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高瞻遠矚的選擇」

第一卷  第三章「高瞻遠矚的選擇」 「——你的家人差不多該回來了吧?」

 聊著聊著,夏洛特同學在意起了我的家人。

 大約是對這麼晚還沒人回來感到違和感了吧。

 我倒是在想夏洛特同學她倆一直待在我房間裡的話,她們的家人不會擔心嗎……。

 還請不要出現夏洛特同學的爸爸突然怒吼著衝進來的情節。

 畢竟我什麼壞事都沒做,可不想聽人對著我大吼大叫。

 拋開這個不談——。

 「誰都不會回來的」

 「誒……?」

 我說出的簡短事實讓夏洛特同學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可能說得過於冷淡了。

 我趕忙擠出笑容說道。

 「不是,意思是我一個人住,所以不會有人回來」

 「一個人住……?明明還是高中生?」

 「是的」

 我簡短地回答道。

 我不太想談這個話題。

 所以為了不會繼續深入,我什麼多餘的話都沒說。

 夏洛特同學也很體諒人,雖然她看上去很想問些什麼,但嘴張張合合之後,最後還是沉默不語了。

 大約是明白我不想聊這件事吧。

 由於我和她都沉默不語,房間裡變得一片寂靜。

 夏洛特同學直勾勾地盯著我的眼睛,這讓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有些不自在。

 最終——。

 我的肚子《咕……》地響了起來。

 我的臉一下子就發熱了。

 「啊,不,這個是……」

 「抱歉,都怪我和愛瑪擅自拜訪害你沒時間吃飯了……」

 「沒,沒關係的!我之後打算去便利店的!」

 看到夏洛特同學情緒低落的樣子,我急忙辯解道。

 不過是一頓飯,她就這麼在意的話會讓我很有罪惡感的。

 「但是,夜也深了……。出去買東西很危險的吧?」

 「沒事的,日本是個安全的國家」

 雖然沒法保證絕對安全,但在日本被可疑人員襲擊的概率確實很低。

 大約海外來的夏洛特同學不知道這一點吧。

 「但是…………對了!我來做飯吧!」

 不太接受我的發言的夏洛特同學突然拍了拍手,開心地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

 今天才轉學過來的美少女留學生居然要為我親手下廚?

 什麼樣的世界才會有如此正合我意的幸福展開……?

 「不行麼……?」

 「——!」

 夏洛特同學抬眼看著呆住的我。

 不安地歪著頭的樣子簡直就像是個小動物一般。

 她的可愛和好聞的味道讓我腦袋轉不過彎來了。

 於是——。

 「麻煩你了……」

 「好的!」

 腦袋轉不過彎的我如此回答之後,夏洛特同學就露出非常開心的笑容走出了我的房間。

 *

 誰見了都會喜歡上的美少女,正在我的房間裡為了我做飯。

 要是把這一場景講給不知內情的人的話,肯定會嘲笑我在做夢或者妄想吧。

 講給彰的話肯定會被他大笑一頓的。

 不,也可能會擔心我腦子有沒有出問題。

 因為他很清楚我是不會說出那種近乎妄想的幻想的。

 但可是——那個近乎妄想的幻想,現在正確確實實地發生著。

 誰見了都會喜歡上的美少女夏洛特同學,從她的家裡取來了必要的東西,在我的家裡做起了飯。

 不僅如此,她還穿著可愛的圍裙,開心地哼起了歌。

 我好幸福,這我好怕。

 幸運的事情接連不斷,讓我只感覺接下來會發生些不幸的事情。

 「青柳君,有不喜歡的東西嗎?」

 「——!沒有,基本什麼都吃的」

 「為什麼要那麼慌張?」

 「不,沒有,沒什麼事」

 「這樣啊……」

 我笑著敷衍了過去,夏洛特同學雖然有些不太理解,但還是繼續做起了飯。

 確定她把注意力放在做飯上面之後,我鬆了口氣。

 我怎麼可能說因為她太可愛我就一直盯著看了啊。

 我還沒那麼不知羞恥。

 如果繼續看下去的話沒準還會對上眼,於是我決定儘量不去看夏洛特同學。

 無所事事的我看了看睡在自己的被窩裡的愛瑪醬。

 呼呼大睡的愛瑪醬的睡臉很是可愛。

 有時還會露出懶洋洋的笑容,幸福地嘟囔著夢話。

 她現在究竟在做些什麼夢呢?

