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 賭上魔帝的一對一?

第一卷  6 賭上魔帝的一對一?

 麻煩歸麻煩,《英雄協會(Guild)》的四人還是決定以牢籠運送朕。

 看來,她們仍然十分在意蘿絲她們。為了避免在無意間不期而遇,她們決定乾脆徹底做好警戒。

 「好,要推了喔。一、二!」

 「哼!我推的說!」

 愛麗絲跟妮露可推著橫杆,兩人一起似乎比較容易推動裝著朕的鐵籠。在土壤被掀起的大浴場中還有些搖晃,一進到了走廊就平穩許多。

 走廊的地面的確較為平整,但表面還沒乾也讓推車順利不少。

 「嗯……不過讓少女做這種苦力,朕也於心不忍啊。」

 「話說……你這什麼態度說!超悠閒的說!」

 妮露可推著鐵籠,狠狠瞪著臥倒籠內的朕。

 「不是,真的搖晃得很嚴重,很難站起來啊。」

 朕從剛才開始就讓披風膨脹,代為靠枕躺在籠子裡。

 「朕可是不吵不鬧喔,還真希望你們能誇獎誇獎朕呢。呵呵。」

 「受不了,超惡劣的說!」

 「對不起喔,妮露可。可是……」

 「妮露可知道,這是消去法的說。是合理的結論說!」

 愛麗絲與妮露可——會讓這兩個人推鐵籠有非不得已的理由。椿相當適合擔負這種勞力,但她得站在前頭,握著刀警戒周圍。穆樂蒂則是每當抵達岔路時,就得負責轉動法器,決定前進方向。

 因此才會這樣,必須由愛麗絲與妮露可擔任推車的工作。

 (不過,蘿絲、薇歐拉、克蕾貝爾三人沒事吧?)

 朕在籠中看著潮溼的走廊,突然想起《英雄公會(Union)》三人的事情。

 (她們若是被熱水沖走……應該已經飄到很遠了吧。)

 無論走了多久,走廊的地板跟牆壁仍舊十分潮溼。無論過了幾個岔路都還是看得見大量熱水流過的痕跡。

 朕雖然只有Lv1,魔帝城中的陷阱質量也沒有降低。就如同黑龍依舊不減其強大一般,那個海嘯不只是為了對付大浴場中的敵人,還足以將侵入這層的入侵者一併溺死。

 (但並非所有的陷阱都是這樣才對……在走廊中的陷阱規模好像通常都比較小吧?)

 不過,只要陷阱會讓椿她們這般的少女受傷,朕就不能使其發動。

 「哎呀!那裡要小心。那面牆上的浮雕有陷阱……哎呀呀,那個轉角的柱子也要注意!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喔。」

 所以朕就算被鎖在籠子裡,也得眼觀四面,警告眾人留意分佈於走廊中各處的黑色印記。

 只是問題是,朕若是就這樣被《英雄協會(Guild)》的四人帶出城外,便會在城外毀滅。

 (得想想辦法才行……那麼——)

 朕就迷倒椿她們四人——朕究竟還有沒有時間這麼做?

 (朕真的不停體悟到只有Lv1的痛苦啊……)

 即便如此,帶著朕的《英雄協會(Guild)》一行人還是順利地在城中前進,直到終於抵達沒有溼氣的走廊。

 「齁~是這邊呢!」

 穆樂蒂甚至不需要使用法器,T字路口中只有其中一邊完全沒有水痕。

 「咦,這個……是排水溝吧?」

 椿立刻找到了原因,輕輕一跳跨過岔路後立刻有個橫過眼前的深溝。看來流到這裡的熱水全被吸了進去。

 在此出現了某個問題。

 「雖然我們沒有被《英雄公會(Union)》的人發現來到了這裡,可是還真傷腦筋呢。」

 「……過不去的說!」

 愛麗絲與妮露可放下推車的橫杆,面面相覷。

 嗯?朕隔著鐵籠一看,理解了原因。走近一看才發現,附有車輪的鐵籠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跨越地上的溝槽。即使想要硬闖,恐怕也只會讓車輪卡在溝中,動彈不得而已。

