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章 序言 或者關於王冢真唯的事

第四卷  第五章 序言 或者關於王冢真唯的事 翻譯:天轍

 校對:凜雨流霜  煙雨

 永遠的謊言,是對真實的另一種稱呼。

 接下來要講述的,是一位少女的戀愛故事。

 她堅強而美麗。

 她聰明且充滿信心。

 她討人喜歡,崇尚以和為貴。

 面對任何困難,她也從不屈服。

 她靠自己的力量翻越無數的高牆,無論何時都高高在上凝視前方。這就是王冢真唯,蘆谷的理想型戀人。獨一無二的光輝太陽。

 但是,真的是這樣子嗎?

 玲奈子應該已經知道,無論是誰都有或多或少的煩惱,揹負著痛苦依舊掙扎向前。

 無論立場和性格如何,活著就意味著苦惱和掙扎,哭著也不得不繼續前進。

 又或者,就算世界上78億的人都是這樣――也只有王冢真唯是例外,玲奈子如此深信不疑。

 接下來要講述的,是甘織玲奈子絕對不會知道的故事。

 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都不會知道。

 因為這是一個戀愛中的少女所期望著的故事。

 第一卷 第五章 派對之後

 「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那天,真唯和來到日本的母親在餐廳吃飯。

 借酒店的會場開派對的事,好像已經傳到了媽媽的耳朵裡。真唯若無其事地將手邊的開胃菜送到嘴邊。醃橄欖的酸味異常強烈,刺激到使人清醒。說實話,她並不喜歡這個味道。

 「我也到這個年紀了。」

 和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在法國的母親談話,大多是用法語進行的。真唯很在意自己明明是個混血兒日語卻不是很好這件事,所以日程安排和工作指示也都是用法語。

 「別太張揚了,畢竟你還只是個學生。」

 「我知道。作為負責宣傳玫瑰皇后的模特,我自有分寸。下次我會盡量少亂來。」

 「如果真能這樣的話,我也不用在巴黎的辦公室裡為在東京發生的各種意外頭疼了。」

 咔嚓咔嚓移動餐具的聲音。

 「所以,就像我事先說的,今年夏初我會忙上一陣子,詳細的日程安排會告訴花取經紀人的。」

 「好,今年的業績如何?」

 「就業績而言,大體上還不錯。只是設計怎麼說呢,還遠遠稱不上最高傑作。只是挪用了已有的想法而已。」

 她的母親王冢琉音是玫瑰皇后的頂尖設計師,公司的業績取決於她的頭腦和手指。年復一年,隨著公司的壯大,母親的壓力也日漸增大。

 和女兒談論工作,也是從這幾年開始的事情,也許她再也無法獨自承受了。不過即便這麼說,真唯能做的最多也只是像這樣傾聽母親的抱怨。

 「近年來,最能激發出我靈感的是你的成長。女兒放開了我的手,逐漸變成陌生人的樣子,對我來說是一種新鮮的體驗。」

 「雖然我和媽媽本來就是不同的人。」

 「當我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是你10歲開始對我叛逆的時候」

 「叛逆什麼的,太誇張了。」

 真唯苦笑了一下。

 母親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讓人懷疑這是否是她選擇成為設計師的理由。

 和一個不知道自己真實想法的人交談,就像在吃摻雜了討厭的東西的沙拉。不知道在哪裡會咬出苦澀的味道,只能小心翼翼地反覆咀嚼。

 「所以呢,也就是說…」

 她開口道:「On n'a qu'une vie」(★注:法語,大概意思是"人生只有一次")

 「人生只有一次,但我並不後悔,我也不希望你會為你的人生後悔。所以萬事要三思而後行,瑪榭儷。」

 「……好的。」

 這是她重複過很多次的話。雖然說是為我著想,但它真正的含義恐怕――。

 (你所希望的‘不後悔的人生’,不就是要我模仿你的樣子嗎?)

 真唯在心中責問道。

 身高167釐米的真唯在日本先不說,但在法國頂級模特中也是比較矮的、不怎麼引人注目的。雖說有一頭明亮的金髮,但這在外國並不稀奇。

 本來她就沒有成為國際頂級模特的才能,如今能夠被重用也只是因為,自己是她寶貴的女兒罷了。

 僅僅就因為這個理由,真唯便淘汰掉了其他優秀的競爭者,成為日本頂級模特中的一員。大多數被真唯打敗的競爭者們,只能放棄自己的夢想。

 這就是為什麼真唯必須要讓自己強大,也是為了被她淘汰掉的那些人,從金字塔的頂端掉下是絕對不可原諒的。

 但對真唯來說,做模特也就意味著被身為琉音的女兒這個身份所束縛。真唯的人生並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是被母親牢牢控制著。

