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如既往的妹妹

第一卷  一如既往的妹妹 「打擾了,哥哥。請問現在方便嗎?」

 「我們有東西想給哥看。」

 「想給我看?是什麼?」

 我在房裡用功的時候,前來造訪的小堇和小椛這麼說。

 這兩人幾乎每天都會來我房裡,如今我已經習以為常了。

 「鏘鏘~就是這個。」

 「那是……相簿嗎?」

 嗯,小椛抱在懷裡的毫無疑問就是相簿。可是怎麼這麼突然?

 「我們想一起看以前的照片,聊聊過去的回憶。」

 「如果能想起很多懷念的回憶,開心一下也不錯。」

 我聽了馬上有了反應。

 ……看相簿暢聊過去的回憶……?

 那不是……那不是家人常做的事情嗎!

 這麼想的瞬間,感動的大浪席捲我的腦海。這不是比喻,我是真的想像自己站在巖岸上,心滿意足地眺望滾滾浪花。

 順帶一提,「家人常做的事」是我擅自思考「家人的話當然會做這種事情」的活動,長年的幻想累積了數量非比尋常的情境。

 「原來如此,看相簿聊回憶嗎……好啊,那就來看吧!」

 我豎起大拇指立即接受提案。

 「呃、好喔……哥哥這麼感興趣是很好,但總覺得反應有點……」

 「哥在這種時候總是莫名興奮呢……」

 不過兩人不知為何被我的反應嚇得倒退。

 「什麼叫反應很奇怪?我只是對這種家庭活動感動而已喔?沒錯,冬天站在日本海的岩礁上,眺望浪花滔滔般的感動……!」

 「總覺得那一幕很冷,跟感動相去甚遠。」

 「嗯,有點像懸疑連續劇的最後一幕耶……」

 ……吵死啦,少囉嗦少囉嗦!不要對別人的感受性挑三揀四!我對家人的渴望就是這麼具有衝擊性啦!

 「咳咳……別說那個了,那本相簿裡裝了什麼樣的照片?」

 「當然是哥來我們家裡時的照片喔。」

 「這本整理了哥哥在這裡生活的期間拍的所有照片。」

 原來如此,既然說是回憶,當然會是這種內容嗎──……咦,奇怪?

 「除了小堇房間裡的還有我的照片嗎?」

 我忽然想起小堇房間裡的佈告欄。

 「那只是從無數照片中精心挑出幾張做裝飾而已,並不只有那些喔。哥哥的照片還有很多。」

 「是、是這樣嗎?話說回來,我以前在這裡只住了一個月左右,拍的照片居然能塞滿整本相簿。」

 「因為那個時候爸爸拍得還挺認真的呀。」

 就算小椛若無其事地說,我還是認為一本相簿的照片量很多。

 「總之這樣就可以回顧以前的回憶,算是好事吧。」

 「是,和哥哥的回憶非常寶貴,可是太多也有點困擾。其實我想把哥哥的每一張相片裝飾在房裡,但那樣一來不只牆壁,就連天花板都會貼滿,不得已只好作罷。我是無所謂就是了,卻被小椛強力阻止……」

