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COS·FREE

第一卷  第七章 COS·FREE 在cosfree的前一週,蒼完成了暗黑露娜的服裝製作。

 於是立刻在家裡試穿。

 給愛歌化妝、換衣服……

 月瀨家的客廳裡,暗黑露娜降臨了。

 與露娜原本的甜美蘿莉魔法少女風格大相庭徑的哥特朋克。

 蕾絲禮服讓人聯想到漆黑的新娘,肩膀和肚臍大膽地暴露在空氣中,從撕裂的裙子下能窺視到一雙穿著長筒靴的修長美腿。

 通過化妝對眼型進行了改造,目光比平時的愛歌更加銳利。

 她的嘴角浮現出輕蔑所有男性的小惡魔般的笑容。

 「哥哥……跪在那裡!」

 那高壓的態度,看不出一絲過去露娜的影子。

 聽到命令的蒼,當場跪了下來。

 暗黑露娜踏著地板款款走來,緊緊抱住了跪在地上的蒼的腦袋。隔著漆黑的薄衣,蒼的面龐被埋在暗黑露娜甜美柔軟的乳房中。

 「謝謝你,哥哥……這是最棒的作品。」

 暗黑露娜小聲說道。劇中並沒有被露娜稱為哥哥的角色。

 但蒼沒有產生任何違和感,接受了這句話。

 暗黑露娜繼續低語。

 「……最喜歡你了,哥哥。」

 心臟撲通一跳。

 蒼原本就不是史黛拉派,而是露娜派的。那個露娜,一邊叫自己哥哥,一邊說著最喜歡,然後緊緊地抱住我……對宅男而言這一狀況實在太過理想了。

 蒼陶醉地感受著暗黑露娜的話語和體溫──回過神來。

 這傢伙是愛歌。

 ──感覺比以前更能摧毀理性了,真是危險。

 「最近的你很愛撒嬌啊。」

 蒼將意識轉換到哥哥的立場,如是說道。

 ……最喜歡,將這種話說出口還是自上小學以來的第一次。

 肌膚接觸也變得頻繁了。

 只是一直在忍耐,對愛歌而言這才是本來的樣子吧。

 「我偶爾也想把感情明確地傳達出來。哥哥呢?」

 「當然最喜歡了。」

 但只是作為家人。說到底,是哥哥對妹妹的「最喜歡」。

 「嘿嘿……我知道。畢竟哥哥從以前起就最喜歡我了。」

 愛歌得意忘形地笑著,愈發用力地抱住了蒼的臉。

 「作為感謝……你可以盡情品嚐露娜的胸部……」

 這種誘惑性的台詞,露娜是不會說的,但暗黑露娜的話就有可能。

 愛歌不會,而暗黑露娜會做的淫亂行為。

 她搖晃著胸部,用乳房摩擦著蒼的臉頰。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能強烈地感受到兩團柔軟豐碩的果實和彷彿混合了大量砂糖的牛奶般的香味兒。

 蒼心跳加速──清醒了過來。

 自己並不是在享受暗黑露娜的胸部。

 她是自己的妹妹。

 儘管如此,為了抑制想要永遠沉淪下去的慾望,還是費了一番功夫。

 這傢伙,就算是在cosplay 暗黑露娜,也做過頭了吧……。

 ──就像之前的豪言壯語一樣,無論愛歌如何撒嬌,都不能失去作為哥哥的體面,必須堂堂正正地接受。

 因為自己已經有戀人了。

 「……夠了吧,快放開。」

 蒼掙脫愛歌的懷抱,站了起來。

 愛歌抬頭望著他,惡作劇般地笑了。

 「吶,我有個東西想讓哥哥看看。」

 「什麼?」

 聽到蒼的反問,愛歌小跑著離開了客廳。

 回來的時候她手裡拿著一團白色的胚布,大概是從自己房間拿來的。

 那是──cosplay服裝的試製品。

 因為是白色的,所以很難分辨,但那是埃德爾巴爾德長官的衣服。

 「嘻嘻,我也偷偷做了哥哥尺寸的服裝。」

 「我的尺寸?我又沒有測過,為什麼……」

 「你買高中制服的時候不是量過嗎,我偷偷把它借來了。」

 原來如此,這樣的話就可以瞞著蒼做衣服了。

 「……你知道我是專門負責製作的吧?我不會站在展示的那一方。」

 「最開始的時候不是啊。」

 最開始──用紙箱做的周邊玩魔法少女遊戲的時代。

 那個時候,蒼也一起盡情地玩著……。

 被這麼一說確實是這樣。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自己成了負責幫愛歌cosplay的專業人員。

