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幕間5 後來的她

第一卷  幕間5 後來的她 「陽信,明天再見!」

 好不容易陽信打過來一次電話,我卻沒有等他的回覆便掛斷了電話。啊啊啊啊,真是!!我還想和陽信再多聊一會啊,都怪媽媽!!

 不過,要是真讓陽信也參與到我的戀愛趣事話題裡面的話,我怕是要羞羞至死……明明從剛才開始我就因為太害羞臉色像個猴子屁股一樣。

 至少,得給陽信發條消息過去。

 關於他帶著我享受約會的道謝,以及,下週也想要一起約會的邀請。

 這一次也帶有我想要主動約他的意思在裡面,畢竟今天的約會是他發出的邀請。下一次,我一定要想出一個絕妙的約會計劃!就像他關心我一樣,我也開始意識到自己需要多為陽信著想。

 隨後陽信發來了回信,伴隨著明天再見的回覆,還有晚安好夢的話語也寫在上面。只是看到這些,就讓自己心花怒放了。

 其實自己是想親耳聽陽信對我說晚安啊。我恨恨地看向後面那兩人。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我不得不面對現實。現在,我的面前存在著兩個勁敵。

 這就是,我的媽媽茨戶睦子以及我的妹妹茨戶沙八……這兩人,打擾完我的甜蜜通話之後,就和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坐在那裡喝茶。可惡!!

 陽信剛出門,媽媽就一把把我拉住,情緒極其高漲。

 「來吧—今天是和女兒一起的戀愛talk哦?媽媽的夢想終於實現了!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都要告訴我哦—!」

 就這樣,媽媽的情緒根本無法冷靜下來。我只能選擇放棄。

 「媽……我投降我投降……你先把手從我咯吱窩下面拿開好嘛。之後……你也別問那種讓人羞得要死的問題就行了。」

 「誒誒……你們做過那種會被問道就感到害羞的事嗎?」

 媽媽笑嘻嘻地說出的這句話,直接讓我面紅而赤。什麼啊,根本就沒做過。羞羞的事情一件都沒有做過知道嗎!

 「這樣的話,我問什麼都能接受了吧。嘿嘿,別小看老媽刨根問底的技術哦。」

 別讀心啊!為什麼你能知道我在想什麼啊……我真的……沒做過那種羞羞的事嗎?在我陷入不安的時候,戀愛女子會開始了。

 首先,第一個問題就是被抱住的時候我的感想啊!那個時候自己都已經慌到宕機了都快。

 陽陽陽陽陽陽陽陽信?!爸媽還在面前呢!雖然我很開心,但是你膽子也太肥了,雖然我很開心。我我我該怎麼辦啊?!我的大腦已經被諸如此類的事情佔滿了。

 不過,陽信的身體稍微有點硬……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就讓我安心了下來。我的心情瞬間放鬆了不少……這時候我猶豫著是不是抱住他會比較好。

 當陽信說要接受父親的條件的時候,我真的開心到不敢相信。自己果然還是應該抱回去……但是爸爸的一句話讓我僵在了原地。

 他說不記得。不記得是什麼鬼啊!把我的糾結躊躇還給我啊喂。然後,自己陷入了深深地後悔之中,只因沒有抱住陽信。說到這裡的時候,我才注意到媽媽一臉笑嘻嘻的樣子,嘴都笑歪了啊。

 媽媽一半捉弄一半開心的笑容,讓我對老老實實交代了個清楚的自己十分羞澀。

 在話題快要結束的時候,沙八加入了進來。這時機掌握的也太好了吧……雖然對我的來說,這時機是真的爛。

 這小妮子,明明陽信在的時候窩在房間不出來,等他一走,立馬就出來湊熱鬧了。

 這種時候直接悶在屋裡就行了還出來幹嘛啊!不出我所料,媽媽果然把妹妹也拉了進來。這小妮子也是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嬉皮笑臉地就擠了進來……哈,我真的服了。

 至此,我們家的全員參加女子會正式開幕了。主辦媽媽,主演我,主要觀眾,老妹。因為夜已經很深了,再吃點心要變胖,所以只有茶供應。這麼一看,這兩人是把我的話題當成了喝茶的點心了吧???

 第二輪挑戰,命題是關於陽信改變牽手方式這一事。

 一想到那個時候,陽信對我的父母說今後一直之類的話,一直什麼的,簡直就像是求婚一樣。

 應該沒錯吧,我爸媽眼珠子都瞪圓了。這就是求婚吧?我這樣認為也沒問題的對吧?

