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特典 辣妹們的初戀話題

第一卷  特典 辣妹們的初戀話題 和陽信第一次一起到達學校之後,我就離開了他。這是因為在暗處等待著的兩位親友的行動使然。

 ……雖然我還想和陽信待在一塊兒,但是畢竟昨天晚上我和她們說好了,今天會詳細地告訴她們。

 或許自己給自己挖坑就是這樣的情況吧,我算是親身體會到了。

 然後,我如實交代了昨天發生的那些事。

 「啊……真的,真的啊,我都要感動到哭了。那個七海居然會……啊不是,已經哭了。這絕對要飆淚啊,不小心就流下了淚水。」

 「我懂我懂,我都稍微嚇了一跳。手牽手一起上學什麼的。真的從來都不敢想這樣的場景……啊,剛剛要是拍下來就好了!」

 這兩個人哭得也太誇張了……阿嘞?真的哭了??等下,真有這麼擔心我嗎?這反應屬實出乎意料。

 現在,我們在空曠的教室裡沉浸在聊天之中。

 多虧了今天早早到了學校,給我們的時間還有很多,所以我把昨天的事情毫無保留地說給她們聽。結果兩人竟然是這樣的反應。

 雖然對不起這倆感動到哭的摯友,說實在的,我是真的想要立馬回到陽信身邊。你們就繼續感動下去好了。

 這不是說我討厭和她們聊天。就這麼會時間,在教室孤立無援的陽信肯定會受到各種各樣的攻擊。

 畢竟,這登場方式還挺有衝擊力的呢。

 昨天為止大家對我的陽信的印象,肯定還是在教室安靜老實的男生。這樣的他,居然和女孩子手牽手上學,必然會引起大家關注啊。

 而現在他又被我留在了教室,我真的好擔心。

 但是,這也是因為我的緣故啊……啊啊啊真是的!仔細一想,牽著手走進教室,這肯定會引起騷動的啊!我這人真是得意過頭了啊,必須要反省。

 在我煩惱得不得了的時候,那兩人卻說著今天是紀念日之類的話,吵個不停。

 「……話說,你們也太誇張了啊,區區牽手而已。」

 「啥——呀!平時怕男生怕的要死一起玩的時候有意和男生拉開距離的七海,居然會和男生牽手什麼的。我們當然會感動到哭啊!這可是近幾年最大的一次感動了!比看電影還激動!」

 果然真的是感性了,雖然看起來像是捉弄我找樂子一樣。

 聽到初美這番話,步也是小雞啄米一樣,瘋狂點頭。誒?真有這麼誇張?

 剛才還在醉心於對我的情況刨根問底的二人,現在突然就開始感天動地起來了?這兩個丫頭有這麼擔心我嗎?

 明明口口聲聲說我很容易被搞定,這兩人不也是一樣嗎?小牽個手就變成這樣了……但是也不好當面對她們這麼講。之前自己不也是很不喜歡被人這麼說嘛。

 「好了啦,總之先回到陽信那邊吧。我把你們介紹給他。」

 「哇哦,這就已經被迷得神魂顛倒了呀,已經愛得深入骨髓了嗎?阿嘞?我記得告白是昨天吧?」

 步少見地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平常都是一副成熟的笑容,這樣的她真的很少見。

 話說,我只是擔心他而已啦,還沒有被那個……迷得神魂顛倒什麼的。沒,沒錯,我就只是單純的擔心他而已,再說了……

 「……你們看嘛,第一天就把男朋友甩在一邊也太過分了嘛。不待在一起的話不行吧。」

 對……因為是男朋友,所以我覺得不好第一天就甩到一邊。

 不知為何,我難以直視她們的臉,眺望著遠方,一本正經地找個藉口。我真的還沒有完全陷進去啊,真的還沒有!

 ……而且我還早早就等著陽信了,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真想吐槽一下自己。我,我臉應該沒變紅吧?

 我偷偷地向她們那邊看了一眼,那兩人還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

 什麼嘛,那種欣慰和捉弄並存的笑容是怎麼回事啊!

