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章 我怎麼可能成為你的戀人,不行不行!(※倒也不是不行!)

第四卷  第六章 我怎麼可能成為你的戀人,不行不行!(※倒也不是不行!) 翻譯:DONKIKORA

 校對:棲 煙雨

 我一邊思考著一邊走向舞台。

 如果真的有不被任何人所討厭的方法的話,那麼就只有一種。

 就是變得「普通」。

 喜歡的事也好,討厭的事也罷。如果一切都是和大家一起的話,就不會再被周圍的人攻擊。也就形成了無敵的屏障。

 我想過和大家待在一起。一切都去迎合他人,希望就此變得「普通」。想過成為一個正經的人,也想過成為一名量產型的女性。

 為此,我儘量不在外面說自己喜歡玩遊戲。 因為沉迷於FPS的女高中生可並不普通。

 我調查了普通人對什麼感興趣,也盡了力去喜歡普通的東西。

 為了不脫離社會的圈子,每天都小心翼翼地行動著。 話雖如此,可是畢竟是我,所以很多事情也都不太順利……但我還是留意到。

 「隨處可見的普通女孩」,這句話對我來說是一句莫大的讚揚。

 不成為班裡的紅人也沒關係。我僅僅是想成為不會遭到任何人討厭的普通孩子。

 在入學典禮上向我搭話的王冢真唯是個「特別」的女孩。

 所謂特別,就是普通的上位存在。

 特別的人,正因為有著過人的優點與閃閃發光的魅力,所以才不會被任何人討厭。 亦或者被人討厭也可以不用在意。反而會使討厭的一方顯得可悲,那樣閃閃發光的存在,就是特別。

 第一個。或者說是唯一的一個。我作為一名黏在王冢真唯身後的普通女孩,順利的享受校園生活。我本是這麼打算的。

 然而,我錯了。

 在六月的晴天,我逃到了天台。

 沒能徹底變得普通。

 如果特別是普通的上位存在的話,那麼連普通都做不到的傢伙是什麼?

 沒錯,吊車尾。

 儘管如此,當真唯看到了我真實的樣子時,卻仍舊認為我很特別。

 之後只屬於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關係開始了。那時我非常開心。

 被真唯特殊對待以後,明明自己沒有半點長進,卻有種得到回報的感覺。明明我就是個連普通都做不到的吊車尾。

 以「摯友」這個詞為擋箭牌,拼命地想要隱藏真實醜陋的自己。

 因為,女生之間互相交往之類的,那種事一點也不普通。 自己的戀人是藝人之類的,一點也不普通。我和那麼厲害的人在一起之類的,一點也不普通。讓人難以置信。

 我一邊沉溺於此,一邊死死地趴在那棵名為「普通」的稻草。

 因為我脆弱到無法獨自一個人游下去。

 真唯所在小團體裡的大家都是特別的女生。有著我所沒有的光輝,向著不同於此的某處前進。 紗月也好、紫陽花同學也好、小香穗也好、大家都很厲害。

 不想被他人討厭而膽怯著的,一定就只有我一個人吧。懷著這樣悲慘的心情,我露出了自卑的笑容。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但是啊。

 如果能重新開始的話。

 那一天的我,待在昏暗的房間中如同嚮往光明一樣憧憬著手機畫面中映出的陽角們。

 無論何時,從今天開始,如果允許我向新的自己伸出手的話。

 這次——。

 有必須要向真唯傳達的事情。

 我緩步登上舞台。

 走吧,去往真唯的身邊。

 這,就是我的舞台。

 ***

 真唯

 整個活動舞台從前到後,聚光燈的光線就像刺穿身體一樣銳利。正因為是主舞台,觀眾的數量更是多得驚人。

 三位cosplayer並排站列著。正對面是王冢真唯。身後則是紫陽花同學,我像是被兩個人夾著一般,傻乎乎地站在中間。

 「介紹一下吧。 她們是我的朋友紫陽花,還有玲奈子。」

 真唯一向觀眾說話,就會響起熱烈的掌聲。在舞台上聽著,就像地面在搖晃震動一樣。說實話我非常害怕。

 但是,現在的我好像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冷靜。

 大概是因為腦袋裡已經是一片空白了。(不是逞強)

