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我與她的初次約會

第一卷  第四章 我與她的初次約會 今天是週六。

 學校放假的週六、沒有任何安排的週六、也是和往常一樣的週六……從早上開始我就可以沉迷於遊戲的休息天終於來了。

 在平時,這是一週中與週日一樣最令人期待的休息日。

 本應是這樣的……

 以往總是興高采烈地從早上就開始玩社交遊戲,可今天總覺得身體不舒服,感覺怪怪的。

 注意力很難集中,動不動就想做別的事情。

 (……和七海的約會就是明天了嗎……她不是說今天要和那兩個人一起去看電影嗎?連續兩天帶她去電影院……這其實是個壞主意吧……?)

 帶著這樣的想法玩遊戲,隊伍一不留神就全滅了。

 『真是少見啊,canyon君竟然會全軍覆沒,是不是有點心不在焉?』

 『發生什麼事了嗎……?』

 baron先生和peach小姐都很擔心我。全軍覆沒的理由,只是單純的失誤。但如果是遊戲老手的話,是不至於全滅的。

 現在的我如此注意力不集中,甚至對遊戲產生了影響。我自己當然知道原因。那是因為……

 「明天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約會,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一直在想這件事。」

 準確來說是關於明天約會的事和……今天七海同學的事情,所以注意力不集中。明天的準備應該已經是萬無一失了……我覺得。

 也已經在網上定好了座位,一開始打算在電影院碰頭……但我提議不這麼做。

 考慮到前輩的事,七海遇到奇怪搭訕的概率非常高。像那樣可愛的女孩獨自待著,不上去搭訕的人應該很少吧。不,雖然我是不會這樣做,但不代表別人不會。

 面對如此擔心的我,她爽快地說道:

 『那,你來家裡接我吧?』

 仔細想想,其實很簡單。到家裡去接的話,幾乎不用擔心會被搭訕。我接受了這個提案……這次我決定不約她在別處見面,而是去七海家接她。

 她一開始好像想來我家接我。不,即便是我,我還是覺得這麼做會消磨掉我作為男人的矜持,所以就鄭重地拒絕了。

 昨天是我第一次把她送回家。因此,昨天是我和七海在一起時間最長的一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絕對,絕對不是為了想知道七海同學的家庭住址,就這樣我給自己找著藉口。

 『這麼說來,同居的人就是像這樣一起回家的吧?感覺,很讓人憧憬呢。』

 回家的路上,七海對我說了這樣的話,讓我慌張了起來。

 不過,七海同學自己也說著「對不起,請忘掉……」這樣的話,其實那應該算是自爆吧,不然她的耳朵怎麼會這麼紅。

 和七海一起回到同一個家……光是想象就覺得渾身躁動不安。

 而且,一想到週日要刷新兩人相處時長的記錄,總覺得難以冷靜下來。

 心情變得焦躁不安。

 我也想過要主動聯繫她,但難得和朋友們聚在一起聊得起勁,給她潑冷水也不太好,所以就忍住了。

 其實七海已經逐一給我說過了,但這又加深了我對明天的緊張感。

 『電影很不錯。但是澀澀的場面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我有沒有好好的學到那個?今後敬請期待啦。』

 七海,你學了什麼,我又該期待什麼呢,我慌慌張張地想著……

 『午飯是漢堡包哦,陽信吃了什麼呢?休息天也給你做便當就好了,下次我去你那給你做午飯吧?』

 吃午飯的時候,我想起七海同學的便當,平時覺得很好吃的杯面突然變得索然無味……

 『好期待明天啊~~好想早點見到你~~晚上也要聯繫我哦。希望明天我們有個愉快的約會。』

 就像這樣,伴隨著可愛的話語,七海同學還會附上料理的照片和現在所在的地方的照片。這要我集中注意打遊戲什麼的,當然做不到了。

 但是有一點讓人覺得不太對勁……這種時候女生不是會自拍嗎?然而發過來的照片裡完全沒有七海同學的身影。這是為什麼呢?……算了就隨它去吧。

 我始終保持著痴笑的狀態,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噁心。

 『真好,青春啊。第一次約會……這不可能不興奮吧。話說準備周全了嗎?』

 「嗯,萬無一失。我去她家接她。」

 『這樣啊這樣啊。嗯嗯……明天就不要在意遊戲這邊了,盡情享受吧。』

 『……請多注意哦。』

 啊,peach小姐第一次提出了積極的意見。這真是令人感慨萬千啊……

 『請注意不要被無聊的電影、無聊的約會、糟糕透頂的評價弄壞心情……』

 果然我錯了……或許她是支持我的,但總覺得有些消極的樣子。感覺這孩子在黑暗裡越來越深了。你真的很討厭辣妹系嗎?

 『peach醬,不會這樣啦。不過,也是啊,為了不讓她這麼說,你可要好好照顧她啊。這樣好感度也會上升,雖然……我想她對你的好感已經很強烈了……』

 確實,peach小姐的話從積極角度來看,明天約會的成敗在於我。

 對我來說,雖然只是度過了這幾天而已,但只要能和七海同學在一起就已經很開心了。

 但仔細想想,這並不代表著她也享受著這段關係。不過這也確實讓我學到了一點,我還是注意一下為妙。

 『所以,明天你打算穿什麼衣服去約會呢?』

 「衣……?衣服麼……?」

 衣服……約會時穿的衣服……

 咦?約會用的衣服是哪種衣服?平時的穿著不可以嗎?

 「總之,家裡的衣服……幾乎全是黑色系。仔細一想,褲子也是寬鬆肥大的那種……以及牛仔褲之類的吧?」

 我的一句話直接把baron先生他們幹沉默了……然後……

 『canyon君……你和前輩君的關係變好了吧?能不能拍一下全身的照片發給前輩君看看呢?』

 『canyon先生……再怎麼樣……也不會真的吧?』

 兩人發來了憂心忡忡的信息。就連剛才還持否定態度的peach小姐也開始擔心起什麼來了。有什麼不行嗎?

 對我而言,就是把在家裡的運動服換成便服而已。

 且不論穿制服和家居服,除了去買遊戲或買書之外我幾乎都不外出,所以就連平時穿的便服也就寥寥幾件。

 總之,先穿上看看……那麼,應該如何拍攝全身呢?

