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序章 誰決定只靠事前情報就能拍出愛情喜劇的?

第三卷  序章 誰決定只靠事前情報就能拍出愛情喜劇的? 7月初的一個午後,天氣晴朗。

 我心情愉快地騎上自己心愛的小摩托駛向目的地。

 今年的梅雨季節結束得比往年早了很多,上次的清掃活動結束後一直是晴天。盆地特有的炙熱地獄燒烤模式似乎還在後頭,乾爽地風拂過臉頰,很舒服。

 而且,一個月後,就是期盼已久的高中生活的第一個暑假了。

 說到暑假嘛,就是戀愛喜劇中豐富多彩的黃金檔,充滿了美味可口的“event”。海邊泳衣回那是必須得有的,穿著浴衣去花火大會啦,試膽大會啦,簡直就是event中固定得不能再固定項目。以上全部項目包含在內,然後再加上去朋友家別墅合宿,如果能拼湊成這樣的場景,那簡直就無敵了。

 但是……無論哪一個,事前必須要跨越的門檻那都是相當的高。

 說起來的話,首先第一關,我就不會有家裡有別墅的朋友。那麼,租住別墅的費用那簡直是貴得不得了。並且,高中生男女同學同住在一個屋簷下,能不能得到監護人的認可都是一個疑問。

 去看花火大會倒是勉勉強強可以成行,泳裝回那可是太絕望了。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縣根本沒有海!

 當然也有富士遊樂園的泳池,或者去富士五湖進行所謂湖水浴……然而,話說回來,即便是貿貿然邀請同齡女子「一起去海邊吧!」

 想破腦袋估計也就是會被回答說「不要,在男生面前穿泳裝是不可能的,你這也太故意了,噁心!」

 這是作為普通人代表上野原女士說的話,所以應該不會搞錯的。不過,我的腦海中時常會想,你就不能稍稍溫柔地拒絕一下嘛?!

 嘛,如果一味地這樣那樣做足了事前準備,也太辛苦了。所以,要在今年夏天全部實現願望,——這種念頭,我基本上已經放棄了。把實現可能性高的東西作為重點,為明年做準備才是妥當的吧。原本愛情喜劇的黃金時間就是高二,現在屬於忍耐期,蟄伏期!

 而且,暑假前就有一個“event”了。需要為其分配resource。

 ——啊!好危險!不知不覺中我又習慣性就開始考慮計劃。

 咚咚,我敲了敲頭盔,轉換著心情。

 今天是“共犯者”平日貢獻答謝會——也就是普通的休息日,day off!

 在day off的日子都要談計劃這類話題,上野原的心情也得不到放鬆。所以,這種話題還是爛在肚子裡吧。

 我心裡發著誓,隨後突突突地轉動引擎,加速向前。

 ◆

 30分鐘後,我搶先一步到達了咖啡廳。找了個2樓最裡側的座位等待著上野原。

 已經過了客流高峰期,所以店內的氛圍悠閒自在。外面的廣場上拖家帶口的行人,以及帶著寵物的人在自在地度過著午後時光。遠遠的牆邊還有大學生情侶們在開心地聊著天。

 這家咖啡廳是最近新開業的,叫做『DRAGON CAFE』。美式風格的時髦裝修,店內最大的賣點——咖啡是由咖啡師出身老闆手工衝制而成。順便說一嘴,這家店的名字由來,是因為他旁邊的公園俗稱『Dragon garden』

 原本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景點筆記〟進行調查。不過嘛,和老闆聊了幾句,居然還挺合得來。所以就變成了常常來這裡坐一坐。

 而且,你看嘛,戀愛喜劇中的偶遇〝女主角〟這種case也是常有的嘛。所以啊,像我這種只能拍出模糊照片的傢伙,急需來一個只對我一個人撒嬌的女孩子啊!

 「讓你久等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只對我一人冷淡的〝共犯者〟到了。足足提前了二十分鐘。

 嗯,像往常一樣,總是比約定的時間提前就會到……話說,平時不是隻提早5分鐘的嘛?

 「哦,辛苦——不對,那個,中午好?」

 「……幹嗎用疑問句啊?」

 上野原一臉詫異,稍稍歪了歪頭問道。

 又不是跑來開會的,說辛苦了絕對是錯誤用詞。然而,普通地打招呼,怎麼顯得好奇怪啊!

 「話說,也太早了吧。往常也就是提前個十分鐘到頭了。」

 「哦。今天我是招待客人的一方嘛,讓你等著的話,會感到不好意思。所以提早出門了。」

 「這樣」上野原短短的答覆了一句。坐在了我的正對面。伴隨著她的動作,一股淡淡的柑橘味撲鼻而來。

 咦?和平時的氣味不太一樣吶?我記得她一直都是香草味來著。……難不成用了止汗劑?

