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上京與泳裝

第三卷  第二章 上京與泳裝 ♥

 七月下旬──

 三天後就要前往溫泉渡假村舉辦家族旅行的日子。

 這一天,我為了工作,搭乘新幹線來到了東京。

 我所任職的公司──「燈船」股份有限公司。

 這間公司,是由從前為大型出版社的王牌編輯的狼森夢美獨立創建,業務內容非常多樣……實在很難向他人說明,但總之跨足了漫畫、動畫、電玩遊戲等各式各樣的娛樂事業。

 「燈船」的總公司位於東京。

 我雖然基本上都是在家工作,不過大概每隔幾個月,就會被找去總公司或客戶的公司一次。

 儘管現在這個社會遠端工作已經相當普及了,還是有許多工作非得直接去現場處理不可。

 「嗯~這麼一來,應該就大致打過一輪招呼了。」

 從客戶公司所在的大樓出來後,狼森小姐大大伸了個懶腰。

 她依舊是一身褲裝的套裝打扮。

 而我也久違地穿上了套裝。

 我平常都是穿著家居服,甚至不時還會直接穿著睡衣在家工作,不過穿上套裝之後,情緒果然就整個緊繃起來。

 有種「要開始工作嘍」的感覺。

 「抱歉啊,帶你到處跑來跑去的。因為歌枕你好久沒來這裡了,我有好多新的人和公司想要介紹給你。」

 「不會,沒關係。」

 我微微搖頭。

 完成總公司的工作之後,狼森小姐帶著我四處拜訪新合作的企業、創作家,把我介紹給他們認識。

 雖然她說「很抱歉帶著我到處跑」,不過我真的很感激她願意像這樣替我拓展人脈。

 話說回來──我是被特准在家工作的特例中的特例。

 即使偶爾來東京被社長帶著到處跑,我也沒有什麼理由好抱怨的。

 「不過話說回來……天氣真的是愈來愈熱了。」

 走在都市擁擠的人潮中,狼森小姐發起了牢騷。

 時間是下午四點多。雖然已經過了最熱的時段,夏天的暑氣依舊殘留在柏油路上。

 「歌枕你住東北,應該很受不了這麼熱的天氣吧?」

 「其實也還好,因為我家位在東北地區南邊的盆地。大概是沒什麼風的關係,那裡的夏天意外地炎熱呢。」

 「是喔。那你家那邊不會下雪嗎?」

 「……雪倒是會下。」

 明明是東北,夏天卻很熱;又因為是東北,冬天必定會積雪。

 連我都覺得自己住的地區有夠麻煩。

 「歌枕,你今天會在這裡過夜對吧?」

 「是的,我已經訂好旅館了。因為我明天還想到總公司處理一點事情。」

 美羽還小時,我都是儘可能當天來回,不過自從她升上國中之後,為了工作外宿這件事也解禁了。因為美羽主動表示:「媽媽操心過頭了。才一天而已,我一人在家不會有問題的。」

 「這樣啊。那今天晚上,你就盡情享受久違的單身夜吧。對了,要不要我來作陪啊?我們兩人一起到歌舞伎町那一帶如何?」

 「歌、歌舞伎町……你想帶我去哪裡啊?」

 「到我常去的男公關俱樂部。」

 「我不去。」

 「那去男性酒吧呢?」

 「不用了!」

 我全力拒絕。

 「你也不用厭惡成那樣吧……那不是什麼不正派的店喔?只是一邊接受英俊男士們的接待,一邊品嚐美酒的地方。算是一種淑女的嗜好啦。」

 就算你跟我說這些,不行還是不行。

 不管是歌舞伎町、男公關俱樂部,還是男性酒吧,統統不行。

 雖然知道全部都沒去過的我,說這種話是出於偏見……但是總之,我的個性就是無法接受那種空間!

