行人面前應聲碎裂。

 簡直就跟蜥蜴脫皮一樣。

 「不,這……竟然是第二型態!?」

 「!你說什麼的說!!」

 朕的話語讓妮露可滿臉慘白。

 「那條龍難道還沒死的說!?」

 「嗯,畢竟那可是最兇狠的魔獸……只要累積一定傷害,全身就會重新活性化。雖然面對英雄王每次都被一擊秒殺,沒有機會反擊,不過……」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褪去滿是傷痕的表皮,黑龍抬頭髮出重生後的第一聲咆哮。它的身體明顯比脫皮前還要巨大,全身也長出尖刺。光是轟響大廳中的咆哮就震動車身,直接將車輪抬離地面。

 「啊……啊啊啊————不行啦————————!!」

 愛麗絲拚命試圖控制馬車,卻毫無成效。馬車一口氣翻倒,在車裡的眾人連發出尖叫的機會都沒有。在翻滾落下台階的馬車中,朕與少女們滾成一團,只可惜朕沒有餘力抱住撲面而來的少女身體。

 儘管如此,馬車最後還是撞上一塊巨大的瓦礫,翻倒一旁停了下來。

 「喔喔……喔喔喔喔……?」

 眾人上氣不接下氣,仍設法自從破爛馬車上脫落的門口逃離。

 「大家該死的沒事吧!?啊啊,愛麗絲!」

 穆樂蒂找到躺在外頭的愛麗絲第一個衝了出去。坐在駕駛座上的愛麗絲似乎是在車子翻倒時被拋出車外。

 但是幸好將她扶起後,她只是搖了搖頭,自己站起身。她應該是自己跳下車的,看來並不需要穆樂蒂治療。

 「嗚嗚嗚~~~」

 馬車中,薇歐拉抱著皮包眼冒金星,克蕾貝爾則是粗魯地拎起她的衣領。不過翻倒後的馬車出口位在上方,就連她也無法把薇歐拉抬上去——取而代之,克蕾貝爾將蒼色的魔力纏上手中的銀槍。

 「……【貫通式(FMJ)/11•5mm】!」

 閃耀著青光的槍身成形後,從中飛出無數道閃光。轉瞬之間,翻倒一邊的車頂佈滿洞口並且破爛粉碎,形成新的出口。隨後,克蕾貝爾拖著薇歐拉從那裡離開。

 車內剩下朕,還有另外一人。

 「唔……安全帶解、解不開的說!?」

 「妮露可?你——」

 朕想從克蕾貝爾開的洞離開,但唯一系好皮帶的妮露可卻卡住了。她就這樣黏在立起來的沙發上,雙腳在空中掙扎。

 「可惡,怎麼會這樣!」

 當然,朕伸手想幫助動彈不得的妮露可。

 「你、你在亂摸哪裡的說!妮露可一個人也可以說!」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來!」

 ——車身搖晃,黑龍巨大的身軀正朝這裡靠近。

 妮露可身上的皮帶解不開,朕完全不懂該抓哪才好,釦環該如何解開才好。

 朕詛咒這身Lv1的身體,完全體的朕明明能輕而易舉撕裂這種東西。

 「你們兩個在摸什麼魚啦————!」

 「!?椿!」

 「姊姊?」

 這時椿突然出現。她從克蕾貝爾開的大洞跑進車內,擦了擦滿是汗水的臉頰。

 「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看到那條龍跑過來的啊!是蘿絲放我下來的,那個刺客(Murderer)還在應付石像。都甩開她了,現在明明是大好機會的說!為什麼王座大廳的正下方偏偏是這裡啦!」