 「那麼怎麼點單呢?我在門口說了要等人,然後就被帶上來了。」

 「嗯。這個嘛,菜單上的東西也沒那麼多,看起來像是甜的東西我都點了一遍。要是選喝什麼的話,我來下單。對了,這家店的咖啡超好喝。」

 「呼~話說,這家店看起來很正式,相當貴的吧?你真的要請客嗎?」

 啥?這麼客氣,好難得吶。開會的時候你可是點了一大堆東西的。

 「我不會食言的。這是在證明對你日常的感謝。別客氣,隨意點我買單。」

 「嗯……那就承你美意了。」

 說著,上野原開始盯著菜單。

 偶然間我開始打量起上野願的打扮。清涼的黑色吊帶背心外面披了一件外套,下身搭配著一條長裙。

 休息日裡我們也是常常見面,上野原穿便裝的樣子也見過很多次。這身打扮,看起來和平時開會時候穿著習慣不太一樣呀。

 「嗯……那個吧,怎麼說呢,看起來你比平時成熟了不少……?」

 「……那個,我說啊,你這種仔細觀察的方式,還是放棄了比較好。太敗興了,換作其他人的話,絕對會冷場的。」

 上野原一邊用手指將一側頭髮捲起,一邊開口說道。

 「啊,抱歉,無意中又犯調查的老毛病了。」

 唔……但是禁止觀察,也太困難了吧?完全是深入骨髓的習慣,平平常常是怎麼做的?我不知道啊!

 那個……姑且不論那些,既然我都盯著看了,是不是要做些評論才算合格啊?

 「不過嘛,可能是你底子很好。所以穿什麼都很合適。嗯,很合適,很合適……」

 「……嗯。謝謝」

 上野原面無表情的輕輕點了點頭,對我道謝道。

 怎、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坦率地向我道謝啊?一丁點惡語相向的意思都沒有啊?……是我誇讚的方式錯了嗎?不對,坦然接受,這不是好事嗎?嗯~ o(* ̄▽ ̄*)o

 「耕平看起來也挺不錯的呢。以前就覺得你是注意儀表的人,總是保持得很清爽。」

 「阿哈,給您添麻煩了」

 「添麻煩?」

 「說錯了……實在不好意思。」

 糟了,自然而然地被誇獎了,這種事情完全沒料到,導致我的語言中樞都出現bug了。

 相當不對勁吶,我一下子有些張口結舌。上野原看著手裡的菜單喃喃細語道:

 「所以吶……點什麼好呢?原產地這些信息我也看不懂。」

 「嗯…我一直都是點巴西咖啡豆,上野原你覺得怎麼樣?口感有些苦。請教老闆的話,他會幫你提建議的——」

 「喂,Kouhei ,決定點什麼了嗎?」

 注:

 Kouhei就是耕平(こうへい),只不過此處原文用的コウヘイ。

 ……這時,就像找好時機一樣,一個滿頭長髮滿臉絡腮鬍的男人踩著咚咚的節奏點爬上了樓梯。

 「啊,老闆。不需要你特意跑一趟的啊。」

 「正好有空,沒關係的。」

 老闆的嗓音洪亮而且有穿透力,乾脆利落地回答著我。

 老闆今年30多歲,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坦率的鄰家大哥哥。長相輪廓分明,高挺的鼻樑,搭上一張外國演員一樣的臉,是個狂野系的帥哥。

 總之,這人communication能力超強,非常擅長察言觀色。在我認識人的之中,他的話術絕對是NO.1。無論是他和第一次見面客人的接觸方式,還是可以讓其他人將自己煩惱輕易傾訴的談話技巧,我只需要在一旁觀察就能得到很多參考。

 另外,在他這種巧妙的談話技術引誘下,我也時不時地說過一些關於計劃的事情。結果,別說否定了,他居然說出了「超有趣的嘛!」這樣一句話,還興致勃勃地聽著我無意中講的事情。

 老闆語氣溫柔,笑吟吟地搭話道,

 「歡迎光臨!居然特意帶女朋友過來吶,非常感謝」

 「太、太直白了?不愧是老闆你啊!就是這樣,普通情況下一定會認為是女朋友的!我喜歡您這約定俗成的反應,很好。但是『切,搞錯了!誰會和這傢伙啊!』」

 突然我感到對面有一股蔑視的目光殺向了我。

 (⊙o⊙)?糟了!一不小心熱情高漲,搞成了愛情喜劇了!

 我大驚失色,惶恐不安地捂住了嘴。老闆看到我這副模樣,大聲笑了起來。

 「哈哈哈,這是什麼回答?耕平你還是老樣子嘛。和他在一起不會覺得膩的吧?」

 「啊,不……該怎麼說呢,我感覺很累。」

 上野原對被異性拒絕的話題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時的神情回答道。

 「啊,就是這樣。對這傢伙的這一類話題可不能上套,不能較真。Let it go就好」

 「是的。很久以前我就明白了。」

 「還有啊,隨口應酬他幾句的話,很容易就讓他開心起來,強烈建議你也這麼做。你看,他現在一瞬間就興致勃勃了吧?」

 「……原來如此,確實。相當有參考性」

 「我說啊,這是在本人面前該討論的話題嗎?!」

 話說,老闆你今天說出女朋友這話也是隨口應酬的嗎?娘希匹,我徹底被騙了!

 老闆無視了我言語中的不滿,迅速地站在了上野原身邊。用手指咚咚地敲擊著她手上的菜單,瞥了我一眼。

 稟性難移,還是和第一次見面的人距離相當近吶。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老闆,就不感到討厭。難不成因為帥哥的緣故嗎?

