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話 與茱莉安娜重逢

第五卷  第九話 與茱莉安娜重逢 九月下旬,法馬照慣例,使用了大量從聖佛爾波大型市集採購的香料,在河中沙洲舉辦野外秘密咖哩派對。

 雖然今年同樣只是邀請藥局員工與常客、相關人士參加,但是人數比去年更多,已經無法稱為秘密派對了。

 規模大到這種程度的話,女帝也會知道的,留意到這點的法馬主動邀請女帝參加,但是女帝說她不喜歡吃辣,婉拒了邀請。這單純又和平的理由使法馬暗自鬆了一口氣。假如女帝真的參加,其他人應該會非常緊張吧。這樣就失去感謝來賓平日關照的意義了。再說,餐後的舞會也不能隨性地跳,會升級成『皇帝的大舞會』,可能會有很多人不知道正式跳法,而無法下場跳舞。

 可惜法馬的這份安心只是暫時的。雖然女帝不來,卻在派對當天把路易皇子送來了。平民難以見到的皇子出現在會場,有些常客開始打起奉承他的主意。

 「歡迎殿下光臨,您對我們的料理還滿意嗎?」

 法馬與專心吃著咖哩的皇子閒話家常。

 見到法馬若無其事地與大帝國的皇子交談,常客們先是很驚訝,但又想起法馬也是皇子的主治藥師,「我平常都是給這麼了不起的藥師大人看病哦!」又因此驕傲了起來,真是單純的人們。

 「嗯,我很滿意。乾脆把梅德西斯家的廚師帶回去吧。」

 (哦!看起來很喜歡呢。小孩子都喜歡吃咖哩嘛。)

 法馬心想「太好了」,他裝出困擾的樣子,四平八穩地回道:

 「那就傷腦筋了。沒有廚師的話,我家今天的晚餐要怎麼辦呢?」

 「哈哈,開玩笑的,別當真。」

 能夠見到法馬投降的表情,似乎滿足了皇子的自尊心。之後,皇子被貴族子女們包圍,被奉承得很滿足。

 前菜、主菜的咖哩、各種小菜、甜點……餐後,樂團開始演奏音樂,賓客們跳起舞來。法馬本來想和去年一樣邀請艾倫跳舞,但艾倫正與帕雷吵得不可開交,甚至在河畔認真展開神術戰鬥。誇張的神術你來我往,有如動作片似的。他們是將其當成餐後運動了嗎?真是的,就算要吵架,也該看場合吧──法馬心想。

 「看來今天一定要分出個高下才行呢!」

 「那是我要說的話。不要只會耍嘴皮子,動起你的神杖啊!看我讓你變落湯雞!」

 (你們兩個,適可而止好嗎……皇子也在場耶。)

 法馬以冰制的護牆隔開兩人與來賓。

 不能讓皇子與來賓因兩名水屬性的神術使用者的戰鬥,而淋得一身溼。

 (為什麼那兩人每次都講不到幾句話就決鬥啊?他們的感情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法馬輕輕搖頭並往回走時,與珞緹對上視線。

 她吃了太多巧克力,臉頰鼓得像松鼠一樣。

 「發馬凹耶也養庛咬克力嗎?」

 由於珞緹以雙手遮著嘴,所以聽不太懂她在說什麼。

 「我不想吃。不過我想邀你跳舞。」

 去年法馬因為考慮到邀請珞緹的話,可能讓不會跳巴洛克宮廷舞的她出糗,所以沒有開口邀請。而今年他抱著「要跳跳看嗎?」的想法邀請珞緹。

 珞緹以極快的速度開心地說:

 「業業!偶嗯哎因!」

 (她是在說「我很開心」嗎?)