 「這下只能先解除一次魔法了呢。」

 立刻做下決定的愛麗絲沒有先把鐵籠變回文字,而是放開橫杆拿出書本。

 「【出來吧,鋼鐵枷鎖(Choker)】!」

 「唔喔?」

 翡翠色的光芒再次形成套在朕脖子上的枷鎖。從項圈上垂下的鐵煉在鐵籠的地板上發出堅硬的聲響。

 「在解除籠子之前先讓我們限制你的行動吧。」

 「哼,又來了嗎。反正即使不做到這個分上,朕也逃不了喔?逃跑確實對朕較為有利,但再怎麼說朕也只有Lv1,可想而知馬上就會被你們追上。」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會再三小心。就是這樣。」

 愛麗絲把手伸進籠中,抓住鎖鏈的一端,接著把鎖鏈交給從水溝另一端回來的椿。

 「就麻煩你拿著了,椿。可以嗎?」

 「瞭解,讓我來吧。」

 椿接過鎖鏈,與刀一同緊緊握在手中。

 愛麗絲這才開始把牢籠變回文字——就在此時……

 蒼色的閃光突然照亮了走廊。

 「騙人!?真的假的?」

 椿放開朕的鎖鏈,瞬間做出反應,舉刀跳到眾人面前。

 然而,她卻沒有揮刀彈開閃光的必要。飛來的蒼色閃光並沒有打中椿她們,連裝著朕的籠子也沒擦到,就這樣消失在遠方。唯有子彈命中走廊底端的轟響傳入朕與《英雄協會(Guild)》四人的耳中。