 只有那次,母親所說的「叛逆」,是真唯用畫筆親身畫出的唯一一條人生軌跡。

 「如果你想早點安頓下來,只要跟我說,我隨時會幫你安排。不需要有任何擔心的地方,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女兒啊。」

 「……謝謝你,媽媽。」

 只有夜色在一點一滴地流逝,這是一個明明和最瞭解自己的人用餐,卻只剩滿腹空虛感的夜晚。

 第二卷 第五章 在輸掉比賽後

 「輸了,呵呵,輸了……我真是個失敗的女人啊……」

 玲奈子和紗月離開後,真唯依舊癱在椅子上消沉了一陣子。

 這是拼上一切的競爭,以玲奈子的婚姻為賭注,和紗月,玲奈子三個人之間勝負。結局卻以真唯的慘敗收場。

 在真唯的記憶中,自己很少會有輸得這麼慘的時候。而現在的真唯就是個徹徹底底的敗犬女。

 一邊默默注視著敗北者的身影的……正是花取。

 「小姐,是否需要我給您拿點暖和的東西呢……」

 「呵呵,謝謝,花取小姐。」

 眼神飄乎的真唯,即使是在這種時候也不會忘記跟自己好好道謝,花取對她的性格感到由衷地敬佩,另一邊泡上了和往常不同口味的薰衣草茶。

 通過品嚐符合自己身份的高級香茗,真唯能稍微調整一下心情就好了。

 要是在平時,花取肯定放了下杯子就鄭重離開,但如今看到失去了往日霸氣的真唯,花取很想說幾句鼓勵她的話。

 「請恕我冒昧,小姐……甘織小姐從以前開始就經歷過這種比賽了吧,所以您不必太在意……」

 「不,花取小姐,不是這樣的。」

 真唯搖搖頭。

 「不管是什麼樣的比賽,既然接受了挑戰,我就會全力以赴。不能將其作為輸了之後安慰自己的藉口。」

 「我,我……對不起,小姐……! 「

 花取變了臉色,閉上了嘴。

 「我這是說了什麼話,玷汙了小姐那高貴而純潔的精神……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請您吩咐吧,小姐!」

 真唯卻給了跪著的花取一個溫和的微笑。

 「沒關係,花取小姐。我知道你只是想安慰我罷了。你的善良總是能夠治癒我,所以從今以後你也要繼續在我的身後支持我。這就是我的命令。」

 「小姐……!」

 花取本想上去擁抱真唯,但那略有不敬,只以鞠躬收場。

 真唯抱住雙腿坐在椅子上。她把臉抵在膝蓋上面,心不在焉地說道。

 「是啊,那我稍微說一說關於玲奈子的事情吧。」

 「……是,在下洗耳恭聽。」

 「呵呵,不要擺出一副為難的表情啊,花取小姐。我當初因為媽媽的邀請,究竟是選擇去法國上學,還是留在日本的高中呢,那時候的我不也有過這樣的煩惱嘛」

 想起中學時代的真唯,花取微微一笑。

 「是啊,那個時候您也告訴我了。」

 「好懷念啊,那時你以我的名字和頭髮在日本太顯眼為由,向我推薦了去法國的學校。」

 「是的。那樣您就可以和家人一起生活了。」

 那個時候的事情還清楚地記得,平時性格開朗的真唯,有段時間一直襬著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花取因為擔心真唯甚至瘦了3公斤。

 那時花取也做好了移居法國的準備,提出只要是為了真唯就好。

 真唯傾斜了杯子。

 「但是我選擇留在日本的高中。」

 可能是對母親小小的反抗。但是,花取現在覺得真唯當時的選擇是正確的,因為。

 (因為和琴小姐成為了同班同學)

 聽到真唯提及的關於紗月的往事,花取很受感動。如果不是還有別人,一定會禁不住流下眼淚吧。

 如果琴紗月小姐願意一直跟真唯做朋友的話,真唯以後就不會孤獨了。花取一直這樣相信著,為她們堅固的友誼而放心。但是……

 (兩人本來都是生活中不需要其他人的類型,也許她們之間的日常相處,也不是那種互相依靠的關係吧。)

 真唯和紗月之間的距離,似遠而近,又似進而遠。但真唯需要的,並不是把彼此定義為對手來互相提高內在的關係。

 即便平凡,卻能夠信賴的關係……

 「在那裡,我遇見了玲奈子。」

 真唯的話,令花取像被菜刀割傷了手指一般痛苦。

 「……那位小姐。」

 「怎麼偏偏是她……」花取能忍住不說出來,完全是出於對主人的忠誠。

 甘織玲奈子,無論容貌還是性格,都只是一個普通少女的風格,從她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特別的地方。不管在高中還是大學,像她這樣的少女隨處可見。

