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後 孑身一人?

第三卷  幕後 孑身一人? 「──耕平」

 哈,哈,哈,哈

 我氣喘吁吁地趕到了天守台。

 太陽已經落山,四周已經被黑暗徹底籠蓋。

 耕平——

 一個人孤零零地被留在了那個地方。

 「……上野原嗎?抱歉,明明拜託你待命的。」

 「……這個不用在意的」

 耕平將胳膊搭在了欄杆上,並沒有轉過身來,只是答覆我說:

 「我已經讓大月同學回家了。最終,還是沒有趕上」

 「……是嗎」

 其實和他聯繫沒有任何反應,我就猜到失敗了……果然如此吶。

 我的心跳怎麼也無法平靜下來,稍感心煩意亂。於是,我開口問道:

 「那麼……之後該怎麼辦?」

 「……」

 耕平沒有答覆。

 「喂——」

 「……」

 那個模模糊糊的身影眺望著遠方,已經盡失平日裡的鋒芒。

 他的後背縮成了一團,整個人蜷曲著,有些令人吃驚。平日裡總是莫名地自信滿滿,昂首挺胸,神態倨傲的那個耕平,和現在眼前的這個耕平——毫無相像之處。

 「你不會……你不會說什麼都不做了吧?」

 「……」

 「耕平你……」

 「……」

 耕平依然是沒有回答。

 我的呼吸變得有些短促。

 假如——

 假如,接下來,他再次開口說出的話語——

 是不好的事情的話——

 這個念頭一起,我的心中不由得感到一緊,像是被什麼東西緊緊攥住了一樣。

 吶,這種時候——

 耕平的“共犯者”,我……

 耕平的“青梅竹馬”,我!

 到底,該做些什麼呢?

 首先要做的——

 是什麼呢?

 「……」

 讓我想想……

 快想啊,快想啊,

 想著,想著,

 蹲在那裡的身影,孤零零的。

 望著那背影——

 於是

 我下定了決心。

 輕輕地

 向著那個背影

 將自己的雙手——

 放了上去。

 「嗯?上野原……?」

 掌心所觸及之處,感受到了耕平的體溫。

 像這樣,嘗試著直接接觸之後……才發現,他要比我想象中,還要讓人放心不下。

 「耕平」

 「怎、怎麼了……」

 所以,我吶。

 我吶,想要告訴你——

 「——如果需要幫助的話,支持你,這種事情,我是可以做到的!」

 這就是,首先要做的。

 也是,在任何狀態下,我都可以做到的事情!

 我就是這樣想的。

 ——。

 ——……。

 「——是嘛。原來是這樣吶」

 耕平的聲音,在我的手掌中響起。

 「我吶,不是一個人。而且,現在也絕不是一個人……所以,我才能成為自己,對吧?」

 接著,這句話。

 一點一點,漸漸地穿過雙手,縈繞在身體之中。

 「……抱歉。不,謝謝你。特意為我趕來。」

 「嗯……」

 嗯!……

 已經,沒問題了吧?

 我鬆開了手掌,站在耕平的右手邊,將後背倚靠在柵欄上。

 手掌之中,依然殘留著少許,少許的溫熱。

 話說……

 仔細想一想,我是不是出汗了呢?

 本來就是這樣吶,跑了這麼遠的話,心率一定會亂的,呼吸也沒辦法平靜下來。體力也下降太多了吧?真是的。

 就在我想著這些無聊的事情的時候,耕平哈地一聲,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這種程度的失敗——才不會讓“主人公我”放棄呢!」

 這句話,已經完全像往常一樣了。就是我認識的那個大笨蛋!

 「前輩那個樣子下去的話,我是救不了她的。總是關注周圍的事情而忽視自己,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

 「所以嘛,我是不會承認這個現實的。現實要是不承認愛情喜劇有happy end的話──」

 「那我就把它改編成happy end的愛情喜劇!對吧?」

 我在一旁搶過了他的台詞,耕平哼了一聲,接著將他的右手向我伸出——

 「不好意思,還願意陪著我嗎?“共犯者”?」

 「……嘛。這是“共犯者我本人”的職責,對吧?」

 接著,我——

 將自己的右手,啪的一聲,拍在了那隻右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