 「小姐,您願意與我共舞一曲嗎?」

 法馬照著規矩向珞緹邀舞。珞緹滿臉通紅,以雙手煽著臉頰。

 她連忙把嘴巴里的東西吞下肚,開心地被法馬帶領到跳舞區。

 「嘿嘿,趁著藥局午休時,請艾蘭諾大人教我跳舞,總算值得了!」

 今年,珞緹已經在艾倫的教導下,學會巴洛克宮廷舞了。

 這時候,類似營火舞的嘉禾舞曲剛好結束,交響樂團開始演奏起雙人舞用的小步舞曲。小步舞曲是一種宮廷舞,由好幾對男女一起跳舞,且有嚴格的隊型。只要有一個人跳得不好,或是跳錯步伐,整場舞就會失敗。話是這麼說,但樂團演奏的都是所有人都會跳的知名舞曲。

 「你進步了很多呢,珞緹。」

 法馬踏著輕快的舞步,拉著時不時轉圈的珞緹的手,微笑著讚美她。珞緹熟練得不像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跳舞,可以想見她平時有多麼努力練習。

 (插圖008)

 「沒想到能與法馬少爺跳舞,就像是做夢一樣。」

 「沒想到?那麼你本來想和誰跳舞呢?」

 「……沒、沒有──」

 珞緹由於動搖而絆到腳。法馬搶在她摔倒前輕輕摟住她的腰。

 「謝、謝謝您!」

 舞曲結束時,艾倫與帕雷的決鬥也結束了。兩人都累到站不起來,分別被擔架與馬車運回家。

 ◆

 「好痛啊!真是的,帕雷根本沒在放水嘛!害我連舞也沒跳到!」

 與帕雷華麗地決鬥後的隔天,艾倫全身僵硬地來到藥局。她除了肌肉痠痛之外,還有不少扭傷。法馬心想「別老幹這種事嘛」。

 「兄長大人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法馬親身領教過帕雷一視同仁的個性,於是感觸良多地說著。就算面對女人小孩,帕雷這男人也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哎唷,全身硬得像石頭一樣!要是有茱莉安娜妹妹在,就能幫我做神術按摩了……她什麼時候會再來玩呢?真是等不及再見到她了。」

 「茱莉安娜啊……她還能再來嗎?真想再見見她。」

 法馬寄了不少信給人在神聖國的茱莉安娜,但全都石沉大海,沒有迴音。差不多該去找帝都的神官問問情況了──法馬心想。

 「也不必說得那麼嚴肅嘛,她應該也很忙吧。畢竟是旅行藥師啊。」

 艾倫說著「你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吧?」,並重新戴好眼鏡。

 「法馬少爺很想再見到茱莉安娜小姐呢,我也是哦──」

 珞緹代替茱莉安娜幫艾倫按摩,懷念地說著。藥局的人全都不知道實情,以為茱莉安娜只是回家了而已。

 (我開始覺得擔心了。該不會因為我幫助了她,所以害她在神聖國裡被欺負了吧?是說她在回神聖國的路上有沒有出事呢?就算我寄信也沒有迴音……)

 開始感到不安的法馬,覺得一個人煩惱下去也無濟於事,乾脆前往帝都神殿詢問。由於監視對象直接找上門,使得神殿裡一陣雞飛狗跳。神官長科莫裝出平靜的模樣,出來接見法馬。法馬並不走入神殿,而是把科莫叫到建築物外發問:

 「你好,我想聯絡人在神聖國的茱莉安娜小姐。因為我寄了好幾次信到神聖國,可是都沒有回信,所以想直接向神官長打聽打聽。」

 「原來如此。藥神大人找她有什麼事呢?」

 一聽到茱莉安娜的名字,科莫就露出明顯的動搖。那模樣使法馬覺得更可疑,開門見山地發問:

 「我交給她的東西,不知有沒有確實地送到大神殿呢?」

 法馬說,想知道茱莉安娜有沒有把灌入神力的寶劍交給大神官。

 「還有,希望能請她幫我做神術按摩。」

 「神術按摩的話,帝都神殿裡也有精於此道的神官,要叫他們來嗎?」

 「我想找的是茱莉安娜小姐。」

 因為茱莉安娜小姐的按摩恰到好處──法馬如此強調。

 法馬堅決不肯讓步。可是因為他太堅持了……

 「您希望能有較為特別的按摩嗎?」

 原來如此……周圍的神官們竊竊私語起來。

 「不是的!為什麼要用那種方式說話!」

 (這樣聽起來不就變成色情按摩了嗎……)

