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得到一間店!

016 風雲告急(2)

第一卷  016 風雲告急(2) 前文提要

 受了重傷的人被抬進店裡。

 使用了昂貴的煉成藥進行治療。

 ------------

 愛麗絲睜開眼睛,是第二天的午後。

 雖說同時使用了恢復體力用的煉成藥,但說實話,這比我預想的要快。

 受了那麼多傷再生的情況下,一般來說應該還會再睡幾天……是原來的體力很強嗎?因為,我的預測是一般人的情況而已。

 在治療時看到的身體,有鍛鍊得很好。

 「店長大人,給您添麻煩了,非常抱歉。而且,承蒙您的幫助,真的非常感謝。」

 愛麗絲在凱特的攙扶下從二樓走下來,在我面前坐下,深深地低下了頭。

 她的動作很優美,搞不好愛麗絲是出身甚麼好人家也不一定。

 「你不用在意喔,因為又不是免費的,而且治療費由凱特支付。」

 說著,我把視線轉向凱特,凱特也點了點頭。

 看到這一幕,愛麗絲慌忙叫了起來。

 「啊,不,那是我——」

 「是我拜託店長的,所以這筆錢應該由我來揹負。」

 「可是,受傷的人是我。」

 「那個傷也是為了保護我們而受的吧?」

 「可是……」

 就這樣,兩個人爭執著誰付錢。

 幸運的是,雙方都是吵著『自己付』,沒有互相推卸。

 好不容易救好了,我可不想看到那麼叫人尷尬的畫面。

 不過,就算在這裡爭論,說實話也很難應付,再說也沒必要一個人揹負。

 「好了!」

 「啪啪啪」地拍手,把兩人的對話(?)打斷。

 大概是聽到這聲音想起了目前的狀況,大家都看著這邊露出尷尬的表情。

 「啊!店長大人,對不起!」

 「對不起,店長。」

 對低頭的兩個人,我搖搖頭,提出建議。

 「我是受凱特的委託來幫忙的,所以賬單由凱特來付。不過,我覺得你們兩個人一起來付比較好吧?畢竟也知道不便宜吧?」

 「是啊,說實話,我真不敢相信自己受了那種傷還能活著。明明才過了一天,就連斷掉的胳膊也能毫無問題地活動。」

 聽了我的話,愛麗絲連連點頭,撫摸著自己的手臂。

 動作沒有不自然的地方,也沒有特別的問題,已經復原了。

 雖然知道理論上是沒問題的,但看到實際恢復得很好,我就放心了。

 「我看了也不敢相信!沒想到在這麼鄉下的店裡竟然有那種煉成藥!——啊,對了,對不起,店長。」

 對於貶低這村子的失言,凱特慌忙道歉,但我和蘿蕾亞面對不可否認的事實,只能苦笑。

 「不,說實話,我也覺得很鄉下。順便說一下,那個煉成藥已經沒了,所以就算受了同樣的傷,也治不了哦。」

 「果然是吧?要是那麼的煉成藥有好幾瓶的話,我會嚇一跳的。」

 嗯,其實還有更壓寶箱的,比那還高出一個等級的煉成藥。

 當然,所用的材料也是師傅送的餞別禮物。

 實在是太貴了,說實話,煉成的時候手都快抖了。

 話雖如此,保存著也沒有意義,作為弟子,我覺得不使用比較不好意思,所以就用了。

 「順便一提……多少錢?」

 凱特和愛麗絲嚥了一口口水,盯著我看,我有些猶豫,但還是老實地告訴她們使用的煉成藥的價錢。

 「對呢……一般情況下,治療行為本身也會產生費用,不過這次就算是贈送好了,單是煉成藥的費用,大概是——」

 說著,我告訴她的金額,不僅是凱特、愛麗絲,就連在旁邊聽的蘿蕾亞也啞口無言。

 而且,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好轉的愛麗絲的臉色也有些不好。

 「啊,原來如此。這個,不努力不行啊,嗯。」

 「是、是啊。兩個人一起努力吧,愛麗絲。」

 剛才還在爭論誰來還錢的兩個人,一下子面面相覷,握著手,微微顫抖著點了點頭。

 關係要好真美麗呢?

