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父親、兒子、H–GAME與妹妹

第一卷  父親、兒子、H–GAME與妹妹 我來到月城家幾天後的某個夜晚。

 我下樓想喝杯水,看到文彥叔叔獨自一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啊,叔叔,請問您在做什麼?」

 「…………晚酌幾杯。」

 如他所說,桌上放著倒了威士忌的玻璃杯與酒瓶,我說了聲「原來如此」,沒想到──

 「…………可以陪我一下嗎?」

 「咦?我嗎?可是我不能喝酒。」

 「…………不是喝酒,我想跟你說句話。」

 意料之外的請求讓我當場愣在原地。

 不過我馬上答應,在文彥叔叔對面坐下。

 ……叔叔會主動來找我談話出乎意料之外,但這也是個好機會。其實我也想找個機會和他促膝長談。

 為了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溝通交流不可或缺。之前沒什麼機會和文彥叔叔聊天,可以趁這個機會談談包含讓我借住在此在內的事情令人求之不得。

 「…………嗯。」

 文彥叔叔馬上點頭,喝了一口威士忌。

 依然充滿威嚴的他有點嚇人,但是看起來十分有模有樣,給人一股成熟男性的感覺。我緊張地等待文彥叔叔的下一句話。

 「…………嗯,跟兒子一起小酌嗎……」

 「咦?」

 「…………沒什麼。在這裡住得還習慣嗎?」

 我好像一瞬間看見叔叔稍作深呼吸,是我的錯覺嗎?

 「我過得很愉快。真的非常感謝您讓我借住在這裡。」

 「…………那就好。你跟和也聯絡過了嗎?」

 「啊,沒有。我還沒跟老爸……」

 「…………是嗎。再找機會聯絡他。這是約定。」

 「……是。」聽文彥叔叔這麼說,我就有些憂鬱地點頭回答。

 借住在月城家唯一的條件是要定期和老爸聯絡,報告現況。

 老實說我很不想做,也覺得沒有必要;但約定就是約定。我在內心嘆息,得找個機會打通電話之類的才行。

 「…………」

 這時,對話暫時中斷。

 文彥叔叔的威嚴讓整個客廳壟罩在令人難以喘息的沉默之中。

 我原本想提出什麼話題,但是前一刻文彥叔叔就再度開口。

 「…………跟我女兒們處得還好嗎?」

 「還好,可是她們吵架讓人有點頭痛就是了。不過她們真的都對我很好,拚命想讓我融入這個家庭,這我真的感激不盡。只是我還是覺得自己得想想辦法,別讓她們繼續吵下去才行。」

 我回想這幾天來的事情如此回答。

 兩人不論在家還是在學校都圍繞著我爭執不休。而且真的都是為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昨天甚至在吵誰要排在我後面刷牙。最後決定每天輪流在我之前和之後刷牙才告一段落,但吵這究竟有什麼意義?

 我當然每次都會介入仲裁,想辦法解決;但不論仲裁幾次都會因為新的理由吵起來,老實說根本沒完沒了。

 另一方面,不吵架的時候真的是一對感情融洽的好姊妹。

 她們的感情好到不難想像為何會在學校眾所皆知。小堇總是禮讓妹妹,小椛也時時表達對姊姊小堇的尊敬。看到小堇細心地替洗好澡的小椛梳頭髮,讓人覺得真的尊貴無比。

 不過隨後因為「希望哥能幫我梳頭。」「那我就要幫哥哥梳頭!」的論點又吵起來的時候,我差點哭出來……

 結果我想是兩人的善意太強才造成問題。

 過於親切的姊妹花對我的體貼彼此衝突才會吵架。

 因為太像個天使而造成的爭執……或許這就是光越強黑暗就越深沉也說不定。

 「…………這樣嗎。那她們就交給你了。」

 不論如何,這是我自己做的決定,文彥叔叔也這麼說了,我只能繼續仲裁兩姊妹的紛爭。

 「…………不過我很羨慕。」

 此時,文彥叔叔低聲說。

 「…………你們總是在一起。」

 聽他這麼一說,我恍然大悟。

 叔叔是在說我和他可愛的女兒在一起的事情嗎?

