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7 這次居然是《英雄同盟(Alliance)》

第一卷  7 這次居然是《英雄同盟(Alliance)》 「朕方才穿過了這面牆嗎?」

 終於瞭解身處現況,朕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眼前的牆壁。

 牆壁表面完好如初,但這裡剛才確實大大地開了個洞,讓朕移動到這個走廊。

 (剛才朕所在的走廊牆壁後還有別的走廊呀。)

 朕被帶來的這裡跟剛才的岔路截然不同。環顧四周,筆直的走廊在各處延伸出不同分支。

 就連地板的樣式也跟至今為止的走廊稍有差異,由四角形的地磚緊密相連而成。

 「不過,這裡是……」

 「嗯?怎麼了嗎,魔帝?」

 「……朕姑且也給你個忠告,別踩到這條走廊兩側的地磚比較好。」

 朕的眼前到處浮現了黑色的印記,且為數不少。當然,印記代表的是——

 「啊啊,你是說陷阱?這裡好像到處都是呢,只要走中間就沒問題喔。」

 但在朕說明之前,夏爾頓就露出了潔白的牙齒。

 「!你是……」

 「怪盜是盜賊(Thief)的後裔,這點小事人家知道啦。」

 「原來如此,是這樣呀。」

 朕敲了敲牆面,不禁確認了一下牆壁的厚度。

 在這面牆後,椿她們應該正為了朕突然消失而陷入混亂吧?牆壁厚到似乎聽不見細微的聲音。儘管如此,這個少女仍舊找到了朕的位置。

 「居然有找出目標的特殊技巧,以及自由自在穿過牆壁的能力。」

 「嘻嘻,這點小事對人家夏爾頓可是小意思喔!」

 說話帶有一些口音的怪盜少女讓朕看了看手上的金屬手套,手套上密密麻麻刻著魔術文字。

 「只要有這雙手,不管是什麼都能開關自如喔?跟其他人不一樣,牆壁根本不是問題。而且都弄了那麼多水出來吵吵鬧鬧的,想找到魔帝的位置可簡單了!人家輕輕鬆鬆就偷到手了。」