 「哥哥最近總是回來得很晚。趁這段時間,我在工作室裡試著做了一下,很不錯吧?」

 蒼從愛歌那裡接過服裝樣板,打開看了看。

 在他看來還不成熟……但蒼比誰都明白自學的困難。

 很值得欽佩。但是,所謂胚布,就代表這還只是個未完成的作品。

 「接下來我們一起做吧。哥哥也是,如果不是試穿後仔細調整過的衣服,就無法接受吧?」

 堅持貫徹試穿和微調,是蒼的風格。

 愛歌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才無法制造完美的驚喜。

 「然後……在cosfree上一起玩cosplay吧?就像以前的過家家一樣。」

 愛歌抬眼窺視著蒼的表情。

 「不行?」

 「……沒辦法啊。」

 蒼想起最近沒怎麼陪伴過愛歌。

 「不過為什麼偏偏是埃德爾巴爾德。」

 調教暗黑露娜的男人……。

 和cosplay成暗黑露娜的愛歌站在一起,完全就是個變態兄長。

 「因為你不是很中意他嗎。」

 愛歌奇怪地笑了笑。

 之後的一週──蒼和愛歌兩個人完成了埃德爾巴爾德的服裝,

 迎來了cos·free的日子。

 ◇

 說到coser,最出名的可能就是他們作為漫展上的名產的形象。

 事實上,日本cosplay文化正是發祥於漫展。

 但漫展的主角,終究不是cosplay。coser說到底只是配菜。

 隨著cosplay文化的成長,cosplay已經超越了漫展贈品的立場……最後,coser單獨擔任主角的『cosplay活動』在全國各地紛紛舉行。

 其中之一就是『cos·free』。

 蒼和愛歌來到作為會場的公園。

 cos·free是在藍天下進行的室外cosplay活動。

 在公園內,可以自由地進行角色扮演和攝影。

 蒼走向前台。

 「coser有兩位。」

 coser與一般參加者(攝影師等)的費用和待遇大不相同。蒼作為coser參加,這還是第一次。

 把自己和愛歌的登記一併處理完,接下來就要去更衣室了。

 「那麼,哥哥,換好衣服就在這裡集合吧!」

 愛歌戴著超不合適的太陽鏡說道。

 為什麼要戴太陽鏡呢?因為她臉上已經化好了基本的妝容。

 活動中蒼不能一起去更衣室,所以角色扮演的收尾工作將由愛歌自己完成。

 「……這次我也是coser,所以必須換衣服啊。」

 蒼嘆著氣走向男更衣室。

 更衣室裡擠滿了coser。地板上劃分了一個人的空間,為了不被擠出這個區域,必須快點做好準備。

 蒼迅速穿上衣服,用手鏡照出自己的面容。

 ……不喜歡這張臉。

 說實話沒有為愛歌化妝時的那份動力。

 ……但如果因此偷懶,那就是對原作角色的褻瀆。

 蒼一邊想象著埃德爾巴爾德長官的樣子,一邊試圖喚起對他的思念……,

 不行,說實話自己對這個角色並沒有那麼深的執著……,

 嘛,這身衣服也是難得的好作品……,

 抱著這樣的心情,給自己化妝。

 不久,蒼帶著『我就是埃德爾巴爾德』的心態,走出了更衣室。

 想調教女人……而且還是高貴的魔法少女……。

 「侵犯你……!」

 他低聲嘟囔著,臉上浮現出邪惡的笑容。

 雖然怎麼看都是個變態,但這就是所謂的角色扮演。

 「哇!是埃德爾巴爾德長官!請讓我拍張照!!」

 背後有人搭話。

 聽到這樣的請求,只要是coser誰都會很高興。

 蒼強忍住喜悅,模仿埃德爾巴爾德長官皺著臉回過頭來。

 在那裡的是星乃栞。

 ──穿著暗黑史黛拉的服裝。

 沒聽說她要參加這個cos活動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星乃同學?」

 「誒……蒼君? !」

 栞也停頓片刻後,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蒼君也要cosplay嗎!?誒,為什麼不告訴我呢!!話說超帥的啊,埃德爾巴爾德長官!!」