 唯獨一直注視著真唯。

 「那麼,馬上就是第一個環節了。 雖說是提問嘉賓,對了~,在這之前要是你們倆有什麼想向我提問的可以先問」

 儘管真唯說的內容我有一半左右聽漏了,但我還是開了口。

 「為什麼沒來遊樂園? 」

 真唯本想把麥克風遞給我,但停了下來。

 她在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沒有使用麥克風,而是直接回復了我。

 「不是說過了嗎,那天我突然有工作。」

 「是因為我回復了紫陽花同學的告白嗎? 」

 「已經到第二個問題了嗎? 節奏真快啊。」

 「但是,我有說過的吧,不是那樣。 那為什麼真唯你要自作主張呢……」

 觀眾席上人聲嘈雜。

 他們幾乎沒聽到我們的聲音吧。 在歪著脖子想著這到底是什麼演出的觀眾面前,我進一步追問真唯。

 「我說過我會認真考慮的。 那是因為我就是這種人,雖然可能會讓真唯感到非常不安……但是……」

 「我沒有感到不安。王冢真唯不可能懷有那樣的感情吧。」

 真唯滿不在乎地微笑著。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紫陽花同學的聲音。

 「是啊,小玲奈也有錯。」

 「誒? 」

 「小真唯那時非常不安。所以,也想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因為就算是小真唯,也一直在煩惱著。」

 「這樣啊,原來如此。」

 胸口一陣刺痛。

 沒錯,明明我本就應該知道的。就算是真唯也是會受傷的。

 因為我一直只考慮自己。

 真唯仍然保持著微笑。 但瞳孔中漸漸帶了些認真。

 「紫陽花。 也沒必要在這種地方談那件事吧。 現在正在工作呢。 下次再說。」

 確實,此刻正是舞台的高潮。 真唯必須讓活動順利地進行下去。 再給我一點時間這樣的請求,想必也是強人所難吧。

 但是,究竟為什麼呢?我有預感,如果錯過了現在這個時刻,真唯就不會再理我了。 因此我感到躊躇。

 之後不久,觀眾席上傳來了聲音。

 「看樣子現在麥克風好像出了點故障!王冢真唯小姐對大家說:請再稍等一會兒! 」

 聲音響徹會場,嚇了我一跳。

 而更令我吃驚的是,喊出那些話的是紗月。

 誒,為什麼紗月她……? 要為我做那種事?

 「紗月……」

 真唯的表情最終還是崩潰了。她皺起眉頭。與此同時,這次換成是小香穗大聲喊道「情況就是這樣!」隨後又咳咳地咳嗽起來。

 我和紗月對視一眼。 她的眼神彷彿是在說,我已經盡我所能,之後就隨你的便吧。 我用力捏緊了握著的拳頭。

 真唯如同被逼到絕境一般,鬱悶地嘟囔道。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大家都希望小真唯你能夠幸福喲。不僅僅是我們。在會場裡的小真唯的粉絲們,大家都是一樣。所以,希望你能明白這些。」

 真唯像是要對紫陽花同學的話語表示拒絕一樣,搖了搖頭。

 「這也太多管閒事了。紫陽花,我沒想到你會多管閒事到這個地步。」

 「你現在無論怎麼說我都行。但,我不希望小真唯逃避。」

 「我沒有逃避」

 我。

 朝著真唯走近了一步。

 「真唯認為我和紫陽花同學交往比較好嗎? 」

 那一瞬間,真唯的臉皺成一團。

 宛如裂縫般決定性的的話語。

 「那個……啊啊,當然了。紫陽花比我溫柔得多,是個很棒的女孩。一定會讓你幸福的。你們倆就應該交往」

 「小真唯!」

 我用手製止了想要跑近的紫陽花同學。

 輕輕地閉上眼睛。

 啊啊,心撲通撲通的跳。

 交往,意味著要揹負起對方的人生。

 因為真唯也好,紫陽花同學也好,她們那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無價之寶。

 我一直覺得那些時間不應該浪費在我這種人身上。

 我沒有令她們逃避我的價值。

 但是,並不是如此吧。

 如果說我配不上為我費勁心思的那兩人的話。如果我拒絕了她們,令她們露出一副傷心表情的話。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要說我能為這兩個人做些什麼的話, 那就是——。

