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 最初是最後最兇狠的陷阱

第一卷  2 最初是最後最兇狠的陷阱 「喔喔……喔喔喔喔……好、好痛!朕的頭頂好痛啊,椿!?」

 「吵死了!!就叫你不準再說這種話了!我絕對絕對絕~對,會把你砍死!」

 憤慨的椿用鐵鏈硬是拉起淚眼汪汪的朕,連痛苦蹲下的時間都不給,就這樣拉著朕走向石棺房的房門。

 「就是說的說!你只要難看地被姊姊砍死就好了說!」

 再加上,妮露可用比剛才更冰冷的眼神狠瞪著朕。

 糟糕了,朕如今在心裡這麼想,深刻體會到現在只有Lv1的痛苦。

 「難不成,怎麼可能!朕、朕的魔性魅力竟如此沒有效果!?你們就不能乖乖地被朕迷倒嗎!」

 「……白痴魔帝!」

 「當然的說!」

 「不可能……喔喔喔喔喔喔喔!」

 朕只能抱頭懊惱。

 「不、不行!朕不會就此放棄喔!對了……就算朕沒有完美的容貌,畢身所學的技巧也不可能退步!既然如此還是來接吻吧,椿!這次朕一定要用精妙的舌技讓你為朕傾——」

 「所以說!我不會!再讓你親我了啦————!」

 「喔噗!」

 朕試圖強吻椿,這次身體卻遭受她的手肘攔阻。銳角刺進朕的腹部,身體弓成く字形的朕最後只能痛苦呻吟。

 「哼!大快人心的說!」

 「魔帝先生真的該死的愛好美色呢。」

 在對朕投以鄙夷目光的妮露可身旁,穆樂蒂露出一臉驚訝表情。

 「關於魔帝洛基的確留有這種紀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不過,只有愛麗絲與其他三人不同,臉頰微微泛紅。

 「可是,那個,舌頭……在、在接吻的時候是要做什麼呢?」

 ——看來在這四個人當中,對男女情事最為好奇的就屬這位愛麗絲了。這或許能作為朕追求她時的破綻。

 朕雖然心裡這麼想,但現在的朕什麼也做不了,只能按耐著腹部傳來的痛楚,拚命忍住丟臉的呻吟。

 「好了好了!總而言之,我們走吧!要快點出去,給這個白痴最後一擊才行!」

 說完,椿一行四人毫不留情地帶著朕,終於來到了棺材房的門前。

 「咦,奇怪?門又鎖上了……也對,跟棺材一樣,剛才魔帝再生時,門也連帶跟著修復了。」

 施以華麗裝飾的金屬製門扉上,由內側架上了巨大的門閂。門閂再以魔法牢固地固定在門上。

 但是她們卻早已通過了這扇門,椿的刀乾乾脆脆地垂直揮落。

 門閂慘遭寸斷,厚重的大門發出尖銳的噪音向外敞開。

 這在朕耳中聽來是何等絕望的聲響。

 「喔喔喔喔喔……!朕、朕要求至少死在少女懷裡,或是大腿上的安樂死!對了,既然如此就四人一起——」

 「你的腦袋裡真的就只有這些呢。夠了,你給我閉嘴乖乖……咦?」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說——」

 「什麼鬼?走廊變了的說!?」

 「哇喔!來的時候不是這樣呢?」

 椿一行四人合力推開棺材房厚重的大門,走出門外——但所有的人都頓時啞口無言,茫然望著眼前能容納數人並肩通過、平凡無奇的城堡走廊發愣。

 究竟怎麼了?朕完全不明白。

 「不是這樣?走廊嗎?哼嗯……」

 朕跟著四人一同仔細端詳了走廊一番,但眼前只有朕司空見慣的石牆與地板。

 不過,朕知道走廊的形狀會隨著朕每一次復活有所不同。

 「哈哈,原來如此。你們會如此訝異的原因是因為走廊重置了嗎。不,可不只如此啊。伴隨著朕再次復活,城堡本身的規模跟復活前相比應該也一口氣膨脹了數倍。這也是為了阻擋入侵者的設計啊。」