 的確,女兒在父親眼中是掌上明珠,會羨慕跟又可愛得跟天使一樣的她們在一起的我也是理所當然。

 而且叔叔恐怕還會擔心。可愛的女兒和男生在一起,身為父親當然會提高警覺。既然如此,我就絕不能以那種眼光看待姊妹倆,必須讓叔叔明白我只有把她們當成家人對待,讓他安心才行。

 「啊,可是您不用擔心。我們就跟兄妹一樣──」

 這麼想的我馬上開口,想不到──

 「…………真羨慕小堇和小椛。」

 「咦?」

 隨後似乎聽見意料之外的話,害我忍不住發出怪聲。

 「…………沒事。」

 馬上這麼說的文彥叔叔又喝了一口威士忌……呃……剛、剛才是我聽錯了吧?不對,一定是聽錯了。文彥叔叔怎麼不是羨慕我,而是小堇和小椛?太莫名其妙了。

 「…………話說回來。」

 就在我思索的時候,文彥叔叔開口了。卻不知他為何稍作沉默,欲言又止地繼續說下去:

 「…………隼人你喜歡打電動嗎。」

 「咦?是、是,還算喜歡。」

 意料之外的一語讓我略感困惑。

 沒想到居然能從文彥叔叔口中聽到「打電動」這三個字。

 回想起日前手遊在家人面前曝光的事件,害我又差點尷尬得無地自容。那已經讓我身心稍微受創了……

 「……請、請問怎麼了嗎?」

 我戰戰兢兢地問……這、這是那個嗎?跟我說遊戲這種東西只會玩物喪志,對我說教的節奏嗎?

 我沒經歷被父母責備過這方面的事情,老實說有點期待。

 話雖如此,光是想像被文彥叔叔罵的光景就讓人毛骨悚然,我同時繃緊身體。

 「…………嗯。」

 然而我沒有聽見預期的說教,叔叔反而把身旁的紙袋放在桌上。這讓我頭頂冒出問號,他就說:

 「…………我幫你買了遊戲。」

 「……咦?咦咦!?」

 聽到太超出意料之外的事情,我大驚失色。

 「為、為什麼……!?」

 「……只是送給兒子的禮物。」

 聽見我的問題,叔叔別開眼,有些難為情地回答。

 我一聽愣了一拍,感受到一股暖流充滿胸口。

 ……送兒、兒子的……禮物!?聽、聽起來真是太棒了……!

 沒想到,文彥叔叔竟然會為我做這種事情。

 但這個人是那對天使姊妹的父親。乍看之下很嚇人,其實是個這麼好的人。不對,他可是迎接我進這個家的人啊?當然是最棒的父親了啊!

 「我、我可以打開嗎?」

 我迫不及待地問。文彥叔叔點頭同意後,按捺不住心情的我小心翼翼地打開紙袋。

 居然會送我這個「兒子」禮物,這代表文彥叔叔也把我當成家人看待。聽到他這麼說,再加上實際收到這種東西,我就能體會這是真的,感動到差點哭出來!

 我打開紙袋,同時再次在心中下定決心,要讓這群好人更加承認我而努力。我決定把這遊戲當成我的寶貝,並從紙袋裡拿了出來──

 「────────────!? !? !? !?」

 那一瞬間,無與倫比的衝擊席捲全身。

 要說為什麼,是因為紙袋裡出現了不可能出現的東西。

 ……這、這個莫名巨大的包裝!二次元美少女的插畫,加上清楚印在封面上的18禁標語!

 沒錯,那毫無疑問是H─GAME。

 「…………怎麼樣?」

 「怎麼樣是!?」

 聽到叔叔的問題,我忍不住動搖。

 有什麼辦法!?父親送的禮物居然是H─GAME,這肯定不正常吧!?還問我感想是要我怎麼回答啦!?