 儘管如此也不認為在人生經驗上,真唯有絲毫不如自己的地方。撇開選擇高中這樣的岔路口上的經歷不談,真唯從小就和很多有魅力的人打過交道,看人的眼光應該已經鍛鍊得足夠好了。

 可是,為什麼真唯會那麼在乎玲奈子呢。

 「新生活讓我興奮不已,至於能不能適應新的學校。是啊,我也會和其他人一樣感到不安。畢竟是拒絕了媽媽的邀請留在日本,但並不認為我做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

 「那是……我理解您的心情。」

 雖然琉音是個好僱主,但一切都以她自己說了算。琉音的真實想法即使連花取都捉摸不透,似乎從一開始就不想和女兒好好對話一般,明明兩個人是彼此唯一的家人。

 「我已經習慣了在班上被其他人疏遠,像異類一樣被對待。儘管如此,我還是想和其他人一樣享受作為一個高中生的日常生活,被這樣僅存的一點希望和迷茫強烈地動搖著。」

 「原來是這樣……」

 就算是面對花取,真唯也不願意展示出自己的不安。即使在一切結束之後,能夠像如今這樣坦白,卻始終無法擺脫內心的焦躁。

 「但是,因為她我的這些不安都消失不見了。」

 「……因為那個少女?」

 真唯就像融雪後發芽的花蕾一樣,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她跟我說‘和我做朋友吧。’」

 「竟然……」

 能夠主動與王冢真唯搭話的人並不多,如果不是出於好奇心和興趣,那就更不用說了。花取驚訝地吸了一口氣。

 「現在想想,也許那時我已經愛上她了。」

 「小姐……」

 「花取小姐,我一定會成為配得上她的女人。」

 真唯在花取面前宣誓道。

 「……是這樣啊,小姐。」

 能讓真唯奉獻出了一切的女人,既然真唯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花取選擇相信真唯並坦誠地支持兩人的戀愛――。

 (雖然心裡絲毫也不這麼想)

 總之,花取決定用繁重的工作中積攢下的儲蓄委託調查。查清關於那個甘織玲奈子的真實身份,還有她究竟是懷著什麼目的去接近小姐,如果是聚集在花上的毒蟲的話,等到那時……

 不過,花取心想,能夠幫助真唯早日擺脫入學時不安的心情,這個功勞也必須得承認。

 第三卷 第五章 紫陽花告白後

 那是在暑假結束,第二學期開始不久的時候。

 「我回來了。」

 紗月打完工回家的那天,看到玄關有一雙陌生的鞋子。

 紗月不動聲色地看著它。不知道為什麼,從幼兒時期開始就神奇地習慣了玄關處有各種陌生女式鞋的場景。

 嘩啦一聲門打開了。在那裡,有一個面朝著牆壁坐著的小個子女性。熒光燈反射出的金黃色頭髮,一如往常地閃耀著。

 「有個大孩子呢。」

 一邊嘆氣,一邊放下包,順便把明天要準備的東西塞進了包裡。因為如果一犯困,什麼事情變得很麻煩,所以想先收拾一下。

 在這期間,王冢真唯也幾乎是一動不動,彷彿變成了擺設一般。

 開始說話之前就一直會是這樣,紗月從心底覺得麻煩。

 腦海中隱約浮現出一個想法,就是拿出以前真唯對她說過的話反問她: 「你不是已經不再依靠我了嗎。」但不管怎麼說紗月還是沒有薄情到能說出這種話的地步。

 「那麼,發生了什麼事?今晚怎麼來了?」

 紗月泡好了速溶咖啡再回來。看真唯還是沒有什麼反應,她打開了課本,然後過了一會兒。

 真唯開口了。

 「……我也許被全世界討厭了。」

 「………………」

 剎那間雖然很想把她趕出去,但現在還好,還能忍得住。如果是這種程度就受不了的話根本無法勝任作為王冢真唯的青梅竹馬的工作。

 「……所以呢?」

 「不,不可能,即使我什麼都不做,也會被周圍所有人喜歡上的……」

 還是把她趕走吧,她看起來並不像是有什麼麻煩的樣子。但之後不久。

 「只是,我不是最好的。」

 真唯的聲音聽起來很寂寞,紗月回過頭。

 真唯抬起了頭,她的眼睛像被訓斥的小孩子一樣低沉。這是其他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只在紗月面前才會表現出來的王冢真唯。

 「……發生了什麼事?跟我說說看。」

 真唯消沉到這種程度,最近是相當少見。上了高中之後的真唯,並不是不再依賴紗月了,只是精神穩定了下來。無奈之下,紗月停下筆,轉向真唯。

 真唯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從到我家開始就一直這樣。

 「其實…」

 真唯一點一點說了出來。

 實在太令人驚訝了。

 「瀨名,她要向甘織告白嗎? 嗯?」

 的確,紫陽花似乎很喜歡玲奈子。就算如此,也一直認為那也只不是友誼的延伸,不會有什麼實質行動。

 紗月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是個善於察言觀色的少女。有時候就像讀心術一樣能夠看穿對方正在想什麼,還能敏銳地覺察出周圍的氣氛。