 看樣子剛才的攻擊只是牽制。愛麗絲、穆樂蒂跟妮露可都連忙躲到朕的鐵籠後。

 「咦,怎麼會!太誇張了!!」

 「齁~這是……是她!是《英雄公會(Union)》的該死的長耳族(Elf)!」

 「難道,她們已經來了說!?」

 「呵,居然……!」

 朕只能讚歎。

 終於,從閃光所出現,潮溼的另一條岔路中走出的,毫無疑問正是《英雄公會(Union)》的三人。

 金黃色鎧甲耀眼的光輝最先映入朕與椿的眼中。當然,是手提金色大劍的蘿絲。

 她從人魚的姿態變回上次見過的人馬模式,也沒有光著身子。

 不知她是不是沒有擦乾身體的時間,豔麗的金髮與衣服都還是溼的,但她卻不改凜然地朝這邊走來。

 她的背上竟然載著其他兩人。

 「你看!果然在這裡汪!雖然弄溼了害味道變淡,可是薇歐拉的鼻子果然一級棒汪!耶!」

 說著這句話的是好好穿著衣服的薇歐拉,她抱著四角形的皮包,看向這裡越發興奮。

 在她後方,克蕾貝爾歪著身體,手舉纏繞蒼色光芒的銀槍。她也從泳裝換成了灰色的衣服,那個護目鏡與游泳圈也都不見了。

 「是用獸人族(Kobold)的嗅覺跟人馬鎧甲的腳程追上來的嗎……!看來是我們小看你們了呢。」

 愛麗絲臉上浮現苦悶的神色,但或許是被克蕾貝爾名為槍的武器瞄準的緣故,她只能握著書本,無法行動。

 「最麻煩的,是那個拿槍的說!」

 妮露可也握著從白袍中取出的小瓶咋舌。

 「大家,就這樣乖乖待在魔帝后面!知道嗎?」

 椿僅僅一人擋在朕前方,然而就連她也無法輕舉妄動。

 似乎看穿這點的蘿絲悠然走上前,放下背上的兩人。蘿絲及椿則是在分岔路口相隔些許的距離相互對峙。

 兩人相隔只有一步之遙,轉瞬之間就能拉近這個距離。敏感的穆樂蒂似乎對緊張的氛圍起了反應,坐立不安地開合著翅膀。

 正所謂一觸即發。

 「……昭告《英雄協會(Guild)》的諸位!」

 突然,蘿絲在揮劍之前先開了口。

 「我們《英雄公會(Union)》希望以一對一決鬥的方式為爭奪魔帝陛下的爭鬥畫下句點,你們意下如何!」

 「!?什麼意思?」

 突如其來的提案讓朕與椿一愣。

 「什麼,喔喔,居然要決鬥?」

 「在這種情況下……為、為什麼?」

 愛麗絲一臉難以置信,妮露可則是張大嘴傻了眼。

 「太不合邏輯的說!怎麼可能的說!」

 「齁~可是對面兩個什麼也沒說呢?」

 穆樂蒂看向對面兩人。

 最為訝異的是與蘿絲直接面對面的椿。

 「這究竟是在開什麼玩笑?啊,你是想趁機制造我的破綻對不對?我才不會上當!」

 「唔,我才不會幹這麼卑鄙無恥的事情!你這無禮之徒!」

 「咦?那麼……」

 「我的提案是認真的。」

 蘿絲直盯盯地看著椿四人。

 在她背後,克蕾貝爾放下纏繞著蒼色光芒的槍。

 「唉呦喂呀,咱們的隊長還真古怪。但咱並不討厭。」

 「身為『狙擊手(Sniper)』的你不準給我出手,克蕾貝爾。這裡交給我來。」

 「知道。不過對方如果不答應……咱就行動。咱可沒有你那麼溫柔喔。」

 她把右眼的眼罩翻了下來,名為狙擊手(Sniper)的少女用剩下的左眼冷冷瞪了她一眼。

 「咦咦?等等,你說真的?」

 椿戰戰兢兢地回過頭,看向與朕一同定格的愛麗絲等人。

 就連這個空檔,蘿絲也沒有發動攻擊。

 「好像真的,是真的提案呢……」

 因此愛麗絲才終於點頭,從鐵籠後走向前方。

 既然要戰鬥,身為刀士的椿最為適任,但《英雄協會(Guild)》一行人的隊長是愛麗絲。

 「究竟為什麼突然這麼提案?請容我向你們確認這點。」

 「……很簡單。因為我不是為了殺人而來到這裡的。」

 「!啊……」

 蘿絲的回答讓《英雄協會(Guild)》的四人倒抽一口氣。

 「這麼說,的確是這樣呢。可是……」

 「至少我覺得,我們《英雄公會(Union)》比你們穩健多了。畢竟我們不殺魔帝,而是為了和平的理想存在。賭上魔帝陛下的決鬥,我們也想在其中一方承認敗北時結束。」

 蘿絲堅定地對愛麗絲說。

 「雖然就結論而言我們難免刀刃相向……但就我們的見解看來,既然同為人類,就該儘量避免以命相搏。當然,輸的一方得放棄魔帝陛下!」

 「喔喔!所以才會選派代表進行決鬥嗎?呵呵,真不錯啊!」

 朕不禁在籠中拍手叫好。

 「對朕來說這可是如願以償啊。呵,朕也不願見到少女為了爭奪朕而互相殘殺。」

 「魔帝給我閉嘴的說!……姊姊,不行的說!這一定是陷阱的說!」

 妮露可哼了一聲。

 「反正輸了她們也只會打破約定的說!不能相信她們說!」

 「少看扁我了!我向這把劍及光神(海姆達爾)的庇護髮誓,我方落敗時絕對會放棄魔帝洛基陛下。當然,我完全不打算輸!」

 「齁~既然都向神發誓了,身為巫女的我只能相信了呢。」

 看著高舉光之劍的蘿絲,穆樂蒂聳聳肩膀與翅膀。

 「蘿絲絲很固執的汪……如果這樣輸了讓任務失敗的話,我可是會恨你的汪!這可是攸關新人『偶像』薇歐拉光鮮亮麗的出道汪,你絕對不能忘記汪!」

 《英雄公會(Union)》的薇歐拉也看似難以接受。

 (偶像?偶像是什麼意思?嗯……?)