 我一邊用紙巾溫柔地擦掉愛瑪醬嘴角流下的口水,一邊盯著她可愛的睡臉。

 這孩子很親近人,也很愛撒嬌,而且笑起來相當可愛。

 講真我好羨慕夏洛特同學有這麼可愛的妹妹。

 「——可不能對她做惡作劇哦?」

 「——!」

 突然有人對看著愛瑪醬的睡臉的我這麼說道。

 回頭一看,夏洛特同學正微笑著看著我。

 「嚇我一跳……」

 「嘻嘻,不好意思嚇到你了。有點想對你做個惡作劇」

 展露出淘氣的一面的夏洛特同學微微一笑。

 這笑容可愛到狡猾了。

 看到她的笑容的話,誰還會生氣啊。

 「夏洛特同學其實很喜歡惡作劇?」

 「誰知道呢?沒準因為是青柳君我才想要做惡作劇的吧」

 「誒?」

 「不,沒什麼。已經做好了,請來吃吧」

 夏洛特同學搖了搖頭,催促我去吃飯。

 在我被愛瑪醬的睡臉吸引住的這段時間,夏洛特同學似乎已經把飯擺到桌子上了。

 我還打算至少要自己把做好的飯端到桌子上,在幹什麼啊我……。

 被小孩子的睡臉吸引而注意不到周圍的事情,這也太羞恥了。

 今天各種事情都讓夏洛特同學一個人去做了,我想自己應當變得可靠一點。

 ——話說回來。剛才夏洛特同學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說因為是“我”才想要做惡作劇?

 不明白夏洛特同學發言含義的我疑惑了一會兒。

 *

 「——好香……!」

 剛將夏洛特同學做的料理放入口中,我就情不自禁地發表了感想。

 夏洛特同學做的料理就是有這麼好吃。

 她給我做了炒蔬菜、煎雞蛋還有澆汁蘑菇烤豆腐。

 蔬菜的味道很好地滲透了出來,不濃不淡的調味平衡恰到好處。

 煎雞蛋大約是用砂糖來調味的吧。

 雖然我是第一次吃甜口的煎雞蛋,但適當的甜味很能勾起我的食慾。

 澆汁蘑菇烤豆腐的汁拌得很好,讓蘑菇和豆腐都相當入味。

 無上的美味讓我食指大動。

 連料理都如此擅長的夏洛特同學真的太迷人了。

 「合你的口味就好」

 聽到我的感想,夏洛特同學高興地笑著說道。

 然後她一直笑眯眯地盯著吃著飯的我。

 被這樣一直盯著的話真的很羞恥的。

 由於緊張,美味的料理都快要咽不下去了。

 「夏洛特同學經常做日本料理嗎?」

 我實在受不了一直被默默地盯著看,便提了一個有些在意的問題。

 說實話,我沒想到之前住在海外的夏洛特同學能把日本料理做得這麼好。

 「因為我很喜歡日本,所以有時候就會做做日本料理。雖然本打算今天趁這個機會試著做一下土豆燉肉的,但很遺憾食材沒有備齊」

 夏洛特同學似乎真的很想做土豆燉肉,說沒有食材的她看上去很是失落。

 「為什麼是土豆燉肉?」

 「因為它是日本的男性最喜歡的料理!青柳君大概也會很喜歡,所以就想做……」

 日本男性最喜歡土豆燉肉?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我雖然吃過土豆燉肉,但也算不上喜歡。

 夏洛特同學的偏見究竟從何而來?

 而且談到土豆燉肉的時候,夏洛特同學的眼睛都閃閃發光了。

 我倒覺得並不是什麼令人激動的話題啊。

 我本以為對她有所瞭解,但看樣子瞭解還是不夠。

 在那之後,在依舊笑眯眯地看著我的夏洛特同學的目光注視下,我好好地享用了她親手做的美味料理。

 「——今天真的是謝謝了」

 洗好碗碟之後,走到玄關的夏洛特同學向我道謝。

 雖然我說讓我來洗碗,但夏洛特同學說洗碗也是做飯的一部分,所以碗也讓她來洗了。

 她真的是個表裡如一的好女孩。

 這樣的夏洛特同學正一臉珍惜地抱著愛瑪醬。

 看著如此親密的姐妹倆,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真讓人心安。

 「我才該說謝謝。謝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好吃的料理」

 我發自內心地表示感謝。

 有錢人的話我不清楚,但一般人就算花錢,也請不到美少女留學生在自己家做飯吧。

 而且這料理好吃到都可以往出賣了。

 這份幸福可以說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運了。

 「很高興你能喜歡。我對青柳君你真的是感激不盡」

 「太誇張了。我又沒做什麼大事」

 「就是因為沒有變成大事我才這麼說的。要是走錯一步,就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要是愛瑪不在了的話,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夏洛特同學溫柔地撫摸著睡夢之中的愛瑪醬的腦袋,低聲地這麼說道。

