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 神不愛魔帝

第一卷  4 神不愛魔帝 如是,朕再次被《英雄協會(Guild)》的椿等四人牽著,走在城堡之中。

 只是,跟過去完全不同的是,眾人都開始警戒陷阱的存在。

 「總而言之要儘量謹慎……但為了跟《英雄公會(Union)》拉開距離,我們也得加快腳步才行。」

 離開王座大廳的走廊又是筆直向前。走在當中,愛麗絲等人的腳步無不戰戰兢兢。

 這也無可奈何,畢竟與朕不同,她們看不到陷阱的位置。

 若是英雄之中屬於「盜賊(Thief)」系統的人,應該就能如朕一般感知到陷阱了吧?不過四位少女分別是刀士、教授(Professor)、巫女與化學師——的樣子。當然沒有任何一人是盜賊(Thief)。

 所以椿才會拉著鎖鏈瞪著朕。

 「欸,我說你!剛才龍出現的時候,你不是說身為魔帝的你看得到陷阱的位置嗎?」

 「嗯?是啊,確實如此。所以朕才給你忠告不是嗎?但不聽朕忠告的人可是你喔,椿?」

 「唔……對不起啦。話說,現在這個狀況下我們哪有可能相信你!那是不可抗力!……不是,我不是要說這個,那麼下次你看到陷阱要馬上跟我們說,知道了嗎?」

 「這沒問題,朕就先教你們一些基本常識吧。會設置陷阱的地方對來取朕性命的人來說十分明顯,先前王座大廳亦是如此。」

 朕簡單向椿她們解釋。

 一如過去朕對剛來到這裡的少女們所說。

 「那個陷阱是假設從走廊進來的敵人會直接朝向王座前進,刻意設置在行進路線上的。」

 「!也就是預防入侵者的措施,對不對。」

 「哼……還算是合理的說。」

 愛麗絲跟妮露可點頭表達認同。

 「除此之外,進入面積明顯較大的房間時也該留意,通常會設置同樣使魔獸出現的機關。」

 「齁~也就是說,能戰鬥的空間就一定會有該死的陷阱的意思呢!」

 「嗯,正是如此。」

 朕對學得快的穆樂蒂微笑。

 「不過,這個走廊……你們可以想成,這種空間有限的地點就正好相反。畢竟這條走廊過去時常為進貢給朕的少女們所用,每次經過都啟動陷阱不就麻煩了嗎?」

 「咦?什、什麼意思?」

 「所以說,椿。對你們來說或許十分意外,但這裡是朕與少女們的生活空間。設計得寸步難行那還得了?因此,佈置在走廊中的陷阱都會刻意避開中央,全設置在兩旁,以防入侵者背對著牆壁,在他們試圖躲藏時發動。」

 「啊……!」

 椿一行四人邊走邊面面相覷。接著她們以朕為中心,自然而然地集中到走廊中央。

 對朕來說,少女們主動靠近令朕再開心不過。

 「呵呵呵,就是這樣。既然如此,你們可以靠更近一點喔?呵哈哈哈!」

 「吵死人了你!少得意忘形!」

 「呃吼!?」

 結果椿又扯了一下鎖鏈,迫使朕閉嘴。

 走著走著,走廊終於在眾人眼前出現了變化。

 「奇怪,是岔路呢!」

 最先看到岔路的穆樂蒂指出眼前的分歧。

 愛麗絲則是安心地輕撫胸口。

 「終於變得有點像迷宮了呢。這麼一來就算《英雄公會(Union)》追來,應該也不知道我們往哪走才對吧?」

 少女們在岔路前停下腳步,朕當然也跟著停下。前方的路分成三條,駐足的原因或許是為了決定前進的方向。

 但不知為何,椿、妮露可跟愛麗絲三人都看向穆樂蒂一人。

 「那麼,問題只剩下一個了呢。要走哪條路才能順利抵達出口。」

 「……妮露可還是不相信的說。可是現在也沒辦法的說。」

 「總而言之就麻煩你了,穆樂蒂?結果我們還是隻能賭在你的神上。」

 「No!隨便依賴神喔。是生是死、猜對猜錯在神面前都一視同仁喔!」

 這麼說著,穆樂蒂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站到前方,手中握著藏在七彩雙翼中,長長垂下的尾羽。

 她握住羽毛前端的裝飾品,開始某種祈禱。

 (嗯?是「光神(海姆達爾)」的法器嗎?)