 「那不是當然的嗎?再怎麼說也太恐怖了。根本就是跟蹤狂的房間嘛。」

 小椛白了嘆了口氣的小堇一眼,我則在內心默默地說「小椛GJ!」

 「受不了,姊你就是這樣。哪像人家都好好保管在相簿裡,偶爾……不對,每天…總之有時間再拿起來回顧就好了。」

 不過,小椛接著說出令人在意的話。

 「嗯?奇怪?那這本相簿保管在小椛的房間裡嗎?」

 「嗯,因為這本相簿是我的。姊姊有自己的相簿,全家共用的相簿保管在別的地方。」

 「……小堇的?全家共用?」

 聽不太懂小椛在說什麼的我頭頂冒出幾個問號。

 「簡單來說,就是有好幾本和哥哥的回憶相簿。這本是小椛的,我也有一本一樣的。」

 「咦咦!?為什麼要好幾本一樣的相簿!?」

 「重要的東西當然要備份好幾次啊?我們加起來有兩本,全家共用有一本,還有一本珍藏用的喔。」

 「又不是阿宅在買東西……」

 「啊,對了。哥哥也需要一本,得再做一本才行了呢。」

 「也就是第五本嗎?」

 「嗯。難道說哥不想要相簿嗎?」

 「…………」

 我確實想要。和家人共同回憶的相簿,過去根本是我求之不得的寶物,不可能不想要。

 原來如此。當初聽到同一本相簿有好幾本嚇了我一跳,不過數量變多本身或許不奇怪。

 「唔嗯……家人真深奧……」

 「給哥哥的相簿就之後再說吧。」

 「嗯,總之快點來看照片吧。」

 我對家庭的深奧沉吟時,兩人拉著我的衣服,催促我快一點。

 然後我夾在小堇和小椛之間坐在床上,三人邊看以前的相片邊回憶往事。

 「啊……最剛開始果然是這種感覺,也有距離嗎。」

 翻開相簿,第一張照片旋即映入眼中。

 那是以我為中心,小堇站在右邊,小椛站在左邊的照片。

 我一看到就想起這是剛來這裡第一天拍的相片。

 我們雖然牽著手,看起來卻有點尷尬。小椛程度沒有那麼劇烈,但小堇明顯提心吊膽地縮成一團。

 另一方面,我則是……露出滿面的笑容。

 「這時才剛認識,我有點怕生……」

 「我遇見哥的時候就有好印象了說。」

 「什……!?我、我也一樣。遇見哥哥的瞬間有種命中註定的感覺,只是當時的我還比較內向──」

 「不論如何,幸好我的第一印象沒有那麼差。這時的我應該還不太會顧慮別人吧。」

 兩人不知為何突然開始爭執,我連忙改變話題。

 「話說回來,哥打從一開始就笑得很燦爛呢。」

 「哥哥一定也感覺到了和我的相遇是命中註定。哈嗚……」

 小堇莫名紅了臉頰,只可惜事情並沒有那麼美好。

 這時候的我只是很興奮而已。當年我純粹是個拚命想忘記內心所感受到父母不和氣氛的小孩子。

 然而,都是現在才明白當時的我沒有意識到這點,唯有一味地享受在月城家的時光。

 「啊……現在說可能有點太遲,不過那時候的我如果做了什麼欠缺考慮的事情,或讓你們有不愉快的回憶,我想跟你們道歉。儘管說不用客氣。」

 我這麼說,小堇和小椛就傻眼地說:

 「嗯?哥哥在說什麼?」

 「就是說啊,哥從來沒做過什麼讓人不舒服的事情。證據就是你看,這張照片。」

 小椛翻頁,指向下一張照片。

 「對呀,我和小椛都這麼開心不是嗎?這看起來像有不愉快回憶的小孩在強顏歡笑嗎?」

 照片上兩人露出滿面的笑容緊緊跟我膩在一起,雖說只是第二張,上頭已經完全感覺不到隱約的距離感了。

 「我們原來這麼快打成一片嗎?」

 雖然大家都是小孩,我對初次見面就感情這麼快變好感到訝異。

 可是這麼說來,小時候的確沒有和兩人摩擦的記憶。本以為是我忘記了,原來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那段時期嗎。

 「啊~從那個反應看來,哥你難道忘記了嗎?」

 「嗯?忘記什麼?」

 「哥哥你真的不記得拍完第一張紀念照後,自己對我們說的話嗎?我們是因為那句話感情才變好的喔?」

 「……我說了什麼?」

 「你說:『小椛年紀比較小所以是妹妹,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大哥,所以要叫我哥哥喔。有什麼煩惱可以儘管跟我說。』」

