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美少女留學生和可愛的銀髮幼女」

第一卷  第一章「美少女留學生和可愛的銀髮幼女」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四月一日冬優

 「我是夏洛特·本奈特。可以的話,叫我夏洛特就好了」

 老實說,我一見鍾情了。

 她的舉止高貴優雅,惹人憐愛。

 筆直地垂在身後的,銀光閃閃的美麗長髮。

 飽含著親切感的可愛笑容。

 清澈而又悅耳的聲音。

 不管哪一點,都是我的理想型。

 大約,無論男女不管是誰,只要看到她的話就都會被迷住吧。

 實際上,班裡的同學們全都看她看入迷了。

 肯定之後到了休息時間的時候,她很快就會被同學們所包圍吧。

 她的魅力就是有這麼大。

 「今後請多指教」

 她彷彿是要確認所有人的臉似的,環顧整個教室。然後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始終注視著這樣的夏洛特同學。

 「——吶,明人。我們很幸運啊」

 坐在後面的好友西園寺彰對我耳語道。

 我和彰結識是在小學的時候,關係之好都可以說是損友了。

 因為彰是一個正在活躍中的足球選手,因此他留著運動員式的短髮,五官也很端正,甚至有被模特的星探搭過話。

 而且他的溝通能力強到和初次見面的人都能很快搞好關係,如果他覺得有趣的話,他會毫不在乎地胡鬧的。

 長相如此英俊,溝通能力也超群的陽角彰自然是受到了所有人的仰慕。

 好像在其他學校也有不少人是他的fan。

 但是,彰有一個缺點,就是遇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的時候就會全力踩下油門而招致對方的反感。因此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他從未有過女朋友。

 而且他屬於那種剛說出口就會意識到自己失言了的類型,所以我相當為他感到惋惜。

 ——拋開這些不談,幸運……嗎。

 我思考著心情大好的朋友的發言。

 在一年級的暑假過後,有如此美少女留學生到我們班來,確實可以稱之為幸運。

 但那也得是和她親近之後的話題。

 而我肯定不行。

 「啊,是啊」

 不過,我並沒有把剛才腦海中閃過的消極想法說出來,而是贊同了彰的說法。

 想必彰之後肯定會對夏洛特同學發動攻勢。

 雖然不顧後果就直接衝上去的行為方式經常導致他的失敗,但反過來也可以說是彰有著積極主動的優點。

 「你覺得那女孩有沒有男朋友?」

 「應該有的吧。畢竟那麼可愛」

 「喂喂,這個時候應該說我覺得沒有吧」

 彰明明是在問大家,卻只想得到沒有男朋友這一答案。

 雖然我很想說“那就別問了啊”,但想必他只是想要有人可以贊同他罷了。

 畢竟人類是需要夥伴的生物啊。

 「那直接去問她不就行了」

 只是觀察她的行為舉止的話是可以進行某種程度的推測,但其結果不一定是正確的。

 所以怎麼猜測都是沒有意義的,想要知道答案只能去問本人。

 但是——。

 「說得也是啊!喂夏洛特同學!你現在有男朋友嗎!?」

 我的意思原本是讓他之後私下裡去問,但一遇到在意的女孩子就會全力踩下油門的彰,在大庭廣眾之下就直接問了出來。

 「誒!?」

 被突然問道有沒有男朋友的夏洛特同學一下子就紅了臉。

 感到害羞的她躊躇著,用雙手捂住嘴巴,羞澀地說道。

 「男朋友嗎……?是……沒有的,哦……?」

 抬眼看著同學們的夏洛特同學的這句回答。

 一下子就讓教室裡面充滿了活力。

 不過因為主要是男生們沸騰了起來,因此夏洛特同學變得更加害羞了。她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臉。

 「喂,西園寺!這種事情給我私底下去問!」

 當然,問出了這種問題,老師肯定是會生氣的。

 「話說,從剛才開始就很吵啊!現在可是班會中啊!」

 現在的這一狀況加之我和彰在班會課交頭接耳,新賬加舊賬一起算的班主任美優老師終於發火了。

 雖然美優老師長得很好看,但缺點是脾氣暴躁且男人婆。

 而且悄悄地告訴你們,這也就是為什麼她到現在也還沒有嫁出去的原因。

 她本人似乎也很在意,所以要是有人在她面前談這個的話她會變得十分可怕的。

 「為什麼只說我啊!明人不也說話了嗎!」

 「你聲音太大吵死了!有意見的話就像青柳那樣不要被我發現!」

 前言撤回。

 美優老師,最棒了。

 「誒!?身為老師說出這種話真的好嗎!?」

 「我怎麼可能會批評我沒看到的東西啊!說到底你就不應該不分場合地問那種問題!總之連帶上舊賬待會兒到我辦公室來!」

 「怎麼可以這樣!?」

 彰近乎悲鳴的聲音讓全班鬨堂大笑。

 彰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雖然他本人可能無法接受,但只要有他在,整個班級就其樂融融的。

 都可以稱他為“氣氛製造者”了。

 「啊——」

 我一邊笑著還在嘆息中的彰,一邊不經意地和紅著臉哧哧笑著的夏洛特同學視線交匯了。

 有些尷尬的我匆忙移開視線,但在那之前,夏洛特同學對著我露出的微微一笑讓我不由自主地迷上她了。

 僅僅是她對著我笑了一下而已,我的體溫就升高了。

 在彰終於放棄和美優老師爭辯之後,夏洛特同學繼續開始了自我介紹。

 「雖然我是因為父母的原因到了日本,但我熱愛日本就像是熱愛我的祖國英國一樣,因此真的很高興能來到日本」

 夏洛特同學一邊用右手將頭髮搭在耳邊,一邊用冠絕可愛的笑容講述著她對日本的愛。

 經常有聽外國人說喜歡日本,看樣子她也是如此。

 不過吸引大多數同學的看樣子並不是她說的話,而是她的笑容。

 「啊~果然她好可愛啊……」

 畢竟後面的彰都露出了極其吊兒郎當的笑容嘛。

 但這大概也是沒有辦法的。

 因為夏洛特同學就是有這麼可愛。

 我看了看被夏洛特同學迷得顛三倒四的同學們,一邊聽著夏洛特同學說話,一邊思考著。

 雖然我也認識其他的美少女,但像夏洛特同學這樣和我的理想型完全一致的同級生還是頭一個。

 還真有和那個人一模一樣的人存在啊。

 世界還真大呢。

 ——我一邊想著這些,一邊把視線投向教室窗戶外的湛藍色美麗天空。

 *

 「明人你個叛徒」

 短暫的班會結束之後,一臉不高興的彰就向我抱怨著。

 彰最後被叫到辦公室去接受批評。

 而我卻什麼都沒被責備,所以他才會像這樣向我抱怨吧。

 「呀,算了,don't mind」

 逃過說教的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總之先說幾句安慰他的話好了。

 但要一直這麼下去的話沒準他會抱怨到下節課開始,因此雖然有些卑鄙,但我打算換個話題。

 「話說回來夏洛特同學好厲害啊。那個年紀就能把日語說得這麼流暢」

 我看著在同學們中間談笑風生的夏洛特同學,對她的日語水平表示稱讚。

 結果彰一臉不解地看著我。

 「我說,流暢是啥意思?」

 「……就是指說話流利且順暢」

 我本以為只要我提起夏洛特同學的話題彰就會毫不猶豫地上鉤,但沒想到他上鉤的地方和我預想的不一樣,我不由得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沒有注意到我的表情變化的彰一副理解了的樣子,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確實很厲害啊。不過明人你英語不也說得很流利嗎?」

