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第一卷  終章 『幹嘛?定期報告不是之前做過了嗎?』

 電話另一頭傳來老爸的嗓音,一如往常地冷淡。平時我在這個時候就已經厭煩了,不過我發現自己現在不可思議地沒有那種感覺,反而莫名地冷靜。

 「老爸,我有話要說。」

 『我在忙,下次再說。』

 那句話我每次聽見都會感到挫折,現在卻恰恰相反。

 「我只能現在說。」

 『就說了我在忙──』

 「偶爾給我聽聽兒子的話啊,你這臭老爸!!」

 我如此怒吼,就聽見電話另一頭傳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他一定想像不到我會說這種話。

 緊接著,我將過去對老爸的不滿一吐為快。

 只顧著工作不在乎家庭的事情。

 因此讓媽對他灰心意冷的事情。

 我被收養後,依舊幾乎不理會兒子的事情──

 總而言之我說出所有對老爸累積的鬱悶與憤怒。

 過去幾乎放棄了與他交流的我不知為何突然這麼做……那一定是因為有小堇和小椛的願望。

 我對姊妹倆生氣的那場騷動後,我向兩人這麼提案。

 「你們有任何想對我說的話,儘管說不要客氣。」

 我也會那麼做,因為家人是互相的。我希望小堇和小椛有話想對我說的時候也能跟我一樣。

 兩人聽了紅著臉慌了一陣子,終於面對面默默地點頭,有些顧慮仍異口同聲地說:

 ──希望你能跟伯父好好說清楚。

 兩人當然知道我家的狀況。

 她們知道我會定期打電話給老爸,卻幾乎聊不到幾句,也發現在那之後我會好一陣子露出悶悶不樂的表情。

 兩人如此替我擔心,也一直感到不捨。所以雖然有點多管閒事,她們還是這麼提案。

 你們到底多麼溫柔啊……我聽了這麼苦笑。

 但不論如何,那都是妹妹──家人的願望,我必須正面面對不可。

 『……你原來一直都那麼想嗎……?』

 「……我要說的說完了,再見。」

 說完該說的話,我不等老爸回應就掛上電話。

 雖然與其說是對話,比較像我單方面的發洩;不過現在這就是我的全力了。這是我第一次和老爸好好說上話,又是這種內容,掛上電話後我還是心驚膽戰。

 「哈啊……好緊張……可是──」

 ……稍微,胸口稍微輕鬆一點點了。

 雖說我只有宣洩不滿,我想這也無法造成什麼改變。即便如此──

 「這可能是我第一次做像家人會做的事情……」

 我深吸一口氣後喃喃自語。

 不論如何,能做到這件事都得感謝兩姊妹在背後推了我一把。

 我離開房間前往客廳。

 小堇和小椛應該正在那裡等我才對。她們要我和老爸通完電話去找她們,於是我下樓去跟兩人報告。

 「謝謝你們。多虧你們電話才──嗚咦!?」

 我打開客廳門的瞬間啞口無言。

 會這麼說是因為──

 「就、就說了,那個重責大任由我來負責!」

 「不行,這應該交給我才對!」

 小堇和小椛在吵架,不過那本身是一如往常的光景。

 問題是兩人不知為何都作著身穿學校泳裝這種根本超現實的打扮。

 「…………我累了嗎?」

 「啊,哥回來囉。」

 「電、電話還可以嗎?」

 看到我的兩人跑了過來,身上果然是穿學校泳裝。

 「哥跟伯父說到話了嗎?」

 「我們非常擔心。」

 「那件事還過得去……比起這個,你們的打扮是……!」

 聽到我這麼說,兩人恍然大悟似地紅了臉頰。

 「這、這是那個,不是的。我們是想跟哥道歉……」

 「我們給哥哥添了很多麻煩,你也累了吧?所以,那個……我、我們想幫你洗背……」

 「那是一起洗澡的意思嗎……!?」

 「啊,不、不要誤會了喔!?我們穿著泳裝所以沒關係!」

 ……不是,我想問題不在這裡的說!?