 「偷朕?為何?」

 對方是個年輕貌美的少女,對朕來說,被夏爾頓擄走可是歡迎到忍不住想抱住她,但一大問題卻擋在兩人之間。

 「你不是《英雄協會(Guild)》的一員吧?她們沒有擄走朕的必要。既然如此,你是屬於蘿絲她們的《英雄公會(Union)》嗎?可是……」

 「啊啊,嘸是嘸是,人家不屬於任何組織。只是覺得好像有點好玩,所以參加一下,幫忙偷走魔帝而已。對怪盜來說,有這點動機不就足夠了嗎?」

 「什麼?嗯……」

 「不過,難得這麼努力反而讓人家有點洩氣啊。沒想到居然這麼簡單就偷到了,一點成就感也沒有。」

 呼哈啊一聲,夏爾頓無聊似地打了個呵欠。

 就在此時,某個東西在她腰際一抖一抖跳了起來。

 『來了喲,來了喲,來了喲!』

 「什麼?」

 那是個看起來像是蓬鬆毛球一般的裝飾品,但朕察覺當中寄宿著魔力。

 那不是夏爾頓所釋放的琥珀色魔力,而是完全不同,有如夕陽餘輝的光芒。

 而正是這股魔力使毛球開口說話——是賦予無機物生命的魔法。

 接著,相同顏色的光芒朝這裡接近。

 『這邊、這邊、這邊!』

 朕立刻看向另一個聲音傳來的方向。高高的天花板上居然開了個洞,看樣子是與上面一層相連。

 從中,夕陽色的光芒直直墜落,緊跟在後,另一位少女一躍而下。

 從高處落下仍一聲不響安靜著地的是個穿著開叉長裙的紫發少女。

 她面無表情的臉龐十分美麗,同時帶著一股中性的氛圍。她的年齡與椿和蘿絲相近,但比夏爾頓年輕。她的身材沒有妮露可幼小,也仍然十分嬌小。

 即便身材如此,她的腳上穿著與身材完全不相櫬的粗重長靴。附有厚重裝甲板的靴子看起來異樣的沉重。

 「喔?你……難道是鋼人族(Dwarf)嗎?」

 朕一眼看穿少女的身分,她絲毫不把靴子的重量放在眼中緩步走了過來。

 ——鋼人族(Dwarf)正如其名,是持有強韌肉體的亞人種。過於強韌堅硬的肌肉會阻礙身體成長,就連成人也只有小孩一般的身高。

 「梅花,你真早到。來吧,接下來就是你的工作了。」

 夏爾頓呼喚她的名字,迅速離開朕的身邊,順手撿起從天花板上與鋼人族(Dwarf)少女一同落下,帶有夕陽色魔力的物品。

 那與夏爾頓帶在腰間的東西相同,是某種毛球。

 「喔喔,先生就是魔帝嗎……不完全復活看來是真的呢。」

 少女點燃紫水晶色的魔力,而非夕陽色的魔力。看來操縱那個毛球的,也不是這位名為梅花的少女。

 冷冷的雙眼直盯盯地看著朕。

 「算了,反正無所謂。就讓我一腳……殺了你。」

 「什麼?殺了朕?這是怎麼一回事?」

 她釋出的殺氣令朕頓時毛骨悚然,甚至足以讓朕的披風啟動自動防禦。看來名為梅花的少女是說真的。

 「你如果也是英雄,就應該知道才對。在這座城堡中殺了朕也沒有意義,朕只會馬上進入再生程序。不,對朕來說這樣的確比較好……」

 「我哪管得了這麼多,所以隨便就好。」

 梅花的表情不變,滑步般邁開步伐,朝朕步步逼近。

 「只不過,我是『刺客(Murderer)』。帶來死亡就是我的工作,違背死亡的魔帝對我來說是一種褻瀆。」

 「……刺客(Murderer)?」

 或許由於她是赤手空拳戰鬥的「武鬥家」的後裔,少女手中沒有武器,光靠腳上的一雙長靴就已足夠。

 「所以就是這樣,總之去死吧。」

 覆蓋梅花腳邊地面的地磚陡然碎裂,被鋼人族(Dwarf)強勁的腳力輕而易舉地踩碎。

 當然,這是為了跳向朕而踩出的一步。

 ——但就在那之前,暴風突然襲向眾人。

 「喔哇啊啊!?」

 「!」

 朕飛了出去,在地上翻滾,差點直接被飛來的牆壁碎片擊中。梅花也迅速向後跳開,閃過每一片碎片。

 走廊的牆壁上出現足以讓人通過的大洞,蒼色魔力的光芒穿透飛舞的煙塵。

 (那是克蕾貝爾的!)