 「!城堡迷宮化?……意思是城堡變成迷宮了的意思嗎?」

 最先理解的人是晃動著巨大胸部敲手的愛麗絲。

 「迷宮!?可是原本就已經夠大、夠複雜了耶?我們來到這裡都已經花了好一番功夫,出去的時候又會變難嗎!?等一下啦!」

 椿激起紅色的魔力。

 「呃……【吾劍歸來】!」

 一聲低語,她將手中的刀刃變回環狀,戴回她手握鎖鏈、牽著朕的左手腕。

 接著,她用空出來的右手掏出收在鎧甲中的某張紙條。

 「嗯?那是……」

 朕只瞥見一眼,但那看起來像是張地圖,上面八成記載著來到這裡的方法。

 只可惜,那在構造經過改變的城內一文不值。

 「啊啊~~氣死人了!」

 椿把紙條揉爛,扔到石地上。

 「這樣要怎麼辦啦……唉……」

 「妮露可來的時候,應該是從這間房間的右邊來的,所以左邊應該也有走廊才對的說?咦咦咦……」

 妮露可目瞪口呆地望著眼前筆直的通道。

 「嗯……而且,天花板好像變高了呢!?好、好像真的變大了呢!」

 穆樂蒂仰望著通道上方舉起雙手向上跳,但這點程度當然碰不到天花板。天花板的高度少說也有常人身高的五倍以上。

 「……怎麼會這樣。就算魔帝處於不完全的狀態,這座城堡的機能竟然也能正常運作!」

 就連愛麗絲也臉色發白。

 「殺了魔帝之後,棺材房外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可是那好像不是單純的崩毀!沒想這座城堡也跟魔帝一樣,會重複毀滅與再生,重新構築成新的迷宮」

 「也就是說,這座城堡的城牆之類的會自己移動嗎?……太誇張了。」

 椿下意識地伸出手,摸摸一旁的石壁。

 「我的刀頂多只能砍斷門栓跟鎖而已……!受不了,尤其是這座城堡的外牆,真的是太厚了!」

 「姊姊才不會不夠厲害的說!那道牆,連妮露可調配的藥物也會彈開,一定是被什麼奇怪的魔法強化過了說!」

 「嗯~如果有窗戶的話,有翅膀的我就能飛出去了呢~」

 妮露可跟穆樂蒂都各自看向牆壁口吐抱怨。

 只有愛麗絲一人轉向朕。

 「……容我確認一下,這座城堡沒有別的後門了吧,魔帝洛基?」

 「嗯?呵,你真要問身為魔帝的朕這個問題?」

 「是的,應該說,正因為你是魔帝,我才問的。」

 「沒有。出入口只有一個。」

 「這麼說……也是。你如果與這座城堡相連,就不會想要從這裡逃跑呢。」

 「也就是說,什麼意思?結果我們還是得回到進來時走的城堡正門才行嗎?」

 椿簡潔地用一句話說出了結論。

 「可是,這座城堡本身就是座迷宮,再加上如果就連大小都變了……啊啊啊啊!」

 「那時搖晃得那麼厲害,城堡裡階梯的數量說不定也改變了嗎?天花板都變得這麼高了,不是不可能呢!……城堡的入口在一樓,我們要走多久才到得了呢?嗚嗚……」

 穆樂蒂面露擔憂。

 她身旁的妮露可也藏不住心裡的焦急。

 「理性思考的確是這樣的說,可是隻要有魔法干涉就不知道了說。真的麻煩死了說!」

 「在這裡磨磨蹭蹭的也沒用!話說,既然知道至少有一個通往外面的出口,我們就應該往那裡走才對吧?總之快點出發吧,快點快點!」

 椿說了聲走吧,站在隊伍前頭,帶頭邁開步伐。

 其他三人理所當然跟了上去,朕也被拖起身。朕的鎖鏈還握在她手裡,不可能有權拒絕。

 無法脫逃,朕只好跟四位少女們一同走在從石棺房延伸而出的走廊上。

 當然,朕沒有任她們擺佈的意思。朕想活命,就只能儘快將她們追到手。

 不過——

 (呵呵呵,朕這就來吸引椿的注意力吧……接下來……嗯?喔喔?怎麼會?)

 即使想付諸行動,冷靜想想,朕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畢竟朕至今為止在擄獲少女心這點上可從未付出任何努力。

 (原來如此!不妙……!每次都是少女自己迷上朕……朕其實一次也沒有主動把任何少女追到手啊!!)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朕震驚不已,只能不斷咒罵這身Lv1的身體。

 「……嗯哼。啊啊,這個呢……你們幾個?」

 「吵死了。」

 朕姑且開口一試,卻立刻遭到椿一副愛理不理地反瞪。

 可是,其他少女呢?