 「不是,日本人的我會說英語和英國人的她會說日語可完全不一樣」

 「嗯哼~」

 彰對我說的話表現出了不是很在乎的態度。

 看樣子他不僅是沒聽懂,而且也不怎麼在意。

 真希望他能對足球和女孩子之外的事物產生更多的興趣。

 「——現在不是聊這些的時候!一不小心夏洛特同學就會被其他人搶走了!」

 但彰完全沒有注意到有所思考的我的視線,開始緊張了起來。

 他果然一遇到在意的女孩子就會冷靜不下來。

 「你不要黏得太緊了——完全不聽啊你……」

 彰雖然長相帥氣運動神經也很棒,但問題在於他總是不懂得分寸,容易招致對方討厭。

 因此我打算給他一點忠告,但彰早就衝向包圍著夏洛特同學的那個圈子了。

 這傢伙耿直地像頭豬一樣(注:參考“豬突猛進”這個詞)。

 但這也可以稱之為彰的優點。

 我看向彰——確切地說,應該是看向位於同一方向的夏洛特同學。

 夏洛特同學和大家聊得很是開心。

 她露出的笑容不論男女都會被其吸引,對同學們接連不斷的提問她也做出了禮貌的回應。  

 只要見識一下她那溫柔的笑容和動聽到令人難忘的聲音,就很能明白大家為什麼會被她所吸引。

 只因為有她在而已,教室就感覺和昨天完全不一樣了。

 ——但我可沒有樂觀到和美少女留學生成為同班同學就可以期待發生點什麼。

 只有學習好這一個優點的我,最適合的舉止就是像這樣遠遠地望著她。

 看了一會兒夏洛特同學就變得心滿意足的我,從書包裡取出了一本書,一直看到了下節課開始為止。

 *

 「夏洛特同學,之後大家一起去玩吧?」

 「去玩,嗎?」

 「對對,我們打算在卡拉OK為夏洛特同學開個歡迎會」

 放學後的班會結束之後,同學們又開始圍著夏洛特同學轉了。

 仔細一看,甚至還有其他班的人在。

 他們大約是聽到風聲就過來看看夏洛特同學,從這一事實之中也可以看出夏洛特同學的人氣之高。

 「啊,抱歉。我妹妹在家裡……」

 但夏洛特同學似乎必須要早點回家,所以她非常抱歉地拒絕了同學們的邀請。

 聽夏洛特同學這麼說之後,同學們都露出了遺憾的表情,但他們都明白強行邀請是不對的,因此沒有人繼續堅持。

 ——但有個人除外。

 「那就把你妹妹也帶上!我們不會在意的!」

 只有想方設法想讓夏洛特同學參加歡迎會的彰沒有讀懂氣氛,提出了一個備選方案。

 雖然他本人完全沒有惡意,但夏洛特同學卻看上去很是為難。

 而且在他的帶頭下,其他一堆人又開始邀請了起來。

 ……………沒辦法了嗎。

 再這樣下去的話事情就會失去控制,想要早點回去的夏洛特同學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明白了這一點的我從座位上起身走向她。

 「彰,停。大家也是。下週可是有考試的,哪有時間去幹那些事情啊?」

 我提出了一個既不讓夏洛特同學擔心,同時也相當合理的理由,讓同學們停了下來。

 雖然多少有點唱黑臉,但也沒辦法。

 不過,我也知道只是這樣的話會更麻煩,所以我對彰使了個眼色。

 「青柳君好差勁——給新同學開歡迎會可是理所當然的吧?學習就那麼重要嗎?」

 「你還真不懂氣氛啊。大家都想開歡迎會的話開了又怎麼樣呢」

 大家對我發出抱怨。

 如果說出與大多數人所期望的答案相反的意見的話就會被批判,這就是集體心理。

 不過因為我是知道這一點還那麼說的,因此並不怎麼受傷。

 而且我本來就和彰以外的人不太合得來,所以也不怎麼在意。

 但要是讓他們繼續這樣隨便說下去的話怕是會引起更大的騷動。

 所以我想讓局勢得到控制,但我一個人的話做不到。

 能做到的人,在這裡只有一個。

 「抱歉,是我不對!也是,過幾天就要考試了,肯定考完試再開歡迎會要來得更好吧!」

 剛才還在帶頭邀請夏洛特同學的彰,雙手一拍大聲說道。

 彰一臉抱歉地向夏洛特同學和其他同學們低下了頭。

 「誒~西園寺君也要優先考試嗎?」

 當然,同學們照樣很不滿意。

 但彰並不是因為這點事情就會動搖的人。

 「不是,明人說的也沒錯啊?要是因此班級平均分下降的話,美優老師也會生氣,夏洛特同學可能也會覺得她有責任吧?所以我們為何不在考試結束之後,慶祝會和歡迎會一起開呢」「說的也是……」

 「確實啊……」

 攤開雙手的彰說服了大家,眾人慢慢地接受了。

 正因為是班上氣氛製造者的受歡迎的他的發言,所以才能得到大家的贊同。

 要是我來說的話肯定是沒法變成這樣的。

 所以這種角色就應該交給彰來做。

 但如果是彰的話就算是不好的方面大家也會跟上去,為了不讓事情發展變得奇怪起來而必須要多加註意,這一點有些麻煩就是了……。

 ——我在班上扮演的,差不多就是負責阻止偶爾失控而朝著不好的方向猛衝的彰的制動器角色。

 因此我常常被人討厭,但我並不怎麼在意。

 因為在我看來,與其讓彰惹出什麼麻煩而導致班級或者他本人的評價下降,還不如讓周圍人抱怨抱怨我要來得好得多。

 「——謝謝了」

 看到騷動已經平息,彰在我耳邊這麼悄悄說道。

 剛才我對他使了個眼色,注意到夏洛特同學十分困擾的彰叛變了同學們,成為了我的夥伴。

 他的“謝謝”就是因為這個吧。

 要是繼續毫不注意地吵鬧的話,夏洛特同學對他的印象沒準就會下降了。

 我點了點頭,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並不是因為有什麼事,而是因為我覺得讓大家變得不開心的自己抓緊離開的話,班裡的氣氛也會變好的吧。

 但是——。

 「——嚯,最拖班級平均分後腿的西園寺,這等言行還真令人讚歎啊」

 在大家各自開始做起了回家的準備之時,不知從哪裡傳來了笑得很開心的美優老師的說話聲。

 「美、美優老師……?班會結束後您不是回辦公室了嗎……?」

 冒著冷汗的彰回頭看向突然出現在背後的美優老師。

 看樣子之前美優老師對他的說教讓他現在還留有心理陰影。

 雖然不知道被說了些什麼。但看樣子想必是被狠狠批評了一頓。

 「別露出那麼害怕的表情啊。我回來不是來找你的」

 「這樣嗎,那就早點說啊。真是的,嚇人一跳」

 「呵呵,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你有什麼好害怕的?前面班上那麼騷動也是你乾的好事吧,要不再來一趟辦公室?」