 雖然不太想承認,但這一定是繼承了僅靠人際交往就能順利地在社會上打拼出來的母親的特徵。

 但是,能夠讀懂空氣是一回事,它能否在各個場合發揮作用,則是另外一回事。

 紗月擁有這個能力的結果,是她的擇友觀變得異常挑剔,取而代之將全部休息時間用於埋頭讀書。就像是眼光敏銳的人居住的城市的狹窄街道,硬是和其他人打交道是很折磨的,紗月想要的只是平靜的日常。

 現在所在的小團體的成員都比較有安定感,因此很滿意。

 也有今後想要結交的朋友。

 瀨名毫無疑問是其中之一。甘織……甘織嘛,先放一邊。

 「……原來如此,我理解情況了。」

 那個甘織的惡行被曝光得一清二楚。

 「所以,真唯和瀨名兩邊都沒有給出明確答覆?怎麼說呢,甘織……真是個不可救藥的女人。如果我在場的話,可能會揍她一頓。」

 紗月也明白了真唯一直糾結的理由。無論怎麼解釋,紗月都一定會對玲奈子生氣的。

 「但是,那無所謂。因為決定好好談一談的人是我。」

 真唯靜靜地搖了搖頭。

 「只是,不知怎麼的……當紫陽花對她說喜歡的時候,玲奈子那時的表情一直歷歷在目。」

 「……表情?」

 「嗯。」

 真唯心不在焉地笑著,這笑容就像在任何地方的普通女孩都會露出的那種無力的笑容。紗月心想。

 「那正是——一個人陷入戀愛時的樣子,不是嗎?」

 真唯一定是抱著極大的念想才說出這句話的。

 「那是……」

 紗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是否屬實,此時此刻,已經無所謂了。

 比起那個,問題還是在於。

 (如果你這麼說的話……如果你這麼想的話……那不就已經變成那樣的事實了嗎?)

 胸口堵得慌。

 現在事實不就相當於敗北宣言了嗎。

 紗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不安。

 只是,不想看到輕易向別人認輸的真唯。

 「你……想怎麼辦? 」

 「我不知道。」

 (什麼叫不知道,又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如果是平時的真唯,一定會挺起胸膛,說「我一定會讓你刮目相看。」的吧?

 當你在工作上失敗,或者和媽媽吵架時,你都會來我家,抱怨一陣子,傾訴你的煩惱。

 但當你說完,便會一臉輕鬆地對我說從明天開始繼續努力吧。

 (可是,戀愛什麼的……)

 王冢真唯不可能被那種東西牽著鼻子走。

 戀愛什麼的,就像是班上沒有其他娛樂活動的少男少女沉迷的垃圾食品一樣。

 如果已經嚐到了戀愛滋味的真唯,因為失戀失去了再次獨自站起來的能力的話……

 如果我現在對她說「我會讓你忘記那女人。」並奪走她的嘴唇,真唯就會回到原來樣子嗎?又或者說,自己心中的焦躁會得以平息嗎?

 (不是那樣的問題吧……)

 抖掉那些奇怪的想法,因為已經這超出了正常朋友的範疇。

 如果這能讓真唯恢復正常也就罷了,且並不覺得自己和她接吻有什麼意義,單純地討厭這種只有自己在吃虧的交易。

 真唯微微張開桃紅的嘴唇,移開視線。

 「只是,我現在在想,只要玲奈子能幸福就好了。」

 「……那是什麼。你什麼時候變成如此聖母一般的女人了?」

 真唯什麼也沒說,不經意咂了咂嘴。

 紗月現在有很多話想對真唯說,對玲奈子也是,如果有必要的話對紫陽花也是。

 但是,即使把自己的想法一吐為快,感到暢快的也只有自己一個人罷了。

 如果真要這麼做,那麼一開始就不應該裝出一副好臉色和真唯商量。

 所以紗月不能說,什麼都不能對她說。

 重新坐到真唯身邊,把手放在她的背上,像是竭盡了全力問道。

 「真的,沒關係嗎?」

 「我……」

 「即使你不在玲奈子身邊?」

 紗月的問題,真唯沒有回答。

 像沒事人一樣笑著,在一旁守護著最喜歡的人變得幸福的樣子,這無異於扼殺自己的心靈

 真是個愚蠢的想法,紗月打心底裡這麼想。

 無論想要什麼都可以得到的女人,居然會抱有這樣的想法。

 (但你一直都是這樣,真唯…總是想著不能辜負別人的期望……你真是個笨蛋……)