 我,必須成為配得上她們的人。

 告白就是為此而舉行的表露決心的儀式。

 「我也喜歡紫陽花同學。你的心意,確實的傳達給了我。儘管我配不上紫陽花同學……但是,和紫陽花同學在一起的時候我很開心,一和紫陽花同學說話,我的心就會跳個不停。」

 聽到這句話,不知為何,紫陽花一臉悲傷地捂住了嘴。

 「是嗎,既然這樣! 」

 「嗯,所以。」

 我深吸了一口氣。

 曾經有過一次,我拉著真唯的手跳進游泳池裡。

 那個時候,耗盡了我人生當中相當一部分的勇氣。 也許一下子消耗了甘織玲奈子三年份的勇氣。

 既然如此。

 這一瞬間的我,一定是把今後人生全部的勇氣都用盡了吧。

 我直視著真唯,宣告道。

 說出那個夏天的回答。

 「我,要和紫陽花同學交往。」

 鼓起勇氣。

 「為什麼……」。紫陽花同學小聲嘀咕道。

 然而,真唯卻露出了一副解脫似的表情。

 「啊啊,是嗎?」

 完全相反的兩個人。光明與黑暗。真唯和紫陽花本應展現出的表情就像對不上的拼圖一樣,完全不一致。

 「太好了。這樣,我就還是原來的王冢真唯了。」

 「我說,小玲奈,這是為什麼?」

 紫陽花同學抓住我的胳膊。

 就是因為你是如此的溫柔啊,紫陽花同學。

 比起自己得到的回報,反而更替真唯感到傷心。正因為有著那樣的紫陽花同學在,我的學校生活才多姿多彩。

 但真唯對我來說也是一樣。

 我凝視著微笑著的真唯。

 真唯總是為我盡心盡力。就像太陽一樣照耀著我。而只盯著自己腳下陰影的我,一直都很忘恩負義。

 我最喜歡這兩個人了。

 所以,我。

 我——。

 「我也要和真唯交往! 」

 ――已經不再需要普通了!

 「………………哈? 」

 「欸………………? 」

 好痛。

 沉默像火柴刺一樣來回紮在皮膚上。

 我非常,非常不想看她們兩個的臉……。 只是剛才那句話,就耗盡了我一輩子的勇氣……。用完了的話就沒有了……。

 可即便就這麼說完,然後來一句 「那麼我先走了!」離開會場之後從學校的天台上跳下去,最後也只會登上第二天的新聞。因此我也不得不繼續說下去……。要是人類沒有嘴巴就好了……。

 「我要和紫陽花同學交往,也要和真唯交往!」

 重複的話語裡沒有任何新的信息。硬要說的話,就是我的臉皮上用油性筆寫著「人渣!」二字的程度。

 觀眾席中傳來了紗月認真語氣的「垃圾……」的感想,要是是幻聽就好了。我已經走投無路了。

 不,還沒完。我還有嘴。人類最古老的智慧,就是語言!

 「我喜歡紫陽花同學!正如我剛才說的,我一直喜歡著紫陽花同學!儘管我沒覺得這是戀愛之情,但是回想起來感覺似乎從一開始就是戀愛之情了,只要一看到紫陽花同學,幾乎每次心跳都會加速!紫陽花同學我喜歡你!」

 「嗯,嗯…………」

 紫陽花同學無法理解我話語的真意,感到不知所措。也是,至少比嚇到傻眼要好一些,雖然可能已經傻眼了!

 「然後!我也喜歡真唯!從在天台上被真唯幫助了的時候開始,我就覺得我一定是被真唯迷住了! 因為被真唯推倒的時候也沒那麼不情願!對不起,是我太固執了!我也喜歡過真唯! 」

 「啊,啊…………」

 宛如被話語的氣勢所迫,真唯僵硬地點了點頭。 這是難得一見的王冢真唯張口結舌的畫面。

 今天,我再次認識到,語言作為人類最古老的智慧,正是引發至今為止無數次戰爭的契機。

 不不! 還不到放棄的時候!