 安心下來的彰說了一些多餘的話,被惹惱的美優老師笑著握住了彰的肩膀。

 從傳來的咯吱咯吱聲和因為劇痛而聲音顫抖、身體也失去了平衡的彰的樣子來看,握力怕是相當的強。

 「美優老師,你不是來找彰的話那是來找誰有事呢?」

 因為美優老師不到心滿意足就不會停下來,為了救下彰,我插嘴提出了其他的話題。

 因為美優老師意外的單純,所以這樣應該就可以輕鬆地分散掉她的注意力。

 ——但讓美優老師想起她的事情的我,最終為此感到了後悔。

 「啊。是哦。我是找你有事才過來的,青柳。現在跟我走一趟」

 「誒……?」

 居然是找我有事,這讓我不禁啞口無言。

 這莫非是——。

 「早上的事情我還沒有處罰你呢」

 果然……。

 美優老師你不是說不被發現就沒事嗎……。

 雖然我這麼想,但越是反抗就越是沒完,所以我不情不願地被美優老師帶走了。

 *

 「抱歉啊,青柳。因為是突然被安排的事情所以需要人來幫忙啊」

 我在資料室裡整理著教材,同樣在整理教材的美優老師向我道歉。

 「倒是沒事了……。不過,只是需要人幫忙的話就不要威脅人啊」

 我一邊幹著活,一邊小小地抱怨道。

 說是要處罰的時候我還以為要接受和彰一樣的說教,都有些害怕呢。

 所以我衷心希望以後有事叫我的時候,請不要搞得像是要說教我一般。

 「我覺得用處罰你來當做叫你來幫忙的理由比較好。要是隻處罰西園寺的話,沒準你又會被班上同學說壞話了」

 雖然美優老師說話不饒人,但從她說的這些話就可以知道她是在關心我。

 她是個雖然男人婆且性格暴躁,但卻相當為學生著想的好老師。

 所以她也很受學生的歡迎,學生們也都用名而不是姓來叫她。

 「而且你又一個人唱黑臉了吧?你為什麼總是扮演惡人呢?」

 大約是因為我沒有回應,美優老師又提出了一個問題。

 我停下正在整理教材的手,看向正在後方整理資料的美優老師。

 「你什麼時候到教室的?」

 「在青柳你阻止西園寺不久之前」

 「那不就是一開始就在嗎……」

 「是啊。我本來打算介入進去的,但看到了你的行動就放棄了。我覺得老師也不應該插手學生之間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交給你的話肯定沒什麼問題。不過,老實說我現在覺得剛才要是我介入進去的話就好了」

 從美優老師的言辭上可以看出她很是後悔。

 大約是因為只有我一個當了壞人吧。

 在那種情況下我覺得那麼做是最合適的,而且這也是出自對彰的信賴。

 但這似乎讓美優老師感到有些心裡不舒服了。

 「沒事的。我不在意的」

 「你這人……」

 美優老師愕然了。

 我想她一定是對我的行動有所想法。

 「在這個世界上,有人做出犧牲是最好的」

 「區區高二的小鬼達的什麼觀啊。對了,要是你再採取那種態度的話,我就以沒有協調性為由降低你的內申點吧」

 「美優老師,你這有點狡猾吧……?」

 「在這個社會上,不狡猾可是活不下去的啊」

 美優老師毫無惡意地給我提出了一個不知有沒有用的建議。

 這麼卑鄙的大人來當老師真的好嗎?

 「喂,青柳,你在想什麼呢?」

 我剛這麼失禮地想了一下,美優老師就反應敏感了。

 這個人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她有著野性的直覺。

 我總之先搖了搖頭,表示這是她的誤會。

 要是在這裡說實話的話,肯定會像彰一樣被說教的。

 「這樣,是我的錯覺嗎。……算了。總之,你要多重視自己一點啊?」

 「我覺得我已經很重視了啊?」

 「你還好意思說……」

 美優老師一邊《哈啊……》地嘆著氣,一邊按著額頭。

 為什麼我會感到吃驚呢。

 「美優老師,這部分已經是最後的了,我可以回去了嗎?」

 確認已經沒有需要收拾的地方之後,我告訴美優老師說我想回去了。

 要是一直待在這裡的話怕是會被說教個沒完,所以我想抓緊離開。

 「啊,謝謝了。有青柳你在總是幫了大忙了」

 「沒事,學生幫助老師是理所應當的」

 「你明明真的是個好學生啊……」

 美優老師表情有些陰暗地說道。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想要說什麼,但這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

 所以我不需要被同情。

 然後我向老師告別,離開了學校——可當時的我完全沒有想到,幫美優老師忙這件事讓我今後的人生產生了巨大的改變。

 *

 『哇啊啊啊啊啊啊!洛蒂你在哪嗚嗚嗚嗚嗚!』

 出校門走了十五分鐘之後——我忽然聽到有小孩的哭聲,然後在道路的拐角處,我看到了一個小女孩。

 看上去大概四五歲左右。

 從她的哭喊聲來看,她似乎是和一個叫洛蒂的人走散了。

 明明有小孩子在哭,周圍的大人卻只是一臉困惑,沒有人上前詢問。

 而只是保持著距離,擔心地看著哭泣著的女孩子。

 為什麼不上前詢問呢?從女孩子的外表和所用的語言就可以猜出個大概了。

 在日本相當罕見的銀色頭髮。

 而且這孩子剛剛哭喊時所用的語言——不是日語,而是英語。

 毫無疑問這孩子是在海外長大的。

 所以我想大家都是因為不會說英語,所以想幫忙也沒法幫忙的吧。

 ……真沒辦法。

 實在是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

 雖然也可以期待之後會有懂英語的人經過,但這樣的話會讓這孩子感到很難受。

 我沒法對此視而不見。

 『怎麼了?是和誰走散了嗎?』

 我走到女孩子的面前,彎下腰以迎合她的視線,然後開口說道。

 被搭話的女孩子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慢慢地抬起頭,用烏溜溜的眼睛看著我的臉。

 然後——啪嗒啪嗒地躲在了電線杆的後面。

 『咦……?』

 逃掉了嗎……?

 為什麼——啊,是嚇到她了嗎……。

 『突然就跟你說話,對不起啊』

 因為對方是個小孩子,所以我試著用盡量溫柔的聲音和語氣這麼說道。

 於是,小女孩從電線杆後面稍稍探出頭來,直勾勾地盯著我的眼睛。

 我也毫不著急地回以微笑。

 似乎這起到了好的效果,稍稍探出頭的小女孩開口說道。

 『你是……?』

 『我叫明人。你呢?』

 『………』

 被我問到名字的小女孩緊緊盯著我的眼睛。

 然後她看了一圈四周,慢慢地開口說道。

 『愛瑪……』

 『你叫愛瑪醬啊。那個,你是和洛蒂在哪裡走散的?』

 『洛蒂,不在的……』

 『啊,嗯,不在呢。在哪個地方洛蒂不在了的?』

 『不在……。哇啊啊啊啊!』

 我問著問著,愛瑪醬又哭了起來。

 雖然不清楚她為什麼要哭,但因為她年齡很小,所以感覺沒法很好地用語言來進行溝通。

 在知道洛蒂這個人不在附近之後,我想知道那個人是在哪裡不見的……。

 但總之我得先讓這個小女孩停止哭泣。

 因為我和小女孩說話之後她又哭了起來,周圍都在用一副奇怪的表情看著我。

 因為我們是在用英語對話,所以大家似乎都不懂我在說什麼。

 ——怎麼辦?

 怎樣能讓這個孩子不哭?

 點心——自己不怎麼吃所以很遺憾沒有的。

 當然,孩子會喜歡的玩具自然也是沒有。

 其他——啊,我帶手機了。

 之前坐電車的時候,我有看到一個媽媽把手機遞給她哭泣中的孩子,然後那個小孩就不哭了。

 當時好像是給小孩看什麼視頻了。

 這個小孩可能會喜歡的視頻——就是這個!