 「哎呀呀,歌枕你這人有潔癖耶。這搞不好是你最後的機會喔?」

 「最後的機會……?」

 「假使你真的和左澤交往了,今後應該就沒辦法夜遊了吧?如果要放肆玩樂,就只能趁現在。若是現在,不管做什麼都不算劈腿。」

 「……請不要說得好像在最後單身夜,找下屬去夜遊的男上司一樣。」

 見到我一臉厭煩地這麼回應,狼森小姐嘻嘻一笑。

 「好啦,我不勉強你。不過,你至少讓我請你吃頓晚餐吧?」

 「如果只是吃飯,那我非常樂意。」

 「知道了。不過……接下來要怎麼辦呢?現在離晚餐時間還有點早,可是回公司又待不了多久。」

 「……那個,狼森小姐。」

 我開口。

 「你如果有空──可以陪我去買東西嗎?」

 我在狼森小姐的帶領下,走在東京的街頭上。

 我們攔了一輛計程車前往最近的車站後,便一會上、一會下地在車站大樓內蜿蜒而行。

 唉……東京的道路還是一樣複雜。車站內部及其周邊簡直就是迷宮。要不是有狼森小姐在身邊,我一定早就迷路了。

 可能也沒辦法自己購物吧。

 「──喔,你們要去溫泉渡假村舉辦兩天一夜的家族旅行啊。」

 在前往車站附近的百貨公司的途中。

 狼森小姐在聽了我的一番說明後這麼回應。

 「而且還跟隔壁的左澤家合辦。」

 「……因為我爸手上有那間渡假村的股份,所以每年都會收到股東優待券。由於我每年都會拿到大概兩天份的優待券,於是就分給左澤家,想藉此感謝他們平日的照顧,結果他們說『機會難得,不如一起去吧』,後來就不知不覺變成每年夏天的固定行程了……」

 「是喔。不過,這明明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你的表情怎麼悶悶不樂的?」

 「……因為今年情況比較特殊啦。」

 我嘆息道。

 「那間渡假村很受歡迎,每到暑假就會人潮大爆滿,所以飯店都是大約半年前就預訂好的……可是,今年阿巧的爸爸聽說突然有工作必須處理。」

 即便想要改期,也因為暑假期間預約爆滿而沒得更改。

 阿巧的爸爸不得已必須缺席。

 然後,阿巧的媽媽也因為不好意思丟下老公一人,所以同樣缺席。

 「因為左澤夫婦沒辦法來,阿巧本來也很猶豫要不要去……然而我卻有些強硬地邀請了他……」

 「咦?歌枕你邀了他?」

 「……是的。」

 「喔~你可真大膽啊。」

 「不、不是的!是因為安排行程的時候……我還沒有被他告白!」

 我記得,那是在四月上旬左右。

 我大力邀請了當時猶豫該不該和我們母女一起過夜旅行的他。

 『去啦,阿巧,這是一年難得一次的旅行耶。有你在,我和美羽都會很開心的。』

 就像這樣。

 「……那個時候,我完全沒發現阿巧對我有意思……所以純粹是以邀請兒子或弟弟的心態邀請他……」

 「而左澤被你這樣大力邀約,大概也沒辦法拒絕吧。」

 「不僅如此──他在旅館還會和我住同一間房間……」

 「咦……?你和左澤……?」

 「是的……不過美羽當然也會同房……而這也是我主動邀請他的。」

 「……要怎麼說呢,原來你在不知不覺間變成肉食女了啊。」

 「並、並沒有!我當時根本沒想那麼多!因為那是發生在阿巧向我告白之前的事情……」

 我們原本是預訂兩間房。而阿巧主張要自己一人睡左澤家原本要住的那間房──然而我卻強力否定他的主張。

 『不行啦,阿巧。這樣太浪費住宿費了,還是取消掉吧。反正房間也只是用來睡覺而已,我們睡同一間房就好了呀,一個人睡家庭房太奢侈了……再說,要是阿巧你取消了,就有一組候補的客人可以入住了耶?』

 就像這樣。

 他一直猶豫到了最後一刻,但最終我還是不顧一切取消了訂房。

 唔哇啊。唔哇啊啊……!