 「咦!?」

 「我雖然跟你同年,你卻說:『小堇跟妹妹一樣又乖又害怕,所以也是妹妹』,難道說你忘記了嗎?」

 「沒、沒有……」

 聽到她們這麼說,我錯愕地搖頭。

 實際上,我並沒有忘記這件事。

 當時的我想要弟妹,可是家裡無暇滿足我的希望,所以來到月城家遇見兩姊妹的時候,我才會忍不住直接說出那種願望。

 那就是和兩人沒有血緣關係的我,成為「哥哥」的理由。

 回頭來看,那不過是小屁孩的一句話,卻被她們接受,而且如今升上高中還能繼續這段關係,真令人不可思議。

 話說回來,沒想到我一見面就那樣說……

 「我記得自己說過,但忘記是剛見面的時候說的了……是說,以前的我真的是很不顧慮別人的小孩啊……」

 「的確,現在這樣回顧或許是非常奇怪的舉動呢。」

 「可是我們聽到那句話很高興喔?多虧哥那麼說,我們馬上就變成好朋友了,不是很好嗎?」

 這麼說來或許的確是這樣。兩人居然願意接受這種誇張的提案。果然很不可思議。

 「雖然那時還小,不過我還真是亂七八糟啊。明明自稱哥哥,也沒做出什麼像哥哥的事情。」

 我苦笑說。畢竟是小孩子的想法,應該跟扮家家酒差不多吧。

 「哥哥完全不是自稱,是我們貨真價實的哥哥,也有照片為證。」

 但這麼說的小堇翻頁讓我看某張照片。

 「……這張是什麼?小堇和小椛都在哭,我雖然在笑可是渾身是傷嘛。」

 那張照片令人看不太懂狀況。

 畫面中的我全身擦傷,手腳還貼著OK繃,對擔心哭泣的兩人露出安慰的笑容。

 「啊~哥,難道你忘記了嗎?」

 「這是我和小椛被哥哥救了一命時的照片喔。」

 「救、救了一命!?發生過那麼重大的事情嗎!?」

 總覺得話題突然轉向不得了的方向,害我大吃一驚。我要是不記得發生過攸關生命的事件就更不用說了……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哥哥賭上性命,趕走了攻擊我們的流浪狗。」

 「咦?流浪狗?」

 「對呀,流浪狗突然出現想咬我們,哥就挺身而出保護我們。哥和流浪狗英勇奮戰的身影,現在想起來真的好帥喔……」

 「沒錯,哥哥挺身保護我們的英姿至今仍烙印在我眼中……」

 兩人回想起當時的光景遙望遠方,就先不要在意她們不知為何發出「哈嗚……」的陶醉嘆息好了。

 「我完全不記得……」

 就算她們這麼說,我還是想不起來。既然是那麼衝擊性的事實,我應該會記得才對;但果然沒有印象。

 「真是的,哥怎麼忘了呢?」

 「就是說。忘記那麼戲劇性的事情太過分了。你不是和兇猛的野獸展開死鬥,儘管奄奄一息依然保護了我們嗎?」

 「你們是不是形容得比剛才還要誇張!?」

 「即使身負重傷,哥依然回頭對我們說:『不要緊,我就算賭上性命也會保護你們』,溫柔地微笑喔!」

 「那顯然就是你捏造的記憶吧!?」

 我之前就想過,這兩個也過度美化和我相關的記憶了吧!?

 「打倒魔獸的哥哥溫柔地將我摟進懷裡說:『小堇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也活不下去了。因為小堇是我的公主』!呀~!」

 「等一下,姊姊。那句話是對我說的啦!哥說:『小椛是我獨一無二的公主,所以要永遠保持微笑』,溫柔地安慰我。耶嘿嘿……」

 「唔,不可以說那種謊,小椛。哥哥是對我說的。」

 「姊你才是,怎麼能說那麼明顯的謊?」

 「不對,我的記憶才是正確的!」

 「我的才對!」

 「兩邊明顯都不對吧!!」

 我大聲尖叫。居然因為美化後的記憶吵架,你們兩個也太難搞了吧!