 「哼!閉嘴乖乖走路就好了說!」

 跟在椿後頭的妮露可打死不跟朕對上眼。

 與其說迷上朕,不如說她對椿神魂顛倒。這份感情該描述為與戀愛相似的憧憬嗎?現在的朕若要涉足其中必定難上加難。

 (這下傷腦筋了。)

 事到如今朕才深深體悟到迷倒這四人有多困難。

 (最容易得手的,好像是愛麗絲……)

 然而朕光是看向愛麗絲,她就對朕露出露骨的戒心,甚至連走路也要跟朕保持距離。

 那麼,穆樂蒂又如何呢?

 「好!魔帝先生,你越走越慢囉。這樣喔!」

 她走在朕身後,用翅膀前端毫不留情地推著朕的背。

 「呵,不用如此著急……朕可是想多享受與你們悠閒漫步的樂趣喔?呵呵呵!」

 「我們該死的沒有這種心情呢。為了世界請你快點去死喔。」

 穆樂蒂面露微笑,卻仍舊殘酷地對朕拋下辛辣的言詞。

 不行,最不通情理的說不定是身為巫女的她。

 ——在此同時,唯有時間不斷流逝,走廊仍筆直地向前延伸。

 「欸,再怎麼說也太長了吧!?城堡裡面究竟變成怎樣了?」

 走了至少半小時,走廊仍然一成不變,帶頭的椿忍不住嘟噥道。

 「……這裡太陰暗了,該死的看不清楚。可是走了這麼久,好像還沒走完呢~」

 穆樂蒂眯起眼睛回答。

 照亮走廊的只有掛在牆壁上不停搖曳、以魔力點燃的藍色火焰。就連視力比人類優秀的亞人種少女似乎都無法看見走廊的盡頭。

 唉,此時愛麗絲嘆了口氣。

 「真的……魔帝覺醒後,城堡好像真的變大了呢。」

 「把物理法則當什麼了說!就因為這樣,妮露可才會討厭魔法什麼的爛把戲的說!」

 平時強勢的妮露可最為年幼,因此體力也比其他三人弱上一截。不知是否是腳步差距的關係,她為了跟上眾人看來十分辛苦。不過她卻絲毫沒有抱怨,努力走在椿後頭。

 不如說,最先氣力用盡的會是朕。由於只有Lv1的關係,體力惡化的程度出乎朕的意料之外。

 但是最讓朕的步伐感到沉重的,當然是因為朕的每一步都朝向終焉邁進——

 幸好,目前朕還得以延命。

 (若與過去相同,化為迷宮的城內可是十分寬廣喔。要是迷路,區區一兩天可走不出去啊,呵呵。)

 也就是說,朕還有很多時間能擄獲四人的芳心。

 即便如此,走廊的盡頭終究還是到了。

 「啊!那個是門呢!」

 翼人族(Bird)穆樂蒂最先指向前方。

 「門?……咦?」

 打頭陣的椿邊走邊回頭望向後頭的愛麗絲。

 「我們來的時候沒有門吧,愛麗絲!」

 「是的,城堡真的完全改變了呢……」

 「哼!真是麻煩的說!」

 就在妮露可嘆息的同時,朕也終於看見浮現昏暗走廊另一頭、四角形的兩扇門扉。

 「喔?那是……原來如此。」

 雖不及棺材房,那扇門也經過裝飾,且相當厚重。城內的格局每次都會改變,但原則上只要看門的設計就能得知門後究竟為何。

 「?欸,怎麼了?你認得那扇門嗎?」

 「應該不會錯,那是王座大廳的門。」

 朕嘴上如此回答椿,腦中浮現的卻是上次被英雄王所殺的情景。

 ——走近一看,門的樣式更為明顯。設計雖然與石棺房相似,但是這扇門的特徵是以黑色的金屬製成。絕不會錯。

 「什麼王座,真受不了。裝模作樣……嘿,【吾劍在此】!」

 椿在把鎖著朕的鎖煉交給穆樂蒂後,使紅色的魔力發出光芒。左手上的手環隨之變化成一柄長刀。

 她或許以為這扇門跟石棺房一樣上了鎖,但她的顧慮卻撲了個空。

 「哎呀?等一下,椿。這扇門是不是能直接用手打開?」

 「咦?……啊。」

 如同愛麗絲所指出的一般,通往王座大廳的門完全沒有封印的痕跡,就連門閂也沒有。

 「怎麼會這樣?輕鬆是好事就是了。」

 「嗯,畢竟這扇門只有通往復活後不再使用的石棺房。敵人都侵入至此了,再施予封印也沒有意義,或許這就是原因吧。」

 由於城內的構造每次都是自動形成,朕從未特別留意,不過合理判斷確實如此。

 (而且,王座大廳裡……也有那個呢。嗯。)