 朕沒聽過這個職業的名字,不過看來不單純只是專職紀錄而已。

 「【變變變,耶】!」

 儘管不認同,薇歐拉卻還是讓粉紅色的魔力閃耀出光芒,操縱短短的手杖讓皮包上的紀錄用水晶球浮上空中。

 「總之先記錄起來汪……所以你們也不能作弊汪。我會好好留下證據汪!」

 「作弊……是我們輸了也不交出魔帝的意思嗎?我們怎麼——」

 椿雖然想回嘴,但在那之前她先回過神來,又看了愛麗絲一眼。

 愛麗絲閉上眼鏡後的雙眼,稍微思考了一陣。

 「……我們瞭解你們的意思了。你是蘿絲,對不對?你說得沒錯,我們雖然隸屬於不同組織,不過大家都是英雄的後裔。原本應該要合力對抗魔帝才對,這樣互相殘殺本來就很奇怪。」

 終於,愛麗絲睜開雙眼,環顧在場的少女。

 最後,她看向椿的背影。

 「我們接受這場決鬥!我也以賢者的血脈發誓,輸的時候我們會乖乖把魔帝洛基交給你們!」

 「愛麗絲!這樣好嗎?」

 「椿……選你加入這個團隊的人是我。然後我們都相信你,相信我們的刀士。」

 愛麗絲輕聲笑了笑。這是讓椿擔任《英雄協會(Guild)》代表的意思。

 「我知道了,交給我。我一定會贏!」

 椿也毫不猶豫地轉向蘿絲,放鬆全身。

 那是她比握刀時還要認真的證明——反應最大的,是身為《英雄協會(Guild)》的代表,站在她正面的蘿絲。她的眉頭微微一皺,自然向後退了半步。

 (她拉開與椿的距離了?)

 就連在牢籠中的朕也隱隱約約有所感覺,椿藉由刻意放鬆多餘的緊張提升了專注力。

 「既然都這麼說了……妮露可也相信姊姊的說!」

 親身體會這股魄力,連曾經強烈反對的妮露可也放棄了。穆樂蒂則是和她一起點頭。

 「受傷的話,我會幫你治療喔。可是亂來是該死的不行(有罪)喔!」

 「嗯……老實說,朕希望對方獲勝,不過……」

 朕在籠中嘆息。

 「不過,朕不希望看到少女為了朕受傷啊。」

 ——但就連朕的聲音也傳不進椿與蘿絲的耳中了。

 「我認真上囉,反正你也不是我能手下留情的對手。」

 「彼此彼此……容我再報一次名號。我的名字是蘿絲。」

 或許正是因為她認同椿這個對手,蘿絲突然報上了名號。

 「我繼承騎士的血脈,代代身為女王陛下的『護衛官』。」

 「女王?是脫離《英雄協會(Guild)》支援國之一的那個女王嗎?原來,你是組成《英雄公會(Union)》的那位陛下的直屬……啊啊算了,反正這些細節不重要,我對這也沒有興趣。」

 椿使紅色的魔力閃耀出光芒。

 她用空出來的手抓住鎧甲上的其中一個鐵環。

 「我是刀士椿。此生唯有揮舞此刃……【吾劍在此】!!」

 召喚新的長刀出現後,椿將第二把利刃背上肩膀,正是所謂的二刀流。

 蘿絲則像是呼應她的動作般,釋放出金黃色的魔力。

 「【變光(Mode)•全身鎧(Full Cross)】!」

 形成人馬的鎧甲展開變化。金色的裝甲開始移動,人馬金色的下半身消失後——取而代之包圍住蘿絲的全身。她的頭部戴上頭盔,只露出於後腦綁成一束的金色長髮。

 (這是防禦特化的裝備嗎?不,這是——)

 不對,朕一眼看穿這身鎧甲的用意。蘿絲的手上不僅沒有盾牌,還用雙手握住光之劍。

 (是將防禦交給鎧甲,聚精會神集中攻擊……呵,這就是蘿絲的真本事啊。)