 說著,啪嗒啪嗒地跑到蒼身邊。

 手裡還拎著一個大大的提包。會場裡是有儲物櫃的。但還抱著行李,說明她也剛換好衣服。

 「星乃同學為什麼會在這裡?」

 「因為瑪娜瑪娜的賬號上不是已經預告過要參加cos·free了嗎?」

 ──仔細想想,她是知道瑪娜瑪娜賬號的。

 像這樣參加同一活動,並非偶然。

 不過……總覺得身為現役模特的她和這種真人cosplay活動無緣,實在是難以想象。

 在蒼的印象中,cos·free是和愛歌一起的活動。

 因此在和栞的對話中,他從來沒有提過這方面的話題。

 ……倒不如說,她現在這幅模樣在事務所那邊沒問題嗎?

 晴天下,栞以相當高的露出度燦爛地微笑著。對事務所而言會不會很糟糕啊?

 「星乃同學才是,要參加的話就跟我說一聲啊……」

 「嘿嘿,因為我想讓你吃驚一下……驚喜成功!」

 「哥哥,讓你久等了!……咦,這個人是……」

 背後傳來一個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的聲音。

 栞突然容光煥發。

 「瑪娜瑪娜!現實中瑪娜瑪娜的暗黑露娜!!我是你的忠實粉絲,真的太棒了!!那個,攝影可以嗎?!或者說,能不能請您跟我合拍一下?」

 本已經習慣應對粉絲的愛歌,嚇了一跳,躲到了蒼的背後。

 「哥、哥哥……這人怎麼回事?」

 「我的同班同學,喜歡cosplay,好像是瑪娜瑪娜的粉絲。」

 「是的,我是粉絲!我叫星乃栞!」

 「星乃栞……高中部的女帝?」

 愛歌的聲音有些僵硬。

 「……為什麼哥哥會認識冰之女帝?」

 冰之女帝的綽號,似乎在初中部也廣為人知。

 ──而且愛歌沒有喜歡時尚到憧憬她的地步。

 這傢伙明明很喜歡cosplay,平時卻只穿運動服。

 「女孩子可以這麼不注重自己的打扮嗎?」蒼曾經擔心地問過。

 「哥哥不會在意這種事的吧?」愛歌只是一笑了之。

 確實,蒼知道愛歌很可愛,也知道她化了妝再進行cosplay後會變得光豔照人,所以並不介意她總是穿著老土的T恤。

 時尚是為了得到不特定的多數人的喜歡,對外的行為。

 ……愛歌在根源上沒有這種意識。

 這與因為外界的稱讚而找回自信的栞,本質一定是完全相反的。

 因此,愛歌可能從直覺上就知道和栞合不來。

 儘管是初次見面……愛歌躲在蒼的背後「咕嚕嚕……」發出警戒的聲音。

 簡直就像戒備心超強的博美犬一樣。

 「那個那個!請讓我拍張照,瑪娜瑪娜小姐!!」

 栞仍步步緊逼。

 她對別人的敵意說不定有些遲鈍。

 「嗚嗚……」

 威嚇沒有奏效,愛歌退縮了。

 「怎麼回事啊,這個自來熟的現充……但是,這件衣服……」

 愛歌把栞的衣服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低聲說:「嗯……」

 大概是被其高品質所折服了吧。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是蒼做的服裝。

 「話說回來,月瀨君也是埃德爾巴爾德長官,我們一起合作吧!」

 栞說道。……她沒有在愛歌面前叫自己「蒼君」,蒼偷偷鬆了口氣。

 「和你合作?」

 「是啊!因為暗黑露娜、暗黑史黛拉和埃德爾巴爾德長官都聚齊了!這個公園……就像『大洋洲森林攻防戰』一樣!」

 被樹木掩映的地點。如果要在這個公園裡進行角色扮演的話,只要是玩過凌辱慾望的人都會想起那個場景的吧。

