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一直這樣下去,果然還是不行?

第四卷  第四章 一直這樣下去,果然還是不行? 翻譯:DONKIKORA

 校對:桃粥 煙雨

 我和香穗換好衣服後,坐在活動會場的飲食區。

 重新戴上隱形眼鏡的香穗拿著手機。 而我則露出痛苦的表情,窺視著那個畫面。

 『真是沒辦法,因為我太可愛了嘛!』

 一個女孩在讓人躍躍欲試的舞台上扮演著莉娜。 她露出了緊張的笑容,一隻手扮做耳朵的樣子,活躍地跳著。

 光是這樣,我就快要暈掉了。 好累啊好累啊好累啊。

 「那個,小香穗」

 「哎呀。拍得很厲害嘛,這玩意。笑死了」

 「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嗯? 但是一般不是會想看看評論嗎?」

 原來是網絡上發佈的節目的存檔。然後大量湧出的評論,完全是目不暇接。 看來香穗的動態視力好像很好啊。(★類似彈幕的感覺)

 馬上,貓耳女僕小凪來了。 兩個人關係很好,雖然是在工作卻也總是在一起玩。 每天都鬧得亂七八糟,會發生很多開心的事。

 我還以為如果成為陽角的話,就能過上那樣的日子呢……。

 但,並不是的。 其實痛苦的事情也會以同樣的氣勢湧來。

 就算是《動物女僕!》,可能也只是沒展示幕後而已。 嗯,要是那樣的話,也許能對莉娜產生共鳴吧……。

 「啊,這個!」

 「嗯? 啊,帕曼小姐?」

 一瞬間觀眾席映入眼簾,然後我發現了一個眼熟的女人。 是那位以前來參加香穗個人攝影會的大老闆姐姐。

 「話說,米哈爾和愛瑪都來了哦。」

 「完全沒有注意到……不愧是小香穗……」

 這樣啊……。 我也能做到比那時更好一點的樣子吧。

 我正這麼想著,在舞台上的我已經完全變成動畫角色的兔耳女孩,傳達出一種積極向上的感覺。

 我們的表演結束後,畫面中就開始了網上投票。 休息15分鐘後,將根據網絡選票和評委票的合計,決定優勝者。 而香穗用手指打著節奏。

 「那麼,這次比賽的優勝者是——」

 既不是我們,也不是小瀨她們。 一直都是有名的人被叫出了名字。

 我窺視著香穗的臉。

 「名次很遺憾啊,香穗。」

 「不,沒什麼? 8對選手中排第7位,按說以我的知名度的話應該不會是這樣的吧。 話說回來,比起沒被選中,我們更要感謝那854位認為我們會是第一名獲勝的粉絲們!」

 微微一笑的香穗指著手機上顯示的得票數854票。 那是陰角絕對想不到的思考方式,我覺得這思考方式非常棒。 雖然是這麼想的……。

 「單純地說,我很喜歡《動物女僕!》……」

 「那為什麼會在那裡就被淘汰掉呢!? 好了,好好反省吧!」

 被香穗訓斥了一頓後,我被說服了。可惡,明明到剛才為止我的立場要更高……!

 看來這我一輩子也贏不了作為陽角的香穗了。

 不管怎樣,我們在自己的表演結束後也還是繼續留在了會場。

 香穗似乎很期待即將結束的主要活動。 我因為一直很緊張,所以沒能享受活動本身,不過最後還是想留下快樂的回憶。

 「總覺得穿著cosplay喝茶很有違和感……」

 「哎呀,居然能這麼自由自在地穿著cosplay,真是天堂啊。 希望在學校也能玩cosplay啊……」

 「王冢真唯無雙而已哦。」

 「難道這不就是最棒的嗎!? 雖然cosplay本人也很喜歡cos! 但是看到最好的cosplay也是非常棒的!」

 與眼睛炯炯有神的香穗不同,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所以穿著兔女郎的衣服坐在桌子上會感到很不舒服。