 「只看菜單看不明白吧?這款是水果香味的,喝起來口感也很順暢,推薦選這款哦。做成卡布奇諾也很不錯。彩乃醬喜歡甜的吧?」

 「誒?為什麼叫我的名字?」

 「耕平經常提到你的話題,所以想應該不會搞錯的。難道我認錯人了?」

 「啊,那倒沒有。的確是我。……話題嗎?」

 「無意中就聽他講了一些情況嘛。來,給你,這是第一次到店的禮物」

 說著,老闆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小小的包裹放在了上野原的面前。透明的包裝袋,用紅色的綢帶繫緊了口部。包裝袋中可以看到裹著自家自作的biscotti。然後還不經意地放入了手寫留言卡。

 注:biscotti見啥都知道的百科,意大利點心。

 居然這次提供討好女孩子的服務,這人的精明,果然是無處不在的吶

 「這種超出常理的傢伙看起來倒是很有趣,但是照顧起來還是很吃力的。要是覺得累了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我隨時都可以聽你發牢騷。」

 「所以說啊!這是在本人面前該說的話嗎?!」

 老闆打了個哈哈,輕鬆地搪塞掉我的責難。

 老闆的這一連串應對,徹底鎮住了上野原,漸漸地,她緊閉的嘴角上揚了起來。

 「──好的。到時候我會盡情地發牢騷的。」

 嗯??

 不是吧,她那是真的笑了?……

 「那就按照老闆推薦的下單吧」

 「明白了」

 老闆滿意地對這個答覆點了點頭,返身走下樓去。

 哈?!真的,此人是何方神聖?幾拍強攻就引出了上野原罕見的表情?

 到底怎麼做才能如此八面玲瓏?我要是能習得此番本領,那面對面調查豈不順利……不是打定主意今天不想了嘛,到底要提醒自己多少次才能甘心?!

 咳咳,我故意咳嗽了幾聲,重新轉向了上野原

 「那個,今天天氣很不錯嘛,提前出梅真是太好啦。話說我還是第一次在盆地過夏天,會有什麼感覺?」

 「非常不好。35度以下還能勉強忍受,要是高過35度的話,那就真的要死人了。超過40度的話,那就像在洗桑拿了。」

 「哦,我倒是聽說過,能達到這種程度嗎?那麼教室裡有空調簡直就是救命了……」

 「我怕熱,夏天是真的受不了」

 「欸?上野原你怕熱嗎?那樣的話,約……會的時候,會很辛苦的吧?嗯?」

 「……。之前練習田徑的時候,真的很吃力。跑在跑道上就像在平底鍋上一樣。」

 「啊,這麼一說,上了高中你怎麼不參加田徑隊了?不是都過了縣裡選拔賽,去參加區域大賽了嗎?你還被選作種子選手了吧?」

 「那個,也沒有那麼厲害啦。說起來,我們縣的水平本來就低」

 「嗯,的確是……不對啊,即便如此,全縣排名第三名也是十分了不起的成就了」

 「我跑出的時間根本不值得驕傲的。實際上在區域大賽也糟得很。而且我也不是喜歡才參加的社團。只是學校要求必須參加社團,不得已而已。」

 「啊,是不得已啊。但是沒有參加其他社團,選擇了田徑隊總有理由的吧?」

 「也沒什麼特別有深意的理由……如果要硬找一條的話,參加田徑最有可能得獎。就這個吧?」

 「呵呵,原來如此。能事先考慮勝率,的確是上野原吶」

 「嗯……所以,在高中也就沒什麼了」

 「這樣」

 「嗯」

 嗯~ o(* ̄▽ ̄*)o,這個嘛……

 「那個,換個話題吧。……上野原在家的時候感覺怎麼樣呢?休息日或者有空的時候做些什麼呢?」

 「那個嘛,也就是隨意地看看電視,刷一刷YouTube。週六日的話會和朋友一起去逛街購物。」

 「哦,不錯嘛。逛街購物是指的買衣服吧?」

 「是的,順便看看也看看傢俱、雜貨這些。不過常常就是漫無目的的亂逛」

 「呵呵,不愧是女孩子。話說,你喜歡傢俱、雜貨這些東西吧。你的房間想來也裝飾得很漂亮的吧?」

 「那倒沒有,我也不是那麼喜歡裝飾房間……姑且和普通人一樣的吧」

 「是嘛……啊,那個,這附近大家都去哪裡購物?車站那邊?」

 「離這裡最近的是車站或者崗島百貨,大部分時間都是去AEON(永旺)吧。騎車去有點遠,但是能待上一天」

 「果然AEON才是最強的吶……我和家裡人出去也是AEON。因為那邊離隔壁縣的商店比較近,所以總去那邊」

 「就是呢」

 「哦」

 ……嗯~ o(* ̄▽ ̄*)o,怎麼個情況?

 只是普通的對話,也沒什麼——

 「哈,原來如此……」

 「嗯?」

 和上野原普通的對話……這樣可以嗎?

 仔細想一想,迄今為止,我和上野原從未聊過與計劃無關的話題。會議的間歇期間常常也會閒聊幾句,這麼一說,像這樣一本正經地閒聊還是第一次吶。

 「呃……」

 「……」

 怎麼辦?想到這裡,我突然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

 上野原拖著腮,心不在焉地望著外面。她的神情看起來有些無聊。

 我這太垃圾了……難得的慰勞會,搞成這樣可不好。

 那個,那個,冷靜點!這種時候,找些興趣愛好之類的話題才是正論。上野原嘛,想要成功的話那一定要和甜食有關。從情報數據上可以得知,她是西點派的。好像她說過自己做過西點。只需以此為基礎漸漸展開話題就會聊得很開心了。

 啊,稍等喲……

 話說,那麼有技巧地進行聊天,seriously ?這並不屬於計劃中的〝日常event〟了吧?

 不對,原本的大前提——

 上野原和我,以這種普通朋友的方式來進行對話,那樣能開心嘛?