 不過,雖然這裡,我已經打了不少折扣了就是了。

 普通買的話更貴哦?

 「如果只是被劍砍了,還可以用再便宜的東西搞定就是了。不過肚子也受了很重的傷呢。」

 「啊,不,店長大人,我絕對不是對價格有甚麼不滿,對於你讓我從那種狀態中完全恢復過來,我心中只有感謝。」

 「是啊,雖然好不容易奪回來了,說實話,我真沒想到狀態那麼嚴重的胳膊還能夠接上呢。」

 「這一點也要感謝凱特,虧你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回收。」

 啊,這個我也想過。

 明明是相當危險的狀況,卻有餘力撿起胳膊。

 「因為我聽說,耍再生殘缺部位是不可能的。心想如果有胳膊的話,是不是有一點兒可能才拼了命……要是愛麗絲沒了這條胳膊,我可不想。」

 凱特一邊說著,一邊撫摸著愛麗絲的手,彷佛在確認它就在那裡。

 愛麗絲也伸出手,再次說了聲「謝謝」。

 嗯嗯,美麗的友情。不錯啊!

 對朋友少的我來說,可能有點羨慕吧?

 「那個,莎拉莎,失去的手臂不能再生嗎?」

 啊,原來在意那一點呢。

 在一般人看來,鍊金術是甚麼都能做的。

 但是,比普通村民的蘿蕾亞擁更多知識的愛麗絲她們都苦笑起來,露出「那是不可能的」的表情。雖然是這樣……。

 「不,可以喔。」

 「「誒?!」」

 對於蘿蕾亞的問題,爽快地這麼回答的我,不是蘿蕾亞,而是愛麗絲她們大聲叫了起來,認真地看著我的臉。

 我理解你們的心情。

 說:「但是,說『肯定不可能』也沒錯吧?先不說我師傅——至少需要高等的鍊金術師和需要昂貴的材料。當然了,還需要跟這次向凱特你們提出的金額天壤之別的錢。對普通人來說,『肯定不可能』對吧?」

 聽了我的說明,露出驚訝表情的愛麗絲好像也接受了,點了點頭。

 「不可能呢,就連這次的治療費,要是我的話也不可能。」

 「如果是平民的話,會這樣嗎?」

 無論如何都不是可能準備到的金額,借錢也不可能。即使賣身也不行。

 即使工作到死,普通的工作也攢不了這麼多錢。

 因此,平民即使知道有再生的方法,也會「放棄」。

 就算心想可憐也好甚麼也好,不管怎麼說,需要到珍貴的素材也是事實,為了收集這些素材,必須有人——具體來說是採集者冒著危險。

 也不可能說『因為太可憐了,你就做免費工吧』,然後就會為我工作。

 「果然是這樣,雖然要說當然也是理所當然的……」

 「沒事的,蘿蕾亞是我們店裡的員工,萬一有甚麼情況,我會救你的。」

 「……順便一提,錢呢?」

 「從工資扣。」

 「到死為止打免費工嗎!?」

 「放心吧,我會給你打員工折的。」

 「我覺得不是多少打個折扣就能解決的金額……」

 說著嘆了口氣的蘿蕾亞,我也苦笑起來。

 嘛。一般來說,這個金額有點勉強。

 不過,如果蘿蕾亞能成為像是師傅那裡的瑪利亞的話,那大概是有可能的。所以希望你一定要努力。因為我也不想失去蘿蕾亞。

 「我會好好治好的,你放心吧?」

 「嗯……像是高興,又像是不高興……」

 「呵呵呵呵……」

 能得救雖然很高興,但是不喜歡負債生活嗎?

 沒關係,那種情況下我也不會拿走你全部的工資。

 若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話,不就收不回本錢了嗎?