 我東張西望了一下。 雖然附近也有很多的cosplayer。 比如說,坐在斜前方座位的女孩們也是……。

 「這不是紗月嗎!?」

 就在那裡。還是剛才演出剛結束的模樣,穿著cosplay的紗月。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誰。 我是月亮。」

 「這樣啊,對不起! 但是你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月亮翹著二郎腿坐著,打開著文庫本。 坐在對面的女孩,好像並不是小瀨。

 「小瀨已經先回去了。帶著換的衣服。」

 「誒!? 」

 皺著眉頭的樣子也非常適合月亮呢。

 「並不是帶著一個行李箱來的。我試著聯繫了一下,但是聯繫不上,沒辦法,所以這個世界就是這麼虛幻。」

 「真是很有存在感的虛幻」

 這時香穗問。

 「小瀨·瀨瀨瀨瀨傢伙,為什麼要扮演那種冒失鬼聖誕老人?」

 「不知道,不過沒能奪冠好像很受打擊呢。 感覺狀態有點茫然,剛才還哭了一會呢。」

 「啊……」

 香穗好像想到了什麼,抱著胳膊呻吟著。

 「那孩子是相當的個人勢力。 會排名次的活動,幾乎都沒參加過吧。」

 「啊,果然還是有好好交流過了呢。」

 「嗯。 也就不隱瞞什麼了,幫第一次參加活動的小瀨很多忙的人就是我。 那個時候,她一直前輩前輩地就像小狗一樣跟在我後面轉呢,明明不過是個可愛的美少女罷了。」

 「啊,是嗎!?」

 香穗一邊用雙手喝茶一樣姿勢握著動漫聯名的菠蘿汁,一邊喃喃自語。

 「然後漸漸地,態度變得傲慢起來……果然這個行業的年輕人和視覺效果都太強了。 當然,不僅僅是這個,在被人認為“啊,這傢伙的人氣超過了啊”的瞬間,就已經變成了掌上明珠哦。」

 「好可怕……」

 這是我所不知道的女人的世界。 幸虧我是蘆谷的。 只要屬於五人組,就算我們的隊長輸了,也絕對不會出現下克上的情況。

 「不過,她cosplay很認真,也有將來想成為模特的夢想。 我並不討厭。 就算是被頂撞的現在。雖然對動畫的感想之類的解釋也盡是不同意見!」

 香穗露出前輩般的微笑。

 全身充滿了“從容”的氣息,我感覺真的很厲害,但是,我覺得小瀨一定是很討厭香穗作為前輩的這一點。 感覺被看不起了,還被當做孩子。

 「我也並不討厭,但希望她把衣服還給我。」

 「說起來,該怎麼辦啊,月亮。 總不能穿成那樣坐電車回去吧。 啊,我換衣服後,去隨便買點襯衫什麼的吧?」

 打扮成機動士兵的月亮,一邊糾正掛在桌子上的突擊步槍的位置,一邊露出了艱難的表情。

 「那個……特意去買的話,有點浪費了。」

 唔……。 節儉的月亮都這麼說的話。 我買給你吧,但這樣說的話感覺有點不對勁,真麻煩啊。

 「沒關係的,不用費心。 我有要借的東西在這。 現在只是在那傢伙的表演結束之前,要在這裡消磨時間。」

 「啊,是嗎,太好了。 你認識coser嗎? 」

 「……我並不是coser的熟人。」

 小月用了微妙的說法。

 我歪著頭。 但是,話說回來,我們就這麼一直夾著月亮持續著交流著。 我朝著對面坐著的人低頭說「啊,對不起」。

 「不,不……」

 那個孩子沒有朝這邊看,而是畏縮地縮了下肩膀。

 …嗯?