 「……文、文彥叔叔,這究竟是……?」

 我勉為其難地嚥下內心的吶喊問。

 「…………所以說,是遊戲。」

 但文彥叔叔平淡自若地回答……不對,這的確是「遊戲」!

 「…………我對遊戲一竅不通。所以想起之前你玩的遊戲後調查了一下。」

 那是指「潘蒂米克之心」嗎?那雖然有點色色的要素,但也是普遍級的遊戲。

 「…………我在網路上查到插畫家,是這樣說嗎?一樣的遊戲,看到評價很好就買了。」

 原來是繪師嗎!這、這麼說來,的確一樣……!

 「可是你說你買了,難道是叔叔親自……?」

 仔細一看,那是秋葉原知名遊戲店的紙袋。直接去賣場應該會知道這是H─GAME才對啊!

 「…………不是,我叫下屬幫我買的。」

 「…………」

 慘、慘了,我差點啞口無言。

 簡單來說,就是叔叔只因為畫師一樣,卻不知道這是H─GAME就叫下屬去買。他在公司沒問題吧?不會因為性騷擾挨告吧!?

 「…………難道你不想要嗎?」

 「不、不是,沒有那回事!其實我一直都很想要!」

 我的臉愁眉苦臉的,但一聽文彥叔叔這麼問就連忙回答。

 不論結果如何,文彥叔叔都特地調查了自己不熟的遊戲,買來當作禮物送我。既然如此就不能讓他失望!

 「哎呀~真高興~!待、待會我會在房裡慢慢玩玩看!」

 話雖如此,我邊道謝邊迅速把遊戲塞回紙袋裡。

 要是被女生看到我在客廳拿著H─GAME就完蛋了。

 「…………不,你可不可以現在在這裡玩玩看?」

 「嗚咦咦!?」

 就在我想立即閃人的時候,文彥叔叔居然說出這種話,害我發出呆愣的驚呼。

 「現、現在在這裡玩……!」

 「…………和兒子一起玩遊戲嗎……嗯,不賴。」

 不是不是不是!要是一般的遊戲或許真的很不賴就是了!?

 但遺憾的是這裡只有H─GAME。別說父親,就連彼此熟悉的同性好友也不能一起玩。

 「是、是說,這種遊戲需要電腦才能玩,現在不太適合在這邊玩。」

 於是我試圖迴避。

 「…………沒問題。我準備好了。」

 文彥叔叔說著便馬上拿出筆記型電腦放在桌子上。

 為什麼準備得這麼周到啦!

 「順帶一問,這部筆記型電腦是……?」

 「…………我工作用的電腦,不過安裝遊戲也沒有問題。」

 不是,大有問題。這問題可大條了。在工作用電腦上安裝H─GAME,毫無疑問地有罪啊!

 「…………來,你玩玩看。」

 「那、那個,該怎麼說,這部遊戲只能一個人玩……」

 「…………沒問題的,我看你玩就可以了。」

 在父親面前玩H─GAME,這裡是地獄嗎!

 我用盡全力試圖迴避那種狀況,但叔叔不僅打死不退,還露出略顯寂寞的神情,害我不得不屈服。

 ……唔!可惡!家人的善意竟然又將我逼進這種危機!

 然而並非完全沒有希望。

 剛才瞄了一眼包裝……從外觀看來,這部H─GAME很有可能是劇情向的。

 H─GAME也能分成幾個類別,大致上能分為重視實用性的「肉片」,以及重視劇情的「劇情向」兩種。前者不管三七二十一重視色情要素,外包裝的設計也非常直接了當;不過後者乍看之下和普通的美少女遊戲別無二致,色情要素也比較少。