 啊,對了,說起來老爸用的那個鏡子能照出全身……讓我用一下那個吧。

 看到我突然要拍全身照,爸媽表示一臉懵逼。而我無視他們的視線,拍下全身的樣子之後試著發了條消息給前輩。

 「前輩,現在有空嗎?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能幫我看看明天和七海約會要穿的衣服嗎?」

 過了十分鐘左右,前輩來了回覆。

 『對被甩的我說這種話,你的神經真是夠大條的啊。行吧,現在是社團的休息時間,你把圖片發我吧。』

 確實,單從行動上看,我做得真是殘酷 。但是,在時尚方面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前輩了。

 我和社交遊戲團隊裡的大家都只是在網絡上有聯繫,在學校裡說過話的也就幾個人,要是說起買衣服的話題的話,也沒有其他人能交流,再說本來就不知道他們的聯繫方式。

 「不好意思,我能依靠的人只有前輩了。那我就把照片發給你吧。」

 我把自己的照片發給前輩,前輩馬上就顯示已讀。之後,前輩也很快回復過來。

 『簾舞君,我也只顧著打籃球,對時尚沒那麼瞭解,……請以我並非時尚達人的前提下聽我說幾句。』

 前輩的開場白是這樣的……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為什麼上下全是黑的?!內著和外搭都是黑色的,褲衩pants也是黑色的,你是那個嗎?是天生的刺客還是忍者?還有,那件襯衫上的紅字是什麼?因為全部都是黑色的,所以那個字特別顯眼,總覺得很可怕啊?!』

 「前輩,再怎麼說我也不會發內褲照片過去啊?而且現在的胖次是綠色的四角褲哦。」

 『不用告訴我也沒關係!!還有這種語境下的pants就是褲子的意思,不用這麼挑字眼!』

 是這樣嗎?我一直叫它褲子jupon,所以對有這種叫法很陌生。這樣啊,pants也叫褲子啊。咦,那胖次怎麼說呢?不過,這些都無所謂。

 『簾舞君、難道說你全部的衣服,都是身上的那種?』

 「是啊,我只有這樣差不多的衣服。」

 『你現在趕快去買衣服吧!休閒服的量販店也沒有問題!!然後把全身照片一一發給我!!』

 ……看來,我的穿著完全不行。而且前輩雖然在社團活動中,卻還是一一幫我檢查,真的非常感激。

 這樣啊,原來這樣不行啊。我也只是一知半解,但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我明白了,謝謝前輩。」

 『嗯。我也在社團活動,可能不能一直盯著手機看……所以建議好好問問店員。聽好了,以簡單為基準。』

 雖然再次發送了感謝的信息,但自那以後就不再顯示已讀了,或許已經回到社團活動了。結束了和前輩的對話,我將事情告訴baron先生和peach小姐他們之後也退出遊戲。

 『嗯,太好了……去諮詢了服裝的事情。』

 『……我實在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呢。』

 連他們倆都這麼說了,我突然覺得不好意思穿著平時出門的衣服去買衣服了。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為了去買衣服但沒有可以外出穿的衣服的狀態」啊。

 但是,必須要下定決心去買了。取了錢後,我去了距離稍遠一些的購物中心裡的量販店。

 明天我和七海要去的電影院也在這裡,就順便先去看看吧。

 然後,我開始挑選第一次約會穿的衣服。

 一開始是量販店,我一件一件地看衣服,心想:「咦?衣服也不是這麼貴嘛?」。但我想的過於天真了,要全部買齊的話,價格還是相當高。

 這對於沒有打工的高中生的錢包不太友好……

 我有些後悔,早知道是這樣就該去打工了。雖然我不知道我能做的兼職有什麼,但錢是很重要的。

 這麼說來,七海在打工嗎?如果和女朋友一起打工什麼的……不,不行啊,那樣的話我肯定會一直看著七海而不斷犯錯。

 選衣服要先試穿,還要把照片發給前輩,所以花了不少時間。前輩也耿直地對照片進行了精準的吐槽。

 『選擇太多也會混亂,所以下面就選黑色緊身褲吧。以此為基礎想想上半身應該怎麼選擇?因為是第一次約會,就來個清爽系的吧。』

 按照前輩的建議,我選擇了黑色緊身褲、白色和海藍色的粗邊襯衫、白色的外罩襯衫,還有一條樸素的腰帶。

 事實上,我的鞋子也是黑色的,所以又去了別的店購買了一雙淡藍色的運動鞋。

 最後把全身的照片發給前輩,前輩說『那樣就好了,沒問題,看起來很清爽』,所以應該沒問題了。

 我向前輩道謝,他說:「要道謝的話,就用你收到的茨戶同學的便當來……」,然後我鄭重地拒絕了。

 作為謝禮,我還是答應會有意無意地問問七海能不能做一次小食給前輩。但這種承諾權當作聽聽,我無法保證。

 儘管如此,還是立刻收到了文字上傳達出的巨大喜悅。你就那麼想吃嗎……

 今天花的錢是平時買衣服的兩倍還要多……不過,就當作是個改變自己的好機會吧。接下來只要注意不要被父母發現就行了,不然絕對會被猜中。

 啊……明明只是買衣服,卻一下子變得怪累的……

 為了明天的約會,我還是早點回家,慢慢消除疲勞吧……像這樣想著……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等一下,別這樣好麼?我們都是有男朋友的,所以容我們拒絕。」

 「有什麼關係,現在只有三個女孩子吧?和我們一起玩吧,會很開心的。不讓男朋友知道就沒問題了麼?」

 我的視線轉向那個熟悉聲音的方向……七海的朋友音更同學正在那裡。對了,七海說今天三個人一起看電影,她們也來這裡了嗎……

 不尋常的氣氛圍繞著她們,我從遠處重新觀察……感覺有些困惑。

 音更同學、神惠內同學,還有……有另外一個不認識的女生,三個女生正在被三個看起來很輕浮的男生搭訕。

 「不是會不會被發現的問題,而是有男朋友,怎麼可能跟別的男人玩呢?要搭訕的話還請離遠點。」

 「別說這麼無聊的話啦~穿成這樣,反正也就是玩玩而已吧?」

 音更同學穿著露出雙肩的衣服和超短褲,神惠內同學則大膽地露出肩膀和胸部,戴著首飾吊墜,給人一種時尚辣妹的感覺。

 校服的裙子也剪得很短,所以露出腿的樣子和往常一樣,不過平時看不到的露出肩膀的樣子更讓人心動。……不,腿部也同樣令人心動。

 另一個女孩穿著比較小家碧玉的衣服。也可以說是清純系的吧?