 「步同學步同學,我們是不是玩笑開過頭了呀?」

 「好像確實呢,初美同學,完全就是一個過分的玩笑呢。」

 「什麼意思啊你們兩個。」

 那兩人突然湊在一起說起了悄悄話,但是那個音量已經完全和悄悄話沒關係了啊。剛才那個又是感動又是哭是怎麼回事啊!

 「直呼名字呢,還是第一次呢直接用名字稱呼一個男生,一直以來都是頑固的要死只叫別人姓氏呢。」

 「是的呢,有種特別的感覺呢。班裡那些同學都嚇了一跳呢。」

 初美突然擺出了勝利的姿勢,簡直莫名其妙。

 不過……關於這一點,我確實沒法反駁……稍微有點害羞呢,但是接下來一句話讓我的身體一下子涼了下來。

 「已經不用管什麼懲罰遊戲就這麼交往就好了吧。」

 初美沒有深意的一句話,深深刺痛了我的內心。我被迫直面自己和陽信的交往始於懲罰遊戲的事實。

 就算是懲罰遊戲,那也是自己選擇的,自己實施的。而且……我對陽信撒謊也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看到我的樣子,初美的表情認真了起來。

 「……對不起,我說話太不過腦子了。今天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七海和他一起上學,還牽著手,我太激動了。」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七海在男生面前露出那種表情。對不起……」

 連步也一臉嚴肅,向我道歉。

 ……不是的,錯的人是我。她們兩個沒有錯。畢竟,要是我認真拒絕的話,這事也就這樣過去了。

 所以你們完全沒有錯。就在我想要如此主張的時候。

 「要是暴露給簾舞的話,你就把鍋甩到我們身上好了。我們不會找藉口,不管是什麼懲罰我們都會接受。」

 「嗯,我也會一起賠罪的。七海你沒有錯,這件事完完全全就是我們的問題。」

 她們二人先我一步低下了頭,對我說出這麼一番話。

 「你們在說什麼嘛。這是我們三個人做的,要接受懲罰也是三個人一起。」

 所以我如是回覆。在這裡要是堅持是我一個人不好,她們一定不會接受。因此,我把問題分到了每個人身上。

 就這樣,我努力地擠出一絲微笑。而初美她們也同樣,笑容中帶著一絲悲傷。

 「沒錯啊……要是簾舞要求什麼賠罪的話,我們三個一起就沒問題了!」

 「嗯嗯,就算是澀澀的要求還是什麼全部都會滿足!」

 「等,等下?陽信也不是這樣的人啊!」

 彷彿要趕走悲傷的氣氛一樣,兩人突然開起了玩笑,而我不禁一頓吐槽,反應似乎顯得有些過度。

 真是失禮。再說了,這兩人明明都有男朋友,澀澀的要求什麼的很困擾不是嗎?

 ……澀澀的請求啊,要是陽信真的這麼說的話要……不可能的!

 「好了!這個話題到此結束!還有啊,怎麼樣才能和陽信變得更像一對戀人呢?我想找你們商量來著。對於這個我不是很懂……光是今天這些,我就已經用盡心思了。」

 想著改變一下我的心情和氛圍,我啪的一身雙手合十。

 安靜的教室中響起了一聲乾巴巴的掌聲,那兩人和往常一樣笑了起來。

 「我想想……果然要有戀人氛圍的話,就是約會了呢。在第一次約會的時候雙方獻出彼此的初吻!」

 「等一下!初次約會倒是沒問題,初,初吻是不是太早了點!」

 「那初吻以上??」

 「我都說了太早了為什麼還會有這種走向的話題啊。再說了,你們兩個有做過接吻以上的事嗎……接吻以上?接吻以上是……是什麼啊?」

 我不禁想象起來比接吻還要厲害的那些事,結果鬧了個大紅臉。

 我也是這種年紀的少女,多少總是知道一點的。但是就是有,也只是紙上談兵。因為有些雜誌多少會有一點,所以才會知道。

 而且,初次約會的時候就初吻……!我都還不知道初次約會要乾點什麼啊!放學只有要不要去哪邊逛逛呢?我來邀請?

 要是有什麼契機倒是沒問題,突然約他的話還是挺有難度的呢。而且接吻啊,接吻以上啊……

 嗯?接吻以上?

 難,難道這兩個人已經……已經體驗過年輕男女的亂性之感了嗎??