 『愛瑪醬,看這個』

 我打開有名的視頻網站,選擇在首頁上的一個視頻,注意不讓她感到害怕地,小心翼翼地靠近愛瑪醬,然後把手機屏幕給她看。

 愛瑪醬瞄了一下我的臉,然後看向手機屏幕。

 然後她在看到手機屏幕上播放著的視頻的一瞬間——表情就一下子放晴了。

 『貓貓……!』

 『愛瑪醬喜歡貓嗎?』

 『嗯!愛瑪最喜歡貓貓了!』

 愛瑪醬目不轉睛地看著視頻,好像是她前面就沒有在哭一般。

 她從我的手中接過手機,露出了冠絕可愛的笑容。

 總之暫時應該沒問題了。

 我很想在愛瑪醬沉迷於貓的時候去尋找洛蒂……但是沒有線索啊。

 雖然我覺得帶她去找警察是最合適的,但我怕萬一警察不會說英語的話,這孩子沒準會感到不安。

 因為她還是個小孩子,所以我想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所以果然只能我來找了嗎……。

 毫無線索——等等,這孩子感覺和某人很像啊……?

 愛瑪醬閃耀的銀色頭髮。

 還有那端正可愛的五官——對了,和今天來到班裡的夏洛特同學一模一樣。

 以及,夏洛特的暱稱似乎就是洛蒂吧?

 之前看的小說上面好像就是這麼寫的。

 愛瑪醬是外國人,所以很有可能是用暱稱來叫她姐姐的,而且如果找的是媽媽的話,肯定會直接叫“媽媽”而不是叫暱稱或者名字吧。

 而且從夏洛特同學今天的發言來看,她也確實有個妹妹。

 這樣一來——。

 『愛瑪醬。愛瑪醬可以說出你名字的全拼嗎?』

 『嗯……?愛瑪叫做愛瑪·本奈特哦?』

 沉迷於貓咪視頻的愛瑪醬聽到我的提問,一臉茫然地抬起了頭,如此回答道。

 她歪著腦袋的動作真的可愛極了,加上她那可愛的外表,完完全全就是可愛的化身了。

 看樣子她已經對我沒有戒備了,於是我鬆了一口氣。

 拋開這些不談,總之我的猜測似乎是對的。

 愛瑪醬在找的是夏洛特同學——而要去找她的話,大概回學校是最好的。

 『那愛瑪醬。我們去見洛蒂吧?』

 『洛蒂……見得到……?』

 『嗯,應該能見到』

 『嗯……!』

 在得知可以見到洛蒂之後,愛瑪醬非常開心地點了點頭。

 這孩子明明年紀還小,但只要和她冷靜地交談的話也能很好地溝通,看樣子她還挺聰明的。

 『那就走吧』

 『………』

 『愛瑪醬?』

 愛瑪醬突然開始東張西望,讓我有些感到不解。

 然後愛瑪醬帶著不安的表情看了一下我的臉,然後就一直盯著自己沒有拿著手機的,另一隻伸開了的手。

 因為她好幾秒一動不動,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的我感覺有些不安。

 『沒事吧?怎麼了?』

 我小心翼翼地窺視著愛瑪醬的臉,以免嚇到她。

 聽到我說話的愛瑪醬看向了我。

 然後她點了點頭,露出下定決心的表情。

 她下了什麼決心呢——我這樣想著,結果愛瑪醬把她前面一直在盯著看的那隻手朝著我伸了出來。

 『嗯……!』

 『誒……?』

 『手』

 『手……啊,想讓我抓住你的手嗎?』

 『嗯……!』

 我試著一問之後愛瑪醬就元氣滿滿地點了下頭。

 然後她上下揮了揮自己伸出來的那隻手,簡直就像是在說《快點快點》一般。

 『唔~嗯……』

 愛瑪醬想要我抓住她的手,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在社會眼光在各種意義上變得越來越嚴峻的今天,和一個與自己長得完全不像的女孩子手拉著手走路的話,說不定會招致一些不好的誤會。

 雖說我穿著校服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我還是不想做太多會引起人誤會的事情啊……。

 『…………』

 『唔……』

 看到陷入沉思的我,愛瑪醬的眼睛又變得溼潤了起來。

 她用一副像是在訴說些什麼似的,小動物一般的表情看著我。

 ……算了,手拉著手而已,沒事吧。

 而且走在一起就已經很引人注目了,不如說因為經常會有車經過所以抓住她的手要比較安全……。

 一瞬間就輸給愛瑪醬撒嬌的表情的我,溫柔地握住了愛瑪醬的手。

 然後——。

 『嗯』

 愛瑪醬露出了安心的笑容,繼續看起了貓咪視頻。

 大概是出於不安才想讓我抓住她的手吧。

 如果這樣就能讓這孩子安心的話,那就也好吧。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配合著愛瑪醬的步伐往學校走。

 『——愛瑪醬,得好好看著前面哦?光看貓的話是很危險的』

 在返回學校的路上,我朝抓著我的手走著的愛瑪醬這麼說道。

 感覺很危險的我本打算收回手機,但我正打算付諸實施的時候,愛瑪醬就眼角變得溼潤,一副又要哭起來的樣子。

 看樣子她相當喜歡貓咪視頻。

 沒辦法的我只好把手機讓她繼續拿著,於是愛瑪醬走路的時候就一直在看著視頻。

 除了我朝她說話的時候會抬起頭,其他時間就一直沉迷於手機裡的貓。

 就算我有抓住她的手,但這樣下去的話早晚會摔一跤吧。

 『嗯……!』

 被我提醒了的愛瑪醬想了想,不知為何,她張開了雙臂抬頭看著我。

 不明白她想幹什麼的我一臉不解地看著愛瑪醬。

 『抱抱』

 意識到我沒有明白她的要求之後,愛瑪醬便用撒嬌一般的聲音向我提出要求。

 由於身高差,愛瑪醬不得不抬眼看著我,這讓她的眼睛變得烏溜溜的。

 這——要怎麼辦呢?

 她是個小孩子。

 一般而言小孩子的話就算我抱著她也會被當成是關係好的兄妹吧。

 但愛瑪醬是外國人,和我看上去完全不像。

 髮色不一樣,瞳色也不一樣。

 抓住她的手就已經很高難度了,抱著她真的不會出事嗎?

 我姑且看了一圈四周的情況。

 好在周圍並沒有人用奇怪的視線看著我。

 所以我又看了看愛瑪醬。

 結果愛瑪醬的眼睛變得更溼潤了。

 像是馬上就要哭出來一般。

 …………沒辦法啊。

 要是讓她再哭出來就麻煩了,於是我把愛瑪醬抱了起來。

 因為愛瑪醬是個小孩子,所以抱著感覺也很輕。

 因此就這樣走到學校也不會很吃力。

 『誒嘿嘿』

 被抱著走的愛瑪醬心情大好地蹭了蹭我的臉頰。

 想必她正處於愛撒嬌的年紀吧。

 我一邊聽著愛瑪醬開心的說話聲和手機裡播放的貓叫聲,一邊朝著學校走去。

 *

 「——怎麼了青柳?那孩子迷路了嗎?」

 我剛走進辦公室,看到抱著愛瑪醬的美優老師就這麼對我說道。

 幸好美優老師在。

 這樣就能很快和夏洛特同學取得聯繫了。

 『MINGREN,這個人是誰?』

 我正要回答美優老師的提問,正老老實實地看著貓咪視頻的愛瑪醬,一臉不安地口齒不清地問道。

 在不熟悉的地方遇到了不熟悉的大人,會有這種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看了一眼美優老師,對愛瑪醬說道。