 「我認為這種時候通常來說應該是認真地選擇其中一人,然後向另一個人道歉。話說回來,我本也是這麼打算的。 但,我絕對不想對露出一副被甩了也是理所當然的表情的真唯,說出「那我就和紫陽花同學交往了喲」之類的話來……」

 「你在說些什麼?」

 「就算是紫陽花同學也是一樣!正因為太過溫柔,所以才比起自己被選中,反而滿腦子都只顧著真唯會被甩這件事!難道不是這樣嗎?要是說錯了,我會道歉!因為我對紫陽花同學完全不夠了解……但是,如果真如我所說的那樣,那就承認吧!」

 「那個……」

 紫陽花同學將手指放在唇上,避開了眼神。還好她沒有說出:「是啊~,從中途開始,小玲奈的事怎樣都好了呢~」。不對,還好個鬼啊。

 「所以我才不需要什麼‘普通’。」

 雙手放在胸前,我如此宣言。

 「我並不是誰都不選。而是兩個人我都要選。我知道這樣做是很過分的要求。但是,我想跟真唯還有紫陽花同學你們兩個人都交往。」

 她們二人聽完我的話——。

 「…………小真唯」

 「紫陽花……」

 互相對視著彼此,好像在商量著該怎麼辦一樣。

 總覺得,有種像是犯罪三人組的感覺,真是太棒了!有點情緒高漲!

 「我說,小玲奈」

 紫陽花同學凝視著我的眼睛,強烈的視線讓我喘不過氣。她開口說道。

 「我知道,小玲奈在為我們著想。謝謝你。但是,既然那樣,果然比起我還是……」

 「等等,紫陽花」

 真唯抓住紫陽花同學的手腕,中途打斷了她的話。

 「我不許你再說下去。你本就是那個應該獲得幸福的人,紫陽花。」

 「小真唯……」

 兩個人再次相互對視著。

 「所以說!不是那樣的!」

 我粗魯地擠進了兩個人中間。

 「我想要說的,什麼也沒傳達到! 不是那樣!是我想和你們兩個交往!這和你們兩個人的想法無關! 是我,希望著,盼望著,能牽著你們的手! 」

 我緊緊地抓住真唯和紫陽花同學的手。

 她們二人那因無以倫比的美貌而值得誇耀的臉龐,就在我的眼前,我都快不由自主地謝罪了。

 一想到我配不上她們,就忍不住要放開手。但那樣的話,不過是重蹈覆轍罷了。

 這不是應付場面的台詞,我必須要好好的展現出我的覺悟。為了讓她們相信我而竭盡全力。

 「我說,要是……我和真唯交往的話,紫陽花同學會怎麼做? 」

 「誒……那,那個……」

 紫陽花同學的眼神搖擺不定。

 「我,會,好好的,支持你們,的。」

 眼睛裡噙著淚水!

 「不要!我才不要這樣!我還想和紫陽花同學好好的繼續約會下去! 」

 「繼續約會,那是……誒,那個,摩天輪的……? 」

 紫陽花同學的臉轉眼間就變紅了。我飛快地點了點頭。一邊點頭一邊背上直冒冷汗,我到底都說了些什麼呀。這樣的話,不就像是在說我只是想和紫陽花同學接吻嗎……。

 不,要是說想還是不想的話,那個……那個,就是那個啦!

 「真唯呢!?要是我和紫陽花同學交往的話會怎麼做!?」

 「去法國留學,在遙遠的天空下為你們的幸福祈禱。」

 「你在說什麼!?那才是絕對不行的吧!給我等一下喲,你是那樣打算的嗎!?誒,紫陽花這不也驚呆了嗎!」

 「……小真唯……?」

 真唯用一種像是在開玩笑卻又不是玩笑的態度,微微地點了點頭。

 「有我在你們旁邊的話,紫陽花也會感到不安吧。不知道什麼時候玲奈子又會和我重歸於好。既然那樣,保持距離對彼此都有好處。」

 「雖然這個理由很有真唯的風格!但我不要!我不想和真唯分開!」

 就像維繫著羈絆一樣,我用力握緊繫著的雙手。

 「因為我,喜歡真唯……」

 「可你對紫陽花。」

 「紫陽花同學我也喜歡! 」

 我完全豁出去了。

 「因為你們兩個人太溫柔了,所以互相之間才會這樣想要這樣退讓。這可不行。因為我對你們兩個都很中意。我為了自己已經竭盡全力了,所以只希望自己能夠獲得幸福!你們兩個不和我交往的話,我可是會傷心的!」

 「小玲奈……你在說啥呀……」

 見我一副拼命的樣子,紫陽花卻只是對我嫣然一笑。

 「可是,這是腳踏兩條船吧……? 」

 「……確實呢」

 我老實地點了點頭。沒錯,世人好像稱呼我這種行為為腳踏兩條船。 而且通常被認為是最為惡劣的品行。聽說做這種事的人偶爾會被捅兩刀。好恐怖。

 紫陽花同學像是在平復心跳一樣,來回撫摸著胸前。

 「我,初戀是從被腳踏兩條船的狀態下開始之類的,這種事,還真是讓人吃驚呢。」

 「就是說啊………………漫長的人生當中也是會有這種事出現的……」

 糟了。 她們越吐槽我越是察覺到我說了多麼荒謬的話。對象是紫陽花同學竟然還腳踏兩條船?那種傢伙現在馬上跳進黑洞不就好了嗎?