 一直洋溢在她臉上的溫柔笑容消失了,這讓我意識到她並不是在開玩笑。

 我也不再笑著附和,而是認真地說道。

 「是的呢。雖說現在外國人並不少見,但還是會很吸引別人的目光。小孩被綁架或者失蹤的案件本就不稀奇,更何況愛瑪醬這樣可愛的外國人的話,單獨行動的時候會被綁架也不奇怪」

 我現在發言肯定會讓夏洛特同學感到不安。

 但我是故意這麼說的。

 因為我認為這並不是敷衍過去就好的事情。

 而且雖然我用愛瑪醬舉了例,但會遭遇危險的不只是愛瑪醬。

 夏洛特同學也很有可能被可疑分子盯上。

 她倆在日本就是有這麼引人注目。

 雖然我不清楚她明不明白這一點,但從她主動提出這件事來看,多少還是有些自覺的吧。

 所以我認為不能敷衍了事。

 而應該在如實陳述事實的基礎上,提出可以讓人安心的對策方案。

 這才是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

 「不過,吸引別人的目光——換句話說就是引人注目,對吧?」

 「嗯,是啊……?」

 夏洛特同學不可思議地看著突然轉移話題的我。

 看樣子她還沒有理解我的發言。

 「雖然吸引別人目光的話就很容易被盯上,但因為很引人注目,也很容易受到別人的關照。所以如果是白天或者人多的地方的話,就不會那麼容易遭到危險,也沒必要擔心。前面我也說了,日本是個比較安全的國家。就算是夜路,只要小心就不會有事了。即使愛瑪醬又迷路了,也會有好心人帶她去警察叔叔那裡的」

 事實上,幾乎沒有人會在公共場合做壞事。

 就算有,也會是些腦子不好很容易露出馬腳的傢伙。

 雖說不能小看,但也沒必要過於戒備。

 畢竟我們日本人走夜路的時候也是需要小心的。

 「嘻嘻,青柳君真的很溫柔呢」

 聽到我的話,夏洛特同學捂著嘴笑著說道。

 她的笑容高雅而又可愛,讓我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不算溫柔吧……」

 「不,就是溫柔哦。因為你知道我在不安,為了消除我的不安,你有認真地為我著想」、

 「我想誰都會這麼做的……」

 「就算是我,也不會認為世上全是好人。流於表面的人和真正真心相待的人——青柳君你是後者。所以我才說你很溫柔」

 可能是第一次。

 除了彰和美優老師以及那個人之外,得到某個人的認同。

 因為做了不被理解的事情的人是我,所以我認為這也沒關係。

 但我還是很高興能得到別人的認可。

 如果那份認可是來自我喜歡的人的話,那就更不必說了。

 「你誇我我也給不了你什麼……」

 「哈哈,不需要的。不過……如果你願意給我什麼的話,那我不要東西,請和我做朋友吧。這樣我會很開心的」

 夏洛特同學用文字遊戲式的措辭,說出了令我非常高興的話。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社交辭令,但對我來說實在是求之不得。