 「總而言之,哥也有學校指定的泳裝吧?我們快走吧。」

 這麼說的小椛拉著我的手臂。

 「你怎麼想趁亂把哥哥帶走!」

 小堇從旁迅速拉住那隻手。

 「又還沒決定誰來幫哥哥洗背……!」

 「就說我比姊還矮,兩個人一起洗也不會那麼擠呀。而、而且妹妹和哥哥一起洗澡很正常。」

 「那樣的話我也是妹妹呀!」

 「你是自稱吧!既然同年,這種時候應該自重才對!」

 「唔、唔唔唔……!你雖然比較矮,胸部卻比較大,在浴室那種狹小空間很有可能會碰到哥哥!為了避免那種不知羞恥的事故,應該由我去才對!」

 「什……!?不只看破我的計謀,姊居然還把自己的小胸部當作武器!?」

 「不要太小看我了,我可不會永遠對大小感到自卑……嗚嗚、嗚嗚……!」

 「你都快哭出來了嘛!居然做到這種地步都想跟哥一起洗澡……!」

 「嗚嗚……!反正就是這樣,這次就讓給我吧。」

 「那可不行!幫哥洗背的人是我才對!」

 接著爭執不知不覺間展開。

 我起初啞口無言地旁觀,馬上回過神來大吼:

 「你、你們給我等一下!才剛因為吵架被我罵了一頓,為什麼又開始了!?」

 兩人一聽馬上停止爭吵,同時回頭看我。

 「哥哥對不起……因為你說有什麼話儘管說不用客氣──」

 「但是我們完全沒說要照你說的做喔。」

 「咦咦咦!??」

 呃……或許真的是這樣沒錯啦!?

 「可是那種進展一般來說不都會說不再吵架才對嗎……?」

 「的確,或多或少會給哥哥添麻煩令人內心煎熬。」

 ……才不只有或多或少。

 「可是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論哥要說教幾次,我們都不打算停手!」

 兩人大言不慚地主張讓我滿臉錯愕。

 「怎麼會……!?的確沒有必要把家人的話照單全收,不過你們還是不應該繼續吵才對吧!?追根究柢,非常重要的事情究竟是什麼啦!」

 沒錯,聽兩人說來那才是最重要的重點。

 只要瞭解最根本的原因,也許就能阻止吵架。

 「「…………!」」

 然而兩人聽到問題不知為何滿臉通紅,陷入沉默。

 姊妹倆就這樣面面相覷,然後對彼此點了一下頭。

 「那、那是……為了讓哥變成真正的家人啦!」

 「就是這樣!這是決定我和小椛誰能成為哥哥真正家人不可或缺的過程,我們非做不可!」

 她們說出這種不得了的回答。

 「真正的家人……!?可是等一下,我應該能同時成為你們兩個的家人啊……」

 「就說不能做那種不道德又不合倫理的事情!」

 「就是說啊!只有在虛構的世界裡才能兩邊都要!」

 「為什麼啊!?」

 我大聲反駁,堅持不行的兩人卻毫不退讓。

 爭執就這樣再度展開,被夾在兩人之間的我茫然呆立。

 儘管完全聽不懂她們想說什麼,我還是確定了唯一一件事。

 那就是,看樣子兩人不把我視為『真正的家人』。

 雖然不太清楚那個『真正的家人』究竟是什麼意思,只要冠上家人之名,我就非得以那為目標不可。

 「身為姊姊的我,不允許妹妹在嫁人前和異性一起洗澡!追根究柢,你就算不做這麼明顯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那是我該說的話!姊又不需要耍這種小手段!太狡猾了!」

 兩人依然在爭吵,不過我重新下定決心,並沒有聽進去。

 這次雖然似乎稍微讓兩人承認我是家人了,距離真正的家人還很遙遠。

 所以我一定要讓姊妹倆承認我是真正的家人。為此,我說什麼也要阻止她們吵架,讓她們恢復成原本的好姊妹!

 我這麼想著的同時不停點頭。

 「嗯?」

 倏地回過神來,小堇和小椛都盯著我瞧。

 「事已至此,就讓哥哥決定吧……」

 「求之不得,姊姊。」

 突然積極起來的姊妹花,對我說出今後也會毫不間斷聽見的台詞。

 「「(哥哥!)(哥!)你想選哪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