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5話 不道德RPG

第二卷  第15話 不道德RPG 此時此刻,橘同學正泡著全身浴,說來驚人,地點竟是在我家浴室。

 要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因為她前一秒剛給我一耳光,後一秒我媽就到家了。之後老媽看到她在場,便說,

 「來都來了,不如一起吃頓晚飯吧?」

 妹妹也順道插嘴。

 「橘小姐乾脆住下來吧。跟我一起玩嘛」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不但欣然應允,還興沖沖地聯絡家裡人打了聲招呼。看來門禁歸門禁,倒是可以通融去朋友家中過夜。很多家庭都是如此。當然,是在我被設定成女性朋友的前提下。

 因此橘同學要在我家借住一宿,目前在我家浴室裡泡澡。

 不期然而然,這一切恍如夢境。

 竟然能和她在同一屋簷下——

 陷入百感交集的我正處在客廳的被爐裡取暖。晚秋的被爐也是別有一番風情。

 「要通宵開女子會打遊戲咯!」

 妹妹自顧自地叫喚,搗鼓起封塵已久的遊戲機。

 老媽則在廚房間愉快地哼著小曲兒。

 今天的晚飯是由她為橘同學現場教學而製作的。

 「我早就幻想過和兒子的女朋友一起做家務事了。還得謝謝你讓我如願了呢」

 在美滋滋的老媽身邊,橘同學忸怩地剝著芋艿皮。

 「下次再一起去逛街吧」

 「好……」

 她回話時有些悵然若失,想必是在為限時女友的身份而感到內疚。但即便如此,她也積極回應著。

 「司郎是該好好打扮打扮了。和大美女出去約會不體面點可怎麼行」

 「伯母說的是。我也希望他能再注意點個人形象呢」

 「他是沒那個品味啦,沒品味」

 「誰讓他性格如此乖僻呢,自以為不趕時髦才叫時髦」

 做晚飯時,這兩人把我晾在一邊談笑風生。

 家母沒見過早坂同學,所以也沒有什麼可顧忌的。

 至於與兩位都見過面的家妹,則已知悉了全局。

 「老妹喲」

 我對埋頭搗鼓遊戲的妹妹說,

 「橘同學和早坂同學,這兩人你怎麼看?」

 「無論哪位讓給老哥都是純屬浪費」

 「那你希望哪位當哥哥的女朋友呢?」

 「嗚哇,你自己選不了就想讓妹妹來選嗎?渣男!敗類!」

 話是這麼說,但她還是冥思苦想了一番,

 「這怎麼選啊。硬要說的話,我希望這兩位都能當我的嫂子」

 「真貪心啊。果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妹」

 就在我們一唱一和的期間,剛洗淨出浴,身上水氣尚未散去的橘同學回來了。

 由於她四肢過於修長,我媽和妹妹的尺寸都與之不符,所以只得穿我的運動衫。

 「橘小姐,來玩呀!」

 「嗯」

 她瞟了我一眼,又立馬轉為忽視。在扇我耳光之後就再也沒理睬過我。生氣程度可見一斑。

 「老哥少來礙事,一邊去一邊去」

 我乖乖讓出被爐,退回到自己房間。

 之後躺倒在床上,繼續閱讀未看完的海外推理小說。今夜的生活也和平日裡別無二致。這好不容易能和橘同學同宿共度的大好機會,全被家母家妹給攪和了。唉,反思我之前的所作所為也可以說是咎由自取吧。

