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過去、未來

第一卷  第五章 過去、未來 在第一次的約會中和對方家人偶遇的概率,能有多少呢?

 大概比社交遊戲中抽到目標角色的概率還要低吧。我看著眼前這位男性,腦海中卻全是這種不著邊際的想法。

 而七海同學,以爸爸稱呼這位男性。他滿身腱子肉,雖然有點失禮,但是這完全不會讓人聯想到他竟是七海同學的父親。

 身高比我高了一頭……等下,可能得有兩頭。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有標津前輩長的高,看起來還是前輩更加魁梧一點。乍一眼給人的印象就像個角鬥士。

 「七海……我再問你一遍吧,他是誰?」

 一副恐嚇一樣的可怕笑臉,與之相反,聲音卻十分溫柔。光聽聲音絕對會讓人誤會是個帥哥。

 難道,他只是臉長得比較兇狠而已?

 「那個,是,是我的男朋友。」

 七海同學放棄了掙扎,小聲地說著。然而對面那位父親的反應卻出乎了我的意料,雖然露出了一瞬間的驚愕,但是比想象的還要冷靜。

 我還以為他會暴起,七海同學的父親卻只是陷入了思考,收起了笑容開了口。哎,這樣的話反倒並不是特別可怕啊。

 「是嗎,男朋友啊。現在夜也深了,站著說話多不方便。接下來就來家裡吧。」

 這之後肯定是家人之間的話題吧。這樣,也就沒有我的發言權了。

 「……把您女兒留到這麼晚真是非常抱歉。是我挽留著她,所以……別太生她的氣了。」

 雖然我無法插手別人的家務事,但是我還是想者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所以我向七海同學的父親賠了罪。希望他能儘可能不要生七海同學的氣。

 在我身後七海同學叫著:「不是的,是我……」,但是我回過頭去阻止了她。這完全是因為我的粗心大意和放任七海同學想和我在一起才導致的。

 在父母的眼裡,很晚才回家的女兒和一個沒見過的男生混在一起,一定會覺得不安。而女兒的情況,父母肯定也是清楚的吧。

 七海同學在我背後緊緊攥著我衣服的一角,而我回過頭向她露出微笑,希望她不要擔心,有沒有很好的傳達給她,那就不知道了。

 而我的作用,大概也到此為止了。就這樣回去吧,在正打算道別的時候,意料之外的話語從她父親口中飛了出來。

 「現在已經很晚了,我會開車送你回去,男朋友君,希望你也進來我有話想要和你聊聊,可以嗎?」

 ……沒成想竟然要我去對方家裡。而且還是來自女友父親的邀請。明明七海同學都還沒有邀請過我的說。

 誒?這是為什麼?難道在這之後並不是家人之間的聊天嗎?

 我說實話,現在的我完全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真的希望對方能放我一馬。這個時候,背後七海同學小聲的嘟囔著我的名字。

 輕聲細語,弱弱地喊著,聲音中滿是不安。

 嗯,我下了決心開了口。

 「我知道了。恭敬不如從命……啊,那個,雖然有點晚了。本人是正在與七海同學交往的簾舞陽信。」

 被七海同學如此呼喚,回去什麼的真的說不出口。雖然是不完全男友,但是在這裡必須守護好她才能叫稱職。嘛,對方是家人的話也不能用守護這種說法了吧?

 「我是七海的父親……茨戶嚴一郎。你好啊,簾舞君。」

 嚴一郎先生伸出了左手,希望和我握手……左手的握手是不是敵對的意思啊??真是這樣的話,是不是代表我還沒有被認同啊?

 不過,帶著這個年紀的女兒到處逛的男生,肯定不會被接受吧。而我當然也回應了那個握手。

 「那就進屋吧。這麼冷的天,感冒了就不好了。」

 我們被催促著跟在了嚴一郎先生後面。即便是回家這麼一點點路……七海同學也彷彿非常不安似的顫抖著,所以我握住了她的手。

 果然父親在場的話,對於牽手我還是有點猶豫,不過七海同學躲在了我的後面的話應該就不會被發現了。

 七海同學驚訝地望向了我,而我為了讓她安心,笑著對她說道。

 「不要怕,有我在呢。」

 沒想到這番話讓她停止了發抖,向我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嗯,是我最喜歡的那個笑臉……雖然沒有膽量這麼告訴她。

 然而,我的想法還是過於天真了,這一切完全被七海同學的父親看在眼裡……他說出了一番完全出乎我意料的話。

 「七海她,竟然會和男孩子牽手什麼的……」

 嚴一郎先生捏著眼角左右搖著頭。難不成背後長眼了嗎??但是,那番話卻感覺不到憤怒,有的只是深深的感慨。

 我還以為察覺到我們牽手的嚴一郎會怒火攻心呢,到底是怎麼回事?隨後,我們便跟著進入了七海同學的家裡。

 在玄關等著的,是一位女性和一位女孩。

 「歡迎歡迎。哼哼,沒想到能有一天看到七海帶著男孩子過來。」

 「這位就是姐姐的男朋友嗎?好像不是那麼亮眼誒?不過,也還算不錯啦。看起來也不是會亂來的類型……這不是挺適合姐姐的嘛?」

 那位女性眯起了眼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外貌和七海同學一模一樣,恐怕她就是七海同學的母親吧。長大之後的七海同學,就會是這樣的感覺嗎?

 曹,曹賊!