 她儘量保持不露出皮膚,穿著蓬鬆的長裙。說白了就是和另外兩人風格完全相反的樣子。

 戴著眼鏡,和服裝一樣給人老實的印象。至少我在學校裡沒見過這樣的女生。

 難道說今天她們和七海已經分開了,在和別的朋友玩嗎?

 010

 不,這些都還無關緊要,首先要整理一下情況。

 她們正在被搭訕。

 她們很討厭這樣的搭訕。

 而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那麼,我該不該幫助她們呢……

 嗯,絕對要幫的吧,想都不用想。

 要是拋棄了她的朋友不管,明天的約會就沒臉見七海了。所以幫助她們是決定事項。

 如果是充滿正義感的故事主人公的話,一定可以不計後果地衝進去吧……。但我沒吵過架,而且對方是三個人,雖然有點難為情,但如果是變成暴力事件的話,我肯定會輸的。

 所以,還是換一個更保險的方法吧。

 我以更保險的方式……跟三個被搭訕的人打了招呼,就在她們的手快要被抓住的時候。太危險了。

 「哦,真巧。三個人都來這裡嗎?唔,你們是朋友嗎?」

 我儘可能友好地、不忘微笑地和她們的打招呼。我沒有叫她們的名字,保護個人信息很重要。

 三個女生被突然出現的我嚇了一跳,有些詫異地看著我,而男生們……我突然這樣打招呼,讓他們不禁揚起眉尾,顯得焦躁起來。

 「怎麼了?你誰啊?」

 脾氣還真火爆啊。

 我也希望對方能像和她們打招呼時那樣,用爽朗的笑容對待我。不過,那種笑容一看就是別有用心。

 最讓我感到厲害的是和她們打招呼最積極的,茶色的長髮及肩,斜戴著帽子的帥哥。

 不過,他的帥氣程度和標津前輩相比差了很多。劣化版的前輩啊。雖然對前輩很失禮就是了,還是自己心裡說說就算了。

 「我是她們的……」

 「啊?!沒什麼關係的話就退下吧,渾身上下黑漆漆的蟑螂。不想捱揍的話,趕緊消失吧。」

 ……至少讓我把台詞說完吧。被認定與狩獵對象無關的我,還得到了「陰暗蟑螂男」這個不光彩的綽號。

 後面的兩個男人也聽了劣化前輩的話,笑著看著我。劣化前輩對蟑螂男……很像B級電影的名字啊。不過票房似乎無望。

 「聽到了嗎?!要是沒關係的話就給我趕緊滾!!」

 「也不是沒有關係,呃……我是……」

 我看著她們,雖然我有些害怕那個怒吼的男生。

 看他們這副樣子,可能即使說是朋友也沒什麼作用。該怎麼說呢?我向三人看去,音更同學她們都用擔心的眼神看著我。

 尤其是那個我沒見過的老實女孩,看樣子最擔心我,看向我的眼眶中幾乎充滿了眼淚。

 我和她視線交錯。嗯,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微笑著試圖讓她安心……

 ……啊嘞?

 總覺得她的眼睛……有印象。那個眼神,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難不成?但是……我現在還不能確定。

 但是……如果搞錯了的話真是對不起了,七海同學。我在心裡向自己的女朋友道了歉。然後指了指三人之中那個沒有印象的女孩。

 「我是那個女孩的男朋友。阻止你們的搭訕,作為男朋友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對我所指的那個女孩沒有印象,這是能夠確定的。不過,那擔心地看著我的眼神似曾相識。

 我告訴他們,我是那個女孩的男朋友。

 聽到這句話,男人們鬨堂大笑。我說的話這麼有趣嗎?憤怒和嬉笑的沸點都很低啊。

 「啊,原來是最土的妹子的男朋友啊。那好吧,只能把那個女孩帶回去。陰暗蟑螂男和土味眼鏡妹確實很般配,其他的女孩子我們就……」

 「不,這是不可能的。再說其他兩個人也不願意吧?我不會放著她的朋友不管而回去的。」

 這次我打斷了劣化前輩的話。

 這讓他相當生氣,他抓住我的胸口叫喊著,像是馬上就要打我一樣。

 「你開什麼玩笑啊!!不想被殺掉的話,就帶著你這傢伙的女朋友滾吧,聽到了嗎?!啊?!」

 就在他抓住我胸膛的瞬間,我設下的保險措施起了作用。與其說是自己在內心拜託,不如說時機實在是卡的剛好。

 「您在做什麼,客人……?您這樣會給其他人添麻煩,能來這邊嗎?」

 那是幾個一看就很強壯的保安。

 他們為了不讓那些男人逃走,把我們團團圍住。來的人數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多,我也嚇了一跳。

 「啊?……不……我們什麼都沒有幹。」

 「啊,警備員先生,您來得正好。他們是暴力罪的現行犯。能幫我叫警察嗎?」

 「啊?!什麼暴力罪?!我們什麼都沒做啊!!」

 抓住我胸口的劣化前輩瞪著我,發出驚愕的聲音中夾雜著憤怒。

 「你不知道嗎?只要抓住胸口就能構成暴力罪。而且又有這麼多目擊者,怎麼能抵賴呢?你肯定會被警察逮捕的。」

 我拼命抑制住因恐懼而顫抖的身體,努力冷靜地向他陳述事實,連控制聲音不顫抖真的很不容易。

 雖然是從網上聽來的知識,但確實見過這樣的事。不過,就算真的叫警察來也很麻煩,所以我只是威脅而已……

 也許是被「逮捕」這個詞嚇得渾身僵硬,他的手無法放開我的胸口。

 「你們兩個,如果和這個人一起話,也是同罪哦?」

 我沒有理會抓住我胸口的男人,轉動了一下腦袋,將視線轉向其餘的兩人。

 其實並不是只要在一起就可以構成同罪……但看到我的視線,兩人瞬間收起了剛才的笑容,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哦……和我們沒關係。是那傢伙說要去搭訕……抓住你胸口的也只有他一個,被逮捕的也應該只有他一個吧?」