 明明剛才我還在為往事不安,這一下子,直接就煙消雲散了。我的內心滿是喜悅。

 ……求婚啊,但是一畢業就結婚會不會太早了呀。高中的時候順順利利的交往下去,然後升學之後就……就住在一起之類的?會同意和我一起住嗎陽信。

 啊,但是這樣的話,就得考慮房子的類型了吧。公寓怎麼樣?就算是小小的家但是隻有我們兩個人那就完全足夠了,這樣的話晚上肯定也是一起依偎著睡吧?誒嘿嘿嘿嘿……我的妄想還沒有停止,眼前的兩個人卻已經笑成了花。

 一旦問起今天的事,那這個夜晚已經完全停不下來了。就這樣直到陽信來電為止,這兩個人一直不停地問著我與陽信之間的故事。

 兩人問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其實我也帶點想炫耀陽信的小心思回答著她們,樂在其中。

 比如他救了我的時候,一起去買便當盒的時候,面對前輩很好的守護了我的時候。等我回過神來,自己對於陽信的喜愛之情已經說的完全剎不住車了。

 而討厭的地方……或者說是有什麼不滿的話。就是到現在他還叫我的時候還帶著同學兩字,大概也就是這細枝末節的事情吧。

 或許對於像陽信這樣的男孩子難度高了點,但是在我的立場看來,我是很希望他對我直呼名字。

 暱,暱稱或許也不錯呢。但是,這樣的話就有點笨蛋情侶的感覺了。

 啊話題有點跑偏了。但是沒錯……我把喜歡陽信的地方交代了個一清二楚。反過來說,我也只能說這些。

 關鍵的部分,是不能說的。

 關於懲罰遊戲的告白……我不可能坦白。

 就算對方是家人,我和陽信開始交往的契機也必須保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關注我和陽信交往的開始,有些不自然。

 總之,我只說了一些,我很喜歡陽信,我覺得陽信很帥……從今以後我打算和陽信走上怎樣的道路之類的話題。

 雖然有些害羞,但是我原原本本地將陽信的優點傳達了出去。每次我說完,沙八就呀呀地起鬨。明明那個時候說了陽信根本不惹眼。

 「我也想交個男朋友啊。」當妹妹說了這句話之後,我下意識地警告她我不會把陽信讓出去。結果讓妹妹好一頓無奈。

 「……姐姐,你是有多喜歡陽信哥哥啊?我只是想要一個和陽信哥哥一樣溫柔地男朋友,沒說要和本人交往啊。」

 我徹底敗給了妹妹的正論。這就是明明對方沒什麼小心思自己卻自爆了個光嗎?明明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了……啊啊啊真是的。好害羞啊,我不說了絕對不說了!

 「我要洗澡睡覺了!」

 我氣勢洶洶地站了起來,這個時候碰巧爸爸回來了。媽媽去了玄關迎接爸爸。

 看著媽媽的背影,我如宣稱的一樣準備洗個澡上床睡覺。今天約會的結果,也得告訴初美和步才行。就說是大成功嘿嘿。

 在媽媽離開之後,妹妹也滿足了對我的捉弄,對我揮著手目送我到浴室。

 真的服了,兩個人真的是任性啊,我無奈地嘆了口氣。不過渾身的解放感讓我有些開心……突然媽媽探了個腦袋出來,說了句意義不明的話。

 「七海……之後我去你房間,就我們兩個人來聊一會吧。」

 「啊,嗯,我知道了。」

 和媽媽兩個人聊天……?

 我妹妹還有爸爸,當我們有煩惱的時候一直都是這樣會和媽媽單獨交談。而這種模式,基本上都是有煩惱要商量的時候才會出現。

 但是……媽媽主動邀請卻很少見。

 我洗完澡之後換上了睡衣……和初美還有步彙報了今天約會的結果,也告訴了初美之前我們統一口徑的行為已經暴露了,因此向她道了歉還道了謝。

 就這樣過了一會,敲門聲響起,是媽媽。

 「七海……現在方便嗎?」

 「嗯,沒問題。進來好了。」

 洗完澡的媽媽走進了房間。怎麼說呢……剛出浴的媽媽真的很漂亮,或者說很色氣啊。

 同為女性,那是我的理想。

 將來我也能成為像媽媽一樣的女性就好了啊,然後對方的話……算了,現在還是先不想了。

 一臉通紅的話,又不能和媽媽很好的聊天了。

 穿著睡衣的媽媽坐到了我的床邊,果然剛洗完澡的媽媽真的很魅惑。

 我在媽媽旁邊坐了下來……這就是我們家商量時候的模式。

 「很少見吧?我主動說想聊聊,就在房間裡只有我們兩個人。」

 「嗯,確實很少見。」

 媽媽帶著些許困擾笑了笑。這樣的表情……感覺很久沒見到了。上次是看到這樣的媽媽是在什麼時候呢?