 翻書才翻了沒一會,就有股睏意襲來。我在迷糊中打了個盹,突然被一陣敲門聲給驚醒。

 「請進」

 眼前推門而入的是橘同學。

 「你不是在和我妹玩嗎」

 「她剛去洗澡了」

 惟見她欲言又止,以懊惱的神色佇在原地。

 「怎麼了?」

 「沒什麼……」

 她說完,把鼻子貼到自己肩上,深吸了一口。

 「我說啊,運動衫上沒有我的味道。只有漂白粉的味道」

 「司朗君還是那麼沒情調」

 話還沒說完,她就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茶色紙袋。

 那是早坂同學丟下的避孕套。

 「這個,要怎麼用?」

 橘同學拿出手機,研究起避孕套的使用方法和用途。可想而知,她順著內容搜索了交配行為。戀愛雛鳥此時又登上了一塊成人的台階。

 或許是想通過視頻具體確認是哪種行為吧。

 能聽到從她手機裡傳出女人的喘息聲。

 而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畫面。

 「橘同學,你鼻血流出來咯」

 「……嗯」

 結果從頭到尾觀賞了一遍交配行為。

 頭頂上還在徐徐冒煙的橘同學開口道。

 「不是……這個……我姑且知道是比接吻還要刺激的事……」

 「少女漫畫裡不也有那種不雅的描繪嗎」

 「我只看純愛的!」

 她滿臉通紅,罕見地大呼小叫道。

 「難以置信……你剛才居然是在和早坂同學做這種事……」

 「差不多吧」

 「她之前還看不起我,說和司郎君已經有過親密的行為」

 「那次我們沒有做到最後……今天也是……」

 橘同學又接連看了幾個低俗視頻。她呆站在原地,指尖不斷地點開視頻,眼睛卻骨碌碌地打轉,雙腿也扭捏搖擺。

 「之、之前玩應用篇遊戲和司郎君抱在一起的時候,我晃、晃腰、才不是這個意思呢! 只、只是自然而然做了這個動作!」

 「那我就不知道了,至少對我來說——」

 話音未落,橘同學就用手機朝我一丟。

 看來說話還是須謹慎。

 「這、這是……成年人的那種行為對吧」

 她內心有多動搖,一目瞭然。

 「雖然我喜歡司郎君,但對這個……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這樣也好」

 「才不好。雖然我放不下身段,但是早坂同學打算和你做這種事吧? 那樣的話……抱歉,我也說不上來、現在是哪種心情」

 橘同學若有所思地皺起眉頭。

 「其實我不太想承認,自己居然會抱有這種感情」

 她把避孕套放回紙袋。然後深呼吸——

 「我說司郎君,要不然」

 「怎麼?」

 「你跟我一起參加後夜祭的最佳情侶決定賽吧」

 「怎麼這麼突然?」

 這個問題應該在之前玩戀愛筆記小遊戲的時候就翻篇了。

 「對不起」她先是道歉。

 「我想留下,和你交往過的回憶」

 「橘同學……」

 「你就成全我吧」

 「但說到底,我和你參加情侶比賽不太合適吧」

 「只要我來當逃脫遊戲的獎品就沒問題。本身這也是活動的一環,我會扮成鬼,讓大家笑一笑就能混過去了」

 混得過去嗎?

 就算是活動,讓柳學長和早坂同學看到了心裡也不是滋味吧。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我想堂堂正正做司朗君的戀人。如果能在文化祭這種場合,以戀人的身份站在大眾面前那該有多好啊。只要有這份回憶,就算你和早坂同學,做那些、不光彩的行為,我也可以忍受」

 「但是……」

 「就這麼決定了」橘同學斷言。

 「我要去當獎品。如果司朗君你不來,我就和其他陌生的男性一起出場。那樣你樂意嗎?」

 「這怎麼行」

 她想要留下足以證明是情侶的回憶,這我理解。

 如果是在文化祭的舞台,定能留下深刻的印象。但真這樣做的話,就要面臨早坂同學的崩潰,更重要的是,柳學長那邊也不好交代。

 「我明白了,橘同學,既然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我從抽屜裡取出一本筆記。

 這是收錄了諸多能讓男女之間交好的小遊戲,名為戀愛筆記的禁書。

 「乾脆再一次用遊戲來決勝負吧。要是我贏了,你就放棄參加比賽。要是你贏了,我就參加情侶決定賽」

 聽到這個提議後,橘同學手託下巴沉思良久,隨後回應「可以」。

 「如果我贏了,你必須要和我一起站在舞台上」

 「好」

 「那麼,玩什麼遊戲呢?」

 被問話的我翻開筆記,挑了一個遊戲。

 「這個如何? 不道德RPG」

 不用多說,此RPG非彼RPG。

 橘同學掃了眼筆記,回答「就這個好了」。

 「雖然我放不下面子、那個、不能直接和你做那種事,但遊戲姑且可以充當藉口……」

 其實這比起決勝負,更像是單純的調情吧?