 嘴上不停抱怨,椿仍然舉起長刀。瞬間——固定妮露可的皮帶一端居然連同整台馬車一起裂成兩半。

 「喔喔喔?」

 「呀啊!!」

 車身裂開傾倒的同時,妮露可朝朕的方向掉了下來。朕好不容易才接住她。

 「喔喔,好重~」

 「謝、謝謝的說……」

 「呵……哪裡,能當你的墊背,朕可是倍感光榮啊。」

 「才不是的說!剛剛妮露可是在跟姊姊說話的說!還有說人家很重沒禮貌說!」

 妮露可連忙從坐倒地上的朕身上跳開,直接撲進椿的懷裡。

 但下一瞬間,椿卻用力將妮露可推開。

 ——朕看到了。看向這裡的黑龍,把重生後佈滿黑棘的尾巴橫掃而來。椿察覺到攻擊後瞬間採取行動,不過她竟然不選擇逃跑。她留在當場,以把妮露可推出車外作為第一優先。

 所以椿能做的,就只剩下以刀刃防禦尾巴的預備動作而已,連朕都來不及起身將她推開。

 強大的衝擊襲來。

 朕與椿的身體隨著馬車的殘骸被高高拋向空中——朕的意識消失在一片純白的世界裡。

 「姊姊!姊姊啊啊啊!」

 悲痛的尖叫傳進朕耳中。

 「……唔、喔啊!」

 儘管全身傳來痛楚,朕還是勉強睜開眼睛。

 ——緊接著,蒼色閃光在附近炸開,隨後還揚起白煙。

 「【爆式(Grenade)/ll0mm】!」

 「怎麼能讓你繼續的說!【分子調和】……【霧亂雲】!」

 看樣子是克蕾貝爾攻擊了黑龍,妮露可使用了銀色的魔力。

 魔法產生遮蔽黑龍視線的濃密煙霧,就連好不容易醒來的朕視野角落也一片朦朧。

 (!這裡是……!)

 但下一瞬間,朕眼中映入強光。

 那是魔帝城中絕對看不見的東西——是漂浮蔚藍的天空之上,耀眼太陽的刺眼陽光。

 不會吧,朕回過神。朕躺的這裡居然不是城內。而是城外。

 「唔……呃……」

 撐起疼痛的身體,眼前立刻出現魔帝城的大門。門開了一個縫,馬車的殘骸夾在門縫中。

 (朕跟著那個一起被打飛了嗎?)

 朕的身體下方墊著從馬車中飛出來的沙發殘骸。看來朕雖然被飛龍打飛,卻因為有沙發吸收衝擊,因此只受了輕傷。手腳沒有骨折,也沒有出血,朕勉強自行起身。

 此時,朕脖子上垂下的鎖鏈發出一聲金屬音。

 沒有人握著朕鎖鏈的另一頭。

 「……朕……」

 城堡中的戰鬥尚未結束。煙幕使朕看不清楚狀況,但少女們似乎與發狂的黑龍陷入苦戰。

 「朕可不允許你……再繼續放肆!!」

 朕腦中浮現在煙霧彼端負傷的少女們。即使只有Lv1,這種想像還是驅動朕的腳步,朝向城堡走去。

 ——當然,朕就算回去也什麼都做不了。甚至可以說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不過朕無法拋下少女們不管。朕不想看到任何一位少女因朕受傷,這是朕說什麼也不容退讓的堅持。

 (為此……朕!)