 「七海……我就直接問了。是誰先告白的?是你嗎?還是陽信?」

 媽媽的問題讓我感到意外。這一點剛剛在外面地時候媽媽很不自然的略了過去……現在則是開門見山地點了出來。

 明明我剛洗完澡,卻感覺到自己的體溫刷地一下子冷了下來。為什麼到現在,卻又來問我這件事啊?

 「……那個……嗯……是……是我」

 我吞吞吐吐地說出了事實。我沒辦法向媽媽撒謊。也沒有說謊。

 就算了說了慌,媽媽也能從我的行為說話的方式……加上女人的直覺一下子分辨出來。就算有的時候會自滿地說畢竟自己是把我們養大的媽媽,但是這樣也太厲害了吧,

 「呼呼……這不是很奇怪嗎?剛剛七海說的全部都是交往之後才知道的事情吧。那為什麼是七海先告白的呢?」

 我的心臟不由地狠跳了一下。

 那是因為……懲罰遊戲,才不能說。

 不能說?為什麼不能說來著?是因為……怕自己被媽媽討厭嗎?不對……我現在最害怕被討厭的人,是……

 在自己被思緒纏繞原地的時候……一陣溫熱包裹住了我冰冷的身體。十分柔軟,令人舒適……還有一股讓人安心的香味……然後,自己冰冷的身體開始慢慢暖了起來。

 是媽媽,媽媽她將我抱在了懷裡。

 「七海……之前爸爸說你說謊的時候,你腦海中想的不是爸爸口中的那個,而是其它事情吧?」

 「……為……什麼……會知道?」

 「我可是你的媽媽,這種小事當然知道啦。而且我也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七海,你有什麼秘密還瞞著我們嗎?就算發生了什麼媽媽一直都站在七海這一邊的哦。所以,可以告訴我嗎?」

 聽到這番話…… 我的眼睛再也留不住眼淚了。

 迄今為止自己內心的那些陰暗面……對陽信的謊言,欺騙,在這段時間想要將他的心綁定在我身邊的狡黠焦躁、即使內心愧疚也極力掩蓋。

 向初美和步的彙報裡全是開心快樂的過著每一天……然後和他在一起也是由心地開心,歡笑。由我那顆醜陋的內心。

 我將這些一口氣說了出來。

 「聽我說……媽媽……我……對陽信……做了很過分的事情……我……我是因為懲罰遊戲……因為這個才向陽信告白的……我……我真是個爛人……」

 「是這麼回事啊……所以喜歡的地方,全是交往之後才知道的事情啊。」

 「嗯……嗯……這樣……我……我……嗚…………」

 滿臉的眼淚就像那決了堤的洪水,我把臉埋在媽媽的胸口,淚水染溼了她的睡衣。

 媽媽卻沒有鬆手。泣不成聲地我,難以言表的後悔,慢慢陷入了沉默……而媽媽一直耐心地傾聽著。

 而我……覺察到了自己地醜陋和自己對陽信的心意……卻還是沒有停止哭泣。

 「七海?你現在也還是最喜歡陽信了是吧?」

 在我稍微冷靜下來的時候,媽媽輕撫我的後背,溫柔地說著。這句話,直擊我的內心。

 「嗯……嗯……喜歡……喜歡啊……我最喜歡了……不是陽信的話就不行。」

 在媽媽的懷裡,我第一次直率地表達了自己對陽信地愛意。

 到現在一直嘴硬,因為自己不想被認為是輕率的女孩子。從來沒有說過的話,在這裡第一次清楚地說了出來。

 「喜歡他哪裡呢?」

 「陽信可溫柔了……就算自己受了傷還是會先來關心我……而且……就算我穿得和學校不一樣,不是辣妹系的風格,他也能認出來我……這樣的我也很可愛之類的,他會這樣誇獎我。」

 「嗯,嗯,好孩子呢……真的是個好男孩。」

 「每次都能說出我想要的話,我不安的時候會握住我的手,會抱住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自己會很放鬆,很開心……」