 低級的猜疑使得氣氛變得很微妙,但事關茱莉安娜的安危,法馬也不能就此離開。他大步走到神殿的外牆旁,將手掌按在牆上。

 「這外牆是以與大神殿同樣的素材建造的吧?」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科莫不解地看著把手放在氣派外牆上的法馬。

 法馬凝視著科莫,將力量集中在右手。

 (「消除碳酸鈣。」)

 法馬發動消除物質的能力,消除了外牆的主要成分碳酸鈣。整面牆瞬間失去蹤影。

 「噫、噫咿咿!您、您做了什麼!?」

 法馬的無言威脅使科莫渾身發抖。科莫不知道法馬有創造與消除物質的能力。法馬聽所羅門說過,大神殿是以單純的素材──上頭被施展了能吸收神力的神術──建成的。既然是單純的素材,那應該能消除吧。法馬只是試著這麼做了而已。

 「聽說大神殿地下還有好幾十層?」

 法馬故意裝傻。

 「假如大神殿的地板全部消失,會怎麼樣呢?」

 只要法馬一施展能力,所有神聖國的神官全會摔到好幾十公尺深的最底層,連戰鬥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活活摔死。法馬的意思就是這樣。科莫流著鼻水,連連搖頭:

 「那、那樣我們會非常困擾的!」

 「我要是有那個意思,一個小時就能抵達神聖國了哦。」

 「……我會代您向神聖國詢問的。」

 科莫以槁木死灰的表情說道。

 ◆

 不久之後,一名女性在兩名神官的左右包夾下,來到異世界藥局。

 雖然那女性罩著面紗,看不清長相,但法馬立刻明白她是誰。也許屈服於法馬的威脅吧,神聖國交出了茱莉安娜。於是法馬很開心。

 「茱莉安娜小姐,你還好嗎?快進來吧。」

 「哇──這不是茱莉安娜妹妹嗎!……是說你為什麼被神官帶來?」

 儘管對神官的陪同感到疑惑,艾倫仍然很開心,她應該很想被按摩吧。但是就法馬看來,茱莉安娜的模樣很憔悴。同行的神官們坐在藥局角落,監視著茱莉安娜的一舉一動。

 「呃,等我們談完,我會把她安全地送回神殿的。」

 法馬暗示神官們很礙事,但他們只是搖頭:

 「請不必在意我們,慢慢聊吧。」

 茱莉安娜跟著法馬來到諮詢區,看起來很消沉。

 「驅動那個什麼齒輪的神力夠用嗎?」

 茱莉安娜聽到這問題,眼角泛起淚光。法馬見狀,改為把她帶到二樓的診療感染者專用隔離室。這樣一來,神官們就聽不到他們說什麼了。

 「這裡很安全。沒有窗戶,而且也有隔音措施,樓下聽不到我們的對話。如果有想說的事,就趁現在說出來吧。我會仔細聽的。」

 法馬打開裝果汁的瓶子,交給茱莉安娜。

 「多虧了法馬大人的神力,鋦釘的齒輪成功倒轉了一七五年份。」

 「那真是太好了。完全照著預定走不是嗎?」

 聽到茱莉安娜成功完成任務,法馬鬆了一口氣。

 「但是……我太愚蠢,太不知世事了。」

 茱莉安娜斷斷續續地說了起來。把大神官不打算與法馬溝通、想把法馬封印在大神殿地下,為此開始研發威力更強的封神秘術的事,以及法馬將會陷入危機的事,全部說了。

 「是這樣啊……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但是不用擔心,我不打算被封印。」

 「而且他們又叫我把上次那把寶劍帶來了。他們之所以讓我過來,就是為了這個。」

 「哈哈,他們又讓你當刺客了?是說刺客這麼誠實不行吧。」

 傷腦筋啊。法馬苦笑,接著發現低著頭的茱莉安娜面紗下的臉,有被毆打過的痕跡。不只臉,連身上也有瘀傷。法馬立刻為她做治療。

 「這樣太過分了吧?我明明說願意幫忙,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因為大神殿堅信守護神無法溝通,不值得信任。」

 (我確實以毀了神殿來威脅他們啦,不過這和那是兩回事吧?)