 「是……是啊,我們只是陪著他而已,並沒有做什麼,和我們沒有關係。喂,我們走吧。」

 這種人之間的友情原來如此脆弱嗎……劣化前輩的兩個同伴想要走出被保安包圍的範圍。

 劣化前輩面對這樣的兩人,表情中混雜著絕望與憤怒。

 「是嗎,確實只有這個人抓著我的胸口……你們兩個人應該沒關係,走吧。」

 聽了我的話,兩人鬆了一口氣,然後警衛們的人牆稍稍分開了一條縫,兩人快步逃離了現場。

 講真,應該說放棄得太早了些吧……

 「喂!等等我!!你們啊啊啊啊!!」

 另一方面,被拋棄的劣化前輩終於鬆開了抓住我的手,想要去追逃跑的他們……還是被保安制止了。

 他對兩人的抱怨迴盪在購物中心,最終還是被保安帶走了。

 我並不是真的想以暴力罪起訴他,但剩下的就交給保安們了。只要能救出她們,接下來的就無所謂了……

 總而言之,我先向保安們道謝,然後跑向了她們三人。

 「都沒事吧?對不起,沒能很瀟灑地幫上什麼忙。」

 「不不不,已經夠了。謝謝你啊簾舞。我差點就又要出手揍人了。」

 「我還真想讓初美把對方揍一頓呢,不過現在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音更同學握緊拳頭舉到自己面前,神惠內同學有些無奈地看著她。

 ……咦?難道就算我不幫忙,她們自己也有辦法的嗎?

 「真厲害啊,音更同學……」

 「因為穿成這樣經常被人搭訕。為了自衛,我在哥……男朋友那裡稍微鍛鍊了一下。大概比弱雞男人要強一些。」

 「哥……?」

 「啊,初美的男朋友是她的義兄。你知道格鬥家音更總一郎嗎?」

 「那不挺好。義理的兄妹是可以結婚的,所以沒有任何問題。」

 不巧的是,我對格鬥技並不熟悉,所以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在這樣的哥哥的訓練下,我果然還是做了多餘的事吧。

 但是……音更似乎是個相當有個性的人。義兄就是男朋友,簡直就像漫畫裡的情節一樣。

 「這樣的話,我是不是有些多管閒事了?」

 「沒有沒有,幫大忙了。如果再碰到像這種糾纏不休的人的話,哥……男朋友說會一直給我當保鏢的。」

 那就好……嗎?不過,不是我多管閒事就好了。

 「但是,簾舞真是厲害啊。這就是愛的力量嗎?對吧,七海?差不多不要在那裡發愣了,加入我們的對話吧。」

 神惠內先生對身後老實的女生說道。我這才知道我猜對了。

 我再次看著她的眼睛……眼鏡後面的那雙眼睛果然很眼熟。那雙美麗的眼睛就是……

 「七海同學……?」

 「嗯……嗯……陽信……謝謝你救了我們。然後,這身打扮的我你也能認得出來……我真是太高興了……」

 那裡站著的是和學校完全不同……打扮得和在學校時候得她完全相反類型的……七海。

 ……之前我並沒有完全確定。不過,我也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我喜歡辣妹系的那種時尚,但其實也喜歡這樣的打扮……和她們倆出來玩的時候就會這樣穿……嗯……是不是很失望?」

 「……沒有的事。很可愛,很適合你啊。你看,像我這樣被稱為「陰暗蟑螂男」,渾身上下的衣服都是黑色,會覺得私服不好麼?」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聽了我的話,忍不住笑了出來。嗯,像那樣做出不在意的表現。對我而言,比起憤怒,更多的是接受。

 嘛,今天出來買衣服真是太好了。不僅見到了七海,在搭訕事件中也給予了幫助。其實要是沒有搭訕的人會更好就是了。

 「話說回來,真虧你知道是我啊。」

 「這就是愛的力量吧?」

 「是啊~是啊,是吧——簾舞君?」

 被這麼一說,一股罪惡感湧上心頭。我並不是確定是七海才去救她的。講出來可能會讓你失望,但我還是實話實說吧。

 「不,抱歉。雖然我覺得你的眼睛很熟悉,但並不能確定。我只是覺得你很像七海。我才是,讓你感到失望了吧?」

 聽了我的話,七海慢慢地搖了搖頭,對我露出笑容。雖然戴著眼鏡,打扮和平時也不一樣,但那笑容還是那個往常的笑容。

 「沒有哦,我沒有失望。陽信是即使不認識我也會伸出援手善良的人,我很高興。」

 「這樣啊,那太好了。雖然之前挺害怕的,但努力總算是有收穫了。」

 我也終於明白了她為什麼不把自拍照發給我了。她在猶豫要不要讓我看到現在的自己吧。總覺得那樣的她也很可愛。

 時間的鐘擺似乎停滯了下來,我和七海對視著,旁若無人。光是這樣就覺得很幸福了。

 然後另外兩人的話語,打破了這一切。

 「兩位真是熱火朝天呢。就這樣去約會怎麼樣?啊,明天也約會嗎?連續兩天麼?」

 「是呢是呢。我們還是先行一步吧,不打擾你們了。」

 這句話把我們拉回了現實。七海有些生氣地看著開玩笑的兩人,我只是露出曖昧的笑容。

 我想如果她們倆允許的話,那也未嘗不可……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又改變了想法。

 「雖然是很想這麼做,但我今天是來買明天約會用的衣服的……你們今天就按照計劃好好享受吧。」

 「這樣啊,陽信,你是特意來買新衣服的嗎?」

 「不,你看。我只有這樣的衣服,所以覺得正好來買新的。我想明天會穿得不太一樣,敬請期待。」

 七海表現出一絲歉意,但我希望她不要露出那樣的表情。

 不過,能夠看到現在這樣的七海,我還是覺得來買衣服太好了。再看看自己的打扮,真的是黑不溜秋的,站在現在的七海旁邊都覺得不好意思。

 今天能像這樣偶遇,就已經很滿足了。要是再進一步的話我恐怕會失去冷靜。

 「原來如此,不愧是簾舞,期待還是留到明天比較好呢。」

 「那麼,簾舞君,今天七海就借我們一用。」

 兩人似乎同意了我所說的話,帶著還有些依依不捨的七海離開了。我跟七海打招呼說明天見,七海默默點了點頭,跟著兩人走了。

 然後,在我轉身之時,背後傳來了七海疑問的聲音。

 「吶,陽信……明天,你想看見哪個我?」

 我回頭看著七海。雖然是非常難的問題,但我按照自己的想法笑著回答道:

 「只要是能讓七海同學感到自然的模樣,怎樣都可以。」

 在我提出便當要求的時候,這個回答可能會讓她為難,但是對於現在的問題,這個答案讓她綻開了笑容。

 ◇◇◇◇◇◇◇◇◇◇◇◇◇◇◇◇◇◇◇◇

 然後,終於到了約會日的星期天。

 「早安,七海,我來接你了,雖然比預定的時間要早一些。」

 「……早上好,陽信。昨天謝謝你了。」

 我在離七海家稍遠的地方聯繫了她,然後與她會面。這是為了避免與她家人見面的小計謀。

 雖然見面的話大概也沒什麼問題,但我總感覺會當場尬住,所以就這樣了。這種感覺就像幽會一樣,多少讓我有些興奮。

 七海今天的打扮,顯得有些成熟穩重。

 她穿著白色罩衫和淺藍長裙。不過,在很多地方都還是屬於辣妹風格吧?身著罩衫的同時露著肩膀,耳環之類的飾品也在閃閃發光。

 應該說是在成熟系的穿著中融合了辣妹系吧……以我的語言能力,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應該怎麼形容呢?