 ……為什麼我那麼清楚?別明知故問。

 總而言之,剛才看到的包裝設計明顯是後者,如此一來剛開頭很有可能當成普通的美少女遊戲玩。

 我賭上這一縷的希望,將H─GAME安裝在文彥叔叔的工作用筆電上。光就字面上來看這已經是犯罪行為。

 「…………話說回來,那是什麼樣的遊戲?」

 「呃、呃……這叫做戀愛模擬遊戲,就是那個,跟女孩子加深關係的遊戲。」

 ……唔!居然要跟父親解釋H─GAME是什麼,這是哪種拷問啊。

 但文彥叔叔似乎聽不太懂,只說了聲「…………是嗎。」

 「那我開始了。」

 安裝結束,我戰戰兢兢地啟動遊戲。

 隨後視窗跳了出來,響起令人感到鄉愁的鋼琴旋律,接著畫面上出現製作公司的標誌,以及佇立於草原中央的白色連身裙女孩。遊戲名稱叫做「夏戀連歌」。

 好險!看來不出所料是劇情向遊戲。如果這時畫面上出現「南國後宮樂園!對色色的她為所欲為!」,我的人生就當場結束了。

 鬆了口氣的我開始進行遊戲。內容和一般的圖像小說大同小異,從主角的內心獨白開始。

 「…………嗯,與其說是遊戲,簡直跟看小說一樣。」

 「這種類型的遊戲就是這樣。」

 看著畫面的叔叔沒有懷疑的樣子。

 總之我繼續進行。看樣子這是主角從某個地方搬到鄉下祖父家住,在那裡邂逅各類型女主角的故事。

 「…………明明是鄉下,女孩子們看起來還真花俏。」

 「希望叔叔可以不要太執著於這方面的事情。」

 「…………所以說,這個遊戲的目的是什麼?」

 「從登場的女孩子裡選擇其中一個攻略──……簡單來說,就是和她拉近關係後交往的感覺吧。」

 這是H─GAME,所以其實沒那麼單純;不過我當然不打算玩到那個地步,但願這部遊戲是超級大長篇。

 「…………嗯,原來如此。這就是戀愛模擬嗎。雖然一概稱為遊戲,種類還真不少。」

 「哈、哈哈哈……」

 「……所以說你想選誰?」

 「不、不知道耶~該選誰才好呢。畢竟大家都很可愛。」

 我們在說什麼啊?可是和父親透過遊戲對話感覺起來有點開心,我倒也不否認這點。

 我進行到女性角色大致都登場了,目前為止沒有展開色色事件的氣息,讓我稍微放鬆緊張情緒。

 「…………看著這種風景,讓人回想起故鄉。」

 「啊,是這樣嗎?文彥叔叔的故鄉在哪裡?」

 我們終於聊了起來,就在我鬆了口氣想也許能撐過這次危機的時候。

 「啊,哥哥,你原來在這裡。」

 「討厭啦,哥。也不先說一聲就不見~」

 天使現身吹響末日的號角──不是,小堇和小椛突然來到客廳,害我嚇到心臟差點從嘴裡跳出來。

 「你!?你你你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去哥哥的房間發現你不在呀。」

 「沒錯沒錯,人家原本想請你教我功課不會寫的地方說。」

 「小椛,你的成績那麼好,不用哥哥教也能自己看懂吧?哥哥要和我一起唸書,你不要打擾。」

 「姊姊才是,全國模擬考名列前茅,根本不用和哥一起唸書嘛。你靠自己念就夠了吧?」

 「才、才沒有那回事。和哥哥一起唸書不就有可能找到過去遺漏的地方嗎?應該吧。」

 「啊~你自己也不確定對不對!」

 為什麼一登場就已經在吵架了啦!

 慢著,現在不是吐嘈的時候!這、這下不妙了!

 「話說回來,哥哥在這裡做什麼?」

 「爸爸也在……而且還有筆記型電腦?到底在幹嘛?」

 不出所料,她們馬上就發現了。我不可能說我在玩H─GAME,馬上試圖敷衍。

 「…………我和隼人在玩遊戲。好像叫做戀愛模擬。」

 「文、文彥叔叔!?」

 雖然H─GAME的事情沒有曝光,那個詞彙還是不妙啦!