 朕從法器的形狀判斷,閃閃發光的星形象徵著據說創造這個世界的唯一神。

 光神(海姆達爾)沒有形體,只作為概念存在。看來唯有宗教不管過了幾百年,都亙古不變代代傳承。

 「反正既然要做,我就該死的祈禱吧。嘿!」

 穆樂蒂拿下尾羽上的裝飾品後,居然丟到腳邊。落下前她用手一扭,裝飾品以尖端為軸心在石地上旋轉,直到終於用盡能量倒了下來。

 連接尾羽的零件正巧指向眼前延伸的其中一條走廊。

 「總而言之,答案是這邊!」

 穆樂蒂撿起裝飾品,用翅膀前端指向前方。

 少女們邊握拳說好,邊對彼此點頭,朝那個方向走去。

 「什麼?就用剛才那個方法決定方向嗎?是碰運氣嗎……」

 鎖鏈被握在人家手中的朕只能跟上,但仍舊難免感到驚訝。

 椿她們卻呵呵笑了幾聲。

 「你一定覺得『我們是笨蛋嗎?』對不對?可是呢,可不能小看穆樂蒂喔~」

 「是的,真不愧是巫女呢。我們之前也是用這種方法決定方向才找到你沉睡的地方。不只如此,甚至還比先進入城堡中的《英雄公會(Union)》更早一步抵達呢!」

 「你說什麼?竟然有這種事!」

 「乍看之下雖然很像把戲,可是這跟魔法不同,能以道理分析的說。說不定是翼人族(Bird)特別敏銳的感覺在旋轉法器的時候,每次都下意識地進行微妙的調整說。一定是這樣的說!」

 「嗯~可是也有可能會繞一大圈回到原處,所以並不完美呢。能猜中的大該至有一半一半而已呢。」

 大家都讚譽有加,但最不相信的卻是穆樂蒂自己。

 不過,若是兩次中能有一次猜中正確路線,在這化為迷宮的魔帝城內應該也足以成為可靠的指引才對。朕只能讚歎。即便走錯,只要當場折返,大致上也能修正成正確路線抵達目的地。