 剛才的八成是槍的一擊,還是與讓黑龍失去重心相同的一擊。

 接著,有人衝破蒼色閃光的殘渣,從洞中跳了出來。

 「魔帝!你這傢伙,休想逃跑!」

 「您還在嗎,魔帝陛下!!」

 是手握兩柄長刀的椿,以及身穿金黃色鎧甲的蘿絲。兩人在被爆炸分別吹到相反方向的朕與夏爾頓之間登場。

 「!果然是你,怪盜夏爾頓!會在這種地方相遇真是命運啊!」

 重新戴上頭盔的蘿絲朝倒在地上的朕相反方向喊出這句話。

 總算抬起頭的朕看到迅速逃進眾多岔路之一的夏爾頓。

 蘿絲則是向她伸出沒有握著劍的左手,她的手中握著一張小卡片。

 「居然還特地留下這種東西!……『人家就收下魔帝洛基了』。看來你還是死性不改啊!你偷偷溜進陛下寶物庫裡的仇,我可還沒忘」

 「話說你是那個時候的護衛官!?啥啊,還真愛選奇怪的地方再會呢。嘻嘻。」

 「什麼?你們兩個認識?話說這些傢伙也是英雄的後裔對不對?至少用穿牆魔法的那個怪盜一定是!」

 椿背對著蘿絲,與梅花對峙。

 「可是這邊也是嗎?雖然我不知道她是怎樣的對手……」

 「還有一個奸賊嗎!?別大意了,《英雄協會(Guild)》的刀士!」

 「我的名字是椿!你才是……給我好好抓到魔帝喔,蘿絲!」

 「哈,真礙事。」

 梅花拔腿衝刺,但她的腳不是踩在地上,而是在牆上奔馳,試圖一併穿越椿與蘿絲。她的目標,當然是朕一個人。

 「喂!少瞧不起人了你!」

 椿瞬間作出反應,靈活地揮舞雙刀。一蹬牆壁躲開的梅花正好在椿與蘿絲之間落地。

 那時轉過身的蘿絲已經拋下夏爾頓的卡片,揮出包覆在鎧甲中的拳頭。

 朕知道。行為舉止堂堂正正的蘿絲不揮劍是因為對手手中沒有武器。

 然而下一瞬間,梅花的靴子閃耀出紫水晶色的閃光。

 「【無步(Knife)】!」

 「!!什……?」

 踢擊與拳頭相撞之後,被彈飛的竟然是具有體格優勢的蘿絲。

 對手是具有超越外表怪力的鋼人族(Dwarf),然而真正使梅花壓倒性勝過蘿絲的,卻是她的魔力。

 「怎麼會……我的鎧甲!?」

 金黃色的閃光自蘿絲左腕上消失,以魔力附著的裝甲變回鐵灰色,從她的手臂上剝落。

 總算從地上起身的朕親眼目睹了踢擊與拳頭交會的瞬間。

 「難不成她取消了對手的魔力?……是成對消滅型的魔法嗎!」

 「喔喔,真不愧是魔帝。正確答案。」

 梅花對蘿絲髮動追擊。

 「【無步(Knife)】!【無步(Knife)】!【無步(Knife)】!」

 紫色的輝煌隨著銳利的踢擊接連閃耀。

 蘿絲連忙用劍接下攻擊,不過就連金色的劍身也被削減消失。她連反擊都無法,頭盔和胸鎧就一一遭到剝奪。

 「你跟對手太合不來了!換我來!」

 椿連忙衝進蘿絲的困境中,朝梅花背後毫不留情地揮刀。

 然而,兩把刀使用的都是沒有刀刃的刀背。一般來說,光是如此就具有足以讓對手骨折的威力——但梅花是具有強韌肌肉與皮膚、特殊的鋼人族(Dwarf),她交叉雙臂直接擋下椿的攻擊。

 「……騙人!?」

 「哈!對我居然敢用刀背……敢小看我?」

 與蘿絲純粹以光構成的劍不同,椿以魔力由鐵環變形而來的刀具有實體。正因如此,若是以刀刃砍中對方,結果或許會有生死之別。

 由於對手是人,椿才會兩把刀都使用刀背砍下去。

 這觸怒了對死亡抱有執著的梅花。

 「嗚、噗!」

 隨著一聲沉重無比的鈍響,椿的身體凹成く字形,被一腳踢飛。長刀飛離她的雙手,滾到走廊盡頭。

 她在極近距離吃下了梅花的踢擊。

 「咳!咳喔!什……」

 地板被口中吐出的鮮血染成紅色,椿試圖起身,卻直接癱倒在地動彈不得。

 「怎麼會……椿?」

 朕啞口無言,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一位少女竟在朕眼前負傷倒下。

 「姊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牆上的洞另一頭觀戰的妮露可發出尖叫。

 「我、我馬上幫她治療!」

 同樣在牆壁另一頭的穆樂蒂連忙想飛來,但她卻被愛麗絲阻止。

 「不可以!就算現在去幫她也只會被幹掉而已!!」

 就連在這種時候,《英雄協會(Guild)》的隊長還是保持冷靜。看著梅花的位置,愛麗絲面露不甘地如此判斷。

 留在牆壁另一頭的少女中,還稱得上戰力的頂多只剩下克蕾貝爾。不過她在破壞牆壁之後似乎無法立刻用槍展開攻擊,只能在不知如何是好的薇歐拉身旁緊握著失去蒼色光芒的銀色槍身。

 然後,梅花像是為了給予椿最後一擊一般,緩步朝她走去。

 「等、等等!」

 蘿絲阻止不了她,光是朝她喊就已經使盡全力了。儘管她沒受到肉體上的傷害,消失的鎧甲仍舊消耗了龐大的魔力,站著就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因此——朕展開了行動。