 四月的我究竟在做什麼啊?

 我居然自己提議要和阿巧睡同個房間……!

 「哎呀呀,真是諷刺啊。說好聽點,都是因為你把左澤當成家人一樣信賴;說難聽點,則是因為你根本沒把他當男人看。就是因為你完全沒有察覺他的心意,才會毫不猶豫、很爽快地開口邀他去過夜旅行。」

 狼森小姐誇大地聳聳肩膀。

 「左澤這十年來,大概一直都被你這種毫無自覺的誘惑耍得團團轉吧。真是讓人不禁感到同情啊。」

 「……唔唔。」

 我無言以對,只能低聲哀號。

 總之,因為過去的我所犯下的錯──這次的家族旅行,我們母女和阿巧將在同個房間共度一晚。

 啊,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過去活得無憂無慮的我,居然眼看就要害死現在的自己……

 唉……雖然我們已經有在賓館共度一晚了,但我還是完全無法習慣和他一起過夜。光是想起這件事,緊張與不安就讓我幾乎陷入恐慌。

 而且。

 今年令人憂心忡忡的旅行,最近又發生一件讓人擔憂的事情。

 「原來如此,我大致明白狀況了。那麼,就由我狼森夢美──來為你挑選適合這趟前途多難的家族旅行的泳裝吧。」

 「……麻煩你了。」

 我希望狼森小姐陪我──去買泳裝。

 像狼森小姐這樣把名牌貨搭配得品味非凡的人,照理說應該也會知道哪家店有賣適合我的泳裝。我先前就打算趁著這次來東京,有時間的話就拜託她陪我去買。

 「不過我還挺意外的耶,沒想到歌枕你居然會拜託我這種事情。」

 「咦……?」

 「我記得你好像說過,你一向都是和美羽一起去買衣服?」

 「這……是這樣沒錯。」

 這幾年,我的服裝幾乎都是美羽幫我搭配的。小時候明明都是我幫她挑選,如今美羽卻比我更瞭解時尚。

 就連新泳裝,其實我本來也是打算和美羽一起去買。

 「不過……現在我有點難開口拜託她。」

 「嗯?好難得喔,你們不會吵架了吧?」

 「吵架……是也沒有到那種程度。」

 我反而──希望我們有吵架。

 若是彼此直言不諱地衝突、坦白表達自己的意見,心情說不定會舒暢許多。

 可是現在,卻老是有種不舒暢的感覺悶在心裡。

 「最近……我實在不懂美羽在想什麼。」

 「是喔,那樣很健康啊。」

 「咦?」

 狼森小姐出乎意料的回答,讓我不禁愣住了。

 健康?

 「不懂就讀高中的孩子在想什麼……這很像是一個母親會有的正常煩惱啊。身為父母,猜不透青春期的孩子在想什麼是理所當然的啦。」

 「…………」

 「所以,我覺得歌枕你會有那種煩惱,是極為健康而且正常的事情。反倒是驕傲地自認『我對孩子的事情無所不知。世上最瞭解孩子的人是我』的父母才不正常呢。那種父母表面上雖然看似有認真面對自己的孩子,實際上根本什麼都不懂。」

 狼森小姐滔滔不絕地說。

 「我雖然只見過美羽幾次面……但我總覺得她有點太乖巧了。既然那樣的她採取了反抗態度……呵呵呵,這可是好現象呢。她會不會正是因為打從心底認同你是自己的母親,才會想稍微跟你撒撒嬌呢?」

 「……是這樣嗎?」

 撒嬌……是嗎?