 然後旁邊這位兩手叉著腰,中學生模樣的女孩子……是七海同學的妹妹嗎?她和七海同學也好像啊,就是眼角稍稍有點上提的那種感覺。不過,她還是帶著微笑看著自己的姐姐。

 「為什麼你們兩個……」

 對於兩人在玄關等待的樣子,七海同學十分疑惑。而這兩人看著七海同學滿頭掛著問號,深深地嘆了口氣。

 這動作,和七海同學如出一轍。

 「姐姐,你是認真的嗎?平時和初美姐還有步姐姐一起出門的時候完全都不化妝。早就該做好已經暴露的準備了。」

 「是的啊。而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便當盒都多了一個,雖然你隱藏的還算可以了,但是做便當的時候每次都這麼高興……這被發現的話也是沒辦法的吧。」

 妹妹無奈的左右搖著頭,媽媽則是一手扶著臉頰歪著腦袋。七海同學,雖然確實有在隱瞞,但是好像早就已經暴露無遺了啊。

 兩位微微笑著看著我和七海同學。

 「這還是在玄關,兩個人就到此為止吧。兩位,我們去客廳聊天吧 。孩子她媽,麻煩你準備茶水了。」

 嚴一郎先生向陷入困擾的我們伸出了援手。即使對這隻意外的援手有點困惑,我們還是就這樣被帶到了客廳。

 而妹妹則是向我們擺著手說著:「加油啊,姐姐!」隨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或許她的目的只是為了看一眼姐姐男友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話,看完之後就變的興趣索然了,也許只是害怕自己被捲到家庭「紛爭」當中去吧。說真的,我也希望自己能有這麼個選擇項。

 我們幾個在客廳面對面做了下來。我和七海同學在一邊,而對面則是嚴一郎先生和七海同學的母親。

 雖然嚴一郎先生是在我的正對面,但是他卻緊緊盯著七海同學。

 「七海,我其實是有一點生氣的。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嚴厲的表情,但是話語卻顯得有點柔和……這人反差好大。果然還是在生氣的啊。七海同學弱弱的在自己身上找起了原因。

 「那個……因……因為我沒說交到了男朋友嗎?」

 「不是這點。雖然作為父親,在這方面也不是很舒服就是了。但是對於這一點本身,爸爸我還是很高興的。再考慮到你以前經歷過的事,你能交到男朋友,我更加開心了。」

 嚴一郎先生否定了七海同學的說法,甚至對她送去了祝福的笑臉。而我也稍稍放鬆了一些。

 既然這樣,又是為何生氣呢?七海同學一定也和我有著同樣的疑問,她歪著腦袋看著嚴一郎先生。

 「那……為什麼生氣呢?」

 「因為你撒了謊。」

 撒謊。

 僅僅一個字眼,讓七海同學肉眼可見的動搖了起來。而我,也是同樣。因為這句話也像刺一樣,深深地扎到了我的心裡。

 當然,嚴一郎先生口中的謊言和我們腦海中的謊言並非一回事。但是事實上,我和七海同學都被它所影響。雖然並不是嚴一郎先生想的那樣,但是看到我們的反應他似乎接受了什麼一樣點了點頭嘆了口氣。

 我和七海同學會動搖的真正原因,誰都不知道。或許,在這裡唯一知道的恐怕只有我一個人。

 所以嚴一郎先生,說起了他所以為的謊言的內容。

 「你覺得害羞的那些事情其實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所以我也不會去否定你因此敷衍我們的做法。但是,你撒了謊……事實上是去了男友家對吧?」

 「!……嗯」

 七海同學偷偷看向了我這邊,正好和我對上視線。

 她在我家的時候,和音更同學通了電話。那個時候,肯定是在和她「串口供」吧……

 經常能在漫畫裡看到這樣的情節,但是暴露了的話,串不串也沒什麼意義了。結果而言,只是讓雙親愈發擔心七海同學了而已。

 這也是放任七海同學的我的失態。

 「就算是撒謊去和男友約會我都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連晚上都要去男性……特別是男朋友家裡的話,爸爸還是希望你能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們。對方的父母,是否在家?」

 「沒……沒在家。所以!所以……我才想著要給陽信做晚飯……然後就……」

 這番話,讓嚴一郎先生太陽穴都跳了一下。大概是七海同學觸碰到了他的心絃吧。然而,他還是維持著冷靜。

 但是內心恐怕已經掀起巨大的風浪了吧。聲音卻沒有暴亂,語氣也沒有崩壞。作為成熟的大人,真是非常優秀。

 「男朋友父母都不在,女朋友還要過去。原來如此,確實很難說出口啊。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誠實……還是說你怕我們不同意嗎?」

 聽到嚴一郎先生這麼說,七海同學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而我,沒有去制止怕被反對的七海同學說謊,這一點上,也是同罪。

 甚至可以說,我是她向父母撒謊的幫兇。

 因為虛假的關係聯繫在一起的我們,更是被謊言所淹沒,這實在不是能笑著說的事。而七海同學也因為她父親的話加重了罪惡感。

 雖然可能是反效果,但是我也想守護七海同學。就在這個時候……原本低著眼的嚴一郎先生的視線,轉向了我。

 「不過,也是啊。我也不能否定不同意的可能性。作為父母真的希望女兒能誠實對我們。或許這就是父母的自私吧,但是……」

 嚴一郎先生直直地看向了我。而我不能躲著就這樣對上了視線。明明看起來和七海同學完全不像,但是在這種地方還是得感嘆一下遺傳的力量。

 在這裡,我感覺到了這兩人真的是父女啊。

 「能讓七海每天這麼高興的為你準備便當。而且,這種時間還特地把小女送到家門口。這麼看來,簾舞同學真是一個和我想象差不多的良好青年啊。」

 突如其來的表揚,讓我紅了臉。這裡移開視線的話大概會很失禮,所以我就這樣等待著嚴一郎先生的下一句話。

 「要是七海平時就告訴我們她交了男友的事情的話,嗯,僅僅去做個晚飯什麼的,我也不會反對。」

 嚴一郎先生淡淡地評價著我,但是臉上卻浮現出了笑容。雖然那個笑臉有點可怕,對於這番話,我大大地鬆了口氣。

 然而就在我鬆懈的這一剎那……

 「不過,要是最後變成了男友家過夜的話,我也不清楚自己會把你怎麼樣啊……」

 語畢,我渾身猶如篩糠似的抖了起來。明明語氣那麼柔和,我卻變得完全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一樣戰慄個不停。

 「親愛的,你冷靜一點。」

 「啊啊,孩子她媽,抱歉。我就只是想象了一下心就有點亂了。可不能這樣啊,是吧。」

 一瞬間,真的是一瞬間,嚴一郎先生的眼睛裡有一種不同於憤怒的東西猛烈攻擊著我。就是這個讓我一直害怕地顫抖吧?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殺意嗎?平時都沒有接觸過的這股感情,讓我的後背留下了冷汗。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殺氣還真的能帶給別人寒冷的刺激啊。要是被這個猶如職業摔跤手一樣的人襲擊的話,我肯定毫無反抗之力,一瞬間就被擊垮了。

