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8話 左手的去向

第二卷  第8話 左手的去向 網譯版 轉自 真白萌

 翻譯:zzsqbb

 那天是秋高氣爽的週六下午。

 我們四人步行在人來人往的大道上。

 柳學長的左右兩邊,分別是橘同學和早坂同學。可謂是左擁右抱。

 而我在稍後方打量著這三人。

 橘同學身著深藍色的衛衣,頭戴鴨舌帽,打扮得十分休閒。雖然穿衣風格如運動少年,但由於長得過於美型再加上修長的雙腿,不免讓人以為是哪位模特在假日裡微服出遊。

 而另一邊的早坂同學,則身穿寬鬆的米色毛衣搭配格子裙,肩上的挎包小巧玲瓏,盡顯女生本有的活潑朝氣。更別說在這種少女氣質下,她的儀態與神情又伴隨著幾分嬌柔,莫名地嫵媚。

 自暑假之後她就一直是這般狀態,不知是否因為她身上那股危險的氣場自帶吸引力,當下與我們擦肩而過的男性無一例外都會把視線投向早坂同學。或許是毛衣凹出了身體曲線的緣故,亦或是她自身隱約散發的異樣感就足以讓人慾罷不能。

 「然後啊,因為我實在是太想看後續了」

 而這位早坂同學從剛才起,就一直向柳學長積極地搭話。

 「所以立馬騎上自行車衝去書店買下了全套」

 「那漫畫是蠻有意思的。我也有喔」

 「咦、學長也有?」

 知道喜歡同一部漫畫後,早坂同學更來勁了。

 「我因為太想看後續,看了一整個通宵呢」

 「看通宵就很令人佩服了」

 「但這不太好吧……畢竟是在考試期間……」

 看到她低頭思過的模樣,柳學長趕緊補充道。

 「話是這麼說,你還是拿到了不錯的分數吧?」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不過全科目都維持在平均分以上」

 「那早坂醬很聰明啊」

 「沒、沒有這回事啦。很、很普通的」

 柳學長的誇獎使她難為情地別開臉。臉都紅透了。

 「而且我平時就有在上補習班……」

 「學習才是本分。漫畫有趣歸有趣,但影響到成績可就本末倒置了啊」

 剛說完,學長就擺出一副「糟了」的表情。隨後戰戰兢兢地斜眼看向另一邊的橘同學。

 實不相瞞,橘同學在考試期間光顧著看漫畫,結果分數一塌糊塗。

 其實在推理研活動期間,我們也會一起在部室裡學習。可考試期間推理研是暫停活動的,所以一旦不在我眼皮子底下,她就會放縱自己翹掉學習。真會見縫插針。

 「不是、害、學習差點也不是什麼大事!」

 學長還特意提高音量說著。

 「學習又不能代表一切!」

 表面上仍然是在和早坂同學對話,其實心思早已飄到橘同學身上去了。

 「分數不好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學長對橘同學實屬真心相待,因此不想讓她難堪。

 可當事人卻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她就是這樣的性格。精通音樂和美術,始終對其他學科興致缺缺,以至於成績下滑都毫無自覺。