 紗月一言不發地撫摸著真唯的後背,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只是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

 第四卷 第五章 目送遊樂園的約會後

 幕張Cosplay峰會,最後的主要活動。

 紫陽花和玲奈子一起,走向真唯等待著的舞台,然後——。

 ――稍微回溯一點時間。

 「小真唯。」

 紫陽花在走廊上叫住了真唯。

 遊樂園約會的第二天,是週一學校的休息時間。

 「紫陽花啊。」

 真唯像在捉迷藏裡被發現的孩子一樣微笑著,她那泰然自若的態度讓紫陽花說不出話來。但她還是先邁出了一步,開了口。

 「那個,關於昨天的事。」

 當兩個人停下來時,路過的學生向她們揮著手。真唯立刻浮現出往常的笑容,也向著學生招了招手。

 「啊,是啊。我也覺得有必要和你談談,好像拖了很長時間了。」

 想必紫陽花的表情也是相當凝重吧。

 「我們要不要找個地方冷靜一下,好好聊聊??比如說水族館之類的……不過,在學校感覺不太方便。」

 「有個好地方。」

 說著被真唯帶到了個平時沒有什麼人去的地方,學校的屋頂。

 一打開鐵門,風就吹了過來,吹散了紫陽花的頭髮。

 「哇,屋頂不是禁止出來的嗎?」

 穿著室內鞋踩在水泥地上,心情不可思議地變得高亢起來。

 明明地表以上的高度應該和地面差不多,但好像只要伸出手就能觸碰到晴朗的天空。

 站在紫陽花後面的真唯笑著說道。

 「當然是禁止的哦。所以,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

 「呵呵,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不可以的啊。」

 不一會兒就走到了屋頂的邊緣。圍欄很低,只能夠到腰部。這是一條很簡單的邊界,只要你稍稍用點力,就可以跨越過去。

 「總覺得有點可怕。」

 「不要離欄杆太近了。」

 真唯一邊凝視著遠方,一邊小聲嘟囔著。

 「因為現在的我,不能在天空中翱翔吧。」

 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是,對紫陽花來說,真唯確實給人一種能在天空飛翔的印象。但現在……她有點躊躇。

 「過來。」

 被真唯用手招了過去,紫陽花和她並排站在離欄杆不遠的地方。

 「那個,小真唯。」

 「怎麼了?」

 「遊樂園的那天,其實一開始是有工作的吧?」

 仰望著的藍天深邃又清澈,像被畫筆拉長般的雲緩緩流動。

 「你邀請我和小玲奈,是為了讓我們兩個單獨在一起?」

 「你為什麼這麼想?」

 「嗯~……只是直覺。」

 只是約會那天,真唯打來的電話讓我覺得不太對勁。當時說我今天去不了了的真唯,就好像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沉著冷靜的緣故吧。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真唯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呢。

 紫陽花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個。

 真唯簡短地停頓了一下,自嘲般地微笑著。

 「那個答案是…………不想說啊。」

 不像她平時風格的強硬拒絕,紫陽花的瞳孔在震動。

 「小真唯……」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對你撒謊。你是我在這所學校遇到的為數不多的想平等地交往的朋友。」

 「那個,我也是一樣的啊。」

 紫陽花輕輕地觸摸著真唯的手臂,毫無疑問是一個女孩子的纖細手臂。

 如果是以前的紫陽花,絕不會向已經被拒絕過一次的人讓步。

 但是,讓她擁有那份堅強的人,也是真唯。

 「因為有小真唯在背後支持著我,才會有現在的我,我真的很感激你。喂,小真唯,你為什麼想和我單獨在一起?」

 儘管如此真唯還是沒有回應。

 紫陽花把手放在胸前,低下頭。

 說出了一句狡猾的話。

 「我啊,親了小玲奈哦。」

 在真唯柔軟的內心深處,就好像被利爪深深劃過一般。

 「心跳得厲害呢,那天我和小玲奈兩個人牽著手回去了。吶,小真唯對我說過了吧,讓我不要擔心你什麼的……但是」

 抬起頭,偷偷看向真唯的表情。

 「這樣下去的話,我會贏的哦……? 」

 真唯已經不戰而敗。

 「小玲奈,會成為我的東西哦。小真唯……這樣真的可以嗎?」

 怎麼可能。

 明明如此,真唯卻。

 「如果玲奈子幸福的話。」

 「小真唯!」

 紫陽花抓住了真唯的手。

 卸了力一般,真唯愣在那裡。

 「你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果然是因為我向小玲奈告白的錯——」

 「不是的,紫陽花。你沒有做錯什麼,一切都是我的錯。」

 紫陽花的氣勢有些挫敗。

 「你說是你的錯……?」

 真唯仍舊低著頭,緊咬著牙。

 「最近一直覺得自己其實很任性。以為只要保持以前的樣子,就不管做什麼都會被原諒。雖然我還年輕,但世界比我想象的還要複雜。」

 比起約會那件事,真唯更想說些埋藏在心底的話。

 紫陽花因為想知道真唯的真實想法,便看著她端莊的臉龐。

 「……讓我聽聽」

 「我沒有自我。」

 真唯這麼說道。

 「無論何時,我都在扮演媽媽所期望的‘王冢真唯’這個角色。那是一個玫瑰皇后追求的女性形象,她堅強聰明,被這所學校的人們喜愛。讓我自己也覺得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簡直就像在談論別人的成就一樣。