 就在我抓耳撓腮,欲言又止的時候,上野原哈的一聲嘆了一口氣。

 「我在做什麼呢,唉。根本不是這樣的吧」

 「誒?」

 隨後她梳理起了長髮,看著我說道:

 「我說」

 「嗯,嗯?」

 「我說,你也不用太在意。我們聊一聊計劃的事情吧」

 「啊,不是……那樣就」

 「原本今天晚上就預定的要開會的吧?現在聊一聊就更有效率了。是吧?」

 「但是,不過嘛……那麼做的話,你還能得到休息嗎?難得的day off——」

 「這種微妙的氣氛會讓我更累的吧?……反正你也說不出來什麼有趣的話題」

 說完,她無所事事地將自己盤成一團的頭髮隨意甩到了後方。

 這樣……

 果然對上野原來說,和我普通地聊聊天會覺得無趣至極。

 「嘛, 那個……上野原覺得可以的話……」

 「那就像往常一樣了,開始吧?」

 「……嗯,這樣才對」

 上野原輕輕地點了點頭,明確地回覆我說。

 聽到她特意給出的明確的答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些心煩意亂。

 「喂,耕~平!做好了,來搭把手!」

 「啊,收到!」

 這時樓下傳來老闆的招呼聲,我站起身來。

 終於可以逃離一會兒,我不由得稍稍鬆了一口氣,於是我趕快邁步向著樓梯走去。

 在我的視野邊緣,上野原又解開了盤起的長髮。

 ◆

 將二人份的飲品和鋪滿整個托盤的甜品端到了桌前。順便又去了一趟洗手間之後,我回到了座位上。

 ——好的,重振旗鼓!

 「好的!那麼打起精神,開會吧!今天的議題是下一個活動——〝學生會選舉事件〟的事前情報分享!」

 鏘鏘鏘!伴隨著自帶的效果音,我開始展示著事件的總體背景,宣告開始!

 「別,這又太像平時的樣子了。會被其他客人視為怪人的」

 上野原端起了加滿白砂糖的卡布奇諾,喝了一口。淡淡地說道。

 嗯……還是這樣讓人最安心吶。被她Diss才能安心,我這也是沒誰了。

 「圍繞著選舉發生的各種各樣的小插曲,在青春戀愛向的喜劇中,那可是有相當高出鏡率的重要event。我當然不要錯過這個了……啊,順便問一嘴,你瞭解峽西這邊的選舉情況嗎?」

 「我只知道這個月底才選舉吧,其他的也沒什麼特別的興趣」

 「哦。那我簡單來說明一下吧」

 說著,我翻出在手機裡預先整理好的資料,讀了起來。

 學生會選舉在前半個學期期末末——也就是暑假前,7月下旬舉行。

 正式交接工作本應是在秋天的學園祭之後,但是以會長為首的學生會執行部是三年級學生為中心組建的,他們需要正式進入備考模式。為了減輕他們的負擔,儘快接管實務就是相應採取的措施。

 首先,是根據明天的選舉公告確認候選者名單,在那之後就進入三週左右的選舉活動期間。在這過程中,要張貼選舉承諾海報、街頭演說、在全校集會上進行公開演講,然後進行投票。投票結果即日揭示,然後通過校內廣播公佈結果——就是這樣的一連串的流程。

 選舉之中,共選出會長1名,副會長2名,共計3名人選。除此以外的職位都是之後由學生會會長直接任命,以此種方式組成學生會執行部。另外,如果沒有候補競爭人出現的話,就不再選舉,改為投信任票,需要全校學生過半數的贊成票才能得到信任票。

 「──順便提一下,近幾年幾乎都是信任投票,沒有選舉戰。都是擔任職務的2年級某名學生成為被信任的候選人,走的都是規定好的路線。啊,我再多說一嘴,即便是沒有加入學生會的人,也可以參選的。」

 「嗯……誒?難道,你要去參選學生會會長?你要做如此脫線的奇行嗎?」

 「脫線的奇行?!到底是多糟糕的行動才能得此評價啊?!」

 僅僅是看作奇行還不夠嗎?還脫線?你這個失禮的傢伙。但是就這樣,就這樣繼續!再多一點!

 「總之,對戀愛喜劇來說,主人公是會長的情形極其稀少。大部分上是女主角之一作為候選者之一參加競選,然後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些糾紛。這才是王道的展開模板。女主角們相互展開競爭——」

 某小惡魔系的後輩角色啦,某魔——啊,重說,完美的女主角大人以及扎著馬尾辮的元氣系女子。

 「那麼,主人公作為女主角的支持者,幫她出謀劃策、出席競選演講,總之為了女主角當選盡心盡力。就這樣,在這樣的一系列的愛恨情仇糾葛不清中,兩人培育著感情。然後對女主人公暗自萌生愛慕之心——這就是我這一次編寫〝劇本〟的大體思路。」

 「……好惡心,尤其愛慕之心被你說出來的時候。」

 「話說,因為是愛情喜劇啊,這是理所當然的吧?事到如今,你在說什麼啊?」

 「沒什麼,就是單純地覺得噁心,才會說噁心的」

 簡單直白的否定也不錯嘛!……不對,稍等一下,我徹底變成抖M了。就是剛才那種情況的反作用力嗎?導致我的思維方式都徹底偏向變態方向了啊!稍稍冷靜一下吧!