 「好,那麼就快點前進吧!」

 椿用刀指向穆樂蒂決定的走廊,站到前方。朕與四名少女再次向前邁進。

 在走廊前方當然又出現了岔路。那時穆樂蒂又再次用手旋轉裝飾品,決定方向。

 確實,縱然稍有錯誤,這個方法還是指出了正確的路線。一行人終於抵達通往樓下的階梯。

 魔帝城的出入口只有一個,位在遙遠下方的地上一樓——少女們在準確的指引下朝正確方向前進。

 「穆樂蒂真的好厲害!」

 椿直率地表達心裡的佩服,穆樂蒂則是嗯哼一聲挺起胸膛。

 「這也是神的指引。大家要該死的心存感激喔。」

 「好好好,可是真的好不可思議,甚至讓人感覺穆樂蒂有點不夠虔誠呢~」

 「齁~?真是讓人太該死的傷心了!?」

 「啊,對不起,不過呢……對不對?」

 「姊姊也這麼想的說?的確,穆樂蒂的用字遣詞真的超那個的說!」

 妮露可開口同意椿說的話,就連愛麗絲也呵呵笑了。

 「穆樂蒂有點,那個,太喜歡說該死的了呢。」

 「……我住的貧民窟每個人都會說喔!?」

 「喔?你出身貧困嗎?」

 頭戴刺繡斗篷的穆樂蒂出乎意料的身世,令朕打從心底感到驚訝。

 這說不定能成為追求她的手段。

 「呵呵,那麼穆樂蒂,你何不加入朕的後宮在此生活啊?如此一來就不愁生活囉!朕會好好保護你的,呵哈哈哈哈!」

 「你在胡說什麼啦!」

 「No!我沒興趣。魔帝先生說不定不瞭解,可是我現在就已經十分滿足了喔。」

 就在椿怒目瞪了朕一眼時,穆樂蒂面露微笑拒絕了朕。

 「我出身貧民窟才會所求不多。因為我最瞭解有很多東西的人是怎樣對待別人的,我不想變成那種樣子呢。」

 「什麼?那麼若是朕說,如果你成為朕的女人,朕就給你半個世界呢?你也……」

 「我才不信這種花言巧語呢。我會怎樣都無所謂!所以才會在這裡,想幫別人的忙。」

 然後,在岔路前,穆樂蒂再次轉動法器,指示新的方向。

 傷腦筋,朕接二連三地失敗。

 (崇拜光神(海姆達爾)的巫女嗎……唔,對身為魔帝的朕來說,她說不定是最難纏的對手啊。)

 如是,朕在《英雄協會(Guild)》四人的帶領下,馬不停蹄地朝下個階梯邁步。

 然而,就在走下兩層時,真正體會到魔帝城之廣大的人,卻是朕自己——

 「哈……哈……Lv1的身體,果然……很吃不消啊。可恨啊!」

 「我說你?真的假的啊?……已經沒力了嗎?」

 「唔唔……朕已經……走不動啦啊啊啊!」

 拋下少女們,Lv1的朕大聲控訴自己的體力抵達極限。膝蓋不停顫抖,只能操縱披風抹去額頭上不停落下的汗水,朕已經一步也走不動了。

 「腳、腳好痛,站不起來啊!?這是何等難堪……!」

 「哼哼!太難看了說!」

 「……別看朕這樣,完全體時的朕可是能跟少女們通宵纏綿啊!?那隻能以在床上翻雲覆雨來形容啊。」

 「哈嗚!你、你不用做動作啦!討厭!」

 「齁~該死的生動呢!?」

 「你這大笨蛋!色情魔帝——————!!」

 椿用刀敲了敲朕,這卻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朕雙腿一軟當場屈膝跪下。

 「已經不行了,朕走不動了!對了,椿。就讓你背著朕走如何?呵呵呵呵!」

 「啥?我才不要,誰要做這種事啊!為什麼我非得……」

 「你在說什麼的說!想黏在姊姊背上,妮露可絕不準的說!……等一下的說。既然如此,妮露可就調一劑睡到一半也會跳起來的藥說。來,愛麗絲,把材料拿來的說!呃……只要有爆殺菇的孢子跟瘋狂蝙蝠的血就夠了說。」

 「什麼?那種東西我不可能召喚得出來啦!?話說,你是想用這些做什麼危險的藥!」

 「齁~妮露可、愛麗絲,不必這麼做喔。你們是不是忘了什麼呢?」

 少女之中只有穆樂蒂挺起胸膛。她用翅膀抹抹鼻頭,握起尾羽上的裝飾品。

 「只要有身為巫女的我,不管是傷口還是體力都能回覆喔。機會難得,就讓該死的Hot的我來為大家解除疲勞吧!」

 「什麼?原來,你是『僧侶』的後代,能使用回覆魔法嗎?」

 「沒錯,魔帝先生!那麼,我來囉!」

 穆樂蒂閉起雙眼展開雙翼,在胸前舉起光神(海姆達爾)的法器——隨後,她的身體滲出七彩的魔力。

 不只有朕,這份光芒溫柔地包覆在場所有人,一同治癒眾人。

 (能熟練操縱全體魔法,還真有兩下子。)

 朕不禁打從心底讚歎。戰鬥力優秀的椿確實十分顯眼,但其他人也具備足以被派進朕之城堡內的實力。

 不過不知為何,其他人並沒擺出什麼好臉色,反而透露出一股困擾的氛圍。

 朕察覺到此異狀,也立刻得知了緣由——

 「……【渾沌中生七海七大陸,爾後生七重天,一統天下之光神乃唯一神。神釋放眾多精靈,遍佈陸與海與空。此乃『盤古』世界之創世。但此時世上尚無活物。否,精靈終於陸於海於空創造容納己身之器。此謂之生命之起源】……」