 不管怎麼說——

 「總之先玩玩看吧」

 「來吧」

 我們玩起了不道德RPG小遊戲。

 於是有了如下展開。

 ◇

 RPG直譯為角色扮演遊戲(Role-playing game)。

 大多數人看到RPG,都會聯想到在奇幻世界中操縱勇者這一類角色的遊戲。至於我們要玩的——

 戀愛筆記中收錄的『不道德RPG』也顧名思義,是指男女雙方通過扮演各自的角色來進行的遊戲。說白了就是過家家。

 可以是管家與小姐、女僕與主人之類的設定,不過筆記上寫到,讓此遊戲昇華的訣竅在於,所扮演的角色越沒品越好。

 「礙於面子演不下去的一方就算輸了」

 「在過家家中突然拋掉人設可是很掃興的呢」

 舉例來說,我演管家橘同學演小姐的時候,如果我不叫她『大小姐』,而是改口叫『橘同學』,那就算我出局了。

 「所以呢,演什麼角色?」

 管家女僕這類設定由於形象已經固定,演起來要容易些。但相對的,估計很難決出勝負。

 「有背德感的角色比較好吧?」

 「話是這麼說——」

 我們設想了好幾個方案。社長與秘書、少年與大姐姐、教練與選手、女王陛下與特務……

 但全都不搭調。就在我為此愁眉苦惱的時候。

 橘同學的目光筆直朝向桌子,上面有條狗鏈。這是我準備在小柴犬光凜稍微長大些後,帶它外出溜達時用的。

 「橘同學,難不成……」

 「我決定了」

 她說就玩這個。

 「主人與狗」

 我生嚥了一口唾沫。

 她果然是個天才。我有預感,這個展開絕對不得了。

 「那……哪邊扮狗呢?」

 「我」

 「不行,怎麼能讓你來做這種事」

 「你之前不都舔過我腳了,所以這次換我來當狗」

 她說穿運動衫沒有那個氣氛,於是走出了房間。

 等她回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換好了校服。

 我還尋思著她是想要哪種氣氛,看到衣服才恍然大悟。

 之後橘同學親手給自己戴上了項圈,我則是給她繫好繩子。

 牽著一個戴了項圈的女高中生,畫面太美不敢想。

 「一步步慢慢來吧」

 「也是。先放輕鬆一點吧」

 我小心翼翼地牽著繩子在房間裡繞了一圈試試水。橘同學則趴在地上,像只小狗一樣跟在我身後。感覺有什麼屬性要覺醒了。

 她那帶有幾分嬌羞的神情讓我感到一絲愉悅。

 我坐在床上對她說,

 「坐下」

 但她仍然四肢趴地,還撇過頭哼了一聲。

 「橘同學?」

 她沒有回應,反而用這個姿勢朝我撲了過來。我剛被推倒在床,她就跨坐在我身上。然後用團成狗爪子似的小拳頭,用力按住我的臉龐。

 「喂、喂!」

 「我是隻壞狗狗」

 她仍然一個勁兒地湊過來。這讓我就像一個被大型犬摁倒而嚇得又哭又鬧的小孩。

 「聽話!」

 「不要」

 可她非但不聽,還咬住了我的脖子。

 咬的是早坂同學剛印上沒多久的吻痕。

 「疼疼疼疼疼疼疼!」

 這不是寵物的那種輕咬,而是貨真價實,能滲出血,足以留下齒印的咬法。

 「好你個惡犬啊!」

 「沒錯」橘同學開口道。

 「我是隻壞狗狗,所以你得來打我、罵我、馴服我。只有這樣,我才會成為一隻對主人言聽計從的乖狗狗」

 她的眼神裡滿是哀愁,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我明白。我們如今在抉擇的分水嶺上。我和橘同學的關係,與真正的主人與狗只在一線之間。