 好像最近都沒好好工作一樣,我的第六感突然有反應了。 那個孩子……。 她慌慌張張繞到月亮的後面。

 她的服裝是經過整理的美麗的中國服裝。 雖然穿著相當大膽的衣服,但是很適合。(★應該是旗袍)

 「啊,啊」

 女孩一下子轉過臉去。耳朵變紅了。

 「嗯……? 」

 我朝她面向的方向移動,進一步偷看她的臉。 女孩改變身體方向,掩蓋著臉部。 這樣的動作重複了好幾次,我們就這樣原地轉圈。

 「你在做什麼啊,玲奈親……」

 被香穗嚇了一跳。 不過,我平時也絕對不會這樣粘著人的,但是……。

 我嘟囔了一句。

 「紫陽花同學……? 」

 「!」

 這句話嚇得那個女孩肩膀誇張地發抖著。

 「啊? 小紫也在這。」

 女孩抬起頭,像是要打斷香穗的話一樣。

 徹底聽天由命了,舉起一隻小手。

 「……是的,我是瀨名紫陽花。」

 「——嗯! ? 」

 香穗誇張地瞪著眼睛。

 「為什麼小紫!?在這種死氣沉沉戴著陽角面具的陰角聚集在一起的日本動畫活動中,培養的陽角!?」

 「你會被罵的!」

 在會場裡,喊著什麼呢……。 但是,周圍的各位,就像有什麼猜想一樣,露出沉痛的表情。 不,不是陰角吧感覺!

 「但是,為什麼?」

 「嗯,那個。 被朋友邀請了,但是」

 如果被邀請的話,紫陽花會玩cosplay嗎? 如果被邀請的話,紫陽花會穿那種開叉的旗袍嗎……。 那麼,即使是我邀請她,她也會穿那麼可愛的衣服嗎……?

 「朋友……月亮小姐呢? 哎,月亮小姐? 」

 小月亮給紫陽花同學發信息說“來看我穿cosplay哦”的樣子,這簡直難以想象啊。 不如說是“來了就殺了你”的類型吧。

 「我不會告訴你的」

 「馬上被讀心了! 」

 「只是你很容易懂而已。 而且,邀請的人不是我。 瀨名的話,只是偶然在這個會場見到的。」

 月亮不知從哪裡拿出了本幕張的cosplay大會的小冊子。

 「今天的主要活動,會有特別嘉賓登場吧。」

 「特別嘉賓就是紫陽花同學!?」

 那樣的話我就接受了。 紫陽花的溫柔與美麗,在東京內的高中生進行排序時,至少能排在前第十名以內……不,也許是第一名吧。這樣的話,被當做特別嘉賓邀請也沒什麼奇怪的,正接受這樣的觀點時,紫陽花大喊著:「不是的!」

 「那個,不是我,不是我啊,那個……」

 紫陽花為難地把手指扭扭捏捏地纏在一起。主張雖然很可愛但也太棒了。

 「小紗月,怎麼辦啊……」

 紫陽花用求救的眼神看著月亮。那迫切的視線一下子消失了。

 「啊,對不起,紗月……不是,那個,月亮? 現在還不能叫名字吧。」

 「…沒…沒什麼。」

 小月的表情和平時壞壞的微笑完全不同,看起來很害羞。

 「你也可以就這樣直接稱呼。」

 「可以嗎? 那麼,紗月……? 」

 「嗯」

 面對提心吊膽的紫陽花同學,月亮微微點頭。 紫陽花同學嘿嘿地笑著。月亮像是在遮羞一樣,將目光投向了文庫本。

 我和香穗面面相覷。

 ……總覺得和我們的對待相差很大?