 『愛瑪醬知道老師這個詞嗎?』

 『嗯……?洛蒂有給我講過,所以知道……!是教人學習的人……!』

 『嗯,沒錯。愛瑪醬懂得真多呢』

 『誒嘿嘿』

 被我稱讚著摸了摸腦袋之後,愛瑪醬便露出了冠絕可愛的笑容。

 這笑容可愛到犯規了。

 「什麼情況,這孩子……是天使轉生了嗎……?」

 被愛瑪醬的笑容治癒了的美優老師把手放在臉上,全身顫抖著。

 看樣子她也被愛瑪醬的可愛所折服了。

 「……幹嘛?」

 ——美優老師意識到我在看著她。

 似乎不好意思讓我看到她現在的樣子的美優老師,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瞪著我。

 我讓美優老師仔細看了看在我懷裡心情大好的愛瑪醬。

 「美優老師,這孩子八成是夏洛特同學的妹妹」

 聽我這麼一說,美優老師瞥了愛瑪醬一眼,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啊,剛剛學校也收到夏洛特的聯絡了。她回家之後發現妹妹不在,就在到處尋找。我剛剛已經聯繫過了。應該過會兒就來了」

 「什麼時候聯繫的……?」

 「你從校園裡走過來的時候。看到你抱著的那個銀髮幼女,我就明白了」

 這老師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容小覷啊……。

 美優老師有著不可思議的厲害之處,所以最好不要與她為敵。

 就算是口誤,今後也不要說什麼有關適婚年齡的話題為好。

 看著被撫摸著腦袋心情大好地眯起眼睛的愛瑪醬,我暗自下定決心。

 ——在我們等待了20分鐘的夏洛特同學之後,辦公室的門被猛地打開了。

 我條件反射地看了一眼,滿頭大汗的夏洛特同學就站在那裡。

 和在班上看到的可愛形象相去甚遠的夏洛特同學,上氣不接下氣地,看上去十分痛苦。

 看樣子她一直在拼命尋找著愛瑪醬。

 「愛瑪!愛瑪在哪!?」

 「冷靜點,夏洛特。你妹妹在那邊睡著呢」

 面對驚慌失措的夏洛特同學,美優老師用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後的愛瑪醬。

 可能是累了的愛瑪醬,坐在椅子上嘶呀嘶呀地睡著了。

 雖然她的睡臉如同天使一般可愛,但考慮到夏洛特同學的心情,我真希望她是醒著的。

 看到了悠悠然然地睡著覺的妹妹,夏洛特同學一下子就癱倒在了地上。

 「沒事吧……?」

 因為她突然就坐在了地上,有些擔心的我便這麼問道。

 夏洛特同學抬眼看向我。

 也許是因為前面她一直在擔心自己的妹妹,所以眼角含著些許淚水。

 被用這種表情看著,讓我更加擔心了。

 「抱歉……安心下來就有些脫力了……」

 「嗯。我懂的。回家後發現妹妹不在了的話肯定會焦急的,找到妹妹之後也肯定會打心底鬆一口氣的對吧。於是,站得起來嗎?」

 我覺得老是坐在地板上也不太好,於是向她伸出右手。

 於是夏洛特同學露出了可愛的笑容握住了我的手。

 「謝謝你——啊,抱歉……!」

 但不知為何,她一站起來就迅速離開了我。

 「誒……?」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做,便疑惑地看著她。

 結果害羞得滿臉通紅的夏洛特同學,把食指碰在一起,忸忸怩怩地開口說道。

 「我,出了好多汗,抱歉……」

 「啊,這樣……」

 看樣子她是因為介意自己身上的汗才遠離我的。

 被這麼一說,確實手心有一種溼潤的觸感,但老實說我覺得沒必要那麼在意。

 但果然因為是女孩子所以才會在意嗎?

 「沒必要在意的。那也是你拼命在找你的妹妹的證明嘛」

 對一個滿頭大汗尋找自己妹妹的女生感到佩服是理所當然的,是不可能覺得不舒服的。

 我這麼笑著回答之後,不知為何夏洛特同學目不轉睛地盯起了我的臉。

 「………」

 「夏洛特同學?」

 「啊,誒……青柳君,真溫柔呢」

 我剛一開口,夏洛特同學就微笑著這麼說道。

 滿臉通紅的夏洛特同學對著我露出如此可愛的笑容,讓我不由得心跳加速了。

 夏洛特同學對著我繼續說道。

 「而且,愛瑪也是青柳君找到的吧?真的非常感謝」

 說完,夏洛特同學恭恭敬敬地對著我鞠了一躬。

 從這彬彬有禮的樣子可知她受過的教育之好。

 但……在教室的時候就有些在意了,她的措辭完全就是個大小姐。

 到底是誰給她教日語的呢?

 雖然我很好奇她是怎麼學會日語的,但我覺得問這個有些不太禮貌。

 於是我便問了另一件我很在意的事情。

 「你記得我的名字啊?」

 雖然老師和同學都叫過我的名字,但在我向她進行自我介紹之前她就記住了我的名字,這讓我很是意外。

 「啊,因為今天你有在我困擾的時候幫了我……。而且,花澤老師也說了有麻煩的話就去拜託青柳君,所以就記住了你的名字。正如老師所言,青柳君真的很靠得住呢」

 突然被夏洛特同學誇獎的我立刻就轉過身去了。

 是因為我不想讓她看到我那八成已經變通紅了的臉。

 花澤老師就是美優老師。沒想到她在夏洛特同學面前居然是那麼介紹我的。

 雖然感覺很害羞,但老實說,很開心。

 平日裡一直被美優老師使喚的價值得到了體現。

 我這麼想到——。

 「青柳,你害羞的樣子還真少見啊。臉都紅透了」

 美優老師的這句話,讓我覺得即使是一瞬間,對這個人產生了感謝的想法的自己就是個傻瓜。

 「好煩啊。才沒害羞」

 「吼吼~?那我給你的臉拍張照片咯?」

 「請不要這樣找事!」

 這個人肯定是在玩弄我取樂。

 如果我繼續待在這裡的話很有可能會被當成玩具一般,肆意玩弄的。

 這麼想的我立刻轉身準備離開。

 「既然夏洛特同學已經來了,那我就回去了。夏洛特同學,明天見——誒,愛瑪醬!?」

 在我為了逃離美優老師而準備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明明正在睡覺的愛瑪醬不知何時已經抓住了我的衣角。

 『MINGREN,你要去哪……?』

 有些睡迷糊的愛瑪醬一臉不安地抬頭看著我。

 一旁的夏洛特同學一瞬間露出了困擾的表情,這該怎麼辦呢。

 『抱歉,我該回去了。愛瑪醬的姐姐——那個,洛蒂已經來了,所以沒事了』

 我笑著告訴她不用擔心,然後看了看夏洛特同學。

 於是愛瑪醬追隨著我的視線也看了過去,發現自己姐姐就在那裡的愛瑪醬瞬間就變得神采奕奕了。

 『洛蒂!』

 愛瑪醬開心地用暱稱呼喊夏洛特同學之後,就會直接跑過去——但我想錯了。不知為何她死死地抓住我的衣角不放。

 這孩子,怎麼不鬆手呢……?

 「………」

 被愛瑪醬抓住衣角,有些不知所措的我意識到夏洛特同學正盯著我和愛瑪醬看。

 「夏洛特同學?」

 我好奇地問道,猛然回過神來的夏洛特同學微笑著說道。

 「啊,不是,感覺她很親近你啊」

 「是這樣嗎……?」

 「是的。看愛瑪的樣子我想應該是沒錯了。話說回來,明人是青柳君的名嗎?」

 「誒,是的啊……?」

 「這樣啊……」

 在我回答了夏洛特同學的提問之後,她表情複雜地陷入了沉思。

 然後,她彎下腰達到和愛瑪醬視線齊平的高度,溫柔地開口說道。

 『吶艾瑪,叫那個人哥哥吧』(注:想必你們已經意識到了,『』裡面的句子就是英語說的,但考慮到這個符號也有單純引用的作用,而且全文我也沒看完所以不能斷言說全是,因此只是說“大部分都是”,具體讀的時候還請通過上下文進行猜測)

 『哥哥……?』

 她究竟是什麼打算?