 雖然肌肉鍛鍊是我的興趣,但是也僅僅只是保持在興趣水平啊。這人一看就不是和我一個段位的。

 有種說法是,那種大塊的肌肉就不是用來戰鬥的肌肉,不過,我會被瞬秒這件事和這個沒有一點關係,只是力量的差距懸殊而已。

 而現在,嚴一郎先生很平靜地坐在那裡,彷彿剛才那些是假的一樣。

 「應付不來男生的七海交到了男朋友……即便有點難以啟齒,其實沒有比這更能讓我開心的事了。我真希望你能告訴我們啊。我們也理解你不好意思對父母說這種事……你的心情我們真的能理解……但是……」

 為人父母,他們的這種情緒是人之常情。我十分能體諒對方……就在這個時候,在我身邊一聲不吭坐著地七海同學突然大聲抗議。

 「明明……明明爸爸你都說了那樣的話!!」

 這是今天以為,七海同學聲音最為狂躁的一個瞬間。不對,不僅僅只是今天。迄今為止第一次見到這樣姿態的七海同學,我不知所措。

 一直都是笑嘻嘻地想要來揶揄我,結果整了個自爆的七海同學。我第一次看到了這樣可愛的她暴起的樣子。她臉上悲痛的表情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都是因為,都是因為爸爸說了那種奇怪的話……我才不敢把交往的事情說出來的啊!」

 「七海,冷靜一下。那個抱歉,對於你男女交友方面的話題,我實在是想不出來我對你說過什麼。可以告訴我,我到底說過什麼嗎?」

 一臉困惑的嚴一郎先生,與之相對的七海同學的母親卻十分冷靜,一臉吃瓜表情。嗯?剛剛眼神是不是躲開了點。或許雙親也是第一次見到七海同學這個樣子。

 看樣子,七海同學隱瞞我們之間的關係的原因,是她家裡的某些緣由。我有一點意外。

 我還一直以為是因為我們的交往是從懲罰遊戲的告白開始的。然而,這個理由看來出現在嚴一郎先生的身上。

 明明家庭這麼和睦……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但是七海同學下一句吶喊一下子解開了我的疑問。她站了起來,對著嚴一郎先生吼了出來。

 「你說過,要是我的男朋友比你弱的話,你是不會承認的!上次你喝酒的時候不就是這麼說的嗎……陽信肯定贏不了爸爸,所以我才不說出來啊!」

 下一刻,全場安靜地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誰也沒有辦法接下這個話題。

 誒?我打不贏這個人的話他就不會承認我和七海同學關係??

 這種漫畫中才會出現的場景現實中還真的存在啊。我一邊感慨著這點,一邊陷入了不得不與嚴一郎先生交手的絕望之中。剛才我也衡量過了,我是絕對沒有辦法贏過他的。

 ……確實,這樣的話也只能選擇隱瞞了。不可能坦誠的。因為是懲罰遊戲才開始的話,就更加難以言表了。

 我偷偷地再一次看向了嚴一郎先生。怎麼看我也沒有勝算啊。我都沒有和人吵過架,都不用說動手了,我肯定沒有手段抵抗他。

 況且,這就只是懲罰遊戲的交往,我真的有必要去這麼幹嗎?雖然我也是聽了baron先生的話,想要贏的七海同學的芳心,但是這種程度實在是意料之外啊。

 平常的話我肯定在這裡選擇放棄,結束掉我和七海同學的關係。正好也有合適的理由,這樣做不會有任何問題。沒錯,這只是對於一般情況而言。

 但是,我回想起了只屬於我們的今日回憶。

 我們牽了手,一起吃了便當。我還看到了和在和學校完全不一樣的七海同學。也一起去看了電影,在咖啡店我們談天說地,七海同學甚至為了給我做晚飯來到了我家。

 明明才一週的時間,我的腦海裡已然保存了許多和七海同學一起的回憶。

 所以我,如果是為了七海同學的話……我有勇氣努力。只要一次次地挑戰,直到取得勝利為止。然後,要讓他認可我。

 我狠狠地下定了決心。

 自從七海同學爆炸之後,沉默,依舊只有沉默。可能是因為站著吶喊的影響,七海同學的肩膀隨著呼吸上下起伏,十分痛苦的樣子。她的雙眼也噙滿了淚水。

 看著這樣的她,衝動之下我也一下子站了起來……等我回過神來已經緊緊抱住了她。忘記了我們眼前七海同學的父母,我想要去安慰七海同學。

 012

 這個舉動連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沒關係的,七海同學。如果這就是條件的話……不管多少次,我都會去挑戰。我記得我說過的不是嗎?我可沒打算離你而去。」

 「陽信……嗚嗚嗚嗚……嗯!謝謝你……」

 我安慰著淚如雨下的七海同學,而她母親興致滿滿地看著我們。

 完了……她爸媽還在這裡呢!!我焦急地看了一眼嚴一郎先生,但他只是在胸前交叉著雙手歪著腦袋一臉問號。完全沒有在看我們。誒?為什麼一臉疑惑??

 「額,七海啊……抱歉啊……真的是非常抱歉……」

 嚴一郎先生抱著深深的歉意的一句話,不知為何我有種不詳的預感。

 彷彿能完全推翻七海同學說過的那個前提一般,十分討厭的預感。而且這種預感往往會應驗。

 嚴一郎先生的反應非常不可思議,連坐下的七海同學都歪起了腦袋。諷刺的是,兩人歪著頭的姿勢都一模一樣。

 隨後,嚴一郎先生一臉歉意的開了口。

 「我……真的說過這種話嗎?完全沒有記憶啊。」

 這下子,不論是七海同學還是我還是對面的母親,全員變成了傻眼狀態。最明顯的當然就是七海同學了。

 她一臉愕然的樣子我完全沒有看到過。而我,這個時候卻思考著,這樣的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真是太厲害了,這種完全不符合氣氛的事。

 不過,自己一直耿耿於懷的事情,父親其實並不記得。這事放在誰身上都會有這樣的表情。而這樣的她內心到底會想些什麼呢?