 不過只有可愛這點是可以理解的。

 我第一次穿上昨天剛買的衣服,稍微有些不自在……不過我想,現在的我即便是站在七海的旁邊,也是看得過眼的吧。

 真的很感謝baron先生和前輩他們。如果沒有他們的建議,我就會一身黑地站在七海面前。事到如今,我還是感到毛骨悚然。無知果然是可怕的。

 「今天七海同學的氣質有些不同,不過也很適合你。」

 「嗯……我想這樣的話爸爸不會發現我和男孩子約會。他應該會以為我今天也要和初美、步一起玩。」

 看來,七海和我交往這件事是對家人保密的。雖然我也是如此。

 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總覺得難以啟齒。有多少高中生會向父母報告自己交了女朋友呢?

 只是……我的父母也許已經察覺到了什麼。

 昨天,我罕見地買了一件衣服回來,而且還不是黑色的,這讓他很吃驚,但除此之外也沒有特別提及什麼。爸爸說著:「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只點了點頭,感慨萬千。

 今天早上,我起床時兩人已經不在了,但他們所給的生活費卻比平時多了很多。

 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事。雖然很感激,但是他們什麼都沒說反而讓我覺得很可怕……。不,現在還是先放下父母的事吧。

 今天的我,不知是不是因為衣服不一樣的原因,總感覺自己是無敵的,是萬能的。我必須要好好做七海的護花使者。

 「那麼,我們走吧。」

 「嗯。對了……陽信,那個……」

 「嗯?怎麼了?」

 「這件衣服很適合你,很帥氣。」

 ……糟了,被先說了。

 真的是,我的不足之處就是這一點。為什麼我沒有先誇七海同學呢?

 而且,她一大早就這樣真是太狡猾了。七海同學向我展示了燦爛的笑容,我卻滿臉通紅,完全沒辦法和她對視。

 心中的無敵感和萬能感一下子煙消雲散。不過相對的,卻被幸福感塞得滿滿。

 「七海同學……這身打扮,也很適合你……那個……就是說……非……非常可愛。」

 我拼命地想要反擊,但她只是回以「我知道啦」,然後走到我身邊,拉起我的手。

 她和往常一樣牽著我的手,讓我鬆了一口氣。……不久前只要牽著手就會緊張,這樣也算是成長了吧?

 啊,七海的耳朵變紅了,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反擊成功了嗎?

 「所以,今天要看什麼電影呢?」

 「啊,今天是七海想看的美式漫畫電影。你不是說還沒看過麼。我在網上買了票,座位也訂好了。」

 「沒想到你做的這麼周全啊。每次和她們兩人一起去的時候都是現場買的。……所以,你有定情侶座麼?」

 「沒有……話說;你應該知道那家電影院沒有情侶座吧,別揶揄我啦。」

 七海在我旁邊露出牙齒嘻嘻地笑著,而我只能苦笑。不過,因為座位是相鄰的,所以實際上也是情侶座吧。

 即使打扮稍微變了一點,但其實七海還是七海。雖然經常揶揄我,但基本上也會伴隨著無自覺自爆。能和這麼可愛的女孩約會,我現在應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說起來,我還沒看過這個系列,第一次的話能享受其中嗎?」

 「嗯,這一點應該沒問題。我也是看了一半就迷上了,並不是整個系列都看過。」

 「這樣啊,那就好。我之前查了一下,這個系列有二十多部作品呢。」

 「陽信也喜歡的話,下次就租來一起看看吧。嘛,就算不是很喜歡那些電影,我也希望你能多陪陪我呢。」

 把二十部作品全部一起看嗎……那就像做夢一樣。而且要看完整個系列,一個月的時間根本不夠。

 不,勉強的話也許能行。但她話語中的重點並不是這個。

 她是如何看待,我們之間的這段關係的呢?

 是作為練習的平台,還是抱有對懲罰遊戲的義務感,又或是……她真的對我有好感嗎?她時常露出悲傷的表情,是因為內心的罪惡感嗎?

 我知道這種關係是一種懲罰遊戲的形式。但她不知道我已知曉的這件事,還是對我報以笑容。

 那副無憂無慮的笑容中看不出一絲惡意……每次看到她的笑容,我都覺得自己在欺騙她。

 很想要現實中有能稱為摯友的男性朋友能傳授我如何讀懂女孩子的狀態。或者說,有沒有什麼參數可以很好地顯示出現在女友的好感度呢?

 我太缺乏這種經驗了,所以完全不懂。

 『我已經覺得她對你很好了……雖然交往不到一週,但在你看來,她是那種會欺騙男人的人嗎?』

 對於baron先生的問題,答案是否定的。

 回答這個問題甚至不需要思考。

 我覺得她不是那種,直截了當地形容就是詭詐的人。但是,我覺得這個並不代表著……她會喜歡我。

 怎麼說呢,我也覺得自己的消極情緒正在逐漸惡化,但無論如何,我也拿不出更進一步的勇氣。明明都做到這一步了……

 「陽信……?難道你是一個人看電影的類型麼?」

 她的話讓我回過神來。對了,現在我正在和她約會。把消極的想法先放在腦後,現在只用想著和她一起享受約會。

 「沒那回事。不過,如果是在家裡租來看的話,必然要是兩個人一起看,我擔心會有令人熱血澎湃的電影內容。而且作為系列電影來說也很多……看完也要花一個多月。」

 聽到了我的這句話,她的臉上頓時蒙上一層陰影。

 ……糟了,因為之前還在想懲罰遊戲的事情,所以說出了「一個月」這個詞。我本來想盡量不提這件事,但還是失敗了。

 她臉上的那層陰霾一瞬而逝,閉上了眼睛又睜開,對我露出一絲不易被察覺的悲傷笑容。

 「但,至少……在系列全部看完之前,我們一定不能分手好嗎?」

 聽到這句話,我陷入了沉思。即使過了一個月,她也會和我交往下去嗎?這算是我的自我陶醉嗎?