 「話說回來,按照這個道理,沒有一個女主角做會長候選人的話就不行了吧?」

 「嘛,到現在為止應該是這樣的。」

 說到這裡,上野原終於猜到了我到底想說什麼,眯起了雙眼繼續說道:

 「莫非,你打算找那個人做女主角?」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觀察力敏銳吶……莫非用的相當精準」

 說著,我咳嗽了幾聲清了清嗓子,正式宣告道:

 「這一次〝學生會選舉〟,也就是未來的〝學生會會長女主角〟,以日野春幸前輩為主要目標!」

 啪啪!伴隨著我腦補的背景音效,我大聲地宣告道。

 上野原端起咖啡正要送入嘴中,一聽我這話,停下動作將咖啡杯放回到杯碟當中,隨後有意無意地用手捂住了額頭,嘆了一口氣說道:

 「合著你說『要開始認真調查,暫時不聯繫』就為了這個啊……」

 「我說啊!這麼做才能蒐集到所有必要的數據,徹底算出戀愛喜劇的適合度。經過調查演算,得到的結果比想象中要好很多,所以我才決定將本次選舉定為〝愛情喜劇事件〟」

 上野原一臉震驚,Σ(っ °Д °;)っ,呆呆地將最後一口戚風蛋糕送進嘴裡。話說,不知不覺中其他甜品都消失了啊……

 「嗯。到目前為止都是停留在表面的觀感印象上了嘛。而且,她和我的各種各樣反差相當大,所以那個人到底以何種〝登場人物character設定〟我有點搞不明白」

 表面看來,她是成熟的、家教良好的大和撫子類型。事實上,工作壓迫感極強,可以將問題一個接一個地解決掉。工作中一絲不苟,恪盡職守,讓人覺得是個完美的會長類型人才,事實上,對所謂規矩又不是十分重視。

 「不過這全部的一切,都是數據不足的傳聞。稍微調查一下的話,這條線還挺不錯的……雖然方向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說著,我再一次拿起了手機。

 「果然情報的不足才是愛情喜劇的不足之處。之前勝沼就是因為〝朋友備忘錄〟情報過少才導致了潰敗,才搞砸了的。所以這次一定不要重蹈覆轍,事先進行了詳盡調查」

 「……嗯。難道你真的要認真調查阿?」

 我露出燦爛的笑容,回答道:

 「日野春前輩的成長經歷,以及迄今為止的〝曾經的episode〟──〝登場人物character設定〟所需情報,我全部都已收集完畢!」

 ——綜上所述。

 這次,讓我事先將日野春幸這個“登場人物”的全部信息告訴你吧!

 ◆

 【基本情報】

 日野春幸。2年1班,學號25號。學生會庶務兼任會計監察。

 外觀上來看,直劉海空氣燙外翹披肩長髮,一副成熟穩重的大和撫子儀容。在最近編制的『峽西可愛女孩排行榜(全學年版)』上,她是位列第五順位美少女。身材也極為出眾(推測戰力E以上)。

 所屬班級E班,全部學習成績很好。擅長的科目是文科,國語與日本史成績年級第一。與之相反的是,體力在平均值以下。體育成績異常的低。完完全全的知識分子。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不擅長的事情,比如低血壓導致的早上賴床、純路痴等。

 喜歡的東西是和風類的,討厭的事情是無所事事虛度光陰,興趣是遊覽歷史遺蹟,這點相當的硬派。喜歡逛峽國車站附近的舞鷺城公園,還有作為靈異景點而聞名的舊府城遺蹟,休息的時候會去逛縣內的名勝古蹟。

 注:山梨縣舞鶴城又稱為甲府城。

 甲府城是位於日本山梨縣甲府市的古城,別名舞鶴城(まいづるじょう)。山梨縣指定史蹟,日本一百名城之一。

 まいづるじょう。為什麼書裡寫成舞まい鷺さぎ城じよう,實在搞不懂。[/size]

 家在峽國市的東邊,距離學校有些距離。每天騎著輕型摩托上下學,車型是Little Cub,車體是水藍色。

 評價——

 外表適應性A,基礎能力適應性B,性格適應性B,行動適應性A,發言適應性B

 戀愛喜劇適應性——A級,『女主角類型・超凡魅力型學生會會長』的適合度85%。如果可以就任學生會長的話,那麼戀愛喜劇適應性就可以因為學生會長女主角升檔至S級。

 「──女主角類型?」

 上野原在自己手機讀著〝朋友備忘錄〟,突然發現了一個陌生的單詞,出口相詢道。

 「那個東西,就是設定女主角所屬類型的指標罷了。譬如說『小惡魔系後輩』啦、『傲嬌系前女友』啦,這些東西。原本只是根據女主角條件來設定項目條,現在為了更加容易理解,進行了分類細化」

 所謂“戀愛喜劇的適應性”,只能用來判斷“登場人物”是否符合戀愛喜劇本身,而女主角的適用性,則有必要設計另外一個判定標準。

 因此,計算出愛情喜劇中出現的典型女主人公形象——即“女主角類型”所需數值之後,然後用被選中對象與此數值相比較觀察吻合程度。適合率達到80%以上的話,就會發出女主角特有的“S級判定”。

 這樣做的話,就可以最大可能地排除痰迷心竅或者主觀臆斷,做出最客觀地評價。這要比僅憑自己的印象貿貿然地做出決斷要好很多。

 「可是前輩的情況是目前還沒有適合度在基準值上得分項。但是,在當選學生會會長之後,就會對『超凡魅力型學生會會長』著迷,所以就可以正式被認定為女主角設定。」

 多說一嘴,與清裡同學適配的“女主角類型”有『天使系同班同學』、『爽快系運動女生』……等等,與她適合的類型太多了所以無條件地成為女主角,至於勝沼,即便她有可以適配的“女主角類型”,但因為她是愛情喜劇的適應性不足,根本是“無法攻略女主角”所以是個例外。