 「嗯,嗯」

 「和之前的那些男的都不一樣……彆扭,討厭,可怕,從他身上一點都感受不到。我已經,不是他就完全不行了。」

 就這樣,我也抱住了媽媽。

 我將一切說了出來,一切,但是還是沒法止住眼淚。

 在我吐盡全部,快要恢復冷靜收住眼淚的時候,媽媽卻突然離開了我。

 「嗯,那麼讓人淚崩的話就到此為止了。從明天開始,七海要為了能得到陽信更多的愛而為之努力。」

 從我身邊離開的媽媽,雙手一拍,表情恢復了明朗,笑嘻嘻地看著我。我還是一臉的慘不忍睹,呆呆地望著媽媽。

 「媽媽。你不生氣嗎?」

 「確實…這一次,雖然你們三個做了不好的事情,但是出發點是為了七海好,所以也不會這麼生氣呢?」

 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不好的事,這麼說的媽媽,生氣時候的壓迫力真不是開玩笑的。我默默地在心裡向那兩人道了歉。我也會一起捱罵的所以原諒我吧。

 「而且,七海……契機什麼的怎麼樣都好。就算開始是因為懲罰遊戲,你現在也是最喜歡陽信……而陽信肯定也是最喜歡你的。所以我肯定會支持你們的哦」

 「媽媽……」

 受到了媽媽鼓勵的我……再也不能敷衍自己的心意了。我最喜歡陽信了。

 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就算是被認為好搞定的女人也完全沒關係。我已經不會對自己的感情說慌了。

 「不過,恩愛也要有個限度哦……」

 媽媽食指輕觸嘴唇,妖豔地笑著。看到那個表情的我全身汗毛豎立。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作為女人的媽媽的表情。

 限度?

 媽媽將手指著我,就像是命令一樣地說著。

 「一個月地紀念日……七海,你要把事情的全部告訴陽信,並且向他道歉。在此基礎之上,之後的你們何去何從,都得交給他決定。」

 聽到媽媽的這番話,我僵在了原地。

 迄今為止我的行動,全是在為懲罰遊戲暴露做保險,但是從今以後的我不會是這樣了。

 我不管以任何為目的,到最後都必須告訴他事情的真相。

 這讓我很害怕,可是就算再害怕……

 「嗯……我明白了,媽媽。交往一個月紀念日的時候,我會自己主動對陽信坦白一切的真相,向他道歉。然後,在那之後再一次向陽信告白。這一次絕對不會是謊言。我會將自己真切的心意毫無保留地傳達給他。」

 就像是說給自己聽的那樣,我下定了決心。看到這樣的我媽媽高興地笑了。然後……

 「這樣的話,現在開始到一個月紀念日為止,都是侍奉陽信的日子呢。」

 「這個說法也太奇怪了吧?!總感覺有點澀澀的。」

 彷彿捉弄我宣告決心的話語一樣,媽媽突然變成了正常模式的那個她。實在是掌握不了她的節奏。

 侍……侍……侍奉什麼的,到底是要是做什麼事啊?!就算只是腦子裡想想,也讓人不禁臉紅。

 不過,要等到一個月紀念日的時候啊,就像媽媽說的。

 「媽媽……我……不立馬道歉也沒事嗎?」

 「你現在還是很害怕不是嗎?不過在我看來完全沒問題就是了。需要心理準備也是正常的,慢慢地慢慢地把自己地內心整理清楚,越來越傾心陽信吧,少女。」

 果然,就像自己說的那樣,媽媽一直都是我的盟友。

 但是這也不是意味著要成為陽信的敵人。不管是我還是陽信,媽媽是任何一方的夥伴。

 「而且啊,戀愛中,誰先淪陷誰就是敗者,不是常有的說法嗎?既然這樣的話,兩個人一起淪陷的話,兩個人都是勝者不是嗎?就像我和你爸爸那樣。」

 ……媽媽開始花痴了。

 如此……我和陽信也能變得和爸爸媽媽一樣恩愛就好了呢……不過再怎麼說現在考慮結婚的事還是太早了啊(臉紅)。

 「呼呼呼,在幻想和陽信的結婚生活了嗎?哈哈哈,就算我說了侍奉,也要像個高中生一樣,別出格哦。」

 啊,全被媽媽看在眼裡啊,我再一次覺得,真的不能和媽媽成為敵人。

 「陽信……從明天開始,我會全力出擊!」

 擦乾眼淚,向著心愛之人所說的話只有媽媽能聽到……但是我認為,這一點,同樣也能傳達給陽信。

 「嘻嘻,七海真的是,戀愛中的少女啊。你也太心急了哦。」

 「所以說為什麼老是能知道我在想什麼啊!!」

 「我可是你的媽媽,這種小事當然知道啦。嘿嘿,我也要回到心愛的人那邊去了哦。晚安—」

 這樣說著的媽媽準備回到爸爸的身邊,而我只能紅著臉目送媽媽離開。

第四•五章 約會中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