 ……氣氛變得很奇怪,於是我想試著說些俏皮話,努力挽救這種氣氛。今天不能讓她露出這樣悲傷的表情。一定要讓她玩得開心。

 今天是為了她而存在的日子。

 「太過分了,你的意思是看完整個系列,我就會被甩了嗎?既然如此,還是儘量不要看了……。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我不想離開七海同學。」

 說完這句話,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噁心,但七海同學聽了我的話之後,她又恢復了往日的笑容。太好了,萌混過關了。

 「沒關係哦,這個系列會一直續拍下去的。明年新作的公開已經決定了喲?」

 「原來如此,越是長壽系列,我們的關係就越安穩呢。」

 我們終於都笑了起來。七海露出往日的笑容,我也鬆了一口氣,牽著她的手走向電影院。

 「……果然,陽信和其他的女孩子交往過吧?感覺很熟練的樣子,衣服也是特意穿約會用的新衣服。而我穿的只是我以前就有的衣服哦?」

 「沒那回事哦……今天,如果我的朋友和標津前輩沒提醒我的話,我還想穿昨天的衣服來約會呢。還好發生之前就被阻止了。」

 「順便問一下,他是怎麼說的?」

 「被前輩『你是忍者還是暗殺者?!』這樣說了哦。很過分吧?」

 七海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忍者……忍者什麼的……忍者……噗……哈哈……」

 看樣子是戳中了她的笑穴,她低著頭,身體不停地顫抖著。雖然我有點不明所以,不過她能接受那就好了。

 「原來昨天……是用忍者的技能救了我們啊……讓我再一次……謝謝你忍者……哈哈哈……」

 「……如果是真的忍者的話,會很華麗地幫助你的。」

 她用顫抖的聲音笑著向我道謝,這讓我的心情有點複雜。就這樣邊說邊走,我們很快就到了電影院。

 換了電影票,也買飲料和爆米花……一切準備就緒。

 「吶,要不我也出一半的錢吧。」

 「不用哦。今天是平時吃便當的謝禮。如果現在平攤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七海才好呢。」

 她勉強接受了我所說的話。順帶一提,今天午飯的錢我也打算出了。

 最開始的這個時候送點什麼禮物比較好嗎?我也這麼想過,但被baron先生制止了。

 『嗯,這麼做還太早了吧。我覺得在這種時候送有點程度過重。要送禮物的話,我覺得還是在交往一個月的紀念日比較好。』

 一個月……一個月嗎?

 就把那一天作為紀念日,併為此努力吧。

 今天午飯的錢我也帶著,之後在購物中心隨便逛一逛,晚上再送七海回家……結束今天的約會。就是這樣的計劃。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應該做更多的事,但好像並不需要那樣。

 放映的時間逐漸接近,我和她一起等待著電影的開始。

 坐在座位上的時候,我和七海談論著一些無關的事情。星期天也在一起讓我感覺很不可思議,比如很期待看電影,七海以不劇透為前提告訴我上一次看電影時的感想之類的……

 我驚訝於自己竟然能和別人說這麼多話。和平時在學校不一樣,和女孩子在電影院這種地方,都能夠像這般正常地聊天。

 我並沒有看著屏幕,而是在昏暗中注視著七海的側臉。燈光消失、跌入黑暗的那一剎那,她的側顏卻是如此光彩奪目。

 比起電影,你在我心中所留下的痕跡,更加不可磨滅。

 影院裡漆黑一片,熒幕之上開始播放影像,之後我們彼此沒有對話,只是看著熒幕。電影的內容確實有趣。華麗的動作場面,厚重的故事等都很值得一看,讓人捏一把汗的展開亦令人興奮不已。

 途中,不知是不是電影約定俗成的環節,插入了感情戲。男女主之間的深情擁吻,水乳交融前的旖旎氛圍,都讓我忍不住將目光轉向七海。

 不知為何,她的視線也看向了我,我們的目光就這樣碰撞在了一起。

 她並沒有說話,只是嘴唇翕動,向我傳達著什麼。我想她一定是想說有點尷尬之類的。

 在屏幕熒光的照射下,我看見了她的笑靨,彼此的手不約而同地碰在一起。不知為何,我們的手觸碰到了彼此。但是這種感覺卻又不同於往常我們的牽手,就這樣兩人的小手重疊在了一起。

 011

 結果,我們交纏在一起的手在電影高潮的時候又分開了,儘管如此,我的手依然殘留著她的餘溫。

 七海同學開心地看著電影。我也一邊看電影,但又一邊將視線投向她的側顏。

 如果選擇愛情電影的話,手會不會一直像那樣放在一起呢?我胡思亂想著那樣的事情。回過神來才發現,比起電影,自己對七海同學投入的注意力可能更多。

 看完電影之後,七海就一直很興奮。興致未減的我們,決定在附近的咖啡店談談觀影感想。

 「呀,真是讓人捏一把汗啊,戰鬥場面十分扣人心絃!還有最後那個!!讓人感動但又會有點難過……果然作為英雄,不為地球而戰不行啊!!」

 「是啊,挺有意思的。不過作為沒看過前作的我,還是有些想問『為什麼?』的地方。」

 「我也是。裡面有一些沒看過的系列電影前作中的東西,就會很在意很在意……。這次的電影是集系列之大成,我總算明白了。」

 「原來裡面有七海也不知道的內容。看你一副很開心的樣子,我還以為你什麼都知道呢。」

 「……難道說,在那之後你沒有看電影,而只是看著我的臉麼?」

 糟糕,露餡了?!在那時四目相對之後,我經常會想七海現在是什麼樣子呢,而去偷偷看她的臉,這一點我無法否認。

 她半眯著眼眼睛看著我,而我躲著她的目光,敷衍地說道。

 「你看,我在你旁邊,所以經常能看到你……碰巧……只是碰巧。再說七海同學那時也和我四目相對吧?」

 聽了我的搪塞之詞,七海同學仍然保持著那副半眯雙眼的模樣,嘆了口氣苦笑著,一副已經原諒了我的樣子就差說著真是沒有辦法了。

 「是啊,四目相對了呢。稍微有點被嚇到。」

 七海沒有再說什麼,也沒有提到和我的手碰在一起的事。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我也沒有問出口。

 是不好意思,還是單純是被氣氛所影響,還是說……難道她想把這當作我們兩人之間的秘密嗎?