 法馬覺得很頭痛。就算態度強硬起來,也只會成為大神殿封印自己的藉口而已。

 「話說回來,大神殿為什麼派你來奪取我的神力呢?」

 樞機神官的地位比異端審問官更高。但是不管怎麼看,茱莉安娜的神力都不如所羅門。這讓法馬感到很疑惑。讓不像特種部隊的茱莉安娜帶著可說是秘寶的神劍,來奪取法馬的神力,這就像是叫她去火堆裡撿栗子一樣。

 「我是以得到鋦釘的齒輪的啟示者身分被選上的。而且我在神殿裡也一直接受特殊的教育。」

 「齒輪的啟示是什麼?」

 「我在小時候,眼前的世界會突然扭曲,看到別人看不見的齒輪。而且不是隻有一次、兩次。除此之外還會全身痙攣,被守護神附身。我想,是因為我有這樣的體質,才會被選上的。」

 (哦──她看得到別人看不見的齒輪啊……)

 聽了茱莉安娜的話,法馬想了想,發問:

 「在得到啟示後……會不會出現強烈的頭痛?長的話可能持續好幾個小時。」

 茱莉安娜瞪大眼睛:

 「會!神官們說那正是得到守護神的啟示的證明……!」

 由於症狀完全被法馬說中,茱莉安娜感到很驚訝,並興奮地點頭。

 「我想那應該是閃輝性暗點。而且還附加了癲癇症狀。」

 法馬無力地靠在桌邊,對茱莉安娜說道。

 可能是其他人把茱莉安娜癲癇發作時的樣子,瞎編成被神或惡魔附身了吧。法馬如此猜測。他以診眼觀察茱莉安娜,目前似乎沒有這種症狀了。

 「所謂的閃輝性暗點是偏頭痛的前兆。腦部血管先是收縮然後擴張。視野因此受到影響,空間看起來像是扭曲了一樣,或是看到閃爍的齒輪或漩渦。那不是神秘現象,而是每個人都有可能發生的生理現象。我想你應該是偏頭痛很嚴重的人吧?」

 茱莉安娜無法理解法馬的話,頭愈來愈歪。

 「也就是說,那是誰都有可能看見的畫面,並不稀奇?」

 「如果真的是偏頭痛,那麼你小時候常看到的齒輪,現在應該很少看到了。而且癲癇也不太發作了,對吧?」

 有些人的閃輝性暗點與癲癇症狀,會在成長後緩和。

 「是這樣嗎!沒想到我是因為生病,才被當成被守護神選上的人……」

 茱莉安娜的表情很複雜。

 「身為天選之人而做的修行,全都白費了呢。」

 雖然茱莉安娜這麼說,但就像驅除了所有煩惱似的,露出清爽的微笑接著說:

 「這樣一來,我心中的疙瘩就消失了,感覺好像成為了全新的自己。」

 「那就好。還有其他和你一樣得到『啟示』的人嗎?」

 雖然說成為樞機神官的條件是擁有優異的神術技能,不過茱莉安娜說除了她之外,還有幾名因為具有同樣的症狀,而成為樞機神官的人。

 不論如何,讓茱莉安娜再次回到神殿,不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因為她知道太多樞機部的機密了。

 「你想不想脫離神聖國,成為帝國國民?我想你還是別回神聖國比較好。」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但放棄國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假如我說想脫離神聖國,一定會被殺吧。」