 「爸爸??!!」

 「親愛的??」

 回過神來的七海同學一臉生氣地看著嚴一郎先生。就在她要爆發的時候,旁邊坐著的七海媽媽開了口。冰冷無情的語氣,視線的前方……是自己的老公。

 剛剛那個溫和柔軟的微笑並沒有太大改變,但是細眯起來的眼裡卻沒有一絲笑意。那可怕的氛圍,只教人冷汗四流。

 「親愛的……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都能忘,你是怎麼回事??而且,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話 。這樣的話,你叫你女兒怎麼誠實??」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孩子她媽!!七海,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我真的,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恐怕是故意的吧。被七海媽媽冰冷的語氣嚇到的嚴一郎先生只能尋求七海同學的幫助。然而回應他的只有七海同學冷漠的眼神。她回答道。

 「我還在上初中的時候,在我家,你和音哥哥一起喝酒的時候說的。」

 音哥哥,又是哪位啊?看到我歪著腦袋一臉的疑問,七海同學靠了過來在我我耳邊說:「是初美的男朋友……她那個義兄。」

 偷偷瞥了一眼七海同學,她已經收回了眼淚。而嚴一郎先生扭著腦袋,似乎在十分努力地回想著當時的場景。

 七海媽媽眼神冰冷皮笑肉不笑,七海同學同樣嚴肅地盯著嚴一郎先生眼神沒有一絲感情。嚴一郎先生只能抱著腦袋,無力地承受著這一雙視線。

 什麼情況啊這是?這我該咋辦??

 沒曾想談話竟然朝著家族會議的方向開始了發展。另一種意義上,我也十分煩惱。這個時候,抱著腦袋的嚴一郎先生終於有了其他動作。

 「啊……」

 嚴一郎先生突然抬起了頭,瞪大了雙眼,恍然大悟之後冷汗就像瀑布一樣嘩嘩直流。看樣子是回想起來了啊。

 「確,確實……我可能真的這麼說過……」

 「你看看!!我就說你肯定有說過的吧!!」

 「不是的七海,那……那個只是和總一郎聊天不小心就變得口無遮攔了!而且那個怎麼說也只是想鼓勵一下總一郎而已啊……」

 「鼓勵音哥哥??」

 以取回記憶的嚴一郎先生為中心,我是徹底變成了吃瓜群眾,話題的推進已經不是我能拿捏的了。不過,看起來那個條件似乎只是開玩笑而已,我稍稍放心了點。

 我還真以為到時候要去格鬥場一決勝負呢。按照現在的情況看,似乎事情也不會有這樣的發展。

 隨後,嚴一郎先生繼續著他的說明。一開始還是前言不搭後語,一邊說著記憶也好像變得清晰了起來,說話也不結巴了。

 「那個時候,他對於那些向自己妹妹求愛的男人們實在是束手無策,所以我才會用自己當例子,說什麼不打到我的話我絕對不會認同。這樣讓他提出以贏過他自己為條件來製造障礙。」

 「確實初中的時候,初美人氣巨高,不過你們還聊了這種事嗎??」

 「額,那個……不過我真的沒想到因為總一郎這一句話,在他妹妹進入高中之後兩個人會開始交往,還是以結婚為前提那種……」

 原來背後那隻手是你啊……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說真的音更同學她們的故事是真的和漫畫一樣浪漫啊。人設也太豐滿了吧,義理兄妹交往什麼的。

 事情真相被揭開後,七海同學緊緊皺著眉,彷彿忍耐著頭痛一般手指按在太陽穴上。而後七海同學鬆開了太陽穴,稍顯驚訝的視線掃過嚴一郎先生。

 「這麼說的話,就算我和陽信交往……也不需要打敗爸爸是吧。」

 「沒錯,這點我用這一身的肌肉和你心愛的母親發誓。況且,我也不是為了和誰戰鬥才練的肌肉啊。」

 嚴一郎先生一邊顯擺著自己日積月累的成果,一邊和七海媽媽秀著恩愛。而七海媽媽也是一臉嬌羞的紅著小臉十分開心的樣子。

 這笑容和剛才那個般若臉簡直天差地別。而嚴一郎先生剛才笑容中的恐怖氣息也已經完全消失了。

 難不成,剛才那個還真帶著點威脅的意思嗎??七海同學這個時候似乎也放心了下來,小手輕撫著胸口。而我心中又產生了一個新的疑問。

 「那……那個……七海同學的父親……」

 「果然這個時候就得是這句話的出場了啊,『我可不記得我允許過你叫我岳父父親』之類的。哈哈,不用叫的這麼拗口,你就叫我名字吧,簾舞君。」

 「這樣啊,那什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嚴一郎先生,這一身鍛鍊了很久吧,難道是格鬥家嗎??」

 「哈哈不是哦,我就是一普通的企業打工仔罷了。」

 猜想失敗了。這一身肌肉你跟我說是普通的公司職員??我還以為和音更同學的哥哥一樣是個格鬥家呢。

 「既然如此,是有什麼理由讓您如此堅持鍛鍊嗎?我姑且也是有在練肌肉,僅僅只是興趣而已,但是如果您也是的話,真的可以堅持練到這種程度嗎??」

 「啊—確實,第一次看到陽信的時候,只是隱隱約約能感覺到那個腹肌呢。但是爸爸的腹肌已經完全就是硬得像塊鋼板一樣了……」

 就在七海同學說完這句話之後,屋子裡的溫度驟然下降了好幾度。

 原因都不用說……就是因為來自嚴一郎先生的那股殺氣。而且比之前那個還要強烈。而我顫抖得也比剛才更加劇烈了。

 「簾舞君……你……難道、已經給我女兒看過上半身了嗎?那是什麼狀況啊??難道……難道……已經……不是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看到的吧?不是吧?我可以相信你吧??」

 動搖,焦躁,滿腦子未知的情報讓嚴一郎先生的想像不斷地往壞的方向前進。這樣的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甩給我一連串問題。那個樣子,連明明沒有做羞羞的事的我都感覺到了那股負面情緒。

 「不不不不不不是那樣的。因為各種原因我衣服溼掉了,保健室的老師正在幫我脫衣服要我躺保健室床上的時候,被七海同學看到了。」

 「就是啊!陽信那個時候可是救了我一命啊!你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啊!我們連接吻都還沒有過!」

 間接接吻已經做過了呢。誒,七海同學??為什麼自己說完自己還滿臉通紅摸著自己的嘴唇啊!