 「唉」上野原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隨後開口說道:

 「話說,前輩的超凡魅力,沒有顯出來吧?這種要素在哪來著啊?」

 「後面會出現的,你繼續讀下去啊。」

 【從出生到幼兒期】

 生於峽國,長於峽國。獨生子。父母是老師。雙親工作十分忙。時常被送到祖父祖母家,拜託祖父母照顧。

 祖父曾是市議員,在地方上的人際關係相當盤根錯節,人緣也很好。因為是他的孫女,所以幸也被暱稱為『小幸醬』,聽起來十分可愛。完全就是在溫暖的人際關係中成長起來的天真爛漫的小女孩。

 幼兒期的幸好奇心很強,是個喜歡瘋跑玩耍的小孩子。身體雖然不強壯,但是行動卻相當積極,正因為如此,在商業街祭典的時候,總是爭先恐後地跑去開店,要麼就開心地去看抬神輿。有時會和周圍的淘氣孩子一起偷偷地潛入嶽田神社裡面,爬上舞鷺城・天守台的城牆,做出一些相當的危險的舉動。

 於是,幸會被雙親嚴格管教,每每做了危險的事情、做了壞事的話,都會被狠狠地訓一頓。每當這種時候,幸就會鬧小脾氣,窩在祖父母家不肯回自己家。這種事也是時常發生的。

 可是,據知情人透露,幸僅僅是容易感到寂寞的小孩子,她是希望繁忙的父母能夠再多關注點自己罷了。

 「冷不丁地又放出核心的個人情報……你到底從哪弄到手的阿?」

 「首先,在網上搜索日野春議員的名字,據此就可以調查到市議會的會議事錄,接下來,就可以得知他的支持基本盤是商工會。最後,可以去他家附近的商業街的店面上四處打聽一下。就是這樣。只要說是前輩的朋友,大家就都會連篇累牘地說出來了。」

 「我說,能去調查市議會的會議事錄的高中生,也只有耕平了吧」

 又及,這條商業街名字是『中央商商街』,位於峽國站東南出站口東側。是一條騎樓老街。是的,就像人們所說的騎樓老街一般,保持著古香古色模樣,傳承多年的個人老店鱗次櫛比,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

 正因為如此,店主多是老婆婆或者老爺爺。也就是說,他們會用「還是過去好吶」的口吻講述著各種各樣的回憶,不過嘛,八成話題是和前輩無關就是了。

 【小學時代】

 隨著年齡漸長,漸漸地,幸開始服從雙親的教育方針,在小學低年級的時候就已經不做危險的行動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邊遵守著規定和規則,一邊做些出格的事情。根據小學同學提供的情報,她曾經研究出將學校提供的午餐中的菜品進行拍賣這種方案來,也曾將全班的跳繩成績排名貼在了公告欄上,擅自發起了班級跳繩對抗大賽。表現出遠超小學生的行動力。

 恐怕是這是因為要遵守雙親的要求,同時還要滿足自己慾望的結果。形成了在規則的允許範圍內,最大限度地打些擦邊球,尋求極限成果的心態。

 「這還是個小學生嗎?前輩是這麼奇怪的人嗎?」

 「吶,吃驚吧?那個人居然能破天荒地搞出的這些事吧?著實令人意外。」

 不管怎麼說,那個人天馬行空的想法以及執行力,都不屬於小學生範疇了。小學時候,我這種傢伙也就是做些自由研究而已,可沒有這麼引人側目。

 「在小學的都這樣了,那初中之後可想而知了……」

 「當然,我也去調查了那個時候了」

 【初中時代】

 一升上初中,她就開始致力於學生會活動中。

 與小學時相比,前輩有了更強的行動力以及感召力。擁有了可以帶動他人前行的強大的leadership能力。在她的主導下,打造出被稱為『東中兩大祭』的文化祭・音楽祭。

 在她的超凡魅力,以及她要比別人成長得快,容貌也相當出眾……等等原因加持下,校內曾經在LINE上暗中成立了『專推♡日野春幸前輩♡協會』line群,人氣可見一斑。另外,群內構成成員好像大多是後輩女生。

 直到現在,她仍然是傳說中改變學校面貌一代人,享受著名譽學生會會長這一傳說級的待遇。

 「啊,這件事從鳥澤那邊也斷斷續續地聽過不少,雖然他們並不相識,但是前輩好像是在東中出身的同學中人盡皆知的大名人」

 「行動如此出格的人,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了——捎帶著說一嘴,她所做的工作就是將本應內部靜悄悄舉辦的文化祭搞成了對一般民眾全員開放,音樂祭原本就是些Acappella無伴奏合唱,最終演變成狂言都OK超級盛典。就像我們學校的學園祭一樣,在體育館中特意設立了一個舞台。」

 注:1.Acappella意大利語,中文是阿卡貝拉,即無伴奏合唱,其起源可追溯至中世紀的教會音樂,當時的教會音樂只以人聲清唱,並不應用樂器。常見曲目格里高利聖詠。其他請移步什麼都知道的百科全書。

 2.狂言是一種興起於日本民間,穿插於能劇劇目之間表演的一種即興簡短的笑劇,是猿樂能與田樂能的派生物。狂言與能一樣,同屬於日本四大古典戲劇。因為狂言也可以算是能劇的一部分,所以人們常常把它和能劇放在一起合稱“能樂”。其他請移步什麼都知道的百科全書。