 然後我們互相談論感想,一起吃了午飯,然後又表示要幫我改造衣品拉著我去看了衣服,我們度過了非常愉快的時光。

 時間轉瞬即逝,回過神來已經是傍晚了。

 雖然我想今天和她待到傍晚,但如果太晚了,雙方的父母都會擔心的,況且我本來就沒有膽量連晚飯也邀請她一起吃。

 和女生兩人共進晚餐……我感覺其實難度還挺高。

 「今天晚飯怎麼辦呢……」

 我正想著差不多該送她回家了,無意中嘀咕了一句,卻被七海聽見了。

 「今天晚上?不是在家裡吃麼?」

 「那個,今天我父母都出差不在家,預計明天晚上才能回來。」

 「那你今天晚上怎麼辦?」

 「嗯,隨便買點家常菜,或者叫外賣,或者在外面吃飯之類的……」

 聽了我的話,七海似乎在想些什麼,然後開口說道。

 「那可不行,營養會不均衡的。」

 「呃……不過,我不會做飯。而且,只是吃一次也無所謂吧。」

 「嗯……我知道了!」

 我原以為七海的這句話是對我的認同,但事實並非如此。她的表情像是已經做好了覺悟,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決心。

 「嗯?」

 「今天,我去陽信家裡給你做晚飯!!」

 ……欸?為什麼會是這樣呢?

 ◇◇◇◇◇◇◇◇◇◇◇◇◇◇◇◇◇◇◇◇

 現在,發生在眼前的光景……是現實嗎?

 我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頰。那種痛楚告訴我,眼前的光景就是現實。唔,好痛。即便如此也沒有什麼現實感。

 「陽信家的廚具是齊全的啊。不過畢竟不是一個人住,所以倒也很正常。平時都是媽媽在做飯嗎?」

 「啊……唔。爸爸媽媽都有……先回來的人做飯。」

 「爸爸也會做菜麼,真厲害。我爸爸完全不會做菜,他大概只會做炒飯吧?」

 「我完全不會做飯,所以我覺得七海的父親很厲害。我連漢堡肉都烤不好,甚至炒飯都做不好。」

 「那下次我教你做菜吧。會做飯的男人得分會很高哦。」

 「嗯……對七海之外的人,就算賺到了好感對我來說也沒有意義啊。」

 聽了我的話,七海沉默了。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麼?

 眼前是七海穿著家裡的圍裙在廚房做飯的情景。雖然只是在做飯,但這畫面帶給我的衝擊比今天看的電影還要強烈。

 最唯美的畫面,實時的在我眼前播放著。

 這是可以免費觀賞的美景嗎?這樣的映畫也不能免費看,果然還是花錢看比較好……啊,某種意義上已經付費了嗎……

 不,冷靜點。總之先冷靜下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時間只是稍微往前回溯了一會。真的只有一小會。

 七海說著:「今天我去陽信家給你做晚飯!!」還沒等我開口,她就拉著我的手向購物中心的食品櫃檯走去。

 我無法阻止情緒高漲的她……到了食品賣場。我和七海兩人站在這不太熟悉的場景裡。

 「順便一問,你今天打算吃什麼呢?」

 「不,我還完全沒想好呢。不過再往前走幾步,就有一家店,我想去那裡吃頓餃子套餐……也很便宜。」

 「餃子啊……本來餃子肉餡是要放著醒一會的……嗯,那就包餃子吧,能幫我一起包一下麼?」

 「啊,嗯。如果我能做到的話……」

 被她的強勢所壓倒的我,答應幫忙做從未做過的料理。當時我想,包個餃子應該沒問題吧。

 「那麼就,先買東西……啊,等一下。」

 她停下正要移動的腳步,拿出手機。然後似乎是給某個人打了電話……

 我只是觀望著她與對方通話,她嘟囔了一聲「成功過關!」,臉頰微微泛紅,收起了手機。

 「七海同學,怎麼了?」

 「嗯?我跟媽媽說今天要和初美她們一起吃晚飯,所以不用準備我的晚飯了。還有,和初美她們也聯繫一下吧……」

 七海同學如同淘氣的孩子一樣吐著舌頭。因為我,讓你對父母說謊了嗎……那真是太抱歉了。

 「那我們去買東西吧。你知道做餃子所需的材料嗎?」

 「啊,嗯。這個再怎麼說我也…知道的吧…我覺得……肯定……大概~」

 對歪著頭笑得有點壞心眼、但又很可愛的她,我一頓結巴……對不起,我完全不知道。肉末和韭菜……啊,還有大蒜?

 她手腳麻利地把材料放進籃子裡。白菜也能放到餃子裡嗎……。裙帶菜、捲心菜、西紅柿是幹什麼用的呢?這也是用來做餃子湯的麼?

 「啊,這個?光吃餃子的話,蔬菜的攝取量是不充分的,所以我還想做沙拉和裙帶菜湯。你要好好幫忙哦?」

 「我會盡力而為的。」

 我們帶著這樣的思路買了必要的材料。

 當然,材料費我是有的。她本來極度堅持AA制,但我說服她,今天父母給了很多錢,而且麻煩她做飯也不好意思。

 ……爸爸媽媽,你不是預見了這一點才多給錢的吧?要是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厲害了。

 然後在去我家的路上……她所說的話至今還在我腦海中迴響。

 「買了晚飯的食材然後一起回家,簡直就像……新婚的夫妻一樣吧?」

 這句話破壞力驚人到讓我懷疑七海同學是想使我窒息而死,而我無法做出任何圓滑的回答。

 有口難言說的就是這個意思了。

 直到來到我家之前,她心情都很好,相對我心裡很不平靜……但是當然也很高興,十分開心。

 場景換到現在……

 我正在把七海同學遞給我的餃子陷包在皮裡。最初的幾個是她教我的,然後是我一個人包。

 ……明明已經給我做了示範,我還是沒辦法像她那樣包得很好。與此同時,委於我重任的七海同學正在做湯和色拉等配菜。

 因為我並沒有仔細看過母親做菜的樣子,所以不太清楚,即便如此我也能感覺到她的做飯的手法應該相當嫻熟。

 這才是,宛如新婚妻子一樣。

 ……不行了,剛才七海同學說的話太有衝擊性了,我的思緒都溜到那裡去了。現在的我應該是無情的包餃子機,要心無旁騖地包餃子才行。

 過了一會,七海同學好像已經在廚房裡做好了飯,在我面前坐下,一起包起了餃子。她的手法嫻熟,速度簡直是我的兩倍……不對,可能比三倍還快。

 而且,形狀也很漂亮。和我包的餃子有天壤之別。奇怪,現在的我明明是包餃子機才對……

 「七海同學真漂亮啊。」

 「欸……?什麼?!這麼突然!?」

 ……我說得不夠準確,讓七海同學無故紅了小臉。唔,皮破了,得犧牲一個餃子了。嘛,煮了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你看,七海同學的餃子和我包的簡直是天壤之別,你做菜果然很厲害啊。」