 「叫做梅花的,朕可不准你再靠近她一步!」

 「?魔帝……哈,為什麼要阻撓我?」

 朕對不停朝椿靠近的梅花大喊,但她沒有停下腳步。在Lv1的朕踉蹌的腳步追上她之前,椿可能早已喪命。

 所以朕全力朝走廊的牆邊跌倒。

 「啊!梅花,害啊啦!」

 理解朕想做什麼的夏爾頓大喊,吸引了梅花的注意力。

 那時的朕已然跌倒在地,按下黑色的印記……緊接著,覆蓋這個走廊的所有四方形地磚一個接著一個發出黑色的光芒。

 突如其來的變化使梅花一慌,她為了閃開發光的地磚而向後跳開,再也沒有接近椿的餘力,就這樣跳往走廊深處。

 「!魔帝,你幹了什麼好事!?」

 「呵,記住了……朕絕對不允許,絕對不允許心愛的少女在眼前喪命!」

 朕堂堂正正地對使勁朝這裡喊的梅花宣言。

 ——接著,陷阱發動了。

 充滿黑色光輝的地磚突然開始滑動。走廊中所有的地磚一齊朝前後左右飄移。

 當然,連著地磚上的人一起。

 「唔,這是……!哇啊啊!」

 站不住腳的蘿絲就這樣以高速穿越走廊。

 夏爾頓則是朝完全不同的反方向遠去。

 「這個陷阱不妙!」

 「是、是移動地板——!!」

 愛麗絲從牆壁中的空洞大喊。鋪設在走廊地面上的地磚會將上頭的人強制送往不同的地方。

 由於這個陷阱與之前的黑龍與海嘯相比,並不會立即造成生命危險,可說是較為溫和的機關。不過一旦踏上地磚,就會徹底受到地磚的速度所擺佈,即便試圖跳開,只要落腳處又是移動地磚,就只會更加混亂。

 不想被捲進陷阱裡的梅花看樣子漂亮地閃過了每一片移動地磚,但她卻為了從不停移動的地磚中脫逃,而漸行漸遠直至不見蹤影。

 緊接著,朕在地上看穿了地磚的移動模式後,跳上其中一片。

 「就是這裡!!……喔喔喔喔喔?」

 距離朕幾片之遙、軌道相同的地磚上載著倒地不起的椿,兩人則是被載往與梅花、蘿絲與夏爾頓不同的方向。

 當然,牆壁上的大洞一下子就消失無蹤。迅速轉過轉角後,就連愛麗絲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朕與椿乘著地磚左左右右經過了數個岔路,地磚仍然完全沒有停下的跡象。

 不停移動,不停移動——

 終點終究會來。

 走廊中發出黑色光芒的地面突然來到盡頭,看來那裡就是移動地磚的終點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

 椿與她的刀先一同滾了出去。接著朕也慢了一拍被送上地板,在地磚移動的慣性下翻滾,差點就撲到椿的身上。

 平常的朕或許會故作粗心,就這樣直接抱住椿的身體。

 但現在並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嗚……你……」

 「椿!你還活著嗎,太好了!」

 朕忍住摔到膝蓋與手肘的痛楚,靠近無法起身的椿。

 ——看來被送來這裡的,就只有朕與椿兩人而已。移動地板的光芒已然完全消失,地磚也停止移動。能甩開梅花的追擊是件好事,可是如此一來也遠離了能使用治癒魔法的穆樂蒂。

 「椿!你躺著別動,肋骨恐怕已經斷了。隨便亂動只會更痛而已。」

 所以朕在椿身邊跪下,先從外觀確認她的傷勢。她搖搖晃晃地試圖起身,但卻無法如願,只能按著側腹呻吟。

 「……朕要稍微碰你一下,好嗎?」

 「你想幹嘛……你這變態……」

 「呵,朕可是紳士喔?讓朕看看你的傷勢就好。」

 朕替趴在地上的椿翻身,讓她仰躺下。

 幸好,她的手腳並沒有受傷,不過她的胸甲卻因為梅花的一腳徹底陷了進去。

 「椿,朕幫你脫掉胸甲,這樣你會比較舒服。」

 朕摸索了一陣固定胸甲的扣環。椿雖然稍有抵抗,但她就連拚命握住的刀也脫手,什麼也做不了。

 想辦法解開胸甲後,朕沒在下面的衣服上發現滲血的痕跡。看來毀壞的鎧甲成功削減了攻擊的威力。

 「只有從口中出血而已嗎……你還能呼吸,所以肺應該沒事。朕只知道這一點而已……總而言之,就先從外面固定骨頭吧。」

 啪!朕彈了一下手指。

 影子自四周聚集,纏上椿的身體。

 「嗚、等——」

 「別慌,這是用影子製成的繃帶。」

 兩重、三重的影子相互交纏,在椿身上捲上黑色的繃帶。朕又脫下身上的披風,一如往常使其膨脹成枕頭,墊在椿的頭下。

 「朕能做的只有這些,感覺還好嗎?」

 「……你有……什麼企圖……啦?笨蛋……魔帝!」

 「呵,有這種精神就應該沒事了吧。哪裡,朕不是說過了嗎?朕無法忍受少女在朕眼前受傷,僅此而已。」

 朕在椿身旁坐下,情況如此朕還是難免失笑。

 「此外,看樣子朕也無法拋下受傷的少女不管,一走了之。真傷腦筋啊,呵呵呵。」

 「什麼?……咦?」

 「其實,這個機會對朕來說再好不過。畢竟朕這下終於逃離《英雄協會(Guild)》的手中了。」

 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朕的脖子上還掛著鎖鏈——現在卻沒人握住鎖鏈的另一頭。這是藏身廣闊城中的大好機會。