 我一邊想著一邊看著她倆,不知為何夏洛特同學催促著愛瑪醬叫我《哥哥》。

 愛瑪醬逐個假名地複述著《哥哥》這個詞,但由於她的年幼和對日語的不熟悉,所以發音很是奇怪。

 但這也是一種可愛。

 「誒,夏洛特同學……?」

 「啊,不好意思。我想著說日本人的青柳君可能不習慣被年紀小的孩子直呼名字……。在日本,這種時候會稱呼年上的男性《哥哥》的對吧?」

 啊,這回事啊。

 確實在日本年下很少會直呼年上的名字。

 雖然我知道在外國直呼名字是理所當然的所以並不在意,但夏洛特同學似乎是在照顧我的想法。

 「雖然不是絕對,但確實如此。不過,也沒必要在意哦?」

 「不,要入鄉隨俗。因為今後要在日本生活,所以愛瑪也要養成日本人的習慣」

 果然夏洛特同學很聰明……。

 都知道“入鄉隨俗”這個很多日本人都不知道的諺語。

 她說的也有道理,因此我便不再堅持。

 「知道了。那行吧」

 「好的,非常感謝」

 得到我的允許之後,夏洛特同學一臉高興地轉向愛瑪醬。

 然後她再次配合著愛瑪醬的視線彎下了腰,一遍又一遍地讓愛瑪醬複述《哥哥》這個詞。

 對溫柔地教著妹妹這一場景感到欣慰的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們。

 然後,複述完畢的愛瑪醬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我的身邊,抬起頭看向我,露出了很是可愛的笑容。

 然後——。

 『哥哥!』

 笑容冠絕可愛的愛瑪醬,叫我《哥哥》了。

 在被滿臉笑容的她叫我哥哥的那個瞬間,某個東西就射穿了我的胸膛。

 明明我應該沒有什麼想被人叫哥哥的願望啊——但不知為何,被愛瑪醬用哥哥來稱呼的我真的是開心死了。

 過分的可愛讓我不禁莞爾了。

 由於微笑著看著我的愛瑪醬過於可愛,我不由得摸了摸她的頭。

 於是愛瑪醬就像是小貓一樣眯起了眼睛,舒舒服服地將腦袋伸了過來。

 這可愛的生物是怎麼回事?

 可愛到我甚至想要摸她的腦袋摸一輩子。

 『嗯,好好地叫他哥哥了呢。那愛瑪,那位哥哥要回家了,所以把手鬆開吧?愛瑪和我一起回去吧?』

 目睹了我和愛瑪醬的交談的夏洛特同學,對愛瑪醬好好地把《哥哥》叫了出來這件事感到很滿意,為了讓我可以回家,便這麼對愛瑪醬說道。

 看來她是個很體貼人的女孩子。

 但說實話我還想繼續陪著可愛的愛瑪醬,但看樣子不行啊。

 畢竟這裡是辦公室,而不是和孩子玩的地方啊。

 但是——。

 『不要!』

 不知為何,聽夏洛特同學說要回去的愛瑪醬,突然很不開心地扭過了頭。

 『愛瑪,怎麼了?和姐姐回家吧?』

 『愛瑪……要和哥哥待一塊兒……!要和哥哥回家……!』

 「「「「「誒!?」」」」」

 愛瑪醬這一突然的發言讓辦公室裡的所有人都震驚了。

 但美優老師卻一點都不震驚,而是接受了一般地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啊……不也挺好的嗎。青柳。一起回去吧」

 「你是認真的嗎?怎麼可能一起回去啊?」

 「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啊,就算送到了家,愛瑪醬肯定在那裡還會繼續撒嬌的吧?」

 在這裡都被撒嬌了,送到家之後也肯定還是會被撒嬌的吧。

 美優老師的方法只不過是在拖延而已——但不知為何美優老師嘻嘻笑了起來。

 「嘛你就聽我說的辦吧。青柳,總之你先和她倆往自己家走走看唄。會發現有趣的事情的」

 「哈啊……?」

 和她倆一起回我家,是什麼東西?

 難不成要我招待她倆進我家?

 ——那可不行的吧?

 先不說我還沒有做好讓夏洛特同學進我家的心理準備,而且夏洛特同學想必也會有牴觸情緒吧。

 這麼想的我看了看夏洛特同學。

 結果沒想到連她也露出了接受了的表情。

 喂,等等等等。

 難道只有我沒能理解這一狀況嗎……?

 「青柳君,非常抱歉。方便的話,可以和我們一起回去嗎?」

 「你是認真的嗎!?」

 「是的,拜託了」

 說完,夏洛特同學對著我鞠了一躬。

 怎麼辦,我完全沒能理解狀況。

 偶爾喜歡捉弄人的美優老師先不提,為什麼夏洛特同學也會說一起回去這種話?

 突然的展開讓我的大腦完全混亂了。

 美優老師和夏洛特同學究竟在想些什麼啊——。

 以及,一起回去之後會發生什麼呢——各種各樣的疑問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但我完全得不出答案。

 就算將我掌握的知識全部利用起來,在這種狀況下也還是得不出可以找到答案的線索。

 所以總之我——

 「好吧……」

 ——懶得思考的我決定順其自然好了。

 *

 「誒,那就回吧……?」

 一走出辦公室,我就對一旁的夏洛特同學這麼說。

 這句話本意是要傳達出《你真的要去我家嗎?》這一訊息——

 「好的,請多關照了」

 ——但似乎夏洛特同學沒有明白。

 夏洛特同學露出溫柔的笑容抬頭看著我。

 這什麼情況?

 我在做夢嗎?

 居然和今天剛剛轉來的美少女留學生一起回家什麼的,太不現實了,簡直難以置信。

 ——我的衣角被拉動了。

 『嗯?怎麼了愛瑪醬?』

 我和夏洛特同學剛一對視,愛瑪醬就拉了拉我的衣角。

 我看向愛瑪醬,她大大地張開了雙臂。

 這莫非是——。

 『抱抱』

 果然啊……。

 從之前見過的行動之中我猜到了愛瑪醬想要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是因為剛睡醒所以不想走路,還是單純地喜歡抱抱,但在姐姐面前抱起妹妹這種事還是很需要勇氣的……。

 我瞥了一眼夏洛特同學。

 夏洛特同學搖了搖頭,以表示拒絕。

 『愛瑪,不要給青柳君添麻煩哦?自己好好走啊?』

 夏洛特同學配合著愛瑪醬的視線彎下了腰,溫柔地對愛瑪醬這麼說道。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令人欣慰的場景。