 可是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啊。

 「不過嘛,這純粹只是我的猜測。你要是太當真,我也挺傷腦筋的。」

 接著,狼森小姐難得地,真的是很難得地以略微不自信的態度,補上一句。

 「這只是一個連孩子都沒生養過的女人,用一知半解的知識在道聽塗說罷了。你隨便聽聽就好。」

 她的嘴角雖然一如往常地浮現無畏且嘲諷的笑意,然而那抹笑容卻感覺有些落寞。

 進入百貨公司後,我們兩人搭上了電梯。

 來到目的地的樓層,只見那裡處處林立著名牌精品店。

 狼森小姐精神抖擻地走在洋溢著高級感的空間裡,我則心驚膽戰地跟在她後面。

 不久,她熟門熟路地進到一家店。

 「狼、狼森小姐……?是這裡嗎?我們要在這種地方買泳裝?」

 「我是這麼打算的。」

 「可是……這裡感覺好像很貴。」

 那是一間氣氛優雅沉穩,充滿名牌感的商店。

 瀰漫著一股會讓十幾二十歲的小女孩不敢踏進來的高格調氛圍。店內一角也有泳裝賣場,然而和我人生至今去過的泳裝賣場截然不同。

 架上的泳裝儘管華麗,風格卻又不會過於強烈,散發出沉穩優雅的氣息。這些泳裝大概不是以年輕人,而是以成熟女性為客層所設計出來的吧。

 而且恐怕是……有錢的女性。

 「這些全部像是外國貴婦會穿的泳裝耶……」

 「你的觀察相當正確。這是個在外國的模特兒和貴婦之間也很受歡迎的品牌。」

 「我沒有那麼多的預算可以買泳裝……」

 「放心,沒問題的。這個品牌的東西確實很貴,不過這家店裡也有一些價格比較合理的商品,應該可以用實惠價格買到品質好的泳裝。」

 「可是……要怎麼說……這裡的東西對我來說好像有點太時髦了,還是平民一點的店比較適合我。」

 「你在說什麼啊?剛才我問你想要哪種泳裝時,你不是回答我『想要成熟款式』嗎?」

 「我、我是這樣說過沒錯,可是……」

 「歌枕,你已經是一名成熟的女性了。像你這樣的年紀,擁有一兩套好的泳裝不為過啦。」

 「可是……」

 「況且──」

 狼森小姐對躊躇不決的我說。

 一邊從上到下掃視我的身體──最後將視線重點性地放在我的胸部上。

 「以你來說,要是不來這種地方……應該找不到你能穿的尺寸吧?」

 「…………」

 被說中了。

 就是這樣!

 到處都沒有我的尺寸!不管是內衣還是泳裝……凡是我覺得可愛的、想要的,大致上都沒有我的尺寸!

 「哎呀,沒關係啦,總之就先看看嘛。至於要不要買,便等到試穿後再決定。」

 「……好吧。」

 被狼森小姐說服的我,開始環視店內的泳裝。

 喔~哇啊~

 好多時髦的泳裝。

 設計既講究又成熟……要怎麼說呢,雖然有點性感,卻又完全不會讓人覺得低俗。價格也如狼森小姐所言,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昂貴。

 如果是這樣……的確會讓我想試穿看看。

 就在原本畏縮的我稍微提起興趣時。

 「歌枕,我找到一套不錯的,你趕快去試穿看看。」

 狼森小姐拿著一套泳裝,拍拍我的肩膀。

 「咦?這麼快……請、請等一下,我還在看……」

 「走啦、走啦。」

 「等、等等……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走啦、走啦。」

 狼森小姐硬拉著我的手,將我和她塞給我的泳裝一起扔進試衣間。

 真不愧是高級商店,試衣間好寬敞。裡面有好大的鏡子和置物籃,還有……女性試穿泳裝時需要的各種物品。

 「……唉,真是的,她老是這麼霸道。」

 我一邊嘆氣,一邊脫下身上的衣服和內衣。每次都違抗她的意思也挺累人的,現在還是乖乖聽她的話好了。我帶著那樣放棄抵抗的心情更衣。

 然後──約莫五分鐘後。

 我試穿了狼森小姐所選的一套泳裝。穿是穿了……可是。

 唔哇啊……這、這是什麼……?

 呃……這會不會有點太猛了?