 內心不要氣餒。頭腦要保持冷靜……。 無論怎麼被道德觀逼得走投無路,我都會回憶起這雙手的溫暖。

 「但是啊,至今為止我對真唯說了很多次,卻一次也沒有被相信過。我啊,在遇見真唯之前,同性之間交往對我來說並不普通。而這卻被強硬的改變了。」

 「是這麼一回事嗎?」

 真唯像是才剛聽說的一樣嚇了一跳。喂。

 「所以說啊,既然如此,為什麼只有我非得被一對一交往這種普通所束縛呢?這次我希望你們能迎合我。」

 「……………………」

 面對這種過於牽強的邏輯,真唯和紫陽花同學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嗯……嗯?

 好奇怪啊……。明明被告白和選擇的那一方都是我才對,究竟為何,我反倒像是在對那兩個人說「等等!不要拋棄我!」然後緊緊地纏住她們不放一樣。

 打破沉默的是紫陽花同學。

 「我說」

 紫陽花同學對真唯露出一副困窘似的的笑容。

 「怎麼辦好呢,小真唯……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人交往? 」

 「我和紫陽花……嗎……。原來如此。」

 「等等!不要拋棄我! 」

 我死死的抓住她們。

 如果這時候被孤立的話,我就沒有信心再活下去了!

 「我會讓你們幸福的!絕對會讓你們幸福的! 」

 我當場跪拜在地,牽起二人的手。完全找不到之前訓斥照鏡子的小香穗時那副自以為是的女人的模樣,那副樣子簡直就像是一個超級花心騎士。

 「既然這樣,三年時間!到高中畢業為止和我交往吧!在結束的時候,我一定會讓你們覺得‘和我交往真是太好了’ ,一定會把你們迷的神魂顛倒的! 」

 我僅僅是大喊著。

 「我再也不會說什麼‘為什麼選我這種人’之類的話了!也不會再懷疑你們倆說喜歡我這件事了!為了讓你們兩個一直喜歡我,我會努力的!我一定會成為配得上你們的戀人! 所以,所以………………」

 眼淚突然湧了出來,話噎在了口中。

 因為,我說的話毫無依據。

 我喜歡她們是事實,想和她們交往也是事實。但是,能不能讓她們幸福則要看我自己。

 沒有保證。也無法做出約定。就讓她們相信這種話,實在是太自私了。

 儘管那樣,我仍希冀過。希望她們能相信我。因為這樣的話,冥冥中我就有種預感我一定能做到。

 「請,和我交往吧,真唯、紫陽花同學……。我一定會讓你們幸福的……。因為,我最喜歡你們了……」

 就像是撒嬌的小孩子一樣,超遜的告白。

 我已經毫無隱藏了。

 今後的未來。我們……不,至少我已經將最讓我幸福的世界展現了出來。 這就是我的,一點也不普通的喜歡方式。

 之後就要看她們了。

 「說了捉弄你的話,對不起,小玲奈。」

 紫陽花同學抱住了我的頭。

 就像是要藏住我的眼淚一樣。

 「不是的,你想說那些,是理所當然的。畢竟我對你們倆說了很不得了的話呢……」

 「……我啊,果然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為完全沒有想象過這種形式。也懷疑這樣真的能讓大家幸福嗎?會不會發生比現在更加痛苦,更加悲傷的事情之類的。」

 「嗯……」

 在大家守護著的舞台上。

 在充滿光的世界裡,「但是呢」紫陽花同學開了口。

 「向著不知今後會如何發展的方向上邁出一步的正是我自己。儘管是那樣,我卻不想就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地否定小玲奈鼓起勇氣對我說的那些話。」