 香穗指著月亮,立即提出異議。

 「月亮為什麼!?只喜歡小紫!」

 「我沒有。」

 「那我們也可以叫紗月吧,紗月!?我是個不懂cosplay的人!對吧,紗月,啊,紗月!?」

 啪,啪!我們輪流被文庫本敲了頭。

 「閉嘴,笨蛋一號二號」

 『太過分了!』

 按住額頭,齊聲悲鳴。

 紗月用一種看豬隊友的眼神說道。

 「在你們庸俗的語言中,也許可能只能說是偏心,但這是不同的。有很明顯的區別啊。語言的價值不是隻有語言本身,而是根據說話的對象而決定的。因為是瀨名的話,所以我接受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那果然還是偏心啊……」

 「所以,我都說不是了。假設,雖然王冢真唯不可能瞭解自己,但是如果在你和瀨名有同等程度的善性的基礎上我去優待某一方的話,也許會比較偏心吧。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不是嗎? 」

 「嗯,嗯」

 果然和蘆谷的天使相比,主張自己“沒有輸!”的智人是不存在的。

 月亮放鬆了臉頰,冷笑起來。

 「我很高興你好像終於理解了。可以了嗎?甘織。雖然你最近好像很得意忘形,但是不要誤會。 因為我並不喜歡你。」

 「小紗月」

 紫陽花同學微微皺起眉頭,一動不動地盯著紗月。

 「對不起。 謝謝你很重視我。 但是,那個到底是……那些話對小玲奈來說,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也是呢」

 月亮又低下了頭。月亮低下了頭! ?

 「對不起。 說了過分的話,又傷害了你。 甘織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哦。 今後也請多關照。」

 「太天真了吧!?」

 坦率地接受紫陽花同學的話並道歉的紗月實在太令我震撼了,也連受傷的時間都沒有……。 什麼,呃,什麼,怎麼回事?難道在交往嗎?和紫陽花同學?

 而且,紫陽花同學對紗月露出欣慰的笑容說:「好好道歉了,很了不起哦。」 紗月又轉移了視線,臉紅地說:「沒什麼……」。

 「雖然感覺小紗對小紫很尊敬……但是……我還是不能釋懷喵……」

 小香穗嘟噥著。 我像激進搖滾音樂節的頭巾一樣甩起來一樣地點頭。

 那麼,那個……。

 「如果不是月亮的話,是誰把紫陽花同學邀請到這裡來的呢。」

 言歸正傳。通過拉回話題消除了剛才交流的動盪,讓內心平靜下來,這是我的高等技巧。

 一瞬間,紫陽花同學好像屏住了呼吸。

 露出看起來沉思的表情,開口了。

 「嗯,那個。」

 這時,燈光突然變暗了。

 哎呀……。 我環顧四周。中央天花板吊著的屏幕上播放了預告影像。幾位演員出場之後,是特別嘉賓的廣播。

 那裡是後台嗎? 在現場直播中看到了正在被化妝的女孩。

 長長的金髮。在散佈的星光中,唯一不變的閃耀的恆星。

 如太陽一般的女孩。

 「今天請多多關照」

 眨眼間,會場到處都是“哇——!”的聲音。

 我呆呆地張著嘴,仰望屏幕嘟囔著。

 「啊,王冢真唯……」

 「是真真啊!」

 香穗馬上大叫起來,與會場狂熱的一部分同化了。

 「嗯,嗯,真的嗎?」

 紫陽花同學輕輕地點頭。 原來如此,紫陽花同學被真唯邀請了……誒? 紫陽花同學受到真唯的邀請? 為什麼? 什麼交集? 不,因為那兩個人只是一般朋友,所以也會去玩的吧……但是,兩個人一起?