 「再不馴服我的話,我就要當一隻亂咬人的壞狗狗了」

 見她仍打算咬我的脖子。

 無奈之下——我終究跨過了那條線。

 「過來!」

 我呵斥道並拍打她的屁股。其身軀隨之一顫。

 「汪」

 只聽一聲色氣的鳴叫。

 儘管如此,她仍頑固地用鼻子朝我脖頸蹭,所以我又打了一下。

 「汪」

 她再度發出呻吟,雙頰都已染上了紅暈。

 「光凜小狗是想抹掉早坂小狗的味道吧?」

 「汪、汪」

 「這我可以理解,但你怎麼能傷害自己的主人呢」

 為嚴加管教,我繼續拍打她的臀部。每拍一下她都會發出煽情的叫聲。這個嬌聲使我心癢難耐,總是忍不住拍下去。混入了喜色的啼鳴聲不絕於耳。

 此時的她,已不再是一名女高中生,而是一隻惡犬。

 我因而孜孜不倦地拍打了無數次,每次都讓她漲紅著臉大喘粗氣。也許只是我的錯覺,汪汪的叫聲聽起來反倒像是帶有顏色的甜蜜嘆息。

 這時——

 「咕嗚」

 被教育了一番的橘同學舔舐起了剛才咬過我的脖子。

 「你之前打了主人的耳光吧。不能再這樣咯」

 「咕嗚咕嗚」

 她又舔了舔我先前被扇了巴掌的嘴角,像是在表達歉意。

 「打你這麼多下是我不好」

 我抱起橘同學說。

 「不能再不乖了哦」

 「汪!汪!」

 她依偎在我懷裡,好似在搖尾巴一般,高興地顫抖著。

 這隻母狗也太可愛了吧。

 「好好好,這才是乖孩子」

 我撫摸她的頭,她立即興奮地「汪、汪!」大叫。真入戲啊。同時,我心中也湧出了難以言喻的心情,明明知道這樣做不行——卻又莫名舒爽。

 「那麼,差不多該動真格的了」

 「汪!」

 「先變回來的一方就算輸」

 「汪!」

 於是主人與狗的不道德RPG正式開啟。

 ◇

 我再次在房間裡繞了一圈。趴在地上的小狗狗光凜也順從地跟了上來。

 然後我坐在椅子上說,

 「坐下」

 這次她老實地坐下了。看來教育很成功。

 「伸手」

 遞出一隻蜷成球的右手。

 「另一隻」

 又遞出一隻蜷成球的左手。

 「翻肚皮!」

 橘同學聽令仰躺在地露出腹部。我在「好乖好乖好乖」誇獎她的同時,也不忘搓揉她的肚子,撫順她的頭髮。這使她欣喜若狂地鳴個不聽。

 「汪汪!」

 橘同學坐起身,對我的臉一陣狂舔。我也回舔了她的櫻唇。雖然曾經有動物愛好者因為對獅子做這種親密的接觸被反咬了一口。但愚笨的獅子怎能和小光凜相提並論呢。她可是一隻溫順可愛的母狗。我必須得給予她十足的關懷才行。