 「算了,總之推開就好了吧?那麼,我開了喔?」

 「姊姊,妮露可也來幫忙的說!嗯、嗯嗯嗯~!」

 手持長刀的椿與妮露可兩人開始推門。

 厚重的黑色門扉輕而易舉地敞開——現出後方遼闊的圓形大空間。

 「哇喔!該死的寬敞呢!」

 穆樂蒂帶著朕興高采烈地第一個踏進大廳內。

 「喔?這次的大廳是圓形的嗎?」

 朕也不禁為眼前比走廊還高的天花板、近乎廣場般寬敞的空間瞠目。就空間大小而言,和上次的大廳相差不多,但上次大廳的牆壁是六角形。

 大廳中的裝飾也有所不同。這次牆壁上掛著金色刺繡花紋的漆黑布幔,地面也不是走廊中粗糙的石地,而是鋪著潔白閃亮的石磚,反射出天花板水晶燈上搖曳的藍色火光。

 在這遼闊的空間中,金碧輝煌的王座就位在眾人通過的門旁。

 王座旁更羅列著無數張椅子。是過去美麗少女們每天輪流陪伴朕的座位。

 只可惜,現在座上沒有半個人。更別說朕不只無法坐在王座之上,還被鎖鏈牽著,走在大廳之中。

 「出口在那裡!」

 愛麗絲馬上指向大廳的另一頭。

 與王座遙遙相望,這間房間的出口敞開。出口沒有門,而是直接與一條走廊相連。

 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其他離開這裡的方法,四人當然帶著朕直接朝出口走去。

 然而就在此時,只有朕一人的眼中映照出染成一片漆黑的地板。

 「哎呀,椿。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喔?」

 「?幹嘛啦?」

 「或許只有身為魔帝的朕看得到,不過這裡有陷阱。」

 「咦!」

 朕一點出這點,四位少女全都倒抽了一口氣。趁四人忍不住停下腳步的空檔,朕站到帶頭的椿身旁。

 「朕雖然給了忠告,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為了不讓你們不小心誤觸陷耕,朕就在你身邊陪著你走吧。」

 「你說陷阱!?的確……魔帝既然復活了,這種機關就算跟著甦醒也不奇怪!」

 愛麗絲立刻露出戒心。

 但妮露可卻一臉狐疑地瞪著朕。

 「可是為什麼魔帝要跟我們說這些事情說?很可疑的說!」

 「齁~這麼說也是呢!」

 「呵,朕也是幾經思量才開口的啊。」

 就連穆樂蒂都在懷疑朕,太傷心了。朕哪有可能欺騙少女呢?

 「朕以這身Lv1的身體要如何脫逃?能做的頂多只有操縱黑暗這點把戲,還有像這樣辨別陷阱的位置而已。既然束手無策,慌亂也無濟於事。更重要的是,朕就是朕。」

 ——無論是否只有Lv1,朕的行為舉止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反正朕也不知道別種對待少女的方法。