 「這……也許不錯……」

 愛歌的眼睛閃耀著光芒。

 如果拋開私情,栞作為合拍攝影的對象應該是無可挑剔的。

 所謂『合作攝影』,是指多名coser在共同的作品中,將世界觀結合在一起進行拍攝。

 有熟人之間事先準備的,也有在活動中不認識的coser們即興演出。

 如果是同一部作品的cosplay,光憑這點就能成為打招呼的契機。

 通過這種方式,coser間的交流不斷擴大。

 ──公園內一片嘈雜。

 「東入口附近,正在進行非常高質量的合作攝影哦!」

 「……是瑪娜瑪娜公主!瑪娜瑪娜公主來了!!」

 「不過另一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

 「竟然是在下的數據庫中沒有的coser……? !」

 抱著攝影機、三腳架和反光板的重裝備宅男們,以不會撞到別人造成困擾的速度在公園裡奔跑,然後在東入口附近集結。

 瞬間,愛歌的面前就排起了長隊。

 「瑪娜瑪娜,請看著這裡!……那個,蒼的埃德爾巴爾德可以挪開點嗎?」

 端著攝像機的阿宅,也就是所謂的攝影小哥毫不客氣地說道。

 雖說是小哥,但不用說也知道比蒼年長很多。

 蒼說著「啊,好的」,想要離開。但是,

 「不行!哥哥必須一起拍!」

 愛歌立刻發飆道。

 相熟的攝影師撓著頭說:「真沒辦法啊」繼續做著拍攝的準備。

 「今天蒼也在cosplay呢。」

 「哎呀,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

 蒼苦笑著回答。

 瑪娜瑪娜是兄妹coser的事,在cosplay界算是人盡皆知。

 公主一樣的妹妹和被她的任性所折騰的哥哥──這種令人莞爾的構圖,在攝影師的大叔中很受歡迎。

 「請記得把照片發給我哦!」

 每次拍攝結束後,愛歌都會這樣打招呼。

 這是coser和攝影師的固定對話,其中包含著一種『不能在沒有修圖的情況下公開糟糕的照片』的無言的壓力。

 攝影師離開後,下一個攝影師開始準備。

 順序是絕對的。愛歌不喜歡很多人環繞coser一齊拍攝的『圍拍』。

 被允許的時間是每人約兩分鐘。為了在這期間拍出最好的照片,攝影師乾脆利落地開始設置反光板和三腳架。

 ──平時自己是在外圍,但即使站在一起從被拍攝的立場上觀察……愛歌作為coser『技能』果然也非同凡響。

 攝影師的相機和觀看拍攝的人群的視線,都準確地對準了愛歌。

 蒼的埃德爾巴爾德變成配角是必然的。畢竟是男人。

 但是,栞扮演的暗黑史黛拉明明也在旁邊。

 儘管如此,這次拍攝的主角依然是愛歌。

 並不是栞的cosplay不行。服裝和化妝的質量自不必說,本人的美貌也是出類拔萃。而且她已經習慣了被拍攝,沒有絲毫的緊張。

 ──雖然是第一次參加,但已經不是普通的coser了。

 就算這樣,她與愛歌間仍有著決定性的差距。

 栞曾經評價愛歌「她知道讓自己發光的方法」……的確如此吧。

 蒼胸中湧起強烈的衝動。

 ……想拍愛歌。想轉到拍攝方面。

 對我來說,cosplay……不是表演,而是拍攝愛歌本身。

 「不好意思,三個人的合作到此為止!」

 ──愛歌根據心情指定了隊伍的末尾,拍攝到此結束。

 她對攝影師的態度非常傲慢。

 基本上是『用不著你們,有哥哥拍就行了』的立場。

 攝影師大叔們也知道,無論配備多麼高級的器材,再怎麼磨鍊拍攝技能,也敵不過『哥哥』,所以只能苦笑。