 果然就算能同意交往,也不會同意那種事情吧。但是七海同學你這不是會對嚴一郎先生造成負面影響嗎??

 然而,嚴一郎先生似乎相信了七海同學這番話,將殺氣收了回去。隨後細迷著眼看著七海同學的嚴一郎先生說出了一番忠告。

 「七海,這一次我相信你。但是啊,一次次小小的謊言都可以磨光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作為父親,我肯定想要去相信女兒的話,雖然沒必要連細節都一一向我報告,但是下一次開始,就算是和陽信約會我也希望你能堂堂正正的告訴我。他的話信得過。」

 「是啊,如果七海的男友是陽信的話,我也很放心。總感覺挺可愛的,雖然看起來瘦瘦的其實肌肉還不少。七海,很喜歡肌肉爸爸吧。這方面也隨我呢。」

 對於七海母親的話,七海同學沒有肯定但也沒有肯定,只是紅著臉低著頭……嗯,果然和睦的家庭才是最棒的。我不禁偷偷地嘻嘻笑了起來,結果被七海同學小小地瞪了一眼。

 「事實上……七海應付不來男性的理由和我開始鍛鍊身體的理由是一樣的……」

 嚴一郎先生突然回答了我之前那個問題。剛才話題一不小心就被帶偏了,但是我想知道的慾望卻沒有消失。

 嚴一郎先生雙手就像動漫裡面的司令官一樣,在臉前交叉在一起,靜靜地講述了起來。

 「七海……七海你還記得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習慣男生的嗎?」

 「emmm……大概是在上初中之前吧,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就突然變得這樣了。」

 「嗯,沒錯。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開始了鍛鍊。」

 「媽媽說了或許是思春期特有的情況,所以我就沒怎麼在意……這個和爸爸健身……有什麼關係嗎?」

 我偷偷看了七海媽媽一眼,她只是困擾地笑著而已。好像高年級的女生是會覺得同年級的男生很幼稚……難不成是這樣的原因?

 這之後,嚴一郎先生沉默著站了起來,拿過來一本相冊。

 打開相冊之後,那裡有許許多多七海同學小時候的照片。

 啊,小時候的七海同學也好可愛啊,我這麼想著,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那個時候的嚴一郎先生。

 ……當時的嚴一郎先生真的只是十分普通的身材。甚至還比不過現在的我……沒想到能鍛鍊到現在這個程度,人體還真是神秘得厲害呢。

 「看到這張照片就能明白,其實從小學時代開始就是這麼可愛。而且事實上,當時真人比這照片還可愛無數倍。你不這麼認為嗎,簾舞君。」

 「確實。」

 「你們兩個說什麼呢(///ω///)」

 那我總不可能說我不這麼覺得吧。而且我是真心這麼想的。不是謊言。小時候的七海同學也超可愛。

 然而,與在我旁邊一臉害羞的七海同學相反……嚴一郎先生表情就想吃了個臭蟲一樣。

 「是的……但是可愛最終還是引來了仇恨。七海小學的時候,因為可愛,受到了同年級男同學的欺負……最後,最壞的情況發生了……」

 「誒……?」

 我和七海同學異口同聲地發出了疑惑的聲音。突然話題變得這麼沉重,我看向了她那邊……但是她只是一臉困惑。我只能握住她的手,希望她能安心一點。

 「陽信……」

 一般來說,在她父母面前,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但是,我注意到現在的七海同學,需要我這麼做。因此,我選擇用手來強調我在她身邊一事實。

 ……不過,剛才我們都抱在一起了,這點程度早已經不算什麼了吧。

 似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嚴一郎先生和七海母親看到我這麼做之後露出了理解的目光點了點頭。

 「現在看來,這大概只是那個年齡段男生傳達愛意的特殊方式吧。我那個年紀似乎也有這麼一些經歷。」

 因為喜歡所以才去欺負。確實剛剛步入思春期的小男生會用這種方法吸引異性的目光。雖然我沒有這麼幹過,但是我也能理解那個時候那些想要吸引七海同學注意的人的心情。

 「在那期間,事j……不對,是事故發生了。幸好當時老師立馬就來幫忙了。不過……大概是受到了打擊,所以七海已經不記得了吧。」

 詳細的情況,嚴一郎先生並沒有透露。七海同學也是毫不知情的樣子。而剛剛那個差點脫口而出的詞大概是「事件」吧,不過嚴一郎先生將它重置成「事故」。

 這肯定是顧忌著擔心七海同學萬一想起來當時的事情吧。現在的七海同學也是一副茫然的樣子歪著腦袋。

 我也不會去刨根問底。既然有可能會傷害到她,那我就不會再往深踏一步。

 「不過還算是幸運啊。你沒必要強迫自己去回憶那可怕痛苦的記憶。不過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七海變得不擅長應付男性了。」

 原來背後還有這一番隱情啊……

 即便因為刺激而丟失了一些記憶,但是心裡的陰影卻沒有消失。所以才會不習慣和男生相處啊……而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已經不記得了啊。

 萬幸,強烈的抗拒反應沒有殘留下來……這麼說的話真的好嗎?