 「啊……啊,是這個意思啊……不過陽信也是第一次做,做得挺好啊。不像爸爸那樣,只會把食材往裡塞,結果就會溢出來,或者用力過猛弄破。」

 我們倆一邊這樣說一邊包餃子,不知不覺間餃子堆了起來。這……絕對是做多了。

 「做得太多了。」

 「果然,看來是。」

 在兩人份量之上的餃子像一個小山似的堆面前,我們相視而笑。這個量是五人份……不,應該更多。

 「買兩人份的食材很難啊。而且,一想到是為了陽信,我就變得幹勁十足……」

 七海同學雙手合在臉前,臉頰微微泛紅。為我準備的餃子麼……雖然想全部吃完,但是這個量實在太多了。

 「七海同學,麻煩你把剩下的帶回去,就當作禮物吧。反正明天要上學,用這個做便當的配菜就好了。」

 而且,這個份量的餃子等明天父母回來後,我也想不出什麼藉口。

 平時絕對不做飯的我,為什麼特意包餃子呢……正因為交往是保密的,所以不可能很好地對父母說明。

 「……我對媽媽他們說是在初美家吃的餃子,可以嗎?」

 七海同學好像也對家人保密,但和我不同,她在這種時候有可以依靠的朋友,不過正因為有這樣的優勢,才更加有利。

 而我的情況是,在學校裡只有三言兩語交談的同學,都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朋友。

 與七海同學交往後,和那些同學也就疏遠了。能商量事情的也只有標津前輩了吧。

 這麼說來,我跟前輩約好了,要請求七海同學幫忙他做點吃的,以此作為衣服的答謝。不過,我也有幫忙……那個約定的實現,就下次再說吧。

 然後,七海同學把包好的餃子一個接一個地煎好。

 在這段時間裡我有些無所事事,一會兒準備盤子,一會兒擦桌子……幫忙做一些平時我不會做的家務。

 ……真的有夫妻感啊。

 在我準備的這段時間裡,七海已經做好了帶有脆邊的煎餃。煎得非常漂亮,而且香味也是撲面而來。

 還有裙帶菜和粉絲做的湯、蔬菜沙拉,以及……滿滿的蘿蔔泥?

 「我吃餃子的時候,會在醬汁裡放些蘿蔔泥,這樣吃起來會很爽口。」

 「誒,我沒試過呢。」

 盛好飯後,我們面對面坐下。怎麼說呢……這樣面對面坐著,彼此之間的氛圍就好像真的是新婚小夫妻一樣,讓人有點害羞。

 「我……我開動了。」

 「好的,開始吃吧。」

 我真的沒想到……除了中午之外還會有這樣的對話。七海同學大概也是這麼想的,臉頰微微透著粉紅。

 她做的菜還是那麼好吃……我們相視一笑開始動起了筷子。

 對我來說,這是第一次父母不在身邊卻沉浸於幸福之中的晚餐,不知為何,我差點流下眼淚,不過總算是忍住了。

 我本想自己去添飯,但她特意站起來給我盛飯的時候,我真的覺得有些不太妙。

 我很想哭,很想從背後抱住她,但是理智還是戰勝了衝動。說真的,她的背影看上去非常有魅力。

 吃完飯後……從不洗碗的我一邊向七海同學請教,一邊和她一起收拾。原來整理收拾也是這麼有趣的事情啊……

 快樂的時光轉瞬即逝。天色也已經很晚了,七海同學也該回去了。

 雖然有些捨不得,但也沒辦法。

 「七海同學,我送你吧。」

 「誒……這太麻煩你了。」

 「畢竟有昨天的事那種事,我很擔心你。再怎麼說,大晚上的也不能讓女孩子一個人回去。」

 不過,我也沒想到我們倆會從我家一起出門……但是,七海同學一個人走夜路之類的,我十分擔心,甚至有些心神不寧。那樣的話還是一起走比較好。

 「……那麼,就承蒙你的好意了。」

 果然她也想起了昨天的事吧,有點不安地接受了我的提議。作為禮物的餃子已經打了包,也沒忘什麼東西。她來過的痕跡應該也……沒有留在家裡吧。

 這樣就算明天父母回來也不會被發現。嗯,就算被發現了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總覺得會不好意思……

 「那麼,就拜託了。」

 我牽過她向我伸出的小手,一齊朝著七海同學回家的方向走去。

 當然,作為禮物的餃子是我拿著的。每天都在成長的我,已經能意識到這些小事了。

 一路上我們都在聊今天發生的趣事,聊接下來要去哪裡玩,還聊要不要讓七海教我做菜……總之不愁沒有話題。

 所以,一轉眼我們就到了七海同學的家。即便還是有些捨不得,但目的已經達成,就足夠了。

 在七海同學家附近,我們早上約定見面的地方早已一片漆黑,眼前就是她家的房子。送到這裡應該很安全了吧。

 「七海同學,那就明天見咯。」

 「嗯,陽信……今天謝謝你,非常開心。」

 「嗯……我也……」

 我們相視而笑,我剛想說我也很開心……七海同學身後卻突然出現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身高和標津前輩一樣或者說更高……肌肉的隆起從緊貼的衣服上就能看出,身體遠比前輩還要厚實。

 那個人一出現,我立馬攔在了七海同學面前。那張臉乍看像是在生氣,相當可怕。

 這樣的人我不及他的萬分之一……不,連一億分之一的勝算都沒有吧,但是至少要爭取到七海同學進入家門,我做好覺悟了……。

 那個大個子男人開口說道。

 「七海……這個男孩是誰?」

 「爸……爸爸?……為什麼?」

 爸爸。

 baba……?

 爸爸!!!???

 我回頭看了看七海同學,又看了看被叫做爸爸的人。……雖然很不好意思,完全不像啊。

 然後那個人……對我露出威嚇般的笑容。

 ……看起來,我的今天似乎還沒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