 「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樂意」

 「嗯,請多關照了」

 我點頭同意之後,滿面笑容的夏洛特同學這樣回應道。

 糟糕,太可愛了。

 完全無法直視她的笑臉。

 被過分的可愛擊敗的我不由自主地背過臉去。

 雖然餘光裡的夏洛特同學有些不知所措,但我希望她可以等我一下。

 因為我現在的臉一定是通紅的……。

 「那我先告辭了」

 說完之後,夏洛特同學就準備要回去了。

 雖說天色已晚,但畢竟就在隔壁,也不需要擔心會被不明人物襲擊吧。

 不過我還是目送她走進了屋子。

 「青柳君,明天之後也請多關照了」

 「啊,嗯——等等等等」

 「好的,怎麼了?」

 一個念頭突然閃過我的腦海,於是我立刻叫住了夏洛特同學。

 夏洛特同學沒有絲毫不悅地,微笑著等著我說話。

 「從明天開始,希望你暫時不要在學校跟我說話」

 「誒……?」

 這個請求很是唐突。

 夏洛特同學自然會感到困惑。

 我其實也不想這樣。

 但如果你高瞻遠矚一點的話,這就是很重要的事情。

 「為什麼呢……?」

 「如果我突然和夏洛特同學交談甚歡的話,同學們會感覺不對勁的。如此一來,我想就會有人想要刨根究底問個明白。我想避免這一點」

 「有什麼不方便的嗎?我覺得老實說出來也沒什麼……」

 「不不,要是被人知道身為同學的我和你是鄰居的話,會有人散佈不好的謠言的。主要是我想要避免麻煩事」

 「這樣啊……。要是青柳君這麼說的話,那可能就是那樣吧。我知道了……雖然會有些孤單,但我會照做的。那麼,晚安」

 「嗯,晚安」

 雖然仍舊有些困惑,但夏洛特同學還是同意了我的請求。

 雖然在學校沒法和她說話讓我有些寂寞,但當她說因為是我說的所以選擇相信我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

 正因為如此,我覺得我的選擇是沒有錯的。

 雖然面對她我選擇了矇混過關的表達方式,但實際上我要在學校和她保持距離是另有原因的。

 不,確切從來說是後半部分不對。

 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和夏洛特同學是鄰居。

 這個是真話。

 但不能讓人知道的理由是,夏洛特同學太受歡迎了。

 如果有人知道我和她是鄰居的話,他們肯定會找理由到我家來玩,甚至泡著不走。

 畢竟這是假裝偶然,接近夏洛特同學的大好機會啊。

 退一百步說,就算我不在意他們泡在我家裡。

 但最終還是會讓夏洛特同學感到困擾。

 仔細想一想,這不就是天天被同學跟蹤嗎。

 肯定會讓她心情不好的吧。

 我是為了避免這一點,才要在學校和她保持距離的。

 要是我直接說明的話,溫柔的夏洛特同學也會說著沒有問題,接受那些人的存在的吧。

 所以我才裝出一副不想周圍人傳出不好的謠言的樣子。

 雖然夏洛特同學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但總比讓她感到不愉快要好。

 我只希望她不會因此討厭我。

 ——確定她已經走回自己房間之後,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

 「——總感覺這地址很熟悉,這不是青柳家隔壁嗎」

 從文件上看到我的住址的花澤老師,這樣自言自語道。

 因為我的耳朵很好,所以就被我聽到了。

 「青柳同學嗎?」

 「啊,你聽到了啊。他是我當班主任的班上的一個男生。……而且還是學校第一的問題兒童」

 「問題兒童嗎……」

 什麼情況。

 似乎我要和一個很不得了的人做鄰居了。

 「真是的,花澤老師!不要戲弄留學生!沒事的,本奈特同學。青柳君可是本校最優秀的學生哦?」

 看到被意想不到的事實感到戰慄的我,坐在花澤老師旁邊的年輕女老師急忙這麼補充道。

 她是剛才我進辦公室的時候,給我指出花澤老師位置的笹川老師。

 她是個舉止大方,溫文爾雅,看上去和我年紀差不多大的年輕老師。

 但那相當大的胸部卻讓同為女性的我很是羨慕。

 臉也長得很可愛,一定很受男性歡迎的吧。

 話說回來,第一次見面就戲弄我,花澤老師還真是個壞心眼。

 我都想要鼓起臉頰抗議了。

 「從某種意義上是最大的問題兒童啊……」

 注意到我在盯著她的花澤老師露出了一副無聊的表情。

 不過這句自言自語大約只有我聽到了吧。

 也不太好細問啊。

 肯定是有什麼內情吧。

 「青柳君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最終,我這麼含糊其辭地問道。

 青柳君是花澤老師班上的人的話,就是說會成為我的同學。

 對同班同學肯定會在意的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後肯定會和住在隔壁的他產生更多接觸的。

 畢竟我妹妹也在,所以瞭解一下比較好。

 「啊,是個秀才呢。總之是本校學習最好的學生吧」

 「秀才……不是天才嗎?」(注:秀才和天才的區別在於,前者是後天的、理性的、全方面的,後者是先天的、感性的、限定領域的)