 「唔喔!?什麼?」

 「唉,又是這個。只要能不念這個經就好了。」

 「每次都要聽很累的說。再怎麼說,妮露可也不相信魔法的說。這應該是某種暗示或催眠的說。」

 「好、好了好了,穆樂蒂想使用回覆魔法無論如何都得向神祈禱,我們要忍耐才行呀。」

 「……唸經?啊啊,光神(海姆達爾)的創世記啊。」

 聽著椿等人的對話,朕也察覺穆樂蒂口中唸唸有詞的經文內容。那是凡人隨便編織而成的神話故事。

 對四人來說,這應該是小時候聽到厭煩,理所當然而了無新意的故事吧。會擺出不耐煩的表情也無可奈何。

 即便如此,魔法的效果確實不假。

 「喔?喔喔……身體變輕了……吧?」

 椿上下跳動包覆在鎧甲中的身體。妮露可的體力也明顯恢復了不少,露出放鬆的表情。

 愛麗絲則是晃動巨大的胸部扭扭肩頸,看來魔法為她去除了僵硬。

 接著,說到朕——

 「嗯?這是什麼感覺?……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燙好燙好燙——!等等等等,好痛!全身像是著火了一樣!嘎啊————!」

 「咦?欸,糟糕了!穆樂蒂,先暫停一下!好像有點奇怪!?」

 「嗯?齁~怎麼了!?究竟怎麼了!?」

 朕在地上翻滾掙扎。七彩的魔力隨即消失——但朕的身體還是嘶嘶作響,冒出燒焦般的黑煙。

 「剛剛那是什麼……喔喔……喔喔喔喔喔~~~」

 燒灼感與痛楚確實結束,所剩無幾的體力卻仍一滴不剩地遭到剝奪。這下朕真的動彈不得了。

 嗚嗚,而且意識好像越來越遠——

 「等一下,這樣他會不會死?明明只是使用了回覆魔法而已,為什麼!」

 「難道……說不定是因為他是魔帝,所以對魔法產生了排斥反應!」

 「也就是產生了完全不同的作用,反而讓他痛苦嗎?受不了,不過只是暗示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說。」

 「嗯~結果代表神討厭他的意思嗎?哈哈~真不愧是魔帝先生呢。」

 「不是,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這是真的有生命危險吧?喂,臭魔帝,不準死!你不準給我真的死掉喔!」

 就算朕感覺得到椿用力拉扯鎖鏈搖晃朕的身體,但朕的意識仍然只有一味地向下沉淪。

 在那之後朕不知道昏厥了多久。

 (死了……看起來不像呢。嗯嗯……)

 ——朕沒有聽見一如往常的齒輪聲,應該只是睡著了而已。

 這是朕身為魔帝,除了等待復活躺在石棺中的休眠之外,第一次體驗睡眠。朕緩緩睜開眼睛,眼前果然不是包圍在黑暗中的石棺,高高聳立的牆上搖曳著藍色的火焰。

 (即使沒死,朕也還沒到城外呢。)

 接著,朕察覺到火焰的光輝比平時暗上一層。

 看來「夜晚」到了。

 就連在沒有窗戶的魔帝城中,也有白天與黑夜的區別。隨著外頭的陽光漸漸消失,如此照亮城內的魔力火焰也會跟著減弱。

 隔著厚厚的石磚,某處傳來某種喀喀喀的聲響。聲音十分細微,不注意聽十分容易忽略,

 但朕知道這是什麼聲音。城堡正在開始修復。

 城堡應該正在修復王座大廳所發生的崩落。由於城堡將魔力聚集於一處,才會如此使夜晚在城中降臨——

 然後,《英雄協會(Guild)》的四名少女也在昏暗之中休息。

 躺在披風上的朕坐起身來,發現稍遠處傳來微弱的燈光,四人圍繞在油燈旁。

 四張長椅圍繞著樸素桌子。其中,椿與穆樂蒂兩人橫躺在長椅上,各自裹著毛毯,看似正在熟睡。

 妮露可則是坐在兩人身旁。

 她嘴巴一嚼一嚼,正在啃著某種棒狀的物體。朕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但那看起來像是某種食物。應該是某種乾糧吧。

 妮露可配著金屬製杯子裡的飲料將食物大口嚥下。

 (水……?)