 「……你的cos名是什麼?」

 愛歌一邊用毛巾擦汗,一邊有點高高在上的對栞問問道。

 ──愛歌能詢問cos名,是承認對方是coser的證據。

 是一邊合作拍攝,一邊觀察著栞的表現吧。

 愛歌最厭惡的就是那些只會趕流行卻沒有愛的coser。

 從栞的角色扮演中,無疑能感受到她對原作無可爭議的熱愛。

 星乃栞是現役模特……但在這之上,她還是一名資深宅。

 「我是藝能事務所fiesta所屬的星乃栞!是瑪娜瑪娜的超級粉絲!」

 栞因為引起了愛歌的關注,「姆呼」高興地哼著鼻歌說道。

 愛歌「哈?」露出了疑問的表情。

 「……那個,不用cos名嗎?」

 「cos名是什麼?我是用本名做模特的。」

 「啊!?等等,哥哥,這孩子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嘛!為什麼什麼都不教就讓她cosplay呢? !」

 愛歌做出一副恐怖的鬼臉仰視著蒼。

 「不,我也沒想到星乃同學會突然參加cosplay活動。」

 愛歌嘆了口氣,把臉轉向栞。

 然後「看好了!」用力揮了揮手。

 周圍應該已經拍完的攝影師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停地觀察著這邊的情況。拍攝結束了他們卻不離開的理由是……。

 「看到了沒?那些宅男們都在等待這個對話告一段落的時機,然後跑過來和你搭訕。」

 「什麼? !」栞大吃一驚。

 愛歌指著有名的攝影師們。

 「站在那裡的是火箭筒壽夫。一邊炫耀價值200萬的攝影器材,一邊說要成為你的專屬攝影師。一旦交換了聯繫方式,就執拗地提出單獨見面的邀請,意圖吃掉coser的知名黑攝影師。」

 「吃……? !」

 「那位是也會參加一般活動,開過個人展的攝影師。說著只要自己拍攝就能馬上成為大明星……這樣的甜言蜜語,一個接一個地吃掉coser。俗稱清道夫……」

 吃,當然是性的意思……。

 「那邊有個大出版社的不良編輯,說只要靠我的關係就能出寫真集,然後把coser們吃幹抹淨……」

 天使一樣的愛歌,揭露著cosplay界地獄般的陰暗面……。

 「在那裡的都是些單純的人渣帥哥,只是用手機隨便拍幾張照片的混蛋,但光憑帥哥這點就把coser們吃的連渣都不剩。」

 「大家都只是想吃coser嗎? !」

 「是啊!嘎嘣嘎嘣的!!」

 ──說到coser和攝影師的地位,大家可能只會想到攝影師被當作奴隸的從屬關係。

 但事實也不一定就是如此。

 很多coser不具備攝影的器材和技能。

 因此,技術高超的攝影師拍攝的優質照片,對活動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coser也依賴於攝影師,是相互依存的關係。

 這樣一來,在『高級攝影師』中,就會出現把cosplay活動當作單純的約炮場所的人。如果有門路和實力,這只是輕而易舉。

 「……愛歌只是舉了一些極端的例子而已,以正當的理由向coser打招呼的攝影師也是有很多。」

 蒼姑且維護了他們的名譽。

 「不過也有危險的傢伙。如果不起眼還好,但你一下子就被很多攝影師盯上了。對這樣的人,如果你毫無防備地說出自己的本名和SNS賬號。他們就會以網絡警察般的技術和執著,查出目標coser的地址和個人信息……」