 「哦,著眼點不錯啊。沒錯,那傢伙不是天才,而是秀才」

 花澤老師像是在看什麼有趣的東西一般看著我。

 我倒是覺得自己沒講什麼有趣的話啊……。

 秀才的話就是說是個努力家吧。

 我單純地產生了一些好感。

 「本奈特,這是個好機會。有困擾的話就去拜託青柳吧」

 「誒,但是……」

 「不用擔心。那傢伙雖然有些和人不一樣,但看到有人困擾的話他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

 真是不可思議。

 明明稱他為《問題兒童》,可花澤老師看上去很是信賴青柳君。

 我越來越在意青柳君是個怎麼樣的人了。

 「知道了。要是有需要的時候,我會去拜託青柳君的」

 「就這麼做吧——啊。還有一點。不要用字面意思去理解青柳說的話」

 我不是很理解花澤老師的補充發言。

 這不就是在說青柳君滿嘴謊言嗎。

 花澤老師無奈地笑了笑,對歪頭不解的我解釋道。

 「倒也不是說他說的一個字都不能信。只是說當他的發言會被周圍人批評的時候不要去相信。他和其他人看到的東西不一樣。他不會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而是會高瞻遠矚地行動。當他說出會招致別人批評的話的時候,肯定是有所含義的。就是說,你得讀懂他的言下之意」

 她的表情認真嚴肅,看來並不是在說謊。

 我在腦子裡整理了花澤老師說的話,試著按自己的理解解釋道。

 「就是說青柳君在為了班級而唱黑臉嗎?」

 聽到我得出的結論,花澤老師笑著說道。

 「洞察力不錯啊,本奈特。不過不僅僅是班級」

 他好像很擅長唱黑臉啊。

 「他為什麼要扮演對自己無益的角色呢?」

 「誰知道呢。雖說我能猜到一點,但他本人不說的話我也不清楚他的真實意圖」

 看樣子答案是未知的。

 也有可能是青柳君沒有自己親口說過,所以花澤老師不想把臆測的話說給我聽吧。

 「那,為什麼要給我說這些呢?」

 再問下去也不會知道更多,所以我換了個方向問道。

 而且我也很好奇這個問題的答案。

 就算他是我的鄰居,也沒必要把他的事情給我講這麼多吧。

 雖說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我感覺是有所含義的。

 「該怎麼說呢……是直覺吧?總感覺你可以理解青柳,也可以和他搞好關係」

 「——啊,野性的直覺嗎!」

 一直默默地聽著我們的對話的笹川老師一副《靈光一閃!》的樣子如此插話道。

 結果花澤老師的心情一下子變壞了。

 「是、女、性、的、直覺哦……?」

 花澤老師抓住笹川老師的頭,一隻手就把她拽了起來。

 總感覺聽到了咯吱咯吱的聲音。

 怎麼辦。

 我似乎是迷失在漫畫的世界裡了。

 「好疼疼疼疼疼!美、美優醬!鬆手!腦袋要裂了!」

 「不是說了在學校不要叫我美優醬嗎……?」

 「好疼疼疼疼!」

 花澤老師的力氣似乎很大,掙扎著想要逃離花澤老師的手的笹川老師始終無法逃脫。

 她滴滴答答地流著淚,啪嗒啪嗒地蹬著腿。

 花澤老師並不在意那樣的笹川老師,轉而看向了我。

 「喂,本奈特」

 「我,我在!」

 「小心點,別看這傢伙這樣子,其實超喜歡女孩子的」

 讓笹川老師雙腳脫離地面的花澤老師這麼對我忠告道。

 笹川老師已經基本上安靜了下來,但置之不管真的好嗎……?

 「這傢伙在學生之中很有名的。乍一看是個知心大姐姐,但一發現中意的人,她的眼神就會發生變化。你長得挺可愛的,所以要小心啊?」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不過,先不提我可不可愛,但我覺得喜歡同性是很棒的一件事」

 英國是支持同性戀的,所以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可思議的。

 但願這位老師可以早日和優秀的女性相遇。

 但我希望她不要向學生出手。

 「你果然很不得了啊……」

 「不,沒有那回事。我並沒有什麼突出的優點」

 「哼……算了。已經沒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謝謝您抽出寶貴的時間。還有,那個……」

 「怎麼了?」

 「我想是不是該鬆手比較好……」

 懸在空中的笹川老師臉色相當不妙。

 感覺是不是應該現在送她去醫院比較好……?