 「是嗎?那就交給我吧。我會幫你打理好的。」

 法馬來到一樓,直接走到神官們前。

 以為法馬已經與茱莉安娜談完的神官們起身。

 「茱莉安娜小姐已經被我收留了。請兩位回神聖國吧。她本人也表示想留在帝國。」

 神官們目瞪口呆。法馬的態度很強勢,使他們說不出話。

 「您、您在說什麼啊?您不能這樣。她是神官,也是神聖國的國民。」

 法馬的態度堅定,絲毫不肯退讓:

 「我在她身上發現數不清的新舊傷,所以她符合『受到迫害,無法繼續居住在母國』的難民資格。賽德列克先生,國際法中的難民保護條款也是這麼寫的吧?」

 「我沒記錯的話,國際條約中明定,假如當事者因受到國家迫害而遭受生命威脅時,可以不讓其回到母國。」

 雖然賽德列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還是立刻說出相關法條。他是異世界藥局的法務人員,不論帝國法、國際法或公會的規定全都記得滾瓜爛熟,就像活字典似的。聽到這些對話,艾倫很快地猜到茱莉安娜之所以被神官們帶來,以及露出那種表情的原因,在一旁幫腔:

 「難道神聖國沒有批准國際條約嗎?」

 「那些全是茱莉安娜捏造的。」

 「請讓茱莉安娜出來與我們對質。」

 雖然神官們也不肯退讓,但因為法馬堅持不肯讓茱莉安娜露面,最後只好空手而回。

 ◆

 如此這般,茱莉安娜放棄了神聖國的國籍,被承認為難民。

 儘管神聖國抗議帝國扭曲事實,不過法馬先下手為強,把茱莉安娜身上的傷痕拍照存證,並請不偏坦帝國或神聖國的──中立第三國的醫生為茱莉安娜做診察,開立診斷書,拒絕讓茱莉安娜被引渡回國。

 多虧了女帝的幫忙,一週後,茱莉安娜得到了帝國國籍,被王宮妥善保護。

 進宮時,茱莉安娜遇見所羅門,露出看到鬼似的表情。

 「執拗地攻擊法馬的大神殿實在太卑鄙了,乾脆把守護神殿趕出帝都吧。」

 聽說茱莉安娜的處境以及法馬被攻擊的事後,女帝非常憤怒。

 「因為神聖國掌握了打開與關閉神脈的神術,所以沒辦法那麼做。」

 身為前神官長,立場複雜的所羅門回應道。

 包括帝國在內的所有國家,之所以無法對神聖國展現強硬的態度,是因為神聖國獨佔了打開與關閉神脈的神術。假如沒有神官,那年的新生兒將沒有人能成為神術使用者。

 就算把守護神殿趕出帝都,可是帝國國土遼闊,沒有實際作用。再說,假如各地的神殿一齊撤出帝國,帝國的國力會在轉眼之間大幅衰退。

 回顧過去歷史,捨棄神術與神聖國敵對的國家,國力會立刻銳減,被其他國家蹂躪,不得不再次服從神聖國。不只如此,據說失去神殿的話,惡靈還會開始作祟。

 可是現在,知道樞機部的機密,但是因為被下詛咒而無法背叛神殿的樞機神官•茱莉安娜的詛咒已經被法馬解開,並投誠帝國了。而且帝國還收留了熟知所有神術的前異端審問官所羅門──得到這兩張王牌,使女帝下定決心。

 「所羅門、茱莉安娜,朕有事要交給你們去辦。」

 女帝對兩名前神聖國的神官下達密令。

 她打算創立崇敬守護神,遵守神殿原本教義,廢除虛有其表的儀式的正教,並培育優秀的神術使用者為神官。

 「守護神屬於我們帝國。不能再讓神聖國為所欲為了。」

 假如被神聖國知道女帝的打算,一定會呼籲各國討伐帝國吧。女帝想做的事就是如此危險。

 「法馬應該不會同意這麼做。但是不論他的想法如何,都要事先做好各種準備。」

 「遵旨。」

第十話 新生聖佛爾波帝國醫藥大學的新學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