 在三條走廊交會的路口正中間,椿與蘿絲相互對峙,其他少女則是隻能在稍遠處屏息守望著這場對決。

 一切都寄託在這場決鬥上。

 話雖如此,椿與蘿絲卻遲遲沒有動作。

 兩人彼此不踏進對方的領域,保持距離在空間有限的岔路緩緩以相同的步伐繞圈。

 「……朕判斷,兩者勢均力敵。那麼——」

 只有Lv1的朕在牢中取出那面魔鏡後,分別照了照椿與蘿絲身影。

 以影子構成的鏡中顯示出兩人的等級。照向朕時顯示的是1。

 而這個數值在椿身上是『52』,蘿絲則是『55』。

 「只論等級,是蘿絲略勝一籌嗎。哼嗯……」

 「你、你在胡說什麼的說!姊姊不可能輸的說!」

 「連我們的強度你都能用等級區分嗎?不過……些微的差距也能用戰鬥方法顛覆。就速度而言應該是椿佔上風,好好利用的話應該是我們有利才對。」

 妮露可馬上回嘴反駁,愛麗絲則冷靜地分析了現狀。

 「可是速度對那個用魔力作成的那個鎧甲不知道有沒有效。而且若是比較單次攻擊的威力,絕對是對方有利。她的身高好像也比椿還高,所以體格上也有優勢。」

 「那個,所以說是什麼意思呢?」

 「……『勝負說不定只在一瞬之間』的意思。」

 愛麗絲對歪著頭的穆樂蒂說的八成沒錯。而最瞭解這點的,應該就屬椿與蘿絲兩人,為此兩人都遲遲不出手攻擊。

 取而代之,椿開口說。

 「真意外,我還以為你會把防禦交給鎧甲直接衝過來呢。」

 ——這是以言語進行的挑釁。原來如此,朕讚歎道。椿瞭解戰鬥中氣勢消長的重要性。

 「還是你怕一把劍會打不贏我的兩把刀?啊哈!」

 「勸你不要太小看我,刀士椿。」

 然而,蘿絲也不可能輕易露出破綻。她沉穩地把劍指向對手,以冷靜的語氣回答。

 「這點程度就想讓我動搖?不,就算心生動搖,我的劍也不會迷惘。」

 「呋,看來沒那麼容易嗎……」

 「不如說,你讓我有點失望啊。難不成你覺得劍術勝不過我,才玩這種口舌之爭嗎?」

 「哈哈~蘿絲原來你這麼想啊?」

 「什麼?」

 「護衛官是騎士的後裔對吧?你說你保護的是女王,其實也就是權貴的侍衛罷了。那麼,你的劍當然也只是擺好看的而已。我在你提出決鬥的時候就知道了。」

 椿大笑一聲如此嘲笑道。

 「可是我跟你不一樣。刀士的實力是在戰場上鍛煉出來的,才沒有分什麼好不好看或高不高貴,實力就是一切。我就是這樣成長的。只要贏就好了,贏就夠了。」

 「……看來是我太高估你了。」

 「啥?應該說這樣究竟有什麼不對?不擇手段活下去,才能獲得英雄的榮耀。」

 面對面的兩人尚未交鋒,兩人間的氛圍卻更為緊繃。

 但就算如此,椿也還是平淡地接下蘿絲從鎧甲中射出的銳利視線。

 「對我們英雄來說,只要能贏就是一切。難道死在魔獸手中,到不了魔帝眼前也可以嗎?不對吧。」

 「你這是歪理!」

 「的確,跟現在這個狀況很不相櫬,可是這是真理喔。」

 看樣子舌戰由椿取得完全勝利,在心理層面漂亮地對蘿絲造成影響。

 「把自己的驕傲視為第一的你是贏不了我的。絕對贏不了!」

 「唔……!」

 「真不愧是姊姊的說!好棒!」

 妮露可一個人興奮地大喊。

 儘管在口舌上落敗,蘿絲的劍尖也絲毫沒有顫抖。仍然看著她的克蕾貝爾與薇歐拉也沒有慌張,她們相信自己隊長的實力。

 「我絕對不能輸!」

 正因如此,蘿絲才能承接她們的期望,用力吐出這句話。