 「戀愛……?」

 「模擬……?」

 兩姊妹一愣轉向我,幸好沒有遊戲知識的她們似乎聽不懂意思,卻依然有股險惡的氣氛。

 「…………是和女孩子交往的遊戲。」

 「文彥叔叔啊啊啊啊啊啊啊!? !?」

 這時提油救火的叔叔讓我忍不住尖叫。

 「……和女孩子交往的遊戲嗎!?」

 「……是喔~哥原來會玩那種遊戲。」

 險惡的氣氛越變越強,兩人白眼瞪著我。

 原以為會被臭罵一頓,可是不僅沒有,她們還在我身旁坐下,緊緊盯著筆電螢幕不放。

 「所以說這個戀愛模擬是什麼樣的遊戲?」

 「姊姊你看,一定是在這些女孩子裡選一個當女朋友。我聽過這就叫做美少女遊戲。」

 正確來說是H─GAME──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把我夾在中間的兩姊妹擅自繼續進行遊戲,如此這般討論起來。

 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我對叔叔投以求助的眼神。

 「……唔,難得可以和隼人獨處的說。」

 「您在說什麼啊!?」

 不知為何他一臉遺憾地灌了一口威士忌,完全幫不上忙。

 「原來如此,要從這些人裡面選一個交往嗎?」

 「呵……原來是這種遊戲。哥也會玩這種遊戲啊。」

 不是,那不是我,是叔叔買的……

 但我絕對不會這麼說。這攸關父親的威嚴。

 身為兒子的我會好好保護父親的尊嚴!雖然我也深陷危機就是了!

 「所以說哥哥。」

 「哥想選哪一個女生?」

 「…………」

 然而下一瞬間,兩人提出的這個問題讓我渾身凝結。

 ……因為她們的眼神都沒有笑意……

 「…………這我剛才也很好奇。」

 「文文文文彥叔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追擊接踵而至,居然會被我想保護的對象背叛……!?

 「不、不是,那個……」

 我當然答不出來。

 我原本想隨便選個角色,不過剛才或許能這麼做,現在的氣氛卻不允許我如願。

 要說為什麼,是因為緊盯著我不放的姊妹花靠了過來!

 「哥哥,那我來猜猜看。」

 「小、小堇?」

 然而就在此時,說出意料之外的話的小堇讓我備感困惑。

 「我猜哥哥會選這個女生,絕不會錯。」

 小堇伸手指向畫面上黑色長髮的青梅竹馬。

 「我想哥哥一定會選這種乖巧溫柔,彷佛古典美人的女生。最重要的是她的胸部不大。不做非必要主張的高雅氣質,哥哥一定也感到很有魅力。」

 ……聽起來有點硬拗,是我的錯覺嗎?

 「姊才不是這樣啦。哥選的一定是她!」

 「小椛!?」

 小椛也指向同一個畫面上的女孩。是嬌小的妹系女孩。

 「哥一定會選年紀比自己小的女生。我在某個地方看過男人基本上都喜歡年紀小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胸部很大。男生果然都喜歡大胸部!」

 小椛不知為何格外強調胸部,語氣非常用力。

 「不對,沒有這回事。退一百步來說,這世上的男性或許都是如此;但哥哥不會單憑那個部位挑選女生的。」

 「呵!姊姊你太天真了。哥也是男生喔?當然會喜歡胸部大的啊!」

 「又不一定是那樣!我在網路上看過,世上也有男人喜歡胸部不大的女性!哥哥具有高潔的人品,一定會選這種女生不會錯!」

 「那、那些是少數派啦!要說有或沒有,絕對是有比較好!哥很溫柔人又超好,但還是有男人的本能啊。所以他一定會選胸部大的那邊!」

 兩人就像這樣吵吵鬧鬧的,不知為何吵得比平常還要激烈。

 接著「唔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地怒目相視後──

 「「(哥哥)(哥)你想選哪邊!?」」

 姊妹倆以一如往常的模式,用比平時還要激烈好幾倍的氣勢逼近。

 「是胸部比較小的那邊對不對!?」

 「是胸部比較大的女生對吧!?」

 氣勢和過去無法比擬的兩人令我動搖不已……話說──

 「話、話題怎會變成以胸部為中心啊?」

 問題好像從選擇哪個女主角,變成我對胸部大小的喜好!?