 在互相舔舐嬉鬧的餘韻中,我突然想到。

 「小光凜,你是不是渴了啊?」

 「汪!」

 「等我一下哦」

 我走進廚房,避開滿臉疑惑的老媽,選了一個淺盤倒入牛奶,好方便小光凜飲用。待我回到房間,發現她正用同樣的姿勢等著我。

 「讓你等你就真的在原地等我啊」

 「汪!」

 「小光凜真乖!」

 「汪汪!」

 我剛放下盤子,她就喝了起來。我輕撫她的後背,望著她那修長的肢體,靚麗的毛髮,再次感嘆她的天生麗質。一種想將她據為己有的慾望油然而生。

 明明都已經親暱到這地步了,我卻還想更多佔有她。

 「看你嘴巴周圍都沾上牛奶了」

 我抱緊小光凜,輕輕舔舐她的嘴角周圍。她也高興地回舔。我屏著一股想要馴服她的衝動,放開全身和她親熱玩鬧。小光凜因此發出陣陣苦悶的悲鳴。

 但我不能一昧地傾瀉自己的愛意。她應該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我對她說,

 「我帶你遛遛吧」

 「汪!」

 「去外面」

 小光凜的臉有些泛紅,磨磨唧唧了一會兒,才輕輕地汪了一聲。

 「我們去一趟便利店」

 我對廚房裡的老媽打了聲招呼,吸引其注意,讓小光凜被發現之前先去外面。既然出門了當然得站起來走路,不過項圈和繩子都牢牢栓著。

 「附近有個寬敞的公園,我們去那邊吧」

 大門還沒邁出幾步,小光凜就抖著鼻子想往反方向走。就算我拉扯繩子,她也執意要去另一邊。

 「你又不聽話了是吧」

 直到我打她的屁股,才讓她乖乖聽話緊跟我走。

 我不由得產生一種她是不是挺喜歡被打的錯覺。

 「好好好,乖孩子」

 我抓撓小光凜的脖子,她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我帶著這隻穿校服,戴項圈,被繩子牽著的可愛小狗,沿大道走在夜晚的路邊。

 暮色蒼茫,行人寥寥。時不時有車輛駛過。

 我毫不在意自己置身於眾目睽睽之下。因為我現在是名副其實的飼主,小光凜也是名副其實的小狗。所以我們無非是在遛狗散步,根本無須感到羞愧。

 倒是小光凜變安分了些。明明在家裡還搖頭擺尾的,出了門反而畏手畏腳。真是隻窩裡橫的小狗。

 一旦有醉漢迎面而來,她就會一下子縮在我身後。

 「你這傢伙也太可愛了吧」

 我每次撫摸她的頭,她都會開心地眯起眼睛,甚至把頭湊過來讓我多摸摸。因此我也摸她摸了個盡興。

 終於來到綜合運動公園。

 (注:有各種設施以及區域的公園)

 這地方配有體育館和棒球場,白天的時候人聲鼎沸,但現在是晚上,人影都見不到一個。只能看到健身的人獨自從附近跑過。

 當我們穿過樹木叢生的散步小路,來到公園裡面的大草坪後,小光凜又變回了四腳趴地的狀態。隨後我解開繩子任她自由活動。

 「你要玩球嗎」

 「汪!」

 我拿出家裡帶來的玩具球往地下隨便一扔。小光凜立馬就跟在滾動的球后面追趕。但當她正準備叼起時,歪了一下頭。

 小光凜是那種嘴小到得把漢堡壓扁才能吃的小狗。所以她猶豫了半天,結果用鼻子把球給頂回來了。真聰明。

 「好~乖、好乖好乖好乖!」

 「汪! 汪! 汪! 汪!」

 我來回撫摸她的背,把小顆巧克力作為獎勵遞到她面前。小光凜機靈地舔食了起來。

 之後我們重複了好幾次丟球撿回的動作。這幅景象真是妙不可言。她身為一隻小狗,趴在地上搖著尾巴匍匐的姿態卻格外香豔。

 我因沉浸在浮想聯翩中,一個不小心就把球丟遠了。

 「我們一起去撿吧」

 「汪!」

 於是我們踏著草坪往公園的最深處走去。找到球后剛撿起來,就聽到附近傳來人聲。定睛一看,是一對年輕男女正在長椅上親熱。他們這才注意到我們,急忙尷尬地整理好凌亂的衣服。

 但當這對情侶再一次仔細打量我們後,發出了驚歎聲。

 「那對、是在玩寵物play吧!?」

 「真的誒,戴著項圈……還穿著校服……」

 「是讓女生趴在地上,然後舔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吧」

 「我朋友玩過這種,好像很刺激哦。雙方支配欲與被支配欲會源源不斷地湧現,飼主的那方會傾注滿溢的愛,而當狗的那方則甘願被奴役,可激情了」

 「你怎麼這麼熟練啊。該不會是你玩過吧」

 「怎麼可能呢。不過,我們可以試試啊」

 年輕情侶說著便快步離去了。

 寵物Play?這種大半夜躲在公園裡的淫亂情侶,我都不知道該說他們什麼好。

 我只是作為一個主人,帶狗狗出來散步而已。只是作為一個愛狗人士,向狗狗傾注我滿溢的愛而已。這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一個活生生的人類跨越了種族和狗狗建立的美好友誼,怎麼能把此舉和寵物Play這種不堪的行為劃為等號呢。