 先不管能否追到她們——

 「至少,讓朕隨意行動便是。縱使朕與你們之間有魔帝與英雄的立場,朕也想好好享受與美麗的你們相處的時光,讓這段時間更久一點。」

 「……你還真是徹底地愛好美色呢。只有一下下也想體驗後宮的感覺嗎?」

 「正是如此,愛麗絲。呵哈哈哈哈!」

 「不要開玩笑了,笨蛋!」

 但是,與表示理解的愛麗絲不同,椿一把推開朕的身體。她直接從穆樂蒂手中搶下鎖煉,硬是向前走去。

 「喔喔……喔喔喔喔?椿,怎麼了?那裡不行,前面可是有陷阱啊!」

 「我才不信。為什麼在這種狀況下,我還非得相信你的話不可?」

 「不,等等。朕是真的……就說在那裡!」

 「咦?」

 喀答。朕的警告化為烏有,跺步向前的椿一腳踩上黑色的地磚。石磚的一部分明顯地向下一沉,椿連忙向後跳開。

 只可惜為時已晚。隨後,差幾步就要抵達的走廊入口前方突然噴出黑色的火柱。

 「呀啊!真的假的!?」

 「朕、朕就說了吧!很危險啊!」

 熱浪襲來,朕與四位少女匆匆退開。

 已經不可能從走廊離開了。足以讓一人環抱的數根火柱高高延伸至天花板,阻斷一行人的退路。

 不只如此,圓形大廳彎曲的牆壁整體也跟著噴出無數根相同的火柱,沒過多久就包圍廣闊的王座大廳,剎那間將黑色的布幔燃燒殆盡。火柱的威力之大,令椿等人也為之震驚。

 「No~!威力怎麼這麼強!?該死的Hot!!」

 「被包圍了說!」

 「後面……也、也不行!」

 立刻回過頭的愛麗絲目睹王座後方的門被火柱阻擋的光景。

 正是因為陷阱發動時通道會被阻絕,那扇門才會沒有上鎖。

 「所以朕才叫你們要小心了啊?真是傷腦筋……」

 朕只能無奈地搖頭。

 「少囉嗦!這下要怎麼辦!這樣出不去吧!?」

 椿似乎是想挽回她的失態,將鎖鏈拋給愛麗絲,舉刀面向前方。她難道是想劈開阻擋走廊的火柱嗎?

 不過她卻連走進刀鋒砍得到的距離都無法做到。

 「好熱!……這、這什麼火啦!」

 「黑色的火根本不可能存在的說!是怎麼燃燒的說?所以人家才討厭魔法的說!」

 妮露可從白袍中拿出數個小瓶子,但她判斷無法以內容物滅火,只能猛抓銀色的頭髮。

 只可惜,陷阱並非僅此而已。

 「啊……抱歉打擾各位……真正的陷阱在這裡喔。」

 朕為了讓少女們理解,用手指向王座大廳的中央。

 那裡出現一團突然聚集的濃稠「黑暗」。

 回過頭的四人隨著詫異的表情繃緊全身。暗藏於水晶燈光芒的陰影處,大量的影子從天花板上一滴一滴落下。暗影在眼前收縮凝聚,直到濃度突破極限,一口氣膨脹開來。觸碰到地面時,影子已然化為實體,劇烈的震動搖晃整座大廳。

 在眼前顯現的,是一頭以魔力暫時獲得生命的魔獸。

 「該死的扯耶?ㄌ、ㄌㄌㄌㄌ……!」

 「是龍的說————!!」

 穆樂蒂與妮露可看著三隻血紅色眼睛不停轉動、最兇惡的魔獸——「黑龍」驚慌失措。

 背上沒有翅膀,卻有著粗壯的四肢,全身佈滿閃亮溼潤的黑色鱗片,龍緩緩抬頭。長滿兇惡獠牙的血盆大口足以吞下一個人;巨大的身軀能輕易比下一座平房;宛如樹幹般粗壯的尾巴光是敲擊地面便使大廳為之震動。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朕忠誠的奴僕以兇狠的面孔震動四周的空氣——