 前不久她還理直氣壯地拿著不及格的卷子在推理研的部室裡這樣說。

 『學習的時候手中的課本不知何時變成了漫畫書。這都稱得上是離奇的懸疑事件了吧?』

 瞎扯。

 而且她在考試期間看入迷的漫畫,就是現在早坂同學和柳學長正聊得起勁的作品。可是她並沒有加入到那兩人的對話當中。

 我們四人的關係一言難盡。

 我和早坂同學在交往中。但止步於“互相為第二順位的喜歡”。

 早坂同學的本命是柳學長,我的本命是橘同學。然而柳學長和橘同學又是家裡人指定的未婚夫妻。

 「昨天國家隊的足球比賽,學長看了沒?」

 早坂同學又打開新話題。而足球剛好是學長的拿手好戲。

 「當然看啦。可精彩了」

 兩人相談甚歡,十分合拍。但是學長每次說到中途,又會把話題拋給橘同學。

 「小光呢?」

 「咦?」

 「昨天的足球比賽,你看了嗎?」

 「我睡著了……」

 橘同學還是老樣子,我行我素。但學長總歸能接上她的話說下去。

 「你對足球不太感興趣?」

 「倒也不是」

 「你看了就會覺得有意思的。要不下次和我一起去體育場觀賽吧?」

 學長對早坂同學算是非常親切。可她也切身體會到,自己再怎麼窮追不捨,學長的最愛依然是未婚妻橘同學。

 於是敗下陣的早坂同學自然而然地離開了學長身邊,退到我邊上。只是——。

 「我會加油的」

 以防被前面兩人聽見,她輕聲說道。

 「絕對,會讓學長回頭看我的」

 「你真樂觀」

 「一日之計在於晨嘛。離看電影還有充足的時間呢」

 三天前,柳學長邀請了我們一起去看電影。

 自暑期合宿以來,我們四人就會像這樣玩在一起。也許是因為對學長來說,帶上別人更容易跟橘同學說上話。

 剛決定去看電影的時候,早坂同學這麼說道,

 『只要讓學長喜歡上我,那他和橘同學的婚約也就不作數了吧?就算是為了桐島君,我也得加油』

 但是——。

 「你可別亂來啊」

 「別擔心,我清醒得很」

 她如是說。

 「我很清楚自己的本命是柳學長」

 「真是這樣就好了」

 本命是柳學長。這句話讓我胸口隱隱作痛。

 但這本該就是心知肚明的事,就像我的本命是橘同學,我希望自己能成為她的本命,如果還妄想當早坂同學的本命,就太不識相了。

 所以這種心痛也應當立即拋之腦後。

 我在心中如此告誡自己。

 「誒嘿嘿」

 早坂同學望著我的臉欣然而笑。

 「你剛才,嫉妒了吧?」

 「算是吧」

 「我很喜歡看桐島君擺出這種表情」

 「早坂同學你也已經很扭曲了」

 「放心吧。我還是喜歡著桐島君的」

 「第二喜歡」

 「沒錯,第二喜歡」

 說完,早坂同學就趁前面兩人不注意,握住了我的手。在牽上手的那瞬間她就像打開了開關,一下子把身體緊貼過來。把毛衣給撐起的胸口擠壓著我的手臂,同時呼出炙熱的吐息。

 早坂同學正動用她的全身,來表達這份多少有些不健全的喜愛之情。要是這時候,我跟那群擦肩而過的男人們一樣,用含情脈脈的視線來回應她的話,恐怕就剎不住車了吧。彷彿有這樣一種衝動驅使著我。