 「只要我是王冢真唯,我就能把一切都做得很好,就能一直做一個優秀的人。紫陽花,在背後支持推動你的,也是王冢真唯。她,並不是真正的我。」

 「但是…… 不管是哪一個小真唯,對我來說都是小真唯哦。其實我也是,不僅僅是個好孩子,也有狡猾、任性的地方。只是因為被認可……我做到了這一點,小真唯也一定可以的。」

 紫陽花微微地搖了搖頭。

 「……我第一次戀愛了。」

 真唯把手放在胸口。

 「我陶醉在激情澎湃的興奮中,迷上了她的一切。我放任自己內心的衝動,並以此為樂,因為我以為這就是真正的自由。然而……」

 真唯的視線落了下來。

 「我傷害了那個孩子。」

 「小真唯……」

 「我明白,我喜歡的樣子不是她想要的。我只要還是這樣的我,就無論過多久,她都不可能愛上我。」

 「那種事情…….」

 「那麼,至少要竭盡全力溫柔一點。紗月的時候也好,和你的時候也好。但是如果這樣的話,下次就不知道怎麼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了。因為,作為大家的王冢真唯,絕對不會偏愛任何一個人。」

 真唯的話語冰冷沉重,就像一堵厚厚的冰牆。

 任何人都戴著適合當下場合的面具,紫陽花也是這樣。在家裡的她、在學校的自己、和在玲奈子面前的自己都不一樣。即使在每個不同的朋友面前,也略有不同,這都是理所當然的。

 但真唯的面具太堅固了。也許可以稱之為詛咒,甚至宿命。

 「儘管如此,我還是喜歡玲奈子。我真的不想放棄,但是、但是……」

 真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

 「我害怕被討厭。」

 被其他任何人討厭都行,被怨恨也沒辦法。我一直是抱著這樣的想法生活下來的。

 但是,唯獨不想被玲奈子,被你們所討厭。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真唯說著低下頭,紫陽花一時說不出話來。

 至今為止一定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吧。真唯作為模特這個行業裡的常勝將軍,發生過很多紫陽花也難以想象的事情吧。雖然傷害了別人,但也只能這樣生存下去。

 心情舒暢地說「沒關係的」什麼的,說不出口。

 儘管如此,但還是想為她做點什麼,於是紫陽花溫柔地抱住真唯。

 「……小真唯」

 真唯低著頭,喃喃道。

 「你為什麼要哭啊,紫陽花。」

 「對不起……因為我和真唯不一樣,內心很脆弱……」

 「不對,那只是因為你很溫柔,這是我始終無法明白的東西。」

 真唯從背後摟住紫陽花。

 「如果你能讓玲奈子幸福的話……紫陽花,我就已經……」

 「不行,那樣絕對不行,不能因為那樣就放棄你的感情。要是那樣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紫陽花輕輕推開真唯的身體。

 淚水漣漣的眼睛瞪著真唯。

 「要是這樣,我就會真的討厭小真唯哦。」

 真唯悲傷地垂下了眼睛。

 「那樣的話……真痛苦啊。」

 一下子把話嚥了回去,紫陽花搖了搖頭。

 「不是的。討厭什麼的,我才不會呢。我喜歡小真唯,會一直喜歡的哦。所以,不要讓我討厭你。」

 紫陽花輕輕伸出了手。

 像是與真唯和解一般握住。

 用手帕擦去淚水的紫陽花,凝視著真唯。

 倒映在那雙眼睛裡的真唯,簡直就像是一直在幼兒園等不到父母的孩子。

 紫陽花強顏歡笑著。

 「吶,真唯。下次和我約會吧。」

 「……和你?」

 「嗯。下次,不帶上小玲奈,只有我們兩個人。我有很多話想和你說。我也想對拯救過我的真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請讓我這麼做吧。」

 「……讓你說到這個地步,總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頑固任性的地方,也讓小真唯發現了呢。」