 「哈啊、哈啊……所以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說了,出現一隻比山還高的巨大魔狼──」

 「會噴火的地獄三頭犬突然現身──」

 「夠了啦!實際上到底是哪種流浪狗!?」

 「呃……犬種好像是柴犬呢。」

 「嗯,差不多這麼大隻吧?」

 小椛用手比的明顯是幼犬的大小。

 這時我忽然想起某件事。

 話說回來,我好像記得有一隻小狗突然跑來找我們玩,我為了讓它遠離害怕的兩人和它糾纏在一塊並在地上打滾。

 「我想起來了,這是那時的照片嗎……」

 「真是的,你終於想起來了嗎?哥真健忘。」

 「還不是你們捏造記憶害的!?」

 為什麼這兩個要莫名其妙給簡單的事情加油添醋啊!

 姑且不論這個,回想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大事。

 雖說保護了兩人,對方也是幼犬,而且還只有打鬧。我身上的傷也不是被狗咬,而是在地上打滾的擦傷。

 「純粹只是令人莞爾的回憶,根本不是稱得上證據的事情嘛。」

 「沒有那回事,就算對方只是小狗,哥哥保護了我們仍是不爭的事實。」

 倒也不是不能這麼說,但說是保護太誇張了。

 看見我無可奈何的笑容,小堇就露出無法接受的表情說:「那麼請看這張照片」,繼續翻開下一頁。

 那是隻有我和小堇的照片。我不知為何全身都是擦傷,小堇則是頭戴草帽,笑中帶淚地看著我。

 「這是什麼時候的照片?」

 「這個你也不記得嗎?我的草帽被風吹走,飛到險峻的山頂。哥哥為了我展開大冒險,最後成功奪回草帽──」

 「啊,我幫你拿回被吹到樹上的帽子的時候嗎。」

 「──然後你拯救了遭到囚禁的我,立下永恆不變的真愛誓言,就是那時的紀念照。唉,那時的哥哥真是太正氣凜然了!」

 「我想把事情拗回來,可以不要自然而然地硬塞進妄想嗎!?」

 而且明明是草帽被吹走,為什麼會被囚禁!?話說既然是妄想,吐嘈也沒有意義!

 「總而言之就像這樣,哥哥總是很有哥哥的樣子。」

 「可是我記得樹明明沒有很高,我卻在下來的途中失去平衡跌倒了。對我來說是很難堪的回憶啊。」

 「那種事情不成問題。為了我冒險犯難行動的部分比較重要。只要有那份心意,哪怕是輸給小狗大哭,還是爬到樹上才怕到發抖下不來,都只是些枝微末節的小事。」

 「不是,那應該不算枝微末節才對……」

 「啊,可是哥哥那種懦弱的身影,想像起來或許很可愛!哥哥,怎、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話說不要想像我丟臉的樣子啦!?」

 我在小堇腦中究竟露出多難看的模樣……

 「欸,哥。」

 這時,小椛戳了戳我的肩膀說:「你看這張照片」,翻開相簿的另一頁。

 「這是……啊,去抓蟲時的照片嗎。」

 照片上是鼻頭貼著OK繃,手持鍬形蟲笑容滿面的我,以及雙手捧著捕蟲盒,笑盈盈的小椛。

 「沒錯沒錯,暑假的自然科作業是採集昆蟲;但是我怕蟲,所以你幫人家抓了很多的照片喔。哥說:『我心愛的小椛要是被蟲咬了,我的心可是會破一個洞的……』,努力幫我抓的喔。」