 但是,我們兩人又急忙分開。因為橘同學突然回了頭。

 「部長,你怎麼了嗎?」

 橘同學歪頭疑惑道。

 「什麼事都沒有」

 「……是嗎。那就好」

 於是她又回到和學長的對話中去。

 「早坂同學,你還是剋制點為好」

 「唔、嗯。抱歉、有點上頭了……」

 其實我也在慶幸自己沒有隨波逐流,但我不能把話說出口。

 「對了桐島君」

 早坂同學又悄悄對我說。

 「暑假的那次合宿,我們倆在橘同學面前接吻了是吧」

 「是啊」

 「那個是當它沒有發生過了嗎?」

 「至少我和她都沒有主動提及那個話題」

 「我和她之間的關係也不算糟,還一起去買衣服了來著」

 「那我還挺欣慰的」

 「但說不定她還以為我和你在做那種事啊。畢竟我謊稱了你是我的實習男友」

 「沒事。不管怎麼說橘同學都已經名花有主了」

 我在和早坂同學對話的同時放慢了腳步,而前方的橘同學和柳學長漸行漸遠。看他們聊天有來有回,交談融洽的樣子,說明學長的努力是值得的。

 「任誰看這兩人都是天造地設的俊男美女組合」

 「哼嗯、是哦是哦」

 走在我身邊的早坂同學轉頭看向我說,

 「那看來桐島君和橘同學兩情相悅這件事也只是我的錯覺咯」

 「啊?」

 我不由得回頭看她。

 只見她搖搖頭,隨後帶著毫無生氣的眼神說,

 「我得抓緊追求學長才行。不然的話,我就毫無價值了啊一一」

 ◇

 學長帶我們去的是最近新開的電影院。其整體是有著多層遊戲廳和餐廳的大型商場。

 「離放映還有點時間,我們去喝杯咖啡吧」

 聽學長這麼說,我們便在咖啡店裡坐等閒聊。

 在一張四方桌位上,我們雙雙面對面而坐。早坂同學坐我邊上,橘同學坐在學長邊上。入坐的時候,橘同學非常自然地在學長旁邊坐下,這讓學長一陣飄然。

 之後我們就在品嚐咖啡之餘互相交流,但不算健談的早坂同學始終充當著傾聽者的角色。

 再這樣下去,不會有任何改變。

 所以我在桌子底下敲打著手機給早坂同學發送信息。

 『好感回報性』

 好意の返報性:在戀愛心理學上認為好感具有互惠性和回報性,即好感的產生通常是相互的。

 確認消息後,她為了回覆收到,也在桌子底下做小動作,對我的大腿畫了個圓。只是她手指的動作,有點令人心癢癢。

 早坂同學想要倒追學長。所以我們今天也是有備而來。

 在決定去電影院的那天,我們就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商討過計劃。

 「有一種叫『好感回報性』的心理學現象」

 「又來了。桐島君的理論」

 「我只不過是照搬推理研筆記上寫的內容而已」

 那是曾經在推理研待過的畢業生所留下來的,通稱為『戀愛筆記』。

 這位傳言中IQ有180的畢業生,在學時本想撰寫一部戀愛推理小說,結果任憑慾望越寫越歪,反倒是寫出了一部戀愛秘籍。即戀愛筆記。

 書中既收錄了耳根推理這種奇怪的小遊戲,也記載了一些方便能和女生交好的心理學基礎知識。

 「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表示好感後,被告知的一方就容易產生一種回報感情,對對方產生同樣的好感」

 「你是說?」

 「人容易對喜歡自己的人產生好感」

 任何人都應該有過這樣的經歷。

 「那意思是我直接對學長表露出好感就行了嗎?」

 「是這樣」

 「但是我哪有資格說這種話,當天橘同學也在場……」

 「你只要誇他就行了」

 女性向雜誌裡刊登的追求心上人之語言技巧裡,就經常會教人去多多誇獎異性。雖然方法很單純,但也有基於心理學的依據所在。

 「那我只要一個勁誇學長就行了吧」

 「光是那樣做學長就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我試試!」

 綜上所述,場景再度回到現在的咖啡店——

 我邊品嚐咖啡,邊附和著學長的話題,同時用餘光觀察不動聲色的橘同學,並在桌子底下又給早坂同學發了一條信息。

 『學長這身衣服第一次見。應該是最近剛買的吧』

 要是直言誇讚他毫無疑問會高興。

 早坂同學看了眼手機後點點頭,待一個話題告一段落時怯生生地出聲說,

 「這個、那個……」

 也許是太過緊張,只見她低著頭。

 「在站頭碰面的時候我就想說了……」

 很好,繼續說。

 「看上去好時髦哦……」

 還差一點。

 「橘同學的衣服!」

 我不禁把咖啡都噴了出來。又沒讓你誇她。

 「這麼時髦你穿起來真好看!」

 「有、有嗎?」

 橘同學倍感疑惑。想想也是,因為今天她的打扮其實還沒有以往用心。然而早坂同學並沒有因此打退堂鼓。

 「嗯,非常有品位! 橘同學,你簡直是時尚女王!」

 「多、多謝誇獎」

 看來是過於緊張加羞恥,讓她臨時把讚美對象換成橘同學了。

 『你搞錯對象了吧』

 我繼續在桌子底下打字。

 『還有,學長他剪過頭髮了哦』

 早坂同學順著我的話看過去,然後不停地點頭並向我豎起大拇指。

 啊、完蛋。她根本沒懂。連藏都不藏了。

 總覺得這走向有種既視感,前景一片渺茫。但是早坂同學的挑戰仍在繼續。

 待又一個話題結束後,早坂同學對學長說,

 「我從剛才起就很想說了………」

 這次確實是面向學長說的。

 「太好看了」

 誰料她猛地轉頭。

 「橘同學的髮型!」

 我們說好的呢!