 紫陽花伸出舌頭笑了笑。

 她竭盡全力滑稽的動作是為了讓真唯的心情放鬆下來。但是,看到真唯的眼睛,還是一副落寞的樣子。

 儘管如此,但還是太好了。因為真唯坦率地對她說出了這些事情,紫陽花相信自己也還有其他可以為她做的。

 「嗯,紫陽花……這樣真的可以嗎?」

 紫陽花點點頭說「當然」。真唯鬆開手,打開手機,但她確認日程時的表情看起來很糾結。

 「暫時……不行,沒有時間。」

 「是嗎……看來小真唯真的很忙啊……」

 就這樣等一個月、兩個月,也很難辦啊。實在不行就算了,但紫陽花決定再任性一下。

 「那麼就像暑假的時候一樣,等你的工作結束,怎麼樣?」

 「那對你太殘忍了。」

 「如果覺得對我殘忍的話……那就要早點陪我啊~」

 像是蠻橫無理的女朋友一樣的台詞,紫陽花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也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那樣的話……嗯,這個休息日下午只有一個上台的工作。所以,在那之前,或者之後的話有空。不過可能得讓你在會場等我一會兒。」

 「沒關係的,我喜歡看小真唯工作。」

 用手指小小地劃個圈圈,微笑著。

 「是嗎,那就這麼辦吧」

 「嗯。」

 紫陽花微笑著點了點頭。

 只是——。

 在內心裡的某個地方,也認為自己在做一件奇怪的事情。

 明明只要真唯放棄玲奈子的話,就能迎來自己的戀愛。

 明明不是抱著′為了自己變得幸福'這樣半吊子的想法告白的。

 ――但那絕對不是「自己的任性」。

 希望別人獲得幸福的同時,也希望抓住屬於自己的幸福。

 但是,連抓住幸福的方法都有自己的原則什麼的。

 和真唯一起離開房頂,一邊用手關上鐵門,一邊在內心想著。

 (也許我比我想象的還要任性啊……)

 或者,那也許是對拯救了自己的真唯的模仿——但即使那樣也挺好的。因為那天的真唯比任何人都要美麗,比任何人都要帥氣。

 活動當天,來到會場的紫陽花看到的,是低著頭道歉的真唯。

 「對不起,紫陽花。」

 「誒誒~……倒是沒有關係啦~……」

 「缺了一個人」的現實是沒有預想到的。

 事情很簡單。本來應該和真唯一起參加活動的模特感冒了,請了病假。

 如果是在平時,真唯一個人就可以掌控整個舞台。但這次,真唯穿著的衣服似乎是一個拼圖的一部分,如果沒有另一個的話就無法完整展示出來。

 就在這時,出現在現場的紫陽花被運營方注意到,「這孩子,是王冢小姐的朋友?不是挺適合嘛!」,就這樣紫陽花開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的Cosplay。

 「真的好難為情啊……明明不是像真唯那樣的美人……」

 「哈哈,但很適合你哦。紫陽花,你真的很可愛。」

 「要是那樣的話,就好了……嗯?」

 抬眼望去,只見真唯笑得很開心。

 「小真唯原來也會做這樣的工作啊。」

 「這次只是碰巧,玫瑰皇后有部分贊助。因為這個緣故,我也決定出演了。雖然對動漫不太瞭解,但已經仔細閱讀了這次的材料,也對原案做出了些修改。我不想做讓我的粉絲失望的工作」

 「噢——」

 紫陽花拍了拍手。果然,做模特時的真唯格外帥氣。

 「那麼,我也要努力用功到最後一刻! 」

 「是嗎?明明是來幫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不不,就算是臨時的,也總比什麼都不準備強吧?」

 會場的休息室裡,只剩下了真唯和紫陽花。雖然不斷有工作人員出入,並不是只有她們兩個人。

 但是,她們兩個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盯著小小的手機屏幕,就好像這個世界上只剩下她們兩個人一樣。