 「普通的公立初中能做到這樣,各方面的阻力肯定會有的吧?」

 「依據情報,無論是教師群體還是學校方面,好像都是極力反對的。但是都被她用正論強行壓制了。」

 「……這比不良少年還要性質惡劣啊」

 「好像是最招人討厭的恐怖老師都吃了癟,所以在學生當中被當作了英雄。鳥澤也說過『期待她的未來』,可能是十分期待前輩能在高中做些什麼吧」

 「嘛,這一類自由(笨蛋)的人,鳥澤君那是最喜歡的了。」

 「喂,你剛才絕對對個別單詞加註音假名了吧?」

 【高中1年級~現在】

 在度過了為所欲為的初中生涯之後,前輩入學縣內祭典排名第一的高中——峽西高中。一上高中,她就加入了學生會。儘管是一年級新生,依然提出了各種各樣的企劃與改革方案。舉個例子的話,在學生會新聞期刊上連載的『季節推薦食堂報告』就是前輩的提案。另外還在Twitter上開設了學生會宣傳賬號,並一直運營,相當活躍。

 就因為這些工作,通常是二年級學生擔任的庶務職務,直接提拔她來擔任。去年年末還兼任了會計審計的職務。

 「嗯,是嗎?兼任職務的話,意味著中途有人退出了學生會嗎?」

 「是啊。根據調查結果,是有人提出了想要儘早進行大學入學備考,所以辭職了。前輩接替了那個人的工作。原本這種情況,由沒有任何職位的人來擔任才合理的,但是前輩說了一句『這也沒什麼難的,我就兼任吧』於是直接就當選了。」

 「呵呵,看來也不太像是被迫的呢」

 「看來是的。嘛,本來工作內容也就是在學年開始複核一下預算,新的學生會馬上就要成立了,這種時期,還是由詳細瞭解內部事務的工作人員兼任更加有效率一些。」

 【總評】

 此人身具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以及將其付諸實踐的執行力,同時又擁有非常善於拉攏他人leadership能力。初中的朋友評價其為『天生學生會長』『始終都是祭典腦』『停下來的話會死』,可見其對學生會活動的積極程度。所以參選會長一定是既定路線。

 另外,令人意外的是,人氣很高但是對她告白的人卻非常少。據說交往經驗就是零。也許是因為超高的行動力的緣故,大部分人似乎是隻能遠遠地觀望著她。當事人也說『比起戀愛還是學生會活動更加充實』,對待戀愛的態度一點都不積極。所以有一部分人發出了『浪費美人』這種感慨。

 無論怎麼說,意向性都相當的positive(正面積極),與“計劃”的親和性非常高。“女主角”也好,“戀愛喜劇角色”也罷,都具有超出常規的適應性的重要人物。

 以上為全部結論。

 「——嘛,就是這種感覺」

 說著,我將手機放在了桌上,喘了一口氣。

 「雖說總結得相當簡單,但是已經認真地彙總了各位情報人士提供的情報。所以可以認為這份內容沒有錯誤。如果再擔心的話,我可以將原始數據提供給你」

 「不用,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耕平去認真調查那是相當厲害(恐怖)的」

 「為什麼我又、又、又聽到了副音軌。」

 說著,對面的上野原將自己的手機放在了桌子上,用手掩住了嘴角,擺出了平時的思考模式。

 嗯?還有什麼在意的事情嗎?

 「關於前輩的個人性格嘛……也就是這樣了。那麼現在,周圍的人會有什麼感覺呢?有情報嗎?」

 「嗯?指的是朋友關係嗎?」

 「都有。還有與學生會內部人員之間的關係怎麼樣?」

 我打開了“朋友備忘錄”相應項目,然後告訴她說:

 「那個,班上有幾個要好的同學。其他班呢,也有從同一個初中出身的朋友。她好像不是班級中心的人物,不過也不會因此被排擠或者討厭。」

 至少不會像之前的勝沼一樣,在學校中毫無立錐之地。如果有這種negative news,大概會從某個地方冒出來的吧?

 「至於學生會里嘛,感覺她很被大家信賴。關係特別要好的人應該也沒有。也時常會聽到『各個地方都承蒙你的照顧』。關係嘛,算是良好了吧?」

 「迄今為止也沒有和誰發生過矛盾吧?譬如爭論之類的。」

 「嗯——這個嘛。引人注目的爭論的話……一年級的時候,似乎和班裡同學有過短暫的對立。就是那個清掃志願活動的事情」

 「啊……在決定方針的時候產生了爭執了嗎?」

 「對,對。她本人也說過了,現在好像分成了『認真對待派』和『差不多就得了派』兩派。不過從結果上看,似乎也很好地解決了問題,至於當時的事情留下什麼影響,感覺好像也沒什麼影響。」

 關於此事,在我追查的過程中,和她原來的同班同學確認過,應該沒搞錯。他們的反應都是「哦,還有這麼一回事嗎?」,顯得很輕鬆。

 上野原繼續保持著思考姿勢,沉默了一會兒。隨後點了點頭,說道:

 「……姑且還算是OK的吧。那麼,之後你打算怎麼做?」

 「嗯……首先是明天先和前輩取得聯繫吧,探聽一下她今後具體活動安排。接下來嘛,有機會的話確認一下能否要我來做應援演說,就是這些吧」

 即便是信任投票,也需要舉辦現場競選演講的。

 選戰的話,其他暫且不論,但是喜歡為當選幾乎可以確定的信任投票作應援演說的人很少吧?如果能事先打好招呼的話,是有可能得到這個職務的。

 那樣的話,在選舉期間,就可以大模大樣地一起共同行動,各種相應的“sub-event”也就變得容易按照計劃開展了。

 所以,這一次的大目標是將兩人間迄今為止不遠不近的距離一口氣縮短,再貪心一些的話,就是將“好感度”不斷提高。當然,也要最大限度地享受活動本身。

 「那麼,我就暫時待機咯。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需要我做的事情」

 「好的。現在人手還不缺。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去找你的。」

 「瞭解。嘛,總覺得你很快就會來找我的樣子……」

 「我說啊,我都說了很多次不要這樣立flag了嘛——啊,需要續杯嗎?」

 我突然發現上野原的咖啡杯已經空了,詢問她道。

 「不用了,已經點過了,沒問題」

 「誒?什麼時候的事?」

 「就剛才,RINE上說的。剛才和老闆交換了ID」

 「這又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耕平去洗手間的時候。老闆說在上面直接點單就好了。」

 老闆啊!您這拉近距離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

 隨後,我們做了一些定期情報分享,就地解散。

 我騎上了自己的小摩托,疾馳在暮色籠罩下的山坡之上。

 山坡上主幹道上,有很多車輛駛向市區的方向。一眼望去,family car居多,大家應該都是要去城裡吃晚飯吧?

 這周邊是新近開發的住宅社區。原本是農田,現在被開發成了住宅,所以這周邊並沒有飲食街這樣的社區配套,如果出門吃飯的話只能去山下,必須要趕往盆地底部。

 看上去帶著孩子的家庭有很多,大概這就是週末的日常吧。

 ……這時,眼前的信號燈跳成了紅燈,我停下了小摩托,單足撐住了地。

 我望著開往城裡的車流,悵然若失。

 ——最終,今天還是像往常一樣很起勁地開會。

 從演變成開會的那時候起,上野原的吐槽就一直很犀利,我也是毫無顧忌地說這說那。至少,像最一開始時那種微妙的失衡感沒有了。

 上野原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無聊了,說到底,大概我們還是適合這樣的關係吧?

 是的——正因為有“計劃”的存在,我和上野原才能這樣相處了這麼長時間的吧?

 只需要從我身上將“計劃”剝離,那我就變作了一個隨處可見的平凡人。既不有趣,也不顯眼,僅僅是一名單純地喜歡戀愛喜劇的無名路人罷了。

 上野原那樣的高規格女生和我這樣一個普通人在一起,怎麼可能會開心呢。

 那傢伙朋友也很多,在她普通的高中生活當中,會有更多合得來的人出現。

 我能為她提供的價值只有“計劃”罷了。除此以外,什麼都沒有。

 因此,為了報答那傢伙……我只能將計劃引向成功的方向,朝著那個方向持續奔跑。

 我再一次強烈的認識到了這一點,緊緊地拉緊了摩托的節氣門,用力轟了轟油門。

 不過,是不是咖啡喝太多了……總覺得胃裡好脹。

 ◆

 第二天一早。

 我強忍著哈欠,向著學生會室走去。

 昨天晚上,我翻看了相當數量有選舉scene出現的輕小說,導致睡眠不足。

 你看嘛,下學後兩個人一起友好地研究選舉策略,在演講正式開始時,意外的作戰計劃讓對方候補人選魔王大人大吃一驚,在最後的最後,為了感謝迄今為止一直支持自己的智囊團發生一些lucky sukebe事件之類的……之類……之……類的吧?!那種事情會發生嗎?話說,只要那麼想一想,就不能自已地熱情高漲啊!沒辦法的吧?!所以,預習是大事啊,沒辦法,沒辦法啊!

 注:lucky sukebe ラッキースケベ

 偶然にエッチな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になることを指す通稱。

 指偶然發生不可描述場面的通稱。有興趣的話請出門右轉,自行問什麼都知道的百科全書。

 我有些心神不寧,又有些喜不自禁。一邊在腦海中反覆推敲著”序章”的腳本,一邊顛顛地走到了學生會門前。

 好的!那麼,“學生會選舉Event”立刻、馬上啟動!

 像平時一樣,我抬起手來準備敲門,入口處告示板上的內容突然映入眼簾。

 上面貼著一張嶄新的紙,上書『選舉公告』。

 候補者名單——

 「誒?!哈??」

 我大吃一驚,門都忘了敲,一把拉開了學生會室的門。

 「那個,前輩!」

 「哇!嚇死我啦!」

 像往常一樣,日野春前輩坐在了筆記本電腦前,身體微微顫抖著。

 「我說長坂君,不規規矩矩地敲門這是不行的哦。有時候是會開會的,關係再好也要講基本禮儀的。」

 「那,那個,選舉!」

 「選舉?」

 「為什麼上面沒有前輩的名字啊?!」

 前輩突然停下了動作,一言不發地戴上了防藍光眼鏡。

 隨後視線又轉回到了筆記本電腦上,啪啦、啪啦地敲起了鍵盤。

 「我不參加」

 「誒?」

 「我說過了吧,我不參加。」

 日夜春前輩並沒有看向我這邊,只是淡淡地說道:

 「我不打算參與會長競選。今後就打算現在這樣,擔任現在的職務就好。」

 ——真是夠了啊!為什麼啊!為什麼我的戀愛喜劇

 永遠、永遠、都不按照預定計劃進行啊?!……

第一章 誰決定了僅憑過去的episode就可以預測人們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