 不管怎麼說……感覺也太色情了吧──

 「──換好了嗎?」

 「呀啊啊啊!」

 唰的一聲。

 我背後的簾子突然被打開,害我忍不住驚聲尖叫。

 「真、真是的!不要擅自打開啦!」

 把我的強烈抗議當成耳邊風,狼森小姐以饒富興味的眼神看著我。

 看著我穿上泳裝的肉體。

 「喔喔,不錯嘛,相當適合你耶。」

 「才不適合!這套好像變態的泳裝是怎麼回事?」

 我身上的泳裝,若以一句話來形容就是──V。

 (插圖010)

 V。

 英文字母的V。

 自肩膀延伸的兩條布在胯下相連,以細窄的布料遮住私密部位。

 不對。

 嚴格來說……幾乎什麼都沒有遮到。

 只有胯下勉強遮住了,胸部則幾乎露在布料外面。至於臀部……布料徹底陷進了股溝內。

 映在身後鏡子裡的背影,簡直跟沒穿沒有兩樣。

 「適合是適合,不過……嗯,感覺比我預期的還要猥褻十倍耶。」

 「這還用說嗎!穿成這樣幾乎跟裸體沒有差別!」

 「唔嗯,重新這麼仔細一看……歌枕,你的肉體果然色情到暴力的程度耶。尤其胸部格外兇猛。儘管巨大卻水嫩又有彈性,而且感覺還好柔軟……就連我這個女人都快失去理性了……然後臀部也──」

 「請不要那麼仔細地評論!」

 我氣得跺腳,表達強烈的抗議。

 可是──那個舉動反到成了致命傷。

 V字泳裝的細窄布料本來就幾乎包不住我的胸部了,結果又因為我用力跺腳,那瞬間──泳裝歪了。

 晃動。

 兩邊的胸部彈也似的飛出去。

 「喔喔!」

 「咦……呀啊啊啊!」

 不由得驚呼的狼森小姐,以及連忙遮住胸部的我。

 啊……嗚嗚,我真是受夠了!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啦……?

 「……哎呀,結、結果不小心看到好驚人的畫面呢。我還以為有東西爆炸了哩。」

 狼森小姐以看起來困窘又害羞的表情說。

 「真是的,你讓我意外遇上這種養眼福利有什麼用呢?」

 「這、這又不是我願意的!」

 「這種事情,你應該要在左澤面前做啊。」

 「打死我也不要!」

 我淚汪汪地大喊。

 然後一邊瞪著狼森小姐,一邊迅速將泳裝穿好。

 「嗚嗚……我要回去了!」

 「喂喂喂,沒必要鬧脾氣吧。」

 「我才沒有。我不是在鬧脾氣……而是沒勁了。」

 沒勁了。

 突然一下就沒勁了。

 我本來鼓起勇氣想要買新泳裝……可是發生這麼令人羞恥的意外,我失去了僅存的一絲動力。

 「我果然還是……不適合這種時髦的名牌泳裝啦。普通老百姓就算勉強逞能,也只會讓自己難堪而已。再說,我也已經不是會在游泳池大肆玩樂的年紀了。這把歲數還穿這種高調的泳裝……也只會讓人覺得慘不忍睹。」

 「…………」

 「雖然去年和前年都有去游泳池,不過我並沒有換上泳裝,只有在泳池畔看美羽他們玩……所以,今年我也只要那麼做就好。」

 「…………」

 「況且,那裡的游泳池每到暑假都擠得像沙丁魚一樣,根本沒辦法好好游泳。嗯,果然還是不需要買什麼新泳裝──」

 「──歌枕。」

 尖銳的語氣。

 原本始終笑嘻嘻的狼森小姐,忽然斂起笑容注視著我。那副眼神像在責備我,又好像覺得不可置信一般,充滿了平靜的怒氣。

 「你今天──本來是為什麼想買新泳裝?」

 「咦……」

 「你剛才說『去年和前年都去了游泳池,卻沒有換上泳裝』,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今年會想要穿泳裝?」