 會場裡的氛圍震耳欲聾般地熱鬧,就在此時,真唯突然開口說道。

 「紫陽花,真是個好孩子啊。」

 「怎麼了?就算你突然誇我,我也只會害羞的哦。」

 不經意間瞥到了真唯的側臉,可能是因為舞台化妝的緣故,有著比平時更加不真實的美。心跳開始加速,紫陽花急忙轉換話題調侃道。

 「真是的,這麼說來,最近你總是在誇我……如果再這樣,我也許會真的喜歡上小真唯的。」

 「我喜歡紫陽花你哦。」

 「所以,那是……」

 無意識中,變成了撒嬌般的語氣。紫陽花結結巴巴的,這都是真唯的錯。

 「我想過,如果沒有玲奈子,而是被紫陽花告白的話,我是否會接受呢。」

 「嗯~……? 那,會怎麼樣?」

 雖然聽起來有些突然,但對內容本身還是很在意。

 「不會覺得不好吧。如果時機對的話,也很有可能會接受。但是,是否會吻你,又是另一回事了。」

 「和小真唯接吻……」

 紫陽花盯著真唯的嘴唇,慌忙地看向手機,雙手在膝蓋上擠在一起。

 「啊,總覺得,明明並不是告白,卻感覺被甩了一樣呢。」

 「哈哈,對不起,但是真不可思議啊。只有玲奈子是特別的…… 究竟‘喜歡’是什麼呢?」

 真唯的眼睛彷彿不是在看手機,而是在望著目光中浮現出的玲奈子的身影。

 微微點了點頭,紫陽花明白真唯在說什麼。正因為明白,所以不明白。

 「嗯……到底是什麼呢,喜歡是……為什麼和別人不一樣呢……」

 「玲真好友」

 真唯動了動嘴唇。

 那是之前聽說過的,只用來描述真唯和玲奈子兩個人的關係的詞語。

 「也許,就像我喜歡紫陽花一樣,玲奈子曾經也喜歡過我。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果然做了壞事啊」

 「……小真唯。」

 「最近啊,有點害怕在支持我的人們面前露面。」

 真唯抬起手,用另一隻手支撐著。

 「果然我的身體是為了玫瑰皇后而存在的啊。但是,如果混入了雜質的話,至今為止一直注視我的人們會怎麼想呢?我大概是真的喜歡上了玲奈子,正因為如此,才會擔心這份感情會不會暴露出來。」

 「……才不是什麼雜質呢。」

 而且,戀愛給工作帶來的影響,不只有壞事。因為,戀愛中的真唯,是如此可愛,以至於即使被同性的我看到都會感到心碎。

 「大家都很喜歡真唯,所以沒關係的。你看,模特也不像偶像那樣被禁止談戀愛啊?」

 「是啊,但如果我的演出因此而受影響的話,大家會很失望吧。」

 「那麼,只有努力避免變成那樣……」

 突然,紫陽花握住了真唯的手。

 「但是,那並不是說要放棄小玲奈哦?」

 「嗯,謝謝你,紫陽花……啊,真煩……」

 真唯抱住自己的身體。

 「我討厭這個被你鼓勵著的軟弱的自己、我討厭不能堂堂正正地登上舞台的自己。忍受不了可能會辜負大家的期待,這類的事情。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心情。」

 真唯咬緊牙關嚴肅的臉龐,是紫陽花從未見過的。

 那個王冢真唯,現在竟看起來如此脆弱。

 「自從愛上了玲奈子,我就只能看到自己厭惡的一面。恐懼、膽怯、窩囊等等,都是從戀愛中學會的……我不知道戀愛是如此消磨心靈的事。只有我,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可以泰然自若,明明曾經是這麼想的……」

 想到無論心情多麼糟糕,都必須帶著笑容參加各種場合的真唯,讓紫陽花感到心痛不已。

 「吶,真唯,如果可以的話,稍微出去透透氣吧。」

 說到一半,紫陽花被真唯緊緊地抱住,手足無措。

 「哇、哇……那個,小真唯,妝粘上去了……」

 「在脆弱的時候被溫柔對待,就會喜歡上對方,這原來是真的啊。紫陽花,無論多少次都想對你說聲謝謝,你是我的朋友真的太好了。」

 結束了一個短暫的擁抱後,真唯將下巴微微抬起,推開紫陽花的肩膀。

 「能讓我一個人呆一會兒嗎?沒關係的,在正式演出之前,我會重新振作起來的哦,你等會兒再來舞台就行。」

 「但是,小真唯……」

 「沒關係,因為我是專業的。」

 這麼說著微笑著的真唯一定是在勉強自己,但是自己卻無能為力。

 在身為專業人士之前,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哦。

 這是真唯交給我的寶貴話語。

 但是,只有那句話,卻怎麼也說不口。即使說出來了,真唯也一定會露出悲傷的笑容吧。

 (啊啊,一切都是因為我鼓起了勇氣……)

 從座位上站起,手放在胸前。

 我喜歡玲奈子。但是,真唯也是我無可替代的朋友,你們都是我最喜歡的人。

 然後,對紫陽花來說,朋友是——。

 (只想帶給你快樂,而無論是悲傷的還是痛苦,我都願意替你全部承受。)

 紫陽花手按著休息室的門,回頭看著。

 真唯的背影,看起來小小的。就像沉在黑暗中的湖底一樣。

 (對不起,神明大人)

 希望。

 (我不會再要求想要獲得幸福了,所以)

 按著充滿淚水的眼睛,強忍著不哭出來。

 如今,能讓她幸福的人不是我,而是隻有她。

 (請讓我最喜歡的真唯幸福。……拜託了,小玲奈)

 然後在會場閒逛的紫陽花和紗月相遇了,之後。

 走向真唯等待著舞台。

 (拜託)

 ——牽著玲奈子的手幸福地走下去吧。

第六章 我怎麼可能成為你的戀人,不行不行!(※倒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