 我和小光凜的關係是潔白無瑕的。

 「瞧那對小情侶,說的是什麼話。我看是他們才想做那些鬼鬼祟祟的事吧!」

 「汪汪!」

 如果給穿校服的女孩戴個項圈都能叫不檢點的話,那我只能說是汙者見汙了。不過話說回來——

 「小光凜,你想被我支配嗎?」

 我問她。這只是以防萬一。萬一她真如那對男女所說,有這種願望的話,我也會盡全力去滿足她。這是身為主人該做的。

 「…………汪」

 小光凜支支吾吾地應聲。

 「你想被我打被我罵,被我馴服嗎」

 「汪」

 「你想被主人奴役嗎」

 「汪!」

 「我對你做什麼都不要緊嗎? 胡亂疼愛你一番也不要緊嗎?」

 「汪! 汪! 汪!」

 「翻肚皮!」

 小光凜面泛潮紅,乖巧地露出肚子,眼神裡流露出期待。莫非是任由我擺佈的意思嗎,你這隻,你這隻——

 「小色犬!」

 此刻我心潮澎湃,將全身按壓在她身上。

 整個腦袋迷迷糊糊,甚至分不清身下的到底是對主人完全服從的可愛小狗,還是把項圈帶脖子上的橘同學,完全沒了分寸。

 只知道自己被衝動所驅使,按住了小光凜的手,把一隻腳伸進了她雙腿間。

 雖然她發出了忐忑不安的驚叫,但仍然保持著這個姿勢,在重疊的身體下能清晰感受到她那因期待而劇烈鼓動的心跳。從她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焦點,顯然小光凜也已失了智。

 起先,我粗魯地往她嘴裡舔抵,從牙齒背面到口腔內壁一處不漏。她被我折磨得上氣不接下氣,但還是努力帶著微醺的表情調整呼吸。

 「不好好管教你可不行啊」

 我又是伸出舌頭塞進她耳朵,又是在她脖子印上吻痕。為的就是把她至今為止對我做過的那些事都如數奉還。而且我的行為要更加粗暴。雖說小光凜表面上對此略有抵抗,但我很清楚她那隱藏在窘態下的喜悅。

 我希望能滿足她,也希望她能滿足我。不過,我更希望她能成為我的所有物,更希望她能依存於我。

 有了這樣的心情,我情不自禁地往夾在兩腿間的腳上使力。同時雙手牢牢禁錮住小光凜的臉。

 「我會好好疼愛你的」

 「汪、汪嗚嗚嗚嗚……」

 「一隻狗狗幹嘛要穿衣服呢」

 我解開橘同學領口的緞帶,她的呼吸變得越加絮亂。我再解開襯衫上的紐扣,細膩的肌膚映入眼簾,朝她白嫩光滑的鎖骨舔去,隨即傳來一聲悲鳴。我繼續解開下半身的紐扣,把裙子往上一撩,白花花的大腿盡顯無餘,橘同學害羞地扭動著身體,但由於我的腳在她雙腿間抵著,所以她無處可逃。

 今晚她沒穿吊帶背心,只有淺藍色的內衣,其凌亂的模樣美不勝收。

 「汪、汪」

 不知是為了掩飾害羞之情,還是作為一隻狗的本能,橘同學也開始舔我。她把嫩舌鑽進我嘴裡,飢腸轆轆地纏住我的舌頭,吸食過後又轉而舔向我脖子。此時她憣然想起了什麼,朝吻痕處豎起齒尖。似乎是對早坂小狗留下的氣味不太滿意。還發出咕嚕咕嚕地惡吟。於是我——