 我抬頭看向紫陽花同學。

 她臉上浮現出一抹溫柔的微笑。

 「因為小玲奈對我說了啊。想要永遠三個人在一起玩耍。」

 感覺好像我是有說過這句話。

 三個人一起度過的那個暑假,真的非常開心。

 原來紫陽花同學也一直記著。

 「因為即便是任性的、愛發脾氣的我,也最喜歡小玲奈了……」

 紫陽花同學的聲音如同溫暖的雨一樣,

 「紫陽花同學……? 」

 我一瞬屏住了呼吸。

 「總之,是到高中畢業為止吧?嘿嘿,我這邊才是,還請多多關照。」

 「哎,那,這麼說……」

 我緩慢地站起身來。和紫陽花同學對視。紫陽花同學重新握起我的手。而那是戀人結。【校注:十指交握】

 作為班級裡的紅人,一直都是我的憧憬對象的紫陽花同學。

 紫陽花同學害羞了起來。

 「下次,再繼續約會吧。」

 現在,從這一刻開始。

 紫陽花同學成為了我的戀人。

 我一陣恍惚,感覺就快要倒下了。又或者是現在就想在舞台上來回狂跑。

 「謝謝你,紫陽花同學,謝謝你! 」

 「呀」

 我一用力抱緊她,就聽到了紫陽花同學可愛的悲鳴聲。哎呀,可不能把衣服弄髒了。我端正地回到原來的位置。

 不用急也沒事。今後有的是機會做這種事……不對,雖然我也不知道這種事指的是哪種事啦。話說回來,還沒結束呢!

 還有一個被我表白了的女孩子在。

 也必須好好地聽到她的回覆。

 我悄悄擦了擦眼淚,回頭看向了真唯。

 「真唯」

 在比任何人都要顯得般配的舞台上,真唯露出一副彷彿沒有容身之地般的表情。

 必須傳達的話,其實還有很多。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我一直在向真唯胡鬧,對不起。一直沒有勇氣和自信,對不起。但是呢,我想過要改變自己。我想要改變。因為我覺得現在的話,我希望和真唯一起走下去,所以。」

 面對忍受著痛苦,彷彿輕輕一碰就會崩潰的真唯,我伸出了手指。

 所有的起因,都是緣於賭上了摯友和戀人寶座的我們之間的勝負。

 現在就要做個了結。

 「……記得有一次,你抱著我,跳進了游泳池對吧。」

 「……嗯」

 「我記得,那是指即使我變得不能再在天空中飛翔,你也會和我一起分享悲傷的意思。」

 「嗯」

 無論真唯怎麼失敗,我都會在她的身邊安慰她。我本想那樣說的。因為「重要的人」意味著不僅僅是快樂,就算是悲傷也想要一起分享。

 「聽到那句話,我真的很高興。從那一天開始,我就變得更加喜歡你了。但是……如果,你說要和我,還有紫陽花同時交往的話。」

 真唯一邊眼中含著淚一邊詢問我。

 「那一定是件相當困難的事情呀。溫柔的你,將會承擔起兩人份的辛苦。通過這次的事,我知道了自己多半也是個麻煩的女人,那今後你打算怎麼做?。」

 怎麼做?

 要承擔兩人份的悲傷時,那時我該怎麼做?

 那就是。

 「努力」

 我的回答一點也沒有改變。

 面對著瞪大眼睛的真唯,始終貫徹著自己的話語。

 「我會努力的。總之,拼命的努力加油,我會變得比現在更加強大。那樣的話,就可以更好地支撐住真唯了。」

 ――其實呢,這一個月我一直在思考。

 無論何時,從今天開始,如果允許我向新的自己伸出手的話。

 我就要像紗月一樣堅強。

 像紫陽花同學一樣溫柔。

 像小香穗一樣坦率地面對自己的喜好。

 想成為像真唯那樣閃閃發光的自己。

 儘管那一定是個高大到一抬頭脖子就會痛的目標。

 我的身邊有四個人。很「特別」的四個人。

 要是每天都和那樣的她們交談的話,是不可能不產生憧憬之情的。而且啊,大家也都認可我,覺得我偶爾也能派的上用場。 所以,就算是自虐,就算是虐待自己,哪怕只前進一毫米的程度我都會高興得不得了。