 「黑龍!?……是紀錄中最強的魔獸!!」

 眾人當中只有愛麗絲勉強手持書本,目光掃過上頭寫著的資料。

 「正是黑龍。」

 唯一保持冷靜的朕如此說道。

 但,下一瞬間——椿的利刃架上朕的脖頸。

 「你做了什麼啦!你、你有辦法解決吧!!」

 「不,這條龍可不是朕叫出來的喔?踩到陷阱的是你吧,椿?」

 「少、少囉嗦少囉嗦少囉嗦!」

 「你想用龍逃跑的說?服從果然只是假裝的說!」

 「魔帝先生真的該死的惡劣啊。齁~」

 「別慌。朕從無與你們交惡的意思,打從一開始就沒有。」

 朕對慌亂的少女們直接了當地說。

 若是隻考慮讓朕存活的方法,這的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朕做不到。

 「先把話說清楚。朕不會為了存活而去危害你們這些年輕少女的生命。」

 「咦?……你說真的?」

 椿的刀尖隨著猶豫晃動。

 「理所當然,何須多問?呵,少女是應當憐愛的對象,絕非仇敵吧?正因如此,朕才不會做這種事。朕哪有可能讓任何人傷害你們柔嫩的肌膚?」

 朕按住椿的刀的刀腹,把刀推開。就這樣一人站到前方。

 「啊!你、你在做什麼!?」

 「毋須擔心。朕可是魔帝啊?任何魔獸皆無法反抗朕。」

 儘管握著與項圈相連鎖煉的愛麗絲慌張地喊,朕卻還是安撫她,面對黑龍。

 「總而言之,正是如此。黑龍啊!已經夠了。」

 『咕嚕嚕嚕嚕嚕……』

 黑龍的三隻眼睛看到朕,意外似地張了開來。

 魔獸的智慧不高,雖無法操縱言語,但至少聽得懂朕說的話。

 「迴歸暗影,消去包圍大廳的火柱。聽到了嗎?」

 然而就在此時,朕察覺到了某個異狀。

 「嗯?黑龍?……你!?」

 位於朕遙遠的上方,黑龍巨大頭部的口中微微冒出與火柱相同的漆黑火焰。

 它緩緩開始吸氣。

 「等等,這是什麼意思!口吐龍息是想做什麼!沒有必要使用廣範圍攻擊!你為何不聽從朕的命令!?」

 「等一下,怎麼……感覺有點不妙!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椿感受到危險的氛圍,擺出架式。

 朕雖然想說沒問題,但黑龍血紅的三隻眼睛卻不允許朕把話說出口。不知為何,它眼中明顯透露出對朕的敵意。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黑龍高聲唯吼,口中同時吐出將一切燃燒殆盡的黑炎。

 「快、快散開————————!!」

 愛麗絲大喊,四位少女同時採取行動。穆樂蒂連忙張開翅膀,振翅逃向空中。

 那時朕的鎖煉也被用力一扯,不是被愛麗絲,而是被椿硬拉到地上。

 「唔哇!」

 朕當然直接摔到堅硬的地面上,全身撞得歪七扭八——漆黑的火焰在下一刻掃過身邊。

 鋪設美麗石磚的地面瞬間溶解、沸騰,露出底下堅硬的地表。

 「怎麼可能……!剛剛為什麼?它顯然是想把朕跟椿她們一起——」

 在最後一刻散開的眾人總算避免直接被火焰擊中。即使如此,高溫還是燒灼著皮膚與頭髮。

 「這邊!!」

 椿拉起倒在地上的朕,與黑龍拉開距離。再吃下一記龍息可不得了。

 其三人也一樣,沒有人在原地發呆,而是儘量遠離黑龍。

 ——黑龍擺動著長長的脖子望著這副景象,眯起了三隻紅眼。

 (它在笑?這傢伙!)

 「為什麼!你是故意攻擊朕的嗎?朕可沒有下這種命令……啊。」

 難不成。朕想起某件事,啪一聲一彈手指,在掌中召喚出漆黑的魔鏡。

 「慘了。原來如此,是等級……!」

 「?說什麼啦你?這究竟……它不是聽你的命令才攻擊的嗎!」

 「不是,不是這樣,椿……魔獸是隻服從比自己等級還高的存在、極為單純的魔法生物。」

 將魔鏡朝向黑龍的朕如此確信。

 「其他魔獸間的指揮系統便是依此成立,只是沒想到居然連朕也是!!」

 「咦?怎麼會……」

 「沒錯,因為現在的朕只有Lv1。」

 鏡中所出現,代表黑龍強度的數值竟然有『112』——

 完全體時的朕當然能輕鬆凌駕於這個等級,但是現在的朕束手無策。

 「Lv1的朕不可能控制得了Lv112的龍!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唉……」

 「喂!那這下要怎麼辦啦!」

 「不,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無法控制。黑龍像是在選擇獵物一般悠然擺動頭部,看似正在享受難得重新獲得的生命。

 此時,朕感受到比自己身為目標更為驚悚的恐懼。

 這傢伙想在朕的面前殺了少女嗎?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最糟糕的事態,朕說什麼也不能讓它發生!朕再次試圖站到黑龍面前。