 「大致上的經過沒錯,但我可不記得自己說過那麼肉麻的話!」

 「這時的哥真的好可靠,好帥氣喔……代替怕蟲的我,接二連三抓來好幾只各式各樣的蟲。」

 「才沒有那麼順利。鼻子上的OK繃也是因為太靠近看鍬形蟲,被咬了一口才貼的。」

 我還記得那真的很痛。照片上雖然笑得開懷,我反倒記得自己痛到哭了出來,應該沒有小椛說得那麼帥氣才對。

 「嗯,就是說呀。記得我幫哥消毒那個傷口的時候,你還痛到眼眶泛淚,可是拚命忍著不哭。」

 「好像有過那種事。」

 「現在想起來,那時的哥真的好帥喔,忍痛不哭的樣子真的超帥的……」

 ……不、不要露出恍惚的表情一直說我帥啦。做那種事情會害我誤會,我可是很小心的。

 「呼……總而言之,這樣你明白了嗎?」

 「……明白什麼?」

 「就是你很有哥哥樣子的事情。」

 不知何時從妄想中歸來的小堇加入對話。

 「啊,那件事啊……嗯……我的確有想要那麼做,還是難以否認因為是小孩,難免有些力有未逮吧。」

 我現在仍舊依稀記得,當時的我在剛獲得的(應該說是擅自決定比較正確吧?)妹妹們面前,想盡辦法當個稱職的哥哥。

 但如今和照片一起回顧,每一件都是無關痛癢的小事,反而有種信心大於能力的感覺。

 說不定從現在回想以前的事情,使得那種印象格外強烈。

 「沒有那回事。你是非常稱職的哥哥,我們也把你當成真正的哥哥看待。」

 「嗯,哥替我們做的事情不只這些,其他還有很多喔。像我不小心把冰棒掉在地上哭出來的時候,你就把自己的冰棒送給我吃。」

 「我記得自己玩累睡著的時候,哥哥曾經揹我回家。那是段非常美好的回憶。」

 「啊,對了。我能不戴洗頭帽洗頭,也是從哥幫我洗澡開始的喔。」

 「話說回來,晚上想上廁所醒來,一個人不敢去廁所時,曾經叫一起睡的哥哥起來陪我去呢。現在想起來有點難為情……」

 「討厭吃的東西,哥也會說:『不可以挑食』餵我吃,所以我現在才敢吃。」

 「自從一起寫暑假作業的時候被哥哥誇獎以來,我才真正開始用功唸書。能有現在的我全都得感謝你。」

 「其他還有這種事情──」

 「不對不對,我還有這種回憶──」

 不知不覺間,她們不知為何爭先恐後地說出和我的回憶。

 總、總覺得兩人間又開始火花四射。

 難道說又要吵架了嗎?我提高警覺,但她們並沒有吵起來,而是筆直看著我。

 「身為哥哥的你,真的給了我們很多美好回憶。」

 「嗯,身為妹妹的我們得到很多幫助喔。」

 「這時的回憶,到現在也真的非常珍貴。能留下如此閃閃發亮的回憶,全都得感謝哥哥。」

 「我真的很感謝哥。現在這份心情也不變喔。」

 兩人直率地說出感謝,害我覺得有點難為情。

 「哎呀,你們願意這麼想是不賴,可是我還是覺得用『感謝』來形容有點太誇張了。我沒做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頂多只有能應付得來的範圍──而且還是小孩子也做得到的事情而已。」

 沒錯,兩人不知為何對過去有強烈的思念,不過沒發生過戲劇性到足以讓她們這麼想的事情。

 比如說,不是常常會有遭逢意外為了保護對方而受傷等等橋段,我們之間完全沒有發生過那麼戲劇性的大事。

 頂多只有和小狗格鬥(對方應該只覺得是在玩吧。),現在回想起來只能算是笑話。

 我只是想逃避痛苦的現實,拚了命地享受在月城家的生活,要是因此被人感謝反而會很傷腦筋……然而──

 「不對,沒有那回事喔,哥哥。」

 小堇一臉認真地否定我說的話。小椛也接著說:

 「每一件事的確有可能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喔?可是每一件小事累積起來,變成了非常珍貴的回憶。」