 「我……」

 「是因為想穿給左澤看對吧?」

 不待我回答,狼森小姐徑自說下去。

 「想要在游泳池讓喜歡自己的男孩,看看自己穿泳裝的模樣。然後既然都要展現自己的肉體了,還是想讓自己看起來美一點。我沒說錯吧?」

 「……是這樣沒錯。」

 為她篤定的口吻和銳利目光所折服,我投降似的點頭。

 沒錯,就和她說的一樣。

 儘管多少也是因為想對抗向我下戰帖的美羽,但是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我想穿泳裝給某個人看──

 「可、可是,我並不是因為想要穿給他看……而是覺得對方說不定會『想看』,所以才……」

 阿巧可能會想看吧。

 看我穿泳裝的樣子。

 既然要去游泳池,那麼他應該也會期待這種事情吧。

 直到去年為止──我從來沒有思考過這一點。

 因為我完全沒想到阿巧居然喜歡我。

 一直以為沒有人會對我穿泳裝的樣子感興趣。

 可是今年──

 「……如、如果阿巧『想看』,那麼我也想回應他的期待……雖然,那個,我很清楚自己這樣完全是自我意識過剩。」

 「這才不是什麼自我意識過剩。身為女人,會想要展現更美麗的自己是極為正常的本能。何況對方是對自己有好感的人──是把自己當女人看待的人,那麼更是理所當然,沒什麼好羞恥的。」

 「…………」

 「在意年齡只是浪費時間而已,沒有比這更愚蠢的了。」

 「什、什麼愚蠢……我可是很認真地在煩惱──」

 「歌枕,你聽好了。」

 她打斷我的話,語氣強硬地說。

 「你或許的確已不再年輕,或許已經踏入會被有些人稱作『大嬸』的年紀。也或許會被世人要求言行舉止應該具備和年齡相符的沉穩。」

 「但是。」她接著說。

 「在剩餘的人生中,最年輕的時刻永遠是『現在』。」

 「──!」

 我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狠狠地。

 她的話刺入胸口。

 以無比的尖銳,剜挖我的內心最深處。

 「無論你我,每個人都一天天地在變老。一旦過了三十歲,年紀的增長就不再是成長,而只能算是老化。今天比明天老、明天比後天老,我們將只會漸漸老去。」

 她的語氣益發激情洋溢。一想到這番話,是出自比我在這世上活得更久的女性之口……感覺便更顯沉重。

 「年過三十還穿高調的泳裝很丟臉?如果你『現在』說這種話,明年、後年就只會覺得更丟臉。你一旦像這樣自己對自己下詛咒──就會再也不敢在人前穿泳裝。」

 「…………」

 「無論理由是什麼,你都『想讓左澤看』自己穿泳裝的模樣吧?『想讓他看見』更加美麗的自己吧?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珍惜『現在』的那份心情。」

 狼森小姐咧嘴一笑,落落大方地說。

 「不需要為誰感到羞恥,只要盡全力穿上高調的泳裝就好。將你歌枕綾子在剩餘人生中最年輕的肉體,毫不保留地展現給左澤看吧。」

 「狼森小姐……」

 整顆心都熱了起來。

 我不由得眼眶一熱,感動不已。

 「……對不起,我又把年齡當成藉口了。」

 我微微低頭致歉後說道。

 「我想要……鼓起勇氣,穿上好一點的泳裝。為了向他展現在剩餘人生中,最年輕的我。」

 「那樣很好。」

 「可是……」

 儘管我終於下定決心──然而在如此感人的氣氛下,依然有一個無法忽視不管的問題。

 我望向自己的身體說道。

 一邊注視自己因「V」字泳裝而幾乎裸露的身體。

 「不管怎樣……我絕對不穿這套泳裝。」

 「放心吧,那套泳裝只是整人道具。接下來我會認真挑選的。」

 原來是整人道具。

 既然她說接下來會認真挑選,就表示先前果然很不認真了。

 我差點就要動手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