 「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為了更好的保護我的寶貝女兒……我開始了健身。我也想讓七海知道其實男人並沒有這麼可怕,而練起了格鬥技。因為這個,我和總一郎成了好友。」

 「……說起來,和初美第一次見面就是爸爸一直去的那個到場來著?」

 「嗯,而七海也託了朋友的福,經年累月,對異性的牴觸意識也漸漸變弱了……現在也終於……把男朋友帶到自己家裡來了 。」

 七海同學一臉回憶當初的樣子,嚴一郎先生也是開心的笑眯眼,然而七海媽媽眼裡卻噙著眼淚。

 七海同學之前說著自己不擅長男生相處其實沒有特別大的原因,可是沒想到背後居然還有這麼一個隱情,真是沉重的話題啊。我捏著七海同學的手不禁更加用力。

 的確,自己知道了原來還發生過那樣的事情,肯定會變的不安吧?所以我……

 「沒問題的……嚴一郎先生。」

 我一邊說著,一邊改變了手型牽著七海同學的手。

 彼此手指交纏在一起,也就時俗稱的十指緊扣戀人牽法。第一次這麼幹的我心臟止不住的狂跳,但是我完全不在意。

 即便只能抹去她一絲絲不安,我也義無反顧。而七海同學對我突然的動作十分驚訝。看向我的眼睛露出了開心的神情,用力的反握住我的手。

 「我……我從今往後一定會守護著七海同學。就算髮生了什麼,也絕對不會離開她,不會讓她悲傷。我能做的了這樣的約定。所以……我再一次鄭重地請求,請同意我和七海同學交往。」

 我直直看向嚴一郎先生,如此表明決心。嚴一郎先生稍稍睜大了雙眼,顯得有點意外,而旁邊坐著的七海同學和她母親也緊張地屏住了呼吸。

 特別是七海母親,兩手貼著臉頰開心到身體不停的扭動。

 我,是說了奇怪的話嗎?嚴一郎先生也是一臉不安的樣子,我其實是打算在他不能照顧到的地方守護著七海同學來著。

 我的視線又往旁邊瞄了一眼,七海同學滿臉通紅,一句話也不說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呼呼,我的話對於交往並沒有什麼意見哦。要是被你這麼一請求的話,我們都有點害羞了呢,哼哼……真是充滿熱情的求婚呢。」

 「……是這樣啊……我也終於要有女婿了啊。看來是時候做好覺悟了,雖然又開心,又有點寂寞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的話,我也只能承認了啊,簾舞君。」

 阿嘞?和我預想當中的反應完全不一樣啊?誒?求婚?是怎麼回事啊?

 ……我在腦海裡重複了自己剛才的那番話。

 我本來是打算暫時忘記懲罰遊戲這件事,總之先讓 七海同學能夠安心才說的這麼一大通。聽起來的話還真有點求婚的意思啊!!

 不會給大家造成困擾吧……我不安地看了一圈大家,他們的反應……

 七海同學一臉感動,兩眼發光。

 嚴一郎先生似乎放下了心中的石頭一樣擦拭著淚水。

 而七海母親也是一臉開心的微微笑著。

 每一個人都是發自內心的喜悅。七海同學,是如何理解我的這番話的啊?雖然不知道她的內心想法,但是至少表面看起來是真的開心,還有點在意我的這邊的情況的樣子。

 額,算了吧。從今往後為了守護好她自己努力就完事了。在一方面,自己要做的事從來沒有變過。

 讓七海同學愛上我,這就是我的行動方針。

 在我下定決心之後,嚴一郎先生向我伸出了手,而我也回應了他用力地回握住。這一次的握手,他還是用的左手。

 「那個,如果造成了誤會那可真是抱歉了,我其實是左撇子。握手的時候也一直用的左手。所以沒有什麼奇怪的意思。」

 什麼啊……我還以為自己還沒有被認可呢,原來只是誤會啊。就這樣,我與七海同學的交往,得到了她父母的認可。

 ……今天還只是第一次約會啊。還有這種事??因為我從來沒有和女孩子交往過,所以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這難道就是一般男女的交往方式嗎??

 「七海同學,之後也……」

 我向旁邊的七海同學搭了話,但是她的樣子很奇怪,我還是第一次注意到這點。

 聽到我猶如求婚一樣的話語,七海同學滿臉通紅之後……直說就是,完全變成了一個笨蛋。

 「七海同學,怎麼了?感覺……一直在發呆……」

 「嗯……」

 「七海,明天的便當就用餃子吧、我先放進冰箱了哦,一起包餃子什麼的真是老夫老妻了啊。」

 「嗯……」

 「七海……簾舞君……那個,我也直接叫陽信了吧……你喜歡陽信嗎,你愛他嗎?」

 「嗯……」

 不論別人跟她說什麼,她都是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回答也只是嗯。

 七海母親還有嚴一郎先生一直在逗她玩,因為我也能聽到啊,很害羞所以能不能別這麼幹了。

 在那之後,也不知道七海同學腦子裡在想什麼,一直嘻嘻嘻地笑著,完全是靈魂出竅的狀態了。

 不過,這樣也有這樣的可愛之處,到底在想象什麼呢七海同學。

 「看樣子,七海是被陽信的話給戳到了,已經陷入到妄想的世界難以自拔了,回過神看起來還需要一些時間,我先開車送你回去吧。」

 「啊,真是不好意思。那個。嚴一郎先生,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陽信,想來玩了就過來吧。下次可以在七海的房間,居家約會。啊,不過內容還是得有高生的樣子,別太過界就好。」

 「那個,七海同學的媽媽 ……十分感謝您的照顧。」

 我也不會有這個膽量所以放心吧。給了我忠告之後,七海母親也對我以後過去叨擾表示了歡迎。

 對於這樣的她我十分的感謝,然而她卻鼓著臉蛋,似乎有些不滿。

 「哼嗯?你沒打算叫我名字嗎?啊,說起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我是七海的媽媽,茨戶睦子。嘿嘿,叫我睦子阿姨就好了。」