 「嗯,就是這樣」

 紗月的情況我明白。 如果是真唯話,應該有很多換的衣服吧,所以聽到紫陽花同學說真唯來了後,紗月大概是在想,如果是那樣的話,一起回去就好了吧。 兩家應該也離得比較近。

 但是,我的疑問,也漸漸被會場的氣氛所淹沒。

 興奮的面帶笑容的香穗愉快地握拳。

 「啊,啊! 快點登上舞台吧!真真會出來的吧!?超想看!去最前排吧!」

 「啊,啊,嗯」

 於是,其他桌子的人也紛紛走向主舞台。 我被香穗催促著慌張地站了起來。

 「那,那個,啊! 紫陽花同學也去吧! 」

 「啊,啊,嗯,好的。」

 這時,紫陽花同學也挺直腰板來,然後向紗月伸出了手。

 「走吧。小紗月也快點去。」

 「哇,我也? 我,很久以前就厭倦了那傢伙的工作。」

 但是,面對向自己撒嬌的紫陽花同學,紗月並沒有甩開她的手。

 「我,我知道了。 我去,我去。」

 「嗯! 」

 就這樣,我們四個人一邊吵鬧,一邊一同走向主舞台。

 「好厲害啊!五人組竟然在這種地方大集合! 」

 「嗯,真有這麼棒的巧合啊! 」

 「在學校也經常見面,所以到休息日之前不聚也可以吧……」

 「你在說什麼啊,紗月! 」

 我也面帶喜色,聲音像要唱出來一樣高亢。

 「——不是也很開心嗎! 」

 我們擠來擠去,幸運地得到了主舞台最前排的座位,我們興奮地等待著活動開始。

 香穗、我、紫陽花和紗月。 說起來,我們從來沒有在假期出去過。有人很忙,有時候計劃也不太合適。

 過了半年,我們之間的距離終於也是縮短了啊。

 周圍有很多觀眾。 每個人都目光炯炯,等待著真唯的登場。

 哇地一聲歡呼起來。

 聚光燈落在舞台上。堂堂正正登場的是,正在cosplay的服裝品牌·玫瑰皇后的明星模特。她看起來比任何人都要閃閃發光。

 那是中華風的華麗禮服。 我想起了暑假看的真唯的時裝表演。 無論是腿長還是腰高,演員確實不同,這不就是世界第一的美女嗎?

 『嗨,各位。 今天幕張cosplay峰會玩得開心嗎?』

 拿著麥克風的王冢真唯,雖然受到如此大的關注,但舉止依然堂堂正正。

 那就是像在電視上也出演過的女孩。 而且,她獨自佔有了比這裡廣闊得多的會場的視線。 也就是說,人生經歷就是經驗。 和RPG一樣的呢。

 『我雖然從來沒有機會假扮成別人玩cosplay,但這確實很有趣。 我感受到了與享受時尚的本質非常親近的東西。』

 真唯一邊給大家看自己的衣服,一邊微笑著。

 「小時候。 別人給我買了特別的衣服,一旦穿上它,我就感覺世界看起來比平時更燦爛。 我也比平時更加抬頭挺胸。 感到自豪。 這一定就是現在這樣的感覺吧。」

 真唯平靜溫柔的聲音從舞台上擴散開來,滲透到大家的身體裡。

 側目一看,臉上暖洋洋的香穗,向真唯投去向往的目光。

 雖然我覺得不應該和我比較,但真唯果然還是比我厲害。

 每一次學習,就好像回聲一樣,模糊地傳達出真唯的位置。我就會知道你走在我前面有多遠。

 努力學習,站在舞台上,或者試著向某人表達“喜歡”的心情。或許誰都不能像真唯那樣順利表達出來。 但是,真唯也不是一開始就做得很好的。

 「小真唯」

 紫陽花同學嘟囔了一句。 那聲音不知為何有點迫切。

 看。

 紫陽花同學溼潤著的眼睛,仰望著真唯。 我嚇了一跳。 突然想起了夏天回家的路上突然哭泣的紫陽花同學。

 「欸,紫陽花同學……? 」

 「誒? 」

 紫陽花同學的臉頰通紅。

 「嗯,不,沒什麼。只是,我覺得小真唯真的很漂亮啊。」

 「是啊,是啊。」

 此時的我,懷著“紫陽花同學這麼快就感動了啊”的心情,並沒有想太深。

 看到真唯那讓人眼花繚亂的舞台,或許思考迴路也被剝奪了吧。

 「那麼,我們來回顧一下今天的活動,實際上還有其他嘉賓。她們是能在舞台上為我錦上添花的重要的朋友。我來向大家介紹一下」

 然後,真唯看向了這裡。實際上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了我們的存在吧。畢竟我們在前排。

 真唯把麥克風從嘴邊移開,向這邊招手。

 「上來吧,紫陽花」

 「嗯」

 誒?