 「我早就想說了。後面的頭髮一把抓起,讓髮型擁有層次感,這種自然的裝扮非常好看!」

 「是嗎?」

 橘同學再度困惑不已。

 確實她的頭髮很漂亮,也會根據心情改變髮型。但她現在呆毛都還翹著,走路的時候一直戴著帽子也只是為了掩蓋她的睏意。

 今天的橘同學,怎麼看都毫無幹勁。確切地說是敷衍了事。

 但早坂同學可管不了這些,只顧轉動自己的大眼珠子一個勁地拍橘同學馬屁。而且不只是外表,連她的興趣、內在都誇了個遍。對學長的熱情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就好比控球力糟糕的投手投出了大壞球。

 「小光在女生這邊都這麼受歡迎啊」

 學長笑眯眯地說。

 「我也搞不懂。倒是經常被人說很難相處」

 「但是早坂醬好像很喜歡你誒」

 「嗯」了一聲的橘同學難為情地撥弄著頭髮。

 「好像我也有點喜歡上早坂同學了」

 好一個好感回報性,這不是成效顯著嘛。

 問題是搞錯了對象!我正這麼想著,突然手機震了起來。一看,是早坂同學發來的信息。

 『再來一次! 你去跟學長說點什麼!』

 今天的早坂同學好執著啊。

 於是我順著她意,最後一次打開話題。

 「學長,足球館那邊感覺如何?」

 「雖然場地比足球場要小點,不過光是能踢球就讓我很開心了」

 「也有很多新手吧?」

 「我在教他們玩」

 「也教了早坂同學嗎?」

 我順口把對話交接給她。

 「嗯,很細心的教我」

 她不好意思地低頭說道。

 「因為我笨手笨腳的什麼都做不好,所以受到了很多幫助」

 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總是溫柔地對我出手相助。所以我非常感激」

 對對對,對學長說出來。

 剛想到這兒,早坂同學卻突然朝我的臉說,

 「對桐島君你!」

 「我?!」

 這都能拐過來啊!這怎麼聽都是在向學長道謝吧。

 但是早坂同學還在一口氣往下說。

 「一直以來都很感謝你。總是為我排憂解難,還有意無意地推我一把,鼓勵著我,桐島君,我真的很感謝你,今後也請多關照!」

 你這些話全去對著學長說啊,我如此對她示意,但是早坂同學仍然朝我喋喋不休,還擺出一副『我這個大蠢蛋,誰來阻止一下啊~』這種哭笑不得的表情,到頭來早坂同學也還是老樣子。

 「桐島和早坂醬果然很相配啊」

 「要不交往看看?」學長還對我們調侃了一番。

 正巧這時候趕上電影放映的時間,於是我們離開了咖啡店。

 「對不起哦,桐島君」

 在前往影院的途中,早坂同學乘上自動扶梯後小聲說道。

 「我一緊張就會出亂子」

 「你今天已經夠努力了」

 「和你獨處的時候反而比較能聊」

 學長和橘同學並排站在自動扶梯前兩檔的位置。在旁人看來應該就是一對小情侶吧。

 我們到達影院後,拿完票,買好爆米花就分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座位從左到右依次是學長、橘同學、我、早坂同學這樣的順序。爆米花有兩份,分別夾在學長和橘同學、我和早坂同學中間。在潛移默化中,我們自動的分成了這樣的組合。