 這麼說來,這附近的確聽得到潺潺流水聲。

 身為統御黑暗的魔帝,朕於黑暗中的視力優於常人。定眼一看,這裡並不是走廊的一角,而是某間房間。

 而且,這間房間還位在分佈城中的水道旁。

 「啊啊,原來。這裡是……少女們的『休息室』嗎?」

 這裡是在過於廣大的魔帝城中,為了讓走累的少女們休息而四處設置於城內的房間。

 寬廣到毫無必要的空間內設置了休息用的椅子,不遠處的房間深處還有化妝室。這些對朕而言雖說沒有用處,但對少女們來說卻是不可或缺的設備,也因此才會有所準備。

 而同樣身為少女的《英雄協會(Guild)》四人則是恰巧利用這裡歇腳休息。

 「啊,太好了。看來你醒了呢。」

 愛麗絲坐在放著油燈的桌前,看著翻開的書本。她聽見鎖鏈的聲響,察覺是朕後把書闔了起來,翡翠色的光芒隨著闔上的書本消失。

 朕看見書中溢出的無數文字在桌上凝結,形成數個小小的塊狀物。

 (那是……鐵環嗎?……是椿的……)

 朕悄悄瞥向包裹在毛毯中的椿。

 這麼說來,她的鎧甲上無數的環狀裝飾品在與黑龍戰鬥時變為利刃,消耗了不少。愛麗絲應該就是趁現在為她補充。

 毛毯、食物、杯子與油燈等一定也全是由愛麗絲所召喚出來的。

 愛麗絲跟妮露可則是醒著負責守夜。想當然耳,她們是在警戒《英雄公會(Union)》,同時負責監視朕。

 朕的脖子上仍舊牢牢扣著伽鎖,從枷鎖上延伸的鐵煉牢牢扣在牆上。椿做的長刀插進鎖鏈之中,深深固定在牆內。

 「魔帝……你終於醒了說?哼,真是礙手礙腳的說。」

 妮露可把杯子放在桌上狠瞪朕一眼。

 「真是的,碰巧發現這種地方就算了的說。妮露可絕對不會忘記你給姊姊惹的麻煩,讓她特地揹你走來這裡說!」

 「嗯?是嗎,原來是椿把昏厥的朕搬來這裡的嗎。原來如此。」

 「……姊姊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累到先睡了的說!呸~!」

 「妮露可,太大聲的話會把椿吵醒喔,真是。」

 「唔……哼、哼!妮露可也要睡了說!」

 「哎呀,那麼在穆樂蒂醒來前,就交給我吧。睡覺前要先刷牙,知道了嗎?」

 「不、不要把妮露可當小孩的說。這點小事妮露可知道的說……」

 妮露可心不甘情不願地朝化妝室走去,應該是想去用裡面的洗臉檯吧。

 接著愛麗絲也從沙發上起身,但是她卻特地朝位在稍遠處的朕走來。

 她手上握著方才妮露可吃的棒狀食物,此外還有裝著水的杯子。

 「你要吃嗎?你應該什麼都還沒吃吧。」

 「呵,你還真溫柔啊。」

 「才、才沒有……你如果死了我們就傷腦筋了。只是這樣而已。」

 「我就喝點水吧,朕不需要攝食。朕雖然可以吃東西,不過不吃也不至於會死。朕的身體便是如此。」

 「哎呀,這麼說來真不愧是魔帝呢。跟凡人這麼不一樣嗎?」

 「但也不缺與凡人相同的地方。」

 朕接下杯子,潤過喉嚨後露出微笑。

 「比如說,對了。朕應該能生孩子喔?呵呵。」

 「咦?那、那種地方不用一樣啦!」

 「是嗎?對朕來說這十分重要。畢竟這是朕與少女纏綿並非毫無意義的證據啊。呵哈哈哈!」

 「……的確,確實留有這種紀錄呢。至今為止,已經有好幾位少女懷上了魔帝的孩子。可是無論是哪個孩子,都是不具有魔力的凡人小孩。雖然這些人都得暫時處於《英雄協會(Guild)》的監視下,不過每個人都身為普通人度過了一生。」