 但愛瑪醬本人似乎並沒有接受,用力搖了搖頭之後,然後就一直盯著我看了。

 那烏溜溜的眼睛簡直就像是在說『抱抱我』一般。

 小孩子露出這種表情的話,換誰來都會想寵愛她的吧。

 「夏洛特同學,算了。愛瑪醬很輕的,我抱著也不累。當然,如果你討厭妹妹被男性抱著的話那就算了……」

 「啊,沒有!沒有那回事!只是繼續給青柳君添更多麻煩的話感覺很不好……」

 要是合著幼小的愛瑪醬的步伐往回走的話,回家時間肯定會變遲的。

 如果是平時倒也無妨,但今天迷路的愛瑪醬肯定也累壞了,還是早點回家休息比較好。

 我這麼一想,便說。

 「我沒事的。而且,抱著愛瑪醬的話也能快點回去」

 夏洛特同學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拜託我抱起了她那實在是不聽話的妹妹。

 『——誒嘿嘿』

 我剛抱起她,愛瑪醬就非常開心地笑了起來。

 果然她很喜歡抱抱啊。

 「真的很抱歉,青柳君……。回家之後我會好好說說她的……」

 「不用,沒事的。我也很賺的」

 「哈哈,青柳君還真是溫柔呢」

 聽我那麼說的夏洛特同學,不知為何溫柔地對著我笑了。

 我說那句話的意思是我很高興可以寵愛可愛的愛瑪醬,但看她的反應,她似乎是理解成了我是出於關心才這麼做的。

 我們就這樣聊著聊著——。

 『唔……。聽不懂哥哥你們在說什麼……』

 懷裡的愛瑪醬微微嘟起臉頰,鬧起了彆扭。

 還小的她聽不懂用日語進行對話的我和夏洛特同學在說些什麼,所以感覺自己被疏遠了。

 『啊,抱歉,現在哥哥開始用英語說話』

 也不能把她一個排除在外,我向愛瑪醬道歉之後就開始用英語說了起來。

 『謝謝你,青柳君。青柳君英語很棒呢』

 夏洛特同學也為了愛瑪醬可以聽懂,和我一樣說起了英語。

 英語是她的母語,想必用英語對話的話,對她來說會來得比較方便吧。

 『沒有夏洛特同學的日語說得好』

 『不,比我的日語要好得多』

 『才沒那回事,夏洛特同學日語說得很好的。可以問問你是從誰那裡學的日語嗎?』

 『我倒是覺得青柳君的英語更好……我是跟著父母學的』

 因為感覺要扯皮了所以我順帶著問了她一個問題,夏洛特同學有些不能接受的樣子,但還是回答了我。

 是夏洛特同學的父母教給她日語的啊。

 莫非是為了把她培養成一名高雅的女兒,才教給她大小姐口吻的日語的嗎?

 雖然我很感興趣,但我決定不再追問。

 畢竟問太多的話別人會嫌煩的。

 『愛瑪也想用日語說話』

 看著聊著天的我和夏洛特同學的愛瑪醬,一臉羨慕地這麼說道。

 我不清楚愛瑪醬明不明白“日語”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但夏洛特同學有在用日語說話,所以應該多少能理解一點吧。

 『不用擔心,愛瑪醬的話肯定可以的』

 『真的……?』

 『嗯,真的』

 『太好了!』

 我點了點頭,愛瑪醬就很開心地笑了起來,然後用臉頰蹭了蹭我的胸口。

 這孩子簡直就像是一隻貓。

 夏洛特同學的父母既然都已經教她日語了,自然也會教愛瑪醬日語的吧。

 而且夏洛特同學看上去也很會照顧人,愛瑪醬想學的話肯定也會教她的吧。

 更何況這裡可是日本,住久了早晚就會說了。

 所以,愛瑪醬學會說日語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我一邊看著對著我撒嬌的可愛的愛瑪醬,一邊這樣想著。

 『………』

 『嗯,怎麼了?』

 我注意到夏洛特同學在盯著我看,便這樣問道。

 然後,她用一副很是佩服的表情開口說道。

 『沒有,只是她真的很親近你所以有些吃驚……』

 『啊,這孩子很不認生啊』

 『不,你別看愛瑪醬這樣,她可是很挑剔的哦?至少我從未見過她像這樣對除了家人之外的其他人撒嬌』

 這可真是意外。

 看上去就很愛撒嬌的她,愛撒嬌的樣子居然有可能不是真的?

 感到不可思議的我不由自主地盯著愛瑪醬看了起來。

 注意到我在看著她的愛瑪醬也轉了過來。

 然後——。

 『誒嘿嘿』

 露出了極其可愛的笑容的愛瑪醬,再次把臉貼在了我的胸口上。

 這孩子真的可愛到沒救了。

 因為笑容過於可愛,我就輕輕地摸了摸她的腦袋,結果她的笑容變得更加可愛了。

 什麼情況,我好想寵她一輩子。

 『你是用什麼辦法讓愛瑪這麼親近你的?』

 『嗯~就算你這麼說,也不過就是給她看了貓咪視頻而已……』

 『貓貓嗎……。確實愛瑪很喜歡貓貓,但我不覺得僅靠這個就能讓她這麼親近你啊……』

 作為姐姐的她果然會很在意妹妹為什麼親近我的吧。夏洛特同學表情認真地想了想。

 然後,她露出了可愛的笑容說道。

 『果然是因為,青柳君就是有那麼溫柔吧』

 『——為什麼會得出這種結論?』

 夏洛特同學的美麗笑容一下子就讓我的心怦怦跳了起來,感到動搖的我試著這麼問道。

 『因為這是最有可能讓愛瑪親近你的理由嘛。而且實際上,青柳君就是很溫柔的嘛』

 『是這樣嗎?』

 不太理解的我這麼反問道,夏洛特同學便露出相當可愛的笑容,心情大好地點了點頭。

 『是的』

 就算她說我溫柔,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懂。

 但看樣子她對我的評價很高。

 這一點讓我感到很高興。

 ——之後,我們三人一邊閒聊著,一邊往我的家裡走。

 有時候我會給夏洛特同學講一些在學校裡發生的小事情,聽我說完的夏洛特同學就會笑得很開心,愛瑪醬也搖晃著身體一副心情大好的樣子。

 雖然今天和她們是初次見面,但待在一起的時候老實說真的很舒服。

 有種想要永遠待在一起的感覺。

 但是——。

 『夏洛特同學。為什麼突然離我那麼遠?』

 明明方才還聊得很開心,但夏洛特同學突然遠離了我。

 『啊,那個……沒什麼特別的理由……』

 說著沒有理由,但夏洛特同學卻把距離拉得更開了。

 怎麼辦,我的精神壓力好大。

 要是被夏洛特同學說討厭我的話,我怕是很難再振作起來了。難道是在前面聊天的時候我說了什麼冒犯她的話嗎……?

 『抱歉』

 『為什麼要抱歉……?』

 『不是,感覺讓你有些不愉快了……』

 聽到我這麼沮喪的發言,夏洛特同學露出了非常為難的表情。

 她真是個好女孩啊,明明因為討厭我而拉開了距離,卻還是像這樣關心著我。

 然後被如此溫柔的女孩子討厭了的我,今後要怎麼辦呢。

 老實說我好沮喪的……。

 『啊,那個……我想你大概是誤解了所以就說一聲……這絕對不是因為討厭青柳君才想要拉開距離的哦……?』

 夏洛特同學帶著為難的笑容這麼說道,我自然對她的發言產生了疑問。

 『那為什麼要和我拉開距離?』

 這個直球的問題,讓夏洛特同學的視線遊移不定了起來。

 像是在煩惱要不要回答。

 夏洛特同學在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將手放在嘴邊,害羞地張開了口。

 『想起來自己跑來跑去地出了很多汗……。很害羞……』

 滿臉通紅的夏洛特同學用近乎聽不見的微弱聲音這麼說道。

 她之前那會兒也很在意自己出汗的事情,果然女孩子這種生物就是會在意自己汗水的氣味啊。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太可愛了吧,夏洛特同學……。