 栞「這、好可怕……」瑟瑟發抖。

 「嫉妒你的同性有時候也會來騷擾你!」

 栞無精打采地低著頭,縮成一團。

 「我現在感覺心灰意懶,就叫『懶懶』算了……」

 「嘛,什麼都可以。要是被問起名字,記得回答cos名哦!」

 對話就此中斷。

 於是,周圍的攝影師們一齊朝栞圍了過來。

 當然,愛歌也吸引了很多人,但大家都知道她的防禦非常堅固,希望渺茫。所以攝影師們以壓倒性的氣勢湧向栞。

 「你第一次參加cosplay活動嗎? !叫什麼名字?這是我的名片!」

 「我對自己的攝影技術很有自信,想成為你的專屬攝影師,怎麼樣? !」

 「我想多拍點你的照片!會付攝影費的,活動結束後要不要跟我約個時間啊!?」

 ──患有男性恐懼症的栞的表情眼看著變得越來越僵硬。

 那是被稱為冰之女帝的表情──實際上,她只是在害怕。

 蒼擠到栞的面前。

 於是栞在蒼的背後半掩著身子叫道。

 「我……是這個人的專屬coser !所以你們的邀請全部拒絕!!」

 攝影師群中掀起了一陣騷動。

 「瑪娜瑪娜哥哥的專屬coser ? !」

 「該不會是戀人吧……」

 「有個美少女coser妹妹,還交了這樣的女朋友……」

 「簡直就是把露娜和史黛拉全都收入囊中的埃德爾巴爾德……!!」

 「前世要積什麼樣的德才能過上這樣的人生啊?」

 「我也好想像他一樣……」

 ──一句話就把所有的請求頂了回去。

 攝影師大叔們帶著哀愁散去。

 「嘿嘿,我沒說錯話吧?」

 當蒼轉向栞時,她帶著安心的笑容說道。

 專屬coser……這句話裡蘊藏了無限的浪漫。

 明明說起專屬攝影師,就只能想起商務性質關係。

 面前的美少女,能為了我穿上任何衣服……這樣的夢想和佔有慾無限延伸。

 搞不好,這是甚至是比戀人更上位的概念……。

 「等等,哥哥,這算是什麼!這個人是你的專屬coser ? !」

 愛歌甩開聚集在自己身邊的攝影師,把臉逼近蒼。

 「誒,你沒理由反對吧?」

 蒼畏縮著抗辯道。

 「……又不是我成為了這孩子的專屬,不會影響瑪娜瑪娜活動的。只是她不想和我以外的人扯上關係而已。」

 「我不會搶走你哥哥的,沒關係哦。」

 栞像哄小孩子一樣對年下的愛歌說道。

 這反而點燃了愛歌的怒火。

 「怎麼可能沒關係!」

 愛歌生氣地叫道,彷彿要宣示主權似的緊緊抱住了蒼。

 「哥哥是我的東西!因為哥哥也最喜歡我了!」

 「嗯,的確最喜歡,不過是作為兄妹。」

 「所以沒有你出場的份!」

 「所以後面的話接不上啊?別干涉我的交友關係。」

 不想讓栞認為自己是妹控,蒼竭力採取冷淡的態度。

 但是愛歌「喵!」發出怪聲不肯撒手。

 「最喜歡哥哥的撒嬌鬼瑪娜瑪娜……好可愛,太棒了!!」

 栞看到這幅場景,兩眼放光。這個女御宅族──把蒼和愛歌間的關係,擅自萌化了。

 「咕怒怒……不把我當成威脅……」

 愛歌咬牙切齒地念叨著奇怪的話。……威脅?

 「……埃德爾巴爾德大人。」

 霎時,愛歌切換了一下表情,低語道。

 從孩子氣的任性妹妹搖身一變──成為了散發著調教完畢的色氣的少女。

 「你已經得到了露娜的身體,要好好負起責任哦……。在我面前,不要看其他奴隸……」

 愛歌瞬間變身成了暗黑露娜。

 這樣一來,蒼的天平就會很輕易地傾斜,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原本悶悶不樂的妹妹,現在變得性感又可愛。

 這種演技才是愛歌cosplay的真諦。

 「誒……哎!快走開,母豬真煩人!!」

 蒼一邊表演著埃德爾巴爾德,一邊試圖抵抗。

 「哇!是暗黑露娜!這是暗黑露娜完全墮落路線!!」

 栞更興奮了,高聲說著御宅族的發言。

 還在周圍飄蕩的攝影師們,也因這突如其來的快門機會再次集合,他們一邊發出「啊啊啊!」「好啊好啊好啊!」的怪叫,一邊按下快門。(提示:拍攝coser的時候一定要打招呼得到許可後再拍哦)