 電影本身是講述少年少女歌頌青春的故事。

 在蔚藍青空下,男孩踩著單車奔向坡道上的女孩。

 觀賞著如此高潮迭起的場景,我心中也對這種清澈的戀愛產生了憧憬。就在這時。

 『喂、早坂同學!』

 電影還在放映途中,所以我沒出聲,只是動動嘴向她示意。

 她卻握住了擱在扶手上的我的手。

 『這麼黑不要緊的』

 她也用唇語示意。

 我偷偷向左側瞄去。

 只見橘同學和最邊上的學長都在聚精會神地看電影。

 「看在我今天這麼努力的份上,給我獎勵嘛」

 早坂同學在我耳邊悄悄說。再怎麼說那兩人就在旁邊,所以我姑且無視了她,繼續盯著熒幕看。反正馬上電影就能結束了。

 但是早坂同學見狀,開始往我耳朵裡吹氣,還輕咬我耳朵。讓我束手無策。

 所以我只得回握她的手。這讓早坂同學一下子心花怒放,還把頭靠在我肩上撒嬌。她是真的很粘人。

 我們就維持這狀態待了一會兒。

 可就在電影片尾字幕滾動時——。

 「暑期合宿」

 早坂同學突然來了這麼一句。是用只有我能聽到的音量小聲說的。

 「我離開房間之後,你和橘同學做了什麼?」

 在熒幕燈光的照射下,她的表情顯得有些空虛。

 「……你們沒做什麼事吧?」

 被她那不帶感情的聲音質問,我下意識地點點頭。

 她握住我的手暗暗使力,讓我感到一絲痛楚。

 「……你和橘同學什麼也沒發生對吧?」

 「…………沒」

 見我連連點頭應聲,早坂同學才切換成笑容滿面的表情,然後嘴上說著「我就知道!」,興高采烈地緊緊摟住我的胳膊。

 她把臉貼在我衣服上,用周圍人都聽不見的音量說,

 「嗯、還是那個桐島君,最棒的桐島君,屬於我的桐島君,桐島君才不會背叛我,我真蠢,居然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桐島君這麼珍惜我,桐島君這麼包容我,桐島君這麼會討我歡心——」

 早坂同學一刻不停地在那兒自言自語。

 桐島君、桐島君、桐島君、桐島君、桐島君…………。

 ◇

 我揹著早坂同學走在回家路上。

 要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因為我們在電影院門口解散的時候,早坂同學想為今天的活動向學長道聲謝,所以跑上前去追了一下。但這個冒失鬼就在快要追上的時候摔了個大跟斗,還把鞋跟給摔斷了。所以見她步行艱難的學長就這樣對我說。

 「桐島,麻煩你咯」

 其實論體型,讓學長來背是最合適的。但礙於橘同學在場,學長不可能去背早坂同學。再加上,學長想撮合我和早坂同學。

 「那我就先送小光回去了」

 「早坂同學,你沒事吧?」

 被橘同學問道,早坂同學點了點頭回應。

 「我這人很粗心,這種事是常有的。不用擔心啦」

 「那就好。對了,早坂同學,下次我們再一起玩吧」

 「嗯!只有女孩子的出遊也很開心的!」

 「那再見啦。部長也拜拜」

 總感覺今天的橘同學,比平常要更加沉默寡言。

 最終我們於這般狀態下散夥,造就瞭如今我揹著早坂同學回家的局面。

 「我好沒用啊啊啊啊啊!」

 我背後的早坂同學叫喚著。

 「再鬧就要掉下來咯」

 「嗚哇啊啊啊啊!」

 她展開四肢使勁撲騰。呼之欲出的胸部有節奏地拍打著我的後背,但說實話就如同穿著一件質地結實的內衣,觸感並不好。倒是我的注意力總是會飛到夾著我身體的大腿上去。

 「我是真的想好好幹的,真的想追到學長的,真的真的,盡力了嘛!」

 「我知道啦」

 她嗡嗡地抽著鼻子。還趁亂把鼻涕擦我背上。

 「我真沒出息……」

 「你想多啦」

 我不斷哄她,終於讓她漸漸安分了下來。

 黃昏傾灑的街道,意味著這一天的結束。日落早早西下。夏日不辭而別,晚秋悄然而至。我想正如同斗轉星移的季節,我們之間的關係,包括我們自身,也不可能一成不變,終有波瀾起伏的時候。

 「問你哦,桐島君」

 「怎麼了?」

 「我重嗎?」

 這裡的重い一語雙關,同時指體重和心理上的負擔。

 「還好」

 「我其實是個有些沉重的女生吧?」

 「對我來說無所謂」

 「誒嘿嘿」

 聽我這麼說,早坂同學的手臂更加用力地抱緊了我。在路上行人眼裡,應該就是某個被過度依賴的男友揹著一位長相可愛的病態女吧,事實上也確實如此。說實話能被女生傾注如此濃厚的好意,我高興還來不及。

 這裡必須得提一下“病態女”的原文是メンヘラ女子,網絡自造詞,貶義,泛指不太自愛、依賴心強、心理消極\極端的女性,詞性跟第一卷酒井提到的ヤンデレ(病嬌)有別,ヤンデレ會衝著對方做出過激的行為,メンヘラ多是衝著女方自己。(也許是個伏筆?)