 「沒錯,我絕對要把魔帝陛下帶回去。我跟陛下立下了誓言,而且、而且……」

 蘿絲終於改變了架式,那似乎是重整氣勢的表徵。椿當然也作出反應,晃動兩把刀刃。

 「我得讓魔帝陛下,那個,負起責任才行啊!」

 「啥?什麼鬼?」

 然而——莫名其妙的一語卻讓椿停止了動作。

 「我考慮了很久。因為、因為……有什麼辦法!?都被他看光了!唔!」

 蘿絲像是回想起什麼般扭動身軀。

 「既、既然被看到了那麼丟臉的模樣!我就絕對,只能讓他跟我走了不是嗎!!」

 「咦?那個,蘿絲?」

 「也、也就是說!只能跟他結婚了對吧!?還沒出嫁他就看到了我的裸體啊!唔!不要讓我全說出來啊————!」

 「啥啊啊啊啊啊!?」

 如此大喊的蘿絲全身破綻百出,但突如其來的進展也讓椿吃了一驚,使她無法趁隙攻擊。

 至今為止緊繃的氣氛在一瞬間瓦解,在一旁觀戰的少女們也全看傻了眼。

 「喔喔喔,結婚?居然要跟朕結婚!」

 只有朕情不自禁地在籠中站起身來,興奮地大喊。

 「這樣只能讓蘿絲獲勝了啊!呵哈哈哈哈!」

 「怎、怎麼會這樣的說!?」

 「難以置信!不可能!」

 「齁~你是該死的吃錯藥嗎?」

 「不是,你們幾個說得過分了喔!」

 籠子旁的妮露可、愛麗絲、穆樂蒂接連說。

 「等……咦咦?」

 椿也明顯陷入兩難。

 「你跟他那種人好嗎!?真的好嗎?」

 「唔!我也是情非得已啊!可是女人的身體不是隻能讓丈夫看見嗎!有、有什麼辦法!」

 「老古板啊你————!」

 「等、你原來在想這個嗎汪!?」

 薇歐拉拿下遮住嘴的手不禁大喊。

 克蕾貝爾則是在她身旁抱著頭,一副無可奈何似地聳了聳肩。

 「這是什麼時代錯亂,長耳族(Elf)也沒有這麼古板喔,蘿絲。不過是露了一兩顆奶子……」

 「不、不要說什麼奶子!太齷齪了,克蕾貝爾!」

 (插圖)

 雖然蘿絲戴著頭盔看不出來,但她一定滿臉通紅。

 不過,她仍舊緊握大劍,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

 「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身為淑女這是理所當然的……有錯嗎?」

 「是說,你拿著那麼大把的劍揮來揮去哪裡淑女了!啊啊真是的!」

 「少、少囉嗦!我家的家訓是心中常為淑女!」

 就算被椿反駁,蘿絲還是頑強地抵抗。

 「當然,我也還在煩惱這麼做究竟好不好。不過我可是克服了這份迷惘站在這裡。我的覺悟可跟你不同,刀士椿!!」

 「不要發出莫名其妙的魄力啦……!只不過是被看到裸體而已吧?」

 「而已?你居然說而已!?」

 「不是……我能理解你受到打擊的原因,換作是我被看到也會想死的說。」

 「唔,沒錯!我不知道已經想死多少次了……不要小看從地獄深淵爬上來的我!想打倒我,就儘管放馬過來吧!」

 姑且不論理由——不知不覺間,蘿絲的氣勢主宰了在場的氣勢。

 兩者間的距離終於變了。蘿絲向前一步,椿卻是向後退,試圖保持距離。

 全場再次充滿一觸即發的緊迫感,但這次椿確實處於劣勢。她就算想要繞開,這個岔路也空間有限。走廊堅硬的牆壁一步一步逼近背後,椿的臉上明顯露出了焦躁的神色,蘿絲則是用取回的氣勢步步近逼。