 ……因為配合了奇怪的小劇場,所以現在想分也分不開了。

 無奈之下,蒼只有讓愛歌摟著自己,在戀人和攝影師注視下盡情地親熱和撒嬌。

 ……不過,星乃同學也很高興,沒什麼問題吧。

 「呀嚯,瑪娜瑪娜好呀!」

 「我看『速報』,今天你哥哥也在cosplay吧?」

 和攝影師的交流結束後,這次輪到相熟的cosplayer湊了過來。

 速報是指攝影師將活動中拍攝的照片當場用筆記本電腦進行修圖,並立即上傳到SNS的行為。

 最先公開的照片容易獲得轉發和擴散。

 但是圖片質量也會較為粗糙,很可能被重要的coser討厭。可以說是一把雙刃劍。

 就這樣,在蒼他們享受現實世界的時候,愛歌她們的cosplay已經在網絡上掀起了巨大的漩渦……。

 「朱月小姐!穗香小姐!」愛歌高興地打起了招呼。

 緋雨朱月──以暴露系的角色扮演博得人氣,最近還登上過平面雜誌的知名性感coser。

 花梨穗香──對刺繡和手工技藝有著病態般的執著,以精心製作的日式cosplay獲得了發燒友的高度評價,是創作系coser的頂點。

 愛歌從很久以前就對這兩個人很親近。

 朱月和穗香見到栞後,立刻遞上了名片。

 「那個,我還沒有準備這些……」

 新人的栞有些膽怯。

 朱月豪爽地笑道。

 「我知道我知道!聽攝影師說過,有個很厲害新人!因為是蒼的專屬coser,所以沒有名片對吧!?太色情了!」

 沒有什麼色情的要素吧……。

 另一方面,穗香瞥了一眼栞的衣服,嘟囔了一聲:「哦……」

 然後向蒼投來意味深長的眼神。

 「呵呵,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蒼不由得移開視線。

 像她這樣的coser,能看穿那件衣服是蒼做的也不足為奇……。

 「快看快看,哥哥的衣服!是我做的!」

 愛歌拉起兩位姐姐的衣袖。

 「誒?真的?太厲害了!第一次就這麼好,瑪娜瑪娜簡直就是天才!」

 「可是版型有點亂,而且縫製……」

 朱月讚不絕口,穗香毫無大人風度地對初學者做著嚴厲的點評。

 然後兩人轉向蒼。

 「這麼一來,蒼也可以作為coser,加入我們的行列了!」

 「歡迎……來到這邊的領域。」

 朱月砰砰地敲打著蒼的肩膀,穗香拍了拍他的後背。

 「吶,之後要去慶祝嗎?」

 愛歌問兩人。

 「那是當然的!」「請容我一起同行。」

 活動結束後,和這兩個人一起去慶功宴已經成了慣例。

 「哥哥也來吧。」

 「嗯。」蒼也點了點頭。

 蒼……曾經有一段時間,暗地裡把得到花梨穗香的認可作為目標。她獨到的審美觀,堪稱蒼的老師。

 同時愛歌也……從性感coser緋雨朱月那裡,學到了如何透過照片滲透出的那種色氣……。

 對於coser瑪娜瑪娜來說,這兩個人是極其重要的朋友。

 但是這回該怎麼辦呢……。蒼回頭看了看栞。

 「我一個人回去吧。今天我是擅自來的……」

 栞說著後退了一步,微微一笑。

 就這樣,蒼等人的cosfree結束了。

 ◇

 雖然網上的氣氛很熱烈,但一邊觀察著網友一邊聊天的女性陣容要更加熱鬧……,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好累啊……今天趕緊洗澡睡覺吧。」

 蒼按下浴缸的放水加熱按鈕後,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愛歌也跳到蒼的身邊坐了下來。