 ——雖然是開玩笑的。

 「啊,那個,店長大人,我們的債務應該以怎樣的頻率償還呢?」

 也許是對我的笑容感到不安,愛麗絲怯生生地舉手問我。

 「這需要商量了。我也不知道愛麗絲你們的實力。」

 「我們本領不壞──本來是這麼以為的……」

 「因為是受了重傷被抬進來的,所以沒說服力吧。我會虛懷納谷,好好努力。」

 愛麗絲用有些僵硬的表情,宣佈自己的決心。

 因為想要進入大樹海,所以應該是有一定的自信才來到這個村子的,不過,第一次就受了重傷……我想也事關運氣吧。

 「嗯,我不會勉強你的,你放心吧。」

 「是、是嗎?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愛麗絲鬆了一口氣,同時傳來了「咕咕」的聲音。

 然後,愛麗絲的臉變得通紅。

 「……啊,肚子餓了吧?」

 「啊,不,那個……」

 「要吃點甚麼嗎?雖然只是買來的東西就是了。」

 「這、那實在是太抱歉了!」

 「是啊!只要讓我們過夜就足夠了……飯在外面吃。」

 「可是,錢,總得節約點吧?又不是甚麼大不了的東西,請不要客氣。」

 「這可以嗎?」

 「嗯,蘿蕾亞,拜託你了,還有……」

 目送著走向廚房的蘿蕾亞,我把視線移回愛麗絲她們身上,看著她們的全身。

 呃,嗯,髒了啊。

 「愛麗絲……不,凱特也是,吃飯前請先洗個澡。」

 「不,不可以受你照顧到那種程度……」

 「在我家生活的話,不要客氣——不,應該說絕對要去洗,因為我討厭不乾淨。」

 「嗯……我髒了嗎?」

 面對直截了當地說出來的我,愛麗絲像是受了傷,眼裡噙著淚水。

 不過我不會客氣。因為說到底,鍊金術本來就不允許汙穢。

 「雖然擦拭過了,但很難說乾淨吧?」

 「咕!難道給我擦的人是?」

 「是我,因為太髒了,所以光著身子擦拭了一下。」

 「不、不是凱特擦的嗎?」

 愛麗絲望著凱特,凱特搖搖頭否定道。

 「我只是給你穿上了睡衣,我看到你的時候,只是一絲不掛蓋了床單而已。」

 「嗯……」

 是被別人看到自己的裸體受到了打擊嗎?