 「啊哈哈,請多多關照,睦子阿姨。」

 睦子阿姨舉止十分可愛,手指貼著自己的臉頰歪著腦袋。這個動作和七海同學十分相似。啊 ,應該是說七海同學和她媽媽很像吧。

 外表很年輕,兩人站在一起的話,簡直就像是姐妹一樣。

 說起來,七海同學的妹妹叫什麼呢。畢竟是她的妹妹,能友好相處就好了呢。

 「那麼,今天打擾大家了。七海同學,我回去了。晚上再聯繫哦。」

 我這麼一說,七海同學回過了神,不過似乎不太記得剛才這裡的事的樣子。

 只是……

 「誒?陽信你要回哪裡去啊?我們不都已經同居了嗎?啊……」

 七海同學一臉不妙的神情,雙手捂住了嘴。

 看來……幻想世界裡我和七海同學的進展已經到了同居那一步了。這麼一會你究竟想象了多少事情啊。

 而且,沒想到七海同學也會陷入這樣的妄想啊。這個,我該感到光榮嗎。嚴一郎先生和 睦子阿姨看著七海花痴一樣的表現,不禁笑了起來。

 「七海,媽媽覺得再怎麼樣同居對於你們還是早了點呢。」

 「沒想到那個應付不來男生的七海會到這種地步……作為父親的心情還真是複雜啊……也只能祝福你們了吧……」

 被父母的話逗的滿臉通紅的七海同學,偷偷湊了過來,用力捏住了我的手。

 「明天見!」

 彷彿想要蓋過父母的笑聲一樣,七海同學笑著大聲地對我說道。

 擔心她被痛苦的記憶所折磨的我,看到她這個樣子我也放心了不少。不過……我得接過七海同學的話啊。

 「嗯,明天再見呢,七海同學。嚴一郎先生,多謝關照了,睦子阿姨,今天造訪,多有叨擾。」

 「誒,等一下等一下。為什麼你會知道媽媽的名字啊,剛剛發生了什麼啊??」

 這樣啊,剛才我們的對話並沒有被七海同學接收到啊,我該怎樣說明才好呢?就在我這麼思考的時候,睦子阿姨兩隻手臂夾在七海同學腋下,就這樣把七海同學往後拖去。

 「哼哼,七海你跟我來。你們之間到目前為止的事情,全部跟我講一遍吧。呼呼呼,和女兒的戀愛話題女子會!」

 「等下媽媽,你給我好好說明一下啊!啊不行了,我腋下很敏感的啊,別!要沒力氣了~」

 七海同學的腋下很敏感……嗯,記筆記記筆記。

 七海同學就這樣被睦子阿姨拖走了。我是完全插不上手,幫也幫不了她。只能朝著她輕輕揮手道別了。

 七海同學似乎投降了,苦笑著朝我揮了揮手。

 「嗯,孩子她媽很憧憬和女兒說一下戀愛話題啊。現在情緒應該正是高漲的時候。」

 嚴一郎先生彷彿遠遠望著她們,微笑著告訴了我這些事。

 後來,我坐上嚴一郎先生的車踏上了回家的路。路上的時候,我對於該和嚴一郎先生說什麼話題好,陷入了迷茫……

 而嚴一郎先生,很輕鬆地就和我聊起了天。

 以前的七海同學可愛的趣事,進入高中之後女兒開始追求時尚的事,自己的表情很可怕是因為想要保護七海同學但是後面就變不回來的事……

 他告訴了我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了七海同學那善於詢問口齒伶俐純粹是遺傳了嚴一郎先生。 他的嘴巴一刻不停一直在說,卻沒有一絲疲倦的樣子,這也正是因為自己高興吧。

 外貌遺傳母親,而性格方面遺傳了嚴一郎先生,真是個不錯的小家庭啊。

 到了最後……嚴一郎先生跟我坦白了一件事。

 「這一次,關於七海過於的那些,我還是第一次對家族以外的人談起。陽信,這是連她那些好朋友都不知道的隱秘之事。」

 聽到這番話,我頓時感到自己身上揹負了一些不可視的壓力。連那兩位都不知道卻單單告訴我。

 「……為什麼,要告訴我呢?」

 嚴一郎先生頓了頓……用溫柔的語氣對我說。

 「是啊。我看到了你為了七海而思考,行動。在我突然出現的時候,你挺身而出擋在她面前。她陷入不安的時候你給了她擁抱,給了她依靠……看到你的行動,我覺得你是一個值得信賴的男人。」

 「誠惶誠恐。不過我今天和嚴一郎先生還是第一次見面,這麼快就給予我這麼多的信任真的可以嗎?」

 「我自認為還是有看人的眼光的。而且……你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就覺得我確實沒有看錯人。」

 總感覺自己的壓力有隱約大了幾分。他對我的期待也太高了。我根本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高中生而已啊。確實我一直有在想著七海同學的事情……但那也只是因為我對她有隱瞞之事。

 現在思考這些也無濟於事。感覺自己就像是棋盤上的帥,手下小兵被一點點地蠶食……但是自己似乎生不起討厭的情緒。

 在那之後我們又聊了許多,趁著對話的火熱,我還和嚴一郎先生交換了聯繫方式,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和女朋友的爸爸交換聯繫方式也是很普通的事情嗎??他還說如果有什麼困擾的事情,隨時都能找他談。

 不過,既然獲得了一個能依賴的夥伴的話,自己還是積極地向前看比較好。

 我終於到家了。一套打開電腦登錄遊戲的操作已經爐火純青了。今天的活動,也已經接近了尾聲。就讓我抓住最後的時間參加一下吧。

 之後,我和baron先生報告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就是這麼一回事,我和她的交往已經得到了她雙親的公認了。」

 『你們快去結婚啊!』

 我剛報告完,baron先生的話就立馬飛了出來。這個反應屬實有點罕見。

 之後,其他的成員也一直刷屏。『趕緊爬去結婚!』『現充爆炸啊!』『我tm祝你幸福!』

 啥玩意,我和她可還沒到結婚的年齡啊。擦,我想說的可不是這個啊,大概。

 「baron先生,你好像有點急。」

 『你們要到明白才是交往整一週吧??才不是我著急啊。你們這個進展速度是要趕超光速??都這樣了,不就只剩下結婚了嗎?嗚哇—現在的年輕人真可怕。』

 baron先生少見地嘆了口氣。

 『canyon小同學,你說你沒交過女朋友什麼的絕對是假的吧???你肯定是花花公子吧?事實上我之前教你的一點意義都沒有是吧。』

 蛤?就算是我被這麼說的話也會很困擾啊。七海同學真的是我第一個女朋友啊。之前的我完全一點都不受女孩子歡迎。說起來,你是不是忘記我的時尚品味事件了啊。

 我可是還有很多需要baron先生傳授的事啊!