 「哥哥,比平時更受人追捧看起來很開心啊。」

 也許是蒼作為coser出道的緣故,他和朱月與穗香的距離比平時更近。

 確實有種少了一層隔閡的感覺。

 「被追捧肯定很高興啊,她們都是美女。」

 「但是,那兩個人……不會跟哥哥更進一步。」

 「那是當然的,我也沒覺得有這種傾向……可是,為什麼?」

 「因為她們倆都知道我和哥哥沒有血緣關係。」

 聽到這番話,蒼不知為何感覺毛骨悚然。

 「和義妹相依為命的男人,沒有女人會喜歡的哦。」

 也許愛歌說的沒錯。

 至少不會主動和那種人搞好關係吧。

 愛歌將臉湊近問道。

 「哥哥,你沒告訴那個人你和我沒有血緣關係吧,為什麼?」

 那個人──當然是指栞。

 「沒什麼……只是沒有說的機會。」

 「那太不自然了吧?你們的關係那麼好,都給她做衣服了。」

 「……你發現了啊。」

 「那肯定會發現的啊。這麼多年我一直穿哥哥做的衣服。」

 如果是穗香小姐那樣的coser,被看穿也是沒辦法的……。

 自己好像有點小瞧愛歌了。

 「為什麼要隱瞞和我的事情?因為心虛嗎……」

 ──對戀人隱瞞妹妹不是親生的事情,會感到心虛嗎?

 蒼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矇混過關是行不通的。總覺得不管怎麼掩飾,都會被愛歌看穿。

 ……她正用帶著這種壓力的女人的眼神凝視著自己。

 「我沒理由被你責備吧。」

 說完,蒼才意識到自己並沒有被責備。

 愛歌的嘴唇扭曲,彷彿強忍著抽泣一般,大大的眼睛噙滿了淚水。

 「我不要啊,哥哥不再是我的專屬……」

 ……我本來就不是你的東西。蒼這麼想著。

 雖然做夢也沒想過要交女朋友,但既然被那樣告白了,當然不會覺得交往有什麼不對。

 就算這樣,也不代表要丟下愛歌一個人。

 畢竟是一家人嘛。

 即使高中生活發生了很多變化……。

 「沒關係的。我們約定過的吧……我會和愛歌一直在一起的。」

 蒼摟住了愛歌。完全沒有接觸異性身體的意識,只想一心想著緩解她的孤獨。

 「我也被愛歌拯救了啊。」

 「哥哥也……?」

 「媽媽去世後,我每天都寂寞得哭個不停,這時愛歌來到我們家。如果境遇比自己更糟糕的孩子變成了妹妹,就不能再哭鼻子了。自從你來了,我就再也沒覺得孤單過。」

 「我也是……自從成為哥哥的妹妹之後……就不寂寞了。」

 在蒼的懷裡,愛歌呢喃道。

 「陪我一起玩耍,一起做cosplay……」

 「因為我拼命想讓你喜歡我啊。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喜歡上了魔法少女動漫和cosplay,也更加喜歡你了。就這樣我們成了一家人,對吧?」

 「……」

 在蒼的臂彎中,愛歌纖弱的身體微微顫抖。

 「所以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不管發生什麼,今後也會一直這樣。」

 「那麼……」

 愛歌的聲音雖然微弱,但蒼卻聽得清清楚楚。

 「那麼你找我做女朋友不就好了嗎?」

 蒼不知該如何回答。伴隨著這種困惑,胸口湧現出奇妙的躁動。

 蒼對於這份躁動的真實面目沒有深究,選擇了一笑置之。

 「那是不可能的,我們是家人,不能用那種眼光看待對方。」

 「以前,哥哥不是用那種眼光看過我嗎?」

 「我已經不會再做那種事了。不要因為寂寞就說這種話。」

 青春期棘手的性覺醒──應該已經克服了。

 ──這時,傳來了洗澡水燒開的通知聲。

 明亮得不合時宜的電子音。

 從小聽到大的旋律,喚起了蒼心中的安全感。

 ……愛歌肯定只是有點情緒不穩定而已。

 「去洗個澡吧,會清爽很多的。」

 「哥哥先去吧。」

 蒼對把愛歌就這樣留在沙發上感到猶豫不決。

 但又不能一直抱著她不放,於是他起身走向浴室。

 愛歌側坐在沙發上,低著頭,一言不發。

 ◇

 獨自一人的客廳裡,愛歌揉著溼潤的雙眼。

 我哭了,真丟人。

 「……騙子。」

 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小聲嘀咕著。

 ──我已經不會再做那種事了。

 愛歌知道剛才哥哥的話語中包含著謊言。

 通過相機後的視線,愛歌很久以前就意識到了蒼在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