 「哼!姊姊被做的事情也不輸給她的說!」

 因此,似乎是為了聲援,妮露可大叫。

 「姊姊都跟這個魔帝親過嘴了說!!被看到裸體怎麼能比的說————!」

 「!?什麼……咦?」

 「大、大笨蛋,妮露可!你在這種時候胡說什麼啦!」

 兩人的腳步同時停了下來。椿的臉紅到耳根子,整個人陷入慌亂,但蘿絲卻不趁這個空檔突襲。

 「……親……嘴?親吻?我問你,是接吻……的意思嗎?」

 「咦?……少、少囉嗦少囉嗦!我又不是自願的!是那個笨蛋魔帝突然自己——」

 「怎麼可能,你真的做了嗎?」

 蘿絲的身體一個踉蹌,甚至突然無力地跪倒地上。不只如此,就連寄宿在劍上的金黃劍刃也一併消失。

 「啥?你怎麼了?奇怪?」

 「怎麼會如此不知羞恥……我、我都做不到這種程度,辦不到————!」

 「等一下,不要說成這樣啦!?就跟你說不是這樣了!」

 「我輸了!唔,這是我蘿絲這輩子最大的失敗……!」

 最後蘿絲甚至丟下自己的頭盔,紅著臉露出微笑。

 那是個自嘲的笑容,卻也無比乾脆直接。

 「沒有辦法,既然你都如此為魔帝陛下犧牲奉獻……我就只好承認我輸了。」

 「等等,太奇怪了啦。為什麼是我贏?我們不是還沒打嗎?喂!」

 「奇怪?可是你的目的不是殺死魔帝嗎?那又為什麼?難不成是愛到想殺了他嗎?怎麼會——」

 「笨蛋————!才不是這樣!!啊啊討厭啊啊討厭啦啊啊!」

 「咦咦咦咦?薇歐拉這邊輸掉了嗎汪?」

 突如其來的進展讓薇歐拉大失所望,克蕾貝爾也無所適從地嘆息。

 「哎呀,哎呀哎呀,這樣……」

 「感覺好像贏了呢?」

 兩位代表最後連一次也沒有交鋒就分出了勝負。愛麗絲跟穆樂蒂對這預料之外的結果只能面面相顧。

 「哼哼!當然的說!」

 只有妮露可直率地為椿的勝利感到開心,心滿意足地點著頭。

 朕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什麼?這樣就結束了?……喔喔喔喔,怎麼可能!朕要怎麼辦?還以為終於能跟朕求婚的少女在一起了!?」

 「失望的點是這裡?不是吧你!不是這樣,你只要為了活下去讓《英雄公會(Union)》保護就夠了吧?話說……我不承認,我才不承認我用這種方法贏啦~~~~!」

 連椿都大表不滿,為了逼迫蘿絲重新再戰靠了過去。

 ——朕卻無法看到最後。

 「【開門(Unlock)】。」

 耳中突然傳來這一聲有力之言的低語,隨著一閃出現的是朕沒見過的琥珀色魔力。

 (什麼?)

 魔力出現在牢籠中的朕身邊,但眼前就只有鐵籠外的走廊牆壁而已——

 那裡突然開了個四角型的洞,惱人的鐵籠跟石牆都是。接著,從中伸出某人的手臂,抓住朕的手腕硬是把朕拖往牆的另一頭。

 「喔喔喔喔喔?」

 「來,【關門(Lock)】!」

 琥珀色的魔力又閃了一次。

 朕穿過的方洞關了起來,瞬間形成原來的石牆。

 「這是……!」

 「你就是魔帝洛基嗎?」

 一手抓著朕,用另一隻手摸著牆壁的對方微笑說。

 她是個雙手戴著金屬製手套,栗色頭髮編成辮子的少女。左眼上的單眼眼鏡及緊身褲十分特別。

 她放開朕後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突然失禮了。不過神出鬼沒是人家——怪盜夏爾頓的拿手好戲喔!嘻嘻!」

 「……怪盜?」

 「嘿啊,還請多多指教,魔帝。」

 當然,持有魔力的人只有可能是繼承英雄血脈的人。

 看樣子除了椿與蘿絲之外,又有別的英雄少女侵入魔帝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