 「聽話!」

 在仰躺的橘同學側邊屁股上給了一巴掌。她頓時拱起了腰桿。

 這個動作反而讓我擠進她雙腿間的那隻腳,看上去在跟她的腰部在上下摩擦似的。

 「汪……啊、嗯」

 橘同學發出了極其甜美的呻吟。

 「不聽話的孩子就得這樣」

 我又打了一下。

 「啊、啊啊恩」

 她再度把腰往我腿上頂,吐出甜蜜的叫喚。

 橘同學雙眼出神,完全失去了理智。

 她這人十分感性。意思就是她的感覺很敏銳,這不僅僅是指心靈或觀察力等方面,就連她的肌膚等各種感覺器官也一樣,因此哪怕只是被輕輕打一下,她也會比一般人要敏感得多。

 「咕嗚、咕嗚」

 我手一停下,她就又來輕咬我的脖子。簡直就像渴望被打一樣——

 「你還想,被我教育嗎?」

 「……汪」

 雖然難以啟齒但她還是表示認同,於是我繼續打她。橘同學又拱起腰背,摩擦我的腿,漏出嬌嗔。就這樣使勁地蹭,嬌喘連連,如此循環。

 她的衣著已然凌亂不堪,甜美的鳴叫幾乎成了嬌啼聲。

 「汪、汪……不、不行啊、司郎君……我、變得好奇怪……汪、汪、不行……」

 她整個腰向上彈起。

 如果這時候去觸碰極度敏感、一碰即碎的橘同學會是怎樣的呢?我出於好奇,將手放在她的上下內衣兩處。

 「啊……呀……不行、不可以的、司郎君、那裡是……」

 橘同學終於按捺不住,一下子抓住我的手。

 但即便如此,她的腰仍然頗有節奏地往我的腿上頂去。就好像這個被打後的動作已經成了她的條件反射一般。

 「咦? 為什麼……不、不是的、這是……我不是想學、視頻裡那樣、是身體它自己……動起來、討厭……為什麼? 誒、呀、啊……」

 我早就停手了,橘同學的腰卻不停在擺動。

 她摩擦的速度逐漸加快。隨後——。

 「騙人……有東西流出來……司郎君、別看、太羞恥了、不要、喜歡你、司郎君!」

 伴隨著尖銳的叫喊,橘同學的身子朝反方向彎曲,止不住地抽搐。

 而即便是在昏暗的環境下,她那被染溼成深色的內衣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扮成小狗,衣冠不整的大小姐。這副官能感十足的場面定能引人遐想。

 橘同學已奄奄一息,全身脫力。

 「司郎君、不能再繼續了、不能再……要變奇怪了啦……我還沒……」

 她用細若蚊鳴的聲音說道。卻不忘抓著我的手。

 「不對、不是不行的意思……我是很想當一隻對司郎君言聽計從的小狗,但是怎麼說呢……實在是太過羞恥了、我不像早坂同學、還沒做好那個心理準備……還需要學習……」

 「橘同學你輸了」

 「誒?」

 「你開口說話很久了。早就沒在演戲了」

 脫離人設者輸,所以這個不道德RPG遊戲是我贏了。

 「………………司郎君好狡猾」

 她羞紅著臉,氣鼓鼓地別過頭說。沒錯,這一切都只是在玩遊戲。雖然中途腦子有點進水,但並非我本意。我發誓。把女孩子當成狗,還打她屁屁的人是有什麼毛病。

 我一如往常恢復了冷靜。但是——。

 「雖說遊戲結束了」

 橘同學還在鬧彆扭,不依不饒地說。

 「也不能做太超前的那種事,但是我們抱一起接個吻,多呆一會兒也無妨吧。不搞那些,不正經的」

 我們都還未成年,對於這種事只能淺嘗輒止。

 不過——。

 「那個、讓你打兩下、也不是不可以」

 「你確定?」

 「……………………汪」

 ◇

 夜深人靜,我躺在床上思考。

 所謂和女生『做愛』這件事。

 有的人想在二十歲之前脫處,有的人只和心愛的人做,有的人覺得不做沒面子,而有的人覺得濫交敗壞風氣,反正世人各有各的看法。

 但多數人都認為這種行為是一個里程碑,我也是其中之一。

 也許在長大成人後就會對此不屑一顧,但對於十幾歲的青少年來說則是意義重大。

 他們會認為這是傳達愛意的究極表現,是情侶之間的一種證明。

 我和早坂同學剛決定作為備胎情侶交往的時候,制定了只准到接吻為止的規矩。

 我想那是因為我們雙方都把交配行為視作特別的含義。但如今,早坂同學卻有了這個需求,甚至不惜請假去藥店買物品做準備。

 如果我和她做了會變成怎樣?