 我不禁陷入了煩惱,這個時候初美和步突然移開了視線。

 嗯?

 這是什麼反應?

 沉默了幾秒之後,這兩人目光遊離,尷尬地開了口。

 「那個,事實上我也只有接吻……」

 「同上,我也是沒有做過親親之上的事情。我是有邀請過啦,明明什麼時候我都是很歡迎的說!」

 步若無其事地說了一番過於刺激的話,但是總之先把這個話題放在一邊好了。

 不過,是這樣啊,原來如此。

 這樣的話,我初吻還在就完全沒有問題了呢。連和男友交往這麼久的兩人都僅僅止步於接吻,我做不來也是很正常的吧。

 總感覺突然就放心了,自己也冷靜了下來。

 原來這方面我和這兩人也差不多呢,我稍稍思考了一會。之後,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步。

 「或者是,對了。中午一起吃飯!午飯午飯!」

 「中午一起嗎?這樣能顯出我女朋友的樣子嗎?」

 「嗯。我和初美也沒做過呢。所以想要七海去試試。然後然後,把感想告訴我們聽聽。」

 初美也是點頭同意步的說法。這樣啊,一起吃飯就有女友樣子啊。

 嗯,或許這就是正確答案呢。

 「這樣啊。太好了,正好我今天做了陽信的便當過來!算是昨天的謝禮的一部分。我打算一會去告訴他來著。」

 雖然自己一開始不是這麼打算的,我只是想嘗試一下各種事情,好像有點小開心。

 即便是我,也能做出這種符合女友身份的事情啊。真是了不起啊,昨天的我!

 在我內心暗自自戀的時候,初美和步的樣子有一點奇怪。

 「……之後?」

 「……告訴?」

 這兩人同時歪著腦袋,像看怪胎一樣看著我。阿嘞?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做便當難道是禁止事項嗎?

 啊對了,可能會有什麼忌口也不一定。因為初美和步口味我都掌握了,不小心得意過頭做了陽信的便當,不會對他造成困擾吧?

 「七海……回去之後立馬告訴陽信你給他做了便當,或者說你倒是早點跟他講啊。要是他也帶了便當來的話你要咋辦??」

 「……啊。」

 壞了,說的沒錯。為什麼自己沒注意到啊。是太過於享受做便當的快樂,連簡單的思考都不會了嗎?

 就是啊。一般來說都會事先確認一下做便當來可以嗎之類的。要是陽信媽媽給他做了便當的話,我這個不就是一點意義就沒有了嗎!

 不對等下!而且一上來就給人親手做便當什麼的,也太沉重了吧。阿嘞?

 難不成我……搞砸了嗎?

 「……七海在這方面能呆到這種程度……某種意義上確實很厲害。」

 步略微青著臉看著我,嘆了口氣無奈地說著。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這樣的。我不是這麼打算的,這只是我想要給他回禮而已。

 也不知道自己在向誰找藉口,現在的我只想快點回到陽信那裡確認一下。不會被拒絕吧?不會說什麼不喜歡手作便當之類的吧??

 在回去的路上,初美笑嘻嘻地雙手背在後面,告訴了我一件事。

 「說起來,關於便當有件事,特別會有女友感。」

 「嗯?什麼?」

 「有機會的話,你用筷子喂他吃吧。就像偶爾給我們做的那樣。」

 「嘎??」

 初美一邊比著wink一邊說著。聽到這個我不禁發出了一身怪叫。

 喂。喂他吃??這,這麼高難度的事情根本沒必要說啊……這不是會讓我變得非常在意嘛。

 「我根本做不到啊,這種事!」

 「啊—七海中午和簾舞一起吃的話,我們怎麼辦?」

 「嗯~我和哥哥講一下讓他來接我然後中午一起吃?」

 「啊,好像很不錯啊,那我也和大哥聯絡一下看看吧。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來……」

 「你們兩個完全沒有在聽我說話吧!」

 這兩人無視了我的抗議,自顧自地在那商量起了午餐計劃。

 結果來說,我也小小地加入了一會她們的話題,雖然滿腦子充滿了不安。

 陽信,會喜歡我做的便當嘛?會誇我做的便當好吃嗎?之類的

 而我沒過多久,就收到了這些問題的答案。

插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