 紫陽花同學離開座位,準備走向舞台。

 莫非,這就是紫陽花同學如此打扮的理由嗎?

 紫陽花同學走了過去。就在我正要目送她離開的時候。

 紗月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腕。狠狠地拽了一下。

 「欸? 」

 我一下跌倒。被紗月摟在懷裡。

 與其誇獎這衣服的材料很結實,不如說是很堅硬。

 「什,什麼? 」

 我抬頭看。 紗月突然露出了對自己的行動感到困惑的表情。 但是,馬上又咬緊嘴唇。

 「你也去吧」

 「啊!?」

 人生史上,被開的最大的玩笑。

 「紗月你在說什麼啊!?」

 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本來就沒人叫我去。 真唯是因為工作才站在那個地方的,所以我去的地方是被攔在舞台後面的,硬闖的話肯定會被送到警衛室的。

 紗月用眼神封殺了想要大聲嚷嚷這些事的我。

 「行了,快點」

 「不,不,不,不……」

 不,不行,那……。 我想馬上回到座位上,但是紗月無論如何也不肯放手,為什麼?

 也許是聽到紗月的聲音了,紫陽花同學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這邊。

 「啊,對不起,紫陽花同學,不用管我們……」

 在胸前緊緊握著手的紫陽花同學說。

 「小玲奈……。 我,也希望小玲奈也能來。」

 「嗯……? 」

 我感到困惑。 為什麼……

 紫陽花同學向我伸出手來。

 「拜託了」

 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為了真唯」

 不,搞反了吧! 我只會添麻煩的!?

 「——不是小玲奈的話,是不行的。」

 紫陽花同學拼命的聲音,讓我的頭天花亂墜。

 「為了真唯……」

 夾在紗月和紫陽花同學中間,我感到十分莫名其妙。大體上,真唯即使沒有我,一個人也能做到這麼出色,堂堂正正——。

 我內心就這麼混亂著,仰望舞台。

 和真唯目光相遇。

 此時,我感覺聽到了什麼聲音。

 ――如果深思熟慮後的結果就是這樣的話。

 ――我喜歡你啊。

 真唯無論何時都那麼堅強,那麼堅強,所以——。

 所以喜歡我什麼的。

 「看不見啊! 」

 「哎呀」

 然後我突然被香穗砰的一聲撞了出來。飛向過道邊紫陽花同學那裡。

 「我當時也是這樣突然登上舞台的,要上去就上去!喏,加油!」

 「怎麼可能……! 」

 我不小心抓住了紫陽花同學的手,然後。

 紫陽花同學像被彈了一樣地叫了起來。

 「真唯一直在等著你呢,真唯比任何人都要重視小玲奈的答覆! 」

 真唯那虛幻的微笑,在我眼中一閃而過,然後散去。

 ——啊,真是的!

 「就,就是算是這樣! 好啦,我去還不行嗎! 」

 我一下子拉著紫陽花同學的手。

 紫陽花同學的眼睛裡浮現出一抹悲傷般的色彩,不過很快就消失了。 微笑著的紫陽花同學狠狠地點頭。

 「嗯」

 反正我有必須要傳達的事情。所以,我遲早得去。見真唯。

 雖然我根本沒聽說過那裡會是舞台!

 好吧,好吧,走吧,我們走吧!

 走向真唯等待的舞台!

第五章 序言 或者關於王冢真唯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