 「唔……你……?」

 「!!你是,椿!?」

 就在朕想回到城內時,在夾在兩扇大門間、半毀的馬車殘骸中發現了臥倒地上的少女。

 是搖晃著一頭紅髮,試圖從殘骸爬出的椿。她的頭上流著些許鮮血,但看來不至於致命。一旁的刀嚴重扭曲變形,似乎為她擋下了黑龍尾巴的直接攻擊。

 椿立刻伸手,竟一把抓住朕的鎖鏈。

 「我才不會讓你逃跑……受不了!」

 「這種時候你做什麼!」

 朕儘管訝異,仍舊對平安無事的椿鬆了口氣。

 然而,她卻無法起身。

 「咦?怎、怎麼搞的!好、好痛!」

 「……椿?你的腳!」

 馬車以足以推開城門的高速撞上,衝擊使箱型車身變形。曾是四角形的車體無法保持原狀,變成瓦礫壓在被拋出車外的椿身上。

 「騙人的吧!?」

 椿拚命掙扎,但似乎無法把腳拔出來。

 「對了,只要用刀就好了!【吾劍在此】!」

 椿朝自己的頭上伸手,拔下發髻上其中一個鐵環。紅色的魔力耀然閃亮,將鐵環變形成一把刀。

 不過由於其中一隻腳被夾住,使她無法好好揮刀。正因為椿的劍術著重技巧,現在這個姿勢才使她無法斬斷鋼鐵。

 「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我得去幫大家的忙才行!!」

 「喂!愛麗絲、蘿絲!椿在這裡,快來幫忙——!」

 突然朝城中大喊的朕讓椿吃了一驚。

 呵,朕只有對她微笑。

 「Lv1的朕能做的只有這些而已,抱歉。」

 「……你不逃跑嗎?」

 「嗯?呵呵,你不是握著朕的鎖鏈嗎?」

 情況緊急,但椿的表情似乎柔和了一些。

 然而下一秒——震動與巨響讓朕與椿全身緊繃。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答朕呼喊的竟然是黑龍。強力的咆哮震開一部分煙霧,它瞪著位於大門縫隙間的兩人,紅色的三隻眼睛寄宿著殺意,緩緩移動巨大的身軀朝這走來。

 看來,朕與椿其中一人確實成了它的目標。

 「騙人,騙人,騙人————!」

 椿慌張地掙扎,卻還是拔不出左腳。她逃不了。這樣只要被踩扁就完蛋了。

 所以,朕展開行動。

 「朕來幫你!唔、嗯嗯嗯!」

 「你——為什麼!?」

 朕抓住夾住椿左腳的鐵片,使盡吃奶的力氣。但,不行。殘骸在Lv1的腕力下一動也不動。

 黑龍漸漸逼近,緩緩移動的前腳近在眼前。只要再幾步,兩人一定會被連大門都能一腳踢飛的腳踩扁——黑龍可恨地歪著嘴露出它那口尖牙。

 (這下……傷腦筋了啊。)

 朕的腦中浮現唯一一個正確答案。

 ——那是——

 「椿,把朕刺死。要一刀斃命。」

 「咦?……你在說什——」

 「只要殺了朕,黑龍就會消失,就是這樣。」

 很簡單吧,朕在椿眼前指著自己的胸膛。

 那裡正巧是朕上次被女英雄王刺死的位置。現在的椿雖然揮不了刀,但應該能使出刺擊。

 但是椿卻露出明顯的猶豫。

 「為什麼?你知道嗎?我們現在的位置可是剛好在城外一步的地方喔?那麼,我只要殺了你——」

 「嗯,就不能復活了。和你們《英雄協會(Guild)》所計畫的一樣,對吧?」

 「!是這樣……沒錯……」

 「不要猶豫!朕說過了吧?若是死在你的刀下,朕死而無憾。」

 「唔——」

 「朕的心情絕無半點虛假。好了,快!」

 黑龍的腳僅僅只有一步之遙。它舉起粗壯的腳,隨時都會朝兩人所在的位置踩下。

 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椿大叫。

 剎那間,朕的胸口——將刀刃吸了進去。斬斷肌肉與骨頭,厭惡的觸感直通朕的背後。

 「很……好……」

 即便如此,朕還是笑了。為了讓眼前嘴唇發白,刺死朕的椿至少不要責怪自己。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朕的生命正在消失。黑龍舉著腳痛苦掙扎,身體開始崩解。

 城堡也開始震動,但崩毀後應該不會再重新構築了吧。朕想著這些,朝前方倒下。

 「洛基——————————!」

 椿居然喊了朕的名字,這是對朕最後的慰藉嗎?

 (呵,這麼做還……真像……朕啊……!)

 椿最後用力拉扯朕的鎖鏈——但朕已經什麼都不知道了。朕的意識,就這樣被真正的黑暗所吞噬。

 這就是朕身為魔帝的——最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