 「那、那是因為……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哥哥對胸部的認知將會影響人生計劃──不對,是身為家人必須知道的事情!」

 「沒、沒錯沒錯,身為家人這最重要喔!」

 「為什麼啦!? ……吼唷真是,叔叔你也說些什麼啊……!」

 「…………所以說隼人你究竟喜歡那邊?」

 「文彥叔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你一臉認真地反問個什麼勁啊!你不用阻止喊著胸部胸部的女兒嗎!

 「……唔!你、你們冷靜一下。身為家人想知道我的喜好我很高興,可是關於我對胸部的喜好一點都不重要吧?」

 「那可不行。這是哥哥的喜好中數一數二重要的問題!」

 「沒錯!坦白說比哥將來的夢想還要重要!」

 我的將來居然這麼廉價……

 「哎唷真是!為什麼要這麼堅持啦!」

 「那是因為…………對了,因為我很擔心!我擔心哥哥會被只有胸部大的壞女人騙走!」

 「因為我怕哥會被胸部小、內心又扭曲的女人拐走!」

 「小椛!?那是在說誰?」

 「我又沒有指名道姓。當然不是在說姊姊。你的個性直率又超級溫柔,雖然胸部有點小……所以說姊姊,只有胸部大的壞女人是在說誰呢?」

 「不過是我假想中的人物罷了。當然不是在說小椛喔?你是個乖巧的好孩子,不可能是壞女人。雖然胸部大到很沒意義就是了。」

 兩人表情一轉互相面露微笑,但是視線交會處啪嘰啪嘰地冒出火花,真希望是我的錯覺。

 姊妹倆乍看之下和睦地相視微笑,眼神卻沒有笑意。

 現場的緊張感一股腦地竄升,雖然知道非得儘早阻止她們不可,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

 然而那一瞬間,我忽然看見遊戲畫面,想到別無他法的手段。

 「我、我選的就是她!」

 我移動滑鼠選擇某個女孩。

 她是班上同學,但重點不在那裡。

 我選擇這個女孩的理由,是因為她擁有在所有女性角色中尺寸最平均的胸部。

 「什……!?哥哥為什麼選她!?」

 「沒啦~就是憑感覺吧~」

 我當然不會說出理由。總而言之得讓兩人遠離胸部的話題才行。

 「她的胸部不算大也不算小喔?」

 「我沒有注意到那種地方,只是覺得感覺起來不錯而已。」

 「姊,怎麼辦?好像有點模稜兩可耶。」

 「這是……換言之,哥哥不會靠胸部大小挑選女生的意思嗎?」

 「沒、沒錯沒錯,我沒有那種看法吧~」

 實際上,我是真的不會以胸部大小評斷女生。

 男人對胸部當然都有所堅持,不過基本上不會告訴別人。除了玩這種H─GAME的時候都會深藏在心底。

 「呵呵,不愧是哥哥。不以那種偏頗的觀點看待女生,果然是哥哥高潔精神的表徵。」

 「嗯,哥果然是誠實的人。」

 兩人鬆了口氣似地說,也讓我輕撫著胸口。

 這樣爭執就結束了嗎──……我原本這麼想。

 「那麼哥,就請你發表一下吧。」

 「沒錯,請務必分享你選那個女生的理由。」

 現實卻沒有那麼容易。

 「就說了我只是憑感覺。」

 「那不算是解釋。請你說出具體原因。」

 「否則我們怎麼知道你的喜好?」

 就算你們這麼說,我其實只是為了緩解場面才選的,沒有任何理由,因此說不出來。

 到底哪裡好?到底哪裡喜歡?被兩人這麼逼問害我吞吞吐吐。答不出來就是答不出來,有什麼辦法。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呢。」