 「沒錯,那些無關緊要的小小回憶堆積起來,成長成了這種思念。並不是突然發生了某件戲劇化的事件,所以我們相信自己的想法。」

 「是、是喔……思念指的是?」

 「沒、沒有,是在說對哥的感謝之意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不要誤會了喔!?」

 「沒錯!小椛說得對,是感謝之意!我非常感激給了我美好回憶的哥哥!是真的!」

 兩人不知為何匆匆忙忙地說。

 看樣子,小堇和小椛都把以前我在這裡受到照顧時的事情當成非常珍貴的回憶。

 既然如此,也不難理解會超乎想像地美化和我的回憶。她們對我的印象似乎好到必須刻意說出感謝。

 但是如剛才所說,當時的我只是努力想逃避痛苦的現實而已,更別說──

 「要感謝的話,我才對你們感激不盡……」

 我用兩人聽不見的聲音低聲呢喃。

 沒錯,珍惜過去回憶的人不只有小堇和小椛。

 我也──不對,我恐怕比她們還要珍惜。對我來說當時的回憶是人生最珍貴的寶物,也賜予了我活下去的希望。

 不只當時。家庭崩潰之後,我能勉強存活下來,也是因為這時兩人的回憶是我的心靈支柱。

 「總、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我想回報答哥哥莫大的恩情。來吧,哥哥。希望我做什麼請不要客氣盡管說。」

 「啊,姊姊等一下!不可以偷跑啦!受不了,但是姊說得沒錯。你給了我們最棒的回憶,我們是想來報答你的恩情。所以你希望我們做什麼可以儘管說喔?」

 此時,我發現話題在趁我專心思考自己的事時,突然朝奇怪的方向進展。

 「等、等一下!報恩!?不用做那種事情啦!」

 「唉,哥哥真是太瀟灑了。給了我們那麼大的恩情,卻完全不求回報……啊!哥哥難道是神明嗎?」

 「……總覺得,說到那個程度就有點捧過頭了。」

 「哥果然很溫柔,可是不用客氣喔?人、人家那個……做好了哥不論想做什麼,都會接受的覺悟!」

 「什麼覺悟!?」

 小堇恍惚地紅了臉頰,小椛則是用雙手遮住發紅的臉。

 我搞不太懂,但清楚感受到話題朝不妙的方向發展,總而言之焦急地想結束這個話題。

 「反正你們不用想報恩的事情。回憶就單純當成回憶收在心底就好。」

 「那怎麼可以!這個……呃……對了,感謝的心情!在報答哥哥之前我不能釋懷!」

 「就是說呀!在報恩之前我們是不會走的喔!」

 「為什麼報恩的人反而這麼強硬!?」

 可是意志堅決的兩人,用對我報恩之前打死不退的氣勢說。

 「吼唷真是的!那個時候的事情我也很感激,本來就打平了啦!根本不用報恩來報恩去的!」

 於是我在壓力之下忍不住開口。

 「咦?哥哥嗎?」

 「哥也感謝我們,是什麼意思?」

 兩人聽見我說的話露出呆愣的表情。

 「……也就是說,那時我也多虧你們過得非常愉快──」

 可是既然說出口了也無可奈何。我向兩人解釋那時對我來說也是寶貴的回憶,並感謝她們給了我一段快樂的時光。

 不過我沒有說出自己的處境,以及心靈支柱等等的部分。

 「──總之就是這樣,我也得到了不錯的回憶,所以彼此彼此,你們真的不用想報恩。」

 不論如何,我這麼結束說明。畢竟彼此互相感謝,當成美好的回憶不就好了嗎?希望這樣能讓事情圓滿收場。

 「你、你們怎麼了?」

 不知為何,姊妹花聽完默默地露出奇怪的表情。

 欸,不是,這到底是什麼表情?