 愛麗絲的肩膀耷拉下來。

 又不是被男人看到。

 暫且不管她的心情低落,我先準備洗澡水。用魔法趕緊搞定後,回來的時候,愛麗絲好像被凱特說了甚麼,復活過來了。

 「那你們兩人都進來吧。」

 「讓你費心了,真的很抱歉……包括幫我擦身體。」

 「嘛,鍊金術師也像醫生一樣,照顧病人、傷員是理所當然的,沒必要在意。」

 「不,知道是知道……」

 愛麗絲說著,臉上浮現出苦笑。

 雖然從道理上知道,但丟人就是丟人嗎?我也不是不懂。

 我一開始也不好意思看到別人的裸體。

 不過,那也只是短暫的時間。

 鍊金術師養成學校的實習可不是那麼天真的。

 被丟進不容你說甚麼不好意思那麼悠閒的話的環境,這種情緒很快就消失了。

 現在看到男人的裸體也不會有甚麼感覺。——在進行醫療行為的時候啦。

 「愛麗絲,你剛才不是已經決定了不再介意的嗎?店長,我們借浴室吧。」

 「好的,你去收拾一下吧。」

 我說著,目送著在凱特的攙扶下走向浴室的愛麗絲。

 ◇◇◇

 「那麼,我能問一下凱特你們遇到過的野獸嗎?」

 洗完澡和吃完午飯,大家都喘一口氣時,我開口道。

 雖然大致上預測到,但姑且問一問吧。

 「啊,外表上像熊,但有四條胳膊。個頭比我大了兩個頭吧,身型相當龐大。」

 愛麗絲站了起來,用手比劃示意。

 它的大小比個子算高的愛麗絲還要大兩個腦袋,寬近一米。

 「它的毛皮是紅色的,嘴裡還吐著火。就算愛麗絲想要砍它也不怎麼砍得開,爪子也很結實,輕易彈開了愛麗絲的劍。」

 「啊!我的劍呢?!」

 聽到凱特的說明,愛麗絲這麼大叫起來,可是凱特有點尷尬地搖了搖頭。

 「對不起,實在是沒時間回收。」

 「也是啊。啊……沒想到會丟掉了……」

 愛麗絲一瞬間說不出話來,一臉無奈地嘆了口氣。

 在這種情況下,單是能把胳膊收回來,凱特已經很厲害了。

 不過,那個特徵,果然是那個啊。

 「從特徵來看,再加上擁有毒性的話,肯定是獄焰灰熊。你是在離這個村子有多遠的地方碰到的?」

 「不是很遠吧?」

 愛麗絲微微歪了歪頭,確認似的把視線轉向凱特。

 凱特也稍微想了想,點了點頭。

 「是啊。如果遠的話,愛麗絲就沒救了。雖然拼命跑,但我想應該跑不到二十分鐘。」

 「很近啊……莎拉莎,不要緊吧?」

 「嗯……雖然作為魔物,也不算那麼強就是了……」

 聽了我的話,愛麗絲瞪大了眼睛。

 「啊?!那玩意兒叫不怎麼強嗎?!」

 「是的,以魔物而言。」

 魔物和其他野獸。

 雖然沒有明確的定義,但一般來說就是把獵人殺不死的生物、而又對人類有威脅的生物被歸類為「魔物」。

 簡單來說,「強則魔物」。

 獄焰灰熊也屬於魔物的一種,不過愛麗絲展示的尺寸,以獄焰灰熊來說只是中等大小。

 強度本身並沒有到那種程度,所以在我看來算不上威脅。

 「魔物,真可怕……」

 「愛麗絲你們是第一次見到魔物嗎?」

 「啊,我對自己的本領本來還是有點自信的……」

 愛麗絲和凱特對我的問題點了點頭,表情有些失落。

 但是,如果是第一次對峙的話,就會那樣吧?

 畢竟魔物不是白白被認定為「威脅」的。

 「不過,它們一般都是生活在更裡面的地方,如果進入村子裡就危險了。」

 「莎、莎拉莎,怎麼辦?不會來吧?」

 「不,怎麼說呢……」

 「誒?!」

 雖然很想讓露出不安表情的蘿蕾亞放心,但我不會說謊。

 我老實回答後,蘿蕾亞露出焦急的表情,開始不知所措。

 蘿蕾亞雖然沒有實際看過獄焰灰熊,但看過愛麗絲的重傷。

 考慮到連挺能打的她都幾乎丟了性命,會動搖也是沒辦法的事。

 「這、這種情況下,去拜託領主大人怎麼樣?」

 「雖然應該會這麼做吧,但他願意行動嗎……」

 現狀只是「森林中有魔物」的階段,受害的也只有進入森林的探索者。

 探索者是在明知有危險的情況下進入森林的,這本身在領主看來並不是甚麼大問題。

 因為動員士兵需要花錢,所以光說「好像很危險」是很難應付的。

 如果是有能力的領主,會在災害波及到村莊之前應對。

 如果是普通的領主,會在村民被害後再處理。

 如果是無能的領主,即使村民受害,也會置之不理。

 不過,如果失去了一個村莊,就會造成很大的損失,有時還會受到國王的某種處罰,所以放任到這種地步,只能說是相當的無能……。

 「這裡的領主大人是甚麼感覺?」

 對我的問題,蘿蕾亞搖了搖頭。

 以蘿蕾亞的年紀,這方面的事情果然還不知道吧?