 然而,椿一把揪住鎖煉阻止了朕。

 「嗚惡!!……椿、椿你做什麼!」

 「誰才是笨蛋啦!你剛剛是想去龍那裡對吧?你想死嗎!?」

 「是啊,沒錯……朕只要在這裡被龍所殺,你們就不會遭受波及了。這主意不錯吧?」

 朕還是會擔心她們會不會被捲入隨後發生的崩壞之中——但朕想不到其他脫離眼前窘境的方法。

 可是,紅髮刀士卻不允許朕這麼做。

 「我不準。你以為我們花了多少功夫才抓到你?」

 「什麼?別傻了,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你們跟朕不同,無法死而復生啊?」

 「啊啊受不了,吵死人了!夠了給我閉嘴,你……」

 「姊姊,小心!它好像想做什麼的說!!」

 這時妮露可的尖叫傳了過來。

 正如她所預料的一般——黑龍展開下一個行動。它移動粗壯的四肢,開始在大廳中旋轉。頭離朕與椿的所在位置遠去,取而代之的是將覆蓋著堅硬鱗片的尾巴急速朝兩人逼近。

 「什麼!?」

 尾巴描繪出橫掃這整座空間的軌道。除了位於空中的穆樂蒂之外,黑龍想一舉將眾人擊潰。

 緊接著,尾巴最先抵達朕與椿兩人。

 「快、快點逃喔!」

 穆樂蒂高聲警告,但這記攻擊並無法輕易躲過。

 「椿,拜託你了——————!」

 因此愛麗絲下令以閃躲之外的方式處理。

 「我知道啦!我做就是了!」

 椿如此回應,拋開朕的鎖煉,雙手緊握長刀。

 「什麼?你……」

 「我說過了,我不準。你給我乖乖待在後面!受不了,不要每個人都……小看我啊,你這黑色大蜥蜴————!!」

 椿站到朕前方,面對逼近的巨大龍尾,霎時間從全身釋放出無數鐵環。

 那是她身上的鎧甲與頭髻上的鐵環。在椿頭上散開的鐵環全部都閃耀出紅色的魔力,在空中變形。

 「【萬千之劍,在此】!……【萬華】啊啊啊啊啊啊!!」

 無數鐵環與手環相同,變形為利刃,每一把都是形狀不同的武器。

 有細長的太刀、有粗獷的短刀、更有長槍與雙刃斧。

 所有武器隨著椿揮下的刀一齊落下,形成總數超越數十把的劍雨。

 目標當然只有一點——黑龍的尾巴。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數以十計的刀刃刨進黑龍佈滿黑鱗的尾巴。

 利刃綻放出紅黑色的血肉,將尾巴前端斬飛。

 『嘎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不愧是姊姊的說!」

 妮露可在遠處看著因疼痛而掙扎大吼的黑龍歡呼叫好。

 「就是現在!」

 接著,趁黑龍畏縮的空檔,愛麗絲跑向阻斷走廊的火柱。她手中握著書本,試圖用魔法進行召喚。

 「我會想辦法把空隙撐大!總之就請大家趁這個時候從這裡逃跑吧!這樣龍巨大的身體也會追不上來!!」

 真不愧是年長的隊長,她冷靜地分析現狀。

 然而,椿卻得意地搓了搓鼻子。

 「比起這個,我可能會先打倒這條小蜥蜴呢!好,再放一次大招!」

 「椿,朕承認你的確厲害……只不過非常可惜,這點程度可是傷不倒黑龍喔?」

 「咦?……騙人!?」

 朕的忠告讓得意忘形的椿頓失血色。

 畏縮的黑龍收回斷掉的尾巴,再次將頭轉向眾人。

 三隻紅眼中透露出更為濃厚的恨意。不只如此,隨著啵啵啵的聲響,被椿斬飛的尾巴前端開始再生。

 (插圖)

 不只沒有造成多大傷害,還反而惹它生氣了。

 「挺厲害的嘛。龍就是要這樣才對……!」

 椿像是這麼說「可是我不會輸」一般再次舉刀,這個少女還想繼續跟黑龍戰鬥。

 不過朕這時察覺,黑龍一聲不響,正開始用力吸氣——

 「糟糕!這次是龍息!!」

 「咦咦?是剛剛的火焰龍息!?這、這樣……用刀擋不下來啦————!」

 椿顯然慌了手腳。她見過黑色火焰的威力,除了直接躲過攻擊之外別無他法。

 缺乏阻止龍息的辦法,兩人只能儘量逃離黑龍,爭取躲過攻擊的距離。即使如此,仍然沒有任何能順利躲過這次攻擊的保證。

 口中漏出黑炎的黑龍像是知道這件事情般,邪惡地眯起三隻紅眼。它在嘲笑朕。

 但,就在這個時候。

 ——在無與倫比的熱浪襲捲的前一刻,蒼色的閃光突然射進大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