 明明眉頭緊皺,嘴角卻不知為何不停憋笑著發抖。

 「沒、沒有,知道哥哥非常珍惜和我們的回憶,我們開心到忍不住想笑出來。」

 「我們的確很高興,但是哥完全不懂反而有點氣人……啊啊,果然還是好高興喔。」

 這麼說的姊妹倆似乎依然無法控制自己,而維持著微妙的表情陷入混亂。搞不太懂,老實說非常詭異……

 笑意最終還是退去,姊妹倆都露出不滿意的表情看著我。

 「……唉,哥哥完全不明白。我們怎麼可能和你的心情打平呢?對吧,小椛?」

 「嗯,哥誤會了呢。證據就在這裡,你看這張照片。」

 然後,這麼說的兩人翻了翻相簿來到最後一頁,催促我看那頁上唯一一張照片。

 「奇怪,這張相片……?」

 看到那張照片,我忍不住一愣。

 上頭和過去不同,不只有我和姊妹。

 那張是遙阿姨笑著抱住我和姊妹花的相片。

 遙阿姨看起來真的非常高興,小堇和小椛表情雖然有點尷尬,可是仍然面帶笑容。我則是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是什麼照片?拍得很好,但這是什麼狀況?

 「呃,這張相片怎麼了嗎……?」

 「唔,難不成哥哥不記得這張照片嗎?」

 「我的確記得拍過這張照片,可是這有什麼涵義嗎?」

 「就說了,這是我們比哥感恩的證據啊。」

 小椛哼了一聲挺胸,小堇也連連點頭。

 就算她們這麼說,我也不曉得這張照片為什麼會是證據。

 「姊,哥好像真的聽不懂耶。」

 「他看起來不像忘記,而是根本不理解呢。」

 ……兩人在交頭接耳說什麼?

 總而言之,我雖然不知道這張照片為什麼是證據,不過那本來就無所謂。因為不管怎麼說,我都相信自己心中的感恩絕對比較強烈。

 以前我可能做過什麼讓姊妹倆感謝的事情,但不論是什麼,都不可能超越人生受到支持的我。

 「……咳哼,不論如何,我都沒有理由被你們報恩。」

 「唔,哥哥還不明白嗎?」

 「所以說,哥,你看證據──」

 「不對,我反而得報答給了我美好回憶的你們才行。所以說想要我做什麼?不用客氣盡管說。」

 我老實地說出心情。誠如剛才所說,我對這對姊妹有無法報答的恩情,所以只要兩人希望,不論什麼願望我都願意實現。

 「「咦!?」」

 孰料,兩人一聽錯愕地瞪大雙眼。

 「哥、哥哥哥哥哥說願意幫我們實現願望!怎、怎怎怎怎怎怎麼辦啦,姊姊!?」

 「冷冷冷冷冷冷靜點,小椛!哥哥,那是什麼意思!?」

 「不、不是,沒有什麼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兩人非比尋常的反應,讓我有點嚇到地回答。

 幹嘛那麼慌張?我沒說錯什麼吧?

 「這、這太出乎意料之外了!哥、哥哥竟然叫我們不用客氣……!」

 「原本計劃是邊回憶以前的事情,邊用報恩來發動追求,沒、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怎、怎麼辦,姊姊……!?」

 「不可以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想之後再表達感謝之意,今天先接受這個提案才是上策!」