 取而代之,回答我問題的是愛麗絲。

 「在我的印象裡,恐怕是『偏向無能的普通』吧。」

 「怎麼會……」

 面對愛麗絲毫不留情的評價,蘿蕾亞黯然地低下了頭。

 對我來說,狀況是熟人可能會受害,但對在這個村子出生長大的蘿蕾亞來說,受害者就會是某個舊知了……。

 話雖如此,對我來說,被害者是熟人的概率也不低。

 最大機會的是獵人賈斯珀。因為會進入森林。

 畢竟要拋棄鄰居,心裡很難受……。

 「好,我去一趟做成素材吧。」

 「「「……啊?」」」

 聽到我的話,三個人都發出了啞然的聲音。

 「不不,店長,這不是隨便說說的事吧?」

 凱特像是吃了一驚,不停地揮著手,臉上浮現出一副「這怎麼可能」的表情,但看到泰然自若的我,她說到一半就會冒出「咦?」變成這樣的表情。

 可是,蘿蕾亞好像沒有這個餘裕,一臉快哭出來地抱住我。

 「是啊!雖然不管誰人受傷……我也不願意,不過,莎拉莎也一樣!」

 蘿蕾亞可能是擔心萬一獄焰灰熊侵入村子,就不是受傷能了事,雖然有點說不出口,但還是說出了擔憂我的話。

 這句話確實值得感謝,但大家鬧得這麼嚴重,就有點頭痛了。

 「不,不用那麼擔心……」

 「店長大人……難不成很厲害?」

 「我完全比不上師傅,也不敢說自己厲害,不過那頭熊,只有一頭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煩惱的是怎麼殺。

 雖然用魔法也可以,不過,好不容易最近重新開始了練劍,要不要試著用劍狩獵呢?

 但是,在考慮素材的時候,也要考慮到殺死的方法。

 如果戳到心臟的話,心臟就不能作為素材使用了;如果攻擊頭部的話,眼睛之類的地方的素材就拿不到手了。

 要是隨便砍幾刀讓它失血致死的話,從鍊金術的素材上是不壞的,但是因為到死為止都會大鬧,在肉的味道這一點上會減分的。

 若是一口氣放血而砍掉腦袋的話,雖然短時間內就會死亡,但毛皮的價值也會下降。

 想要全部得到是很難的,所以有必要放棄其中一些。

 ——這麼一說,三個人的視線從驚訝漸漸變成了驚呆。為甚麼了?

 「嗯……鍊金術師很厲害的傳聞,是真的嗎?」

 「啊,不是的,每個人都不一樣啊。也有人在這方面的實技上只是勉強及格。」

 因為鍊金術師需要高度的魔力控制,所以在與魔法方面大家都擁有一定本領,而且控制力也會影響使用攻擊魔法。

 但是,能不能戰鬥就看那個人了。

 因為在學校幾乎不教攻擊魔法。

 與之相對,會有相當的課程教授如何使用武器,不過比重不高,只要最低限度,只要能保護好自己就能拿到學分。

 作為標準,就是僱用護衛去採集的時候,不會變成累贅的程度。

 除此之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主性,所以在技術方面有高有低。

 「我的情況……嘛,在同年級裡算是好的。」

 「是嗎……可是,讓店長一個人去未免……」

 「啊,畢竟一個人是拿不回屍體的,所以還是會僱個搬運的人喔?」

 從重量上看,只要努力強化身體的話總有辦法的,但體格差就很難說了。

 好不容易狩獵了,要切成小塊塞進師父給的揹包裡也太可惜了。

 「那、那就我來!」

 「咦?可是,愛麗絲,你還沒有完全恢復吧?」

 「不!沒問題!只是搬個行李甚麼的話沒有問題。」

 「嗯……」

 我有點為難地看向凱特,凱特點了點頭,好像「明白了」。

 太好了。再怎麼說帶個剛剛病好的人去也——。

 「交給我吧,我也會好好參加的。」

 「誒誒? !」

 不對!我要的不是這樣!

 我希望你去制止她啊!

 對於不知該怎麼辦的我,蘿蕾亞這麼問道。

 「不過,莎拉莎。如果是莎拉莎的話應該沒問題吧?如果有危險的話……」

 看到蘿蕾亞有些不安的樣子,我慌忙用力點頭。

 「當然啦!對我來說,就是那種程度的熊,根本小菜一碟。就是配飯吃的水平!就算帶著負累也沒有問題。」

 「……負累。」

 「啊……」

 聽到我脫口而出的這句話,愛麗絲的表情頓時沉了下來。

 「啊~~店長,我們不跟去比較好嗎?」

 「啊,不,因為需要搬運熊的人……呃,愛麗絲,總而言之,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再去吧!拜託你幫忙了!那麼,快點睡覺恢復體力吧!」

 「啊?甚麼?」

 這種時候要氣勢洶洶。

 把情緒低落的愛麗絲逼到一邊,把她推到床上。

 我離開了苦笑的凱特和蘿蕾亞,開始為明天的狩獵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