 我想如果真做了,我自身的感情以及人際關係會迎來重大的變化。

 而且會是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對此有些恐懼。

 那如果換成和橘同學做呢?

 她是我的摯愛。但我身上還有早坂同學和柳學長這種別的關係性存在,對於做了以後自己身上可能會產生的情感變化,還是感到害怕。

 我為此輾轉反側夜不能寐,此時有人輕輕地敲了門。

 「睡了?」

 「還沒」

 推門而入的又是橘同學。

 我們從公園回來後,她本該在妹妹的房間裡就寢,卻溜了出來。

 「我能進來嗎?」

 「可以是可以」

 「司郎君你朝那邊」

 橘同學鑽進我的被窩,和我背靠背躺下。

 「……暫時別玩那種遊戲了吧」

 「畢竟每次玩都會失去理智」

 「我也,不想再看到那樣的自己了。今晚的事就忘了它吧」

 主人與狗的遊戲一結束,我們才知道反思。

 「可能是我對早坂同學起了對抗心理」

 橘同學說。

 「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這一點都不像我」

 「真難得。你明明是對他人毫不在意的類型」

 「還不是因為在衣櫃裡見到了那種場面」

 「……對不起」

 「我這才注意到」她說。

 「在所有事上,我都是第二位。牽手也好,接吻也好,全被早坂同學給搶先了」

 「這……」

 「我也希望,自己能成為司郎君的第一位。因為有了這個念頭,才會想和你做那種過激的行為。但我好像還是太天真了。始終不敢邁出最後那一步」

 「但是」

 「再這樣下去,恐怕你的第一次也會被早坂同學奪走」

 其實她並不知情。

 我和早坂同學的關係就是因為她而成立的。她才是我的本命。她若知道了這些真相,又會怎麼做呢?

 但如今我們的人際處境很複雜,所以我無法直接告訴她。

 在這樣的情況下,橘同學感到了壓力。

 那個作風灑脫的橘同學,居然會有壓力。

 「我想和司郎君一起逛文化祭」

 「當著柳學長的面,很難做到的吧」

 「司郎君」

 「怎麼?」

 「我想揍你」

 房間裡鴉雀無聲。換位思考一下,這也不無道理。

 「那,你要和早坂同學一起逛文化祭嗎?」

 「沒啊,我們約都沒約過」

 「到頭來還是會變成那樣吧」

 因為司郎君很溫柔,她這樣說。

 「算了算了,你就跟她一起膩歪去吧」

 橘同學緩緩下床說道。

 「我還是要去當逃脫遊戲的獎品。如果你不來,我就和最快逃出來那個人參加情侶決定賽,而且要拿下冠軍」

 「我們不是說好剛才的遊戲你輸了就不參加嗎」

 「我才不管。因為我,已經受不了了」

 我也下床,和她面面相覷。

 「你要我怎麼做才好?」

 「跟我一起逛文化祭,參加比賽。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想要兩人之間的回憶。除此之外再無奢求。然後我就願意當乖孩子,忍受一切」

 「我都說了……這個,做不到」

 「那你和早坂同學還有哪些事是沒做過的,讓我來。那個……哪怕是羞羞的行為也可以」

 「說自己放不下身段的不就是你嗎」

 「但我不想輸給早坂同學。所以硬著頭皮也要上。雖然可能會因為羞恥而產生抵抗,但並不是討厭的意思。而且被強迫、我也……挺樂意的……」

 難得看到橘同學如此急迫。大概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和他人產生對抗意識吧。可能還有剛才扮狗的後遺症。

 「硬著頭皮……這種事可不是鬧著玩的……」

 「也是。司郎君就是這種人呢。剛才我害羞得一直喊停,也沒見你多憐惜我啊」

 「窩囊廢」她嗆了我一句。

 「我不介意你耍小心眼,但希望你偶爾能抬頭挺胸行事坦蕩點,那樣我才能當乖孩子,也不至於這麼生氣——」

 結果我還是捱了她一頓揍。

 橘同學把哀愁藏匿於不悅的表情之下,又回到了妹妹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