 「沒事的。我和她打小就認識,她已經習慣了」

 原來如此……雖然完全沒有根據,但就是那個吧。

 一吐槽就輸了的那個。

 花澤老師把笹川老師放到椅子上之後,再次看向我,開口說道。

 「在陌生的日本生活肯定會很辛苦,有什麼事的話不用客氣給我說就行。不管是學校的事情,還是私人的事情,都可以。我會全力讓你餘下的高中生活變得有意義起來的」

 「謝謝。老師能這麼說,讓我很是心安。那我先告辭——」

 「對了。難得到日本來,去談場戀愛吧。你的話應該是隨便選的吧?」

 「——!?」

 花澤老師意想不到的發言讓我一瞬間臉就熱了起來。

 談戀愛……想要男朋友嗎……。

 「你那情竇初開般的反應是什麼啊?莫非你沒有過男朋友嗎?」

 「是、是的」

 「哦,還以為國外會更加開放,倒也不全是啊。而且你那反應……喜歡的是男性吧」

 「~~~~~!」

 被笑眯眯的花澤老師盯著看的我,害羞地用手遮住了臉。

 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完全沒有那方面的經驗,才會害羞到臉發熱而已……!

 「美優醬其實很喜歡欺負自己喜歡的人啊。像個小學生一樣」

 「啊?你說啥?」

 不知何時復活了的笹川老師像孩子一樣嘟著嘴,不服氣地吐槽著花澤老師。

 結果,花澤老師非常不高興地看向笹川老師。

 「沒什麼~。只是感覺面前有一個將自己的事情束之高閣,卻在那欺負學生的殘酷老師哦~?明明你也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的吧~?」

 「哦……看來你還想再吃吃苦頭嘛?」

 「呀!反對暴力!本奈特同學救我!」

 「那個……這裡是辦公室,是不是應該安靜一點……」

 騷動鬧到這麼大的話,會給其他老師添麻煩的。

 大家也會用厭惡的目光看向——並沒有呢。

 反而是竭盡全力地轉移視線,以免捲入其中。

 從中可以窺探到這個辦公室內部的力量關係。

 「真是的。哪有需要被學生教育的老師啊。你有點自覺啊?」

 「這話該美優醬你說嗎!?話說,一多半是美優醬你的錯吧!」

 「不,是亂插嘴的你不對」

 ——在那之後,花澤老師對笹川老師施以制裁,精疲力盡的笹川老師一下子就癱軟下來了。

 「我真的該走了」

 「啊,不好意思讓你看到這麼丟臉的一幕。不過,你就想著“學校裡也有這麼有趣的人啊”什麼的,開心地過下去就好」

 那是指花澤老師嗎?

 還是說笹川老師?

 雖然我很想問一問,但有些怕在這裡惹她生氣,所以我就老老實實地回家去了。

 「——那傢伙的話,沒準真的可以為青柳做點什麼……」

 走出辦公室之際,我聽到了這樣的聲音。

 我不由得想要回頭看看,但花澤老師似乎並不是在說給我聽,所以我忍住了。

 畢竟沒有人願意讓自己的自言自語被其他人聽到。

 雖然看上去有很多內情,但我覺得還是等花澤老師主動給我說比較好。

 而且……我對花澤老師如此關心的青柳同學也很感興趣。

 真想早點和他見一面。

 ——總覺得會有一場美好的邂逅在等待著的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這所學校上課了。

 *

 然後今天——終於見到青柳君了。

 他比傳聞中的還要優秀。

 為了我而在其他人面前唱黑臉,還在路邊保護了迷路的愛瑪。這麼做的他和我聽說的他一模一樣。

 而且,他在陪伴愛瑪的時候眼神很是溫暖,很是美麗。

 從中我可以看出青柳君是一位非常溫柔的人。

 除了我和媽媽之外從不讓其他人碰她的愛瑪居然如此親近他,可見他真的是位很棒的人。

 希望今後也能和他相處融洽呢。

 有值得信賴的人在身邊的話,會讓我很心安。

 雖然我很憧憬日本,但真的來了之後卻發現盡是不明白的事情,很讓我感到不安。

 所以,如果青柳君不介意的話,今後我也想繼續依靠他……。

 話說回來——他在分別之際對我說的那句話,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我雖然知道字面意思並不是本意,但那個本意我實在是沒有讀懂。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理解它呢……。

 我帶著幸福的微笑,溫柔地撫摸著睡夢中的妹妹的腦袋,想了一會兒他對我說的話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