 「姊姊,既然如此就只能自己調查了。」

 終於理解我回答不出來的姊妹花擅自開始繼續進行遊戲,對我到底是喜歡哪邊展開討論。

 「姊,難道說會是髮型嗎?這個女生綁馬尾,那我也綁馬尾好了。」

 「不對,小椛。與其說是髮型,會不會是髮色?她的頭髮是不可能出現的粉紅色,難道是去染的嗎?我、我也染成粉紅色……」

 「不對不對不對……」

 「小椛,仔細一看她的裙子穿得好短。這樣是膝上幾公分?雖然有點不知羞恥,哥哥難道是被這吸引?」

 「啊!?也就是說哥有可能不是胸控,而是腿控!?怎麼辦?人家改穿超短迷你裙好了。」

 「不可以,小椛。怎麼能在會被不特定多數人看見的地方穿那種不知羞恥的衣服呢?換作是我只會在家裡穿。」

 「就是這個!」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打從前提就錯了因此所有推測全都不對,老實說根本吐嘈不完。

 不過完全著了迷的兩人邊繼續進行遊戲邊研究那個女孩,拚了命地從遊戲中推測我的喜好究竟是什麼。

 「……嗯,隼人喜歡那種女生嗎。」

 導致這個狀況的罪魁禍首文彥叔叔依然啜著威士忌,我已經無可奈何了。

 把我夾在中間著迷玩著遊戲的姊妹,以及旁觀的父親。

 就字面上來看或許和樂融融,只要那部遊戲不是H─GAME……

 「我說,果然是胸部吧?說不定哥喜歡的是這種不會太大也不會太小的感覺。」

 「你也發現了嗎,小椛。如此一來,今後會繼續成長的我就有可能會長成那個大小。相反的,現在已經很大就不可能縮小了。」

 「那、那是以會成長為前提對不對?也很有可能不會成長,話說那種可能性還比較高吧?」

 「你、你想說什麼,小椛?」

 「姊姊才是呢。」

 話題終於不知為何回到胸部上,險惡的氣氛再次瀰漫開來。

 「…………唔!?」

 看著遊戲畫面逃避現實的我,赫然因為某個徵兆而感到背脊一陣涼。

 遊戲內兩人一起放學,卻忽然下起午後雷陣雨而一起跑進廢棄的公車亭,背景音樂也渾然一變,散發出前所未見的氛圍。

 ……該、該不會!?不、不對,還太早了吧?沒錯吧?

 冷汗直流的我在內心祈禱並看著螢幕,而場景卻無視我的禱告切換。

 沒錯,色色的場景開始了。

 「……咦?討厭!?」

 「不是吧啊啊啊啊!?」

 兩個女生當然也發現了,面紅耳赤地尖叫。

 「……唔!?咳咳、咳咳……!」

 在背後看著的文彥叔叔也難免焦急到嗆到。

 在此之間,遊戲不知何時變成自動模式,場景繼續推進下去。

 「……什、什什什什什……!」

 「啊哇啊哇啊哇……!」

 小堇和小椛雙手掩面,指尖卻張得開開的,露出睜得大大的雙眼……你們幹嘛看得那麼認真啦!?

 「……隼、隼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還敢問啊,還不都是你一不小心買了H─GAME回來!?

 啊啊真是的,總而言之客廳內眨眼間陷入一片混亂。

 我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可是既然H場景被人看到就已經無可挽回了。話雖如此也不能置之不理,我想說起碼先關閉遊戲而伸出手──