 「好感回報性,真的有效喔」

 早坂同學對著我撒嬌。

 「你對我這麼體貼,讓我越來越喜歡你了。桐島君你呢?」

 「我也更喜歡早坂同學了」

 「好開心」

 喜歡上對自己有好感的人這很正常。如果對方先說了喜歡,自己也能安心地喜歡上ta。

 但是對我們來說——。

 「別擔心,我很清醒」

 早坂同學說道。

 「但是做起來好難啊。到頭來今天也演變成學長跟橘同學,桐島君跟我這樣的組合了」

 「因為他們兩人有婚約在身啊」

 「學長說是說送橘同學回家,應該沒這麼簡單吧」

 「也許吧」

 那兩人可能還會去哪裡用餐。然後學長毫無疑問會把橘同學安全護送到家。在這般涼風秋夜下,難免會醞釀出特別的氛圍。

 「橘同學有好好在當未婚妻呢」

 「是啊。總是在學長身邊如影隨形」

 「沒想到她這麼傳統。連我都刮目相看了」

 「這我倒沒看出來」

 「桐島君,你現在很失落吧?」

 「並沒有」

 「畢竟你痛並快樂著嘛」

 早坂同學對我嗤笑道。

 「接下來該怎麼辦啊。看學長那樣,是把我當妹妹了吧」

 「首先得讓他把你當做戀愛對象才行啊」

 學長始終以為我醉心於早坂同學,還打算撮合我們。今天把我倆叫出來,現在又讓我送她回去,就是這個原因。

 「學長他,對桐島君很照顧呢」

 「畢竟是從中學起就有的交情了」

 桐島喜歡早坂醬。

 只要學長仍有這個觀念在,他就絕對不會喜歡上早坂同學。他就是這樣的人。可我也無法向他挑明,我的本命其實是橘同學。

 「居然愛上了好哥們的未婚妻,桐島君也挺過分的」

 「是吧」

 如果我和橘同學交往,那即是對學長最過分的背叛。

 「但是不要緊」

 早坂同學說道。

 「只要由我來倒追學長就行了。這樣一來他們的婚約就會解除,橘同學也能恢復單身。在這之後,你就不需要顧慮這麼多了吧?」

 「雖說是這個理,但這樣做對你不太好吧」

 「哪有?我的本命本來就是學長,這很正常啊」

 「所以啊」她接著說。

 「在我追到學長之前,桐島君你要等著哦」

 不知是否為我的心理作用,早坂同學纏在我脖子上的臂力加重了。

 「我會竭盡全力的。會按你的期望去做」

 「恩」

 「所以,你可不能背叛學長哦」

 「當然」

 「千萬,別去當壞人哦」

 「……我知道」

 說完這些早坂同學就進入了撒嬌模式。

 「雖然有些不盡人意,但我今天很努力了誒~~!」

 正說著,她就用鼻子在我脖子上又蹭又吸,還把我的眼睛矇住,開始玩起讓我頭疼的惡作劇來。

 我和早坂同學雖然是互相的備胎,但也是實實在在的情侶。所以這類親暱的接觸是屬於正常的行為,我也樂在其中。可是——

 『千萬別去當壞人哦』

 她剛才這麼說過。

 我卻違背了她。

 當時,我們在看電影的時候。

 早坂同學以為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熒屏上,才會抓著我擱在扶手上的右手。

 而我另一側的手,是放在扶手下面。

 這樣說也不全對。

 因為橘同學就坐在我另一邊。

 其實那個時候——。

 我的左手,正牽著她那有些冰涼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