 「就算你這麼說,我和她就只有過牽手,連親親都還沒有過。是說,我連這麼做的膽量都沒有。」

 『你們這個順序是不是太奇怪了。為什麼連接吻都沒有,直接就跳到和父母見面求婚了啊。還說我,你自己不也是無敵心急嗎!』

 不是,和她父母見面那完全是不可抗力,而且我都沒想到那些話能被理解成求婚……

 不過,這部分我確實做了很多省略。聽起來真的就像我直接求婚了一樣。真沒什麼辦法。

 畢竟,我總不能連七海同學的過去也都說出來吧。

 那個實在是太過隱私了,不是輕輕鬆鬆就能說出來的話題。那些事情不能流入家族以及摯友以外的人的耳朵裡。所以我的報告裡對這方面隻字未提。

 『而且,你們還沒有接過吻啊。說實在的,我真的以為今天起碼能親一下。嗯,我是真的這麼認為的。』

 「是這樣嗎??」

 『嗯,如果晚飯的內容你選的不是餃子的話,大概早就成了。』

 「餃子……誒?啊……是那種意思嗎??」

 這麼一說我才反應過來。今天的晚飯的餃子都是大蒜,雖然很好吃,不過嘴巴里面的味道確實有點難聞。

 因為我和這種事情都扯不上關係所以才沒注意到,難不成七海同學一直很在意嗎??

 這樣的話,如果晚飯選的是別的菜的話……

 會……會親親嗎!我們。

 真的會……親嗎?

 嗚哇,光是想象口水就要流出來了。明明只是妄想,自己卻十分害羞但也很開心。明明自己沒有這麼做的勇氣。

 『canyon同學,打斷你的幻想真是不好意思……不過你現在不聯繫你女朋友沒事嗎?你不是說了你會打電話給她的嗎?』

 所以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現在在想到事啊baron先生!!總之,先水一下活動,然後適當的時候給七海同學打去電話就完事了。

 就在這個時候,來了一條新消息。

 『canyon先生……』

 信息來自peach小姐。

 是打算給我提建議來的嗎……在我思考的時候,她接下來的話卻是和平常有些不一樣。

 『canyon先生要是幸福的話,我也不會再說什麼。但是……如果你受了傷,我絕對會去安慰你。到時候你再過來這邊吧。』

 『哦!!終於連peach小姐這一關也過了嗎。是啊,雖然我不認為會有那種時候,但是萬一真的發生了,我們會負責治癒你。』

 這些人我連面都沒見過,甚至連名字都未曾知曉。

 即便如此,這些人也是我通過遊戲認識的,我重要的朋友們。所以,聽到他們這麼說,我真的很開心,內心頓時充滿了溫暖。

 其他的夥伴們,也說著這樣的話。真的非常感謝這一群可愛的人。

 眼角有點溫熱的感覺。但是馬上就要和七海同學通電話了,我必須要忍住。

 「謝謝大家。我會為了不發生這樣的事,而一直努力的!」

 我留下了這麼一句話之後,我向七海同學打了過去……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主動聯繫七海同學呢。

 消息倒是每天都會互發。但是像這樣我先主動的……嗯,想了一想真的還是第一次。

 自己突然就開始緊張起來了。等待著七海同學的同時,我的心臟一直砰砰直跳。

 等待音響了好幾聲,可是七海同學還沒來接電話。難道時機不太妙嗎?我剛這麼想,電話立馬就通了。

 「陽信!太好了!快救我!你電話好慢啊!!到剛才為止我的處境可還是很糟糕啊!!」

 「誒……?」

 接通電話之後,七海同學十分焦急,呼吸也很亂。感覺有點生我的氣了。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這也太羞恥了!!早知道這樣今天就把陽信留在家裡過夜就好了!!」

 「七海同學???」

 我好像聽到了過夜之類的衝擊性單詞啊。那種情況下在她家過夜嗎?難不成,在七海同學的房間裡一起睡覺什麼的?等等,我TM在妄想些什麼東西啊!

 臨睡時候七海同學會是睡衣模樣嗎……不對,明天可還是要上學啊,怎麼在她家過夜啊。等下,不對不對,不是這樣的。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啊,過夜還是不行的對吧。emmm……不小心就說出口了……哈哈因為初美她們經常會過來過夜,所以……」

 七海同學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自爆發言……聲音越說越小。好可愛!

 這個時候,感覺稍遠一點的地方傳來一陣聲音。

 「七~海~可別想逃啊……」

 「姐姐你就告訴我吧……你到底喜歡我未來姐夫的哪一點啊?」

 那陣嘈雜似乎是來源於七海家其他兩位女性。哦原來是這樣啊,在我離開之後,她們一直在談論戀愛話題啊,七海同學……

 「啊,來的正好,陽信要不要也參加一下女子會啊,線上的形式。」

 「??陽信,明天見!」

 聽到睦子阿姨這麼說之後,七海同學立馬慌亂中掛掉了電話。嗯……再怎麼說我也沒那個勇氣參加女生們的戀愛交流會,不過……總感覺有點寂寞啊。

 電話被掛掉之後,七海同學立馬發了一條消息過來。

 『今天真的非常感謝,我很享受這次約會,也很高興。那個,從今往後,請多多指教了。還有……下週我們也要一起去約會哦。』

 看到這條消息的瞬間,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不停上揚的嘴角,手也一刻不停地回過去了消息。

 「這肯定的!下週我們一定也要去約會!那明天見咯,晚安。」

 明天之後,我還能和七海同學相依度日。而這次,是家族公認情侶!懷有內疚的事也一點點地開始消失了……

 「七海同學,明天再見……我真的很喜歡你。」

 看著手機屏幕,自己彷彿換了個人一樣痴痴地自言自語。就這樣,我紅著臉睡進了被子。

 這句話心意,不知道能不能傳達給七海同學……

 ◇◇◇◇◇◇◇◇◇◇◇◇◇◇◇◇◇◇◇◇

 這一天的深夜時分……

 「嗯嗯……七海同學……七海同學這樣不行!我們還是高中生……侍奉什麼的……但是,這身打扮……七海同學?!」

 我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七海同學出現在了我的夢境之中……一邊說著我愛你一邊把我推倒。我這是做了個什麼羞恥的夢啊!雖然羞恥這種說法有點過時了,但是自己明白自己的內心有多動搖。

 「今天……我是太高興了嗎?嘿嘿,不過……『我愛你』什麼的……這妄想也太跳躍了點吧……」

 過於真實的夢境 讓我以為七海同學真的對我宣洩了愛意……一邊,我再一次睡進了被窩,拿被子蓋住了頭。

幕間5 後來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