 但朕不這麼做。不想這麼做。

 既然如此,不就沒有辦法了嗎。

 「呵,況且朕如果現在離開你身邊,難得包紮好的影子繃帶也會解開。」

 椿躺在地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然而這卻是朕直率的心情。

 (看來朕就是敵不過女人啊,從以前就是。)

 朕突然想起上次與女英雄王的一戰。那時的對手倘若不是美麗的少女,朕或許就能保住一命了。

 朕的好色無論喪命幾次都不會改變。

 「現在朕只想好好享受與你兩人獨處的時間,椿。」

 「為什麼……你……」

 「嗯?怎麼了?」

 「……」

 椿把臉別開,用後腦對著朕。

 傷腦筋,還真是被討厭了呢。

 (不過,這下……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老實說朕毫無頭緒。朕縱使決心不逃——也知道繼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現在朕一心擔憂椿的傷勢,卻沒有與愛麗絲等人會合的方法。就算想順著來到這裡時的走廊折返,地磚的路線錯綜複雜,朕完全記不得路線。束手無策的朕只能發呆了好一陣子。

 「咳噗!咳咳!」

 「!椿?……原來,你口渴了嗎?」

 終於,椿的咳嗽讓朕想起凡人需要喝水。

 「可惡,不過……這附近的水……」

 朕連忙起身,卻不見附近的牆上有鋪設水管的痕跡,周遭可能沒有休息室之類的設施。朕貼上一旁的牆壁,也完全聽不見水流的聲音。

 反之,朕聽見了某種類似撞擊的聲響。

 「什麼?……這是!」

 聲響從遠處傳來,但確實越變越大聲,像是聲音的來源正在朝這裡靠近。

 「唔……那是……」

 椿的反應終於指出朕沒有聽錯。就連不貼著牆壁也能清楚聽見聲響,她抬起頭來。

 接著,朕和椿同時看見走廊盡頭閃耀的金黃色光輝——

 「是蘿絲嗎!?」

 朕不由得地大喊。不過像是由蘿絲所發出的金色魔力,卻隨著轟隆轟隆的聲響,在走廊中左左右右地移動。

 原本以為這麼做反而會不小心踩到陷阱,再次啟動移動地磚,但朕此時察覺到了異狀。

 「不會吧……她沒下來嗎?那個位置太高了!」

 「咦?」

 躺在地上的椿也恍然大悟。

 朝這而來,看似蘿絲的身影看來並沒有接觸地板,在比人還高的位置跳躍。

 她的腳有四隻。蘿絲變身為金黃色的人馬,以強韌的腳力蹬著垂直的牆面在牆壁間跳躍移動。

 但是,她們是如何得知朕的位置的?

 「啊————!找到了汪!!找到魔帝了汪~!」

 坐在人馬背上的是獸人族(Kobold)少女薇歐拉,看樣子是她追著兩人的味道而來的。

 但她們後方居然還有其他少女。

 「椿、椿也在……啊哇哇哇哇哇!」

 「這樣太該死的危險了!會咬到舌頭呢!」

 「飛起來了說飛起來了說!超糟糕的說——!」

 那是蘿絲拉著的鐵牢推車。囚禁朕的牢籠不知是受到改造,還是被蘿絲砍了一刀,鐵牢的上半部完全消失,籠中則坐著愛麗絲、穆樂蒂和妮露可。不只如此,就連克蕾貝爾也緊抓著欄杆坐在車內。

 此時朕察覺到一股違和感。載著那麼多人,推車應該有相當的重量才對。

 (蘿絲一個人怎麼拉得動?而且還能一起在牆壁上跳躍,她究竟哪來的體力?)

 剛敗給梅花的她應該十分疲憊,然而蘿絲金黃色的鎧甲卻完好如初,硬拖著載有眾人的推車朝朕而來——不只如此,還直接跨過朕與椿的正上方。看樣子,是速度太快了停不下來。

 「等等,你在做什麼!?停下來,停下來!」

 「都超過姊姊了說!現在馬上回去的說!?」

 「唔!做、做不到啦啊啊啊啊————!」

 無論愛麗絲與妮露可叫得多大聲,蘿絲還是帶著大家消失在走廊深處。好一陣子,只有少女們的尖叫與人馬蹬著牆壁的聲音傳進朕的耳中。

 「剛剛那是什麼啊……」

 「我也……不知道……」

 朕與椿這麼說著,茫然地看著漸漸遠去的金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