 兩人興奮地說著:「就是說吧!?」「就是說呀!」,感情果然很好嘛……

 「哥!可以請你一路公主抱我到學校嗎!?」

 「哥哥,可不可以請你在朝會向全校宣佈我是你最愛的妹妹呢!?」

 「我說可以不用客氣,可沒說什麼都做啊!?」

 聽見兩人忽然說出口的要求,我錯愕地反駁。

 「再、再說,為什麼做那種怪事算是報恩啦。」

 「那是因為……你看,就是那個。我還是希望大家知道我們是感情好的兄妹呀?」

 「就、就是說啊,沒有其他別種意思。」

 「好吧,退一百步來說,讓大家知道我們感情好是沒有問題,就算是這樣,那種攸關彼此尊嚴的事情還是不太妙吧……有沒有更像那種,在常識範圍內想要的──」

 「「我想要(哥哥)(哥)!」」

 ……常、常識範圍……

 「啊,剛才的不算!我還沒說完!我的意思是想要感情好的哥。現在感情是也很好,可是想要更有實感的意思!」

 「沒、沒錯,就是這樣,小椛!」

 「也就是說,感情好的兄妹常常會做,每晚一起睡覺怎麼樣!?」

 「啊,等一下,小椛!那是我想說的!」

 「太可惜了~先搶先贏。這種不等人的機會可是以速度決勝負的喔。」

 「唔……!那、那我就想跟哥哥一起洗澡──」

 「姊────!?你在亂說什麼啦!?那樣絕對不行吧!」

 「不、不要誤會了。就算說是洗澡,彼此都會穿泳裝!然後我想幫哥哥洗背!哈嗚……!」

 「這樣的話不就變成姊在報答了嗎!」

 「……啊!?那、那麼就請哥哥幫我洗!?光、光是想像就很難為情…………羞!」

 「羞個頭啦!?不論如何我都不能讓你們那麼做!既然要洗人家就要一起洗!」

 「你想來攪局嗎!?那我就要跟哥哥一起睡覺!」

 「姊姊不也一樣想來攪局!」

 「呣唔唔唔唔……!」

 「唔嗯嗯嗯嗯……!」

 不知不覺間,兩人額頭貼著額頭怒目相視。

 一起睡或是一起洗澡,光是聽見這些單字腦袋就瞬間一片空白,但我看見眼前的這一幕回過神來。

 為什麼又吵起來了!?莫名其妙!

 「你、你們等一下!我不懂為什麼但不可以吵架!」

 總而言之,我慌慌張張地介入她們。

 「「……!」」

 在那之前,姊妹花不知為何忽然自己停了下來。

 「對、對了,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呢。」

 「嗯,哥說什麼願望都願意實現,根本不是吵架的時候。」

 「不是,就說了不是什麼都可以……」

 「唉……真是的。」異口同聲說著的兩人抹去額頭上的汗水。

 ……這兩個人居然自己停止吵架?

 「現在就同心協力,共創最佳的結果吧。」

 「我有同感,這麼幸運的事情果然還是該平均分享才對。」

 不僅如此,這麼說的兩姊妹還莫名其妙地握起手。

 這時我似乎隱約掌握到狀況。

 簡而言之,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兩人的腦袋有點秀逗了。

 我猜八成是興奮到腦袋燒壞了。

 否則不可能出現一起睡覺,或是一起洗澡這種破天荒的詞彙,更遑論這兩姊妹本來就不會自己停止吵架。

 「……唉。」

 我放著兩人,不經意地朝被拋在一旁的相簿伸手。

 我原本想等她們冷靜下來之前隨便翻翻,忽然發現某件事,看著最後一頁。

 遙阿姨緊緊抱著我們。

 她的笑容充滿喜悅,甚至看起來快要喜極而泣。

 小堇和小椛說這就是證據,現在回想我還是沒有印象。

 「算了,不論如何,我心裡的感謝還是比較大。」

 自言自語說著的我闔上相簿。

 不論如何,我都得報答這對姊妹的恩情。

 那和成為月城家的一分子是同等重要的目標。

 ……話雖如此。

 「哥,你知道壁咚是什麼嗎?在學校壁咚人家──」

 「哥哥,擁抱在國外是非常普遍的問候,所以哥哥請務必每天──」

 「……不提出正常的方案我也是愛莫能助啊。」

 看見兩人燦爛的雙眼,我領悟自己的報恩之路有多麼險峻。

 順帶一提,不知是過了一段時間終於冷靜下來,還是吵到能量耗盡,兩人終於恢復冷靜。

 「請忘了剛才我不檢點的模樣!」

 「一不小心就太興奮了,可是那樣不行啊……」

 就像這樣,回想起剛才自己丑態的姊妹花滿臉通紅地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