 這在書上或許也有所紀載,愛麗絲看向她留在桌上的書本。

 「所以,就研究成果上來說,得了出魔帝僅限於一代的結論……但無法確定這個成果是真是假。就我的推測而言,是因為這座城堡中有『心臟』存在,魔帝才具有身為魔帝的資格嗎……?」

 「喔?你就是人們所謂的探究者嗎?呵,眼光十分不錯喔。」

 「咦?這麼說……也沒錯。我的家族正是代代魔帝研究的第一把交椅,也因此獲得了教授(Professor)的稱號。所以我才會這樣,獲選成為代表《英雄協會(Guild)》的一員。絕對不是因為我比較老喔。」

 「原來如此。那麼,將朕做為研究對象養一輩子,你意下如何呢?呵呵呵。」

 「?啊、啊嗚!」

 「哪裡,沒有那麼複雜。朕不想死,也覺得在你底下生活不差……不過朕是所有少女的所有物,可不能讓你一人獨佔啊。呵哈哈哈!」

 「你在說什麼啦!」

 即使在黑暗中,朕也知道愛麗絲紅了臉頰。

 這個反應不錯——朕暗自呵呵笑了笑。

 (插圖)

 看來,愛麗絲並不怎麼排斥身為魔帝的朕。這件事在朕主動觸碰她的時候就明白了。她沒有甩開朕的手。

 (只要把《英雄協會(Guild)》的少女們追到手就好。看樣子這並非不可能啊。呵呵呵!)

 至少身為四人領隊的愛麗絲已經明顯地心生動搖了。這個計畫可行——朕如此確信。

 (只要能擄獲一人的心,情勢就對朕有利!而且朕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

 朕刻意現在喝完杯中的水,接著假借把杯子還給愛麗絲的動作握住了她的手。

 「!!」

 朕故意做到這個分上。光是握住愛麗絲的手,她就滿臉通紅動也不動。

 只有她心跳加速的聲音從朕的指尖傳來。

 ——就這樣把她摟進懷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嗯?)

 但就在此時,朕感覺到自己意料之外的心動。

 (……呵,居然。光是如此……連朕也心動了嗎?怎麼可能?)

 事到如今朕才終於察覺,朕是第一次踏上情場。

 傷腦筋。沒想到對朕來說,擄獲少女心之前的過程也是第一次體驗。

 就算如此,笑意還是不禁浮上嘴角。或許是因為朕也純粹享受著這份興奮吧。

 然而,與朕四目相接的愛麗絲忽然別開了視線。她握住空空如也的杯子,一溜煙逃出朕的掌心。

 「愛麗絲?」

 「……我的確從來沒有被男人說過這種話。可是,請你不要太小看我。」

 「什麼?」

 「我是高傲賢者的直系後裔。是上次,第三代英雄王出身的家世。我不可能被魔帝的花言巧語騙倒。」

 眼鏡下,愛麗絲的表情——已然取回了大人的沉著,絲毫不見朕能見縫插針的破綻。

 「!原來,你……你說前一個英雄王?嗯嗯……」

 (的確有幾分相似。)