 「你們幾個到底在客廳做什麼呢?」

 那一瞬間,背後傳來的這一聲讓包含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僵住不動。

 聽見彷佛來自陰曹地府的恐怖聲音,我動作僵硬地……跟生鏽的機器人一樣回過頭來。

 「隼人,能跟我解釋清楚嗎?」

 眼前出現一如往常扶著臉頰,面露與平常不同恐怖笑容的阿姨。

 「我如果沒有看錯,那應該不是隼人這個年紀該玩的遊戲吧?」

 「是、是是是是是這樣沒錯……!」

 無與倫比的壓迫感讓我渾身顫抖。這時我赫然發現,身旁的小堇和小椛不知不覺間緊緊抓住我,淚眼汪汪地發抖。

 「家裡怎麼會有那種東西呢?」

 「是文彥叔叔送給我的!!」

 聽見那個問題,我馬上坦白。

 剛才還想守護他身為父親的威嚴,遙阿姨卻恐怖到令那個決心灰飛煙滅。

 「是嗎……老公?」

 「……嗚!?」

 遙阿姨緩緩轉向叔叔。

 文彥叔叔雖面不改色,但額頭瘋狂冒汗,眼神也飄忽不定。

 「……不、不是,誤會了。我完全不知情……!」

 「詳情現在跟我慢慢解釋清楚吧。」

 「……唔、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隼人,那個要好好處理掉喔?來,我們走吧,老公。」

 遙阿姨拎起叔叔的衣領,直接拖著他離開客廳。

 ……好猛的一幕。居然輕而易舉地拖走那高大的身軀……這就是為母則強嗎……

 剩下的我們愣了一會兒,在此同時H場景依然自動進行,回過神來的我在事情真的無法收拾之前連忙關閉了遊戲。

 (插圖013)

 「沒想到會發生那種事情,心臟跳得好快……」

 「就是說啊。好久沒看到媽媽認真生氣了……」

 原來如此,那就是遙阿姨的暴怒模式嗎?嗯,以後還是絕對不要惹她生氣比較好……

 「話、話說回來,哥哥。剛、剛剛剛剛剛的遊戲……」

 「色、色色的場面,那個,就是……」

 兩人開始提到H─GAME的事情,我就慌慌張張地找藉口。

 我誠懇仔細地說明那是文彥叔叔搞錯(這裡很重要所以特別強調)才買回來的。我還來不及說出實話兩人就出現,無可奈何只好繼續玩下去才變成那樣。

 「原、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不過好震撼……沒、沒想到會用那種姿勢那個……」

 「哇──!哇──!不用回想起來啦!」

 「哥、哥你也喜歡那種的嗎!?」

 「關於這件事我不予置評!話說你們也快點忘記!」

 我大喊敷衍了事。拜託不要在這種場面紅著臉偷瞄,有種非常不道德的氣氛。

 「總而言之,得聽遙阿姨的話把這個處理掉才行。」

 把遊戲從筆電上解除安裝,取出光碟的我如此喃喃自語。

 這時,小堇和小椛不知為何開始有些焦躁。

 「那、那個,哥哥,那片遊戲交給我來處理吧?我、我沒有別的意思喔……」

 「我、我幫你藏起來好了。我、我絕對不是想偷偷自己玩,藏、藏在女生的房間裡不是比較安全嗎?」

 她們這麼說害我啞口無言。

 結果這片H─GAME就和我的其他宅周邊一起封印在房間的抽屜裡──……在那之後好一陣子,兩人來我房間都會對抽屜投以熱情的視線,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話說回來,隔天早上。

 「……隼人嗎。昨晚抱歉了。」

 我在洗臉檯洗臉,文彥叔叔就帶著黑眼圈現身。

 「不會,最剛開始沒有好好說清楚的我也有不對。」

 「…………我以後會注意。」

 原本以為話題就這樣結束了,想不到文彥叔叔繼續說:

 「…………話說回來,手機裡的遊戲沒有年齡限制嗎?」

 「咦?當然沒有。」

 「…………這樣啊。那我也玩玩看好了。」

 「咦!?為什麼!?」

 「…………因為是兒子的興趣啊。」

 他低聲回答。

 我聽了再次因為叔叔努力想辦法和我拉近距離而感動,不過還是提醒他:

 「至少不要裝在工作用的手機裡比較好喔。」

 「…………唔?」

 文彥叔叔歪了歪頭,讓我再次體會到和父親的距離感很難捉摸。