 在被窩裡想起的,可不僅僅是壞事哦。

 像是碰巧在考試中取得了好成績,被紗月同學誇獎了之類的,紫陽花同學被我說的笑話逗笑了,小香穗選我和她一起組隊,真唯對我露出了微笑。即使是高興的事,我也記得很多。

 自己躲在自我貶低的話語背後,雖然很少,但腦海中也會浮現出認同自己的話語。

 到初中為止都長期閉門不出的女孩子,和朋友一起站在舞台上這種事,並不容易吧。 即使是這樣都還是一點也不認同自己,那才是不可能的吧。

 因為我有努力了呀。

 從上了高中開始,我就一直非常努力。

 以「不想被任何人討厭」為目標,真是痛苦啊。

 不管我怎麼努力,怎麼努力,決定一切的,都是來自他人的評價,那種事,真的很討厭。

 我,想要改變。

 我說,甘織玲奈子。即使失敗之後受到挫折,以前的事就放在以前。給MP充上電,再一次站起來吧,要去習慣失敗。【校注:MP指遊戲中的魔力值】

 因為我是已經努力過了的。

 為了讓你也稍微重新評價一下我,我一定會努力的。

 「今後我也會努力的,真唯。不是用語言,而是用行動來表現。」

 「我希望」

 真唯的眼睛中映照出色彩。

 「你能相信我,真唯。」

 真唯的瞳孔裡,閃爍著光芒。

 光芒化為水滴,順著臉頰淌了下來。

 「我想和真唯成為戀人。既不是摯友,也不是戀人未滿,而是戀人。」

 「玲奈子」

 「我喜歡你,真唯」」啊啊「真唯發出了感嘆的聲音。

 「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真唯、王冢真唯正哭泣著。

 她臉上正撲簌簌的掉下了絕不願讓我看見的淚水。

 「我不想……啊……。因為我最喜歡玲奈子了,不想把你交給紫陽花……。 但是,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糟糕的那一面,我一直以為,我能為玲奈子做的事,就只剩下這個了……」

 紫陽花同學抱住了真唯的肩膀。

 「嗯,嗯……小真唯,已經,可以了喲。不用再一個人強撐著了。」

 這樣的真唯,我是第一次看到。

 實在是太過可愛,太過惹人憐惜了。

 我感覺我又要哭了。

 「就是啊。真唯有點太倔強了。之前也是,一個人開什麼戀人募集派對。那個時候也是吃了不少苦頭呢。」

 我和紫陽花同學一邊微笑著一邊緊緊地抱住了真唯。

 聚光燈下,大家的眼睛裡浮現著類似的淚水,總覺得有點奇怪。

 我既喜歡真唯,也喜歡紫陽花同學,這種感情充滿了內心。

 喜歡的感情快要溢了出來。

 這麼多的愛究竟沉眠在我的哪兒呢?

 居然會因為太過喜歡而哭出來。

 「我最喜歡你了,真唯」

 「我也是,最喜歡你了。 我愛你,玲奈子。」

 我們彼此貼著頭。打扮好的髮型上,沾染著真唯的氣味。

 我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這樣一來,我和真唯也是戀人了。

 又是新的關係。

 「哎,我也最喜歡你了哦,紫陽花同學。」

 「嗯。 我也喜歡小玲奈呀,最喜歡你了。」

 我們額頭互相挨著。紫陽花同學的溫度傳達給了我。

 「我絕對會讓你們兩個幸福的。為了成為配得上你們的戀人,我會加油的。」

 那很明顯一定是我得意忘形的發言。

 但是,現在我已經聽不到「像我這種人」這樣的心聲了。

 因為這既不是約定,也不是契約。只是一個願望,是對未來的誓言。

 我打算就這麼活下去,今後一定會發生很多非常麻煩的事情。不安的因素也數不勝數。再說了,同時把真唯和紫陽花同學當作女朋友,又和她們很般配的女人,那究竟是怎樣的女強人?

 而且,雖然我還不太清楚,但是似乎總有一天會出現某個帶著強烈嫉妒之情傢伙。我可能也無法與之匹敵。

 就算是這樣,之後的事之後再說吧。

 沒事的。雖然之前因為草率的決定,失敗了好幾次。但我已經對失敗習以為常了。

 今後也會一次又一次地面對自己的無力吧。

 每次都會拼死地煩惱著,掙扎著,焦躁著吧。

 即便是這樣,只要哭著往前走就行了,僅此而已。

 沒關係。雖說是遙遠的目標,但也並非一定是遙不可及。

 畢竟,我可是甘織玲奈子。

 可是那個令她們二人喜歡上的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