 直到現在,朕才在愛麗絲的側臉上看到女英雄王的影子。

 英雄之中突然覺醒,獲得純白魔力的英雄王——那位前英雄王與眼前的愛麗絲確實血脈相連。

 而她也繼承了這份榮耀。

 「原來如此,也就是朕追不到你的意思嗎……」

 「沒錯。我相信達成這次任務,才是現在自己最該做的事。」

 「你的反應在四人中最為清純,朕原本以為能輕易擄獲你的心……是朕錯了。抱歉。」

 「咦?……我也、那個……在跟你直接聊過之前……我也不知道你是這樣,會跟別人道歉的人。」

 愛麗絲像是真的十分意外般,瞪大了雙眼。

 但是她沒有放下戒心。手上的杯子迴歸翡翠色的魔力,失去形體的無數文字在黑暗中消散無縱。

 「可是那有可能只是因為,現在的你只有Lv1……」

 看著魔法的殘渣,愛麗絲離開了朕身邊。

 「呵,朕可不會變喔。現在也好,過去也罷。」

 「說不定……真的是這樣。不過我們身為英雄的使命也不會改變。雖然出現了一部分像是《英雄公會(Union)》之類的人,但她們跟我們《英雄協會(Guild)》完全沒有瓜葛。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去,我們的這身血與肉都只為了討伐魔帝而存在。」

 妮露可回到了長椅旁。愛麗絲似乎不想讓她看到兩人繼續對話的樣子,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朕只能目送她的背影。

 就連四人中看似最容易得手、朕悄悄設為目標的愛麗絲都拒絕了朕。

 (這下可不簡單了……嗯……)

 朕該如何是好?答案當然不可能馬上浮現,所以朕再次躺在披風上。

 朕不缺思考的時間。身為魔帝的朕不需要睡眠,朕沉睡的時候,僅有復活前漫長的休眠期而已。

 ——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

 「唔唔,好睏……!朕還想睡!讓朕繼續睡~~~」

 「笨蛋!為什麼我們非得配合你不可啦。英雄公會(Union)的人還在城堡裡,我們得快點離開的說!」

 朕被椿用鎖鏈毫不留情地拉起,踩著踉蹌的腳步,走在早晨來臨後漸漸亮起的城內。

 朕身體的弱化程度超出預期。

 「沒想到朕的身體竟然變得跟凡人一樣得攝取睡眠……喔喔喔喔!」

 「真是,吵死人了。我們也都因為你只能換班小睡而已,大家都在忍耐耶?」

 「就是說喔。我也該死的睡眠不足呢。呼哇啊啊啊……」

 今天也以法器引路,走在前頭的穆樂蒂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這麼說。

 跟在她後頭的妮露可則是看似不擅長早起,尚未完全清醒。

 「……?奇怪?姊姊……好像有點毛茸茸的說?奇怪?」

 「嗚呀啊啊啊嗚嗚嗚!?等一下,妮露可!那裡是我的尾羽!?亂抓不行(有罪)啦!話說這不是毛,是羽毛!該死的沒禮貌!?」

 「好了好了,妮露可牽著我的手走吧。」

 「手?嗯,姊姊的手好溫暖的說……」

 「喔喔喔,妮露可!?呵,沒想到你這麼主動……朕不討厭喔?」

 「奇怪?……姊姊……有兩個?奇怪~?」

 「弄錯了啦!妮露可,我在這裡,這裡!真是的!」

 椿連忙把不小心弄錯而握到朕的手的妮露可拉開。

 可惜歸可惜,但也沒辦法。再怎麼說,朕也不喜歡佔還沒睡醒的少女便宜。

 (不過,還真意外。平常行為舉止如此成熟,害朕都沒注意到……)