 ——害羞的美少女留學生過於可愛,讓我的思考都停止了。

 *

 被夏洛特同學的可愛擊倒之後,我和她之間就瀰漫起了一種很尷尬的氣氛。

 我變得不好意思看夏洛特同學的臉,在意自己汗水的夏洛特同學也一直和我保持著距離。

 而愛瑪醬則在我的懷裡嘶呀嘶呀地睡著了。

 這孩子還真是自由啊。

 「「啊,那個……」」

 對持續的沉默感到尷尬的我正要開口,沒想到夏洛特同學也開口這麼對我說道。

 想著要是再沉默一會兒就好了的我繼續說道。

 「抱歉,什麼事?」

 「啊,不……青柳君你要說些什麼?」

 「沒事,我的事不重要。夏洛特同學你說你的事吧」

 「沒有,我的事也不重要……青柳君你先說吧」

 我和她就這樣互相謙讓著。

 因為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只會更尷尬,於是我選擇換一個話題。

 順帶一提因為愛瑪醬已經睡著了,所以現在我們是在用日語交流。

 「那個,在班裡適應了嗎?」

 「這個嗎……老實說,還沒有呢」

 嗯,也是啊。

 畢竟今天才作為留學生轉過來的啊。

 就算她說適應了,給人的感覺也像是在敷衍。那我幹嘛還要提出這個話題啊,真是的……。

 可能是尷尬的氣氛加上對方是夏洛特同學這兩件事,讓感到緊張的我頭腦有些轉不過彎了。

 這個話題太失敗了。

 得提出個別的話題……。

 我想著這樣的事情,但不知為何夏洛特同學盯著我的臉看了起來。

 於是我也看向她,結果她對著我緩緩地鞠了一躬。

 「——今天真的非常感謝」

 她向著我如此道謝。

 大約是指我保護了愛瑪醬這件事吧。

 「不用再道謝了。救了愛瑪醬只不過是巧合,而且你前面也已經道過謝了」

 「不是,愛瑪醬的事情我確實很感謝你,但這次我是想感謝你在白天那會兒幫了我」

 這麼說來,她有注意到我那時候是為了她才那麼說的啊。

 雖然在辦公室的時候因為愛瑪醬,這部分的事情就沒有提起,但老實說,被她知道我是為了她才那麼做的話感覺好羞恥的。

 所以我很希望那件事就那麼過去……。

 但既然夏洛特同學已經提出了這個話題,我也沒法敷衍了事啊。

 而且要是她對那會兒發生的事情有了誤解的話,我也想消除掉她的誤會,所以沒準這樣也好。

 我有些害羞地,看著夏洛特同學的眼睛這麼說道。

 「他們邀請你雖然是出於好意,但一味強迫的話就不太好了。不過,彰其實沒什麼惡意的,請原諒他」

 彰只是想要夏洛特同學早點融入班級才那麼做的,說要她把妹妹帶上也是出於善意所為。

 我不希望夏洛特同學誤解了這一點,以為彰是一個會無理取鬧地強行邀請別人的人。

 「嗯,我明白的。他們邀請我去歡迎會的時候我其實很開心的。但家裡只有愛瑪一個人,把不會日語的她帶到歡迎會去的話也可能會嚇到她,所以就打算拒絕了。而且青柳君不僅是幫了我,還找出一個我不會在意的其他理由來說服大家的吧?青柳君因此被大家當成惡人 了,非常抱歉」

 剛向我道完謝的夏洛特同學,又帶著對不起的意思向我鞠了一躬。

 我本以為那時候自己做的天衣無縫,但還是讓夏洛特同學感到自己有責任了。

 雖然要是沒有注意到我的意圖的話就不會變成這樣,但夏洛特同學的洞察力實在是太好了。

 「沒必要在意的。只是我想這麼做而已,而且也沒出什麼問題。你要是在意的話我反而很尷尬的」

 「……青柳君真的很溫柔呢。知道了,那我就不再在意了。但作為代替,請接受我誠摯的道謝」

 夏洛特同學把手放在自己胸前,露出溫柔的笑容這麼說道。

 那笑容有如天使一般美麗且可愛。

 而且,被這麼直截了當地表達了謝意,實在是有些感到害羞。

 雖然夏洛特同學可能只是出於自己真誠的性格才那麼做的,但對於不太習慣被人感謝的我來說,實在是太閃耀了。

 最重要的是,夏洛特同學的笑容太過可愛,我都無法直視了。

 「嗯……我知道了」

 無法直視夏洛特同學的我,稍微移開了一點視線,這樣回答道。

 ——之後的氣氛稍微變得輕鬆了一點兒,我們閒聊著閒聊著,終於走到了我住的公寓。

 「那個……夏洛特同學你們也要進去嗎……?」

 在走進公寓之前作為最後的確認我這麼問道,結果夏洛特同學露出毫不猶豫的笑容迅速回答說:「是的」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到這了她還能笑得這麼令人心情愉悅。

 不對,我首先就不能理解她為什麼要到我家來。

 果然是因為外國人都很friendly嗎?

 日本的學生的話,基本不會在認識的第一天就去異性家裡吧?

 文化差異還真是可怕……。

 我沿著樓梯往上走,夏洛特同學微笑著跟在後面。

 我們直接走到了我房間所在的三樓。

 雖然夏洛特同學似乎還有些在意自己身上的汗,但對要去我家這件事看上去是完全不在意。

 這難道是因為我沒被她當成男人嗎?

 夏洛特同學這麼泰然自若,讓我的心中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我的房間……在這邊……」

 終於走到自己房間前的我,有些困惑地對夏洛特同學這麼說道。

 由於緊張,我的聲音都有些嘶啞了。

 在到家之前,我的心情還主要是困惑,但一到家門口,緊張的情緒就佔據了主導地位。

 先不說招待女孩子到家裡來這種事本身就是第一次,尤其還是夏洛特同學這種等級的美少女,換誰來都會緊張的吧。

 「好的。啊——請稍等一下。我現在開門」

 夏洛特同學笑了笑,在自己的書包裡翻找了起來。

 看著她我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個問題。

 開門——等等,為什麼她會有這個公寓裡的房間的鑰匙?

 而且,為什麼她的手還伸向了隔壁房間的門?

 帶著這樣的疑惑我看著夏洛特同學,但她卻毫不在意地把鑰匙插進了隔壁房間的門鎖裡。

 然後——。

 「打開了」

 隨著咔嚓的一聲,房間門鎖被打開了。夏洛特同學露出開心的笑容看著我。

 我明白她“打開了”這句話的意思,但出於困惑,也只是「啊,嗯……」了一聲。

 ——老實說,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為什麼能打開隔壁房間的鑰匙。

 但從概率上來說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了,因此我才會感到困惑。

 「哈哈——其實我住在青柳君的隔壁房間」

 夏洛特同學笑得就像是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一般,這麼對我說道。

 除了覺得夏洛特同學也很調皮之外,還有一種不知如何表達是好的情緒湧上心頭。

 美優老師說的有趣的事情,肯定就是這個吧。

 所以夏洛特同學在學校也是一副心領神會的表情啊。

 我想她大約是從美優老師那裡得知她和我是鄰居的。

 雖然關於個人信息保護法和個人隱私侵犯這方面我有許多想說的,但暫時還是先不吐槽了。

 因為我想美優老師這麼做也是有她的理由的。

 但是啊——今天究竟是怎麼了?

 漫畫般的美少女留學生轉學到了自己所在的學校,而且還和我成為了同班同學。

 在回家路上救下迷路的小女孩之後,沒想到那孩子碰巧是今天剛剛轉學過來的美少女留學生的妹妹。

 多虧如此我有幸和美少女留學生熟識,但誰能想到那個美少女留學生居然住在我家隔壁……?

 我不會今天一天就把一輩子的幸運花光了吧……。

 ——一連串的幸運讓我對未來都產生恐懼了。

第二章「來自美少女留學生的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