 「真是的,就是因為這樣,妮露可還是跟小孩子一樣。」

 跟朕抱有同感的椿苦笑說,將阻礙與妮露可牽手的鎖鏈交給了愛麗絲。

 「對不起,愛麗絲,這能先麻煩你嗎?」

 「好的,我知道了。不讓你空一隻手出來的話,一有事情就糟糕了呢。」

 「就是這樣。啊,謝謝你幫我補充鐵環。」

 把朕的鐵煉交給愛麗絲後,椿彈了一下吊在鎧甲上的鐵環。

 昨天她只剩下左手的手環,以及髮飾上的幾個鐵環而已。

 「哪裡哪裡,椿在我們幾個之中戰力最強。不讓你隨時處於能戰鬥的狀態怎麼行呢。還有,如果只論威力的話,妮露可也很可靠……只是現在好像不太行呢。」

 愛麗絲口吐嘆息,卻仍然對緊緊依偎在椿身上的妮露可微笑。

 「可是沒想到妮露可居然變得這麼乖巧,也不毒舌了,真的好意外呢。」

 「她平常只是在逞強而已。只要再過一下,就會跟平常一樣有精神了吧?」

 「唔唔……嗯嗯……」

 「這麼說也是呢。好像到處都有休息室,等到了的時候就讓她洗個臉稍微打起精神吧。」

 「我也想洗臉呢!不過說真的,那裡如果有熱水就好了呢。」

 愛麗絲一提案,穆樂蒂就做出反應,椿也點了好幾下頭。

 「啊啊,我懂。如果還有淋浴間的話就更棒了呢!」

 「……超想洗澡的說。」

 妮露可這麼一嘀咕,加入了大家的對話。看來她好像稍微醒了。

 就清醒這點而言朕也一樣。聽到椿她們的對話,朕想起了某件事。

 「熱水與淋浴嗎?嗯,有喔。」

 「咦?咦,你說什麼?」

 「所以說……也就是浴場對吧?朕說有這種東西。你們看。」

 朕指向走廊的牆壁。

 牆上明顯浮現出四角形的突起,下面埋藏著將水送到休息室的水管,一直延伸到前方。

 「城中的水管都是為了居住於此的少女們所鋪設。與化妝室相同,這座城堡內應該各處都有設置眾人能一起使用的大浴場。」

 「「「「大浴場!?」」」」

 椿、愛麗絲、穆樂蒂——就連妮露可也同時睜大眼喊。

 被她們的魄力震懾而後退的朕只能點頭。

 「沒錯,毋須如此訝異。朕可是常常受少女們邀請一同入浴喔?呵呵呵!」

 「你以前怎樣不重要,既然有那種地方!」

 「當然要去了呢!!」

 「等等,大家先等一下!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可是現在先冷靜……」

 「冷靜分析的話,只要跟著水管走,就一定找得到浴室的說!」

 徹底清醒過來的妮露可指向走廊前方。

 「啊嗚嗚!這樣、這樣……真是!這麼說沒錯,可是!」

 「愛麗絲,我知道我們得儘快離開魔帝城。不過這裡既然變成了迷宮,就不可能那麼容易出得去,在那之前連一次澡都不能洗不是太糟糕了嗎?我們是女生啊!」

 「咦咦?我們是在說這個嗎?」

 「那當然!」

 椿直接了當地說。

 「沒錯,都已經睡眠不足,皮膚也該死的糟糕了,現在可是非常喔。特別是愛麗絲,你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呢……就年齡上來說。」

 「啊嗚!?你、你說誰老!討厭!!我還很年輕……應該還很年輕才對!」

 被穆樂蒂這麼一說,愛麗絲憤慨地回答。

 她似乎還難以接受,但是既然變成了三比一,她也無法就此忽視其他三人的意見。

 「好吧,就讓你們看看我的肌膚吹彈可破的樣子!」

 她最後自暴自棄似地這麼決定。

 喔喔,朕不由得眼光發亮,睡意也一口氣煙消雲散。

 「呵呵,很好很好……朕可是會好好期待的喔,愛麗絲!」

 「!?咦!這個,那個……啊嗚嗚嗚嗚!」

 「喂,你以為你也能洗喔?你這大笨蛋!」

 「什麼?朕不能一起洗嗎?怎麼會……!」

 朕打從心底一驚,眼前一陣天旋地轉,不禁差點當場昏倒。

 「齁~不準停下來喔,魔帝先生!你太失望了呢!」

 「嗚嗚……跟美少女在一起,為什麼偏偏只有朕……朕可是第一次嚐到這種屈辱啊!」

 「太、太誇張了啦。」

 「真的去死算了說,哼!」

 「好,乾脆讓朕一死了之吧!死後再次復活,那時再讓朕跟少女在浴池裡卿卿我我吧啊啊啊!」

 朕誠心誠意的懇求,少女們當然沒有接受。

5 魔帝城的大浴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